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沙龍:關於中國春節起源的神學猜想

很高興在一月一次的「文化沙龍」與大家重聚。正如我上次所說的,「文化沙龍」上分享的話題都是「相對真理」,或者僅僅是道理,而不是真理,因此讓我們一如既往地謝絕爭執。不需要將「極力的為真理爭辯」用在這樣的場合;那些「缺乏教養」的狀況唯一的價值是為「老我」的自強不息作見證;以便公示,這些人像我們一樣何等需要憐憫和救贖。今天我們的議題是「春節與聖誕的文化對觀」。我要與諸位分享的話題分兩部分。第一部分我們要介紹一下猶太年歷和基督教的教會年歷,並簡單將這兩份年歷上的重要節期與中國的節日作一下對比。第二部分,我們要揭示中國春節與聖經之間一個奇妙的鏈接,當然,這只是一個猜想。大家一定注意,「猜想」一詞顯示了我不是從「真理部」來的,我要講論的僅僅是一家之言,一個有待證實的假說。

一、猶太年歷、教會年歷與中國節日

天主教、路德會、聖公會等,基本上都持守教會年歷。一般來說,特別是對路德會來說,教會年歷主要的價值在於提供了每個主日崇拜可資參考的經文順序(Lectionary),而這個Lectionary並不是律法和剛性的規制,教會可以根據當下的情況靈活、自由地使用。我願意接受這樣的傳統,僅僅因為「有勝於無」的技術性考慮)——每個主日崇拜總要有經文,總需要一種選擇經文的標準,而傳統教會的作法,無疑是一個相對值得參考的標準。因此今天的內容,對「蒙特利爾華人基督教會」的弟兄姐妹和慕道友更有意義,能多少使你們明白,我們每個主日的經文是怎樣選出來的。

1、猶太年歷

首先我們談談猶太年歷。我們需要注意三個問題,第一,猶太曆或希伯來歷是一種陰陽合歷。而且,所有節期都是在所列的日期前一日的黃昏開始,這是因為猶太人的新一日在黃昏開始和結束,而不是午夜。以色列人住在埃及期間可能用過陽曆,但離開埃及後,便改用陰曆。出埃及那一個月定為正月(相當於陽曆三、四月),逾越節在正月十四日;那天晚上,是一年的第一個圓月之夜(這是猶太人的宗教曆法)。正月稱為亞比月(אביב‎,「開始收大麥的時候」),被擄之後改為尼散月(נִיסָן,Nisan=their flight,「勝利大逃亡」),尼希米記2:1說,「亞達薛西王二十年尼散月,在王面前擺酒,我拿起酒來奉給王。我素來在王面前沒有愁容」……這一天,是以色列人被允許回國重建耶路撒冷的日子。這個月份,也是洪水干了的日子(創世記8:13)。顯然,正月是「逃生」或從死裡復活的日子。第二,猶太人有兩套曆法,一是宗教歷,一是民事歷。比如,宗教歷正月是尼散月 (約於西曆3月至4月期間),但猶太人的民事歷新年是在提斯利月(即宗教歷七月、約於西曆9月至10月期間)。民事歷是適應地中海氣候,為方便農作而制定的。第三、以色列有七大節期(「耶和華的節日」):逾越節、無酵節、初熟節、七七節或五旬節、吹角節(「國慶元旦」)、贖罪日、住棚節(收藏節)。此外,被擄與回歸後又增加了兩大節日,就是普珥節(Purim)和修殿節(The Festival of Lights or Hanukkah)。與中國的節期的意義不同。中國的節日主要是我與肚腹的關係,以及我與人之間的關係(先祖、家人、社交);以色列的節期主要是我與上帝的關係。「年味」消失的原因——以肚腹為目標,以團圓為理想的過年,當肚腹問題和團圓問題解決之後,這個民俗就走到了窮途末路。當然,在這個意義上,中國過年的民俗見證了災民文化這個基本事實,從未吃飽吃好,常不團圓,常常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這樣的民族才會把吃飽團圓這些正常的人生狀態視為過年般的幸福;因為他們在日常生活裡,從未得到這樣的幸福。另外,節日的目的也在於表明上帝創造和掌握時間,歷史是有神聖含義的(創世記1:14-19)。

2、教會年歷

基督教會的年歷基本上是以猶太曆為藍本的,但不盡相同。更準確地說,教會年歷是以耶穌基督的生平為主線。它有兩個主要中心:聖誕與復活。教會按這個年歷安排崇拜禮儀和經文。教會最重要的「節日」首先是「主日」或「第八天」,這是上帝重新創造的日子,也是基督復活的日子(馬太福音28:1、馬可福音16:2、9;路加福音24:1;約翰福音20:1、19、26;哥林多前書16:2)。教會年歷中也包含七大節期。首先從「降臨期」(Advent)開始,象徵色彩為紫色(君王,賽9:2-7;詩103:5);為期四周。其次是聖誕節(Christmas),象徵色彩為白色(光明,路2:8-14、腓2:6-11);為期12天。有傳統教會稱耶穌降生和復活都在逾越節期間。第三是主顯期(Epiphany),從向博士顯現直到「聖灰星期三」(Ash Wednesday);此前最後一個主日為「榮像主日」(Transfiguration)。象徵色彩主要是綠色或白色(太11:4-5;賽40:5)。其中包括五旬日(Guinquagesima),是耶穌復活前的第50天。第四、從「聖灰星期三」開始是預苦期或大齋期(Lent,「春天」),除去其中的主日共有40天(耶穌在曠野40天、以色列人在曠野40年)。大齋節的禮儀顏色是紫紅色(賽1:18)。預苦期的最後一個日為棕枝主日(Palm Sunday)。第五、復活節(Easter or Pasch),象徵色彩為金色和白色(28:1-10;啟1:18)。這個節期從「聖周」(Holy Week)開始,並始於棕枝主日,依次包括Maundy Thursday、Good Friday等。這個節期共有7個主日。復活節的第40日為升天節(Ascension Day)。第六、五旬節(Pentecost)。這是復活節之後的第50天。有中文教會稱「聖靈降臨節」。第七、此後半年時間標示為「聖靈降臨後X主日」,教會守望基督的再來。象徵色彩為綠色。其中的主日成為「三位一體主日」。此外,一些傳統教會有「改教紀念日」(Reformation),為紀念馬丁路德1517年10月31日公佈「95條論綱」,發起宗教改革。這個日子常用紅色代表「殉道者的血是教會的種子」。

3、與中國節日簡單對觀

可以通過相關的圖片來對比中國年歷中的重要節日與猶太-基督年歷之間有趣的關聯。首先,從時間上看,逾越節、復活節與清明節有很多相近之處,其中的主題都關涉死亡與生命等問題。這些節期都發生在北半球的春天,這是一個萬物復甦的日子,但空氣中同樣瀰漫了對死亡的憂傷。不過從內容上看,逾越節也可以和春節聯繫起來,特別是「除夕夜」與「耶和華的夜」有很多類比之處:「年」與「死亡天使」;「聖會」與「不可做工」與「家人團聚」;門框上和門楣上的血與春聯,「當夜要吃羊羔的肉,用火烤了,與無酵餅和苦菜同吃」與「年夜飯」;「就越過你們去」與「過年」……(參考出埃及記12章)也有人在普珥節與春節之間發揮了聯想,也不完全是捕風。此外,住棚節、感恩節與中秋節之間在時間以及禮儀方面也有類似點。我們需要思考的問題是,何以不同的民族在不同的文化背景裡,都有節日的觀念。我們排除一切似是而非的狡辯,只能得出一個結論:萬族同源,不同的民族節日不過都是對「耶和華的節日」的記憶、變形或模仿。

二、一個假說:春節臘祭-挪亞燔祭

1、春節溯源:臘八之初

不過我今天要分享的一個理論超越上面簡單的對比。關於中國春節起源的民俗學研究似乎有一個基本共識。就是中國春節極有可能起源於西周時代甚至更早時候的「蠟祭」(蠟祭與臘祭略有不同,後合流);中國春節始於「蠟八」。廣為引證的文獻是《禮記‧郊特牲》中的一段文字:「天子大蠟八。伊耆氏始為蠟。蠟也者,索也。歲十二月,合聚萬物而索饗之也。蠟之祭也,主先嗇而祭司嗇也,祭百種,以報嗇也。饗農,及郵表畷,禽獸,仁之至,義之盡也。古之君子,使之必報之。迎貓,為其食田鼠也;迎虎,為其食田豕也,迎而祭之也。祭坊與水庸,事也。曰:土反其宅,水歸基壑,昆蟲毋作,草木歸其澤。皮弁素服而祭,素服以送終也;葛帶榛杖,喪殺也。蠟之祭,仁之至,義之盡也。黃衣黃冠而祭,息田夫也。野夫黃冠,黃冠,草服也。……尊野服也。」漢鄭玄《注》說帝堯就是伊耆氏,唐賈公彥《疏》以神農為伊耆氏。可以認定的是,堯或神農的年代都非常久遠。一般認為,「三皇」時代處於約5000年前到10000年前,五帝時代在約4000多年前。可以大約說,神農的時代與挪亞的時代相近。蠟祭活動首關農業,而這個農業與災難或一場大災難之後的種植業恢復有關;不僅如此,這些災難包含洪災。我們看蠟祭的內容:先嗇、司音、嗇、郵表畷、貓虎、坊、水庸、昆蟲八種,故稱「蠟八」。有研究者說,先嗇是農業的首創者;而「坊」和「水庸」都與防洪治水有關。而蠟祭的祝辭更明確:「土反其宅,水歸其壑,昆蟲毋作,草木歸其澤。」中國先民蠟祭的時間在「歲十二月」,與春節的時間一致。蠟祭在孔子的時代更為盛行,但已經有所走樣,進一步園子宗教儀軌,成為民俗娛樂。《禮記‧雜記下》載:「子貢觀於蠟。孔子日:『賜也樂乎?』對日:『一國之人皆若狂,賜未知其樂也。』子日:『百日之蠟,一日之澤,非爾所知也。張而不弛,文武弗能也;弛而不張,文武弗為也;一張一弛,文武之道也。』」

2、洪水之後,彩虹之下

猶太人和基督徒都相信,人類起源於同一個祖先。不僅始於亞當,更始於挪亞。大洪水之後,挪亞一家八口成了全人類不同種族的祖先,而到了巴別塔事件,人類進一步分散全地。我們不知道蠟祭八神是否與挪亞一家八口有關聯,但我們完全可以肯定地說,大洪水之後著名的挪亞獻祭,與中國先民我承繼的蠟祭活動極為相似。讓我們讀兩段經文。創世記8:13-22,「13 到挪亞六百零一歲,正月初一日,地上的水都干了。挪亞撤去方舟的蓋觀看,便見地面上干了。14 到了二月二十七日,地就都干了。15 神對挪亞說,16 你和你的妻子,兒子,兒婦都可以出方舟。17 在你那裡凡有血肉的活物,就是飛鳥,牲畜,和一切爬在地上的昆蟲,都要帶出來,叫它在地上多多滋生,大大興旺。18 於是挪亞和他的妻子,兒子,兒婦,都出來了。19 一切走獸,昆蟲,飛鳥,和地上所有的動物,各從其類,也都出了方舟。20 挪亞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拿各類潔淨的牲畜,飛鳥獻在壇上為燔祭。21 耶和華聞那馨香之氣,就心裡說,我不再因人的緣故咒詛地(人從小時心裡懷著惡念),也不再按著我才行的,滅各種的活物了。22 地還存留的時候,稼穡,寒暑,冬夏,晝夜就永不停息」。創世記9章:1-20,「1 神賜福給挪亞和他的兒子,對他們說,你們要生養眾多,遍滿了地。2 凡地上的走獸和空中的飛鳥,都必驚恐,懼怕你們。連地上一切的昆蟲並海裡一切的魚,都交付你們的手。3 凡活著的動物,都可以作你們的食物。這一切我都賜給你們,如同菜蔬一樣。4 惟獨肉帶著血,那就是它的生命,你們不可吃。5 流你們血,害你們命的,無論是獸,是人,我必討他的罪,就是向各人的弟兄也是如此。6 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7 你們要生養眾多,在地上昌盛繁茂。8 神曉諭挪亞和他的兒子說,9 我與你們和你們的後裔立約,10 並與你們這裡的一切活物,就是飛鳥,牲畜,走獸,凡從方舟裡出來的活物立約。11 我與你們立約,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滅絕,也不再有洪水毀壞地了。12 神說,我與你們並你們這裡的各樣活物所立的永約,是有記號的。13 我把虹放在雲彩中,這就可作我與地立約的記號了。14 我使雲彩蓋地的時候,必有虹現在雲彩中,15我便記念我與你們和各樣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約,水就再不氾濫,毀壞一切有血肉的物了。16 虹必現在雲彩中,我看見,就要記念我與地上各樣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永約。17 神對挪亞說,這就是我與地上一切有血肉之物立約的記號了。18 出方舟挪亞的兒子就是閃,含,雅弗。含是迦南的父親。19 這是挪亞的三個兒子,他們的後裔分散在全地。20 挪亞作起農夫來,栽了一個葡萄園」。

3、從燔祭到蠟祭

首先我們注意,挪亞所獻祭的內容:「挪亞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拿各類潔淨的牲畜,飛鳥獻在壇上為燔祭。」從字源以及內容上說,蠟祭和臘祭也可以視為「燔祭」的一種。蠟的意思是腐肉。周禮‧秋官‧蠟氏註》蠟,骨肉腐臭,蠅蟲所蠟也。上文《郊特牲》說,「蠟也者,索也。歲十二月,合聚萬物而索饗之也」。這個「索」不僅有禱告、祈求之意,而按字源遠,乃在以草繩之。這是「索」字小篆的寫法(見圖例)。注意這兩句話幾乎是完全一致的:「拿各類潔淨的牲畜,飛鳥獻在壇上為燔祭」,與「合聚萬物而索饗之也」。我們也可以將「蠟」字分解開來讀。這個字由兩部分內容組成。左邊是一個「蟲」子。事實上古漢語中並沒有這個「蟲」字。蟲在甲骨文中寫作(見圖例),而在小篆中寫作(見圖例)。非常明確,這個字表示罈子或什麼器皿上面的東西在焚燒,有「馨香之氣」上升(創世記8:21)。我們再來看「昔」字,甲骨文的寫法是(見圖例),意為乾肉。下面的部分很像「一座壇」。其次,挪亞所獻祭的目的在農業恢復。「挪亞做起了農夫」,挪亞才是真正的「神農氏」,大洪水後,農業真正的創始人或恢復者(此前,亞伯也是種地的)。亞當算是園藝師,而挪亞才是真正的農民。不過挪亞獻祭的對象是上帝,而蠟祭則開始祭人了。第三、獻祭的背景與「彩虹之約」有關,為了祈禱農時、節令正常運行,遠離剛剛結束的洪災。神說,「我便記念我與你們和各樣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約,水就再不氾濫,毀壞一切有血肉的物了」(創世記9:15)。至於蠟祭中談到的其他災害,包括動物之災等,想必源自挪亞一家關於洪水肆虐之時世上慘象驚魂未定之記憶。願我們記得,節日獻祭活動建立在對「約」的信念之上。人類相信這些獻祭是根據一種超驗的指示進行的,而那要約者,能夠根據他所要求的這些活動作出他所應許的反應。擁有特殊啟示的選民,知道為何獻祭,怎樣獻祭以及向誰獻祭;但遠離特殊啟示的人群,將不斷把獻祭或約的另一方虛化,最後,獻祭活動就變成了純粹的自言自語和自娛自樂。這是春節和聖誕的本質區別。當然,今天,西方的聖誕夜開始追趕中國春節「一國之人皆若狂」之後塵了。

任不寐,2010年12月11日星期六於合一小組-文化沙龍上的發言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