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新聞圖片:平安渡過夏天,淚灑天堂

最近幾日博客上的一些評論給我的印象至深。署名西德妮 [2010-09-16 08:33:45 AM]的一條評論說:「一直在看這個博客,也推薦給其他弟兄姐妹看,經常感動於優美的圖片,將近有兩年了……秋天是收穫的季節,蒙特利爾的秋真是美得讓人幾疑就是天堂。但我身處杭州,雖然這也是中國大陸最美的地方之一,但今年夏天35度以上的高溫三個月都還沒有結束的意思,39度以上的高溫也有將近半個月,每天還要照常上班做家務。該來的破事不會因為天太熱就不來了。好不容易盼到了秋天,雖然高溫還沒退去,但想想總算能夠熬出頭了。可是緊接著就是所謂的小區庭院改造,腳手架就搭在你的外牆,天天一大早就是機器和鋼筋竹板的聲音。不能責怪工人,他們大熱天已經夠辛苦了。人們苦笑著說,政府太好了,太關心我們了……我們這個小區,沒消停幾天就會有工程隊開進來,似乎永遠沒個頭。小偷三天兩頭光顧小區……當然,我還是每天都感謝主,這裡的DXJM們都是一樣。上帝讓我們處在這樣的環境中,還讓我們平安度過了這個夏天了」。去年夏初的時候,我去過杭州並親身見證了「天堂」如大清帝國破爛的背心,苟延殘喘著。所謂西湖,已然是窮奢極欲的醜女起床或崛起時洗浴之後的那盆水。混混、鴨、狼和孩子們在骯髒的洗腳水上嬉戲,掩映著一兩隻趙家的狗沉浸在趕盡殺絕、斷子絕孫的特權事業之中。這不僅僅是羅馬帝國的落日,這是人類始祖痛失樂園的「遺傳」,人類文明史或進化史不過是連續不斷的「淚灑天堂」。即使站在遠處,那灰黃的天空和酷熱的窒息仍然透出硫磺的氣息,閃爍著四面轉動發火焰的刀光劍影。從杭州到蒙特利爾並不遙遠。亞伯拉罕逃避了丟特腓的「追命神學」和女李逵的「哈式蜃樓」,在山上不住地祈禱。天使從城市繁華中拖出羅得一家;比起挪亞一家八口的表情,每況愈下。——任不寐2010年09月17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