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與回應:王功權公奔與藥家鑫之死

1

小破孩兒2011 [2011-05-21 08:19:29 PM] 剛看到一個很八卦的新聞,「王功權與王琴私奔」。想必博主與王功權相識,怎麼看這位故人聊發少年之狂?

平安。首先再次感謝各位讀者對小站的愛護和支持,只是由於最近忙於裝備外出傳道事宜,博文更新稍慢了一些。下面回到「資本家」王公權先生的問題上來。我在少不經事的時候遇到了風情正冒著的王功權和馮侖商業名流,那是春夏之後,海南幾個「好逑」和那班「窈窕」也都花癡招展著的時候。倏忽20餘年,暮然回首,故人仍在,燈火闌珊處。至於這件事情,我想從以下幾個方面小放厥詞。我在這裡也特別邀請「下網開鐮」網友一併分享第一個問題。

第一、對個人隱私或私人事件,特別是「性事」的公眾興致和「性趣」,一直屬於具有中國特色的小人品味之一。這種小人品味由於關注者自己的性受傷怨恨和性犯罪愧疚而變得更加見獵心喜與假冒為善。於是教會才會有充當撒旦那位控告者之手「公審」重生的弟兄姐妹在埃及的「歷史反革命事件」的動議。所以我建議「下網開鐮」網友自己先不要在這樣的罪中有份,然後勸勉那位要被吃的受害者離開這件事。至於那些在別人傷口上吃血的蒼蠅們,應該告訴他們,不要再冒充天使天軍了,而同樣的罪人冒充上帝,「妄稱耶和華你神的名」,將被咒詛。不僅如此,包括牧師和教會在內,任何公眾和什麼領袖,或者任何罪人,都沒有資格像上帝一樣,要求任何人因自己的私人領域的罪,向他們懺悔。對於這樣無恥的要求,當事人可以用「最不屬靈」的話語回答他們:「你們算什麼東西呢,去充滿你們祖宗的惡貫吧」。我這樣講希望沒有傷到「小破孩兒2011」,因為王功權自己將自己的私事下降為公共事件,就使「小破孩兒」和我們討論它的時候,脫離了「做人不要太豬蹄」這種下流。也就是在這一點上,就是在王公權先生把私奔變成公奔這個問題上,暴露出他的「愛情」的可憐之處。

第二、王功權公奔絕非「孔雀東南飛」,而是一個無聊時代的秀場。「公奔」是給人看的,這首先是日落之前的掙扎,背景是死亡恐懼——王先生要在老去之前,徹底放縱和揮霍一次。這使人有些蒼涼。其次,既然不在乎別人怎麼說,又何必公開呢?「公奔」顯出了一種內在的不安,這一切無一例外地證明上帝的存在,律法寫在每個人的心裡。對妻子「出手又快又恨」的抱怨,不過是免除心裡不安的亞當長技。這有一點兒像拉麥,與「出手又快又恨」形成對照,乃是「先下手為強」。不在乎公眾怎樣非議,已經是在乎了,所以這不是大無畏的豪邁,而是怕得要死的戰慄。這不是怕人,而是怕神。最後,這裡面包含一種否定性的炫耀。中國(男)人的理想是一個二元封閉的結構,「江山」和「美人」構成了這個世界的兩極。英雄和壯烈只能通過犧牲一極來表現,就是通過互相貶低將自己上升為偶像。這是一種否定性的偽幸福:三國演義通過吃掉肋骨或蔑視女人歌頌江山一黨的瘋子,而王功權通過踐踏江山社稷為雲雨之旅的文學鋪張。在無神論世界裡,幸福沒有絕對和超驗的根源,依賴於對他者說不而維繫的幸福不是自在的幸福,它只是上帝對自己幸福說不這一絕罰的暴露和轉移——我的幸福已經被神否定了,我通過否定江山、看破紅塵、挑戰世人繼續「勇往直前」。

第三、在評論王功權公奔這類新聞事件的時候,任何人不要扮演天使天軍。一個基本的前提是,每個人都是王功權。世界上的男人有三類組成。第一類是偷偷摸摸地王功權;第二類是廣告天下的王功權;第三類是一邊王功權一邊批評王功權不道德的王功權。前兩類叫人憐憫,第三類令人厭惡,算得上是具有中國特色的淫棍。不過第三類代表了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和中國文化的落後方向,於是很多中國女人或具有中國特色的淫婦也樂此不疲。教會人士尤其不要高調,動不動就在主日崇拜中攻擊世界怎樣沒有像自己教士一樣做愛。每個人都在「五八定律」之下。耶利米書5:8指著以色列的男人這樣說:「他們像餵飽的馬到處亂跑,各向他鄰舍的妻發嘶聲」。日光地下並無新事,新以色列人和舊以色列人是一樣的罪人。也就是說,若無神的管教,我們都會和王先生一起,匯入「萬馬奔騰」的和諧盛世之中。一方面,這是人的一種罪,沒有人靠自己能勝過;另一方面,若沒有神話語終日終夜在耳邊嘮叨,你我也會月朗星稀烏鵲南飛。如不遇到神,以瑪忤斯是每個人自造的終點。

第四、我們仍然可以給愛女人不愛江山的王功權先生一些勸勉,特別是即將或已經在路上的公權們。實在說來,我是「看著公權長小的」,他竟然相信一種叫「愛情」的精神疾病。這種精神病的主要臨床特徵是:自從有了精神病,整個人精神多了。這個爬滿蛆蟲的世界,於是變成了彩蝶紛飛的世界。這是一種幻覺。正是在這種幻覺中,他看王琴像「燦爛的蝴蝶」。事實上,「蝴蝶效應」有三大定律。首先是「週期定律」。愛情的週期永遠如此:由於性迷糊,兩隻毛毛蟲將對方看成燦爛的蝴蝶,這也是真的;大約18個月後或者三年,兩隻蝴蝶將對方看回為詭詐無聊的毛毛蟲,這也是真的。情人眼裡出蝴蝶,夫妻眼裡出毛毛蟲,週而復始。就是在這樣的看成與看回之間,我們漸漸老去,地球就這樣成了兩隻蟲子的葬禮和墓地。人間愛情的基礎永遠是:「好作食物,也悅人的眼目,且是可喜愛的,能使人有智慧」。但是,厭食、審美疲勞和司空見慣很快會毀掉這個愛情的基礎,雙方都會發現,以前在「過度想像」中將毛毛蟲美化了,所有蝴蝶的筆名都是莊周。其次是「旅遊定律」。所謂旅遊,就是從自己活膩的地方到別人活膩的地方去。這一點也完全適用於愛情:別人家的毛毛蟲你怎麼看都像蝴蝶;自己家的蝴蝶你怎麼看到都像毛毛蟲。這是奔馬現象或寶馬橫行的理由。第三是南牆定律。在情人眼裡出蝴蝶和夫妻眼裡出毛毛蟲的歷史進程中,外面的勸說幾乎是沒有功用的。「又看了一遍,還是蝴蝶(毛毛蟲)」。也就是說,當事人飛蛾撲火直奔南牆而去,靠他們自己是無法回頭的。親愛的,南牆近了。

第五、正因為如此,耶穌要站在以瑪忤斯的中途,攔阻他們。幸運的人,撞在上帝身上,耶穌是我們的南牆,也是穿越南牆之橋。不過仍然會有疼痛。上帝或許會差遣一頭驢子攻擊兩隻纏綿的蟲子,使你厭惡上帝。上帝對奔跑的馬說:「要使你的泉源蒙福,要喜悅你幼年所娶的妻」(箴5:18);「你們還說:這是為甚麼呢?因耶和華在你和你幼年所娶的妻中間作見證。她雖是你的配偶,又是你盟約的妻,你卻以詭詐待她。雖然神有靈的餘力能造多人,他不是單造一人嗎?為何只造一人呢?乃是他願人得虔誠的後裔。所以當謹守你們的心,誰也不可以詭詐待幼年所娶的妻」(瑪2:14-15)。我一點兒也不認為王妻是聖潔無暇的,她是另外一條蟲,必有百般的「可棄之處」。瑪拉基書是舊約最後一卷(按新傳統),不久前,上帝在何西阿書中勸先知娶一位妓女。這些信息讓我們看見,伊甸園的完美被徹底敗壞了,男女都被取消了演上帝和竇娥的權利。面向基督,每個人,男人和女人,都被帶到了十字架下,等候「重造」。

2

紫菱洲 [2011-05-03 02:21:51 AM] 謝謝不寐傳道的網文–釋經難題:耶弗他和他的女兒,我已拜讀.這篇釋經更讓我們看清了何為神,何為人,何為罪.但是今天早上我的一個姐妹又給了我一個問題,是他們教會昨天主日學討論的:如果你最愛的人(例如你的配偶或兒女) 被交在罪人手上,你若不否定自己的信仰,他(她) 即被處死,面對此情況,你當如何,我的姐妹比較聰明,她說:」我先否定信仰,待我愛之人放出來得救,我再接著信主.」 大概教會裡有人認為這比較投機,所以她今天問我,我說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因為這不只涉及你和你所愛的人,還涉及其他聽聞此信息的人對於你否定自己信仰將作出如何的反應,我又給她舉例當初有人曾軟弱,但後來為自己的背道和軟弱勇敢地站出來承擔責任,因為信仰給我們的是永生.但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可以對自己的決定負責任,但若是需要別人的代價,又當如何呢?謝謝,願主的平安和喜樂與我們同在.

平安。這個問題使我首先想起彼得三次否認主。我想他應該也考慮過那個機會主義的策略。殉道是一個自由的選擇,如果那個人沒有在靈性上裝備好,他的勉強殉道神也不會悅納。而他若準備好了,他一定很開心去做。這是後來彼得殉道的情形。不過用別人的生命為代價來殉道,是一個新問題。這使我想起亞伯拉罕獻以撒:獻出兒子還是否認信仰。這是亞伯拉罕的難題。解釋這段經文,應在基督裡解釋。感謝神,根據路加福音24章,我們因此知道,亞伯拉罕獻以撒是指這耶穌說的,不是指著我們說的。所以聖經不是要每個人、每個基督徒模仿亞伯拉罕,而那逼迫者,更不是上帝。我這樣想,我會選擇否定自己的生命來殉道,但我會選擇否認主來拯救別人的生命——因為拯救他人生命也是對上帝的信仰,神說祂在意每一個生命。不僅如此,神必然知道你心所想的。在你為拯救別人生命而否定自己信仰的時候,你仍在信,而不存在「之後再信」的問題。當然,如果我明確地知道是上帝要取走被犧牲者的生命,我會順服上帝的意思,正如亞伯拉罕所順服的。相反,如果你的信仰帶領你犧牲別人的生命,這樣的信仰就是邪教了;是變相的用嬰兒獻祭,用兒女經火獻給摩洛。所成全的是什麼呢?所謂一世英名。我從來厭惡為大義名分犧牲兒女和他人生命的魔鬼神學。

3

tongluren1 [2011-05-03 09:31:42 PM] 請問博主,您如何看待基督徒買彩票?謝謝。

平安。神是看人內心的,關鍵是基督徒為什麼緣故買彩票。在這個問題上我得罪過人。有人靠著「禱告」中了彩,說這是神的意思,因此加倍感謝神。我說這不是神的意思,這是魔鬼的意思。我都不鼓勵孩子去不勞而獲,何況我們聖潔的天父呢。

4

下網開鐮2011-05-06 11:46:32 說: 先生平安!看到這次「以馬忤斯之旅」,求主賜下恩典使我們眾人在真理中同蒙造就!也求主加給先生力量,靠主剛強!借這次旅行,我想向先生提個「愚昧無知」的問題,那就是什麼是講道?經文中「他和我們說話、給我們講解聖經的時候,我們的心豈不是火熱的嗎?」門徒在聽到主給他們講解聖經時心裡火熱,可是現在的很多教會情況卻恰恰相反,人們聽見「真理」時萎靡不振或者左顧右盼聽不下去,但是聽見人在講道中有喻道故事,個人見證,神跡奇事時卻是群情振奮大瞪倆眼,並且表情會隨著故事或者見證的深入或而歎息或而發出「呀,感謝主吧,你瞧瞧你看看」之類的言辭,然後下來就會說「你看人家講的多生動活潑,見證多好。。。」一個小時的證道有45分鐘在講故事見證人們喊好,這是在講道嗎?甚至給他們提出異議時信徒會說「都是講神的話,人家這是有活潑的聖靈。」真的都在講神的話嗎?這聖靈也太活潑了吧?是這麼解釋「活潑」的概念嗎?甚至還有人說「耶穌也用比喻,保羅常講自己個人的經歷見證」。先生,您能否就這些言論談一下自己的領受好嗎?謝謝!

平安。我這次的「以瑪忤斯之旅」講道的重點之一就是這個問題。講道就是以聖經為中心的,而聖經又是以基督為中心的。因此,離開聖經講自己或什麼屬靈英雄,都不是講道。至於聖經上耶穌和保羅也用比喻,那是因為他們是耶穌和保羅,他們一出口就是聖經,我們不是。

5

cliche0012011-05-12 19:12:54 說: 民 35:19 報血仇的必親自殺那故殺人的,一遇見就殺他。利19:18,不可報仇。任先生好,這兩段經文是否矛盾?

平安。利19:18重點在說弟兄之間怎樣處理紛爭,所以與民35:19專指故意殺人所列的經文不同。不僅如此,舊約所確立的「黑鐵原則」,在耶穌的登山寶訓中被重新解釋和更新了。耶穌說,要愛仇敵。這樣的律法將我們帶向耶穌,就是看祂怎樣為仇敵死——我們是基督的仇敵。

6

任弟兄:主內平安,以馬內利!再三思量,才決定請教你,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還望能抽出時間回復我。謝謝。我是個姊妹,……我們教會的長老和牧師去醫院看我父親的時候,讓我去考神學,做傳道人……我回家查找聖經,又查找了很多女人講道問題的資料,感謝神,讓我明白也讓我能夠堅持,女人真的不可以講道。但是,問題來了,我的教會,我的長老,牧師,我的父母,我的弟兄姐妹,幾乎都認為女人可以講道,提前的聖經只是時代背景問題。可是我和我們團契的這位老師,以及另外一個姐妹堅持女人不可以講道,我們還堅持不可以「同聲禱告」,不可以在禮拜六聚會。可是,沒有人支持我們,我的長老牧師認為我的老師把年輕人領到偏路上去了。我的母親也說,你許願當還願,你不做傳道人,怎麼全心全意侍奉神?……我想萬一我考上了,讀神學不一定要講道,於是我考了。我沒有任何預備,我只看了聖經,可是今年金陵的本科卷子很簡單,而且還擴招,一不小心我居然上了。我不知道我的長老有沒有背地裡去和神學院「通融通融」。於是,教會裡的人又認為這是神的恩典,神的安排。……我現在真的很迷茫,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是符合神心意的。……請任弟兄給我一個建議,以父之名,請給予最真的建議。願以馬內利的神藉著弟兄的口,使我能明白他的美意。謝謝百忙之中能看完,以馬內利!

姐妹平安。謝謝您在基督裡對我的信任。第一、聖經沒有以律法規定任何時間做聚會崇拜的時間,週日崇拜是傳統,不是律法。因此,週六、週日、週一……都可以聚會崇拜,任何強調只能某日崇拜的反而是極端了。第二、所謂向上帝還願,乃是在真理裡面許願,又在真理裡面還願。基督徒不需要還在不明白真理的時候所許的願,若是這樣,我們就是錯上加錯了。第三、說「提前」那段經文受時代背景局限,是很明顯的異端的說法——保羅把「時代背景」上延到創世記,這是如此明顯地在講一個跨時代的真理。第四、但我願意相信你上神學院有神的美意,我鼓勵你好好學習,努力深造。因為姊妹在教會與禾場裡可侍奉的事情非常多。女人在教會裡侍奉目前有兩種極端,第一就是濫權,女人當頭,「師母專政」、結果真是紛爭不斷,不斷跌倒人。另外一種就是在適當的位份上缺少姐妹的工作。教會裡比較適合姐妹的工作包括青少年組、兒童主日學、探訪、音樂崇拜、婦女團契等等。事實上,目前姐妹在這些位置上侍奉多出於愛心,卻很少有真理上的裝備。神一定會在這些禾場上大大使用你,當然,你要在牧者的指導之下從事這些侍奉。妻子的問題更是攪擾教會的常見問題之一,有你這樣有真理裝備的人帶領婦女團契,會給教會帶來重要的幫助,會給家庭帶來祝福。我求神大大地興起你。第五、侍奉主不是為了找一份工作,你若被這樣的動機捆綁,趁早改正。保羅還「兼職」編製帳篷,耶穌或許也做木工。我在這一點上一直強調,全職侍奉主要是全心侍奉,不是全薪侍奉——我們可以適當地「擄掠埃及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賺錢養家的工。我對索取奉獻的教會領袖,特別是高薪奢靡的牧者,深惡痛絕。願神憐憫我。

7

sancaitaba [2011-05-13 10:42:58 AM]我很佩服任先生過去一邊經商(後來好像是做文化方面的工作,寫書、發文章、編書什麼的吧)一邊學習的這股精神。而且借此想請問下任先生:就是作為自學,怎樣去學習那些研究的方法和學術規範?就是說,怎樣做研究才是正確的?有沒有這方面的書可以參考?我自己有興趣去研究點東西,甚至對科學也有些興趣,但是在網上、老是看到那些學術界的人說,沒有經過系統訓練的人所研究出來的東西,都很難保證其其正確性,也往往沒有什麼價值。特別是科學,方舟子就經常說專業之外的人無權發言(大致意思)。按這個邏輯的話,我去看書,自己有什麼心得,難道都是沒有價值的和極可能錯誤的?我如果想瞭解進化論的問題,看再多書也是無用?那我怎麼過進化論這一關?知道任先生這個月很忙,就希望在有空的時候能給我做一個答覆吧。非常感謝。

您好。「老是看到那些學術界的人說,沒有經過系統訓練的人所研究出來的東西,都很難保證其其正確性,也往往沒有什麼價值。」我以為這句話應該這樣翻譯:「沒有經過我們系統訓練的人所研究出來的東西,都很難保證其正確性,也往往沒有什麼價值。」不過我以為研究學術,找該領域的專家咨詢是必要的。但更重要的是,你要熟悉並熟讀這個範疇內的所有經典或主要的經典,在這一點上確實沒有任何捷徑。而在我們廣泛涉獵經典之前,著書立說或發表觀點,應該謹慎。供您參考。

8

舊減新長 [2011-05-15 10:25:03 AM] 路加福音16:19-23 他在陰間受痛苦,舉目遠遠地望見亞伯拉罕,又望見拉撒路在他懷裡。請教任先生,基督徒死後在天國裡是以靈魂的方式還是以屬靈的身體的方式存在?財主看見拉撒路在亞伯拉罕的懷裡,我想大概是以屬靈的形態存在的,而且和地上時屬氣血的身體在外表上是一樣的,否則,財主如何認出拉撒路來?不知任先生是如何看的?先謝

平安。復活的基督徒有靈魂,也有屬靈的身體——否則,亞伯拉罕就不是亞伯拉罕了。復活的基督也有身體,而且也吃也喝。不過屬靈的身體是什麼樣子,對我來說仍多奧秘。

9

我有平安如江河2011-05-18 16:07:51 說: 在這個國家……身處這種境況的基督徒,該如何面對?是一心只讀「聖經」,只求上帝的國早日來臨呢?還是像西蒙.薇依,朋霍非爾等人,靠著上帝的愛做一些與世俗政權(如希特勒)的抗爭呢?如果在民主中進地獄和在專制中進地獄,實在沒任何區別的話,那是否可以認為任何世俗的努力與作為都是沒有必要的。……中國目前的這種狀況:國家的教會是在愛上帝的同時要愛國;大量的家庭教會是缺乏傳講真道的傳道人。拿我所在的家庭教會來說,除了傳道人照本宣科地講故事,講歷史(以舊約為主)外,就是許多以身體的病痛作見證的信徒。上次日本的大地震,被他們說成是「天譴」:任先生那篇關於同性戀的文章,被他們認為是異教徒的觀念。……我想就國內最近發生的藥家鑫死刑一事,問問你的看法。因為大多數民眾一致喊「殺」,好像不殺不足以平民憤;教會裡的人也認為,「流人血的必流他的血」。但是我認為藥家鑫也是受害者,是文化,教育,制度,人性的受害者。再說,殺了藥,又能如何?真能假道義者所說那樣「伸張正義」嗎?幾千年了,殺了那麼多,也不見後面的就不敢犯罪殺人?就如前幾年殺了一個馬加爵,不又來了一個藥家鑫嗎?這個社會肯定有問題了!這個民族肯定有問題了!該如何是好?我們該如何做?請先生撥冗賜教。

平安。首先,基督徒在地上也是公民,因此,任何一個基督徒應該按世俗正義生活。不過對於傳道人來說,其被召就是傳福音,基督要藉著他們的口,將自己的百姓從他們自己的罪中拯救出來。所以無論如何,教會不是一場政治運動。其次,面對教會的不如意,一方面不要絕望,因為從起初到今天,都是這種狀況,我們要相信神的恩典是夠用的;另一方面,不要嚴掩蓋教會的問題,教會更是在責備中前進的。第三、我們對政治問題的國度關心,恰恰把我們變成了藥家鑫死刑的另外一種旁觀者。關於藥家鑫事件,我們確實能有很多的看見。中國社會是一個沒有宗教解決能力的社會,黑鐵法則能夠落實已經是奢侈的正義了。就是在這種背景下,我能理解那些放鞭炮的人——他們面對的不僅是藥家鑫,更是他所代表的希律集團,蠻不講理又擁有特權。另外,我們也可以去思考中國的社會環境、政治示範和教育環境養育了藥家鑫和他的索命者,而藥家鑫和他的索命者都是罪人。但就這個具體的悲劇而言,我倒想勸勉教會裡的人,或和平獎黨人,不要太高調,就像當年他們在楊佳一案身上演上帝一樣。誠實是討論問題的基本出發點,這個誠實的第一個內容就是,我不是上帝。第二個內容,就是在我們發表任何高論之前,要想一想,如果我們自己是藥家鑫一案的受害者或當事人,你順服掌權者或愛仇敵的調子,還會如此嗎。談論饒恕問題,一個最重要的謬誤是主體冒充——不是我們寬恕,是受害者寬恕。基督徒和和平黨常常代表受害者順服與和平,實在是一種道德暴政。旁觀者無法代表上帝或受害人先去寬恕。事實上,當我們的調子很高的時候,我們在表達另外一種殘忍。這是一種具有中國特色的道德變態和作秀。不過我也為這一幕絕望:「宣判後:廳上響起了掌聲及藥家鑫的哭聲,廳外也響起了鞭炮聲和掌聲。這次藥家鑫是真的哭了,一審只是鱷魚的眼淚……」我想正常社會的表情是,追求藥家鑫按公義被審判,但同時,這個公義的結果同樣讓人絕望。可以對比中美兩國比較出名的戰爭片,中國人在得勝後歌頌勝利,美國的一些電影反省戰爭的絕對悲劇。我們從這裡看見的當是人存在的絕對困境——勝利在人間是一個謊言。這個世界真的需要救贖。

10

顧道惜風2011-05-22 17:01:33 說:請教兩個問題,耶穌該不該釘上十字架。如果應該,耶穌有什麼罪孽?定的是什麼罪名?假如不該,那麼那些殺害耶穌的人有罪了,該如何處置?耶穌為我們贖罪,我們也為耶穌打抱不平,殺害耶穌的罪犯該如何看?請在下一章,給以講解。

您好。這好像不是兩個問題。但是也不是N個問題。這是一個問題——罪是什麼。

11

平安任弟兄!這次我求問的是關於「告在外邦,執事是否必須需要需要兩會承認,兩會與各教會之間的關係」這三個問題……盼望任弟兄能在百忙中對國內的愚肢作出指教,這些其實對現今教會用處真的很大!謝謝!!谷曉光

弟兄平安。第一、屬靈的事沒有必要告到外邦。第二、涉及外邦人了,相關事項可以向該撒申訴。第三、該撒對教會的處理結果要靠真理檢驗,因此不是最高的決定。第四、教會裡的政治紛爭要適可而止,就是當真理已經被宣告了,真正的神的兒女不要為爭地盤而沒完沒了,基督不住在某一棟大房子裡,某個大教會裡;與其在爭戰中給魔鬼留地步,不如離開——兩三個人奉主的名聚會,主就在那裡。與其浪費時間與人征討,不如珍惜時間坐在基督的腳前,在水邊安歇。我經歷過和聽聞過很多這類事,所謂為主爭戰,一定在爭戰中演化為為人爭戰、為錢爭戰,為權爭戰和為意氣爭戰。耶穌和保羅連傳福音都不戀戰。我若不常常在抵擋和鵷鶵中跺去腳上的塵土,我早就被「紛爭」吃掉了。願主保守你們。

任不寐2011年5月24日星期二

上一周的攝影:我為此事三次求問主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