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2011年春之旅,加拉太書與新自由

1、用加拉太書超越魔鬼定律

任弟兄平安:首先為蒙特利爾華人基督教會過去一年的成長感謝神。我聽聞過一些論斷,說他們可以用3個月的時間就唱衰這個新生教會。但我們一同看見了,叫人生長的乃是神。在新的一年開始的時候,不知道你們怎樣回顧過去一年那些殘酷的風雨,面對新的一年,你們有怎樣的福音計劃和異象。我相信,不僅在多倫多,在全世界很多地方,都有一些弟兄姐妹在關注你們和你們所倡導的新宗教改革事業,懷著同哭同快樂的愛,或者帶著氣急敗壞的恨。願神保守你們,力上加力,恩上加恩。(多倫多一弟兄)

弟兄平安。19日是2011年第一場中文的主日證道。從這天開始,我們將在每個主日以加拉太書4-6為主日信息,來繼續我們的天路。事實上,在過去的一年裡(8個月),我們一直在跟隨基督的腳蹤,所領受的信息是耶穌在地上的工作,從聖誕一直到十字架。而從2011年的春季,一直到復活節,到我們建堂一週年的日子,我們將藉著加拉太書4-6章,仰望耶穌在天上的工作——就是聖靈在教會裡的工作。在某種意義上,福音書告訴我們怎樣不顧一切在真理上生根建造,這個根就是基督和祂的道。而加拉太書後半部分,則要我們學習怎樣靠著福音真理,每天過得勝的生活。換一個角度說,福音書告訴我們完全順服絕對真理,而使徒書信的後半部分,則告訴我們怎樣靠絕對真理面對相對事項。一個真正的基督徒,就是一個在生活裡靠著基督和祂的道,能夠分辨極小的事和極大的事,並把自己從極小之事的奴役之下解放出來的自由人。這種「極小之事的極大奴役」在哥林多前書4:3中,被表述為「我被人論斷」和「我也論斷人」,這種捆綁是「簡單教會」和福音真理的仇敵,是魔鬼在我們身上孜孜不倦的工作。

是的,2011年我們會面對新的風雨。什麼是我們2011年的挑戰和風雨?有這樣一句話:「人常常因不瞭解而成為朋友,卻因太瞭解而成為仇人。」一個新生的教會,一個只習慣吃奶卻不習慣吃粗糧的基督徒,一定面臨這樣的挑戰,願我們清醒地意識到這種危險。伏在這個「敵友定律」或魔鬼定律咒詛之下的原因很簡單,就是我們的生命一直淪陷在人際關係中,而後在教會日曆中不斷倒退。這個定律的第一個字是「人」,最後一個字也是「人」。起初人,末後人。它使我們不再看基督,而是看人;它展示了魔鬼怎樣在教會裡面輕車熟路的顛覆工作,不僅讓我們變得驕傲、醜陋,而且虛偽——一個天天以清高自詡的人卻沒完沒了在庸俗。自我反駁著縱橫天地之間,天國公民成為小市民揮手之間。天天關切「人」的「基督徒」不是吃飽了撐著了,而是餓瘋了——基督的救恩和神的話語沒有真正充滿我們,我們仍在上帝之「不」的下面,我們像需要氧氣一樣需要對別人的「不」來轉移那種神聖否定所帶給我們自己的巨大焦慮。人對人是地獄,但基督是我們的天堂,祂能帶領我們勝過一切地獄。

在這個意義上,路德說教會被擄掠在巴比倫,是跨時代的鐘聲。當「這個人怎麼樣」取代了「耶穌是誰」的時候,當天天「你(別人)怎麼這樣」取代了「基督怎麼這樣」的時候,「我」和教會就徹底成為魔鬼的巢穴。因此,我們今天仍然是出埃及,這是我們2010年的火柱,也是我們2011年的雲柱。我們沒有別的武裝對抗這種敗壞,我們的武器仍然是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諸位可能知道,在蒙特利爾,加拉太書1-3章我已經講過了,那一部分講論的是核心真理,是絕對事項。而2011年春天,我們將從加拉太書41-11開始,靠著十字架上的救恩,奔向自由。奇妙的是,加拉太書41-11在講「聖誕」,這是我們2011年的出發點。我曾經講過,加拉太書是真正的自由大憲章,因為她的主題之一就在基督裡的自由。如果說2010年我們教會的福音主題是平安,2011年我們的主題則是自由。我不再祈求2011年我們不經歷風雨,我只祈求我們在2011年的風雨中不斷獲得自由。主說,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祂已經勝過了世界。靠著主我們將會顛覆那個魔鬼定律:「人常常因不瞭解基督而沒有朋友,也因為不太瞭解自己而把別人視為仇人。」我自己不能穿越風和海,但我所信的基督能。所以經上說,主的靈在哪裡,哪裡就有自由。

2、與其忍無可忍,不如離開

不寐弟兄平安。常聽到傳道人或者牧師或者信徒說:「凡事百忍,忍耐到底必然得救,落在試煉中唯忍耐才能勝過,才能得勝……」等等之類的勸勉或者安慰,我在此中也受益匪淺。但是後來我更深的思考,並且更多看聖經,也更多結合教會切實發生的事情,卻對這樣的教導有了疑問,並非對聖經教導有了疑問,而是對人在這一真理上的教導有了疑問,現將我的疑問做一下自我闡述,若有不對的地方,請不寐弟兄指教,共同在真理中進深!……對於領袖犯罪,自己是否還保持忍耐?我甚至聽見有人說:「相信主吧,只管禱告,主會改變人的心。」不過我卻認為,乍一聽言之有理,「屬靈」教導,但卻是有逃避己責,不肯的罪人之嫌。而當自己不很屬靈的,不很忍耐的去指正的時候,有同工就說「忍耐吧,忍耐到底必然得救,人家是領袖,神會管教的……」之類勸人和睦的話語。甚至當這人已經明顯顯明不屬基督,所做之事讓主名已經在外邦被褻瀆以後,仍說「禱告吧,求神動工吧,神一伸手,啥事都解決了,咱可不能動血氣」。對罪沒有任何反應,不斥責,不責備,就是讓人忍耐。這個時候還再忍耐嗎?……(谷曉光)

弟兄平安。關於「領袖的罪」以及忍耐,我有三點建議供你參考。第一、你看見的「罪」到底是不是罪,是討論這個問題的前提。不僅如此,我們也要分辨那到底是領袖的罪,還是我們自己的罪,還是兩者共同的罪,都需要我們來到聖經面前慎思明辨。第二、在我們指責領袖的罪的同時,按聖經的啟示,要知道,「百姓」常常在「領袖的罪」中有份。甚至有的時候,不是領袖的罪,而是會眾自己的罪——領袖必須關心她超過關心別人,否則就要不忍耐了。盼望你那裡的情況不類似這種情況。第三、關於 忍耐,我們需要明白的是,我們在為什麼事忍耐,或者,你過去為什麼忍耐,而現在,你為什麼不能再忍耐了。我們要在上帝面前誠實地面對這些問題。我不太瞭解你那裡的具體情況。我個人的領受是,如果沒有充分的證據顯示「領袖」偏離了神的道,只是領袖有些人性方面的弱點或個性方面的特點,不要輕易點燃戰火,因為罪就伏在門前,或者,不要給魔鬼留地步。聖靈往往帶領我們在這種情況下「離開」,在某處或某個教會「死纏爛打」已經是罪和無知——好像基督就在那個地方,除了那個地方再沒有救恩了;或者,你要問,你在爭奪什麼。我以為,「分別出來」常常比「戰鬥到底」更合神的心意。

3、女人講道與戰爭問題

任弟兄,平安。之前跟您提過關於女人講道的問題,神不許女人講道……這裡的「講道」是什麼意思或範圍,是聚會證道、成人主日學,還是包括小組學習的帶領?另一方面,講道提及不許女人轄管男人,那麼若是單純的姐妹聚會或媽媽小組是否就不在此範疇內?對於一些確實缺乏講道恩賜弟兄(甚至沒有弟兄)的教會,如何處理這個問題,是讓有弟兄的教會「兼併重組」,還是聚會時邀請其他教會弟兄分享或直接放視頻。我想到在使徒行傳中,有些地方有猶太會堂,有些地方只有一群婦女聚在一塊禱告,不知聖經中是否有一些原則或者辦法。另外,因為教會主日證道即將分享十誡中的不可殺人,所以大家討論起關於戰爭的問題。我有個問題「神的道是如何看待戰爭的?基督徒應該同意發動戰爭和參戰嗎?」或者再極端、挑刺點,「假如發生了類似納粹、皇軍之類的侵略戰爭,我們作為被侵略國民是否順服掌權者,應召入伍,拿起槍桿子,保家衛國呢?」(昨天的朝鮮戰爭,今天的友邦現狀,讓我覺得自己這個「極端」假設的存在前提其實也是挺不靠譜的)作為一個生活在非戰而不和狀態下的普通人,不可殺人這個誡命,我更多想到與仇恨不饒恕有關,也與替主審判越位論斷有關,但少有想到涉及國家機器戰爭層面的。某種意義上,這也是我對打了左臉,再伸右臉,搶了外衣,再給裡衣等經文的問題。(蔡逸斯)

蔡弟兄平安。那個「講道」的原文是「教導」,主要是面對「男人在場」的情況下說的。不僅如此,「士師」、「一起禱告」與「教導」是兩個問題。我個人支持女人在婦女和孩子團契中承擔教導的責任,但是,教會的牧者必須對這些團契以及帶領人有充分的教導和指引。我認為,所謂「缺乏講道恩賜弟兄(甚至沒有弟兄)的教會」,這是一個假問題。我們怎樣判斷誰有恩賜以及靠什麼標準判斷?不是「感人的」、「流利的」那些講道就一定代表有恩賜,正如一些「呼招性」布道會未必是從神來的一樣。這是人的標準。既然上帝「不許女人教導男人」,上帝自己必須負責男人能夠教導。否則,神就是說大話的了,好像沒有我們更知道存在「缺乏講道恩賜弟兄(甚至沒有弟兄)的教會」一樣。我也說的徹底一點,根本不存在「缺乏講道恩賜弟兄(甚至沒有弟兄)的教會」,只是存在「以為缺乏講道恩賜弟兄(甚至沒有弟兄)的教會」。而且,一定認定了我們的教會是「缺乏講道恩賜弟兄(甚至沒有弟兄)的教會」,現狀將不再會改變。這有點兒像「國情論」——不是「國情」決定什麼,而是上帝和我們的信仰決定什麼。關於戰爭,我們反對再洗禮派的極端和平秀,因為基督徒也是公民,要承擔公民的責任。不過在具體情況下,基督徒只應參加保衛生命的正義戰爭。當然,在實踐中,怎樣區分正義與非正義,只能靠神的憐憫自己面對。

4、面對特殊群體不要太特殊

您好,感謝您的博客,讓很多人從中獲益! 請問如何給中老年人傳福音,並帶領他們一步步信心堅定,自己來到主面前?即使他身邊沒有別人幫助,也不會輕易丟棄對主的信靠。要讓他明白的關於信仰的基本要點是什麼?有沒有適合服侍中老年人的初信栽培、研經進深課程?非常感謝您,希望抽時間回復(estherys)。

Estherys平安。您提出了一個很有代表性的問題。今天,面對不同受眾,傳道學氾濫出很多誇大其詞的假學問——人發明出一種新的特殊的方法,才可以讓不同的具體對像歸向主。我最近感慨這種人本主義的念頭走的太遠了。去年我參加一次傳道人的退修會,看見一些牧師對這一點津津樂道,框架、模型、數據、嬉皮笑臉還有百折不撓、屬靈表演又語重心長。從根本上說,那些以為面對具體對像需要具體的布道信息和布道姿態,而這些信息和表演不是依據聖經,而是人的技巧、人的態度和人的道理,乃是對聖經的不信。一方面,他們不相信聖經是神的話,而神的話一定對所有的人都是帶著能力的。另一方面,他們迷戀自己的心理學、演講學等小聰明,以為這些狗尾續貂的功夫可以帶領人歸主。事實上這是另一種傳道欺詐,受眾信了也是假信。所以,我們無論面對什麼人,只要把聖經的真理傳出去,剩下就全是聖靈的工作了。當然,我這樣說不否認傳道的處境化,要考慮老年人的具體情況。但我們要永遠記得,聖經早就考慮了我們所謂的任何具體情況。聖經的信息對所有人都是適用的。所以,不要花費時間去購買和研究所謂的「初信栽培、研經進深課程」。傳道者永遠要記得,我們「不以福音為恥」。求神赦免,總有一天,很多福音機構將因為販賣那些垃圾而被審判。

5、一個中國「作家」的「人性」

任先生,您好!我下周將為M先生作一個人物專訪。但我對他畢竟是很不瞭解的,於是我找了與他相熟的朋友瞭解,有人提到了您……謝謝!(一記者)

謝謝您的來信。事實上我對M先生並不太瞭解,加之目前我在牧會,而聖誕期間又是諸事繁忙,所以恐怕我無以效命。更重要的是,我對「人」沒有興趣,人好,人壞,若不是假問題,也是極小的事。不過我能給出的建議是,對「人物」的「週刊」應該避免兩個極端,聖化和妖魔化。比如,我能理解他的「思想變遷」;事實上,他沒有真的改變,從這個意義上,一些「朋友」確有誤讀。思想或觀念對「文學青年」來說從來不是真理問題(不是我與神的關係),而是一種人際關係(我和張老三的關係)。「恥辱」的對象是身邊具體的人,「不高興」的對象也是;然後在抽像世界把他們「報復」出來。這一點與他的那位「前朋友」如出一轍;他們不會因為上帝而去愛與恨,但總是愛愛我的,恨沒有按我的意思愛我的。希臘的純粹理性和希伯來的終極關切,對中國文學傳統或臉譜性思維來說,是全新的。於是文學就是一種「鄉戀」或「匕首」了,「我是農民的兒子」;「我是魔鬼的兒子」,「我不像你這個稅吏」——一種搶佔最低點之後的精神勝利,我愛我,天人合一。有時候我常想,中國人民真的「愛武裝」,有權階級崇拜槍桿子,但文化人則把筆桿子當做槍桿子:殺!這是「中華人民刀槍國」。當然,武裝有時候就是紅妝,良心與苦難,絕望與懺悔,不高興與嫉惡如仇,我也恥辱但你更恥辱,和平與信仰。這是「中華人民口紅國」。繳槍不殺也沒有口紅的,也沒有群居習慣的,就只能移民了。最後需要澄清一個常識。特別容易受傷不是特別敏感,而是特別自私、特別自我——對利益和榮譽,對我的飯食和我被尊重特別敏感。在現象界得不到滿足,就用「文學」去象徵性地征服。這也是一種良心不安,但由於驕傲,因此將錯就錯,以為錯得離譜,錯到底就對了。這是一條絕路。另外,這是孔子真正的意思:「君子謀道不謀食」;矯情著,矯情著,春天的腳步近了。假以時日,山長水遠,就已經忘記初衷,連謀食也文化起來。茶文化。酒文化。愛國、自由與豬蹄。饒「文化」和「愛」一命,也勝造七級浮屠了。

6、創世記家譜與路加福音的家譜

任不寐先生:你好!前段時間因為你的博客上的《聖誕之旅——耶穌家譜》系列文章,我認真看了一下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中的相關經文,發現路加福音中有一處與創世記中的記錄有點出入。「路加福音336 沙拉是該南的兒子,該南是亞法撒的兒子,亞法撒是閃的兒子,閃是挪亞的兒子,挪亞是拉麥的兒子」;「創世記1112 亞法撒活到三十五歲,生了沙拉。」在路加福音中,從亞法撒到沙拉,中間多出了一位該南,請問一下這裡應該如何解釋?此致。祝新年快樂!(陳弟兄)

陳弟兄平安:謝謝您的來信。創世記的家譜同樣有跳代現象,這一點,正與馬太福音繼承的猶太文學傳統是一致的。不僅如此,該南被跳過,給了我們足夠的證據拒絕那種做法,就是把創世記的家譜累加起來等同於人類歷史。毫無疑問,人類歷史一定比聖經「表面上」記載的族譜歷史要長。問題的難點則在於,亞法撒是否可能在三十五歲「生」了沙拉,或成為沙拉的祖父或某位先祖。一般的解釋是,路加福音的家譜依據的藍本之一是七十士子譯本,而七十士子譯本中,創世記1112「亞法撒活到三十五歲」就寫作「亞法撒活到一百三十五歲」。不過根據創世記11章的語境,這種解釋有些牽強。我個人的建議是,路加的家譜有個別的環節是純粹的屬靈上的親子關係。亞當是上帝的兒子,不是說上帝「生」了亞當,而是說上帝「創造」了亞當——上帝用「氣」使亞當成了有靈的活人。路加是保羅神學的追隨者,保羅曾有「我用福音生了……」來表述在真理裡面的親子關係。因此,有一種可能,「沙拉該南亞法撒」之間是一種精神上的父子關係。「該南」曾是亞當的曾孫的名字(創世記56-14),意思是「財產,自制,迷戀」,這個名字也許是當時人類的常用名,它代表了人類不斷離棄上帝,轉向物質主義那種潮流。這場背叛一直持續到大洪水前夜。路加福音336中的該南則是大洪水後的該南,也許是一種經過「洗禮」之後重生的該南,正如保羅在加拉太書中對「產業」作了重新的解釋。不過我們並不知道真正的答案。我也沒有找到更好的解釋。願我們的靈順服在上帝掌權的奧秘之中。主同在。

 

201113日任不寐敬復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