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證道:這個女人可以再嫁嗎(彼前4:12-19)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 的證道經文是彼得前書4:12-19,「12 親愛的弟兄阿,有火煉的試驗臨到你們,不要以為奇怪,(似乎是遭遇非常的事)13 倒要歡喜。因為你們是與基督一同受苦,使你們在他榮耀顯現的時候,也可以歡喜快樂。14 你們若為基督的名受辱罵,便是有福的。因為神榮耀的靈,常住在你們身上。15 你們中間卻不可有人,因為殺人,偷竊,作惡,好管閒事而受苦。16 若為作基督徒受苦,卻不要羞恥。倒要因這名歸榮耀給神。17 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若是先從我們起首,那不信從神福音的人,將有何等的結局呢?18 若是義人僅僅得救,那不虔敬和犯罪的人,將有何地可站呢?19 所以那照神旨意受苦的人,要一心為善,將自己靈魂交與那信實的造化之主」。感謝神的話語。這段經文一直深受教會的重視,它的核心信息是:我們為何受苦,以及我們應該怎樣面對苦難。我們可以將這段經文這樣劃分為六個部分。12-13a節是總論,告訴我們,在世界上你們有苦難,以及基督徒面對苦難的總的原則。然後分別是基督徒面對苦難的四個方式:與基督一同受苦(13b)、為基督的名受辱罵(14);作基督徒受苦(16-18)、照神旨意受苦(19)。而且請注意,這四種方式是平行的關係:13b和16-18講我們面對末世勝過苦難,而且信息不斷豐富;這是末世論信仰下的苦難神學。14與19講基督徒的成聖,就是在基督兩次到來之間,我們怎樣靠聖靈與主同在,面對苦難;也請注意,兩個「靈魂」之間的對應。15節是第六部分,從否定方面限制了基督徒為罪受苦的可能性(參考圖示)。我們也可以把這篇信息分為兩大部分,就是「為罪受苦」與「為義受苦」。 我要用兩個主日來宣講這篇證道。今天講第一部分。「改革」首先從我開始,所以從這一周起,我將再度尋求講道的簡單易懂。願神與我們同在,阿門!

一、為罪受苦:人在罪中受苦的原因和方式

1、原罪與苦難

每個人都會遇到苦難,而沒有任何一個人喜歡苦難,因此,我們必須面對苦難。基督徒面對苦難的方式是,首先認識苦難的真相,然後我們靠基督勝過苦難。我首先要澄清一個問題,不是基督徒特別倒霉,比世人要承受更多的苦難。不是的。這一點我同意佛教的觀點,苦是人存在的基本境遇。所以羅馬書8:22說,「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詩篇88:15也說,「我自幼受苦,幾乎死亡。我受你的驚恐,甚至慌張」。不過聖經告訴我們,苦是從罪來的;而且,神知道我們受苦,讓我們知道我們受苦,也讓我們靠祂得救。這得救方法是,「我甚是受苦。耶和華阿,求你照你的話將我救活」(詩篇119:107)。於是道成肉身來到了我們中間,承受了我們一切的「苦」(參考小篆「苦」字),為要將祂的百姓從他們自己的罪中拯救出來。我們首先看看人怎樣從罪中陷入苦境的。我們一起來讀創世記3:14-19,「14 耶和華神對蛇說,你既作了這事,就必受咒詛,比一切的牲畜野獸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終身吃土。15 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16 又對女人說,我必多多加增你懷胎的苦楚,你生產兒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戀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轄你。17 又對亞當說,你既聽從妻子的話,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你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裡得吃的。18 地必給你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也要吃田間的菜蔬。19 你必汗流滿面才得餬口,直到你歸了土,因為你是從土而出的。你本是塵土,仍要歸於塵土。」

第一、苦難首先來自魔鬼的仇恨和攻擊。撒旦在舊約裡的四次公開露面(創世記3:1、約伯記1:6、歷代志上21:1、撒迦利亞3:1),都向我們揭示了苦難的靈界背景。第一次它給整個人類和一個家庭帶來了永久的災難;第二次它要毀滅一個義人;第三次它要毀滅一個王和一個選民民族;第四次它控告一位重生而被重用的大祭司。這意味著,我們常常遭遇一些莫名其妙的難處、攻擊、不幸和愁苦。苦難有時候對人來說是「奧秘」,我們完全有可能「無辜受難」。第二、我們看女人的苦楚。由於罪,女人落入審判之下。首先是多多的苦楚加給了女人,這裡有「多多」(רָבָה)一字,告訴我們,女人在世界上比男人更不幸。女人的苦難包括懷胎和生產的苦楚,其次是戀慕丈夫和被丈夫管轄。懷胎的苦楚首先代表女人作母親的辛苦。這不僅僅是生產的苦楚,還包括養育揪心的苦楚。母親的心常常被刺透(路加福音2:34)。馬利亞的一生,特別是在十字架下的苦,是天下女人愁苦的縮影。特別是當男人更容易拋棄妻子,這時候女人就陷入更深刻的不幸之中。然後是作妻子的痛苦,戀慕與管轄。後面兩種苦難都和男人有關,「女怕嫁錯郎」。一方面是沒有男人的痛苦,有詩為證,我們對著蒙特利爾喊,男人啊,你在哪裡。蒙特利爾回答,輕些啊,輕些,他剛離婚,他剛離婚……另一方面是有男人的痛苦,有電子信件和電話為證:多少次,我都不想活了……沒有老公苦,有老公也苦,這是教會姐妹裡所有痛苦的兩個基本方面。所謂「興,百姓苦,亡,百姓苦」。現代主義打著解放女性的旗幟,將新的愁苦同時帶給女人。雖然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但是,婦女解放會造成新的勞苦,就是女人的孤獨。不僅如此,表面的獨立面具下面,顯示出女人對男人更深刻的「戀慕」。第三、男人的勞苦。其實男人的「勞苦」和女人的「苦楚」是一個字עֵצֶב,意思包括,pain, hurt, toil, sorrow, labour, hardship;這個字也有器皿、被造物之意。不過男人的勞苦可分為兩大方面,第一就是生存之苦,我們要在一個被咒詛的世界裡成為肚腹的奴隸。而且請注意,「你必終身勞苦」,這意味著,一方面這世界根本不存在可以一勞永逸的樂土(全地都被咒詛了);另一方面,你的一生的安逸和幸福都轉瞬即逝,而我們大多時間都生活在勞苦愁煩之中。無時無地不勞苦。此外,這勞苦的強度是「汗流滿面」,這是千辛萬苦的人生。第二則是死亡的恐懼。女人更怕衰老,但男人更怕死亡。死的痛苦將我們逼入一種空虛的絕境,同時,也把男人逼成兇手罪犯——用成功克服死亡。另一方面,死亡恐懼將男人逼成文學家和神學家。詩篇90:10可以視為人生的總結:「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

2、本罪與苦難

第一、做惡事而受苦

現在我們回到彼得前書4:15,「你們中間卻不可有人,因為殺人,偷竊,作惡,好管閒事而受苦」。所謂本罪,就是罪人主動犯罪,結果進一步陷入苦難之中。我們先認識一下希臘文受苦一字,πάσχω:to be affected or have been affected。苦難會真正地傷害到人的身心。彼得前書4:15可以講本罪之下的苦分成兩個大的方面:因做惡事而受苦,與因管閒事而受苦。我們先說說第一個方面,它包括「殺人,偷竊,作惡」。按耶穌的解釋,殺人不僅僅是指對他人肉體的蓄意消滅,也包括仇恨(馬太福音5:22)。流別人的血一定陷入被人流血的恐懼之中,政治權力就是這種恐懼的產物(創世記4:14)。而在生活中,更經常的情況是,我們恨一個人,結果自己成為這仇恨的奴隸——這是一個很弔詭的現象,你比你所仇恨的人更慘,你就這樣幫助了你的仇敵對你的傷害和勝利。偷竊,κλέπτης,an embezzler, pilferer;the name is transferred to false teachers, who do not care to instruct men, but abuse their confidence for their own gain。賊,盜用者,挪為己用之人。無論是偷上帝的還是鄰居的,都會落入被追討的苦難之中。我認識一位「基督徒作家」,成也剽竊,敗也剽竊,這是一個很生動的例子。而為了掩蓋罪,就只能去偷上帝和鄰居更多的東西,冒充上帝控告弟兄以掩蓋自己的罪;剽竊更精神的觀點裝扮自己的「真才實學」,向人證明自己並非浪得虛名。最後是「作惡」,κακοποιός,an evil doer, malefactor,幹壞事的人。製造麻煩,傷害,毀壞等。我們常常會遇到一些無緣無故的傷害,我們搞不清楚他/她為什麼要幹這壞事。而且,我們自己也完全有可能這樣。這特別使我想起孩子欺負小動物的畫面,讓我們知道人一出生就是罪人,而我們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員。我想強調的一個問題是,人做壞事而受苦,證明上帝存在,祂絕不以有罪為無罪,祂也不偏待人。作惡受苦源於上帝的管教和懲罰。所以經上也說,你種什麼,就收什麼。這是毫釐不爽的。舉個例子,你年輕的時候怎樣禍害別人,到了中年或晚年,極有可能被同樣的方式所禍害,哪怕你僅僅生活在對這種禍害的恐慌之中。神清算或報復我們的罪,一般有兩種方式。第一種方式是用你現在的苦臨到你,這樣的人是有福的,因為神要你藉著現在的苦認罪悔改。第二種方式,是神任憑你犯罪,卻在末世審判用永遠的苦為你存留。所以基督徒是蒙福的,我們靠著聖靈能認識我們現在的苦楚中包含神救贖的美意,我們靠著神的話語去悔改重生。

第二、管閒事而受苦

現在我們看看人因為管閒事而受的痛苦。ἀλλοτριεπίσκοπος,這個字是由兩個字合成的,ἀλλότριος(belonging to another)與ἐπίσκοπος(an overseer),one who takes the supervision of affairs pertaining to others and in no wise to himself, a meddler in other men』s affairs,a busybody in other men』s matters。首先是喜歡管事,權力人格。其次是喜歡管別人的事,最後是對自己毫無益處。人所管的閒事包括兩類,第一類是管上帝的閒事,第二是管他人的閒事。我先說說第一個方面。管上帝的閒事一方面是把自己想像為上帝,把自己演成別人的救世主。這一定造成人神共憤的果效。另一方面,則是要肉身成道而不得。羅馬書7:19,24,「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我真是苦阿,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生命神學演上帝成癮,會有屢教不改的苦。加拉太書3:4,「你們受苦如此之多,都是徒然的嗎?難道果真是徒然的嗎?」那怎麼辦呢?保羅接下來給出我們解放的道路,「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羅馬書7:25a)。這話是什麼意思呢?不是要我們成為基督,而是我們要靠著基督的義成為我們的義,我們要靠基督的話語漸漸更新。但最近我發現,生命神學或肉身成道這一套,對人的擄掠,比我想像的還要深刻而普遍。「你們便如神」,它比我狡猾,也勝過田野裡一切受造之物。它又是這世界的王。「生命神學」確實為眾位牧者及「廣大人民群眾喜聞樂見」,造成一種合夥裝假而不自知的「屬靈局面」。但真上帝仍然坐著為王。為什麼管閒事會受苦呢?管閒事的本質是侵權,是入侵了人家的領域,被人反感和遭人厭惡是必然的。如果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你就會遭眾怒,被天下一起厭惡。而且,管閒事的人不可能有精力做好分內的事,由於不務正業,自己的事就荒廢了,這種毫不利己專門管人的作風,結果將自己陷入各樣困境之中。這就是帖撒羅尼迦後書3:11說的情況:「因我們聽說,在你們中間有人不按規矩而行,什麼工都不作,反倒專管閒事(περιεργάζομαι)」。無聊是管閒事之母。此外,你怎麼管別人的閒事,別人也可能怎樣管你的閒事。而沒有誰的閒事不會被論斷。

在社會裡,最常見的管閒事就是對別人私生活的強烈興致;教會裡,最常見的閒事就是關心別人的「生命」。「閒人」不認為別人的生命是人家自己與上帝的關係,而是人家與他的關係。在這裡,他同時管了上帝和鄰居兩方面的閒事。他們的口號常常是:「倪柝生啊,我為你哭泣」。你要有空就先為自己的罪哭泣。就如帖撒羅尼迦後書3:12所說的,「我們靠主耶穌基督,吩咐勸戒這樣的人,要安靜作工,吃自己的飯」。關心別人的生命甚於關心自己的生命就是管閒事,是最大的扯淡和偽善。「倪柝生啊,我為你哭泣」。他們以前把我演懵了,被感動如同被自殺。後面我漸漸看見了他們「終日終夜淚流論斷人」的本質,再見到這樣的演出,我就無語了。現在則把我演笑了。我很高興我和他們不是一夥,而且永遠不是。當然,這也讓我倍感孤獨。是的,耶穌也為罪人哭泣,因為只有祂沒有罪;只有祂有這「閒工夫」,又能為罪人死。記得一位作家說過,一個從不關心自己道德狀況的人總是關心別人的道德狀況,這就是傳說的屬靈表演藝術家了。我也曾對一位總是宣佈自己「嫉惡如仇」的主內說:那你最好自殺,因為你自己就是那惡。路加福音18章中,那個稅吏是誠實的,他捶自己的胸說:主啊,開恩憐憫我這個罪人。法利賽人也捶胸頓足,主啊,你開恩憐憫他這個罪人。他們愛心誠實地畫一幅「生命」的標準圖片,無論是外來和尚還是外邦的尼姑,教導你說,你應該長成這樣。對不起,雖然我不過是個罪人,但我還是想做任不寐。新的任不寐還是新的任不寐,而不是新的誰誰誰。保羅不會重生成雅各。我即使白髮蒼蒼也絕不會「成熟」或「成精」為「木者」;儘管我一點兒也不認為我比「木者」更不成熟,只是可能我比他們更敬畏聖經,更在意神的話。不過最近我有一份感動,作為牧者怎麼面對這樣的事呢?教會一定有管閒事的,教會要經歷管閒事的苦。與其讓別人被管閒事,不如牧者被管閒事。所以,愛吧。愛能遮蔽很多罪。

3、延伸話題:離婚的姊妹可否再嫁

是什麼人特別愛管閒事呢?提摩太前書5:13,「並且她們(年輕的寡婦)又習慣懶惰,挨家閒遊。不但是懶惰,又說長道短,好管閒事(περίεργος,也譯「邪術」,見使徒行傳19:19),說些不當說的話」。現在我們看看愛管閒事的人的特點:有時間,同時由於長期「挨家閒遊」——她的知識不是從神的呼召和裝備來的,而是通過「挨家閒遊」積累起來的。他們掌握了一定的信息和知識,因此對很多事情一知半解。「一知半解」把一個好人變得非常危險,一方面,讓她有管閒事的「本錢」和「衝動」——知道了一些如果不去表達,那是很痛苦的事;而若舉著為真理、為神、為羊群的目的就更理直氣壯。當然,如果知道再多一點,就可能謙卑了,就不會去發酵了。另一方面,由於很多受眾對真理是不求甚解的,因此,一知半解的管閒事者,比完全無知的人更可能敗壞他們。所有被「挨家閒遊」的人幾乎都可能被搖動:「嗯,她說的好像也很有道理啊」。有些獨居的姐妹向我抱怨,說有人警告她不得再婚,因為這是聖經說的。無知的羊遇到一知半解的「大發熱心」的閒人,就一定出現這種困局。今天,我借管閒事這個問題談談獨居的基督徒再婚的問題。我並不是論斷單身的人都愛管閒事,但我相信,再婚對好管閒事的寡婦是一種醫治。先明確三個問題。第一、聖經不是關於婚姻的專業教材,聖經啟示的中心是「只要心裡認基督為主」。第二、關於這個話題,教會一直有分歧;而這分歧的原因之一是律法主義的假冒偽善和對啟示真理一知半解。第三、我從來不是一個為討人喜悅和聽人號令而講道的牧者。我今天宣講的觀點,也是Gidkin牧師和康來昌牧師的觀點。我上一周徵求了他們兩個人的意見,他們兩個人從另外的角度和我站在了一起。康來昌牧師對離婚的姊妹是否可以再嫁的回答是:可以——因為聖經所禁止的,是針對那種為再婚目的而解除婚姻的人;也就是說,聖經在原則上禁止已經有了第三者,為淫亂的目的的離婚和再婚;而不是這種情況的,應該可以再婚的。Godkin牧師的觀點是:從律法的角度看,離婚再婚就犯了姦淫罪,律法的字句叫人死,讓我們知道人都在罪中;但從福音的角度看,基督釋放了我們,真正認罪悔改的基督徒可以再婚(參考Godkin牧師提供的文件:Divorce and Remarriage,An Exegetical Study,A Report of the Commission on Theology and Church Relations of the Lutheran Church–Missouri Synod,November 1987)。謝謝這兩位牧師,現在讓我們回到相關經文上來。

我們一起來讀;兩段相關的經文。首先是馬太福音19:1-11,「1 耶穌說完了這些話,就離開加利利,來到猶太的境界,約但河外。2 有許多人跟著他。他就在那裡把他們的病人治好了。3 有法利賽人來試探耶穌說,人無論什麼緣故,都可以休妻嗎?4 耶穌回答說,那起初造人的,是造男造女,5 並且說,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這經你們沒有念過嗎?6 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兩個人,乃是一體的了。所以神配合的,人不可分開。7 法利賽人說,這樣,摩西為什麼吩咐給妻子休書,就可以休她呢?8 耶穌說,摩西因為你們的心硬,所以許你們休妻。但起初並不是這樣。9 我告訴你們,凡休妻另娶的,若不是為淫亂的緣故,就是犯姦淫了,有人娶那被休的婦人,也是犯姦淫了。10 門徒對耶穌說,人和妻子既是這樣,倒不如不娶。11 耶穌說,這話不是人都能領受的。惟獨賜給誰,誰才能領受」(另外參考馬太福音5:31-32;馬可福音10:2-12、路加福音16:18)。其次是哥林多前書7:7-16,「7 我願意眾人像我一樣。只是各人領受神的恩賜,一個是這樣,一個是那樣。8 我對著沒有嫁娶的和寡婦說,若他們常像我就好。9 倘若自己禁止不住,就可以嫁娶。與其慾火攻心,倒不如嫁娶為妙。10 至於那已經嫁娶的,我吩咐他們,其實不是我吩咐,乃是主吩咐,說,妻子不可離開丈夫。11 若是離開了,不可再嫁。或是仍同丈夫和好。丈夫也不可離棄妻子。12 我對其餘的人說,不是主說,倘若某弟兄有不信的妻子,妻子也情願和他同住,他就不要離棄妻子。13 妻子有不信的丈夫,丈夫也情願和她同住,她就不要離棄丈夫。14 因為不信的丈夫,就因著妻子成了聖潔。並且不信的妻子,就因著丈夫成了聖潔。(丈夫原文作弟兄)不然,你們的兒女就不潔淨。但如今他們是聖潔的了。15 倘若那不信的人要離去,就由他離去吧。無論是弟兄,是姐妹,遇著這樣的事,都不必拘束。神召我們原是要我們和睦。16 你這作妻子的,怎麼知道不能救你的丈夫呢?你這作丈夫的,怎麼知道不能救你的妻子呢?」。

第一、律法之下的婚姻現狀。律法直指人心,一方面,人的心亂(馬太福音5:27-28);另一方面,人的心硬(馬太福音19:8),將內在的淫亂賦予合法性;上帝容忍了這一切,為等耶穌的到來。「心亂」和「心硬」從兩個方面否定了婚姻、離婚和再婚在上帝面前可以成聖的任何可能性。在耶穌的眼裡,所有的家庭,男人和女人,都虧欠了神的榮耀。神要塞住一切的誇口和自義,「閉嘴吧」。申命記24章顯示,離婚和再婚即使在選民的國度都已經「合法化」了,「起初並不是這樣」,但這個起初已經不復存在了。而起初以後的離婚事實,與上帝的原初旨意是相悖的。換句話說,上帝在摩西裡面容忍了這個現實。在神的眼裡,離婚和淫亂是等同的(利未記18-20; 民數記5:14, 20)。但摩西沒有禁止再婚,更多是控制和預防離婚。「上帝很無奈」,容忍再婚但從未將之聖化。自從始祖犯罪,婚姻已經不再完美了,所有家庭都生活在一種有殘缺的婚姻裡面。在馬太福音這段經文裡,耶穌面對的是法利賽人的試探。在耶穌的時代,猶太拉比各派領袖都承認了離婚和再婚的事實,但對其中的理由,有寬嚴不等的解讀和辯論。但耶穌重新解釋了律法的精義,律法的字句是叫人死的,沒有一個人能守得了律法——無論以什麼樣的理由離婚和再婚,在上帝面前都是一種罪。在我看來,耶穌否定了這種爭吵的價值。一方面,婚姻不再完全,另一方面,自以為完全與合法的婚姻不過是偽善的,在上帝面前赤裸著各樣的虧欠。法利賽人以為自己能守得了摩西的律法,包括婚姻方面的律法,並在休妻和離婚上誇耀自己的完全。但耶穌告訴他們,他們同樣犯了姦淫罪;其罪包括他們逼迫棄婦去犯姦淫。請注意,耶穌並沒有將「姦淫罪」的責任歸給「棄婦」,而是同時將責任歸給了「前夫」和再娶的人——這兩個人主要就是試探耶穌的那個法利賽階層(馬可福音講的是對應的情形)。我們必須在這個背景裡面理解耶穌的意思。這一切,都是耶穌按上帝起初的旨意來說的。也就是說,離婚和再婚不可能是討神喜悅的。每個人都在罪中。人總是罪人,所以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靠律法無法稱義。若是如此,耶穌就不需上十字架了。馬太福音5:27-28那裡說的更為徹底,使所有的家庭和婚姻都置於程度不同的犯姦淫而需要救贖的背景下面。我這樣解釋並非要鼓勵人們追求更不完全的婚姻,或以婚姻既然已經殘缺,因此可以為所欲為。神知道人心的詭詐,因此,聖經高度尊重婚姻,嚴格禁止離婚;一方面禁止丈夫拋棄妻子,另一方面禁止妻子離開丈夫。聖經特別禁止以再娶和再嫁為目的的離異和再婚。此外,獨身是一種個人的恩賜,上帝並不要求人獨身,這是個人的自由(提摩太前書4:1-5)。與此相關,我們在律法之下可以遠離「婚姻假見證」的試探與誇耀。

第二、福音之下的婚姻救濟。律法之下沒有完全的婚姻,於是上帝在基督裡要用新約再造新人,包括更新家庭。神所需要人的反應就是認信基督為主,悔改重生。而在基督裡的重生,就開始了新人的天路歷程。「只要悔改,一切皆有可能」(參考歌羅西書1:16),因為,「祂把一切都更新了」,「成了」。我們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來看新約裡對離婚和再婚的教導。首先,神是始終如一的,祂仍然要保守婚姻和家庭,反對離婚;這就是保羅在哥林多書信這裡要表達的全部觀點。他教導信徒面對婚姻危機要靠主忍耐。但同時,祂吩咐每個家庭,丈夫和妻子,都在悔改中更新、重建婚姻的關係。不過教會裡有一個最棘手和聚訟紛紜的問題:無論是什麼原因,包括因為自己的罪已經離婚的,單身的弟兄姐妹,還能不能再婚?對於未信主之前已經離婚的,似乎可以引用哥林多後書5:17來解決,舊事已過,她已經是新人了。由於對方的責任,似乎也可以再婚。就如哥林多前書7:15所說的,「倘若那不信的人要離去,就由他離去吧。無論是弟兄,是姐妹,遇著這樣的事,都不必拘束。神召我們原是要我們和睦」。對於丈夫已經死了的寡婦,答案也很明確,哥林多前書7:39,「丈夫活著的時候,妻子是被約束的。丈夫若死了,妻子就可以自由,隨意再嫁。只是要嫁這在主裡面的人」。最後剩下的難題就是:搞不清誰的責任,一般來說雙方都有責任,因為軟弱已經離婚的弟兄和姐妹,原來配偶都活著,甚至對方已經結婚,還可不可再婚呢?聖經禁止的是以明確的、現存的淫婦或淫夫結合為目的的離異和再婚,為要從原則上堵住離婚自由的潮流。神知道人心裡所存的。但就已經離異的,起初並非為「淫亂」的緣故,重生後是可以再婚的。我想更進一步,以約翰福音第八章那個行淫的婦人為例,只要她真的認罪悔改了,神已經赦免她,她就和所有的女子一樣享有平等的戀愛、結婚的自由。當然,這是「少數派」的觀點。各位弟兄姐妹,一年多牧會的經歷,我思想很多聖經上的難題,也包括「再婚」的問題。我深切感受到「那人獨居不好」對弟兄姐妹殘酷的傷害和敗壞,「都扭曲成什麼樣了」;而其最明顯的結果就是「管閒事」成為主要的「臨床特徵」。所以我今天願意堅定地站在「少數派」陣營裡,也就是站在稅吏而不是法利賽人一邊(路加福音18:9-14),感謝那接納罪人、尋找病人又在聖靈裡釋放罪人的救主基督。此外,我們需要知道一個神學上的事實,就是聖經常常用婚姻關係來類比上帝與選民之間的關係(瑪拉基書2:13-16; 何西阿書2 -4; 以西結書16和23; 耶利米書3:1; 以賽亞書50:1)。先知常常宣告上帝這位妻子的不貞與淫亂。但是,神是大有憐憫的神,祂從未背棄自己的約,在赦免和恩典中將以色列挽回過來。按這樣的真理,我們也可以反過來類比,就是真正悔改回頭的人,應該擁有從神而來的結婚的權利。這不僅涉及要再婚的姐妹,也涉及在教會侍奉的弟兄。提摩太前書3:2,「作監督的,必須無可指責,只作一個婦人的丈夫,有節制,自守,端正。樂意接待遠人,善於教導」。這話有時候成為教會政治的武器,傷害了一些做「監督」的弟兄。不過教會裡的法利賽人為何只重視「只作一個婦人的丈夫」這個標準,卻罕有以「節制,自守,端正。樂意接待遠人,善於教導」控告人的,這顯出那種「淫者見淫」的流行罪了。事實上保羅在這裡用詞十分小心,δεῖ……εἶναι,兩個「現在持續式」(Present)的連續使用,在於強調:從現在開始,一直是一個婦人的丈夫。難道神的恩典不夠用嗎?難道耶穌的血不能遮蔽他過去的罪嗎?耶穌來尋找、拯救、使用、建造和成聖的,不正是這些罪人而不是偽君子嗎?

講道人有時候真的很無奈。因為你要面對人的話語及其接受的局限,還有人故意挑刺的驕傲與詭詐。好像你支持離婚再嫁就等於鼓勵離婚,甚至連離婚都不是罪了一樣;當然也有人故意彎曲——讓我們離婚吧,這是廣大人民群眾喜聞樂見又被任不寐支持的一種娛樂活動。正如我批評那不要道成肉身卻想肉身成道又靠「生命」標籤吃人的「生命神學」,就被歪曲成我不講基督徒的生命了一樣。你即使千辛萬苦嘔心瀝血,他總能找茬子出來,而且魔鬼要用那「一點酵」啟動全團的「發面事業」。你所面對的批評經常是這樣的,你說「太陽從東方升起」;他批評你:好難過,他沒有說月亮也從東方升起……但我願意在愛裡說:別說神學,你是不是先把中學語文和形式邏輯學好啊?所以最後,我要奉主的名,用神的話語勸勉所有要重新開始的弟兄姐妹。約翰福音8:11,「耶穌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教會裡的正人君子者流,這個女人可以再嫁嗎?也請大家注意一個事實,這群法利賽人中,常常就有耶穌剛剛赦免的那婦人。她自己剛剛被赦免,卻反過來馬上學會用「生命」去吃人了。這不僅是為了自衛,乃是因為罪。但是感謝神,耶穌確實說,祂沒有定這位行淫婦人的罪,這也意味著,基督要為她的罪死,而上帝在基督裡視這位女人為無罪,乃是把基督的義看為這女人的義。這女人是因信稱義。這也意味著,沒有任何人有資格再去定這女人的罪。而且耶穌也沒有說,去吧。從此不要再結婚了。不是的,但是耶穌確實說了,「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儘管這個「犯罪」是指持續故意地犯罪,但讓我們一切在基督裡得自由的人,不要濫用這種新自由。彼得前書1:16告訴我們,「因為經上記著說,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所以重生的人要靠著基督的話語和聖禮極力追求聖潔。正如保羅在加拉太書5:1、13中所勸勉的,「基督釋放了我們,叫我們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穩,不要再被奴僕的軛挾制」——這是讓我們脫離律法主義的重新追趕。但另一方面,「弟兄們,你們蒙召,是要得自由。只是不可將你們的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總要用愛心互相服事」。那些在基督裡不被定罪要重新進入婚姻中的弟兄姐妹,雖然還要與情慾搏鬥,但靠主,一定能在爭戰中漸漸長大,漸漸更新,努力前面的,直到那榮耀的冠冕。願我主耶穌基督的恩,常在我們心裡。阿門!

任不寐,2011年6月12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