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證道:在危機中相愛(約13:31-35)

今天的福音經文是約翰福音13:31-35,「31 他既出去,耶穌就說,如今人子得了榮耀,神在人子身上也得了榮耀。32 神要因自己榮耀人子,並且要快快地榮耀他。33 小子們,我還有不多的時候與你們同在。後來你們要找我,但我所去的地方你們不能到。這話我曾對猶太人說過,如今也照樣對你們說。34 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35 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這是耶穌基督的福音,感謝讚美主。我們今天藉著這段信息要分享的主題是:「在危機中相愛」。我們今天信息的重點就是這條新命令,「你們要彼此相愛」。我們將在四個方面來討論這個話題,就是社會危機中的相愛,家庭危機中的相愛,與教會危機中的相愛,以及我們個人在重生之後,怎樣成為彼此相愛的見證。在這之前,我們首先要明白,耶穌是在什麼情況下,是在什麼意義上賜下這條新命令的。求神憐憫和幫助我,讓我按正意分解祂的道,並在你們裡面預備傾聽和分辨的靈,並叫感動你們的靈,也加倍感動我。願神與我們同在,阿門!

一、背景:面對十字架的長夜遺囑

首先我們要知道,耶穌是在釘十字架的前夜,以及門徒即將遭遇大逼迫和患難的前夕,賜下這條新命令的。一方面,耶穌自己為世人的罪上十字架,十字架是神愛世界的最高彰顯;另一方面,我們靠著這樣的愛,可以在危機中彼此相愛。此外,耶穌這條新命令是在猶大離開之後賜給門徒的,因此,一方面,這是給門徒或基督徒的命令;另一方面,在基督裡的愛是有原則的,就是,熱愛耶和華的當恨惡罪惡(不是罪人),基督教的愛不是泛愛主義,有地獄和審判為死不悔改的人存留。

1、因為愛而榮耀

這段經文有5個「榮耀」,「榮耀」意味著一種勝利。當猶大離開,當門徒陷入周圍恐怖陰森的氣氛,一定非常吃驚耶穌這句話:如今人子得了榮耀!耶穌是在談論祂釘十字架,這最悲慘的的事件,與我們理解的榮耀完全相反,但耶穌卻說這是榮耀。這是人類等候了千萬年的一場勝利。因為自從亞當夏娃犯罪,人類就陷入人與上帝、人與人、人與環境的三重危機中。我們和上帝隔絕,我們彼此相恨,地也為我們長出蒺藜來,使我們的生活充滿了勞苦愁煩。這是一連串的大失敗,沒有一個人因得勝而榮耀。原因是,我們在危機中不能愛。耶穌釘十字架,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用愛戰勝了恨,耶穌不僅用愛面對恨,而且用愛勝過了恨,因為祂復活了。這一天,死亡終於死了。這就是榮耀,是對恨、對罪和死亡的勝利。上帝在基督的死亡和復活中否定了人間一切虛假的勝利,各各他山上下的審判被審判,殺害耶穌的人被饒恕,仰望基督的人重生得救。這是上帝的勝利,這是上帝的榮耀。願我們一方面把榮耀都歸給主,另一方面,讓我們活出這種榮耀來,就是在危機中彼此相愛。當我們的恨被基督今天的話轉為饒恕的時候,你就從所謂注定要失敗中進入了榮耀。

2、耶穌的遺囑

第二天,耶穌就要上十字架了,因此,這是耶穌的「最後遺言」。從13:31一直到16:33,可以視為耶穌對11位門徒的告別囑托。這也是長輩去世前夜對兒女的遺囑。耶穌的「臨終遺言」是特別的遺產。祂留給我們的不是物質財富,不是貴族血統,而是愛。但繼承了神的愛的人,乃是在神眼裡最尊貴的 ,是聖潔的國度。所以,我們基督徒作父母的,也當把這樣的遺產留給我們的兒女。當我們的兒女活在基督的愛裡面,他們就在世界上成為屬神的兒女,而沒有好處在基督之外。人類的教育科學集中在技能方面,我們勞心費力地培養兒女走哈佛路線,這沒有什麼錯。但聖經說,最重要的卻是愛。感謝主,祂把最重要的賜給了我們。正如保羅所說,「你們也知道,凡與你們有益的,我沒有一樣避諱不說的」(使徒行傳20:20)。不僅如此,從使徒行傳開始一直到313年,被稱為大逼迫時期。耶穌是面對這樣的風暴吩咐門徒彼此相愛。這真是一條新命令。因為在順境中相愛很容易,在危機中相愛幾乎是不可能的。但神要我們以愛為舟,穿越這黑暗的世界。事實上,如果我們在危機中相恨或互相抱怨,就只能被危機和黑暗勝過。只有靠著彼此相愛,我們才可能渡過危機,換句話說,黑夜和困難才需要彼此相愛。實際上,耶穌將得勝的方法賜給了我們。所以接下來耶穌對門徒說:「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你們信神,也當信我。……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翰福音14:1,27)。

3、為什麼是新命令

所以,耶穌所謂新命令,這個新命令首先就是與世界的舊命令不同。世界的命令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基督的命令是,彼此相愛。其次,這個「新」是針對舊約說的。耶穌將之從舊約的普通律法中的一條(利未記19:18),上升到基督徒的基本標誌的高度上來,讓我們因彼此相愛這個外在的標誌,作神得勝的兒女,成為新的族類或新以色列人。這世界不同種族、國家或社團有自己的標誌,有鐮刀和斧頭,有星星月亮和太陽。有人說教會的標誌是十字架,我以為教會的標誌是無形的,就是愛。十字架不過是愛最集中的彰顯。基督徒與世界區別出來,不是因為財富、因為神跡、因為知識、因為健康長壽,不是因為穿著打扮,不是因為宗教儀軌或教堂建築,而是因為愛,而且是危機中的相愛,十字架上的相愛。第三、這個相愛是像基督那樣愛,而不是像人那樣相愛。不是變相的自愛(愛我所愛或愛我的)或市恩(為各樣目的討好人)。耶穌對這份愛有一個明確的定義,就是「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耶穌的愛是有原則無條件的愛,一方面,耶穌的愛不是泛愛;不是無視我們的罪。另一方面,,耶穌愛我們不是因為我們可愛,僅僅因為耶穌就是愛。此外,耶穌的愛是愛到底的愛。我們沒有辦法愛到底,特別是當危機一來,彼此相愛就轉為彼此抱怨。當怨恨充滿我們,無論你怎樣說自己是用愛心說誠實話,那已經不是愛了。

二、危機的十字路口,怨恨,還是相愛

由於罪,人生不過是由無數個汗流滿面的危機組成的。快樂是一個點,轉瞬即逝;而緊張與爭戰是一條線。正如一首歌所唱的:「問遍溪水和山林……四週一無安息土……笑聲留不住歡樂,眼淚帶不走痛苦」。每一場危機,都意味著我們走到了一個十字路口,在這十字路口,彼此相愛,還是彼此相恨,我們必須作出非此即彼的選擇。若沒有基督,沒有人選擇在危機中還能彼此相愛。所以箴言書8:1-4這樣說:「智慧豈不呼叫,聰明豈不發聲。他在道旁高處的頂上,在十字路口站立。在城門旁,在城門口,在城門洞,大聲說,眾人哪,我呼叫你們。我向世人發聲」。基督就是這十字路口呼叫的智慧,祂所呼喚的眾人和世人都是什麼人呢?

1、面對社會危機的新命令

首先,我們是社會中人,我們是社會危機中的人,我們是在社會危機裡彼此怨恨的人。所以我們先談談社會危機中舊世界的習慣性反應,以及基督的新命令怎樣成為世界的光。在耶穌進入世界之前,或者,在拒絕基督的社會裡,危機與怨恨是歷史的兩個軸心。一方面,在所有社會危機中,人的反應總是彼此怨恨;另一方面,由於人總是彼此怨恨,因此,社會不斷重新陷入危機。在社會危機中,沒有人認罪悔改,相反,一定是把責任歸給別人。社會危機的解決方案是釘別人上十字架的方案,這是大祭司的習慣,這是彼拉多的習慣,這是整個人類歷史的習慣。這種習慣用馬克思的話說就是:「人類社會的歷史,就是階級鬥爭的歷史」。中國的政治哲學將之總結為「你死我活」;就是「鬥爭」和「革命」——因為,矛盾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魔鬼把「不可調和」作為殺人的充分理由賜給我們,使魔鬼可以在所有殺戮中統治我們。於是我們在危機中把人類分成兩部分,一部分人民,是無辜的;這部分是敵人,這部分人負責承擔罪責,要上十字架。這部分替罪羊不完全是無辜的,無論他們是前統治集團,還是所謂的某個階級,他們當然是罪人。由於他們掌握了主要的資源因此負有被監督和批評的責任。但問題是,那部分被定義為偉大光榮正確的階級和集團,同樣是罪人。當他們像上帝審判魔鬼一樣審判別人,當他們上台之後,就必然成為他們所審判的對象。於是新一輪的怨恨不可避免,新一輪的革命也不可避免。

聖經將這樣愚蠢而殘忍的圖畫更改了,一方面,所有的人都是罪人,另一方面,神的兒子為所有的罪人上十字架。基督調和了不可調和的矛盾。無論是人與上帝的矛盾,還是人與人之間的矛盾。所謂知識分子是社會的良心,從根本上說,知識分子是社會危機中那些怨恨的代言人,負責把矛頭生動而具體地指向某些人。他們把怨言職業化和藝術化。我自己曾是其中的一員。但1989年以後的生活,使我從自己的罪中看見,我自己也是「那人」,是怨恨的主體,也是怨恨的對象。不僅如此,如果我們把一個社會危機的根源都歸結到別人身上,實際上也展示了一種更為深刻的奴隸性格。以色列人在出埃及的路上,不斷抱怨摩西,就代表了那種做慣了奴隸的性格。因為當我們把責任歸給別人,就等於說,我是一個奴隸,我不能承擔責任。所以在危機中只會抱怨別人,就意味著出賣了長子的名份。抱怨是一種埃及人的疾病。在危急中只會怨恨的社會,就像一個未成年的社會,它沒有愛,也沒有真正的幸福。因為即使那裡的幸福,也具有怨恨或報復性質——顯示自己比仇敵更幸福。他的幸福不是自己與上帝的關係,而是自己與別人的關係——長期被壓抑,現在是報復。我發財了,要開一輛林肯加長車到我們村裡轉一圈,要在鄉長家門口停一段時間。「翻身得解放」不是從罪裡釋放出來,而是一個被人一直騎在頭上的人,今天翻身騎在別人的頭上——幸福不是神裡面的人,而是「人上人」。所以林語堂說,幸福就是誰踢誰的屁股的問題。毛說,與其你專政,不如我專政。因此,那裡一切的勝利都是魔鬼的勝利。若無神的憐憫,巴比倫大城就是它唯一的終局。新命令要帶領我們出埃及,要我們以善勝惡,徹底從魔鬼的計劃中解放出來,又靠愛勝過它。新命令帶領我們進入新自由。

2、面對家庭危機的新命令

諸位,我們更為熟悉的危機是家庭危機,而家庭危機最常見的經濟危機和健康危機與性關係危機。人類靠自己在解決婚姻家庭危機的時候,經過長時期的艱苦探索,漸漸從貞節牌坊、家法族規、家破人亡等極端落後和野蠻的狀態中走出來,發明了一種所謂「和平分手」的現代方案。據說這種好合好散的新方式已經被視為有文明教養了。但在聖經的觀念裡面,它的本質沒有改變,仍然是:「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當頭各自飛」。更準確地說,當家庭出現危機,夫妻最習慣的反應首先是彼此抱怨,然後,隨著抱怨造成的傷害不斷增多,積累到火山爆發的程度,就宣佈分手。而最先爆發的火山,就開始將自己的儲蓄無私地奉獻給了律師樓。

我最近一直在講,魔鬼要使用各樣的危機來拆毀我們的家庭。它讓夫妻在危機中首先把責任指控給對方,然後讓家庭在這樣曠日持久、沒完沒了的抱怨中走向解體。最常見的家庭危機當然是經濟困難。如果丈夫這段時間內收入下降或者失業了,魔鬼是明察秋毫的,它一定廢寢忘食地來找你的妻子,跟她就共同感興趣的問題坦率地交換意見。魔鬼的「重要講話」包括以下幾個部分。首先,它領你到皇家山上,看蒙特利爾所有的豪宅,以及北京那些雖然沒有出埃及,但靠貪污腐敗和狗苟蠅營過得比你好的同學們,讓你對現狀感到絕望。其次,藉著街頭和周圍那些英俊瀟灑的男人,來顯示你那位既沒有本事也沒有金錢的人更沒有相貌。對一個長相平庸的女人最偽善的讚美是,她氣質好。對一個無權無錢無貌的男人最偽善的讚美是,他很有才華。我常常得到這樣的讚美。但魔鬼會通過一些更有才華的人的形象,將妻子心中最後剩餘的那點好感剝奪乾淨。最後,它會把越來越激烈的情緒加給妻子,同時刺激那位因為自卑而情緒更加不穩定的丈夫,讓兩個人進入不斷升級的怨恨和爭吵。戰爭不斷擴大,魔鬼不失時機地發了電報,雙方的父母捲進來了,國內戰爭演變成世界大戰。冷冰冰充滿瓦礫的家庭再也「呆不下去了」,男人開始夜不歸宿,女人開始找人抱怨。起初是姐妹,後來是異性朋友——魔鬼特意安排了一個特別善解人意或者特別善於解體別人家庭的專業人士和你交通——事情就這樣成了,魔鬼看著是好的,只有黑夜,沒有白天。這就是人類的婚史。

今天,神告訴我們,一個只會在危機中抱怨的丈夫或妻子,不配組建一個家庭。因此,重建家庭只有一條出路,就是把抱怨別人轉向自己悔改,同時,把對別人的抱怨轉向對別人的關愛和幫助。一方面,丈夫要愛妻子,原諒妻子的抱怨,因為聖經說,妻子比你軟弱。抱怨是妻子的特權。另一方面,妻子是丈夫的幫手,如果妻子只會抱怨,就濫用了自己的特權。我們當知道,在經濟困境中,最需要的不是怨恨,而是相愛。沒有比在困難的時候彼此抱怨更傷害人了,沒有比在困難的時候給一些安慰和幫助更造就人了。那時候留下的攻擊和傷疤會成為未來生活的巨大陰影;那時候留下的幫助會成為蒙福的源泉。不僅如此,抱怨根本不可能改變一個人,從來沒有一種抱怨改變了命運,它只是把婚姻搞得更為混亂,直到解體。我們也知道,靠夫妻自身,無力扭轉在危機中彼此怨恨的不幸處境,因此,這樣的家庭更加需要基督。這就是約翰福音2:1-11節的故事,像瑪拉苦水變甜一樣,也是過了三日,那個在加利利的迦拿婚筵無法進行下去了,因為「酒用盡了」。於是耶穌在那裡行了第一個神跡,如同苦水變甜,把水變成了酒。你的家庭如今浸泡在苦水裡,戀愛和新婚之時所用的甜言蜜語都用盡了,你陷入危機之中。這時候基督來了,要你靠祂獲得彼此相愛的力量,度過危機。不僅如此,祂還要你靠祂在危機中活出榮耀來,在危機中更加相愛。各位,沒有一種幸福比在危機中相愛或共度難關的夫妻更蒙福了,那是真正的愛情,真正的勝利。神讓我們看見,祂有時候允許苦難臨到我們,正是讓我們知道什麼是真愛,要我們認識自己的軟弱,讓我們完全靠神的真理和聖靈彼此相愛。願這樣的感動充滿你們的家園。

3、面對教會危機的新命令

最後讓我們把目光轉向教會,這是魔鬼工作的中心,因此,遭遇危機恰恰是教會的常態。我們回顧一下出埃及記15:22-24段經文:「摩西領以色列人從紅海往前行,到了書珥的曠野,在曠野走了三天,找不著水。到了瑪拉,不能喝那裡的水,因為水苦,所以那地名叫瑪拉。百姓就向摩西發怨言,說,我們喝什麼呢?」書珥的曠野和瑪拉所發生的事情,每天都在教會裡發生,無論教會遇到任何難題,彼此抱怨、特別是抱怨牧者就不可避免。而教會裡的抱怨、紛爭,分門結黨,最後就會造成教會見證力量的衰弱,直到弟兄姐妹相咬相吞,彼此消滅。正是由於這樣的傳統,造成了今天西方教會的大幅度衰落。他們先復活了教皇制,來論斷誰是否「qualified」(合格);然後,用自己的標準,或知識、或生命,來論斷弟兄姐妹。魔鬼不失時機地給我們提供一個彌天大謊,就是本出於嫉妒和私慾的彼此攻擊,卻說成是為了真理,為了愛護主的小羊。我一直鼓勵極力地為真理爭辯,但主可以判明,極力地控告弟兄不屬於這種情況。於是西方當代教會史,在某種程度上,就是教會內戰彼此攻擊相咬相吞的歷史;而西方當代教會史正成為中國當代教會史——由於我們擁有更發達的窩裡鬥的光榮傳統,中國教會裡的傾軋和怨恨往往更加登峰造極。求神饒恕我,我在蒙特利爾看見了這樣的硝煙,來自所謂主內的攻擊和攔阻更加殘酷。但我並不想扮演一個清高的角色,因為我自己也常常被拖入這種罪中。我希望我今天的證道也是一封「致蒙特利爾各教會」的公開信,也是給各位弟兄姐妹的一封家信——讓我們在危機中彼此相愛。

教會裡的危機往往發生在兩個時期。一方面是教會剛剛成立的時候,魔鬼氣急敗壞,要利用百廢待興和各種猜疑與觀望將它的使者植入教堂。另一方面就是在教會發展遇到困難的時候,魔鬼的使者會激動以色列人全力以赴地攻擊摩西。這種攻擊甚至以「猶大出去」為理由,要求耶穌為「失去一隻羊」承當責任。魔鬼對教會的攻擊有三個特點:一是用社會上的道理而不是聖經真理來攻擊教會及其領袖;二是無緣無故、毫無道理或小題一定大作式的攻擊。三是出於權利慾,扮演上帝審判弟兄,扮演生命之主控告弟兄的生命,用重生前的罪控告弟兄,重釘基督上十字架。有時候可能是由於文化傳統,一種專制人格讓我們不能容忍不同,甚至要求牧者的每一篇講道都要合自己的意,而不考慮其他弟兄姐妹的情況和慕道友的情況。我們要求牧者和弟兄姐妹符合自己「完美「標準;但自己不過也是別人眼中的梁木。這樣的完美主義傳統是教會紛爭不斷的原因之一。我最近看了一部反應抗戰題材的電視連續劇,叫《生死線》。我們知道,這類題材的作品都有一個通病,就是把主戰場上的人說的很不堪,反而把偏安一隅的力量描述成抗日英雄。不過撇開這一點,這個電視劇還是有很多可圈點之處。特別是開篇那座古城淪陷的時候,那些場面讓我痛心不已。日本人可以視為魔鬼的化身,它有很強的戰鬥力,而且機變百出,已經兵臨城下。正如彼得前書5:8所告誡的:「務要謹守,儆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但是,在如此危急的關頭,國共雙方都忙著清除異己,而更多的中國人都在顧及自己的興趣和利益。那時候,整場戰爭就是主人公一個人的戰爭。於是日本人順利奪取了城池。我們可以把影片中侵略者想像為魔鬼的代表,教會就是上帝之城。神讓我們在魔鬼的攻擊中用更加相愛來應戰敵人,這是勝利的保障。不要作「漢奸」是什麼意思,就是每個人都儆醒,不要把魔鬼送來的每一句控告作為證據,甚至利用這樣的信息,落井下石,挑起更大的事端。我第一次在這裡證道的時候說過,教會是一場殉道。殉道就是一場屬靈的爭戰。這不是一個人的戰事,我們要一起站起來保衛家園。任何人都會軟弱和疲憊,但魔鬼從不休息,我們更需要靠著彼此相愛。所以不要做評論家,我們需要支援。

耶穌在這裡用了一句很深情、也很深刻的稱呼:小子們。原意就是孩子們。我們不僅是耶穌的孩子,要領受祂的「遺產」的;我們更是真理的孩子,需要成長。這裡沒有誰有特權,我們都是孩子,因此需要彼此在生命上寬恕。願我們的教會消滅在生命上彼此論斷的惡習。另一方面,我們要靠經常領受基督的話來長大,獲得相愛的能力。我們一直是恨裡的成年人,怎樣恨,我們很成熟。世界裡的那一套我們都是專家。甚至青出於藍。但怎樣愛,我們幾乎一無所知,像剛剛出生的嬰孩兒。我們是從基督的愛裡面剛剛出生的。我們是為愛被重生的,我們當在愛中活著。但由於傳統,由於我們初生,我們不能相愛。所以從14章開始,耶穌論聖靈的工作。約翰福音16:13,「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明白(原文作進入)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聖靈怎樣在我們身上開始工作呢?約翰福音17:17,耶穌說:「求你用真理使他們成聖。你的道就是真理」。換句話說,我們要信基督,而信道是從聽道來的。聖靈藉神的道在我們裡面工作。這就是我們來到教會聽道的原因。我們是從神的道裡,支取彼此相愛的力量。各位弟兄姐妹,僅僅從教會的衰落看,基督教在北美已經打了一場敗仗,那麼,我們,怎麼辦?

三、不一樣的人生:不再孤獨

2004年秋天我受洗歸主,那時候,我不想為主擺上,就如摩西拒絕神吩咐他返回埃及。我怎麼可以回到無論我的族人和埃及人都要殺害我的舊地去呢?因為那地沒有彼此相愛,那裡的人吃人。多年來,由於我的敏感和倔強,也由於我的罪,我和世界一直彼此厭惡;這使我生活在人群中像曠野裡的一匹馬一樣孤獨。有時候我喜歡挑戰世界,我對世界的規矩的每一次捉弄,都會激起一些道德蒼蠅起來扮演天使天軍。在這些石頭和口水裡面,我特別使用了絕不辯解、不屑一顧的方式來羞辱他們,深化我和他們的分別。我把孤獨視為我的榮耀。我不想開口討論,彷彿擔心一張嘴,那些飛來飛去的蒼蠅就會進來;我就淪落到他們的組織裡面。不僅如此,我把人視為最蠢、最髒的地方。一個人的愚蠢、骯髒的程度與控告、猜忌、疑問的程度成正比。要回答他的問題會讓你覺得自己和他一樣愚蠢和骯髒;而且,像德國那位牧師說的,與蠢人對話是完全不可能的。不僅你找不到他本人,他被一些符號所控制,激動的不能自持;更因為你要走很遠的路,為他補很多理性、倫理常識的課,才可能跟他講清一點點的常識。還不僅如此,你今天似乎向他說明了基本的道理,他彷彿也懂了;但是,第二天他會用同樣的問題再「冒昧」你一次。我歸向基督,使我離開了那個地方。事實上,人讓我害怕,在基督裡面,我找到了離人最遠的一個位置,用紅海把我和人遠遠地分開。我不是說西人的教會沒有罪,但由於文化的不同和語言的隔閡,在這裡人際關係比較簡單,同樣使我可以與人分開。因此受洗出國之後,我把自己安頓在這曠野裡,得到了一種勉強的、相對的安寧。我甚至刻意不讓孩子們學中文,我要她們和我一起,離我所熟悉的那個人類遠一點。

但是,5年後,神轉變了我的獨居的狀態,起初他呼召,你來;後來,他吩咐,你去。我讀神學院,到中國教會傳道,我今天與諸位一起為神的教會作工,都不是出於我自己的情願。但是,這次我回來,漸漸發現我的處境變了。因為我所到的地方,有基督的愛為我存留。這愛就是你們。短短5個月的時間,特別建堂半個月以來,我的恐懼漸漸消失了。神讓我更深刻地經歷了兩種功課。第一,我沒有理由清高,我自己就是那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住在嘴唇不潔的民間。當我在基督裡更清楚地認識我自己,我即使在人群中,我也不再看人,而只是矚目看基督。這給了我新自由。第二、神破碎了我以利亞的心態,就是以為全世界就我一個人沒有拜巴力,主在教會裡留下了「7000人」。這「7000人」因為是神真正的兒女,因此,就是神為我預備的真正的弟兄姐妹,就是因為領受了「你們要彼此相愛」這條「新命令」的人,就是基督裡愛我的人。其中包括一同被基督的救恩更新的妻子與兒女。由於基督的緣故,這世界已經不再是原來的世界了,我不再孤獨一人。耶和華的山上必有預備。無論在哪裡,無論我今天遭遇怎樣毫無道理的恨,我就在哪裡有加倍的毫無道理的愛。無論哪裡有愚昧殘酷的攻擊、抵擋和誣告,哪裡就有長闊高深的幫助、安慰和祝福。聖經說,哪裡的罪多,哪裡的恩典也顯多,這句話對我個人的重生和對教會的整體狀況,都是真理。我這兩天有些疲憊也有一些淡淡的憂傷,於是我昨夜在禱告中求神去掉那些刺,但神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聖靈將你們指給我看,我為這樣的同在和愛感恩不已。

我知道你們當中很多人和我有共同的心靈史。所以,親愛的弟兄姐妹,耶穌今天特別吩咐我們彼此相愛,並且告訴我們,祂已經吩咐了你身邊的人愛你;而且像基督一樣愛你。神的話不會落空,因為神的話是帶著能力的。所以,一定有一份愛在這世界裡,在教會裡,專門為你預備的。在耶穌離開我們和祂再來這段孤獨的日子裡,你有很多難處。你從人那裡經歷過不同形式的傷害,也傷害過別人。無數個黑夜常常成為你舔舐傷口的地方,那傷口上有朋友灑下的鹽,有配偶植入的刀痕,兒女不經事產生的憂愁,甚至有國家鐵蹄的血印,或者因為在異國他鄉遭遇歧視和隔離造成的怨恨與孤獨……但是,讓我們今天靠耶穌的話抬起頭來,去相信,在你的生活裡預備了一份愛,在蒙特利爾華人基督教會裡,預備了一份愛。這愛可以帶領陪伴你勝過一切抱怨和黑暗,穿越這長夜。也就是說,這世界有一個或一群在基督裡愛你的人,他們的愛並非因為你配,而是因為代死換來的,也是因為耶穌的絕對命令。也許你這幾年,或者這段日子,或者就在這幾天,你找到了那個愛你的人,那群愛你的人,那個可以彼此相愛的團契和教會。雖然我們在基督的愛裡還是孩子,但新的一天已經開始了。

求神將這樣的愛充滿我們的裡面,也充滿我們之間一切的空隙。不僅如此,讓我們自己也靠著基督的愛和祂的話語,不僅相信和接受這樣的愛,也能夠把基督的愛分享給別人、身邊的人,更多的人。神必幫助我們。求神使我們成為祂愛的使者:哪裡有仇恨,我們就在哪裡更加相愛;哪裡有傷害,我們就在那裡寬恕;哪裡有猜疑,我們就更加信任;哪裡有絕望,我們就更加充滿希望;哪裡有黑暗,我們就作世界的光;哪裡有悲傷,我們送去喜樂;在有死亡的地方,我們就帶去那大好的消息,是關乎萬民的。我們追求被愛,更讓我們先去愛。正如基督怎樣愛我們,阿門!

任不寐,2010年5月2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