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證道:不再孤獨(路1:39-45)

      主日證道:不再孤獨(路1:39-45)無評論

39 那時候馬利亞起身,急忙往山地裡去,來到猶大的一座城。40 進了撒迦利亞的家,問以利沙伯安。41 以利沙伯一聽馬利亞問安,所懷的胎就在腹裡跳動,以利沙伯且被聖靈充滿。42 高聲喊著說,你在婦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懷的胎也是有福的。43 我主的母到我這裡來,這是從哪裡得的呢?44 因為你問安的聲音,一入我耳,我腹裡的胎,就歡喜跳動。45 這相信的女子是有福的。因為主對她所說的話,都要應驗。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

各位弟兄姐妹,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又快到了。從耶穌降生在馬槽裡,到今天全人類慶祝聖誕,人類的歷史見證為「他的故事」(History)——耶穌基督關於福音要傳遍地極的應許,正在完全。我們今天在這裡正是為此做見證。這個見證最早是由一個叫馬利亞女人作出的,她代表全人類,在世界文明的中心,接受了基督;或者說,救恩和大福首先臨到了她。路加福音這七節經文從結構到內容都是奇妙無比的*。神藉著這樣的信息告訴我們,創世記3:15節中關於「女人的後裔」要勝過魔鬼,將人類從罪中拯救出來的應許,正在應驗。與此同時,今天,神要我們藉著馬利亞的見證,來領受神對我們每一個人的大愛。願這樣的福音,在這寒冷孤獨的嚴冬裡,加倍地臨到我們,阿門!

整本聖經沒有一個人物像馬利亞那樣挑戰我們的價值觀念。馬利亞剛剛出場,神的祝福就像江河一樣傾倒在她的身上。路加福音1:28-30,天使對她說,「蒙大恩的女子,我問你安,主和你同在了」;「你在神面前已經蒙恩了」。在路加福音1:35中,天使又說:「聖靈要臨到你身上,至高者的能力要蔭庇你」。在路加福音1:42,45中,神又藉著伊麗莎白的口,對瑪利亞反覆說,「你在婦女中是有福的」;「這相信的女子是有福的」。在這裡我們看見,馬利亞已經蒙受了至高福分。但是,這個蒙受至福的女子,在人間的遭遇,從人的角度看,似乎正相反。馬利亞名字(מרים)在亞蘭文就是「苦澀」的意思。自從聖靈感孕,幾乎沒有一個人的一生,像馬利亞這樣「被刀刺透」了。這樣的悲苦略去中間的顛沛流離與提心吊膽,前後有兩個高峰。首先是童女懷孕,馬利亞因此遭遇人間至辱;然後是十字架下,作為母親,目睹自己的兒子遭受世界最殘忍的刑罰而死,並被人類棄絕,馬利亞經歷了人間至苦。在我們的心靈裡,我們怎樣處理這樣至福的應許與至苦的命運之間的衝突,怎樣在馬利亞「苦澀」的生命裡,去仰望基督教信仰應許給我們的祝福呢?

解釋這樣的衝突,教會傳統上聚焦於馬利亞的信心。就是說,馬利亞是靠著信心勝過這一切苦難的。天主教因此把馬利亞視為人類的信心英雄,代表人類站在上帝面前。而基督教常常在馬利亞蒙福和苦澀的悖謬命運中,看見作門徒的榮耀,就是十字架道路上的榮耀。所以有人藉著馬利亞所經歷的一切來宣告,神揀選我們,不是要我們安樂在世界裡,而是要揀選我們經歷苦難去榮耀神。所以有這樣的名言:「願上帝挪去你的苟安,而賜給你榮耀」;「耶穌基督來不是叫人貪圖安逸,而是叫人在上帝眼中看為偉大」。這些解釋都有深刻的一面。但我們今天,要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這段信息。在某種意義上,片面誇大馬利亞的信心,過度發揮「苦難神學」,似乎隱藏著對上帝的抱怨,有些「對上帝的不公敢怒不敢言」的情緒。不僅如此,苦難神學也過高估計了馬利亞自己屬靈的狀況。我們今天要講的主題是:神對馬利亞的祝福,撇開末世論意義上的榮耀之外,即使在馬利亞的生活裡面,同樣是信實的,充滿的。

換句話說,馬利亞確實是蒙大恩的女子。一方面,不要過於強調馬利亞的信心,因為馬利亞的信心是從神來的。另一方面,神多方多次地借助於天使和人,將這樣的信心堅固在馬利亞里面,並以這樣的同在祝福馬利亞的天路歷程。神從來沒有將自己的兒女拋在苦澀之中,讓她孤零零地走十字架的道路;而是神自己帶領我們經歷人間的一切艱難困苦,神是我們時刻的安慰和祝福。因為祂愛我們,就一定愛我們到底。今天,我們僅僅從聖誕前後神怎樣與馬利亞同在,來看一看主的愛。

第一個聖誕節,由於人間的文化傳統,圍繞「童女懷孕」必然給馬利亞造成的律法上的困擾和威脅,神為馬利亞至少預備了7方面的保守。這是馬利亞最無助的時候,這是馬利亞在人間幾乎找不到一位同情者和幫助者的時候,神就親自幫助她。我們常常強調馬利亞苦澀的一面,卻沒有看見神怎樣無微不至地呵護祂所揀選的兒女。這七方面的祝福來自天國和地上,來自猶太和外邦,來自男人和女人,有敬誠的老人和先知。當然,這一切的見證都是指向基督的,是以基督為中心的;但這一切見證,對馬利亞的信心大有幫助。

第一是天使。天使通報童女懷孕的消息,給馬利亞一個極大的安慰和信心去勝過對律法的恐懼,去單獨仰望神。如果不是天使臨到,馬利亞的順服和信心是不可想像的。第二是約瑟。在馬利亞最需要幫助的時候,而且最能夠幫助她的人,只有「未婚夫」約瑟;神不僅為馬利亞預備了約瑟,而且預備了「義人約瑟」。如果沒有約瑟,我們可以想像馬利亞在人間的命運將會更加淒慘。在風刀霜劍的人間,神使用約瑟的愛將馬利亞庇護在自己的翅膀之下,遠離了人類的石頭和口水。第三就是馬利亞的親戚伊麗莎白;神好像知道馬利亞的軟弱與困惑,因此使用伊麗莎白的祝福來堅固馬利亞的信心;路加福音1:39-45中的「平行結構」,就在於反覆強調神的祝福與同在。第四是東方的博士們。耶穌出生了,馬利亞夫婦可能再度面臨信心軟弱的挑戰;但借助於東方博士們的到來,神將信心臨到他們,讓他們憑藉著不可思議的印證,有能力和平安在旅程中接待基督。第五是西面,那是第八天耶穌行割禮之後,聖靈啟示西面去祝福耶穌;西面「又公義又虔誠」,來自他的祝福和關於「你自己的心也要被刀刺透」的預言,為馬利亞面對耶穌的出生及後來的受死,都在心理上作了預備。第六是女先知亞拿,當時已經八十四歲了,她寡居後在聖殿禁食祈求,晝夜事奉神;亞拿的見證同樣堅固了馬利亞面對未來的信心。第七位我們要說說路加,就是路加福音的作者。我們知道路加是一位醫生,他一定親自採訪了馬利亞或與馬利亞特別親近的人,才可能寫出路加福音中的耶穌誕生記。我們在這裡看看神的智慧和幽默——神特地揀選一位最不可能相信童女懷孕的醫生來見證童女懷孕的事實,路加的見證可以祝福很多後來質疑馬利亞的所有人。

所以我們若談到馬利亞的信心。當思想耶穌在約翰福音15:5所說的:「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裡面的,我也常在他裡面,這人就多結果子。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作什麼。」感謝主,祂從來都沒有離開馬利亞,任憑馬利亞一個人孤獨地經受人間的所有苦澀。神今天也特別藉著馬利亞所蒙受的福分,來堅固我們所有生活在苦澀中的弟兄姐妹。因為我們都是蒙了大福的馬利亞。

首先,我們要在困苦中看見神的祝福與同在。有人對比馬利亞和夏娃的不同,說夏娃的背叛開啟了人類犯罪被詛咒的歷史;而馬利亞的順服則引入了救恩和解放的歷史。這些說法都有一定的道理。不過馬利亞和夏娃之間有一個區別特別有現實意義。夏娃所看見的都是神的攔阻。創世記3:2-3,「女人對蛇說,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可以吃,惟有園當中那棵樹上的果子,神曾說,你們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夏娃這一句話裡面,包含著四個謊言。1、夏娃說:「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可以吃」;神的原話是:「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創世記2:16)。2、夏娃說:「惟有園當中那棵樹上的果子」;夏娃完全不談另外一棵樹,因為在創世記2:9中,原文是「園子當中又有生命樹和分別善惡的樹」。3、夏娃說:「神曾說,你們不可吃,也不可摸」;然而神並沒有說「也不可摸」(創世記2:17),夏娃要誇大神對人的嚴厲,變相控告神。4、夏娃說,「免得你們死」;神的原話是:「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夏娃自己「從輕」了犯罪的後果。總而言之,夏娃眼目中充滿的是神管教而不是神的祝福。這一點,正是所有片面強調「馬利亞不幸」的神學的特點。他們只看見馬利亞的不幸和信心,基督徒的苦難和十字架;卻看不見基督徒生命中神的同在,十字架道路因此的輕省,以及那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基督。但這一點,正是馬利亞與夏娃的不同。馬利亞看見了什麼呢?列王記下6:16,「神人說,不要懼怕。與我們同在的比與他們同在的更多」。神與馬利亞的同在是始終如一的。在路加的兩本書中,我們分別看見聖誕前馬利亞因聖靈感孕;在五旬節中,聖靈降臨在馬利亞的身上。神的同在是完全的。

馬利亞和祥林嫂最大的區別是,或者說,真正的門徒和假弟兄的區別是,前者總能在苦難中看見神的同在,我們基督徒因此有了不一樣的生命狀態。無神論者的生命就是苦澀中復仇的生命,他的口號就是,我要跟誰拼了;實在軟弱,就和自己拼了,就是自殺。基督徒的生命則應是苦難中感恩的生命;不僅如此,我被愛了,所以我應該去愛。

在苦澀中看見恩典,就會把我們的生活狀態從抱怨中解放出來,讓我們活在地上如同活在天上。在苦澀中看不見恩典,我們就常常加倍地記住那些傷害我們的人,卻很少記住自己對別人的傷害,更少記住那些幫助過我們的人。而忘記幫助我們的人,我們就會忘記神的同在,就會借助於生活的苦澀來控告神,就會怨天尤人。人們常指著自己的不幸或鄰居的災難控告神,「神在哪裡,神的愛在哪裡?」但很少有人指著自己接受的愛和幫助去讚美神,他把一切順利和成功歸因自己的幸運和才能。不僅如此,我們會誇大所受到的傷害,並以此誇大自己的堅強。這些誇大常常扭曲了我們的生命。一方面,使我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可憐的人,彷彿天底下自己最不幸;別人都在天堂裡,就我自己在地獄中。另一方面,人在「拚搏」中把自己塑造成「大無畏的英雄」,這個人漸漸失去了感恩的心,變得魔鬼一樣冷酷和凶殘。以上兩個方面構成中國文學的兩翼,前者婉約,哀囀久絕;後者豪放,你死我活。

這也是我自己信主之前經常有的生命狀態,那時候我在兩翼之間左右搖擺。現在,特別是最近一段時間,神讓我更清楚地看見祂的愛。我如今在苦澀中,首先看見神給我的平安。我既然因「一刻功夫也沒有容忍順服」罪和別的福音,我就當為此而遭致的逼迫感謝神。我正在講授加拉太書,神就這樣讓我用生命去經受我所傳講的。這樣的信心是從神的道來的。其次,在這樣苦澀的日子裡,我在匪夷所思的壓迫下可以超越怨天尤人和顧影自憐的「文人傳統」,反過來看見天使與弟兄姐妹,紛至沓來。他們這樣進入我的苦澀和疲憊,來堅固我的信心,與我一同分享基督在他們裡面的勝利。由於這些弟兄姐妹的分擔,我前所未有地感受到了神的同在。願神紀念我為這些安慰所獻上的感恩之淚與讚美禱告。我正經歷司空見慣的苦澀,但我正經歷前所未有的祝福和愛。這些愛都是我不配的,都是從神而來的。神叫我藉著這些使者,看見祂的同在,看見祂對我不離不棄的愛。我們的生活根本沒有那樣灰暗,因為他說,不棄我們如孤兒,他要一直與我們同在,直到世界末了;因為他說,我愛你們,就愛你們到底。這話是可信的,是真真可佩服的。今天,神賜給我在世界不可能遇到的神聖的友誼和知己;又安排了很多弟兄姐妹在各處用禱告,甚至來到我的身邊,陪伴著我在亞瑪利人的山頂上(出埃及記17:12)。我如今成了「何等人」?控告和誤解都成了糞土,在人間我不再孤獨一人,主愛從高天每日臨到了我們,因為祂用「永遠的愛」愛著我們(耶利米書31:3)。哈利路亞!

聖誕就是上帝與我們同在(以馬內利)。道成肉身進入我們中間,要拯救我們在地上一切苦澀的生命。耶穌的到來使整個人類和我都告別了孤獨。沒有神的人是孤獨的;沒有神的人類世界是孤獨的世界。因為我們本是從神來的,又要回到神那裡去。各位弟兄姐妹,求神賜給我們屬靈的眼睛,在各樣苦澀和疲憊中,在各樣艱難困苦中,與馬利亞一同看見神的眷顧;看見神不僅從來沒有拋棄我們,反倒加倍地在苦澀中與我們同在。正如羅騰樹下的以利亞(列王記上),又如監獄中的保羅(使徒行傳23:11)。現在讓我們低頭默想,想一想,誰是你生命中的天使、義人約瑟、親戚伊麗莎白、東方的博士、老人西面、女先知亞拿、路加醫生——然後讓我們懷著感恩的心,揚聲禱告讚美神,為救主耶穌的降臨感謝歡欣。阿門。

任不寐2009年12月20日

*在結構方面,我常與弟兄姐妹談到聖經敘事所使用的「交叉結構」;今天這段經文則使用另外一種修辭方法,就是「平行結構」。請注意39-40、41、42構成平行結構的第一部分ABC;43、44、45則構成平行結構的第二部分A』B』C』,就是使用一些重複單詞來一一對應第一部分。這種平行結構的目的在於通過重複來強調主題——主藉著伊麗莎白對馬利亞的祝福。另外,注意「主」這個字的重複使用,連同「聖靈」,我們能看見三位一體的上帝怎樣與祂所喜悅的人同在。在內容方面,有人特別對照撒母耳記上第六章約櫃運入耶路撒冷與馬利亞懷著耶穌進入猶大的諸般相似之處;這個對比確實給人非常豐富的啟示(J.McHugh, The Mother of Jesus, 62):「As a temporary and portable vessel housing the immanent presence of the true God, Mary appears to fulfill the purpose of the ark of the covenant」(Arthur A. Just Jr., Luke, 72)。關於這一點,路加福音24:44這樣說:「耶穌對他們說,這就是我從前與你們同在之時,所告訴你們的話,說,摩西的律法,先知的書,和詩篇上所記的,凡指著我的話,都必須應驗」。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