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與回應:孔慶東、司馬南、康來昌和墓地

1

北京牛二 [2011-11-17 09:09:19 PM] 想問一個題外話:最近三媽教授孔慶東、司馬南PK姑娘愛生氣,搞得滿城風雨,不知先生有何高論?謝謝!

平安。你的問題把我帶回到那「炮火紛飛」的年代。那一年6月9日,在北京開往哈爾濱的列車上,我與慶東「重逢」。他和他的女朋友坐在一起,我們的心境都非常荒涼,那「重逢」的慰藉自然也特別溫馨。在哈市下車的時候,隱藏在車廂盡頭的那些人向我圍攏過來,慶東和他的女友見狀左右簇擁著我匯入車水馬龍,很快轉上了一輛公共汽車,消失在人民群眾的汪洋大海之中。至今我仍然記得他們手掌的溫熱,這一幕讓30年的世態未必總是炎涼。90年代後期我在北京郊區的一個書商那裡又見過慶東,「自由」與「新左」判然,從此也音容兩訣。

近年從網絡上偶遇慶東雀起的花邊,看那些春蛇秋蚓和不斷提高成本的自我經營,從未覺得意外。我把孔慶東和司馬南現象首先看為一種商業現象,那是90年代開始唯一能被容忍的「自由」。這種半吊子自由一定帶著先天的道德缺陷和精神貧困,語言暴力和文學矯情展示了缺陷和貧困的絕對自卑。比如,我對另外一匹「黑驢」等人的「變化」從未「吃驚」過,因為他開始就一直是一個「賣身作家」、賣文賣友賣主,窮則思變,誰發家誰光榮。去年《南方人物週刊》一位記者多次來信要我評價一下「黑驢問題」,我都拒絕了。因為根本不存在「黑驢問題」,只有文化災民的問題。這也是「孔司馬」的問題。「中國不高興」只是因為「中國」是「市場」,而這個「市場」又是「中國」唯一向「無恥文人」開放的,是唯一「准入」的:罵美國,賺人民幣。

「文人市場」的形成需要三種技術支撐。第一是商業精明。這種精明主要包括:虛構外國反華勢力和陰謀,以利用愚民的愛國變態傳統形成賣方市場;絕對不批判掌權者,他們深知市場的邊界和靠山何在,這是必須讓渡的保護費;肆意污告被禁言者,使他們自己可以享受不受反駁的「言論自由」。第二是語言暴力。這語言暴力分兩個方面。一方面是罵人和生氣。孔慶東和司馬南等人都常常表演「中國不高興」的表情,只是你要明白,這一定是黔驢之技。事實上司馬南辱罵「姑娘愛生氣」在先:無恥、流氓、靠。「愛生氣」是「孔司馬」的賣點或弱點之一。另一方面,「孔司馬」的語言暴力表現在「代表癖」,他們常常代表民族、國家、底層、過去、人民……與「海外市場文人」和在朝政客一樣,時髦的大義名分和過時的大義名分,瓜分豆剖,反覆折現。第三是文學異形。這是一連串的精神變異:先正義一點不及其餘,然後就正義化身了。精神病理學稱之為「自體中毒」。患有這種病症的人不能分辨「正義」和「我正義」之間的區別,也不能分辨或故意混淆個別與普遍的界限。在某種意義上這是文學的缺陷,你即使在孔慶東的老師錢理群及「北大中文系」的很多產品上面,都能看見這種病症。「文學異形」是反邏輯的。你不可能與司馬南辯論,因為他使用的是實用主義和道德主義的左右互搏之術。你跟他談正義問題,他跟你談槍桿子裡面出政權,有奶就是娘;你談事實問題,他給你談義和團義薄雲天,200年苦大仇深。

所以我建議你不要和孔司馬們辯論,精明和文學使你找不到他們本人,他們所說的,最高也就是「片面的真誠」。而這一點,他們比你還要明細。而語言暴力進一步遮蓋了他們,使你落入朋霍費爾描寫的「愚蠢」之中。而且你還得小心,你若真的想去爭辯,「保護費」就會發生作用:「該用戶的發言已被管理員屏蔽」。不過「孔司馬」確實是一個世代的符號。趙本山和余秋雨是「90年代」的丑角,代表戒煙體制下的百無聊賴;孔慶東和司馬南是新十年的精神品味:GDP暴發戶和薩達姆-卡扎菲綜合症,驕橫與恐懼一色,裝傻和充愣起飛。他們是「東方河蟹」的短褲,是長牆上不規則和頹敗的磚頭——從這破口之中,見證罪的極致與窮途末路,可以望見2012年的遲到的裂變,或者,空前崩盤。

2

瞎子看見 [2011-11-04 10:01:45 PM] 最近有朋友向我推薦了康來昌牧師的講道資料,我從來沒有聽過他的講道。聽說他曾經到過蒙特利爾華人基督教會訪問,不知博主對他的神學觀點評價如何?麻煩博主在百忙中加以指點,如果要閱讀他的講章有什麼好的建議,十分感謝!知道博主很忙,我的問題不急,非常感謝!

平安。昨夜落下2011年第一場雪,一望空靈。爐火靜靜燃燒,意興恬然。康牧不遠萬里,來到北美,今年春上抵達蒙特利爾華人基督教會。曾為神交,果然可人,精神矍鑠,見微知著,八公九曲,暮雲黃鶴。對康牧此行,讓人一直心存感激。特別在教牧方面,根除浪子隱患,常為寡婦辯屈,心繫世俗正義,可圈可點,可歌可泣。有名望者流,康牧出類拔萃。甫入蒙城,副駕駛慕然揚聲代禱,模仿眾水的聲音;披荊斬棘、迎風破浪,為我為這城,直入寒舍地下室,寶號少歇。朗朗乾坤,驚為天人。翌日,談及梁家麟倪柝聲公案,形容糾結,言辭給力:「初審梁作,為倪永夜涕零」。餘生也晚,始知屬靈,高山仰止,主流觀止。論及康氏神學,加爾文而路德,姿勢體大,一分為二。港台聚焦十字架真理者,康屬難得;與唐牧崇榮對觀,可見兩種性質的囉嗦——唐鋪張「哲學」,康鋪張「平易」;各領千秋,秀色迥然。學道者各取所好,不在話下。

3

緋紅的九重葛 [2011-11-04 07:29:39 PM]「我還在掙扎那個女牧師的問題。請教不寐,我的教會是女牧師創立並牧養到現在的,一共25年了。除了她以外,所有的長執會成員都是男士。我們的女牧師是主理牧師,一個月講一次道,其他都是男牧師在講道,其中還經常有神學院的院長和教授來講道。總體上看,講道台的信息除了女牧師永遠停滯不前外,其他都很好。最近女牧師身體不好,所以放鬆了很多控制。代理和準備繼任的牧師是男士。在這樣的情況下,我一定要離開嗎?我很捨不得離開我的詩班和小組成員。」 不寐之夜 [2011-10-27 08:20:03 PM] 上面黃仿的問題會在下次「問答」欄目中一併討論,謝謝!

平安。可以等一等,若是這樣。別忘了為「女牧者」代禱。

4

gumpy [2011-11-05 12:52:28 AM] 覺得生活在中國這個「特色」社會,要面對許多有形無形的壓力,尤其是對於剛畢業進入社會的年輕人,面對高的離譜的房價、物價和低得離譜的工資,很大一部分人就是在為生活奔命。進來聽一同學抱怨,光靠那一點點工資和獎金,一個月扣除了房租,吃飯都得省著吃。也知道幾個剛工作的弟兄姊妹在一個問題上很掙扎:我是學醫的,中國醫療行業內「回扣」是一個公開的秘密,就是藥物上醫生可以拿一些「提成」,拿與不拿在收入上相差很大。對於剛工作的他們來說,這種「誘惑」是巨大的,只拿工資的話生活捉襟見肘,房租下來就沒剩多少了。另一方面,如果拒絕這種「灰色收入」,似乎也會被科裡的「同事們」孤立,被認為「假清高」。本來能不能拿「灰色收入」的答案很清楚,但是人的軟弱往往容易妥協與現實生活的壓力,一方面很同情他們的遭遇,另一方面這也是自己以後要面臨的問題。上次有弟兄請教一個牧者,答案當然是不能拿,而且「拿的都是靈命很差的」。我覺得有種「站著說話不腰疼的」的意味,一個自己住大房衣食無憂的人指責一個溫飽尚有問題的人我總覺得說不過去。但是聖經的原則又是那麼明確。總覺得現在活著太不容易了,我似乎太像在水面行走的彼得,只看環境而沒有注目耶穌,現在也就這個光景了。請任老師談談看法吧,求神幫助我們的軟弱。

平安。首先我們要相信,我們的主看人內心的。其次中國確實很多規則是不合理的,在高稅收搞得民不聊生的情況下,我理解小民的偷稅漏稅行為。不過耶穌在這種情況下說:「該撒的物歸該撒」。最後,基督徒是天國的子民,當按著自己的真實處境,根據信心的大小,凡事為主而行;凡事也當看的合乎中道。這些問題涉及非常具體的細節,因此不是所有的行為都可以一概而論。我只想舉一個例子供你參考。即使在海外,個別公司也要求會計做假賬。幾年前我妻子遇到了這個試探,我們商議的最後結果,就是辭去這個工作。當時我們的家境也很艱難,失業帶來的陰影顯而易見。但是,很快她就有了新的工作,直到今天,收入一直在增長。我知道見證的局限性,但有一點是共通的:畢竟上帝是歷史的主宰,祂從不偏待人,而我們相信這一點。

5

我有平安如江河[2011-11-05 09:10:34 PM] ZT任先生:週末平安。感謝您對我問題的答覆。尤其是關於「阿民念主義」的回復,使我茅塞頓開,「阿民念主義」「靈恩派」等及其本質都在於,太過於看重「人「和」世界」。在您的博客中,國內主內弟兄姊妹還是無法跟帖或留言,我也試了很多次,除昨天偶爾粘帖成一帖外,其餘均無功而返。關於「靈肉」問題,我還是不太明白,教會牧師現在全是講這,引用的經文是《羅馬書》7:14-25「靈與肉的交戰」。保羅在這所說的「肉體」,除了真正物質意義上的外,是否還有其他?比如世俗的理念,文化等?還望您撥冗賜教。願上帝的保守祝福與您同在。

平安。保羅講的肉體,常常專指屬於「肉體的罪」,「屬血氣的」,「情慾的事」。可參考加拉太書5:13-26。

6

任弟兄,平安。啟示錄釋義第十二課:基督精兵(啟示錄7:4-8))提到14萬4千受印的以色列人,就是以色列人(而我們則是7:9所講的「新以色列人」),而14章提到的14萬4千人跟7章這14萬4千以色列人是同一群人。我在閱讀時,有些糊塗:一方面我們絕對不是這14萬4千基督精兵,但一方面我們又要成為基督精兵——你不可能是精兵,但你要成為精兵。我覺得自己有些鑽牛角尖了,可否這樣理解:這14萬4千以色列人當然是基督精兵,但不代表基督精兵就僅僅是這14萬4千以色列人。想深一層,似乎我還是不知不覺受到「象徵神學」、「代表神學」的影響,太「高舉」和「看中」這14萬4千了,當然根本還在於很捨不得「自己得榮耀」。主內蔡逸斯。

平安。也許我們可以這樣看。主耶穌有12位使徒(猶大被替換)。我們都不是使徒。但保羅說,你們當傚法我。我不是保羅。但我可以自比保羅(我說過這個問題)。

7

wangming1219206822011-11-09 20:05:25 說: 不寐老師你好,昨天接觸到這個網站:http://www.fuyinzhenli.com/,裡面的內容一下子吸引了我,我覺得這些講道真是太符合我們現在教會和信徒的光景了,希望您給一些建議,看看裡面的內容是不是符合聖經的,謝謝!

平安。粗看上去有兩點可能要警醒。第一是個別講章的說法比較極端。比如「義人犯罪了,也是聖潔無罪的」;這大約背後站著加爾文主義的預定論和一次得救永遠得救那個陳詞濫調。第二是鋪天蓋地的個人見證,這會稀釋福音真理的純正與完全。

8

hallelujah10212011-11-09 14:15:25 說: 不寐老師你好!我是在韓國求學的一名留學生,在中國已認識主耶穌。來這裡一年多,雖說也有去教會,但是靈裡軟弱,沒有了當初服侍的熱情。在韓國的這個教會中,不知道我應不應該這樣說,我找不到耶穌。於是我禱告給神,求神給我一個可以牧養我的教會,後來神奇妙的把我帶到了一個教會,讓我在現在的教會裡滿得供應,心裡滿是感恩。也經常看到不寐老師的文字會給我心靈上很大的供應。但是在這裡有一些疑問想請教老師,希望老師能給予解答。我在韓國之前教會的一位姊妹,她在感情上經歷了一些創傷,也把自己感情的事情告訴了教會的執事,那個執事告訴姊妹說讓她不要和現在的男友交往下去,說那不是神為她預備的,而且還說神現在已經為她預備好了一個,是在她回國之後會遇到,具體的就沒再說了,姊妹問執事怎麼知道,執事說她有先知的恩賜,她什麼都知道,只是她一般情況下不喜歡說什麼。我在想,現今的世界真的有先知嗎?如果現在還有人說是先知,應該怎樣分辨?還有以前我和那個執事我們一起禱告的時候,那個執事大聲的使用方言禱告,我後來告訴她說,聖經中說好像不能在眾人面前用方言禱告,她就用聖經的另外一處來反駁我,說只有用靈用方……

平安。耶穌說先知到施洗約翰為止,這個說法主要是指關於彌賽亞和救恩的預言。使徒行傳和保羅書信也談到過先知,這類先知主要是預言將要發生的一些具體事件,我相信神為祂至高的美意賜給一些人一些特別的看見,但這些恩賜不宜誇大。判斷一些預言是否出於神,我們唯有的標準就是聖經,聖靈不可能違背自己。就以你說的事件為例。首先我們知道,這位「女執事」的話語暫時是不能證偽的,將來或可「證實」——事實上也未必是證實,有點像算命,出於概率和巧合。所以我們無法根據「事實」來分辨欺騙和先見;神是知道誰在說謊的。但是,我們有聖經作為標準。如果你的朋友和她的男友很相愛,這位先生又沒有什麼大罪,我不明白聖靈為什麼要拆散他們。我所信仰的上帝不是這麼「沒六」的上帝。我們要知道,基督教的信仰不是巫術,而聖經又明確咒詛「占卜」的。所以,這類「預言」一定要加倍謹慎。另外一個標準可稱為理性標準,當然也是以聖經為根據的——判斷這是否說謊,可以用她自己的話來對照。比如,「她什麼都知道」,這一定是彌天大謊。連耶穌在地上的時候都不說自己什麼都知道,比如論到末世,耶穌還說,只有父知道,子也不知道。所以,憑這女人的顛三倒四就可以認定她的「靈」是什麼靈了。就好像如果一位女執事總是天天唱「生命」的高調,論斷別人的生命,自己卻母女反目,親子分道,這個女人就可能撒謊成性。關於方言問題,我已經談過,可以參考。需要說明的是,這位女執事的聖經解釋是不對的。另外,港台神學的偶像共存共榮問題,在韓國教會常常變異為更極端的靈恩浪潮,這是需要知道的。

9

趙俞任 [2011-11-10 12:16:05 PM] 弟兄平安 求主保守弟兄身體的健康,阿門。約翰福音 18:38 彼拉多說:「真理是什麼呢?」說了這話,又出來到猶太人那裡,對他們說:「我查不出他有什麼罪來。真理是什麼?這個問題是錯的!這不是人在真理面前的態度!應該是人該認識真理!提摩太后書 1:12 為這緣故,我也受這些苦難;然而我不以為恥,因為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或作「他所交託我的」),直到那日。保羅告訴我們真理是誰(基督) 請弟兄糾正! 啟示錄什麼時候講呀!保羅在格林多前書說為死人受洗,哥林多前書 15:29 不然,那些為死人受洗的,將來怎樣呢?若死人總不復活,因何為他們受洗呢?怎麼理解?

平安。謝謝關心。「彼拉多之問」確實很有代表性。第一、他告訴我們,人靠自己根本不可能認識真理,哪怕真理就站在眼前;人在真理面前是絕對瞎眼的。第二、人根本也不關心真理問題,人關心的是「實用」問題;「彼拉多之問」因此也有反諷意味:別跟我扯那沒用的真理問題。第三、人靠自己也不能順服真理,人的意志自由只是犯罪——比拉多看不出耶穌有什麼罪,卻仍然支持殺害耶穌;這就是人了。這一點在生活裡也常見,我們就是痛恨那我們明明知道沒有錯的事。正因為如此,我們需要基督。關於「為死人受洗」,教會傳統上有三種解釋:第一、這裡的「死人」,是指「曾經活著受洗後來又死的人」。第二、當時有一種風俗,但不是出於聖經;保羅用的是歸謬的辯論方法。第三、指「靈裡的死人」。我想不同情況下,這三種解釋都成立。啟示錄課程要聖誕之後再開講了,謝謝垂注。

10

信神愛人2011-11-12 16:41:47 說:任弟兄,平安: 究竟怎麼看待預定論?我不信雙重預定,但我相信預定論。因我知道在我裡面沒有良善。憑我自己無法認識神。若不是神的保守,我一定不會信他,我一定會背離他。我是被逼著信神的,我無法靠自己選擇信不信神,我只有犯罪的自由,沒有不犯罪的自由。但我們團契的弟兄姊妹都認為神揀選了每個人,但你需要對神產生回應,你可以選擇信神,也可以選擇不信。我害怕團契中神人合作說的抬頭。因為好多人分享都說我們要怎樣。要作什麼討神喜悅。我現在好多事越想越不明白,我只能相信,相信神在我身上絕對的主權和愛。不然,信神就太累了。我只是個罪魁,我怎麼可能作做什麼去討神喜悅呢?

平安。我個人是接受「單重預定論」的,儘管我對「預定論」這個概念很警惕。因為人一旦用「論」概括上帝的真理,一定會使真理變得「小於一」。所謂「單重預定論」更準確地說,得救和成聖都出於神,但不信和犯罪出於人自己。即使我們對神的旨意「回應」,我們也要記得,這個回應也是以神的旨意在先為前提,並以聖靈的感動或同在為依靠,因此,這個回應也要歸榮耀給神。所以保羅說誇口當指著主誇口。另外,我建議一些弟兄姐妹不要在具體的神學概念上浸淫太深,最後難免落入言詞的圈套。就如「人神合作」之類的指控,由於涉及人與神之間特別深奧的、理性無法洞察的邊界,所以人也不可能想明白。這樣的神學爭辯可以遠離。當「神學」成為「太累的捆綁」的時候,就應該扔掉了,回到聖經上簡明直觀的真理上來。

11

任弟兄,平安。前段時間得知您生病了,不知現在如何,是否好了一些呢?看您的博客更新量就略略可知您有多「不顧性命」,但「不顧性命」也得有「策略」的「不顧性命」,深望保重。最近跟一位肢體聊天,得知他們教會因為種種原因,現在主日聚會是每月首周講道,其餘三周查經。我覺得有些問題,但是想深一層,自己多是從教會傳統出發,而不是查考聖經。突然發現,自己聽了這麼多年的道,卻搞不清講道和查經的本質區別,似乎查經也可以達到宣講、責備、安慰、鼓勵等「效果」,關鍵在於講的人(或查的人)是否按正意分解真道,按正意了自然有人「對號入座」。當然,我想沒有人會否認,預備一篇講道的時間精力要遠遠大於查經。我還想到「規矩」(林前14:40),但講道也有打瞌睡、玩手機的,查經也有謙卑受教的。記得您講啟示錄時(1:3),曾提到讀是單數,因為當時信徒文化水平低,所以讀是需要特別的呼召。我當時就有個疑問,那麼現在大家文化水平高了,講道是否還繼續「適用」或者還是最好的「牧養渠道」。因為之前曾接觸過一種論調,現在信徒文化水平高了,所以不用講那麼長時間,而且時間長了,內容多了,信徒也集中不了精力,也吸收不了。有時,我不由的稍微論斷下,面對後現代的侵襲,教會連「講道」都要「驗明正身」,但這反過來可能也是表明我們在真理上的糊塗和缺乏。主內蔡逸斯弟兄。

平安。謝謝關心。首先,我覺得查經和講道的區別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們查的確實是經,你們講的確實是道。我推崇的講道,成查經式的講道。其次、如果講道主要是指主日證道,當然不宜以輪流和眾人發言的方式進行,這涉及神對傳道人的呼召和裝備。第三、即使講道台很好了,主日之外的查經學習也是很重要的,但查經班應該在牧者的指導和參與下進行,以便確保真理的純正。無論時代怎樣「進步」,「呼召」是不變的。其實真理與「文化水準」沒有什麼直接的聯繫;有時候甚至相反,越是文化水平高的群體,反而更可能抵擋真理,甚至異端橫行。傳統教會「辨別」牧者的合格與否,是必要的。

12

下網開鐮2011-11-18 21:23:47 說:(內容略)。

平安。1、這類活動不宜以教會的名義參加;考慮人的軟弱,個別關係較近的朋友以個人名義去是可以理解的。2、「獻金」不應該是給死者的,周濟親屬可以。3、教會搞追思會不是不可以,一方面要以講基督的救恩和與主一同復活為主;傳福音是給活人的,不是給死者的。另一方面,追思會絕對不能擠占主日崇拜。4、不用太焦慮,一方面,將真理告訴他們,就交託了;另一方面,自己不要在這罪中有份。願神保守你。下面是我不久前給一個小組的回信,也請參考。

弟兄轉來的兩封通知都收到了。時間過得真快,轉眼又是秋去冬來。莊子在《秋水》中作歌說:「時無止,分無常」。但基督徒的立場如此不同;我們的詩人說:「 靠你有力量心中想往錫安大道的,這人便為有福。他們經過流淚谷,叫這谷變為泉源之地。並有秋雨之福,蓋滿了全谷。他們行走,力上加力,各人到錫安朝見神」(詩篇84:5-7)。靠著神賜給我的傳道職分,靠著我對L姐妹對真理委身的理解與主內相愛,也靠著我與你們過去日子裡的同在,我既然知道了這件事,就不憚冒著「太律法主義」的風險,有如下建議供你們參考。

1、以團契名義墓地活動,最好和你們的牧者商議一下,尋求他們在真理上的指導。基督徒不是不講人情的一群人,但我們凡事當按真理而行。網上的一些教導並不完全符合真理。2、我們可以在任何地方讚美神,墓地也不例外。但是我們要知道,L並不在那裡;在墓地對L唱詩不是很合適。我們在墓地唱詩讚美神是可以的,讚美祂勝過死亡,擄掠了仇敵。以弗所書4:8,「所以經上說,他升上高天的時候,擄掠了仇敵,將各樣的恩賜賞給人」。3、請參考如下的經文,這是一些神學院在講「基督徒與掃墓」問題的時候,常引用的。路加福音24:1-9,「1七日的頭一日,黎明的時候,那些婦女帶著所預備的香料,來到墳墓前。2 看見石頭已經從墳墓滾開了。3 她們就進去,只是不見主耶穌的身體。4 正在猜疑之間,忽然有兩個人站在旁邊。衣服放光。5 婦女們驚怕,將臉伏地。那兩個人就對她們說,為什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6 他不在這裡,已經復活了。當記念他還在加利利的時候,怎樣告訴你們,7 說,人子必須被交在罪人手裡,釘在十字架上,第三日復活。8 她們就想起耶穌的話來,9 便從墳墓那裡回去,把這一切事告訴十一個使徒和其餘的人」。根據這段經文,我們能夠注意到幾個問題:第一、婦女們因為不明白復活的真理,仍然去墓地憑弔耶穌。第二、當她們一旦明白了,「便從墳墓那裡回去」。第三、道理很清楚,也很堅決:「為什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他不在這裡,已經復活了」!!!第四、在基督裡的人(包括L)也是如此,基督在哪裡,她也該在哪裡。

我並非反對基督徒紀念故人,人之常情,我心亦然。但我建議不宜在墓地隆重悼念她,更不宜以團契的名義和形式在墓地悼念。還記得嗎,摩西甚至沒有墓地,而耶穌講過更極端的話。出於人的軟弱,個人可以到墓地看看。但聚會主要還是放在家裡或教會,像往常一樣。弟兄姐妹在讚美讀經之後,可以按聖經的經文,分享一下對L的思念。家人也可以與大家分享一些見證。建議請你們的牧者參加,讓他講一講聖經的信息,也可以給家人和弟兄姐妹真理上的建造與真正的安慰。聖經讓我們將這個世界看成一個「正在進行時」的墓地,基督徒是這世界的光和鹽。墓地有很多掃墓的人,我們與他們不同。因為我們有基督。

願我們主耶穌的真理與恩典常與我們眾人同在,阿門。你們的弟兄:任不寐 敬上。

13

gumpy [2011-11-21 08:16:37 PM] 任老師,接著上次您對於「信與不信不可同負一軛」的解答,這條「專指婚姻」的經文的確只在婚姻上貫徹得極其徹底。沒理解錯的話,您的觀點似乎是我所聽過看過對於信與不信可否談婚論嫁這個問題唯一持「可以」態度的。我知道以前我們學生團契中是明令禁止與不信的人談朋友的,如果已經在談的也要立即分手,見過不止一次團契的人對於這種「戀愛」強行介入,導致不信一方對於我們的信仰極為仇視。流行的觀點是信與不信的談戀愛猶如站在桌子上和桌子下的兩個人,桌上的人(信的)更有可能被下面的人(不信的)拉下來而不是相反。我當然同意夫妻(戀人)雙方有共同信仰是再好不過的,但上帝真的不允許信與不信之間的婚姻嗎(結婚後一方信的除外)。「信與不信不可同負一軛」是原則,而非律法,那麼這條原則是僅僅是一種建議嗎?而且如果與尚未相信的一方結婚,婚禮似乎也會遇到很大麻煩,在教堂舉行儀式也成為一個問題。希望任老師就這個問題再談談自己的理解。願神保守你的身體。

平安。是的,我不認為「信與不信不可同負一軛」是一種婚姻律法。談到婚禮,要看對方為何事反對。如果是因為厭惡你的信仰,這樣的婚姻是可以中止的,道理我上次談過:神比一切都大。

14

小白和諧 [2011-11-21 11:04:22 PM] 請教任先生一個問題,約翰一書教導我們: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英文是anything),那麼,喜歡某些電影某些書,算不算愛這個世界呢,熱愛大自然算不算愛這個世界呢,您博客裡的很多自然風光照片也是從大自然來的吧,大自然也是屬於這個世界呀,陽光雨露也是屬於這個世界啊,如果真的如《聖經》教導的那樣,不要愛世界上的anything,估計人活不下去啊,不知道該怎樣理解這句話。。望先生回答。(我的新國際版英文聖經裡面是這樣說的:Do Not Love the word or anything in the word)

平安。希臘文聖經講「愛」的時候,大約有兩種,一種是宗教上的愛,對上帝的愛。在這個意義上,人對anything的愛,不能上升為對上帝的愛。更具體地說,你可以喜歡一部電影和一張照片,但你不應該向它頂禮膜拜。基督教不否定世界,只是不看得過於當看的。另一種是情慾上的愛,上帝說我們對這種愛要管理。基督教不否定情慾,但主張管理。打個比方,我喜歡上網遊戲,但總要節制。讓我們感謝神,真理是這樣的「中道」,阿門。

任不寐,2011年11月24日

附圖:我看著孔司馬長大的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