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堂討論」:關於「師母」和「女牧師」

一、神呼召我們,乃是吩咐我們去死

這一周在本博客裡,在加拉太書第二課後面關於「師母」和「女牧師」的「課堂討論」是很有價值的,儘管這是一個爭論由來已久的老問題。所以我把這組在線討論編輯發表在這裡。需要說明的是,網友的觀點未必代表本博客的觀點。另外我編譯了F.Pieper的相關論述,這是我能找到的最為簡明扼要的神學解釋。在浸信會中,大衛-鮑森牧師對「女牧師」的批評是卓有成效的。但在廣義的加爾文主義裡面,無論是漢語神學還是英語神學,用理性彎曲聖經的現象非常嚴重、以訛傳訛非常普遍。比如Luke Timothy Johnson對提摩太前書2:12的註釋(NY,2001),以及很有代表性的Dictionary of Paul and His Letters,編者對保羅關於女人在教會中職分的觀點極盡更改之能事(編者Gerald F. Hawthorne等,台灣出了中譯版,p.846-858)。更改聖經的常用辦法是「歷史主義」,就是把聖經中自己不喜歡的段落說成是特殊歷史時期的特殊問題。

這就是上次我發表的譯文所談的現象:一些加爾文主義者只是理論上、口頭上宣稱唯獨聖經,返回聖經,但在實踐中,仍然讓聖經服從理性,而讓理性討好群眾和現代性。當然,F.Pieper的觀點並不完全,因此我採取旁注的方式補充了一些觀點。和合本是深受加爾文主義影響的。所以我們很清楚地注意到,在翻譯哥林多前書11:5的時候,中譯為:「凡女人禱告或是講道,若不蒙著頭,就羞辱自己的頭。因為這就如同剃了頭髮一樣」。所以有人就說,保羅這裡講的,與提摩太前書2:12節「我不許女人講道」相矛盾,因此保羅實際的意思是允許女人講道,保羅這兩篇書信處理的是特殊歷史問題。這是所有彎曲聖經最經典的作法。問題是,哥林多前書11:5所說的「講道」一詞,原文是「περιπατω」(prophesies),很清楚地是指「說預言」(哥林多前書11:4已經註明了這一點);舊約、新約從未禁止女人說預言(女先知)。而在提摩太前書2:12,「講道」一詞是「διδσκω」(teach),就是在教會裡教導人,包括正式講道在內。教導人是牧師的重要責任之一,但作先知說預言不是牧師的職分,儘管有牧師可能擁有這樣的恩賜。百基拉,亞居拉對亞波羅「講道」明顯是私下進行的;更重要的是,那是夫妻同工,不是妻子獨立布道(徒18:24~26)。事實上,聖經不僅沒有禁止,反而鼓勵女人在家庭以及其他場合為神作見證,包括傳道。

事實上,現在鼓勵女人作牧師的改革宗神學觀點(有些路德教會也同樣「自由」了),甚至不是加爾文本人的觀點,儘管他已經混淆了說預言與教導的不同;而且開闢了聖靈可能違背聖經之五旬節運動精神的先河。這造成了女牧師都一無例外地相信自己出於聖靈設立的現狀,結果就使保羅的話變得毫無意義。在加爾文註釋提摩太前書2:12的時候,他說:「Not that he takes from them the charge of instructing their family, but only excludes them from the office of teaching, which God has committed to men only. If any one bring forward, by way of objection, Deborah (Judges 4:4) and others of the same class, of whom we read that they were at one time appointed by the command of God to govern the people, the answer is easy. Extraordinary acts done by God do not overturn the ordinary rules of government, by which he intended that we should be bound. Accordingly, if women at one time held the office of prophets and teachers, and that too when they were supernaturally called to it by the Spirit of God, He who is above all law might do this; but, being a peculiar case, 「Pource que e』est un cas particulier et extraordinaire.」 — 「Because it is a peculiar and extraordinary case.」 this is not opposed to the constant and ordinary system of government」。

加爾文至少還認為,提摩太前書2:12清清楚楚講述的是普遍真理,不是什麼特殊歷史時期的個別教會的獨特問題,否則上溯到亞當夏娃就毫無意義。有人用蒙頭的教訓來反駁。我基本上贊同這樣以解釋:蒙頭與蒙頭巾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原文根本沒有「頭巾」一字,這顯示出蒙頭在強調「男女有別」真理的精義。關於這個問題,我會另外撰文討論。另外一個相關的問題是所謂的「一次得救永遠得救」。有朋友問起,我在這裡簡復如下:這個觀點也許只是加爾文神學的「普遍真理」,其他教會、包括路德宗、聖公會甚至浸信會都不承認。這個理論是一個文字遊戲,需要定義什麼是「得救」,就是把「結果終於得救」定義為「真得救」,這話才有道理,但這個道理已經違背常識,完全是廢話。按常識或聖經明顯的啟示,若加拉太教會一次得救永遠得救,保羅根本不需要寫這封信了。除非你說,保羅寫信也是永遠得救預定好了的。這種「車輪」話顯然不是聖經的原意。約翰一書5:16,「人若看見弟兄犯了不至於死的罪,就當為他祈求,神必將生命賜給他。有至於死的罪,我不說當為這罪祈求」。顯然,有基督徒得救之後仍然會犯至於死的罪。這基督徒被稱為弟兄,就是真的曾因信得救的人。所以希伯來書3:14又說:「我們若將起初確實的信心,堅持到底,就在基督裡有分了」。這是題外話,現在我們回到主題上來。

打著女權主義旗幟的人們越來越討厭保羅的話,讓保羅的話服從自己的理性和道德觀念,這完全不是一個近代-現代現象。神學已經墮落到這種地步:看誰能把神淺白易懂的話語更改了,看誰的解釋得人的心。從人類犯罪以後,人對神的話的態度就是:1)噁心,憤怒因此要用石頭打死先知和耶穌(使徒行傳7:57眾人大聲喊叫,捂著耳朵,齊心擁上前去);2)扎心,迷惑,因此包括先知和使徒在內,不明白神的話(約翰福音20:9a 因為他們還不明白聖經的;使徒行傳2:37a眾人聽見這話,覺得扎心);3)開心,嘲笑神的道,覺得聖經實在荒渺可笑並好奇(使徒行傳17:32 眾人聽見從死裡復活的話,就有譏誚他的,又有人說,我們再聽你講這個吧;另參申命記28:37、使徒行傳2:13、彼得後書3:3、猶大書1:18、以賽亞書28:9 、路加福音23:39、箴言27:11)。4)完全出於聖靈,人接受、順服福音(馬太福音16:17;以弗所書2:8)。魔鬼對神的話則是更改和彎曲,就是借助於人的「理性」和「道德」。這裡面有一個非常深刻的問題問題於l;-xmdldl:就是人堅信自己的理性和道德還行,還有愛,人的愛和神的愛不是對立的,人還有認識神的知識,還殘留著神的形象,因此可以與救恩或真理鏈接,或對神的話語可以作出反應和審判。這是魔鬼工作得以成功所依賴的人性資源。但這一點完全違背聖經真理。聖經啟示的真相是:1)人完全敗壞,道德在神面前不過是污穢的衣服;2)沒有人尋求神,理性在救恩面前不過是糞土;3)因此,人乃是神的仇敵,人是釘死基督的人,神愛的是仇敵,若無基督,人與神的關係是敵我關係;4)若人在神面前有一點可取之處,理性和道德尚有可資之用,得救和信心就不是神所賜的,乃是人神合作的產物;5)若人還行,耶穌就不需要上十字架,把人裡面還行的部分發揚出來就行了,同時,歸信也就完全不是聖靈的工作,乃是理性的工作和道德的復甦。

常有人說,我不喜歡去教會或不喜歡某場講道。在很多時候,這恰恰是因為教會傳講了神的真理,神的真理讓你不舒服。傳道人一定要向聽道者講清楚這一點:反感和扎心是教會學習生活最重要的部分,但隨著靈命的增長,順服、喜樂和平安就會與日俱增。當然,前提是,傳道者講的必須是純正的真理。這才是正常的教會。那些所謂聽了一次布道就覺得特別舒服,因此被呼召上台決志的情形,要特別、特別的警惕。討人喜歡的道絕對不是真理。另外一個老生常談是:「神愛罪人,恨惡罪」。這要看怎樣理解。朋霍費爾有一句話極為深刻:神呼召我們,乃是吩咐我們去死。因為那個舊人,絕不可以進天國;世人都犯了罪,違反一條律法就等於違反全部,就是犯罪,沒有一個人可以上天國。人只有將「我」埋葬在曠野裡,才能進迦南。需要注意的是,神不是要罪去死,而是要罪人去死。很多慕道的,總是拒絕基督,首先就是因為他/她拒絕去死。就是你那個舊我要去釘十字架,但你垂死掙扎,甚至臨陣脫逃。於是教會有大量的「假死現象」——出於各種屬世的理由,作出已經被釘死過的姿態,然後說復活了,成了基督徒。沒有死就不可能活,沒有與基督同死,就不可能與基督同活。那些根本沒有「淹死」過的,或者根本沒有死過的「基督徒」,一定是假基督徒。現在活著的還是「自己」,而不是基督在他裡面活著。神讓我們死裡復活,這才是神的愛。現在很多基督徒傳福音,抱怨聽者不信。這有三個原因,第一、世界本來就是敵福音的;第二、你傳的未必是真的福音;第三、你還沒有死,靠著基督徒的名份和聖經上的話語,你的老我,就是你的道德和理性,比原來更加張狂地顯在人前。你的聽眾、丈夫或妻子,根本看不見一個新人站在他們面前。

關於師母,我確實在很特殊的場合、就很特殊的現象談過「師母專政」的問題。我全面的觀點是:「師母並不是正式的職分,不過很多師母非常辛苦,甚至超過牧師。她們對教會貢獻很大。但大家所談的情況確實存在,就是在實踐中,師母角色錯位了。至於『師母』這個名稱,確實也沒有聖經根據,算是一種習慣吧」。但無論如何,聖經是唯一真理。無論你喜歡不喜歡,聖經也根本不在乎人是否喜歡,因為人的不信更不能廢掉神的信(羅馬書3:3)。人相信聖經成為信徒,不是因為聽了以後自己的道德愉悅或理性歡心,而是出於聖靈的工作——「這是證明他們沉淪,你們得救,都是出於神」(腓立比書1:28,另參以弗所書2:8);耶穌更說,「不是你們揀選了我,是我揀選了你們」(約翰福音15:16)。若不是神揀選了我們,沒有人願意選擇福音。即使神揀選了我們,儘管神願意,我們仍可能不願意。所以我們的一生都需要神的恩典和祂的道。靠著主,我們每一天死而復活,有夜晚,有早晨——任不寐2009年9月29日。

二、F. Pieper:女人與神的形象

Christian Docmatics Vol.I,p.523-526 任不寐譯

在第二世紀,諾斯替主義的一支即祭戒派(Encratite),就是後來所謂的塞韋羅斯主義者(Severians),因持守他們的苦行主義(asceticism)謬論,否認夏娃也擁有神的形象(Eusebius, History of the Church,  4, 29)。但是創世紀1:26-27清楚地啟示:「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這一真理在新約得到更充分的闡釋。在基督裡,神的形象被重新恢復(歌羅西書3:10;以弗所書4:24),這同時發生在男人和女人身上,因為從基督來的恩典在兩性之間沒有任何歧視。我們來讀加拉太書3:26-28,「所以你們因信基督耶穌,都是神的兒子。你們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並不分猶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裡都成為一了。」女人也和男人一同分享了管理萬物的權柄。這裡使用的是複數形式:「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Baier的「夏娃關於大自然的知識不如亞當」之觀點,是沒有聖經根據的(Baier-Walther, II,158)。

另一方面,聖經啟示,即使在人犯罪以前,女人在和男人的關係中就處於某一從屬位置(a position of subordination)。這一事實清楚地體現在創世紀2:18節的用詞上面:「耶和華神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很明顯,女人「為男人的一個幫手」(an helpmeet for him)。新約驗證了同樣的思想。哥林多前書11:9,「並且男人不是為女人造的。女人乃是為男人造的。」因此聖經禁止女人管轄男人。提摩太前書2:12,「我不許女人講道,也不許她轄管男人,只要沉靜。」保羅這裡列出兩個理由:第一、「因為先造的是亞當,後造的是夏娃」(提摩太前書2:13);第二、「且不是亞當被引誘,乃是女人被引誘,陷在罪裡」(提摩太前書2:14——事實上是三個理由,第三是15節,「然而女人若常存信心愛心,又聖潔自守,就必在生產上得救。」這一條非常深刻,包括兩方面,一是女人的信德與愛,二是女人的生理特徵;神在這兩方面使用女人在肉體和精神上都在生產新人。以兩個馬利亞為例。一個是耶穌的母親,兩個都是耶穌受死和復活的見證者與傳揚者。及歐洲第一個女信徒,即使徒行傳16章14節說的那位賣紫色布疋的婦人,名叫呂底亞,福音從她開始進入歐洲。也就是說,神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上使用女人。在某種意義上,女人「生產」牧師和基督徒,因此神沒有將更重或雙重重擔壓給女人;在創世紀3:16,女人已經有了「懷胎的苦楚」並且「產兒女必多受苦楚」。這裡,女權主義者要調整對牧師職位榮耀的假想,因為從先知到使徒,「全職侍奉」被視為重擔而不是榮耀,且謬講真理將被詛咒,這是男人的雙重重擔——譯者注)。這是聖經關於女人非常清楚的教導,在兩性關係中,女人處於某一從屬位置。創造以及犯罪之後的重建順序都將女人放置在那個位置上。

這就是聖經所啟示的女人的位份。聖經明確禁止女人在公共場合講道。就如經上所記,「婦女在會中要閉口不言,像在聖徒的眾教會一樣。因為不准她們說話。她們總要順服,正如律法所說的。她們若要學什麼,可以在家裡問自己的丈夫。因為婦女在會中說話原是可恥的」(哥林多前書 14:34-35)。聖經甚至禁止女人在公共崇拜(the public assemblies)中提出問題和爭論,她們若要學什麼,應回家去問自己的丈夫。同樣,在提摩太前書2:12節,保羅說「我不許女人講道」,這一觀點與禁止女人公開講道所說的語境完全一致。另一方面,聖經宣佈家庭為女人管轄和教導(講道)的領域。「所以我願意年輕的寡婦嫁人,生養兒女,治理家務,不給敵人辱罵的把柄」(提摩太前書5:14)。而根據提多書2:3-5,「又勸老年婦人,舉止行動要恭敬,不說讒言,不給酒作奴僕,用善道教訓人。好指教少年婦人,愛丈夫,愛兒女,謹守貞潔,料理家務,待人有恩,順服自己的丈夫,免得神的道理被譭謗」。不能將女人從她們如此榮耀的位置上拉出來歸入公共生活,因為眾所周知,女人是人類最有影響的教師,如果女人證明她們是家中的布道者,她們因此正發揮著對人類未來的偉大影響,包括對所有牧師和學校教授們——這一點,男人望塵莫及(從我簡短的教牧生涯中,我已經體會到,一周預備兩份講章是何等的力不從心了——譯注)。

三、「課堂討論」:關於「師母」和「女牧師」

相關經文:「婦女在會中要閉口不言,像在聖徒的眾教會一樣。因為不准她們說話。她們總要順服,正如律法所說的。她們若要學什麼,可以在家裡問自己的丈夫。因為婦女在會中說話原是可恥的。神的道理,豈是從你們出來嗎?豈是單臨到你們嗎?若有人以為自己是先知或是屬靈的,就該知道,我所寫給你們的是主的命令。若有不知道的,就由他不知道吧」(哥林多前書14:34-38)。「我為此奉派,作傳道的,作使徒,作外邦人的師傅,教導他們相信,學習真道。我說的是真話,並不是謊言。我願男人無忿怒,無爭論,(爭論或作疑惑),舉起聖潔的手,隨處禱告。又願女人廉恥,自守,以正派衣裳為妝飾,不以編發,黃金,珍珠,和貴價的衣裳為妝飾。只要有善行。這才與自稱是敬神的女人相宜。女人要沉靜學道,一味地順服。我不許女人講道,也不許她轄管男人,只要沉靜。因為先造的是亞當,後造的是夏娃。且不是亞當被引誘,乃是女人被引誘,陷在罪裡。然而女人若常存信心愛心,又聖潔自守,就必在生產上得救」(提摩太前書2:7-15)。

網友討論:

1、我最討厭的是主日崇拜的時候,師母在那裡扭來扭去的。我在聖經上根本找不到「師母」一詞。師母是不符合聖經的,是女權主義運動對教會的侵蝕。神設立使徒、長老、傳道人、執事、教師等等,但從來沒有設立過「師母」。現在教會的師母是世俗小學的道理。任弟兄有一次在我們這裡講道,說他永遠不會讓自己的太太在教會裡扮演任何有職分的、搶眼的角色。我非常非常的阿門。

2、不寐這樣講要得罪整個教會的:)))

3、呵呵,我聽過弟兄一句名言,現在的教會總體上是「師母專政」。福音式微,這可能是原因之一吧。

4、任弟兄有一次在我們這裡講道,說他永遠不會讓自己的太太在教會裡扮演任何有職分的、搶眼的角色。我非常非常的阿門。//呵呵,這就是不寐啊!

5、所以有幾個牧師合起來攻擊他呀,這叫捍衛太太垂簾權:)

6、現在的教會總體上是「師母專政///我有刻骨銘心的同感啊。我在一間教會要入會,就是師母進讒言,說我的壞話,讓牧師對我起疑心的。他們要保持教會的純潔我不反對,但是不能以個人從前的一些經歷來阻止後來的悔改信主吧。

7、所以有幾個牧師合起來攻擊他呀,這叫捍衛太太垂簾權:)//哈哈,哈哈,不寐又得罪人了,一點都不新鮮的。

8、我怎麼從來沒有想過,「師母」確實沒有聖經的根據阿!!!就像教皇沒有一樣!!!可現在師母實際的權柄比長老、執事都大。

9、可現在師母實際的權柄比長老、執事都大。//枕頭風厲害啊,她只需要控制好牧師就可以了。軟骨頭的男人還是挺多的。

10、仔細一想,真的驚出一身冷汗。祝願這裡發動的宗教改革如火如荼!

12、請問諸位,那女牧師你們是怎麼看的?

13、有人說上帝為亞當造了夏娃作幫手,這算「師母」的預表。這是不對的。那裡是預表基督和教會。再說,「幫手」未必就是「師母」。大祭司亞倫並沒有「祭母」作幫手,幫他的是兒子。保羅沒有結婚不用說,彼得也沒有用太太作「師母」。更明顯的是主耶穌的母親瑪利亞,和約翰住在以弗所的時候,一直默默無聞。如果有「師母」這回事,瑪利亞應該是「師祖母」或「祖師母」、「太師母」了。那些動不動揮動謙卑大棒的師母們,實在應該在保羅的相關教導面前,從瑪利亞那裡學習什麼是真正的謙卑。

14、別的我不知道,路德教會(MSLC)完全禁止女人做牧師。女人可以作執事。這一點,保羅說的很清楚,不容一點兒彎曲。

15、以弗所書 4:11-12 他所賜的有使徒,有先知。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沒有師母。以色列12指派中沒有「女支派」;耶穌的12使徒中沒有女人。使徒書信主要稱呼的是弟兄,不是弟兄姐妹。上帝的最早將道傳給亞當,不是夏娃。夏娃第一次「傳道」就亂講神的話。可以有女先知,但先知並不是教會裡的正式職分,沒有人敢說服負責說預言,負責先知的工作。說預言和主日講道是兩回事。

13、那如果我的教會是女牧師,我該怎麼辦?轉會嗎?

14、我的建議是「是的」。因為神的真理最大。

15、這件事很大。我要好好禱告的。因為我自己在這裡事奉,很開心。孩子也喜歡這裡。還有很多的朋友和弟兄姐妹,相處都很好。突然說要轉會,我會接受不來。

16、「很開心」能說明什麼呢?真理從來不讓人開心,儘管不讓人開心的未必就是真理。

17、呵呵,難道我們去神的教會是為自己,為自己的兒女,找開心,找樂子的麼。我很尊重唐牧師。但他有些觀點我不贊同。其中關於女傳道的說法——坦率地說——是信口開河,私意解經。

18、我瞭解事情的嚴重性,可是要看看的。其他的教會我也去過很多,男人做牧師,其實也是師母專政。也好不了多少。天下烏鴉一般黑。我找了很多教會,都有很多的問題。

19、注意保羅將這話的背景:「我為此奉派,作傳道的,作使徒,作外邦人的師傅,教導他們相信,學習真道。我說的是真話,並不是謊言。」他後面的講的根本不存在什麼具體的歷史、文化局限之類。真理從起初到末了都是一樣的。

20、那保羅關於婦女蒙頭巾的事情怎麼說呢?

21、呵呵,這個問題先生剛講過,我可以現炒現賣了。按聖經原文,根本沒有什麼「蒙頭巾」一說。原文的意思是「蒙頭」。指的是頭髮。女人應該用頭髮把頭遮住,而不是像男人一樣光頭或短髮。那裡的經文主要意思是男人、女人在教會裡要角色清楚,不能不男不女。我讀過美國一位非常有名的牧師,他也是這種觀點。

22、還有關於女牧師的問題,唐牧師早就回答過了,女生是可以做牧師的,他也很詳細的解釋了關於婦女蒙頭的問題。

23、唐牧師很愛罵人的,遲到的,走動的,都會被罵。

24、唐弟兄是責備,不是罵。 親愛的主也說過很過責備人的話。

25、唐弟兄不是親愛的主,他也是親愛的主應該責備的對象。另外,唐弟兄有些責備已經不是親愛的主的那種責備了,很傷害人,而且顯出他非常驕傲,擺譜。這不要掩護,這是需要悔改的。人無完人嘛。

26、我看過唐牧師的解釋,他是明顯在彎曲保羅的話,是在討好(女)人。

27、綜合看,根據聖經,女人可以在生活裡給人傳道,帶人歸主。這在聖經裡有記載。女人可以作這樣的「女傳道人」。但女人不可以作「牧師」,就是在教會裡正式講道。這應該是很清楚的。

28、提摩太前2:1-4 人若想要得監督(bishop)的職分,就是羨慕善工。這話是可信的。作監督的,必須無可指責,只作一個婦人的丈夫,有節制,自守,端正。樂意接待遠人,善於教導。不因酒滋事,不打人,只要溫和,不爭競,不貪財。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兒女凡事端莊順服。(或作端端莊莊的使兒女順服) —-這裡說的也很清楚,監督(bishop)是由男人來作的。

29、師母並不是正式的職分,很多師母非常辛苦,甚至超過牧師。不過大家所談的情況確實存在,就是在實踐中,師母角色錯位了。至於「師母」這個名稱,確實也沒有聖經根據,算是一種習慣吧。

30、我覺得聖經禁止女牧師還有兩方面的考慮。第一是考慮傳福音的危險。根據聖經,在世界裡遭遇逼迫是教會的常態,神不願意將這樣的負擔讓女性承受。第二是身體上的考慮。婚姻和生育都是神所祝福的,女人生育和哺乳期,無法正常侍奉(在沒有計劃生育的地方,年輕時期(20-40歲),師母生產和育兒會佔據很大的時間)但教會的工作是一天也不能中斷的。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