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證道:闔家歡樂,永不分離(徒16:25-34)

各位弟兄姐妹平安。近年流行一個詞,叫做「穿越」。我知道你們中很多人都相信自己是3012年某個人「穿越」過來的,要不怎麼和這世代如此格格不入呢。今天,我們要一起繼續往前穿越,穿越到幾萬年以前,到創世記;這是大洪水中,諾亞方舟上一個小家庭的悲歡離合:彼得前書3:21b-22a,「當時進入方舟,藉著水得救的不多,只有八個人。這水所表明的洗禮,現在藉著耶穌基督復活,也拯救你們」。阿門。

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創世記3:8-13、約翰福音19:25-27和使徒行傳16:25-34。感謝神的話語。我們今天的主日證道要解決兩個問題,第一、靠著啟示真理認識人類悲劇的中心是家庭危機,而家庭危機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家庭內戰(創世記3:8-13)與親人死別(約翰福音19:25-27)。換句話說,人生有兩大悲劇,每個人都在這兩大悲劇之下:相愛的人相恨,相愛的人永訣。第二、上帝將祂的獨生子耶穌基督賜給每一個家庭,讓相恨的相愛,讓永別的永不分離。換言之,怎樣創造和重建婚姻家庭的真正和平與永久團圓;即怎樣嚮慕道友特別是自己家人傳福音(使徒行傳16:25-34)。感謝上帝創造了婚姻家庭並將之置於宇宙的中心。家本是世界上最溫暖的地方,是每個家庭成員的避難所和加油站。但是,由於罪,家也可能是悲劇中心或世界上魔鬼的統治中心。這種悲劇主要由兩部分組成的,家庭內戰與生離死別——親人之間的最後分離比人間任何不幸更殘忍。春節團圓和聖誕節團圓不僅表達了人對家庭和睦和永遠同在的嚮往,也表達了人對家庭紛爭和那場永別的絕望。為這樣的緣故,上帝差遣祂的兒子耶穌基督,進入世界,將酒一樣的祝福指給每個家庭,要帶領他們進入真正的平安與永久的團圓。上帝特別藉著洗禮更新了這個宇宙中心,如同當年挪亞一家八口(連動物也是如此)從大水中重生,猶如以色列人過紅海也是以家為基本單位的。換言之,家庭的基督化一方面從根本上消滅了家庭內戰(這當然有一個過程),另一方面,預先根除了一個一個死別對生命、親情的撕裂與毀滅。基督徒家庭靠著基督的愛提前擊退了死亡對愛的權勢。讓我們感謝讚美主,上帝暫時拆散了祂的的天家(父子分離,棄絕在十字架上),和祂兒子地上的家(母子分離,分別在十字架下),為了成全我們的家。但是很多弟兄姐妹都遇到了一個共同的難題,向自己家人傳福音實在太難了。所以今天求神幫助我們,一方面,讓我們自己理解上帝在洗禮中對家的美好旨意;另一方面,更好地裝備我們,使我們在家人面前和世界面前大有能力,帶領家人和萬人得救重生,同行天路。阿門!

一、問題的誕生和解決(創世記3:8-13,約翰福音19:25-27)

1、敗壞:家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創世記3:8-13)

我們首先藉著創世記3:8-13來說明,家變是怎樣分七步開始的。「8天起了涼風,耶和華神在園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聽見神的聲音,就藏在園裡的樹木中,躲避耶和華神的面。9耶和華神呼喚那人,對他說,你在哪裡。10他說,我在園中聽見你的聲音,我就害怕。因為我赤身露體,我便藏了。11耶和華說,誰告訴你赤身露體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嗎?12那人說,你所賜給我,與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樹上的果子給我,我就吃了。13耶和華神對女人說,你作的是什麼事呢?女人說,那蛇引誘我,我就吃了」。

第一、 一切源於罪:8a天起了涼風

洞房花燭夜剛剛結束(創世記2:21-25)。漢朝的《韓詩外傳》中有一句家喻戶曉的話。「樹欲靜而風不止」,其實這句詩文後面一句是「子欲養而親不待也」。我願意把這句話直接連到創世記第三章。蜜月甚至就是婚宴上,風雲突變,美麗的伊甸園起了涼風。原因很簡單,上文告訴我們,由於亞當夏娃背叛神,吃了禁果。換言之,就是由於你的罪,涼風將蜜月吹散。不要陷入這樣的借口:我的家變簡直匪夷所思,如果有神存在,如果上帝是公義的,就沒有任何無緣無故的悲劇。回想一下你的家庭紛爭最早是怎樣開始的,你的蜜月是怎樣結束的,涼風乍起那個黃昏,根本原因,是因為兩個人的罪。聖經拆毀一切謊言今天直截了當地將悲劇的真相顯明給我們。不僅如此,到了創世記第四章,父母的敗壞和死不悔改影響了兒女,他們的長子成了殺害弟兄的兇手。家庭悲劇開始代際遺傳,罪開始發酵,向時空兩個方向蔓延。

第二、神的第一次恩典:8b耶和華神在園中行走

但神就是愛。我們來看涼風中的恩典。耶和華神在園中行走,祂愛我們,就來尋找犯罪的人,為要終止他們的敗壞。對基督徒來說,風波是神在場和關切的徵兆。願我們看見,在任何家庭風波中,神的靈都很憂傷,並且進來要幫助和更新我們。所以不要遇到風波就走極端,你要仰望、等候、尋找神的旨意。風波中不要驚慌,反要平靜安穩——因為神來了,你要等候祂來解決。我們不要自己像熱鍋上的螞蟻,也不要給第三者留地步。是耶和華行走,不是你亂竄。單單以為你遭遇悲劇了,甚至抱怨上帝的管教。涼風表明,上帝沒有對你的墮落視而不見,反而親自來拯救你。這一幕更預表著耶穌基督道成肉身進入我們中間,為要拯救我們。很多異教不相信耶和華神在園中行走,因為他們的偶像沒有這樣的能力,更沒有這樣的愛。他們將涼風歸咎於緣分和命運,因此,他們要靠自己在大風大浪中頂風作案。

第三、人的第一次淪陷:8c那人和他妻子聽見神的聲音,就藏在園裡的樹木中,躲避耶和華神的面。

神來呼喊我們認罪悔改,但我們硬著頸項開始躲藏。犯罪之後,我們在神面前,也在人面前,第一個反應就是躲藏:「我沒有干」。從此你的家庭建立在謊言的基礎之上,赤裸相見夫妻一體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這也意味著,家庭喪失了第一次重建的機會。夫妻兩個人都開始說謊。我們在罪裡將危機像定時炸彈一樣秘密傳遞到下一個時期。危機早晚會爆發。不僅如此,為了掩蓋第一個謊言,你要製造更多的謊言。而猜忌和不信任從此禍亂家庭。

第四、神的第二次恩典:9耶和華神呼喚那人,對他說,你在哪裡。

感謝主,一方面我們根本無法躲避神,另一方面,神第二次將救恩臨到我們。人進一步犯罪,神進一步追問。這個追問往往藉著一些環境臨到你——喊的就是你,針對的就是你,你就是那人。基督不僅進入我們中間,還呼喊我們,用祂的話語臨到我們:「你在哪裡」。上帝不僅要我們反思你現在可憐的處境,也讓我們思想,你到底在幹什麼。因為人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特別是婚姻危機中的雙方,因為氣瘋了,不能辨認自己的言行,也不能靠自己從危局中走出來。人都會迷失在危機中,並且越陷越深,只能等候道成肉身。請注意,神先來找亞當——家裡的頭首先要承擔責任。這是神的道理,家庭出了問題,唯男人是問。

第五、人的第二次淪陷:10他說,我在園中聽見你的聲音,我就害怕。因為我赤身露體,我便藏了。

但是,人繼續犯罪,這裡是人的第二次淪陷。犯罪的人遭遇了風波、醜聞,這大概是神的話語臨到的慣常情況。然而人不會悔改,他要加倍地為自己的罪辯護。就是人要在「誠實中」進一步淪陷:說謊有理。那時候我不敢告訴你真相啊,理直氣壯,撒謊有理。請注意,是我害怕,而不是我犯罪。我害怕構成不認罪悔改的理由。不僅如此,這句話的意思是,我就干了,怎麼著。我害怕構成繼續犯罪的理由。我們會將犯罪合理化,但絕不悔改。國內有一部電視連續劇,叫《夫妻那點事兒》。其中那位小三有一句很矚目的話:我知道我這樣不對,但是,為了得到我的愛,我仍然不顧一切(大意)。「誠實的愛情」,塗上這個口紅,罪好像就不是罪了。家庭危機一旦暴露,爭吵爆發,基本內容就是這樣的:我當初不敢告訴你——你為什麼變本加厲呢?此外,我們要注意人一次再一次無視上帝的警告。長此以往,我們將面臨更重的懲罰。

第六、神的第三次恩典:11耶和華說,誰告訴你赤身露體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嗎?13a耶和華神對女人說,你作的是什麼事呢?

我們的主真實是大有忍耐的主,清官難斷家務事,但上帝比清官更大。上帝興起一些事實,進一步提醒男人,並委婉地戳穿男人的謊言。也許你覺得上帝這些問題是廢話,因為祂明明知道是怎麼回事。不是的,各位,上帝用這些話是要帶領亞當和夏娃認罪。「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嗎」,這完全是「誘導式」的審判,就是讓亞當看見自己的罪行。與此同時,夏娃一點兒也沒有從上帝和亞當的對話中學到什麼。於是上帝勸完了男人勸女人,也是進一步給男人和女人認罪悔改重建家庭和平的機會。上帝繼續追問女人,也等於給女人一個平等的被尊重、得救贖的機會。上帝踢給亞當的問題同時也是給夏娃的,所以這裡的問題很簡單:「你作的是什麼事呢」?上帝不僅提醒夏娃反省和魔鬼的關係,也反省和丈夫的關係;前者女人不要上帝,後者女人要當頭。

第七、人的第三次墮落:12那人說,你所賜給我,與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樹上的果子給我,我就吃了;13b女人說,那蛇引誘我,我就吃了。

但是,人第三次犯罪。這一次將人死不認罪反而控告上帝、彼此殺戮的醜惡完全暴露出來了。男人歸咎於上帝和老婆,女人歸咎於蛇。男人首先翻臉,完全忘記了自己起初怎樣為女人感恩,然後責備上帝,生活中常常表現為咒詛命運。最後就是把責任推給對方——我之所以成為花花公子,是因為我太太不好。犯罪是因為受別人誘惑自己,這是非常無賴的謊言,但幾乎所有的爭吵都是如此。「你跌倒我了」,這是教會的語錄。「都是四人幫鬧的」,這是政治的標語。都是對方的責任,而我唯一的責任是瞎了狗眼——狗也跟著倒霉受到株連。夏娃在這裡也開啟了婦女解放運動的先河——陷入苦境中的婦女異口同聲的萬年口號是:我被他騙了,被玩弄了。被騙的喧嚷一方面宣告自己完全無辜,另一方面要糾集輿論釘別人的十字架。但被騙是假,互動是真;被玩弄是假,玩弄人是真。這句話傳遞出來唯一真實的信息是,她在繼續騙人。但這個謊言首先成功掌握了她自己,使她相信是真的,然後任何對話都變得不可能了。夏娃這句話也包含著抱怨:蛇君和我卡拉ok的時候,你們在幹什麼?不僅如此,夏娃這句話是話中有話。我們要記得創世記3:1,「耶和華所造的,唯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因此,夏娃的言外之意是,「你作的是什麼事呢,你為什麼造蛇呢,你若不造蛇,我怎麼可能犯罪呢」?這聲音是否很熟悉呢?很多人就是用「上帝為什麼造魔鬼」來控告上帝的。人不反省自己為什麼自動與魔鬼合作,卻指責創造天使的神。夫妻二人在死不悔改、控告上帝、繼續犯罪(「我就吃了」)上是一樣敗壞。所以我們看見,夫妻內戰最後常常以犧牲教會生活換取「和平」。如此醜陋的人類,如此不堪的第一家庭,為了避免污染天國,他們被趕出伊甸園。這意味著男女蜜月徹底結束了,家庭婚姻從此伏在上帝的咒詛之下。被咒詛的二人彼此咒詛,從此靠「吵架」度日。盼望著盼望著,該隱誕生了。

2、耶穌的示範:將母親交給教會(約翰福音19:25-27)

該隱殺害亞伯的故事我們都知道,顯出人類靠後代根本沒有指望返回伊甸園。於是基督裂天而來。我們來看上帝在基督裡為人類危機、包括婚姻家庭危機的解決方案。約翰福音19:25-27,「25站在耶穌十字架旁邊的,有他母親,與他母親的姊妹,並革羅吧的妻子馬利亞,和抹大拉的馬利亞。26耶穌見母親和他所愛的那門徒站在旁邊,就對他母親說,母親(原文作婦人),看你的兒子。27又對那門徒說,看你的母親。從此那門徒就接她到自己家裡去了」。

第一、十字架上的上帝:從律法到福音

各位弟兄姐妹,讓我們今天再一次矚目十字架上的基督。一直以來,我們靠著聖經的啟示,對律法之下的人性有著深刻的看見。我們為什麼要如此剔骨剜筋地披露和正視每個亞當和夏娃的不堪呢?聖經為什麼要如此徹底地顯明人、我們自己的罪和絕境呢?如果沒有基督,這些看見不僅對我們的生命和生活毫無幫助,而且會誘惑我們成為魔鬼的工具——因為魔鬼也會對人的本性進行深度的挖苦。認識人是罪人是為了顯示我們深刻,用來嘲笑和咒詛人類和他人嗎?絕對不是!耶穌說,我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乃是要救人的性命。認識人是罪人是為了讓我們對人絕望,從而不要依賴自己和他人嗎?不完全是!聖經禁止任何人清高孤傲(「仗著自己是義人,藐視別人的」),相反,聖經反覆鼓勵信徒要彼此相愛。認識人是罪人是為了讓我們認罪悔改並因此把我們帶向基督嗎?也不完全是!因為這樣的罪人靠自己根本不可能認罪悔改,不可能自己走向上帝,罪人在重生上是完全無能的——認識自己有罪卻行不出來,更加痛苦不堪。神讓我們如此透徹地看見亞當和夏娃的敗壞到底為了什麼呢?第一,讓我們看見人就是這樣的,因此,他需要單方面的忍耐、饒恕和愛。聖經比所有的人間文學都扎心地顯明人的完全敗壞和完全無能,但聖經和所有的人間文學都不同,這些批判不是為了顯明人應該被咒詛,而是人應當被愛。每個人都需要被恆久忍耐,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是這樣的人。第二、但人間根本沒有這樣饒恕和愛,所以上帝差遣祂的獨生子耶穌基督進入世界,並為我們死。所以說,神就是愛。神的愛在三個方面都是獨一無二的:愛不可愛者;只能為他們去死;願意為他們去死。第三、一旦我們仰望十字架上的愛,我們就(只能)因愛悔改,(只能)因信稱義,(只能)因信去愛——雖然我真的很糟,但神愛我了,並為我死了;雖然他真的很糟,但神愛他了,為他死了,又吩咐我們去愛。我們越是認識和感受到神無條件的愛,我們就越能行出來了。這就是福音了。總而言之,我們靠著聖經認識人性不是為了讓我們變得冷嘲和憤世嫉俗,而是讓我們靠著基督謙卑順服,並去饒恕、憐憫,愛和幫助。這正是我們的主耶穌所成就的。事實上只有祂有資格「獨醒」,但祂卻降生在牲口棚和馬槽那麼噁心的地方或人間,並死在十字架上,死於那麼殘忍的骷髏之地。就是為了愛可憐的人。明白了從律法到福音的基本真理,我們再來看看,上帝在基督裡,怎樣用祂的大愛,解決了亞當和夏娃及其後裔的家庭危機。

第二、人類危機的焦點:十字架上的死別:25站在耶穌十字架旁邊的,有他母親,與他母親的姊妹,並革羅吧的妻子馬利亞,和抹大拉的馬利亞。

亞當與夏娃之間的紛爭,顯示的是家庭危機的第一個方面。而這裡我們看見人間婚姻家庭的另一個方面、甚至更殘酷的危機,就是家人面臨死別的絕對威脅。最相愛的人,死別最痛苦。「站在耶穌十字架旁邊的,有他母親」,再沒有任何一句話,任何一個畫面,能比約翰福音19:25更徹底顯明瞭家的悲劇了。死亡要把至愛的人分開,而且,是白髮人送黑髮人。人間文學總是謳歌家庭美好的一面,但聖經同時將家的另外一個特徵指給我們看。聖經是誠實的。因為早晚,每一個人,每個家庭,都要面對一種親人死別。母親是家庭之愛和親人之愛最高的表達。「站在耶穌十字架旁邊的,有他母親」,此時此刻,整個宇宙都屏住呼吸,不僅看見耶穌為我們的罪死,為我們承擔了人間最殘酷的痛苦;也讓我們屏住呼吸,去看上帝的兒子,怎樣處理這份親情,怎樣勝過這份亞當夏娃犯罪所引來的絕罰。而且,馬利亞旁邊還有另外一些親友,他們一直是侍奉耶穌的,在某種意義上是耶穌的親人,是耶穌的知己。這種分手同樣使人肝腸寸斷。所以我們也要看,上帝的兒子,怎樣面對人間的恩情。我們也能看見這四位女士的眼淚,那種絕望是人類共同的表情。我想起我一位同學和好友,她對我說,父親離開的那一天,我的天塌了。多少年了,這片天空一直塌陷著。死亡統治和毀滅著生活。

第三、更徹底的解決:在基督裡,在自己家裡:26耶穌見母親和他所愛的那門徒站在旁邊,就對他母親說,母親(原文作婦人),看你的兒子。27又對那門徒說,看你的母親。從此那門徒就接她到自己家裡去了。

親愛的弟兄姐妹,我願意在基督裡都有孝敬父母的心腸。但是,你打算怎樣做呢?我們先看看耶穌怎樣做的。痛苦在十字架上的耶穌,看著母親。我不願意用肝腸寸斷來描述我們的主此時此刻的心情。因為祂比我更知道面對這悲劇——祂把母親交給約翰,同時,把約翰交給母親!這是什麼意思呢?約翰和馬利亞代表了教會。耶穌也應許說,若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我就在他們中間。所以在某種意義上,耶穌是把母親交給了祂自己的教會,祂自己的家。這意味著,馬利亞一定能在基督的教會中更新成長,進入天國,與耶穌永遠同在。耶穌對母親的遺囑,沒有任何貴重的財產,但將最貴重的財產賜給了她——祂將天國賜給了母親——把母親接到自己家裡!耶穌沒有說,約翰你附耳過來,我在所羅門廊左數第三塊石頭下面,埋藏了一袋金子。耶穌也沒有說,媽媽,我真後悔,沒有帶你去海南玩幾天。所以,你打算怎樣報恩呢?我尊重那些將父母接來在加拿大四處旅遊的朋友,也敬重那些花錢為父母買房子的朋友。但請允許我直言相勸,那些房產,不過是在守候死亡,那些美景不過是在轉移視線,使我們不看前面那場死別。所以,我們不能無可奈何地沉浸在「看一眼少一眼、吃一口少一口」的自欺欺人的「孝心」裡面。事實上,我們應該把上好的福分分給我們的最愛的人,正如我們的主耶穌所作的。在教會裡,就是在「自己家裡」,這是永不分散的家。一方面耶穌去為家預備地方去,另一方面,我們一同走在回家的路上。諾亞方舟是一家八口怎麼忍心將親人留守埃及?!求神今天幫助我們,拯救教會裡的留守兒童和留守母親。

二、全家洗禮:怎樣帶領家人歸主(使徒行傳16:25-34)

但是,弟兄姐妹,我們怎樣將上好的福分分給我們最愛的人呢,就是怎樣將他們交給教會呢?帶領家人歸主實在太難了。現在我們來讀使徒行傳16:25-34,「25約在半夜,保羅和西拉,禱告唱詩讚美神,眾囚犯也側耳而聽。26忽然地大震動,甚至監牢的地基都搖動了。監門立刻全開,眾囚犯的鎖鏈也都鬆開了。27禁卒一醒,看見監門全開,以為囚犯已經逃走,就拔刀要自殺。28保羅大聲呼叫說,不要傷害自己,我們都在這裡。29禁卒叫人拿燈來,就跳進去,戰戰兢兢地俯伏在保羅西拉面前。30又領他們出來說,二位先生,我當怎樣行才可以得救?31他們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32他們就把主的道,講給他和他全家的人聽。33當夜就在那時候,禁卒把他們帶去,洗他們的傷。他和屬乎他的人,立時都受了洗。34於是禁卒領他們上自己家裡去,給他們擺上飯,他和全家,因為信了神,都很喜樂」。我藉著這段經文,要講論引人歸主受洗的基本真理。

1、暗夜中同行

25a約在半夜,保羅和西拉。

首先我們要知道,基督徒在世界上傳福音,如同光進入黑暗。換言之,我們是在黑暗的權勢之下傳福音,「不容易」是正常的。在無邊的黑暗裡面,基督差遣門徒結伴而行。面對黑暗的權勢,保羅和西拉的「團結」是非常重要的(25節異口同聲地禱告和讚美,31節「他們」異口同聲地「說」)。傳道絕非牧者的「孤獨不敗」事業。教會裡的每個人都至關重要。我們可以這樣來應用這個原則。首先,向人傳福音,特別是向父母和兒女傳福音,首先要同心合意。如果在情緒上和真理上爭執不休,這樣的福音事工不可能有效。其次,教會的同工面對慕道友傳福音要同心合意。想像一下,如果西拉批評保羅給獄卒一家施洗太草率,就完全可能破壞了正常事工。更有甚者,如果教會的弟兄姐妹在慕道友面前互相論斷、甚至背後攻擊,特別是對教會說三道四,就會使慕道友陷入困惑之中,甚至跌到,成為教會的仇敵。保羅剛剛給獄卒講了一通,西拉馬上說,其實不是這樣。教會就這樣自我瓦解了。弟兄姊妹一定要明白:由於與神隔絕所有的人都是無聊之人或八卦中人,由於驕傲或自卑所有的人都吃人自義——「教會中人(也)很噁心」讓外邦人更興奮——由於未受聖靈的啟蒙他們都不明白因信稱義的真理,又由於不常來教會不可能持續看見聖靈對基督徒生命的漸漸更新。於是,魔鬼就讓你的八卦和私怨成為阻攔他們重生的假道理。因此聖經尤其嚴嚴地阻止教會中人將弟兄姐妹之間的紛爭告到外邦人面前:「你們中間有彼此相爭的事,怎敢在不義的人面前求審,不在聖徒面前求審呢?……你們竟是弟兄與弟兄告狀,而且告在不信主的人面前」(哥林多前書6:1,6)。無論何種情況,神的審判是嚴厲的:「就是把磨石拴在這人的頸項上,丟在海裡,還強如他把這小子裡的一個絆倒了」(路加福音17:2)。

2、禱告與讚美

25b禱告唱詩讚美神,眾囚犯也側耳而聽。

禱告表明主權的移交,就是將對方是否歸信的主權完全交給神,這是傳福音的基本真理,要在動機上洗淨自己,同時為對方代禱。這裡記載的是保羅第二次傳道之旅到達了歐洲第一站,矚目的城市腓立比。在任何意義上,腓立比一點都不比耶利哥城更容易克服。不僅如此,保羅和他的同工因傳福音被抓進了監獄。在某種意義上,這世界就是監獄,每個人既是囚犯也是獄卒。敗壞的家庭是一座監獄,甚至是地獄。我們傳福音的對象,不是一般人,而是監獄中人。特別是一些老年人,在這人間地獄已經被魔鬼雕刻了很多年,更難以被釋放。於是,上帝讓我們學習保羅。到底怎樣給監獄裡的人傳道呢?在監獄裡禱告,在監獄裡讚美神!一方面,你要為你的受眾和家人禱告,這意味著,從開始的時候,你不要有壓力,而是要把對方歸主的事完全交給神。搞清楚主權問題,是傳福音的基本前提。其次,你要作一個在監獄裡讚美神的新人。家人會問你,「你信基督了,生活怎麼這麼糟糕?」囚犯讚美神,給獄卒傳福音,這就是回答了。如果你自己一臉愁苦,天天爭競,滿腹怨恨,滿腔悲憤,怎麼可能帶領家人歸主呢?相反,如果你在監獄這種絕境中仍然讚美感恩,你就非常生動地將天國展示給對方了——他們真的相信,你有更好的國度,使你看輕眼前的一切患難和羞辱。顯而易見,獄中歌唱的保羅們,給獄卒留下了震撼印象。換言之,傳福音者必須是能在監獄裡唱歌的人,是將監獄變成天國的人;而不是到哪裡就把監獄帶到哪裡的人。二泉映月還是奇異恩典?獄中有三種流行歌曲。李煜: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李玉和:獄警傳似狼嚎我邁步出監;保羅:這是天父世界……李煜李玉和都不是得人漁夫。親愛的弟兄姐妹,如果你們真愛自己的父母和兒女,真想把他們帶到教會來,今天,你是否願意,為了你們的親人,靠主的愛,改變你的表情和生命呢?

3、對機會的敏感

26忽然地大震動,甚至監牢的地基都搖動了。監門立刻全開,眾囚犯的鎖鏈也都鬆開了。27禁卒一醒,看見監門全開,以為囚犯已經逃走,就拔刀要自殺。

我個人願意相信,這場地震是自然現象。當然,自然現象背後也是那位創造主。這一點不重要。重要的是,當這自然現象臨到的時候,傳道者必須抓住這場風波,將基督的信息告訴他們。這當然不意味著落井下石,但絕對意味著雪中送炭。地震引起變局,逼得禁卒要自殺。當命運的災難把人逼到自殺的地步,我們可以想見人的絕境。諸位可能知道,在世界範圍內,中國是自殺率最高的國家。在中國農村,我很小的時候就經歷過很多這樣的悲劇,自殺者常常是農村婦女。從受眾來說,你的不幸同時也是重生的預備,是產難。自殺將人帶到一個十字路口,永遠滅亡和轉向永生。但人看不見上帝藉著地震打開福音的大門,人在絕地選擇死亡。破罐子破摔是另外一種自殺而已。無論如何,基督徒出於愛對別人的悲劇要保持敏感,同時,出於愛,要抓住機會邀請落入絕望中的朋友到教會來,或者請牧師、同工去探訪。

4、活著就是愛

28保羅大聲呼叫說,不要傷害自己,我們都在這裡。29禁卒叫人拿燈來,就跳進去,戰戰兢兢地俯伏在保羅西拉面前。

傳福音切記幸災樂禍——我早說了,叫你不信。不僅如此,要去幫助。我們可能都看過美國電視連續劇「越獄」。出現這種千載難逢的亂局,一般人當然趁機逃之夭夭。而且獄卒若真的自殺了,越獄就是輕而易舉了。越獄是一種試探,但保羅看見,獄卒是魔鬼監獄中真正的囚犯,更需要解放。不僅如此,獄卒是保羅的仇敵。無論這些獄卒有怎樣的教養,他們基本上都是世界上「最黑暗的動物」。我知道他們是誰。中學課文有一篇文章,方苞的《獄中札記》。那裡的獄卒也不過是小巫未見到大巫而已。從人的角度看,這些人根本不值得愛。獄卒是什麼呢,就是論斷和利用別人的罪與不幸,來生存和發展的人。這是人類的普遍狀況,「他人是地獄」就是這麼來的。不僅如此,這裡我們也學到忍耐的功課,不要輕易放棄。我們常常說,向自己的家人傳福音太難了,這等於把責任推給自己的家人的頑固和可惡。但是,他們比獄卒更壞嗎?真相是,他們沒有獄卒頑梗,但我們沒有保羅那樣的信心和愛——一方面,我們自己也不太相信基督的國那麼真實那麼美好;另一方面,我們的生命中缺乏愛的首要品質:恆久忍耐。保羅的反應比夜間歌唱更讓獄卒震撼和感動。這裡的戰戰兢兢不僅顯明獄卒的恐懼,更顯明他完全被神的愛征服了。「拿燈來,就跳進去」,獄卒要看看這是何等樣人。然後,他主動要釋放他們,並且開始思想得救的問題。當然,這愛的故事僅僅是得救的預備。這些必要的預備不能讓人相信,只是引人去追問基督。最後使人相信的乃是神的道。

5、信道與聽道

30又領他們出來說,二位先生,我當怎樣行才可以得救?31他們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32他們就把主的道,講給他和他全家的人聽。

聖經說,信道是從聽道來的。所以傳福音者,必須把基督和祂的道傳給受眾。不過這裡有一個有趣的問題,禁卒一家一節課就受洗,是否太匆忙了呢?「當夜就在那時候」,這個時間概念提醒我們,洗禮前的教導是非常倉促的,一方面時間很短(從「夜間歌唱」到「當夜就在那時候」);另一方面,獄卒的一家人完全毫無思想準備,是從睡夢中叫醒迷迷糊糊來聽道的。所以這裡面有幾個基本的道理需要強調。第一、帶人受洗者自己必須有真理的裝備,這正是我們的主日證道和基要真理課程要實現的目標之一。你去給家人傳福音,首先要確保你傳的是福音。第二、但是,受洗前的教導以簡要(the catechumenal words)為基本原則。這裡聽道的對象是「他和他全家的人」,這一大家人在真理上不可能是一個水平。這裡沒有預定論、三位一體等等。這裡的核心教導是「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一方面,信仰的正道是只看耶穌,不看任何人,包括保羅和西拉。另一方面,「主」這個字也告訴我們,成人受洗的前提是認基督是主,而奉祂的名受洗。奉主的名受洗就是聖靈的洗(天父喜悅,聖靈降臨)。你必須相信神的話帶著能力,不要總是陷入「連神存在都不接受怎麼可能」這種自我捆綁之中。第三、對方的自願。我們給人施洗的條件是這樣:一方面基本教導和奉主的名呼召他們洗禮;另一方面,受眾自己願意洗禮——因為我們深信,後者更是聖靈的工作(使徒行傳18:8,19:5,22:16;哥林多前書12:3)。注意獄卒自己的要求(inquirers):「二位先生,我當怎樣行才可以得救」。沒人主張毫不教導,滿大街抓人就洗,甚至勉強人受洗。但沒有任何人有資格攔阻任何願意奉主的名洗禮的人,誰攔阻誰被咒詛。你既不能以他真理知識不夠為由,也不能以他將來可能不信或叛教為由(這個借口是「一次得救永遠得救」這個謬論的必然產物)。施洗約翰拒絕給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施洗,與這裡說的情況完全不同——他們從未承認耶穌是上帝的兒子。

6、全家都受洗

33當夜就在那時候,禁卒把他們帶去,洗他們的傷。他和屬乎他的人,立時都受了洗。34a於是禁卒領他們上自己家裡去,給他們擺上飯。

首先我們需要強調,「當夜」和「立時」,表明神催逼我們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帖撒羅尼迦前書5:19);趁著有光的時候在光中行走(約翰福音12:35)。很多例子顯示,有人可能因為一時軟弱終身失去得救的機會了。所以埃提阿伯的太監說:「看哪,這裡有水,我受洗有什麼妨礙呢?」(使徒行傳8:36)。其次,基督徒傳福音的對象,首先應該是自己家裡的人。「於是禁卒領他們上自己家裡去」。保羅重生後一段時間回到故鄉大數,不僅是為了躲避逼迫,想必也有向父老鄉親傳講基督的使命。那凡真的信基督為主的,嘗了天恩滋味的人,自然會將耶穌基督的福音,分給自己的家人。同時,你給人傳道,不僅向這個人傳道,也應該向他一家人傳道。這裡有一個很有趣的細節。獄卒的最初問題是:「二位先生,我當怎樣行才可以得救」;這裡還沒有他家人什麼事。但保羅和西拉將得救問題引向他和他的全家:「31他們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第三、信了以後一定受洗。我們要知道,所謂信但不受洗是一個自相矛盾的說法。第四、這裡的「全家」一詞,再加上33節「屬乎他的人」一起,明顯告訴我們,受洗的人當中,包括嬰孩,至少包括孩子。瞎眼和別有用心的人才會否認這個基本事實。第五、在初期教會中,洗禮是聖餐禮的預備,因此,這裡的「擺上飯」應該有這方面的含義。這也是使徒行傳2:46的信息:「存著歡喜誠實的心用飯」。

7、信神都喜樂

34b他和全家,因為信了神,都很喜樂。

首先,這裡的「信神」出現在洗禮之後,這至少告訴我們,洗禮怎樣將信心賜下並增加了信心。其次,這裡面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提醒,信而受洗之後你的心意會變化,想想起初獄卒「拔刀要自殺」的絕望,現在簡直天翻地覆。是什麼改變了這個人和他一家的生命狀況呢?是提升為監獄長嗎?是孩子上大學嗎?是股票大大升值了嗎?是他們的仇敵倒霉了嗎?都不是,只有一個原因,信而受洗,改變了一切(羅馬書6:1-11)。不僅如此,這個真理對慕道友還有更重要的幫助。很多慕道友不願意洗禮的主要原因,是害怕洗禮之後受聖經和教會的約束。這個憂慮犯了一個邏輯上的錯誤。你們要知道,魔鬼常常利用這個「杞憂」攔阻慕道友受洗。就是古人替新人擔憂,忘記了,洗禮池那邊的人完全不再是過去的那個人了,你不能為新人決定(在洗禮中,舊人已經死了)。就好像窮人為富人擔憂無法支付房貸一樣。但新人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因為擁有了聖靈(馬太福音3:16,使徒行傳2:38)。是聖靈讓新人完全有能力克服你在舊人時候的各種「杞憂」,並給你快樂去作你以前覺得是負擔和捆綁的事情。不僅如此,魔鬼在洗禮池邊還會興起不是理由的理由,讓你就差一步卻退回去,就如同法老追趕以色列人。我的建議是,只有毅然過河,才能獲取得勝的力量。最後,我們來看這真正的闔家歡樂。受洗之後有喜樂賜下,「就歡歡喜喜地走路」; 「存著歡喜誠實的心用飯」(使徒行傳8:36,4:46)。基督徒的家庭歡喜快樂至少有四個原因。第一、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5:17);罪得赦免,並且永生。這個更新也包括奴隸的解放——這個家庭的奴僕和整個歐洲的大部分人有理由將這一天作為解放日紀念、慶祝,並歡喜快樂。第二、家庭結構的改革。亞當和夏娃所代表的那個家庭內戰被終結了,因為家裡有了一位信的主人,就是耶穌基督。這提供了三角形穩定性。第三、免於死別恐懼的自由。十字架下或死亡面前骨肉分離、生離死別的悲劇被終結了。因為無論以後遭遇何種患難和毀滅,這一家人在天國裡永遠不可能再分散了。我們可以這樣「極端」地說,在基督以外,闔家歡樂和永不分離即使不是假象,也僅僅是一種理想,或者短暫的片段;但在基督裡,它就是最基本的事實。第四、一家人對孩子的未來不再擔憂,找到了真正的托兒之所。一方面,孩子在世界裡有了天父,有了終極信靠(價值準則)和避難之所(最後的安慰);另一方面,天父將他們從週末陷阱中分別出來,高舉在聖靈的保守之中——絕大部分孩子們的放縱、墮落和犯罪,是在週末時間開始和氾濫的。神真好。但那用繼續學習來填滿孩子主日的家長是短視的,他們在為自己預備麻煩和悔不當初的未來。

結語:那人,你在哪裡

最後我們要討論一個問題,獄卒一家受洗——特別是考慮其中的老弱成員——是否太倉促了呢?這涉及洗禮問題上一個嚴重的神學分歧。洗禮是對既有信心追加的外在印記(改革宗),還是上帝藉以賜下信心的施恩之具(路德宗)。與此相關的第二個問題,就是洗禮僅僅是水,還是水和道的結合——這道不僅包括洗禮過程中的宣告,也包括必要的真理啟蒙——就是靈洗。與此相關的第三個問題,聖經說的信到底是什麼意思,是一次相信,還是持續相信。這個分歧常常表現在對馬太福音28:19-20的翻譯分歧上。

「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這裡的三個動詞「使作門徒」(μαθητεύσατε)、「施洗」( βαπτίζοντες)和「教訓」(διδάσκοντες)有兩種翻譯的方法:make disicples…and baptize …and teach;:make disicples… baptizing…teaching。前者是改革宗的理解,這種神學合乎邏輯地反對嬰孩洗禮和成人的倉促洗禮,但聖經啟示嬰孩應當洗禮,而使徒行傳上的所有洗禮都是「倉促」的。這裡面也有一個邏輯矛盾,他已經信了,又受洗了,已經在天國了,後面的教導顯然是多餘的。也正因為如此,很多改革宗教會的弟兄姐妹信而受洗之後,馬上就去馬其頓了。因為他們留在教會裡沒有事情幹;而他們一旦出去,就只剩下教導別人一個使命了。因為,我已經完全得著了。與此相關,這種神學也是造成他們不重視主日崇拜和教會生活的原因之一,就是不再重視後面這個「教導」了。後者是我們的理解,也是原文的意思。我們不反對洗禮前的必要啟蒙教導——這正是我們今天聚集在這裡的原因——但是,我們相信洗禮是基督徒信仰之路的開端。不僅如此,我們看耶穌的洗禮。在四福音書中,基督在地上的工作始於洗禮,終於洗禮(路加福音12:49-50)。而在馬太福音3:13-17和馬太福音28:19-20首尾呼應地出現了三位一體上帝在洗禮中同在的信息。換言之,洗禮的過程中三位一體上帝與你同在。我們奉主耶穌的名受洗,天父在基督裡將我們稱為祂所愛的兒子,我們領受所賜的聖靈(使徒行傳2:38)。

現在神對你說,哪人,你在哪裡?神又說:「看哪,這裡有水,我受洗有什麼妨礙呢」。讓我們感謝讚美主,願神保守和帶領你們參加復活節的全家洗禮,願我們在基督裡闔家歡樂,永不分離。願主耶穌基督的恩惠,神的慈愛,聖靈的感動,常與你們眾人同在。阿門!

任不寐,2012年3月25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