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系列之二】聖誕聯歡晚會布道:聖誕快樂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歡迎各位來到蒙特利爾華人基督教會2011年聖誕晚會,祝賀大家聖誕快樂。聖誕節是一個奇妙的日子;是每個人遭遇天使或神的使者的日子,他們要祝福你聖誕快樂,把不快樂變成快樂。人因為是「大人」而不快樂;人因為愛(被愛與愛)而快樂。這就是路加福音1:1a所告訴我們的:「提阿非羅大人哪」(κράτιστε Θεόφιλε,most excellent Theophilus)。第一個字κράτιστος,是「大人」,告訴我們每個人不快樂的原因;這個「大人」不僅是「成長的煩惱」,更是一切痛苦的根源,「大人」是人的地獄。一方面,我們被大人壓制,這「大人」有希律、該撒、居裡扭;另一方面,我們被「大人信仰」所奴役——我的心要尊我為大,就是我要人愛我如上帝,但總是不得,於是我活在卑微、孤獨和痛苦之中;並藉著抱怨和攻擊不愛我的他人,使別人生活在痛苦之中。事實上,「大人」是人間所有信仰的總結,是一場求愛而不得的悲慘事業。就這樣你被帶到聖誕節,神呼喊你的名字,提阿非羅!Θεόφιλος,這個名字由兩部分組成:θεός(神)與φίλος(友愛的,朋友的);「神愛你」,「神要作你的朋友」。神的兒子降生,要除去人的罪和痛苦,將你我遷到神愛子的國度裡。正因為如此,到使徒行傳1:1a,「提阿非羅大人」,就變成了「提阿非羅」——你已經從「大人」的苦海裡出來,成為新造的人。現在的問題是,神的愛怎樣賜給我新生和快樂呢?讓我們一起來讀路加福音1:28,「天使進去,對她說,蒙大恩的女子,我問你安,主和你同在了」(And he came to her and said, Rejoice, O favored one, the Lord is with you!),首先,天使告訴馬利亞你要快樂;然後,天使解釋快樂的兩個理由。第一、你蒙了大恩,你是神所愛的,神就是愛;而且神的愛是恩典之愛。第二,神怎樣愛你呢,因為神與你同在。所以,聖誕快樂,阿門!

一、神就是愛

首先我們要區分聖經所說的愛,就是神的愛,和我們人所求的愛。路加福音1:28把神的愛稱為恩典(χάρις,grace)。恩典的基本含義就是白白賜下的,沒有條件的。一方面,神為什麼愛我們呢?因為神就是愛(約翰一書4:8,16);另一方面,只有神的愛是沒有條件和局限的。而人的愛絕對不是恩典,人的愛都是有條件的。一方面,我們的愛常常就是一種罪。你愛一個女人和愛一碗紅豆湯的愛沒有任何區別;你可以為一碗紅豆湯出賣長子的名分,跟誰拼了,也可以為一個女人這樣愛;你可以因為膩了而不愛一碗紅豆湯;你也可以因為同樣的理由對待你的「愛人」。另一方面,我們因為愛的不得,會「愛(變成)恨情(化為)仇」。傷心首先露出了人的愛的馬腳,人之愛的投資性、投機性和罪性;人間的矛盾和攻伐基本上都是因為「我曾經那樣愛你或我看錯你了」;「我對你這麼好,你愛我能死啊」。我們對人間的愛不滿意,根本原因,就是因為人愛的無能與偽善讓我們不滿、沒有安全感和真正的喜樂。所以,我們需要神的愛。但是,神愛你(提阿非羅),這是什麼意思呢?第一、你是愛的對象,是愛的客體;第二、只有神是愛的主體。這兩個問題是聖誕節最具有爆炸性的新聞。我先講第一個問題。

1、真相:愛的客體

從原文能更清楚地看見,提阿非羅和馬利亞都是被神所愛或蒙愛的人(動詞κεχαριτωμένη是被動語態)。這話非常深刻地告訴我們,人沒有神的愛,也不能去愛,只能被神所愛。換言之,人是愛的客體或對象。第一、被造。每個人都需要愛。根本原因是人是被造者,一個需要創造者用愛充滿的容器;被造者需要與創造者同在或合一才能完全。每個人需要愛這一事實,也進一步證明,人是愛的對象,人不是神,人需要神和神的愛。第二、犯罪。為什麼人會需要愛,更因為愛不在我們身上了,我們活在無愛的恐懼之中,甚至活在上帝的憤怒之下。人因罪與創造者、就是上帝分離之後,他時時刻刻渴望與神復合愛的關係,就是渴望被「稱義」。聖經常常說因信稱義,有那麼重要嗎?有,因為壞人想好,想被看我是壞的上帝除去憤怒,重新肯定。第三、絕望。既然人不是愛,沒有任何一個人是愛,只有神是愛;在人間,人對愛的求索和絕望構成了人類文明的本質,前者是人本主義的文學;後者是人本主義的哲學(佛學)。

這樣的看見使我們回望中國文學史或我們的學生時代,有恍然大悟之感。屈原上躥而下跳要求索什麼呢?求愛媚楚不得,殉情汨羅。「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李商隱繼續翻箱倒櫃找愛。「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陸游的世界也有一間客店,黃昏時節,馬利亞頌歌之時。人在暮秋,嫁時黃昏,深陷絕境,痛何如之?!晚清時節,中國心靈呼天搶地天涯海角地尋找愛,只等得黛玉花也謝了春紅。黛玉是純爺們,真是條漢子,拿起垃圾袋要把所有落花收拾起來埋掉。黛玉的法庭離婚宣言是:「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杯淨土掩風流,質本潔來還潔去,強於污濁陷渠溝」。就這樣你我都渠溝了。但這小丫頭一出門就遇到個難題:「天盡頭,何處有香丘?」中國心靈實在可憐,找不到墓地,無處安放青春,也無處安放屍體,靈魂一直在挪得之地。於是就到了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登場了——這些無神論者指著自己的骨灰盒說;灑進大海。因為,「小時候媽媽對我講,大海啊,是我的故鄉」。他們的媽媽叫余秋雨。到了所謂的後現代,新新人類宣佈根本沒有神的愛,愛是我們自己製造的,Made in China,是為做愛。東北講「做」用平聲,濫用肉體陷入罪的捆綁;用謊言和更多的罪掩蓋、轉化起初的罪。愛就這樣為罪陪葬。所以,摩西過了紅海就不再寫詩了;因為只有「耶和華是我的詩歌」。

2、顛覆:主體虛構

(罪)人不會愛,不懂愛,不能愛,因為他只是愛的客體;人要被愛,因為他是從神來的;因為罪人要被稱義;不接受上帝在基督裡的愛,最後的退路就是自愛和自救。在求愛的路上,人總不甘心失敗,於是悲劇總是雙重的,人因罪與上帝分離,就是與愛分離,這是悲劇的第一步。緊接著,人開始移情別戀,就是不要神的愛,去追求神之愛的替代。所有人都是這迷信或偶像崇拜的製造者與受害者。第一個偶像就是人,人向人求愛,人演人的上帝,早期金文中的「愛」字,意思就是「心的虧欠」( ),只是演變到晚期金文和篆文( ),這種虧欠就向人來尋找填補和滿足了。於是我們看見,與神有關的「愛」,就這樣變成了無神論的人際關係中的「愛」了。人的愛在政治領域是欺騙,在江湖是經濟人理性(「桃園結義」),在婚戀中,是白日夢。人的愛,「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馬太福音26:41)。這是寶黛悲劇、這是瓊瑤現象。不僅如此,相愛甚深,相害甚慘,相恨甚久(創世記2-3)。2011年有一場「中國人又終於相信愛情了」的戲劇,「王功權私奔」的熱血只維持了大約180秒鐘。第二個偶像在對人絕望之後粉墨登場,這是小三偶像的誕生。最早出場的小三被稱為「自然」。陶淵明老師的學生林和靖娶了梅花生下來千紙鶴。蒙特利爾大街上那些被溜的狗和白菜,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最後一個偶像,就是當人對上面兩個愛人絕望之後,人就只能愛上了自己。這愛起源於恨,終結於恨。對人和自然之愛的失望,首先造成了三種犬儒精神:相對主義道德觀、無根的普世價值高調,最後退守血親關係為基礎的生物學倫理。然後,我要靠成為自然的主宰和人上人獲得愛,象徵性地被愛。這就是「大人」的誕生。「大人」信仰就是在追求一種生命的價值。而對生命價值的追求,根源於我們實際上承認「由於死亡的絕對統治,生命毫無價值——沒有價值才去尋找價值。但人向偶像尋找價值,注定是要失敗的——同樣沒有價值的人,不可能賦予你價值;人給人的榮耀毫無意義(馬太福音6:2;約翰福音2:24-25,12:43)。

二、神怎樣愛

人一直活在失戀或失愛之中,依靠回憶或憧憬在人間從未真正有過的那種愛而活著,同時又拒絕來自上帝的愛。從根本上說,我們拒絕上帝之愛來自愛的無知,或者說,我們不能明白愛的真理,也不能按真理愛。上帝按祂自己的真理去愛,上帝愛有三個基本真理:第一,創造之愛,或普遍的愛。神的愛沒有條件,稱為恩典。我們覺得這是騙人的,或者通過「自然化」,將上帝的愛抹平。第二、救贖之愛。神的愛帶著公義,絕對聖潔,這是十字架的真理。但神的公義和聖潔使我們對十字架的愛感到厭惡,或者不理解。然而耶穌為此上了十字架,為我們承擔了一切的罪,又使我們因信得生。這種愛被保羅稱為「大愛」(以弗所書2:4),或「長闊高深」的愛(以弗所書3:18)。這是犧牲的愛,沒有愛比這個更大了。第三、成聖之愛。一方面,若非聖靈的感動,沒有人靠自己能領受這樣的大愛。耶穌為我這個罪人死,這怎麼可能呢?我這麼好?我們會殺了這樣「置我們於不義」的上帝。很多人一打開舊約就不信上帝了,因為這個上帝還沒有我更好,更公義,更慈愛。路加福音是寫給「提阿非羅大人」的,「大人」更不願意接受上帝在基督裡的愛,大人更不認識這真正自由平安的路。如果路加將這封福音書寫給妓女和任不寐,是可以的,因為我們這樣的罪人需要基督和祂的十字架。另一方面,靠著聖靈的帶領,基督徒會逐漸活在愛中,活在真正的自由平安和喜樂之中。

1、創造:普遍的愛

我們先看看神的普遍之愛或創造之愛。神創造了人,並為人創造了宇宙萬物。從創世記1-2告訴我們,人是宇宙的中心,人的家是宇宙的中心。這種愛本來人是可以認識的。所以羅馬書1:19-20說:「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心裡。因為神已經給他們顯明。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神的創造之愛可以稱為「不改變的愛」(詩篇102:27;瑪拉基書3:6;希伯來書1:12)。這與人的「小愛」相區別。創世記8:22,「地還存留的時候,稼穡,寒暑,冬夏,晝夜就永不停息了」。那些總是尋找神跡的人不理解上帝的愛,由於神的愛,祂創造了一個「理性秩序」的宇宙,使我們人能平安地居住在其中。太陽不能說:你若再惹我,或不滿足我,老子不幹了;月亮也不會說,今天我從東山出來參加你們地球人的聚會,是給你面子。無論我們是否回應上帝的愛,甚至何等令人厭惡,神仍然在普遍的愛中愛我們。只有神的愛不改變,而且完全。耶穌說:「 43 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44 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45 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因為他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46 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什麼賞賜呢?就是稅吏不也是這樣行嗎?47 你們若單請你弟兄的安,比人有什麼長處呢?就是外邦人不也是這樣行嗎?48 所以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馬太福音5:43-48)。我們一直活在這種愛裡面,動作存留都在乎祂;但我們卻把這種恩典污辱為「自然」(使徒行傳17:28)。

2、救贖:特別的愛

你會說,別的宗教也是這樣,憑什麼我要相信基督教?因為只有基督教信仰上帝的兒子耶穌基督因愛人而釘死在十字架上,又為愛我們從死裡復活,為愛我們將要再來。這份愛可以稱為救贖的愛。換句話說,只有基督教宣講救贖的真理,異教則相信,人可以靠自己的愛心被神所愛,直到永生。但聖經斷絕了這種想法,聖經否定人真的能夠愛,至少否定人的愛能夠達到上帝滿意的程度;因此,我們只能在神的愛裡面,就是在基督並祂的十字架裡面,成為蒙愛的人;我們得救本乎恩,也因著信(以弗所書2:8)。這個真理很徹底地表達在約翰福音3:16,「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神特別的愛有至少兩個特點。第一、神的愛是有確據的,「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約翰一書4:9)。第二、神的愛是帶著能力的:「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這個「永生」是從「重生」開始的(約翰福音3:3,7)。重生在約旦河或洗禮池,就像耶穌誕生在馬槽。所謂重生,就是靠神的話語和聖靈的感動,認罪得自由,悔改信基督。「大人」重生很難,但神凡事都能,駱駝可以穿過針眼。所以我們看見從路加福音1:3的「提阿非羅大人」,變成了使徒行傳1:1節的「提阿非羅」。你靠認罪悔改信基督,就從「大人」監獄裡出來了。歡迎你來到自由世界。

最後,我們說說成聖的愛,這是聖靈在我們裡面的工作。上帝在基督裡所應許的永生,也不僅僅是遠景,而是從現在開始,就讓我們每個人活在祂的愛裡面。一方面獲得愛和自由;另一方面,我們重獲愛的能力,去愛神愛人(約翰一書4:19)。神先愛我們,是我們能夠去愛的前提和動力。從此,基督徒就成了神之愛的見證(以賽亞書43:10a;路加福音24:48;約翰福音21:24;使徒行傳1:8;提摩太前書6:12;希伯來書12:1;彼得前書5:1)。這愛的見證的第一步,就是喜樂的能力,就是被愛的見證。第二步,就是饒恕他人。人不是愛的主體,所以從此不要抱怨和嫉恨人的無愛與傷害。「當下耶穌說,父阿,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兵丁就拈鬮分他的衣服」(路加福音23:34)。 第三步,基督為所有人的罪死了,又吩咐我們與世人分享基督,所以我們要主動進入世界,把基督的愛分給人。各位,2012年我有三個夢想:第一、喜樂首先從神的家開始,2012年蒙特羅爾華人基督教會要成為滿面春風的教會;是你們每個人愛而不是單單求愛的地方。喜樂也從我們自己的家開始,讓你的家成為滿面春風的家,正如上帝首先在亞當和夏娃這個家庭裡工作,正如基督首先進入約瑟和馬利亞之間。第二、2012年忘記傷害你最殘酷的那個人,學約瑟的樣式,寬恕他,並盡可能用基督的愛愛他。求神使我們成為福音的使者,報好消息的牧羊人。第三、春天從唐人街開始——不要奢談改變中國,你先改變一條街道。在這座城市裡,求神讓我們成為聖潔和滿面春風的中國人。提阿非羅阿,願我主耶穌基督的恩,從此住在你們心裡;阿門!

任不寐,2011年12月17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