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與討論:竄堂者、摩門教和靈恩派的「經外啟示」

1

蔡逸斯2010-12-02 15:48:55 說: 任弟兄,平安。 您的講道提及「竄堂者」或「churchshopper」,這是我信主以來面對的難題之一。我所在的教會是一個相對不成熟的「年輕」教會(年輕人居多),有些肢體覺得牧者雖然沒有講錯,但是缺乏生命(或者說不夠深入淺出,比較乾枯吧),身邊也多是靈命膚淺之輩,缺乏「雲彩般」的見證人。舉個不恰當的例子,就像移民改善生活條件一樣,「轉會」對很多人而言,似乎成了改變生命的有效途徑,畢竟傳道人和身邊肢體是沒法「催熟」的。當然,另一種觀點是留下來忍耐代禱,或許也是神給我們生命成長的功課吧。我感覺兩種觀點似乎都些對的地方,但前者似乎過分以自我為中心了,並完全假設一個人只要有好的講道牧養,就能很好的成長;而後者呢,很容易讓我有種憂心,攔阻別人生命成長(自己吃不飽,還不讓別人吃),甚至有時我會很灰心地想相對不成熟的教會是否有存在必要,不如讓成熟點的兼併重組算了,到底是合神的心意,還是在自立山頭,竊取榮耀。您提到的「如果沒有正常的牧養和證道,這是離開一個教會唯一的道理」,給了我一些提醒。可否請您下次詳細講講這個問題中神的心意和我們應持守的道。另外,不知您如何看待教會的紀律和勸勉……

蔡弟兄平安。真理確實在兩個極端之間,就是在「竄堂者」和「地盤主義者」之間。「竄堂者」如果是為了尋找更符合真理、更有利於自己生命成長的道,是應該得到鼓勵的。如果動機是遊走各教會,找朋友、找生意機會,找樂子,找自己被尊重的感覺等等,甚至因為被牧者責備,聽了扎心的道兒負氣出走,則是錯誤的。我說過,一個真正的教會必須是有責備的教會,一個為了人數和奉獻放棄責備責任的牧者,一定是假牧者。當然,濫用責備的權柄也不討神的喜悅。所謂濫用,主要表現為是為血氣責備人,以及自以為神。對於剛剛歸主的基督徒來說,有一段的「竄堂」時間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要選擇。但是最後,應該沉到一個教會裡。另外一個方面,教會不是黑幫,不能搞人身依附,更不能利用人情捆綁別人,特別是當會友在一個堂會已經沒有生命成長,需要新的草地或需要差遣到新的戰場為主爭戰的時候,真正的牧者必須鼓勵他們。

2

不寐老粉絲 [2010-12-03 10:42:52 AM] 請教弟兄姐妹們:怎麼看待已故葉光明牧師,特別是他的《你可以選擇祝福或咒詛》?我最近在教會和青年人分享,正準備使用這本書的有關信息。我自己比較認可,否則也不採納它了。不知道弟兄姐妹們怎麼看,如果博主方便,也請提供片語建議!感謝弟兄姐妹們,願主與我們眾人同在!

首先,能否請弟兄更換一件馬甲,謝謝!關於葉光明,總體上的印象應該是不錯的。不過既然問到了他,我以為閱讀葉光明應該注意以下幾個問題。我先把一位網友的回復轉在這裡,他講的很有道理:「lutheran [2010-12-03 12:09:08 PM] 葉光明(Peter Derek Vaughan Prince,1915年-2003年)的講道有些偏向靈恩派,其中魔鬼學、錫安主義等教導,有一些極端,並非完全以聖經為根基的。過度引用聖經應用於現實的政治、社會問題,有時候只能是假先知的角色」。我在這裡補充幾點。葉光明布道有「聖經應用過度」的問題。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第一、末世論信息的過度應用:聖經預言一定指著今天某件具體的人和事。正如最近有人講啟示錄,言之鑿鑿把「四匹馬」指著今天某四個國家等等。這樣的解經非常危險,他在講自己根本不知道卻以為知道的事。不僅如此,「末日」到底在什麼時候,耶穌明確說「那日子沒有人知道」。若有人宣佈「我知道了」,這就是假先知,當被咒詛。第二、錫安主義的過度應用。他對猶太人的品質和信心評價過高,經上明明說,神揀選他們,絕對不是因為他們「優秀」。他們不過是蒙恩的罪人,是硬著頸項的百姓。當然,我也反對取代論;但我更反對用錫安主義取代基督並祂釘十字架這個中心。第三、葉光明的神學有「人神合作」的極端傾向。如在「最關鍵的預兆」中,他說,傳福音的責任主體是「我們」(而不是聖靈)。但真理不是「我們若要主再來,就要向萬國傳福音」;而是「主若要再來,就會差遣我們向萬國傳福音」。「我」不做,上帝會興起別人做,沒有誰能延擱和阻攔主的再來;祂定了日子,無人能改變。總而言之,基督徒生命的成長,不要依賴於某一特定的神學。

3

任先生平安:在沮喪中給您寫信,或許您能幫助我。今天主日敬拜後(今天也是聖餐會),講道的……又帶大家唱詩敬拜,唱的是《賜我自由》。聲嘶力竭。她要求我們放開,說,我們是自由的,要在神面前敞開自由地敬拜。接下來她又要求我們舉手,但我覺得不合適,就沒有舉,只是兩手相握自然垂下。然而,阿姨在禱告的時候又說:「主啊,我們說愛你,說榮耀歸給你,可是當你說『你要舉手』、『你要跪下』的時候我們卻不好意思,那就是言不由衷,那就是在說:『主啊你不配得!』……」這禱告同樣聲嘶力竭。我就坐在第一排,正對阿姨的面前,當時大家都是在起立的狀態,可想而知阿姨的聲音對我來說是如何的「振聾發聵」。然而我依然沒舉,因為我覺得不合適,況且我不知道這樣做的聖經依據。她曾經是說過聖經上有敬拜時舉手的經文,只是她忘記在哪裡了,但她說她十分確定聖經上有依據。……毫無疑問我們的敬拜神學是受了靈恩派影響的。我記得您以前也批評過靈恩派的敬拜神學。我只是想知道純正的合乎聖經的敬拜神學是怎樣的。……一弟兄 敬上

弟兄平安。首先,聖經上確實有「舉手」的字樣,但關鍵的問題是,我們怎樣應用這樣的經文。舉一個例子,聖經常常有撕裂衣服、披麻蒙灰的記載,但我們今天沒有誰真的這樣作。出埃及記17:11說,「摩西何時舉手、以色列人就得勝、何時垂手、亞瑪力人就得勝」。我們不能為了每天得勝,總是在街上、在家裡舉著手。聖經不是這樣應用的。但是我們可以在「靈意」上說,什麼時候我們高舉基督,順服神的話,我們就得勝了。這是對的。其次,舉手禱告和舉手崇拜主要在舊約裡面,新約沒有這樣的要求。這有兩個原因。一方面,舉手的方向不僅是天上,更是指聖殿和聖所——錫安山高高在上。另一方面,希伯來文常用具象思維來表達抽像的概念。這一點很像中文。比如,「大地開了口」,這是一種文學表達方式。同樣,「舉手」表達的是一種信心狀態,而不是一種律法上的規制。第三、最關鍵的是,神看人看內心,不是舉手禱告的一定蒙神的悅納,而用手捶胸的或默默憂傷的就不行。所以以賽亞書1:15這樣說:「你們舉手禱告,我必遮眼不看。就是你們多多的祈禱,我也不聽。你們的手都滿了殺人的血」。此外,既然禱告的形式不重要,是「相對事件」;正因為如此,你也不要阻攔和批評舉手禱告。當然如果牧者一定這樣要求,就是不對的;若以禱告的形式來論斷弟兄,更是不對的。建議你將自己的看法直接而溫柔地告訴他。

4

網友討論:關於摩門教和靈恩派的「經外啟示」

約翰貳書1:9,凡越過基督的教訓不常守著的,就沒有神。常守這教訓的,就有父又有子。

一根柴 [2010-12-04 01:38:30 AM] 在主裡說誠實話,用和平彼此連接,不僅是為主作美好的見證,也真的能夠彼此造就。我為這樣的交通感謝讚美主。正如經上說的,若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我就在他們中間,神是信實的。 另外,我有三個概念,單獨提上來與弟兄姐妹分享,僅供參考。 1. 真理的討論確實應該警惕第三個極端:各打五十大板=真理。這是一種可能,但未必總是可能。有的時候,真理在「中道」上,有的時候,真理是對兩種極端的超越和共同的否定。有時候,傳統的「中庸」和「犬儒」對見證有彎曲。而基督徒的「極端」是:唯獨聖經;視萬物如糞土。 2. 在我的學習中,牧者常常提到「讀聖經的人稱誤用」這個問題。聖經所說的「你」,首先而主要是說「我」。與此相關的問題是,當我們說「老我」的時候,心中常常指著「老他」說的。所以,當我追問「你有沒有果子」、「你有沒有生命」的時候,這個「你」,首先就應該是「我」,是「一根柴」。 3. 主內交通應該避免假問題,就是一味挑剔別人的語文上的疏漏。「愛心誠實」也包括這個方面,就是我們可以在基督裡擁有這樣的自由:按真實的意思彼此交接。我們的討論不是為了「我正確」,「我以前的批評一直是正確的」,「我的宗派正確」;而是為了「正確」(這個觀點是「抄襲」來的,呵呵)。 請原諒我的「高調」,求神憐憫和幫助。主同在!

一根柴 [2010-12-04 02:33:18 AM] ,哥林多前書14: 32 先知的靈,原是順服先知的。因為神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 這裡的「靈」應該是另外的意思,就是保羅提醒教會,基督徒要改在主裡節制、控制自己的心意和言論。

一根柴 [2010-12-04 03:52:00 AM] 摩門教慕道友的問題顯出了那種「經外有經」、「啟示外有啟示」思潮之危險。這是一堂很生動的功課。這個的問題部分也是靈恩派的問題。大廈潰於蟻穴。一點兒口子都不能開。 舉個例子,天主教的崇拜向瑪利亞開放了一部分,接下來,耶穌的弟兄、親戚、七大姑八大姨都可以沾點兒榮耀了。 聖經也是一樣。既然聖經是神的話,就只能是絕對真理。 所謂絕對,就是不能增刪,啟示完全。 否則,祂就不「神」了。

inhim [2010-12-04 04:06:59 AM] 其實,聖經完全不能更改,和一條也不能更改,是一個意思。你質疑或「補充」了一條,所有的經文就都放在了不確定、可質疑和補充的境地。結果真的就漸漸地被推翻了。仔細想想,靈恩派在經外的「個人啟示」,和摩門經的邏輯沒有什麼不同。再進一步,就成了東方宗教「人人可以成佛」,「每個人就是神」了。關鍵的問題是,神還神不神。如果神真的神,他的啟示一定神。用不著你擔心不夠完全。

一根柴 [2010-12-04 04:32:04 AM] 分享一下我的一次聽道筆記: 1. 所謂「懷疑聖經」,包括這種情況:認為聖經的啟示不完全,所以需要另外一本聖經或什麼經書來補充,或需要神在夢中再給我們一本新發現的經書。 2. 按耶穌自己的說法(路加福音24章),舊約的律法和先知都是指向他的;根據約翰福音的記載,耶穌在十字架上宣告「(完)成了」。而又根據希伯來書,舊約的「影子」如今都在基督裡向我們顯明瞭。最後,又根據保羅的見證,他只知道基督並他釘十字架,除了這完全啟示出來的真理,另外的「啟示」與救恩沒有關係。 3. 你的「邏輯」仍有可「擊」的一點是:根據什麼判斷那些層出不窮號稱「又做夢了」,「我被神啟了」的人是真是假?要是這樣,人間要有無數的小基督或假基督了。判斷真假只有一個標準,而這個標準必須是完全又絕對的。這就是聖經。既然聖經已經絕對了,經外有經,另外再有什麼神啟,就是自相反駁了。 4. 我們不否認聖靈仍然在我們中間工作,但聖靈的工作不是再賜給我們一本聖經,而是帶領我們更認識基督和聖經。所以約翰福音才告訴我們,等真理的聖靈來了,要帶領我們進入這一切的真理。否則,耶穌升天時說,我不捨棄你們如孤兒,這話就是假的。基督就是不負責任的基督。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