個人見證:我的罪常在我面前

      個人見證:我的罪常在我面前無評論

一、讀經和禱告

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今天 讓我們一起讀創世紀。創世紀1:27,然後翻到創世紀第2章18-25節。接下來讀創世紀第三章9至13節。最後讓我們一起站起來讀馬可福音 10章6-9節。感謝主。聖經我們就讀到這裡,讓我們低頭禱告(略)。

二、基本教導:十戒裡面的婚姻觀念

各位弟兄姐妹,今天我們分享的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話題。在十戒中,第一塊法版上的三條戒命與兩性問題間接相關;而在第二快法板上,涉及兩性關係的至少有三條之多:第五條,不可殺人,相關指涉墮胎問題;第六條,不可姦淫。第十條,不可貪戀人的妻子,僕婢並一切其他所有的。在四福音書和使徒書信中,這個話題一直處於一個重要的位置。而在教會傳統中,抵擋撒但的進攻,婚姻和家庭一直是一個爭鬥最激烈的戰場。神對教會的保守和祝福,首先是從信徒婚姻的保守和祝福開始的。當然,敵基督的力量也是從這裡進攻的,並從這裡控告被赦免的人——創世紀裡面人類第一場征戰是家庭糾紛,先是夫妻反目,然後是該隱和亞伯骨肉相殘。約瑟的勝利和大衛的失敗,再從大衛的悔改到亞居拉和百基拉的夫婦同工,見證著我們的主從律法和恩典兩個方面保守著選民婚姻,並使用兩個人維繫和祝福著世界。

聖經關於婚姻的教導在人類文明中是極為獨特和至為寶貴的。如果這些戒命沒有寫在人的心裡,人類早已經滅亡了——佛教世界一方面在消滅婚姻,另一方面甚至鼓勵以「萬法皆空」的名義解除了十戒;而在伊斯蘭世界,女人一直在多妻制婚姻中被剝奪了完全獨立的人格,而這一局面在中國的儒家世界和道家世界裡面有過之無不及。由於婚姻的重要,植堂和牧會之始,我們必須首先求神更新和堅固每一位信徒的婚姻。一些教會忽視這個基礎性問題,結果給魔鬼留了地步,後患無窮。

在具體討論聖經關於婚姻的教導之前,我請各位弟兄姐妹以夫妻為單位坐在一起,也請我太太到我身邊來。請彼此握住你們的手——來,告訴我你們的感受。(弟兄姐妹發言略)

什麼感受呢?是的,總的來說,「好像左手拉右手」。讓我們再想一想談戀愛的時候第一次拉手的感受,是的,臉紅心跳,想做詩。正如亞當為人類做的第一首愛情詩一樣:「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多感人,多煽情。然而蜜月很快過去了,糾紛在互相審判中爆發。人類犯罪,神來呼喚那人,對他說,你在哪裡。亞當並不認罪,先是躲藏。這一姿勢代表了人類在婚姻或各種領域中犯罪之後的經典反應。沒有人去認罪,首先是掩蓋和躲避。然而沒有人能躲避神的追問。面對良心的指控和神的注視,人類掩蓋罪選擇了第二個狡猾的方式,就是指責別人,以此逃避神的追問。我們看見夫妻二人沒有一個人認罪,而是互相指責。這一幕在我們的婚姻中太常見了。結果是什麼呢?骨中骨肉中肉變成眼中釘和肉中刺。愛情死亡了,妻子的嘮叨和丈夫的紅杏出牆取代了詩歌。在這進一步背叛中,第三個借口出來了,我們把自己的犯罪和彼此的不忠實歸罪於魔鬼,甚至歸罪於上帝。亞當把責任歸給夏娃,然後進一步歸給神——因為誘他犯罪的那女人是神給她的。他忘記當時他的肉麻的愛情詩了。這種情況我們很熟悉,我們對婚姻的不忠都願意援引亞當的理由——神啊,你憑什麼把這樣一個配偶塞給我呢?我命真苦啊,別人多幸福啊。我們忘記自己當年寫詩的時候是怎樣感謝神的了。亞當的狡猾把夏娃逼得沒辦法,她就說蛇引誘她,這樣自己就沒責任了。有時候魔鬼也真是很冤枉,因為人總是把全部責任都推給它,人有時候比魔鬼聰明。結論是什麼呢?我們的愛情死亡了,我們自己絕沒有任何責任,責任是對方、是上帝和魔鬼的。這種想法不僅迴避自己的罪責,還有越想越氣,越想越理直氣壯的抒情特點。這相當於一種流行歌曲式的自我催眠,使人死不悔改。結局是什麼呢,我們被從樂園趕出去,永遠失去了良心的安寧。記得有一項調查,重新組建家庭的人感到幸福的少之又少。

另外,我知道個別教牧人員因為討好人的緣故,在婚姻證道方面,不願講或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片面誇大重生了的婚姻的幸福光景。這種見證往往起到了相反的效果,很多弟兄姐妹聽了以後卻更愁苦了:我們的婚姻沒有那麼好,是不是我還沒有被赦免,等等。很多文學化的美好見證沒有祝福人,反而成為捆綁,更深刺透了聽眾的心。結果你的幸福把他們捆綁在律法的牢獄裡,看不到釋放的光和自由。

我們今天必須面對婚姻上的基本事實,這事實是從聖經來的。我要告訴大家,如果我們把婚姻、愛情和配偶視為神,結果必然失望,必然從骨中骨墮落為肉中刺。我相信我們有一個共同的經驗,就是婚後不斷對對方失望——主啊,他(她)怎麼是這麼一個人?!與日俱增的失望由於自己與日俱增的犯罪而與日俱增,因為你必須通過把對方的失望想像是事實和不可忍受,你才能理直氣壯地犯罪。對犯罪的合理化反過來證明神的存在是真實可信的——神讓良心不允許我們沒有理由地犯罪得罪神。然而這合理化僅僅是通過對對方失望來進行的,這條道路根本沒有回頭的希望。一方面你把自己視為完人,視為神,另一方面你假設對方應該是完人,是神。更重要的是,在你的想像中,婚姻和愛情應該是另外一個樣子,應該是完美的,但現實竟然相去如此之遠。所以你覺得你有理由重新追求幸福。接下來只能是新的一次惡性循環。

各位弟兄姐妹,求神用祂的話在此時此刻把我們每一個人都解放出來,把我們從愛情偶像的迷信中解放出來。這迷失包括幾個相關的方面,第一,你錯誤地把自己視為神,沒有缺點。第二,你錯誤地把對方視為神,應該沒有缺點。第三,你錯誤地把婚姻和愛情理解為天堂,應該沒有缺點。這一切都錯了。你是一個罪人,對方也是一個罪人。愛情和婚姻是兩個罪人在一起共同奮鬥的有局限性的事業。這才是真相。文學家描寫的的完美的愛情和婚姻根本不存在,他們用愛人取代了耶穌,用愛情取代了天國。然而由於愛人不是耶穌,愛情不是天國,他們唯一的出路就是不斷更換對象,或者為了其他原因,鬱鬱寡歡地死在婚姻的墳墓裡。再或者自欺欺人,到處宣傳自己在主裡面重新回到了婚姻天國。我認識一位姐妹,她常常在聚會的時候見證她和丈夫已經和好了,而且正在享受著從未有過的完美愛情。一年以後,有人告訴我,他們終於離婚了。弟兄姐妹,你們不要誤會。我不是對婚姻太悲觀。我當然相信,信仰會更新我們的婚姻,保守和祝福我們的婚姻,重新建造和改善我們的婚姻。但是,信仰給婚姻最大的祝福不是重新構造我們在這世界的愛情天堂,而是讓我們怎樣在主裡面理性地看待婚姻,並因基督的愛,用彼此相愛來彼此包容。在基督裡的婚姻同樣不會是完美的,但我們因有了更完美的盼望和信靠使我們能更尊重我們的婚姻,更尊重我們的配偶。因為我們獲得了愛的能力,這能力在基督之外根本不存在。基督以外的愛僅僅是自愛,那恰恰是敗壞和糾紛的根源。

所以我們對婚姻的痛苦,在相當程度上是因為偶像迷信的緣故,婚姻不是一切,更不是完美的。如果它是完美的,十字架就沒有必要了,道成肉身也沒有必要了。為了我們婚姻和愛情的幸福,我們首先要把它看得合乎中道,不要把自己和愛人看得過於當看的,否則就永遠也不會滿意,鬧翻是不可避免的。謙卑的人有福了,這教訓用在這裡也是非常合適的。

這就是我為什麼說,分解聖經的婚姻觀,不是僅僅從第二塊法版入手,而是從第一塊法版為基礎。十戒第一條,你不可有別的神。在亞當作詩的時代,或者在我們談情說愛的時代,對方就成了我們的神,說不盡的海誓山盟,寫不完的甜言蜜語。現在我自己查看我當初給太太的情書都臉紅,我問自己,這真是我寫的嗎,我怎麼給這個「肉中刺」寫那樣的詩句……犯了第一戒的人馬上就會犯第二條和第八條戒命——妄稱主的名並做假見證陷害人。什麼意思呢?千百次發誓多麼的愛對方,真恨不得願意為她跟整個世界拼了。這些誓言是一種特別的假見證,回過頭來我們想一想,那些誓言真的是完全真實,一點別的因素都沒有嗎?只有神知道。不過既然現在我們已經「左手拉右手「了,那麼感謝神,祂也讓我們漸漸看見了婚姻和我們自己的真相。

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左手拉右手這種狀態憂慮,反而要喜樂,因為我們終於在主裡面理性地對待我們的婚姻了。那些仍然雲山霧罩地等待著死去活來、轟轟烈烈的愛情和婚姻的人,等待他們的只能是越來越多的對婚姻和愛情的失望、彼此相恨。不僅如此,他們還將在那些加工過的婚姻見證的傳道表演中日漸絕望,最後可能是你死我活、轟轟隆隆的結局了。感謝主,祂不僅要重生我們,也要重造我們的婚姻。婚姻重生的路同樣也是從悔改開始的,這悔改首先就是理性地認識自己和對方,理性地看待婚姻和愛情。我們原來的愛情和婚姻都是根植在肉慾和世俗的盤算上面的,神今天告訴我們,那根本不是真正的愛。我們如果不認識主,根本就不懂得愛。以前我們說愛對方,實際上是謊言,實際上你愛的根本不是對方,乃是愛自己。為什麼這樣說呢?你愛他(她)僅僅是因為她「悅人眼目」,就是悅你的眼目。或者容貌,或者你想像的別的什麼氣質之類的胡說。換句話說,你不過是愛你所愛,是愛自己。然而主耶穌更新了人類愛的觀念,愛的命令包括兩方面,愛神和愛人如己。這愛與愛自己沒有關係,完全是他指的。這愛與對方是否可愛沒有關係,這愛沒有理由。具體到婚姻上,如果你還使用愛這個詞,你就必須明白,你要愛的這個配偶,不是因為他(她)悅你的眼目,而僅僅是因為你應該愛他(她)。愛麻瘋病人才是愛他人,愛小龍女是愛自己。這些說法似乎極端,但是,我們的婚姻必須重建建造在基督之愛裡面才有希望,否則永遠沒有任何出路,永遠是失望和背叛,而結局就是沉淪和滅亡。

我們要知道,這種婚姻狀況在當今世界,特別是在中國是一種普遍現象。最近「中國日報」公佈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約25%的已婚中國婦女稱,她們找錯了夫君。對男子的調查結果基本相似。顯然,真實的數據應該更高。這意味著什麼呢?滿園春色關不住,無數紅杏出牆來。2004年杜蕾斯全球性調查報告震驚中外:報告中顯示中國人的平均性伴侶數最多,為19.3人,遠遠高於全球的平均數10.5人。30年來,中國表面經濟繁榮之下醞釀著深刻的危機。有人把這危機聚焦在政治專斷和腐敗方面,有人關注貧富懸殊、社會斷裂、環境破壞和資源枯竭。然而更大的危險在婚姻家庭領域。我們常說家庭是社會的細胞,這細胞已經普遍感染了病毒,並且互相傳染、在互相引誘中互相報復,彼此敗壞。魔鬼的權勢連同我們肉體的邪情私慾搖動和摧毀了整個社會的根基,遠東巴比侖,那個大淫婦愈來愈以惡為善地敗壞世界。「神觀看世界,見是敗壞了。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 (創6:12)。地滿了行淫的人,曠野的草場都枯乾了,這是一幅末日的景象。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呢?從人性角度來說,夫妻二人互相指責是婚姻敗壞的邏輯起點,並因那些經典的推卸責任(就是讓對方、撒但和神為自己的紅杏出牆負責)可以將自己的放蕩合理化。更可笑的推卸責任不是把過錯推給配偶,而是把過錯推給一起犯罪的人——因為你太吸引我了,所以我被迫被你征服。或者,我被你騙了,這是吵架時候特別需要的理由。各位弟兄姐妹,這就是我們的「人心」。所以聖經上說:「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 (耶17:9 )誰能識透呢,只有神能識透。「我耶和華是鑒察人心,試驗人肺腑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作事的結果報應他」(耶17:10);「因為從裡面,就是從人心裡,發出惡念,苟合」(可7:21)。所以,我們的主不把自己交給這樣的人民意志:「耶穌卻不將自己交託他們,因為他知道萬人。也用不著誰見證人怎樣。因他知道人心裡所存的」(約2:24-25)。

人類的沒有任何別的力量能改變末日的悲慘命運。所以我們同時看見福音在中國的復興,在這個邪惡淫亂的世代,約拿的神跡首先顯示在那地上。神的憐憫正在光照我們的祖國。這也是在挽救千千萬萬個家庭,涉指千千萬萬個兒女的安寧和幸福。我們確實需要耶穌,中國迫切需要福音。

感謝主帶領我們今天重新認識愛。我們知道,主所愛的祂必管教,而重建的必先拆毀,重生的必先死亡,順服的必先破碎。你們不要失去信心。握緊你那只右手,因為他(她)是神給你的幫手,神的目的不是叫他(她)悅你的眼目的,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婚姻和愛情是不完美的,但是,卻是最蒙神保守和祝福的。讓我們今天帶著信心回去。不是因為今天你的配偶突然變得悅你眼目了,而是你今天在主那裡支取了愛的意願,是聖靈叫我們從對方身上發現可愛之處來了。我們本不知道怎麼彼此相愛,就求主親自教導我們怎麼相愛。阿門!

三、「主啊,我是個罪人」

感謝主今天給我這個機會在這裡侍奉祂;更感謝主把我太太放在我身邊一起來做這個見證。你們一直希望聽我的個人見證,很多主內弟兄姐妹也喜歡讀別人的見證。事實上我一般不太贊成在教會裡講更多的個人見證。因為個人的見證未必有普遍意義,局限性太大,也往往容易產生自義。特別是在中國教會裡面,講故事傳福音這個小傳統應該改造一下,漢語神學需要汲取更多理性和靈性的感動。不僅如此,我擔心見證成了滿足迫切瞭解鄰居私事的那種願望,那願望是神所不喜悅的。當然我不是說你們今天有這願望。所以求神保守我今天的見證,使這見證是為了榮耀神,而不是榮耀我自己,並使這見證能成為別人的警醒和祝福。

首先我們必須明確一個觀念,傳道人所傳的的道理不是因為他配,這真理乃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與傳道人自己沒有關係。對於我來說正相反,現在站在你們眼前的這個人,是最不配傳講婚姻這個主題的。我們的婚姻曾經是徹底失敗的,而我所傳講的一切關於婚姻的戒命,在我受洗之前,我都一一違反過。看你們眼前這個人,你們應該聽見拿單對大衛的責備,他就是那人。弟兄姐妹,我談到婚姻上的諸多犯罪,我就是那個犯罪分子,我就是那人。所以你們要知道,聚會時候不要矚目看傳道人,傳道人也是罪人,看傳道人也會跌到。所以我們要矚目看耶穌,只有耶穌才是我們每週聚會的原因、動力和目的。不過我要靠著主告訴各位,那個任不寐已經死了,現在站在這裡的是另外一個人(下略)。

……

也就是從那天開是,我才決定受洗了,而且我當時知道,這是一條不歸之路。我拿起電話給溫州的一位傳道人打了電話,我說我想受洗。他當然覺得有點意外,因為此前他曾多次勸我受洗。他很快到了北京,我於是在2004年7月15日受洗成為真正的基督徒。受洗後我沒有再犯以前的罪,但那段日子似乎更加艱苦,我與世界之間的衝突前所未有。所以我要告訴弟兄姐妹,你必須要有精神準備,你受洗的那段日子,或者你真正決志歸主的那段日子,未必是最快樂的,也許是爭戰最激烈的——紅海之濱的戰鬥是最激烈的,後面是法老的追兵,裡面是亞瑪力人,前面是曠野、沙漠和亞衲族人——這裡面有靈界的背景,有人性的理由,也有你自己的罪應得的懲罰。而神允許這些發生,乃是藉著這分娩的痛苦,讓我們真正的重生,讓我們徹底悔改,老我更徹底地死亡,更長記性、更長見識、更增長信心。我在那絕望中千百次求告神不要放棄我,我用詩篇51篇和84篇與神談判並求神憐憫。感謝神,即使在最危險的時候,祂在我的船上。那些日子我藉著禁食和禱告從那地出來了,克服了死亡和沉淪。後來我知道,因為主已經為我祈求,叫我在「出去痛哭」的時候不至於失去了信心。

感謝主,我們婚姻極端破碎的冬天已經過去了,我太太今天和我一起坐在這裡就是一個見證。神在過去兩年裡在我們的家庭裡興起了更多奇妙的工作,我們見證了神怎樣把我們的骨頭一根一根地拆掉,叫我們虛構的那自以為義的愛情天堂怎樣一塊石頭也不在一塊石頭上。我們過去所謂的重新開始,不過是重新犯罪而已——人因自己的局限性,是不可能真正知道善惡好歹的,他只願意知道自己善,別人歹。神給我們的是最好的,但人並不知道這一點。始祖犯罪真正的危險在這裡,一個根本不可能像神一樣論斷善惡的人卻想成為神,像神那樣為自己決定善惡,並論斷對方善惡。我們靠主度過了這災難性卻是極端蒙福的歷程,我們都開始相信,對方的確是神給的,是真正適合自己的——這個世界上除了神以外你永遠找不到所謂真正適合自己的人,最適合你的人就是你的配偶。那塊骨頭可能不悅人眼目,但那骨頭是從你自己的肋下取出來又歸給你的。這些年分也分不開,也證實了這一點——我們內心深處並沒有真正想分開。這裡面有更深刻的理由是我們膚淺的情慾所不能明白的。你可以反覆奔跑和計算,但是在一系列算式後面,在最後那個等號後面,站著的就是你的丈夫和妻子。當然,人要走很遠的路才知道這一點,但神在起初就知道並為你我成就了。有時候魔鬼會激動你繼續計算,看對方欠自己多少,或誰欠誰最多。但主告訴我們不要計算人惡,免我們的債如同免了人的債。主說你要跟別人算帳,我也要跟你算帳。所以我建議你不要算了,結果很清楚——他(她)欠你的神已經在十字架上償還了,而你虧欠主的最多,永遠無法償還。正是在人這背謬的計算中,神的兒子上了十字架。當然,你也可以繼續計算,並往等號另外一邊去,那是撒但掌權的地方。神並不逼迫你走義路。猶大賣主的時候,主多次向他呼喊,最後也只是憂傷地看著他說:你要想做的,你就做吧。我們的婚姻一直使聖靈憂傷,這憂傷在我們一雙小兒女的擔驚受怕中多次呼喊我們。今天我們站在這裡,只想對主說,主啊,我們想痊癒,求你醫治我們,阿門!

當然,正如我起頭講到的,我不能誇大事實美化我們現在的婚姻,我們之間仍然存在很多問題。撒但仍然會常常利用過去的黑夜控告並覆蓋我們。我們只能依靠主的應許——我們的軟弱有主幫助。我們現在的進步是,用更多的禱告取代爭吵,並努力學習怎樣彼此順服。未來我們不知道,但都交在神的手中。我們唯一可以誇耀的乃是指著神誇耀,讚美祂怎樣藉著婚姻讓我們真正從生命中看見:我們所信的是誰,我們自己是誰;我們曾經在哪裡,我們現在在哪裡,我們將要去哪裡。——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手裡。耶和華誠實的神阿,你救贖了我(詩31:5 )。

哈利路亞!讓我們做一個結束禱告(略)。

2006年8月初整理定稿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