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1年「春節晚會」上的布道:上來過節(約12:20-23)

女士們,先生們,各位朋友,各位弟兄姐妹,「吃飯了嗎?」大家春節好。春節對海外中國人來說,是一個懷舊的時刻。那究竟誰代表中國呢?老子、孔子、莊子、孫子、韓非子……我認為是「餃子」。剛剛從下面餃子宴上來的你們可以一同作證——餃子對中國心靈和中國生活的影響超過百家諸子;餃子是中式幸福和榮耀。有一位著名的詩人這樣膾炙人口:「為什麼我的眼裡常飽含淚水,因為我對別人家的餃子愛得深沉」。著名的電影《大話餃子》中著名的台詞說:「曾經有一盤餃子放在我面前,我沒有吃,等我有了醋的時候我才後悔莫及,去教會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我會對那盤餃子說三個字:我想吃。如果非要在這段晚餐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吃完了睡,睡醒了再吃……」中國文化對「子」的尊重實在令人感動,而這一點,與聖經遙相呼應。整本聖經的中心就是「子」,從創世記3:15一直到啟示錄22:16節,神的兒子,就是耶穌基督,一直是啟示的中心。而詩篇2:12說:「當以嘴親『子』,恐怕他發怒,你們便在道中滅亡,因為他的怒氣快要發作。凡投靠他的,都是有福的」。中國「餃子」的發明者是耶穌升天後100年的張仲景同學,老張頭PS這個東西本是為了藥用。此後這個字諧音了「交子」,有更歲交子、相交於子時之意。東方宗教對「子時」的理解有兩類,一者為冬至,二者為換日之夜半。總之,是辭舊迎新之際,一年之計在於春,一日之計在於晨;而其關鍵,在於與子相交。對我們來說,所謂交子,乃是與神的兒子相交。就是,「我們要見耶穌」。讓我們一起來讀約翰福音12:20-23,「20 那時,上來過節禮拜的人中,有幾個希臘人。21 他們來見加利利伯賽大的腓力,求他說,先生,我們願意見耶穌。22 腓力去告訴安得烈,安得烈同腓力去告訴耶穌。23 耶穌說,人子得榮耀的時候到了」。諸位,蒙特利爾華人基督教會在聖誕晚會上,接待了東方來的幾個博士;今天,在春節晚會上,我們要接待西方來的幾個碩士或博士後。如果說所有的宗教都起源於東方的巴比倫,那麼迄今為止人類所有的科學都源於西方的希臘。當代世界就是這兩類思想的精神傳人。我們今天要和這些希臘人一起,上來過節,與耶穌相交。願神祝福你們,阿門!

一、人類與時間

1、不上來過節禮拜的人

人在時間中存在,這是神的創造(創始記1:1)。於是怎樣珍惜和管理時間,將人分別為聖(啟示錄10:6)。今天,是否來,特別是是否上來過節,你已經經歷了面對時間的神聖功課。這段經文首先將我們帶入「時間哲學」之中。「那時,上來過節禮拜的人」。原文中沒有「那時」;這裡表示時間的詞是「過節」。ἑορτή,a feast day, festival。根據約翰福音11:55,我們知道這是逾越節,乃是大節期,為紀念以色列人從埃及出來奔向自由。猶太人的逾越節在很多地方很像中國人的春節。藉著這節經文,我們可以將整個人類、特別是現代的人類,分成兩大部分:不上來過節禮拜的人和上來過節禮拜的人。我先說說「不上來過節禮拜的人」。也分兩種,沒有時間上來過節禮拜的人和不願意或不屑上來過節禮拜的人。但這兩者是一類,就是唯物主義者或實用主義者,他們全部生命都投入到餃子上了:只有餃子是真的,餃子是我們的道路、真理和生命。一方面,餃子成為他們的神,他們的神就是他們的肚腹(腓立比書3:19;哥林多前書6:13)。另一方面,因為同樣的緣故,若沒有餃子,他們就沒有節日。為食物和名利而起的忙碌,就成了他們的另外一位主。不過聖經把魔鬼定義為忙碌者,因為它走來走去,從不休息(彼得前書5:8;約伯記1:7;詩篇59:15)。相反,神吩咐自己的兒女要休息(詩篇46:10)。上帝規定休息日或安息日的時候,是人與神相交的日子。事實上,節日是神所定的,為要祂的兒女免除世界奴隸的命運。就是通過「禮拜」將我們從世界中分別出來的。換句話說,節日乃是上帝制定出來,專門用於人與神相交的(創世記1:14;2:3)。ἀναβαινόντων ἵνα προσκυνήσωσιν,came up to worship,這個詞組表示過節的目的,是上來崇拜。「崇拜」這個希臘字很深刻,它源出兩個字根,πρός(朝拜)和κύων(狗)。一個沒有πρός的歌舞,我們看見的林志玲和周傑倫就是翩翩舞動的小豬小狗。捆綁之下或圈內吃飽撒歡和放電,構成了春晚相交的本質。打嗝與淫慾是不上來過節禮拜之人的榮耀。中國人的節日與上帝無關,與敬拜上帝無關。一方面,我們的節日以吃喝玩樂為中心。這樣的節日不可能有生命力,因為當「天天都吃餃子」的理想實現之後,這樣的節日也就壽終正寢了。春晚代表這種節日的窮途末路:節日的目的就是為了「搞笑」,而「搞笑」竟然成了文化和精神的頂點。趙本山今年有一句話倒真是反諷的:「我很俗」。其實真正的「俗」不是與「博士」相對的概念,乃是因為他「假」。春晚的快樂和幸福是假的。另一方面,中國的節日與鬼有關,清明、端午等都是為拜「死鬼」的。這死鬼死前不過也是罪人,但中國人相信,他們死後就有了神性。但這種信心一定是殘缺和狐疑的,於是有人鬼交易之未了之情。總而言之,我們一直未能按神的心意過節。因為他們不是「交子」,而是「交鬼」。

2、上來過節禮拜的人

人類另外一部分人是有宗教感的人,就是上來過節禮拜的人。其中猶太人是特別有代表性的一支。他們的存在首先粉碎了那個魔鬼哲學——把寶貴的時間割捨出來崇拜上帝會影響發財致富。當然,我們從來不宣揚信仰基督就是為了豬的幸福。但是,我們也不相信,有人因參加禮拜就餓暈在教會的長椅上了。不過我需要強調的是,這個崇拜包含兩方面的內容,第一,確實與自己有關。就是禮拜的人要省察自己,舊約叫自潔,新約叫認罪悔改。說的稍微通俗一些,來禮拜的人首先需要認識自己是誰。我們當承認自己不是神,我們是有局限的人,甚至在上帝面前是個罪人。禮拜粉碎了所有的自以為是和自命清高,也粉碎了所有的高人一等和優越感——「我」應該在禮拜中受到禮拜,「我」應該成為禮拜的注意中心。對不起,教會崇拜中沒有任何人值得別人特別關注,教堂裡沒有「名人」。教堂裡沒有總統,總書記和董事長以及著名學者,歌星,道德家,名牧,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新新人類和什麼得主;教堂裡只有平等的罪人。春晚明星忒爛(璀璨),滿天神佛;但教堂裡只見耶穌。那些特別愛出風頭的人不適合參加教會禮拜,或者更需要在教會禮拜中認識自己是誰。有些人因此恨惡教會的禮拜,因為在那裡,他沒有機會炫耀自己是怎樣的一個罪人;也沒有機會坦然無懼地接著放電去向鄰舍的妻子如馬嘶鳴,向別人的丈夫如秋天的菠菜一樣放電。第二、禮拜是面向神的,而向神禮拜的中心是獻祭。獻祭歸根結底是血的獻祭,為了補罪;這是神所命的。正因為如此,殺牲獻祭成為人間所有節日宗教儀軌的共性。但根據聖經,這一切都是耶穌十字架獻祭的影子。一方面,舊約時代所有的獻祭都是指向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獻祭的;在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以前,人類各種宗教都有獻祭活動,犧牲或流血成為平安的普遍代價。這一切是從挪亞的獻祭開始的,我在另外一次聚會中專門談到過,春節起源於臘祭,而臘祭很有可能源於挪亞獻祭。另一方面,耶穌在十字架上的獻祭once for all地完全了神獻祭的計劃,將所有信祂的人從罪的捆綁從解放出來。正因為如此,十字架以後的宗教獻祭就是多此一舉了,而教會的崇拜乃是仰望基督。今天你們到這裡看不見殺牛宰羊的場面,因為「神的羔羊」已經獻祭了。聖經因此將基督教的禮拜與異教的禮拜區別出來。我們為何說耶穌基督是唯一的道路真理和生命呢?這段經文很重要,因為這些希臘人來崇拜,接受聖殿裡大祭司的獻祭,這一舉動與耶穌即將上十字架有關。而我們只有更深地認識耶穌和祂釘十字架,我們就越能更深刻地接受這個真理。

二、人生的意義

1、有幾個希臘人

現在讓我們進入這個上來過節禮拜的現場。這涉及兩個問題。第一、是什麼人來禮拜;第二、他們要拜誰。我們先看看第一個問題:「有幾個希臘人」。τινες Ἕλληνές,certain Greeks。some Hellenists,一些希臘人。不是所有的希臘人。耶穌在世界上永遠沒有名人的魅力,能夠讓「全世界都隨他去了」(約翰福音12:19)。事實上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的手下(約翰一書5:19),而法利賽人的抱怨是因為「眼紅心就黑了」。我們要知道,尋找和跟隨耶穌的只能是一小部分人。根據這樣的道理,我們對今天所謂歐美教會的衰落完全應該有一顆平常心。現在我們來看看這幾個希臘人是誰。事實上,猶太人常常用這個字表述所有的外邦人;因為當時大多數外邦人都講希臘語(約翰福音7:35;羅馬書1:16;2:9,10;3:9)。我同意,這些希臘人是外邦人的代表。至於這幾位希臘人的具體身份,有幾種觀點:他們有可能是散居在希臘城市中的猶太人,或者歸向猶太教的希臘人,或者,就是地地道道的希臘人,不是猶太教徒,更非基督徒。最後一種觀點應該是更值得接受的。加爾文說:「I do not think that they were Gentiles or uncircumcised,because immediately afterwards it follows that they came to worship」;他的解釋好像他對「外邦人院完全無知一樣」。後來,Lightfoot等人糾正了他的偏見。事實上,如果這些人不是真正的希臘人,這裡的神學意義就會大大地縮小了。這是一群敬畏上帝的外邦人(God-fearers)。他們到耶路撒冷聖殿崇拜,不過只能到外邦人院(the Court of the Gentiles),不能進入聖所(The Holy Place)。與東方來的幾個博士形成對比,西方來了幾個希臘人。這首先表明耶穌是全世界的救主。其次,希臘作為人類文明的代言人,這幾個人「代表歐洲」也代表人類宣告:哲學和科學從未給人帶來真正的安慰和滿足——在公元0000年的時候,哲學就終結了。但遺憾的是,哲學史又走了2000年,藉著所謂語言哲學、後現代主義,解構主義等等花樣對哲學實施了安樂死。這是走投無路的人類文明在經過漫長的跋涉之後,重新開始仰望神。無神論、人本主義和理性主義可以「獨立妄為」很多年,但最後必將傷痕纍纍地回家。希臘人路加醫生講述的那個浪子回家的故事,是所有人類文明的寫照。中國人以為逃跑到遠東山坡上,但神今天仍然將我們找回來了(詩篇2:1-4)。最後,值得一提的事,「希臘」這個字有「泥土」、「泥濘的」、「不穩定」的意思。事實上我們都是希臘人。我們今天見耶穌,乃是要應驗所羅門獻殿時候的禱告:「論到不屬你民以色列的外邦人,為你名從遠方而來,(他們聽人論說你的大名和大能的手,並伸出來的膀臂)向這殿禱告,求你在天上你的居所垂聽,照著外邦人所祈求的而行,使天下萬民都認識你的名,敬畏你像你的民以色列一樣。又使他們知道我建造的這殿是稱為你名下的」(列王記上8:41-43;約翰福音11:49-52)。

2、我們願意見耶穌

這幾個上殿禮拜的希臘人,與傳統的聖殿禮拜不同,因為他們說:「我們願意見耶穌」。歷史到了一個新的時代,家鄉、道路、真理和生命不再是一個地方,一種觀念,而成了一個人。不過,信道一定是從聽道來的。這幾位希臘人之所以想見耶穌,乃是因為聽聞了耶穌的事。「我們願意見耶穌」。我想講三方面道理。第一、我們來到世上,睜眼要看什麼,伸手要得到什麼。換句話說,人生的終極目標是什麼,我們究竟為何而活。有三種選擇。首先,「很世界」。愛世界,愛到要把世界都變成自己的程度。只問吃,不問安。人生的目的就是「到此一遊」。有人遊歷全球,不知道要見什麼,所謂縱情山水,遍覽文明。即使「基督徒」也難免,他來教會主要的目的是品評「菜硬」。「高樓」是當今中國的幸福和榮耀,但「遠方除了遙遠以外一無所有」。其次,見人。桂林美女甲天下,帥哥讓人流口水。名人合影,交際,為以後發展儲備資源。這甚至也是一些人來教會的目的,但「是非功敗轉頭空」。最後,鼻青臉腫地「見自己」,轉向內心——但人的裡面沒有真理也沒有良善,人的裡面除了罪惡以外一無所有。聖經將人生的目的簡單化,人生的目的就是「我們願意見耶穌」。前三種人的生活就是無神的生活,由於生命的無意義,他們蔑視「生命有什麼意義」的意義。由於我們是從神來的,因此回歸神就是生命的意義。地上的果子的意義就是回望和回歸樹;望斷之反省構成生命退而求其次的意義。但人怎樣才能回到神,看見耶穌就看見了神(約翰福音1:18)。神是生命真正的意義,祂使我們與動物相區別。我們怎樣教育兒女,與其把世界指給他們看,不如帶他們來見耶穌。第二、「求」這個字表明了非常強烈的感情。ἠρώτων αὐτὸν,desired him。源出 εἶπον(say)與 ἐραυνάω(to search, examine into)。Tense: Imperfect;Voice: Active;Mood: Indicative。不斷地懇求。這不僅表明他們要突破猶太人對外邦人的蔑視,更顯明他們生命的飢渴,以及要利用耶穌達到個人目的的急迫。今天教會反過來,求他們去見耶穌。各位,這不是基督徒的作為。不僅如此,我們必須面對一個「特別不願意見耶穌」的世界,因為人都在魔鬼的權下。現代社會,恨耶穌是人生的意義。面對他們,你幾乎不能提基督的名字,一聽見就反感,就拂袖而去。耶穌說,他們無緣無故地恨我。神的話是真實的。面對這樣的世界,我呼籲教會盡早從「傳道乞丐」中解放出來——信是神所賜的,而傳道的只是宣告,同時代禱,但不哀求。第三、耶穌說,「你們祈求,就給你們」(馬太福音7:7a)。只是人所祈求的,和神給的,往往不同。人願意的未必等於神願意的。這裡面有一個重要的真理:人要見耶穌的初衷,與上帝將人帶向耶穌的目的不同,甚至是衝突的。這是兩個計劃的衝突,最後,神的道路高於人的道路,神的意念高於人的意念。Κύριε θέλομεν τὸν Ἰησοῦν ἰδεῖν,έλω,to will, have in mind, intend,願意,特別地想。Tense: Present;Voice: Active;Mood: Indicative。一直想,現在就想。「發自肺腑的,我十分想見趙忠祥」。我們要知道,此前有一件大事:耶穌榮入聖城。這幾個希臘人要見耶穌,同樣可能出於要挾持耶穌作王的目的;或者僅僅是一種追星的目的,要簽名,合影留念。正因為如此,我們不僅看見了門徒的謹慎,也才能明白耶穌後面所講的話。不過這個「見」也包含這樣的意思,我們要和耶穌談談,更主要是聽耶穌講論一下神國的事。此時他們的心還是敞開的,充滿了期待。他們不是看一眼就走了。他們是來聽道的。遺憾的是,他們所見的道與他們自以為的大不相同。

三、得榮耀的時候

1、腓力與安得烈

這裡面有一個非常有趣的插曲,只是圍繞這個插曲教會歷史上的解釋眾說紛紜。請諸位安坐,我今天要講一番完全不同的道理——藉著腓力與安得烈的「聯袂主演」或「聯合簽名公車上書」,我們要學習的功課是,希臘人所要求見的耶穌,根本不是真正的耶穌;而對基督的誤解,同樣是門徒的普遍問題。我們先把這段經文讀全:「他們來見加利利伯賽大的腓力,求他說,先生,我們願意見耶穌。腓力去告訴安得烈,安得烈同腓力去告訴耶穌」。中國人也許特別能夠理解這個「外交活動」,希臘人的作法很「人情」。特別是當你懷著很功利的目的去求人的時候,「迂迴曲折」是不可或缺的周全措施。當然,他們找到腓力不是沒有原因的。根據約翰福音的相關經文,腓力與安得烈可能是耶穌門徒中負責接待遠人的(約翰福音1:43-46; 6:3-10;14:8-9);而且這兩個名字都是希臘名字(Φίλιππος,Philip = 「lover of horses」;Andrew = 「manly」)。約翰這裡特別告訴我們,腓力是加利利伯賽大的腓力,這不僅要與執事腓利區別出來,也在表明,這事是真實的歷史事件。約翰、彼得、腓力與安得烈都屬於伯賽大這個小漁村(Βηθσαϊδά,Bethsaida = 「house of fish」;「漁村」。Of Aramaic origin cf בַּיִת and צַיָּד)。這幾個希臘人單單找到腓力,很可能與這句信息有關:「耶穌對他說,腓力,我與你們同在這樣長久,你還不認識我嗎?人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你怎麼說,將父顯給我們看呢?」(約翰福音14:9)。希臘人關心這個重要的問題。至於腓力為什麼去告訴安得烈,安得烈同腓力一起去告訴耶穌,我們看不到直接的答案。不過很清楚的是,第一、他們不是商量怎樣收取「買路錢」。腓力顯然很謹慎,因為這是一個重要的事件;也可能,他們對耶穌的意思不確定,或者基本知道了耶穌的意思與希臘人的意思可能不同。第二、兩個人商量的結果是一起去見耶穌,而且,我個人相信,他們是帶著希臘人一起去的。因為如果僅僅是他們單獨見耶穌,腓力似乎沒有必要約上安得烈。他們一起見耶穌,似乎也表明了,他們基本上贊同希臘人對基督的理解,耶穌應該來作王。這一「社會福音」的巨大試探,如今因希臘人的外援,顯得更有說服力。諸位,這是一場聯合的「勸諫」,這是十字架前又一場魔鬼的試探。門徒和外邦人一直盼望耶穌作王。如果我們有著足夠的誠實的話,就當知道,「連外國人都支持」足以激發和堅固人的雄心壯志。希臘之於猶太,略相當於美國之於中國——新聞聯播所引用的「國際媒體報道」,就是要達到「普天同慶」的目的。「你看人家美國有了加爾文主義就繁榮了」,月光底下無新事。的的確確,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歷史時刻。

2、只有耶穌是耶穌

很遺憾,和合本將一句很重要的信息丟掉了。「耶穌說」,原文是「耶穌回答他們說」。 ὁ δὲ Ἰησοῦς ἀπεκρίνατο αὐτοῖς λέγων,but Jesus answered them, saying,「但是耶穌回答他們說」。「他們」在場很重要,而且我相信,這個「他們」不僅有「腓力與安得烈」,也包括這幾個希臘人。耶穌沒有感謝他們來追隨自己,也沒有因此得意忘形,更沒有求他們相信什麼。耶穌把真理告訴他們,說自己要像一粒麥子一樣死掉(約翰福音12:24)。耶穌這番話的「序言」是:「人子得榮耀的時候到了」。你的第一反應一定是,耶穌不會聊天,他說的和「他們」沒有關係。或者你會有一個誤解,美國人都來了,萬國來朝,所以是顯示兵馬俑和書法等民族榮耀的時候了。所羅門在示巴女王面前的炫耀是一種普遍的人性。但是,耶穌說的這句話與此無關。我想講三個方面的道理。第一、根據約翰福音的上下文,耶穌是在說,現在他要死了,他要上十字架了。你可以想像腓力、安得烈以及希臘人的表情。他們會氣急敗壞地宣佈:你讓我太失望了,你根本不是我們期待的彌賽亞。人類常常用「失望」一詞來譴責別人不夥同自己一起犯罪;「失望」不是對方錯了,而是你和我不一樣;當然,你和我不一致就是你錯了。第二、耶穌之所以這個時候宣佈得榮耀的時候到了,乃是因為,希臘人也要因失望加入殺害耶穌的隊伍。我們要殺害我們想要見的耶穌。這是最高的悲劇,但這不僅僅是偉大的文學,而是現實;它充分顯示了亞當犯罪以來,人與神的根本對立。因為你所要見的不是你想要的,因為你是罪人,而神不能滿足你的罪欲。惱羞成怒的結局就是人聯合來殺死上帝。約翰福音19:20,「有許多猶太人念這名號。因為耶穌被釘十字架的地方,與城相近,並且是用希伯來,羅馬,希利尼,三樣文字寫的」。耶穌要為所有人的罪死,希臘人來,完全了神的計劃。第三、耶穌將十字架看為榮耀,因為只有藉著祂的死,才可能成就人與神的和平,並叫一切信祂的重生。這是更「駭人聽聞」的(約翰福音13:30-32;17:1-5)。正如哥林多前書1:18所說的,「因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在我們得救的人卻為神的大能」。首先,這榮耀的主體是「人子」,不是人中聖傑,不是王道。神的兒子謙卑而來,道成肉身,與罪人認同(腓立比書2:8)。「道成肉身,是與弱者認同;而肉身成道,每個人都妄想稱王稱霸,為此一定恃強凌弱」。神把道成肉身看為榮耀。其次,耶穌對神的順服和從死裡復活,這是真正的榮耀。一方面,耶穌要代表所有的人在上帝面前完全了律法,這是人類真正勝過奴役和屈辱的時刻。另一方面,耶穌勝過了死亡,這是人類第一次獲得自由和解放的一刻。最後,耶穌要把祂的榮耀分給一切相信祂的人(約翰福音7:39),包括這些希臘人和祂的門徒。從此,我們靠基督的十字架真正地見到了神,與神同在;這超過了希臘人所求所想的(歌羅西書1:20)。從此,我們靠基督的十字架勝過世界,世界的榮耀不能再捆綁我們(歌羅西書2:15);從此,我們靠基督的十字架勝過自我,只有悔改的人才能從吃人的魔鬼形象中脫離出來(加拉太書6:14;羅馬書6:6);從此,我們靠著耶穌的十字架重建人際關係,這種關係的本質就是愛(約翰福音17:22);是愛能榮耀人,而不是欺壓。感謝神,人子得榮耀的時候到了。

這是什麼樣的時候呢,這是我們的春節,是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日子。現在,你活在榮耀裡的時候到了。我們注意這個字:「時候」,根據這裡的語境,有「這一刻」之意(ἡ ὥρα,)。首先我們看見福音列車緩緩進站了,宇宙的焦點在十字架,十字架是時間和空間的中心。諸位注意這段經文從節日這個時間歸結到這一刻這個時間,在這個首尾呼應的交叉結構中,我們看見基督就是我們的逾越節(哥林多前書5:7),就是我們在時間裡意義的總結。整本聖經都是在「春晚」倒計時,而約翰福音至少有五次倒計時,另外四次的喊聲就是「他的時候還沒有到」:約翰福音2:4;7:1-9;7:30、8:20。其中前兩次涉及耶穌的母親和弟兄,後兩次是猶太教的領袖,第五次是外邦人。這也許有深刻的意味:耶穌的時候到了,這是整個人類真正辭舊迎新的時刻。家族本位的儒家文化終結了;律法和先知時代終結了(路加福音16:16);政治和哲學時代終結了——耶穌沒有消滅這些人類精神,但是將之重建在基督信仰的根本之上。耶穌來不僅僅要終結舊時代,也要開闢新時代。這一刻來之不易。這也是這樣一個時候,如同以色列人在埃及400年,現在時候滿足了。現在,來崇拜的人將加入釘耶穌十字架的隊伍。全世界的人都到了各各他現場。「人都到齊了」,「團圓了」。神用奇妙的方法把所有人召聚起來,為要把這一刻所顯出來的榮耀歸給那仰望祂的人。問題不僅僅在於毀掉一個世界,而在於怎樣建造一個新的世界。多少年來,多少年來,我們渴望除夕成為真正辭舊迎新的日子,真的能夠讓我們擺脫過去一切罪惡的糾纏,真的能擁有一個「大年初一」。但是,我們深切地知道,這樣的「時候」從未有過;因為山還是那個山,狗還是那個狗——叫啊叫啊,咋就那麼煩。為這這樣的緣故,耶穌來了,祂就是我們的「節日」,「上來過節」見耶穌的人有福了。「春節快樂」,願恩惠和平安,從神我們的父,和主耶穌歸給你們,阿門!

任不寐,2011年2月5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