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證道:自由萬歲(約8:31-36)

      主日證道:自由萬歲(約8:31-36)無評論

今天的福音經文是約翰福音8:31-36,「31耶穌對信他的猶太人說,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門徒。32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33他們回答說,我們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從來沒有作過誰的奴僕。你怎麼說,你們必得自由呢?34耶穌回答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僕。35奴僕不能永遠住在家裡,兒子是永遠住在家裡。36所以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

感謝神的話語。今天星島日報有一篇報道,說逃亡加拿大的中國遠華集團走私案主要嫌犯賴昌星信基督了。向神悔改得生命,我盼望他獲得真自由。聖經顯示:人生而不自由,無往不在枷鎖之中。約翰福音第八章是一篇為人類打開枷鎖的自由宣言。首先是行淫的婦人被釋放得自由的故事;其次耶穌告訴我們什麼是真自由以及如何獲得這種自由。

一、真門徒(31)

自由的道路首先是從神把我們從世界分別出來開始的;這個分別的工作就是神要我們作祂的門徒。換句話說,作基督的門徒是自由的第一步。然而,什麼是基督的門徒呢?或者說,什麼是真正的基督徒和真的基督的教會呢?每個基督徒和慕道友都要選擇教會,你究竟怎樣判斷一個教會是不是真正的基督的教會,怎樣判斷一個人是不是真正的基督徒,怎樣判斷自己是不是真正的信徒?今天,耶穌清楚地告訴我們:「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門徒。」

不是所有自稱為基督徒的人就是真的門徒。這些所謂「信他的猶太人」並不是耶穌真的門徒。因為耶穌與他們爭論最後的結局是,這些人拿起石頭要打死耶穌,於是耶穌離開了他們。這些人是怎麼「相信」耶穌的呢?我們一起來讀約翰福音8:28-30,「所以耶穌說,你們舉起人子以後,必知道我是基督,並且知道我沒有一件事,是憑著自己作的。我說這些話,乃是照著父所教訓我的。那差我來的,是與我同在。他沒有撇下我獨自在這裡,因為我常作他所喜悅的事。耶穌說這話的時候,就有許多人信他。」這些猶太人是這樣「信」的耶穌。這些猶太人是怎樣不相信的呢?就是耶穌指證他們是罪的奴僕(34);「你們是出於你們的父魔鬼,你們父的私慾,你們偏要行」(44);「耶穌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還沒有亞伯拉罕,就有了我」(58)。於是猶太人就不信了。這前後的衝突,顯示這些猶太人並不真的認識耶穌是誰。首先,他們不明白,耶穌說「你們舉起人子以後」,是指這十字架說的;他們還以為是耶穌要在世界稱王稱霸。其次,他們不明白耶穌上十字架乃是為我們每個人罪的緣故,他們不承認自己是罪人,是罪和死亡的奴僕。最後,他們不相信耶穌是神的兒子,在亞伯拉罕以前,是亞伯拉罕的主。但這正是基督教的基本真理,這是耶穌的道。這些猶太人並沒有住在耶穌的道中。現在神的教會裡瘋長著很多這樣的稗子;這些觀念也長在我自己裡面。

什麼是耶穌的道,就是神的話,就是神說,就是聖經。在約翰福音第八章,耶穌5次談到「我的道」:31τῷ λόγῳ τῷἐμῷ;37ὁ λόγοςὁἐμὸς;43τὸν λόγον τὸν ἐμόν;51τὸν λόγον τὸν ἐμὸν;52τὸν λόγον μου。而約翰福音1:1就說,太初有道,道就是神。道是約翰福音貫穿始終的主題。希臘文的道,就是邏各斯,不僅是指萬物的終極原因,也是指神口裡一切的話。前者是指人類獲得自由的目標,後者指人類通往自由的道路。神的道啟示在聖經之中。神藉聖經把道告訴我們。是否以傳講聖經為崇拜中心,將真教會與假教會區別出來。

當前威脅神教會最大的風潮,是人本主義登堂入室。教會不再將神,不再以道為中心,反而以人為中心,以人的道理為中心。其中包括把「人的生命」或「屬靈」上升為教會的話語中心。然而聖經說:「人有了神的兒子就有生命。沒有神的兒子就沒有生命」( 約一5:12)。把神的兒子邊緣化了,剩下的所謂生命不過是人的表演和矯情。屬靈就成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所以我們今天靠著神說:沒有神的道的教會,根本不是基督的教會。由於以「我認為」取代神認為,就是神的道,這些教會喪失了屬靈的根基,個人任意而行,充滿了爭戰和彼此論斷,彼此為神。然而耶穌沒有給我們別的根基。這根基只有一條:「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門徒」。因為耶穌說:「叫人活著的乃是靈,肉體是無益的。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約6:63)。這是保羅所見證的,「可見信道是從聽道來的,聽道是從基督的話來的」(羅馬書10:17)。不是從道來的信心,不是從基督的話來的生命,不是基督裡的生命。

二、真自由

我們為什麼要成為耶穌的真門徒呢?人們常問:我為什麼要信耶穌呢?所有的答案都沒有這個答案更好:「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為了自由,我們信耶穌。但耶穌賜給我們的自由是非常獨特的,與世界上一切的自由不同,這是真自由。這真自由至少包括兩大特徵:居住在基督的話語中,真理叫我們得自由。

1、居住與自由

要明白這個道理,我們首先要預備三項查經的功課。第一、認識「居住」這個字。這個字就是「常常遵守」。這個動詞希臘文原文的意思乃是「居住」。μείνητε(to remain, abide; to wait for, await one,另外參考馬太福音10:11;約翰福音1:33等)。在今天這段信息裡,這個動詞重複了三次,其他兩次就是35節「奴僕不能永遠住在家裡,兒子是永遠住在家裡」中的「住」。第二、理解這個動詞要知道約翰福音第八章發生的背景,這是在聖殿裡。注意聖靈在約翰福音第八章特別三次強調這是在聖殿裡(2、20、59)。聖殿作為背景至少告訴我們這樣的信息:聖殿乃是神的家,耶穌要以他的身體為殿,讓我們這些不能永遠住在神的家裡的人,可以回家,永遠像兒子一樣住在家裡。第三、這個居住和聖殿的背景,是要應驗舊約的預言。創世記3:17-24以及4:4告訴我們:由於犯罪,人類被趕出家園,我們的生命成了為肚腹汗流滿面的奴僕的生命,我們的人生成了無家可歸、與神隔絕、流離飄蕩的人生。但神多次多方地應許他要來找我們,就如箴言1:23所說的:「你們當因我的責備回轉。我要將我的靈澆灌你們,將我的話指示你們」。而彌加書1:2已經預言了約翰福音第八章的一幕:「萬民哪,你們都要聽。地和其上所有的,也都要側耳而聽。主耶和華從他的聖殿,要見證你們的不是」。我們已經說過,神在聖殿裡指證我們的不是,是為了讓我們歸入祂的是,是要帶領我們回家。

這裡有什麼特別重要的功課呢?神將自由和居住聯繫起來,這同我們習以為常的自由觀念不同。我們理解的自由乃是天馬行空,居無定所。住在任何地方我們都覺得不自由,處在任何狀態中我們都想改變現狀。詩人海子在《村莊》裡這樣寫過他嚮往的自由:「在五穀豐盛的村莊,我安頓下來/我順手摸到的東西越少越好! 」我相信我們都體會過這樣的自由,但是,如果我們有足夠的誠實,我們都深刻體會到那種沒有著落、象斷線的風箏、像沒有目的飛旋的灰塵,像失重的落體一樣的自由,這種自由同樣讓我們痛苦和發瘋。沒有著落並不是自由。所以海子自己見證說:「珍惜黃昏的村莊,珍惜雨水的村莊/萬里無雲如同我永恆的悲傷」。流離飄蕩不是自由,乃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輕」。這種無家之感殺害了海子,也會殺害很多為這種假自由殉道的浪子。一方面,海子是深刻的,人生和世界真的像四面高牆的監獄,我們要逃出來。但逃出來之後,我們發現外面是更大的監獄,我們仍然沒有平安——萬里無雲如同我永恆的悲傷。「圍城」內外都沒有自由。就是在這樣的絕境中,神來拯救我們,讓我們搬家住在祂裡面。

需要強調的是,基督徒的自由乃是定居的生活,約翰和保羅都將之總結為「在基督裡」。一方面,自由要住在基督裡,而不是任何別的地方,只有基督裡有真自由。另一方面,住在神的裡面不能是三心二意的,神是你唯一的家。我們目睹了很多狡兔三窟的信徒和所謂神學。他們在世界裡有很多房子,由於貪婪,天國裡也有房產。這些人還沒有得真自由,因為他們沒有真正地住在基督裡面。

2、真理與自由

世界上根本沒有自由的地方,神給我們定居的地方實在「超凡脫俗」的——什麼叫住在基督裡?住在基督裡首先就是讓我們住在基督的話語裡面,住在基督的真理裡面。因為只有真理才能叫我們得自由。這是基督教關於真自由的第二個新觀念。這條真理告訴我們,以往我們所追求的一切自由,都不過是「偽自由」,所以神今天要把真自由賜給我們。

迄今為止,人間通往自由的道路不外乎三條。第一條是通過金錢和權力來尋找自由。這就是為所欲為、人上人的自由。按這個模式,帝王和財主應該是最自由的人,因為似乎他們想幹什麼就可以幹什麼。但稍微瞭解歷史的人都知道,財富和權力更讓人不自由。不用說在追求權力和財富的過程中人不斷犯罪,踐踏自由;就是當他們達到頂峰的時候,他們不過成功地成了這個國家最大的奴隸。統治千萬人的人,是懼怕千萬人的人,是千萬人的奴僕。擁有億萬家財的人,他的門和院牆要建造得比監獄更堅固,他要成為很多存折密碼的奴隸,半夜他們無法安睡,白天他們草木皆兵。權力和金錢在世界上製造了大量的恐懼的奴隸。前蘇聯最高領袖赫魯曉夫告訴我們,他發現自己的廁所裡都是竊聽器。今天,在互聯網上,「最高」的名字和姓氏都成了敏感字和過濾詞,他們連姓名的自由都被「剝奪」了。所以借權勢追求自由的道路,不過是另外一條通往奴役之路。

第二條道路可以稱為美國式道路——人們渴望通過自由、民主和人權等規則來保障個人自由。近代以來,越來越多的國家和民族匯入了這條道路。我曾用自己的青春對這樣的道理表達了足夠的敬意,我把「初戀」獻給了自由主義和所謂的神學自由主義。但是,這條道路仍然不是通往真正自由的道路,這條道路仍然是通往奴役之路。我舉兩個例子。第一個美國的金融危機,個人慾望的氾濫和不負責任,是造成當前危機的根本原因。缺乏宗教約束的個人自由,可能走向自我毀滅。第二個例子就是以個性自由名義導致的婚姻解體。當西方人將上帝開除出學校,離婚率多年在50%上下浮動。在個性自由的口號之下,魔鬼將所謂的「基督教社會」從根本上解體了。家庭是一個國家的基本單位,一個國家的衰敗是從每一個家庭的衰敗開始的。當年羅馬帝國崩潰的原因之一就是整個國家的淫亂。同樣,一個教會的衰敗也是從家庭的衰敗開始的。神把家庭建造為宇宙的中心,但今天,這個中心成了撒但的廢墟。我們可以想像一下,一個為所謂個人自由完全不服責任的父母,必然製造影響和造就一代又一代對婚姻絕望、對家庭和兒女不負責任的人。罪就這樣成了西方的現代歷史。當然,在我們談及北美的淫亂之風,不要過於表現出「中華民族的偉大謙虛或傑出的虛偽」。一方面,在留學和移民的浪潮中,很多中國人為北美的淫亂事業或家庭解體運動推波助瀾,甚至一些人成為攻佔耶路撒冷的新主角或游擊隊。另一方面,中國社會的離婚率已經接近北美了。表面上北京和上海的離婚率接近40%,但實際上,由於缺乏美國式的「自由傳統」或所謂的誠實,中國存在大量的死亡婚姻和更廣泛的婚外淫亂。2004年杜蕾斯全球性調查報告顯示:中國人的平均性伴侶數最多,為19.3人,遠遠高於全球的平均數10.5人。仔細看那裡,權力和資本領導了婚姻解體的運動,地上滿了行淫的人。所以這條道路不是通往自由的道路,它正把全球變成「任我們所為」的所多瑪(創19:5),等候審判和地獄的火。

第三條道路乃是一種絕望。它深刻認識到了權勢和規則根本不能達至自由,於是就轉向內心,就是尋求所謂內在的自由。打坐和冥想,禁慾和放縱、喝酒和裝瘋賣傻,這構成一切異教文化的本質。他們從外在的監獄出來,進入心靈的監獄。他們在心靈裡面找到的根本不是自由,不過是自我否定、自我欺騙和自我感動。正如羅馬書3:11所說的,「沒有明白的,沒有尋求神的」。他們找到的不是自由,不是神,而是自己,就是自己的「不是」。我曾經對一個正在作玉樹臨風狀高歌「吾養吾浩然之氣」的人說過:吃飯吧,game is over。

今天,耶穌啟示給我們通往真自由的道路。不是權力和金錢,不是規則和內心,而是真理——是真理叫我們得自由。是話語,神的話語,使我們得自由。這是基督教獨特的自由觀念。我們每個基督徒都可以為這種自由作見證。當我們在任何捆綁之中的時候,當神的話語臨到了,我們就大得安慰和自由。沒有人不在捆綁之中,因此,每個人都需要神的話語,都需要真理。有一位傳道人,他被抓進了監獄。那裡慘無人道的殘害逼得他幾乎自殺。有一天,神的話臨到他,說:「孩子,我的恩典是夠你用的」。他淚流滿面,心裡充滿了平安。另外一位姐妹也進了監獄,她聽見神對她說:你在諸般的患難中,要有大喜樂。她說自己因這話語,把監獄裡每一塊石頭都看為寶石,她從此向監獄裡的人傳講福音,與監獄裡的靈分享她的自由。最近幾天我聽說賴昌星信主了——他一直是權力和金錢捆綁的奴隸,如果今天他得自由,是因為神的話語臨到了他。

各位弟兄姐妹,也許很久以來,你心裡被某些愁苦壓住了;在你們的心裡,有一些傷害是不能原諒、不能釋懷的;因為魔鬼反覆對你說:什麼都可以饒恕,但這件事情過了底線,這件事情絕對不能饒恕。我們就這樣作了仇恨和報復的奴隸,而且魔鬼又用正義感把我們武裝起來,使我們覺得自己恨得有理,而且應該食肉寢皮、十年不晚。但是今天,神要用祂的話釋放我們。創世記41:51-52,「約瑟給長子起名叫瑪拿西(就是使之忘了的意思),因為他說,神使我忘了一切的困苦和我父的全家。他給次子起名叫以法蓮(就是使之昌盛的意思),因為他說,神使我在受苦的地方昌盛」。世界上最殘酷的傷害是來自最親近的人,由此我們能理解約瑟那刻骨銘心的悲憤。約瑟應該有兩個選擇,第一是金庸先生給中國幾代青年人指明的道路:上埃及苦練武功,回頭血濺仇敵。第二是魯迅的道路,一個也不饒恕,讓自己的文字和語言浸滿了怨恨和苦毒,成為投槍和匕首。這是我們傳統的兩條精神出路或絕路,第一條叫政治,第二條叫文化。神看明瞭這一點,將約瑟從這兩條死路上挽回。約瑟的自由之路首先是遺忘。今天,神吩咐我們忘記所有的傷害。不是我們自己能忘記,是神帶領我們忘記冤仇。一方面,神將新的生命(兩個兒子)賜給我們,使我們能夠遺忘;另一方面,神將昌盛賜給我們,使我們怨恨的人生,變成感恩的人生。這感恩的人生反過來成為仇敵的祝福。所以「約瑟對他們說,不要害怕,我豈能代替神呢?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創世記50:19-20)。今天,願釋放約瑟的靈也加倍地感動我們。

三、十字架

但是,真理叫我們得自由,還有更深刻的含義。耶穌說,神的兒子叫你自由,你就真的自由了——神的兒子怎樣叫我們得自由呢?我們在神面前本是罪犯,難道神要把我們這些罪犯釋放出來嗎?神釋放我們,乃是他要為我們上十字架,用祂的死和復活釋放我們。這是通往自由之路;這是自由的代價。約翰福音第八章講了三次「我是我是」(24、28、58;出3:14);並且三次說,你們若不相信「我是我是」,必要死在罪中。神就是「我是」,耶穌就是那位「我是」;神要我們通過基督獲得自由;為此,基督為人類的自由要上十字架,一方面,祂承擔了我們一切的不是;另一方面,神將基督對罪和死亡的勝利白白賜給相信的人。這就是十字架的真理。

1、律法

我們生而不自由,沒有一個人是自由的,就是人「怎麼都不是」。而所謂自由,就是要人回歸神的是。自由道路的起點,首先要承認我們不自由,或者說,要歸入神的我是,神首先要我們看清自己的不是——我們是罪的奴僕。就是這一點,我們也不知道。由於罪,我缺乏自知之明,更缺乏知神之智。因此,神將我們的現狀告訴我們。這是律法的功用——律法乃是使人知罪——「因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羅馬書3:20b)。

人的罪包括兩部分,本罪和原罪。我們先看看本罪。那些猶太人說,「我們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從來沒有作過誰的奴僕」。他們忘記了耶穌借行淫的婦人告訴他們,他們沒有一個沒有犯過罪。他們也忘記了,他們曾經在埃及做過奴隸,他們在巴比倫受過捆綁,他們受過亞述人的壓迫,希臘人的奴役;而此時此刻,他們正在羅馬人的統治之下。人在奴役狀態中竟然以為自己是自由公民,這實在顯出人的愚昧來了。不僅如此,「耶穌回答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僕」。這是在談論原罪,就如使徒行傳8:23所說的,「我看出你正在苦膽之中,被罪惡捆綁」。聖經將人的不自由看得更為根本:不自由乃是因為罪。每個人都是罪的奴僕,而罪的工價就是死。所以約翰福音第八章三次提到「你們要死在罪中」(21、24、51),而基督來就是「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希伯來書2:15)。人類生存最大的荒謬是,我們對死亡已經習以為常,因此喪失了罪惡感,也就喪失了仰望救主的意念。因此真理只能是啟示性的,是神進來告訴我們存在的真相。

既然「……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稱義」(羅馬書3:20a);耶穌來就是要為我們完全神的律法。律法就是神的指頭,神用指頭指摘人的不是(以賽亞書58:9)。約翰福音第八章開頭的故事很重要。在耶穌兩次在地上用指頭寫字之間,約翰福音8:7,耶穌對他們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這是對所有人的審判。耶穌用指頭在地上寫字,是回放但以理書第五章巴比倫王國最後的盛宴,更上溯到出埃及記31:18,神用指頭在石版上寫下指證人犯罪的律法。但這一切指摘,最後都歸給基督,一方面,利未記第四章反覆提到「祭司要用指頭蘸些贖罪祭牲的血」去獻祭,根據希伯來書,這無疑是指著基督釘十字架說的;而約翰福音20:27節,神讓多馬的指頭指向了復活的基督,為基督成全律法作見證。所以說,基督是律法的總結。

2、福音

按律法,行淫的婦人不能被釋放,耶穌釋放了她,乃是因為耶穌自己要替那女人上十字架。如果說神就是「我是」,罪就是「我不是」。這個「不是」靠自己不能成為「我是」,於是神就將基督賜給我們。耶穌上了十字架,一方面,我們一切的不是都歸在耶穌身上;另一方面,耶穌在十字架上贏得的一切「我是」,就白白賜給我們。這就是福音。

耶穌說:「所以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一方面,基督就是真理(約翰福音14:6,「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另一方面,所謂自由就是「到父那裡去」。那麼罪人怎樣才能到父那裡去呢?這就是基督並祂釘十字架的道理。我們來讀馬太福音27:15-17、20、26,「巡撫有一個常例,每逢這節期,隨眾人所要的,釋放一個囚犯給他們。當時,有一個出名的囚犯叫巴拉巴。眾人聚集的時候,彼拉多就對他們說,你們要我釋放哪一個給你們?是巴拉巴呢?是稱為基督的耶穌呢?」「祭司長和長老,挑唆眾人,求釋放巴拉巴,除滅耶穌」;「於是彼拉多釋放巴拉巴給他們,把耶穌鞭打了,交給人釘十字架」——每一個罪人都是巴拉巴,耶穌上十字架,我們被釋放。這就是先知所見證的:「他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我們卻以為他受責罰,被神擊打苦待了。哪知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以賽亞書53:4-5)。

巴拉巴和行淫的婦人被釋放,這是沒有「道理」的。唯一的道理就是耶穌替他們的罪死了,而且把勝利賜給他們。基督裡的自由包括兩方面的真理,一方面,過去的罪已經被基督的血洗淨了;祂洗淨了我們一切的罪和不義。另一方面,神賜聖靈給我們,讓我們從此走自由的路;因為祂愛我們,就愛我們到底。這就是保羅所見證的:一方面,「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瞭」(羅馬書5:8)。另一方面,「弟兄們,你們蒙召,是要得自由。只是不可將你們的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總要用愛心互相服事」(加拉太書5:13)。保羅又說:「但現今你們既從罪裡得了釋放,作了神的奴僕,就有成聖的果子,那結局就是永生」(羅馬書6:22)。我們因為神的愛而得自由;我們得了自由之後,要活出神的愛——這就是永生,這就是自由。

哈利路亞,我們自由了,歡迎各位來到自由世界。感謝主今天召聚我們來慶祝我們的自由。這自由是以耶穌上十字架為代價的,所以讓我們加倍珍惜我們的自由,加倍地獻上感恩和讚美。在我們慶祝自由的同時,耶穌又吩咐我們,我們要在地上活出這種新自由。一場新的出埃及運動正在進行,這場新自由運動的旗幟就是愛。正是基於愛,我們要在全地傳福音,為基督作見證。創世記49:21說,「拿弗他利是被釋放的母鹿。他出嘉美的言語」。我們被神的言語釋放了,我們要從這裡出發,把釋放人的好消息告知天下。主說:「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9-20)。阿們!

任不寐 2009年10月25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