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證道:羅籐樹下(王上19:1-8)

      主日證道:羅籐樹下(王上19:1-8)無評論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列王記上19:1-8,「1亞哈將以利亞一切所行的和他用刀殺眾先知的事都告訴耶洗別。2耶洗別就差遣人去見以利亞,告訴他說,明日約在這時候,我若不使你的性命像那些人的性命一樣,願神明重重地降罰與我。3以利亞見這光景就起來逃命,到了猶大的別是巴,將僕人留在那裡,4自己在曠野走了一日的路程,來到一棵羅騰樹下(羅騰,小樹名,松類。下同),就坐在那裡求死,說,耶和華阿,罷了。求你取我的性命,因為我不勝於我的列祖。5他就躺在羅騰樹下,睡著了。有一個天使拍他,說,起來吃吧。6他觀看,見頭旁有一瓶水與炭火燒的餅,他就吃了喝了,仍然躺下。7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當走的路甚遠。8他就起來吃了喝了,仗著這飲食的力,走了四十晝夜,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感謝神的話語。我們今天要認識舊約的施洗約翰,就是先知以利亞(馬太福音17:11-12;路加福音1:17);我們這篇講道也可以看成是「約翰之死」系列的姊妹篇。但我們今天重點要藉著以利亞來認識基督和祂的教會。以利亞這個名字的意思是,我的神是耶和華。無論堅強和軟弱,都依賴耶和華。因此,這個名字將聖經上的偉大人物與所有人類名人區別出來。以利亞在巴勒斯坦必是一位家喻戶曉的人物(馬可福音15:35;路加福音9:54;羅馬書11:2;雅各書5:17),他也將舊約和新約連成一體(瑪拉基書 4:5-6);作為先知的代表的以利亞,和作為律法代表的摩西一起,為基督和復活作證(馬可福音9:4;路加福音4:25)。,我們可以把這段經文分成三個部分。1-2節告訴我們爭戰存在,而殺戮降臨;2-4告訴我們先知逃亡;5-8節是主的同在,然後先知重新得力,並返回他的戰場。願那與以利亞同在的主,今天加倍與我們同在;願那像以利亞一樣疲憊、灰心和不冷不熱的我們,今天力上加力,阿門!

一、屬靈爭戰(1-2)

1亞哈將以利亞一切所行的和他用刀殺眾先知的事都告訴耶洗別。2耶洗別就差遣人去見以利亞,告訴他說,明日約在這時候,我若不使你的性命像那些人的性命一樣,願神明重重地降罰與我。

聖經不會說謊:神的兒女和神的教會必要經歷屬靈的爭戰。前三個主日我們隨著約翰站在希律和希羅底面前,今天,我們要隨著以利亞站在亞哈與耶洗別面前。回想創世記1:27,「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我們是否會淚流滿面呢?上帝所造的男和女,如今背叛了上帝,成為亞哈與耶洗別。列王記上19:1是一個非常精緻的句子,亞哈在前頭,耶洗別在後頭,將神的先知團團圍住;而19:2女人越位,絞殺神的道。宇宙的中心男女現在成了「狗男女」。我們看見夫妻二人在罪中合為一體。亞哈和耶洗別是我們要面對的基本處境,是教會的外在環境,是我們屬靈爭戰的對象,是主耶穌說的要恨你們的世界。「世界恨你們」的原因,是「黑暗不接受光」。那麼,亞哈和耶洗別到底犯了什麼罪?我們要回到列王記上16:30-34,「30暗利的兒子亞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比他以前的列王更甚,31犯了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犯的罪。他還以為輕,又娶了西頓王謁巴力的女兒耶洗別為妻,去事奉敬拜巴力,32在撒瑪利亞建造巴力的廟,在廟裡為巴力築壇。33亞哈又作亞捨拉,他所行的惹耶和華以色列神的怒氣,比他以前的以色列諸王更甚。34亞哈在位的時候,有伯特利人希伊勒重修耶利哥城。立根基的時候,喪了長子亞比蘭。安門的時候,喪了幼子西割,正如耶和華借嫩的兒子約書亞所說的話」。

1、權力崇拜

亞哈之罪首先是「犯了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犯的罪」。這罪的本質是違背了第一條誡命,拜偶像,這個偶像是權力;以此亞哈混亂了上帝在創世之初為選民定立的宗教生活。列王記上12:26-29,「26耶羅波安心裡說,恐怕這國仍歸大衛家。27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華的殿裡獻祭,他們的心必歸向他們的主猶大王羅波安,就把我殺了,仍歸猶大王羅波安。28耶羅波安王就籌劃定妥,鑄造了兩個金牛犢,對眾民說,以色列人哪,你們上耶路撒冷去實在是難。這就是領你們出埃及地的神。29他就把牛犢一隻安在伯特利,一隻安在但」。當不顧真理地去貪戀高位的時候,神的僕人就不再與主同工了。而崇拜權力的人一定諂媚人民,以至於賣主贖買罪人以求穩定和發展。列王記上13:33,「這事以後,耶羅波安仍不離開他的惡道,將凡民立為丘壇的祭司。凡願意的,他都分別為聖,立為丘壇的祭司」。教會按立長老和傳道,主要不是根據這個人真理上的裝備,而是根據他們的社會影響力。這種真理上的濫情,一定導致這種後果,就是半吊子祭司由於真理和生命上的雙重無能,在任何屬靈爭戰中,或者自己就成為亂源,或者,完全缺乏分辨的能力。此外,甚至縱容人的罪以求穩定和發展。「34亞哈在位的時候,有伯特利人希伊勒重修耶利哥城。立根基的時候,喪了長子亞比蘭。安門的時候,喪了幼子西割,正如耶和華借嫩的兒子約書亞所說的話」。這麼大的工程,亞哈不可能不知道。當然,我們不知道這個工程亞哈家族或「亞耶洗別」、「亞瓜瓜」分贓了多少「回扣」;但與鐵道部長希伊勒或什麼大鱷巨賈名人扯上關係,結成聯盟,無疑能夠開創社會主義建設的新局面,並且在海外反以勢力包圍中,形成空前的內部團結。但代價是,出賣長子的名分,釘基督的十字架。

2、通婚外邦

亞哈的第二項罪名涉及對婚姻家庭的破壞,這本是神在創世之初設立的第二項基本制度。亞哈對婚姻家庭的破壞更進一步表現在違背摩西律法,娶了外邦女子耶洗別;這等於在以色列人中提供了惡劣的表率。「他還以為輕,又娶了西頓王謁巴力的女兒耶洗別為妻」。亞哈耶洗別之婚,首先是一場政治婚姻,以便形成政治聯盟。盛產王昭君的中國不難理解這種現象;為「福音復興」亂結聯盟的教會不難理解這種現象。西頓王謁巴力的女兒耶洗別乃是上帝咒詛之民(創世記15:16),神所咒詛的,選民卻要獻上愛情。上帝反覆重申選民與外邦人通婚的嚴重後果:「不可與他們結親。不可將你的女兒嫁他們的兒子,也不可叫你的兒子娶他們的女兒。因為他必使你兒子轉離不跟從主,去事奉別神,以致耶和華的怒氣向你們發作,就速速地將你們滅絕」(參見申命記7:1-8;出埃及記14:14-17)。聖經裡沒有敏感詞,所羅門自己和整個國家陷到同樣的罪中(列王記上11:1-10;尼希米記 13:23-28)。所羅門痛定思痛,箴言裡將這些外邦女子稱為外女(זוּר,the strange woman,箴言2:16 、5:20、6:24、7:5、23:27、27:13);傳道書宣告,這些女人一個好東西都沒有(傳道書7:28)。這些禁令也有屬靈上的含義。「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義和不義有什麼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麼相通呢?」(哥林多後書6:14)。屬世教會和神學,在「對話」與「愛」的名義下面,不斷進行這樣的苟合。事實上聖經早就啟示了這一局面(創世記6:1-6)。那時候耶和華心中憂傷,今天聖靈同樣憂傷。當然,這樣的律法為將人歸向基督,所以在耶穌家譜中有四位外邦女子(馬太福音1:3-6)。福音不會向任何人關閉,但唯信基督得救。

3、兩大偶像

亞哈為權力和利益尋找假神的幫助。我們現在來看看他具體的作為。「去事奉敬拜巴力,在撒瑪利亞建造巴力的廟,在廟裡為巴力築壇。亞哈又作亞捨拉,他所行的惹耶和華以色列神的怒氣,比他以前的以色列諸王更甚」。亞哈的偶像是普世價值。第一是巴力,第二是亞捨拉。巴力是掌控氣候和自然力的神;代表資源、機會和財富。亞捨拉或是巴力的配偶,代表性、慾望、生殖。古往今來,魔鬼用錢與性這「兩手都要硬」的基本國策,奴役著所有亞當裡的人。為此它造就了遠比上帝的先知更多的假先知,在列王記上18章裡,我們看見上帝的先知和魔鬼的先知的比例是1:850!這常常是教會在世界裡的孤立處境。有一種可能,若是沒有聖靈的感動,一句福音就可能得罪850個人。所以另外一位先知說,他的仇敵比自己的頭髮還多,而且總是呈幾何級數增長。然而上帝挑戰和拆毀了這兩大偶像。在列王記上17章裡,藉著一場大旱上帝告訴人類,不是巴力,而是耶和華才是大自然的主;藉著寡婦的兒子的復活,聖經啟示我們,只有耶和華是生命的主。於是到了列王記上18章,神的先知審判假先知。一方面,掌握氣候的巴力被擊敗,另一方面,侍奉巴力的假先知失去了性命。所以請注意這兩章在真理上的平行。另外,列王記18:4特別說明:「耶洗別殺耶和華眾先知的時候,俄巴底將一百個先知藏了,每五十人藏在一個洞裡,拿餅和水供養他們」。耶洗別的殺戮在先,以利亞的審判在後。不僅如此,請注意列王記上18:19,「奉亞捨拉的那四百個先知」並沒有被殺,我們從這裡看見上帝在基督裡的忍耐。

4、亞耶洗別

無論出於什麼原因,亞哈極力討好的是耶洗別。我們看見了在罪裡彼此相愛的夫妻,偉大領袖亞哈和他的親密戰友耶洗別同志,他們的愛情超過了昂納克和他的夫人。「1亞哈將以利亞一切所行的和他用刀殺眾先知的事都告訴耶洗別。2耶洗別就差遣人去見以利亞,告訴他說,明日約在這時候,我若不使你的性命像那些人的性命一樣,願神明重重地降罰與我」。אַחְאָב,亞哈,Ahab = 「father\』s brother」,父親的兄弟,大約看見了「洪秀全」的「異象」。這也是一個凡事依靠別人的人,先是富二代和官二代,後來成了妻管嚴。אִיזֶבֶל,耶洗別,Jezebel = 「Baal exalts」 or 「Baal is husband to」 or 「unchaste」,高舉巴力,巴力是良人,王子啊,你在哪裡,以及,無節操的;不貞的。אֵלִיָּה,以利亞,Elijah or Eliah = 「my God is Jehovah」 or 「Yah(u) is God」。我不管你們是誰,但我的神是耶和華!我這裡取名「亞耶洗別」,受「BGKL」的啟發,亞哈要對耶洗別的犯罪負責。亞哈首先顛覆了上帝設立的男人作頭、女人順服的秩序。כָּל־אֲשֶׁר,all that, 將以利亞一切所行的,亞哈在老婆面前一一匯報。亞哈跪搓板重點講論以利亞「用刀殺眾先知的事」。這事兒很恐怖,背後又是上帝的手,亞哈大感棘手。這也可能出於亞哈的狡猾——難題讓耶洗別去處理。像亞哈這樣尊重女人的男人常常更卑鄙;只有上帝真愛祂的女兒。然後我們看見了瘋狂的耶洗別,甚於夏娃。她為什麼事先告訴以利亞呢?首先是狂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跑不出我的手心。這也是新聞聯播,讓全國人民都知道,反革命的可恥下場。מַלְאָךְ,messenger, representative,信使,使者,代表,也是喉舌。然後是發誓中的信仰告白。這裡說的神,自然是她自己所信仰的「眾神」。這種信仰或「聖靈感動」賦予了這位外邦女子對別人生殺予奪、信口開河的特權。耶洗別與亞哈不同,她可以完全不受律法的束縛,就像永州的警察,就像教會裡隨時不顧崇拜秩序的狂熱者。她老家是西頓或西柏坡的,習慣用地下黨的方式執政,像做賊一樣進行政治審判;因為「我就是法制」。這裡我們也知道以利亞何以望風而逃——你面對的是一個毫無底線的女流氓。最後是威脅,不戰而屈人之兵。耶洗別給了以利亞一天的時間,讓以利亞「改正歸邪」。這一天也是魔鬼的試探和筵席,很多假先知恐怕就會上門賠禮道歉了。然而,神存在,耶洗別死的很慘,被「重重地降罰」了(列王記下 9:30-37)。但耶洗別的靈並沒有隨耶洗別的消失而消失,耶洗別的靈一直是教會的攪擾,直到末世(啟示錄2:18-29)

二、不過是人(3-4)

3以利亞見這光景就起來逃命,到了猶大的別是巴,將僕人留在那裡,4自己在曠野走了一日的路程,來到一棵羅騰樹下(羅騰,小樹名,松類。下同),就坐在那裡求死,說,耶和華阿,罷了。求你取我的性命,因為我不勝於我的列祖。

1、一個人

以利亞沒有屈服,沒有投案自首,去接受中央領導同志耶洗別的「訓誡、教育」。這一點我們要記住。就像我們談論彼得否認主軟弱之時,不要忘記,彼得畢竟還在現場,而且,他沒有翻過身來與殺害耶穌的人搞在一起。然後我們可以看看這位先知的軟弱了。「以利亞見這光景就起來逃命」。這一點讓我們很震撼、很失望。因為按今天主流教會的流行觀念,這時候這位偉大的先知應該有兩個基本的反應。第一,被聖靈充滿,發揮自己身上的特異功能,消滅耶洗別這個反動派。但逃亡的先知讓我們遠離特異功能似的異教信仰。沒有任何一個曾被聖靈充滿的人,能夠挾聖靈以令諸侯。今天教會裡有很多愚夫蠢婦搞這種名人崇拜,常跟我說,你去看看誰誰誰,那人利害,能醫病趕鬼。我說,這即使是真的,也是聖靈的工作,不是那位超人。聖經拆毀了一切屬靈特權人物,這是我們要特別記住的。教會裡沒有固定職分的神醫和偉人。第二、以利亞高呼「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壯烈跳下山崖。聖經這裡告訴我們,以利亞不過是人。雅各書5:17 說,「以利亞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而且這個人一度犯有嚴重的錯誤,像彼得一樣,做過撒旦的工具(羅馬書11:2)。先知和使徒不過都是人,性情和我們一樣(使徒行傳10:26、使徒行傳14:15)。聖經裡沒有「英雄人物」;正因為如此,古往今來,只有聖經對人的描寫是誠實的。聖經以外一切文本中的一切神是假神,一切人是假人。你沒有任何理由崇拜他們和嫉妒他們。但願這樣絕對的啟示大大地釋放我們,使我們活在基督的真自由裡面。然而,我們的功課不僅如此。你不要在以利亞的身後放聲大笑,我們要學會寬容人的軟弱,因為神也寬容我們的軟弱。不要把任何人過去的軟弱看得過於當看的。只要他投靠了基督,神有超過我們的愛心和大能使他重新展翅上騰,作基督的見證。

轉向基督,神能使石頭變成磐石,將殘的燈火祂不熄滅。神可以使用任何我們瞧不起的「軟蛋」。最後,我們連先知和使徒都不要看,也無需用總是強調「不看人」來論斷他們。我們真正的只看基督,「離棄這些虛妄,歸向那創造天,地,海,和其中萬物的永生神」。

2、以利亞

以利亞常常被稱為「提斯比人以利亞」( 列王記上17:1、21:17 、21:28 ;列王記下1:3、1:8、9:36)。提斯比在哪裡,釋經者常常說這是一個無名的小地方,以顯示以利亞出身卑微;因為提斯比「名不見經傳」。這是一個流行的牽強附會的解釋。他有僕人,可能是上層社會的人。提斯比人以利亞首先告訴我們,以利亞是一個歷史上真實的人,這不是一個虛構的神話人物;包括後來他升天,也是真實的歷史事件。其次,提斯比和基列都位於東方(約旦河東),可能在拿弗他利境內。這要表明,這個河東人跑到河西責備掌權者、挨個地點名批評眾假先知,贏得了「大家都說這人驕傲愛批評人」的公憤,與他自己切身的利害無關;完全出於聖靈的催逼。河西使命不是因為剛剛出道都先貶低所有的名人,好自立山頭;不是因為「孩子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還」,不是因為進京趕考,在福音大會上要成就一番大事業,揚名立萬;不是要去那裡投身革命,參加紅軍、表面上西上抗日,實際上想改朝換代,取亞哈而代之,建立新雞國——因為人家在河東過得挺好。最後,提斯比人以利亞,這個句子本身給出了一個不相干者作先知的真正理由,這個理由與他自己的道德水平和文化地位以及政治動機都毫無關係。提斯比人:תִּשְׁבִּי這個字是「被囚」之意;先知或使徒都是為主被囚之人(使徒行傳23:18、以弗所書3:1、4:1、提摩太后書1:8、腓利門書1:1、腓利門書1:9)。施洗約翰更是如此。這是什麼意思呢?首先他們為神所囚,他們是基督的奴僕,身上背負著神話語的重擔;而這個重擔你不僅卸不掉,而且必須去宣告,並要為之殉道。所以以西結和保羅從不同的角度說,他們若不去宣告上帝的話語,就有禍了。先知和使徒首先是上帝的囚徒。我們可以想像這監獄生活中,他們多次想逃走。摩西、約拿和彼得都想過逃走。但他們無處可逃。「旅遊」歸來還得繼續作神的奴僕。按人的本性,沒有人願意作神的僕人。盼望這一點更新所有以為講道台很榮耀、因此百般追求、彼此殺伐的偏見與亂象。其次,你為基督的緣故要同時成為罪人的囚徒,忍受罪人的頂撞和逼迫。特別是,你一定成為你責備的君王和所有假先知以及人民大眾的公敵。這一點不難理解。最後,上帝要用基督的復活、榮耀和永生,將你這被死亡、世界和罪拘役的囚徒徹底釋放出來。作基督的奴僕,是擺脫罪的奴僕。走向真正自由唯一的道路。

3、別是巴

以利亞千里狂奔,從北國以色列的北部的迦密山和耶斯列,逃到了南國猶大的南部邊陲別是巴。而且是帶著僕人亡命天涯。有三個地方他沒有去。一個是撒瑪利亞王宮。二是提斯比,那是以利亞的故鄉,可以投親靠友。另外一個是基列,那曾是以利亞的寄居之地,或第二故鄉,「曾經戰鬥過的地方」。גִּלְעָד,Gilead = 「rocky region」,亂石崗、豪宅林立的骷髏地,大都市一樣的不毛之地——那裡什麼都沒有,「萬里無雲是我永恆的悲傷」。請大家在地圖上標出迦密山和耶斯列(注意兩點中間就是米吉多,列王記下9:27,23:29;撒迦利亞12:11;啟示錄16:16;Ἁρμαγεδών)。藉著地圖我們能更清楚地看見以利亞的「長征路線」。其實不是什麼長征,就是逃跑或長跑。而且你得真跑,不能作民族英雄劉翔。先知的逃亡是絕對孤獨的逃亡,沒有人收留和幫助,沒有朋友,沒有大使館,沒有同情者。除了殘存的一個僕人,必定孤獨一人。神為罪人在繁華地帶預備了逃城;但曠野是神的僕人唯一的逃城。不過以利亞的逃跑有雙重性質,與眾不同。既是逃命,也是投靠。流亡的苦難是你知道你逃避誰,卻不知道投靠誰。他逃往別是巴。他逃往神,那唯一的避難所、山寨和高台。他相信耶和華必然保護一切投靠神的人。人生就是一場不斷的投靠。而福音,就是一場連續不斷關於我們投靠基督的呼喊(申命記32:37、路得記2:12、撒母耳記下22:3、撒母耳記下22:31、詩篇5:11、7:1、17:7、18:2、18:30、25:20、31:1、34:8、34:22、36:7、37:40、57:1、61:4、64:10、71:1、91:4、94:22、118:8、118:9、141:8、144:2;箴言14:32、30:5;以賽亞書57:13;那鴻書1:7;西番雅書)。我們遇到難處和危局的時候找誰?不要作三姓家奴。路加福音15:15 於是去投靠那地方的一個人,那人打發他到田里去放豬。我們要轉向別是巴。בְּאֵר שֶׁבַע,Beer-sheba = 「well of the sevenfold oath。以利亞要找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神,因為這裡是列祖與耶和華相會的地方,那裡有祭壇;那是神的教會,那預表基督(創世記21:14,31-33;22:19;26:23,33;28:10;46:1)。瞭解這些背景,我們才能知道,為何以利亞在這裡談到了「列祖」。請注意,以利亞不是跑到亞伯拉罕的祖墳上去哭泣,而是到了神與列祖相遇的地方。

4、羅騰樹

耶洗別給以利亞留了一天悔改的時間,但這一天成了以利亞在曠野裡的一天。如果這一天你和以利亞同行,你會給他提什麼建議呢?「你活到這個地步,應該好好反省了?」這些建議一同構成先知的「曠野」。這是絕對孤獨的日子。然而曠野裡有一棵羅籐樹(רֹתֶם)。這是巴勒斯坦地區一種灌木。但以經解經會讓我們更有所得。首先是約伯記 30:3-8告訴我們,以羅騰的根為食,說明人到了「窮乏飢餓,身體枯瘦,在荒廢淒涼的幽暗中啃乾燥之地」;「他們從人中被趕出,人追喊他們如賊一般。以致他們住在荒谷之間,在地洞和巖穴中。在草叢中叫喚,在荊棘下聚集」;他們和那些「愚頑下賤人的兒女」一樣,被列在罪犯當中,「被鞭打,趕出境外」。其次是詩篇 12:1-7談到「羅騰木的炭火」。一方面,這顯示先知將經受惡毒的誹謗、控告和攻擊,經歷「說謊的嘴唇,和詭詐的舌頭」,「勇士的利箭,和羅騰木的炭火」;「我願和睦。但我發言,他們就要爭戰」。另一方面,這是最後一點兒溫暖,這是將殘的燈火(以賽亞書42:3)。羅騰樹下的絕境對靈魂構成殘酷的試探,羅騰樹下成為各種宗教的發源地。無神論者這時候會愛上羅籐樹。中國人要寫「羅騰賦」和「羅騰禮讚」,此樹婆娑,生意盡矣……樹猶如此,人何以堪!中國文化是另類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印度人改編成菩提樹,在那裡頓悟出無根無據的所謂真理,妄想絕塵而去;美國人移植到瓦爾登湖,如今要東西合流……但這是眾叛親離的保羅在羅籐樹下的見證,「惟有主站在我旁邊,加給我力量,使福音被我盡都傳明,叫外邦人都聽見。我也從獅子口裡被救出來」(提摩太后書4:9-18)。以利亞選擇了海子一樣的普通人的方式,「就坐在那裡求死」。「罷了」。 רַב,much, exceedingly;受夠了,太過分了。要死的理由是,「因為我不勝於我的列祖」。這是一句很特別的告白。一方面,你這樣搞,誰也受不了;就是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摩西約書亞都受不了;既然他們都受不了,你為什麼非要讓我承受?任何在試煉中的人都會本能地將自己的遭遇看成天下最慘的遭遇。另一方面,這裡面也有羞愧,為自己狼狽逃竄的醜態。彼得和馬可也必有同樣的經驗。最後,以利亞與海子不同,一方面仍然呼喊耶和華啊;另一方面,他不敢自殺。而這句呼喊只是變相的禱告而已。你既然拯救和幫助了我的列祖,你為什麼就不能幫幫我?天父鑒察人心,回應這樣的禱告。

三、以馬內利(5-8)

5他就躺在羅騰樹下,睡著了。有一個天使拍他,說,起來吃吧。6他觀看,見頭旁有一瓶水與炭火燒的餅,他就吃了喝了,仍然躺下。7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當走的路甚遠。8他就起來吃了喝了,仗著這飲食的力,走了四十晝夜,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

1、他睡著了

曠野的盡頭,以利亞哭訴,發洩。神沒有攔阻他。就像如同傷痕纍纍的浪子,萬水千山地逃回家中,他需要一場傾訴和嚎啕。對於父母來說,這時候他說什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需要表達,需要將一切委屈和絕望傾倒出來。這是曠野醫院的第一步醫治的工作。然後以利亞筋疲力盡,睡著了。整個過程,神都在場,注視著祂的僕人。也許天上同樣有一場爭論,像約伯記的開端。魔鬼說,以利亞完了,一定否認你的名;或者,且看他怎樣投靠耶洗別;或者,這傢伙要自殺了,就像約伯的太太所咒詛的。神或許同樣說,你試試看。但無論如何,上帝比以利亞自己更知道他此時此刻需要什麼。在以利亞「無語問蒼天」的時候,上帝沒有允許約伯的朋友們那樣的安慰者出現。以利亞現在真正需要的是好好睡一覺,是休息。這也給我們看見神的工作。對一個極度焦慮和筋疲力盡的人來說,最好的醫治是讓他睡一覺。但願一切「我不說難受」的安慰者或屬靈人士知道什麼時候保持安靜。偌大的曠野,在世人看來以利亞進入了死地。但上帝將這裡變成以利亞的搖籃。正如主說,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裡得安息。不要忘記,這安息之地只能是「別是巴」。以利亞像孩子一樣熟睡,或許有眼淚還在他的臉上。這一幕真的讓人感動。一切平靜了,各種追殺在夢之海那邊被阻隔,再也無法傷害他。感謝曠野,石頭、口水和刀劍夠不到的地方,這是神為歸家的浪子預備的走廊和驛站。我們這所有的浪子,都渴望一個能哭泣的地方,更渴望哭泣之後安睡的地方。我想起電影《圍城》最後的一幕,主人公轟然倒地,他在人間和圍城裡找不到一個傾訴的地方,找不到一個睡覺的地方。所有的向人哭訴常常自取其辱,常常更加孤獨;而所有的睡眠總是一場噩夢,預備著一輪新的傷害,「等候下一個傷口」。因為那時候,我們的夢裡沒有天使;我們只是「在別人的肩上哭泣」。

2、一個天使

詩人說,「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 詩篇30:5b),彷彿浪子回家的第二天早上,母親預備好早餐,起來溫柔的叫醒以利亞。奇妙的是,昨夜以前的一切惶恐、緊張和絕望全不見了。現在,分割歷史或終止歷史的一幕出現了,有一個天使!天使未必是文學作品描述的那種天使,只是使者。但這使者背後一定是上帝。若沒有這一超驗力量的存在和在場,生命是不可忍受的,歷史毫無意義。沒有天使的人間就是地獄。神介入我們的歷史和遭遇,這就是作基督徒的福分了。而且在兒女絕望的地方,神加倍顯現。神的兒女在絕境中一定遇到天使。願這一幕成為我們信心的見證。平面的歷史被縱向截斷,天使在人間,道成肉身,以馬內利。וְהִנֵּֽה,behold。看哪!聖靈呼喊我們矚目的「歷史性的轉折」。這天使和耶洗別的使者形成對照。這天使如此真實,「拍他」,你感受到上帝的觸摸和愛撫。נָגַע,to touch, reach, strike。人在最孤單和絕望的時候,真正需要的是什麼呢?神的撫摸與叫醒。這不是人的安慰,預表道成肉身。然後是神的話語,「起來,吃吧」,就是聖道。最後是神的供應,水與餅,就是聖禮。這三個方面預表著「以馬內利」的真理。別是巴的安息和重新得力不是虛空的,不是在那裡冥想和修煉。而是上帝藉著話語和聖禮與我們同在。所以我們看見,天使不是來傳授他神奇武功的,不是教我們乾坤大挪移還是九陰白骨爪,好讓以利亞回去之後基督山恩仇記。不是的,神的幫助「很簡單」:起來吃吧。起來,靈魂甦醒,從軟弱中站起來。靠什麼,靠神的話語。同時,「吃吧」。吃什麼呢?וְהִנֵּה,再次出現,讓我們矚目看天使所預備的:有水,有餅,這是基督的筵席。今天的相關的新約經文告訴我們,基督是天上降下的糧。這與十字架有關,那是勝過罪和死亡的大能。換言之,天使讓我們矚目看十字架上的耶穌,這是一切力量的源泉。

3、第二次來

以利亞吃完了沒有趕路,仍然躺下。這就是人,他要盡情享受這難得的幸福。或許一方面他仍然心有餘悸;另一方面,要看神是否繼續幫助他,要等神進一步的指引。但神允許我們休息,但不是一直休息下去。你不能總是使用「哭訴-吃飯-睡覺」療法,這是庾信-黛玉法。也沒有神的僕人要一直「度假」。於是天使「第二次來拍他」。神真的愛我們,神的愛常常表現在這種重複和不離不棄的餵養與忍耐之中。神兩次拍醒以利亞,後來又三次堅固彼得。每一個基督徒,不是一天、一次長大的,我們需要神反覆的「嘮叨」和帶領。同時,我們也能看見我們自己裡面沒有這「第二次來」的愛。第一次可以,第二次「老子不陪你玩了」。可是絕大部分人,都是以利亞,靠的正是主第二次的來得救和重生的。那放棄第二次愛心的基督徒,因此會失去了什麼呢?但願我們自己也看見自己的重生,其本質,就是天使第二次,甚至第N次來的結果。不過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來拍他,不完全是對第一次的簡單重複。這一次使者加了一句話,將明確的使命交給以利亞:「因為你當走的路甚遠」。一方面,真正的愛,神的愛,一定要將他當走的路告訴他。這與濫愛無關。找到罪人,你要告訴他的罪,然後將當走的路指給他。否則,就是蛇的愛了。另一方面,你還要誠實地告訴他,那當走的路甚遠。屬天的道路是十字架的道路,不是一帆風順的,要有寬容和忍耐。而且我們的神是何等的幽默呢。這裡的「甚遠」一詞就是רַב。以利亞抱怨說,夠了,罷了。神說,還沒夠,不能罷了。你還要作更多這樣的事。你還要繼續站在亞哈和耶洗別以及以色列人面前。上帝對我們的耍賴,不是「好吧,那算了」;而是裝備我們之後,吩咐我們繼續。無論在教會還是在家庭還是在社會,無論是牧者還是會眾,無論是妻子還是丈夫,無論是掌權者還是百姓,是否常常在裡面作魯迅的吶喊:受夠啦!神說,還沒夠;神沒有移走你受夠了的人和事。上帝不是通過消滅你的外在「仇敵」嬌慣著讓你成長,相反,上帝要你靠著他首先勝過自己的軟弱,然後勝過外在的功課。而完成這樣的遠行,繼續需要「這飲食的力」。就是需要教會生活,需要上帝藉著教會所賜予的聖道和聖禮。

4、四十晝夜

以利亞是靠著「基督」,「走了四十晝夜,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四十也是希伯來文一個代表完全的數字。以色列人在曠野四十年,耶穌在曠野禁食四十天。神告訴我們當行的路有多遠呢?至少包括這四十天的曠野經歷。然後才是以利亞直接在旋風中升天。度過這四十晝夜需要兩個基本的條件。第一、就是上文說的「仗著這飲食的力」,這一點我們不再贅述。第二同等重要,就是對前面目的地確定性的盼望和信心。前面是神的山,就是何烈山。我們基督徒靠著聖經的啟示,不僅知道我們從哪裡來,也知道要去哪裡。而且我們更相信,靠著主,我們一定能到達那裡,與主團契。從羅籐樹到何烈山,這才是基督徒的生活和生命。無神論和異教的人生,只有羅籐樹,沒有天使,也沒有何烈山。沒有最後一個確切的目的。而沒有目的就沒有意義。人生毫無意義,這是所有外邦哲學深刻的洞見和深刻的絕望。然而我們知道要去哪裡。這樣的看見反過來改變了我們的生命。這四十晝夜於是被這目的的信心徹底扭轉了。一方面,我們戰勝了虛無和死亡的恐懼。正如保羅臨終前回顧一生所說:「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提摩太后書4:7);「我正在兩難之間,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腓立比書1:23)。另一方面,這末世論信仰並不導致一種「混吃等死」的消極人生,就像很多一知半解的人所誤解的。相反,末世論信仰回過頭來使我們過一個更積極的人生;這積極的人生並非像加爾文所講的,用改造社會來為主見證;這新的人生的重點是,「務要傳道」;「凡事謹慎,忍受苦難,作傳道的工夫,盡你的職分」(提摩太后書4:2,5)。

結語(問答)

各位弟兄姐妹,願我們的教會是所有投靠基督的人的羅籐樹。願所有疲勞孤單的人在這裡安息、得力,繼續天路。根據今天的信息,請大家想一想,羅籐樹有什麼特點。第一、這個羅籐樹很貧瘠。從世人眼光看,她不富裕。第二、她很孤單,像大森林拆下了扔在曠野裡的碎片,遠離繁華和虛榮。但是她有另外的特點。第一、極強的生命力。久經風塵和石頭。而強大的生命力來自深深扎根在地裡;同時,不多的枝葉彼此搭配,彼此相愛。第二、她長在人最需要的地方,出現在絕境。羅籐樹因此可以接待先知和夏甲母子一樣呼喊救命、飢渴絕望之人。第三、羅籐樹供應的食物是苦澀的,提供的溫暖的火或扎心的話語。第四、那裡天使同在,供重生必須的水和餅。第五、是的,這個羅籐樹,很像曠野裡的基督,這羅籐樹就是各各他山上的十字架。因此也是基督的教會。沙漠裡的羅騰是天國榮耀和世界榮耀的分界線。這羅籐樹像上帝的手掌,撫慰一切遠來的浪子。所以願我們每一個人,在這裡重生之後,都能成為別人生命中的羅籐樹,站在別人絕境的地方,將從基督而來的話語、水、餅和溫暖與添加力量的苦菜分享給他們。羅籐樹不是「龍門客棧」,我們不提供麥當勞白蘭地,也不設立野鴛鴦的房間;羅籐樹也不是好人俱樂部,彷彿只接納金牌得主或自以為比別人「作人更怎麼樣」的假冒偽善、硬著頸項之人。但我們接納一切憂傷的罪人和軟弱無力需要醫治的病人。在這個城市文明的末路時代,正有很多人流亡於野。求上帝把我們做成他們沙漠中的羅籐樹,呼喊他們。父啊,這羅騰樹交在你手裡了,你必能讓我們出生、扎根、成長,成為你天國合用的木材。阿門。

任不寐2012年8月12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