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錄 第三十一課:文明的終結(啟16:17-18:24)

願基督裡面的新年與我們同在。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啟示錄16:17-18:24,這跨越三章的經文講論的是一件大事,就是在第七碗中,巴比倫大城的終結。巴比倫是人類文明或城市文明的代表或中心;到第19章,地球上所有文明族群隨之一同覆沒。啟示錄16:17-18:24可以分成三大部分,其中啟示錄16:17-21是序幕,預告巴比倫的毀滅;17章講巴比倫的屬靈品質,或者,巴比倫是誰。18章講巴比倫是怎樣毀滅的。有一種流行的解經習慣,稱巴比倫就是當時的羅馬。這種解讀方法有兩個問題,第一,經文上難免牽強附會;第二、與事實嚴重不符——如果巴比倫就是羅馬帝國,那麼羅馬帝國崩潰之後就是千禧年或新天新地了。最多我們只能這樣說,羅馬帝國僅僅是巴比倫文明的雛形。總而言之,巴比倫代表這樣一種普世價值或文明模式:首先,大城文明,代表無神論和人本主義,「8古實又生寧錄,他為世上英雄之首。9他在耶和華面前是個英勇的獵戶,所以俗語說,像寧錄在耶和華面前是個英勇的獵戶。10他國的起頭是巴別,以力,亞甲,甲尼,都在示拿地。11他從那地出來往亞述去,建造尼尼微,利河伯,迦拉,12和尼尼微,迦拉中間的利鮮,這就是那大城」(創世記10:8-12)。其次、巴別之塔或淫婦文化,代表人神主義和多元共存或人類的聯合:「他們說,來吧,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創世記11:4)。她有自己的信仰,就是「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約翰一書2:16)。第三、巴比倫背後是魔鬼的權勢,以賽亞書14:12,「明亮之星,早晨之子阿,你何竟從天墜落。你這攻敗列國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啟示錄將巴比倫的終局指給我們看,這是「寡婦」的結局,正如以賽亞書13:19所預言的:「巴比倫素來為列國的榮耀,為迦勒底人所矜誇的華美,必像神所傾覆的所多瑪蛾摩拉一樣」。然而在這樣的啟示中,仍然包含著福音的宣告,就是呼喚巴比倫文明中屬神的兒女,早日回歸,蒙恩得救;同時,也催逼教會起來,向巴比倫大城呼喊;這是我們的使命,這是我們包括「聖誕活動」和「新年洗禮」等一切事工的宗旨:務要傳道;「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哥林多前書9:22)。願在新的一年裡,我們與神的國度一同擴張,阿門!

一、大城(16:17-21)

17第七位天使把碗倒在空中,就有大聲音從殿中的寶座上出來,說,成了。18又有閃電,聲音,雷轟,大地震,自從地上有人以來,沒有這樣大這樣利害的地震。19那大城裂為三段,列國的城也都倒塌了。神也想起巴比倫大城來,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遞給他。20各海島都逃避了,眾山也不見了。21又有大雹子從天落在人身上,每一個約重一他連得。(一他連得約有九十斤)為這雹子的災極大,人就褻瀆神。

1、七天創造與七碗終結

今天我們將結束七碗的課程,因此有必要對16章作一個簡單的回顧和總結。解經家都將三個七組災難與埃及十災聯繫,但沒有人與創世記的七天創造聯繫。事實上,啟示錄的最後七災和創世記的七天創造關係密切,創造的一切將被一一摧毀,好預備新天新地的到來。第一天:神創造天地,而天地之間有光,一片光明;第一碗:從天上到地上傾倒著神的憤怒。耶穌說,你們要趁著有光的時候在光明中行走。因為隨著人類犯罪的加劇,末世降臨。你如今在北京上空還能看見光嗎?PM2.5在神學上叫上帝的憤怒。然後請注意以下內容一一呼應。第二天:諸水為生命之源;第二碗:水變血代表死亡咒詛。第三天:旱地、水和植物形成生命家園:第三碗:淡水變血死亡臨到。第四天:日月星等光體照耀世界;第四碗:日頭災變人間水深火熱。第五天: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第五碗:獸的國分崩離析。第六天:動物與人和諧相處,人類君臨天下;第六碗:獸的靈誘騙人類自相殘殺。第七天:天地萬物都造齊了,神安息了;第七碗:天地萬物都毀了;神說成了。這是有始有終的歷史,由於人的罪,生機勃勃的家園成了血肉橫飛的骷髏地。但是感謝神,差遣祂的兒子進入馬槽和骷髏地,要為我們把一切都更新了。這是最後的災難,新天新地即將降臨。

2、從空中到大地震與冰雹

這段經文是一個交叉結構,17-18與21讓我們看見上帝拆毀天地,旨在毀滅創造的中心,人類。首先我們看見17節的「天災」。「第七位天使把碗倒在空中」。空中:ἀήρ,the air,the atmospheric region。空氣中。這或與大氣污染有關。空氣出了問題,人的末日到了。請注意這兩個「成了」(γίνομαι,It is done)。約翰福音19:30,「耶穌嘗(原文作受)了那醋,就說,成了。便低下頭,將靈魂交付神了」;啟示錄21:6,「他又對我說,都成了。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終。我要將生命泉的水白白賜給那口渴的人喝」。第一個成了是說上帝為一切罪人在基督裡成就了救贖;第二個成了,告訴我們,所有拒絕基督救恩的罪人,將被這最後的天災終結。其次是18節的大地震,災禍從天轉向地。這也是西奈山上的一幕,重申律法的審判(出埃及記19:18-21;撒迦利亞14:5)。第三是天地之間的冰雹(出埃及記9:24;約書亞記10:11)。這是人類的滅頂之災(以賽亞書28:2,以西結書38:22)。這是一場宇宙大戰,天上密集的火力就是大雹子,前所未有。這是極大的雹災。一他連得,ταλαντιαῖος,a) a talent of silver weighed about 100 pounds (45 kg);b) a talent of gold, 200 pounds (91 kg)。這個重量大約是一個成年人身體的重量。不僅如此,「他連得」常是金銀的計量單位(出埃及記25:39,37:24,38:27,撒母耳記下12:30,歷代志上20:2,,列王記上20:39-42,列王記下5:22,馬太福音25:15),因此,這場毀滅在於報應窮奢極欲的罪,懲罰拜物教。

3、覆沒,從巴比倫到列國

19-20節宣告以巴比倫為中心的人類文明的終結。19節宣告巴比倫大城的命運;細節將在17-18章展開。20節宣告列國的命運,細節將在19章展開。首先,啟示的中心轉向ἡ πόλιςἡ μεγάλη,那大城,這是指巴比倫。「裂為三段」表明完全的毀滅。人類文明從起初到現代和後現代,就是城市文明或大城文明(創世記10:6-12)。其次,巴比倫大城是人類文明的祖國,那是巴別塔所在地;巴比倫文明也是人類文明的代表——人類要自己作上帝(創世記11:1-9)。「神也想起巴比倫大城來」,這至少告訴我們兩則信息。第一、巴比倫的毀滅出於神。第二、巴比倫的毀滅出於自己的罪,如今惡貫滿盈,公義的神將會傾覆它(耶利米書51:36-37)。創世記有兩章講巴比倫的起源,啟示錄用兩章講巴比倫的終結。創世記10章告訴我們巴比倫大城的建立,11章告訴我們巴比倫的文明模式;啟示錄17章告訴我們巴比倫的宗教特色(淫婦),啟示錄18章告訴我們巴比倫文明的結局(寡婦)。20節說,「各海島都逃避了,眾山也不見了」。這是預告七碗的毀滅是全球性的,列國都將因為他們是巴比倫文明的附庸而被審判(詩篇97:1,以賽亞書11:11,24:15,60:9,40:15,41:5,59:18,,耶利米書3:23,路加福音23:30,以西結書6:3,以賽亞書54:10,44:23,49:11-13,55:12,箴言8:25,路加福音3:5詩篇72:3,114:4,約珥書3:18;以賽亞書42:15,以西結書36:1-7,何西阿書10:8,那鴻書1:5,彌迦書1:4,撒迦利亞4:7)——在啟示錄19章中,將進一步說明列國的覆沒。

二、淫婦(17:1-18)

1、大淫婦(1-6)

1拿著七碗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前來對我說,你到這裡來,我將坐在眾水上的大淫婦所要受的刑罰指給你看。2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亂的酒。3我被聖靈感動,天使帶我到曠野去。我就看見一個女人騎在朱紅色的獸上。那獸有七頭十角,遍體有褻瀆的名號。4那女人穿著紫色和朱紅色的衣服,用金子寶石珍珠為妝飾。手拿金盃,杯中盛滿了可憎之物,就是她淫亂的污穢。5在她額上有名寫著說,奧秘哉,大巴比倫,作世上的淫婦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6我又看見那女人喝醉了聖徒的血,和為耶穌作見證之人的血。

上帝是講理的上帝,祂要告訴我們為何埋葬巴比倫。17:1-6首先告訴我們巴比倫是大淫婦。事實上這個詞(πόρνη)直接翻譯就是「妓女」和「婊子」。這裡涉及一個我們到底怎樣理解聖經上的話語的重要問題。這個字不僅刺耳,而且與我們心目中想像的吳儂軟語、春風化雨的上帝不同。這句「髒話」足以跌倒很多道德驕傲、深受世俗小學捆綁的人。事實上,一個總是以個人經驗和世俗道統為準則的人,不可能一直接受聖經,也不能在那些完全忠實傳講聖經的教會忍耐下去。你可以一時好奇和「震撼」;但時間長了,老我復甦,一語扎心,就不再解怨(提摩太后書3:3)。在這個真正的動機下面起來,在生命上以訛傳訛地誤會控告別人,在真理上自以為是地彎曲厭棄福音。而棄絕耶穌的道理,總是世俗小學這一套:這話甚難(聽),以及你總是批評別人。事實上只有異教和邪教才取消了真理的爭辯。聖經上有保羅對巴拿巴和彼得的批評(加拉太書2:11-14),有保羅光明正大對腓吉路、黑摩其尼、底馬、革勒士、提多、亞力山大的批評(提摩太后書1:15;4:10-18)。儘管沒有人是保羅,但福音的批評性完全有聖經根據。前面一定還有很多這類扎心的道理。聖經有春風化雨的信息,聖經也不總是疾風暴雨,但若偏執一端,這樣的教會不可能是基督的教會,你自己,不可能是基督的門徒。聖經說,有錢人進神的國是何等的難哪。這有錢人不僅僅是指財主,也指那些在道理上總是自以為自己有一套或已經「有」了的人。這些「我有了」的人,這些假財富,像巨大的包袱,如同幽靈,成了咒詛,帶領他又跌倒至愛的人一生穿越無數社會和教會,最後只能歸隱到自己「爬滿青籐的小屋」和充滿存折焦慮的廚房,那是唯一「正確」和「生命」的地方。盡可能不要重複我們的罪;但願我主耶穌持守我們,遠避覆轍。

淫婦至少有六大罪狀。第一,淫亂,就是背叛上帝並歸於異教,侍奉別神。第2節講到她犯了πορνεία(πορνεύω,)的罪,就是淫亂。這不是指肉體淫亂,而是指精神或信仰淫亂。它包括兩方面的含義。一方面,背叛上帝;另一方面是侍奉別神。聖經把上帝和子民的關係比喻為夫妻關係,凡有對配偶背叛而刻苦銘心傷痛的人,都能理解為何神說,祂是忌邪的神,名為忌邪者,有忌邪的心,是烈火(出埃及記20:5;34:14;利未記18,20:10-24民數記25:11-13;申命記4:24,6:15;約書亞記24:19;以西結書8:3-5;那鴻書1:2)。凡是背叛上帝、轉信異教的人都被稱為淫婦。摩西十誡前三條誡命確立了這種關係;眾先知不厭其煩地用淫婦、妓女等咒詛來責備離經叛道、侍奉別神之人(民數記14:33,以賽亞書1:21-23,23:16-17;耶利米書2:20,3:2-9,23:10,29:23;以西結書16,23;何西阿書1:2,4:10-18,5:3,7:4,9:1;那鴻書3:4)。先知以西結責備以色列人妓女不如,「32哎。你這行淫的妻阿,寧肯接外人,不接丈夫。33凡妓女是得人贈送,你反倒贈送你所愛的人,賄賂他們從四圍來與你行淫。34你行淫與別的婦女相反,因為不是人從你行淫。你既贈送人,人並不贈送你。所以你與別的婦女相反。35你這妓女阿,要聽耶和華的話。」(以西結書16:32-35)。使徒保羅這樣說:「我為你們起的憤恨,原是神那樣的憤恨。因為我曾把你們許配一個丈夫,要把你們如同貞潔的童女,獻給基督」(哥林多後書11:2)。耶穌將這個世代稱為邪惡淫亂的世代(馬太福音12:39,16:4)。巴比倫就是在這個意義上被稱為大淫婦,她背叛了創造主和救贖主,又與各種偶像淫亂。巴比倫就是登峰造極的所多瑪(猶大書1:7)。同時,假教會也是淫婦(pseudo-church),與羔羊的新婦形成對比。

第二、迷惑天下(2)。君王和百姓都在巴比倫的罪中有份,他們信仰的是同一種淫邪。淫婦本著法不責眾或故意背叛上帝的動機,願意攪動更多的人一起離開真道,侍奉偶像。淫婦不會滿足於自己一枝獨妓的狀態,她一定要牽連和拉扯別人一同「下海」;借此就形成一種敵基督的普世價值。第三、魔鬼僕役(3)。淫婦的屬靈背景是獸,就是魔鬼,這個奧秘下文會進一步解釋。這裡談到紅色(scarlet),不僅代表血色,也是最刺眼的顏色——魔鬼知道怎樣吸引注意力。獸應該就是啟示錄13:1從海上來的獸,代表屬世的各種權柄(polotical beast)。第四、崇拜偶像(4),主要是貪婪錢財,這裡的所有物品(紫色和朱紅色的衣服,金子寶石珍珠,金盃;穿、用、吃)都代表奢華。事實上,奢華是人類真正的信仰,人將自己全部的生命都獻祭給它了。「貪婪就與拜偶像一樣」(歌羅西書3:5)。淫婦離開上帝的愛情,必然轉向其他愛情;或者,正是因為婚外情,所以最終一定背叛上帝。這份不法戀情總體上說就是屬世的榮耀和錢財。關於金盃,可參考耶利米書51:6-9。金盃崇拜的結果就是「盛滿了可憎之物,就是她淫亂的污穢」。資本的每個毛孔都是骯髒的,這個見證是真的。第五、萬惡之根(5)。貪婪可以「作世上的淫婦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這一點可以參考提摩太前書6:10,「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戀錢財,就被引誘離了真道,用許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彼得後書2:14,「他們滿眼是淫色(淫色原文作淫婦),止不住犯罪。引誘那心不堅固的人,心中習慣了貪婪,正是被咒詛的種類」。 金錢也造就一種虛假的傲慢、輕浮、莫名其妙的道德優越感和完全可以理解的終日終夜的焦慮。也就是在這個意義上,耶穌說,有錢人進神的國,比駱駝穿針眼還難。這頭上的字,是屬靈的人才能看見的。第六、殘害信徒(6)。貪婪之人一定痛恨基督、聖經和教會;所以就像惱羞成怒的希羅底一樣,他們不顧一切地殺害先知、逼迫使徒,殘害牧者,離棄、羞辱、誹謗並踐踏教會(提摩太后書1:15;4:10,14-15)。而且一定惡貫滿盈,並一直以此為樂。

2、獸與羔羊(7-14)

7天使對我說,你為什麼希奇呢?我要將這女人和馱著她的那七頭十角獸的奧秘告訴你。8你所看見的獸,先前有,如今沒有。將要從無底坑裡上來,又要歸於沉淪。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生命冊上的,見先前有,如今沒有,以後再有的獸,就必希奇。9智慧的心在此可以思想。那七頭就是女人所坐的七座山。10又是七位王。五位已經傾倒了,一位還在,一位還沒有來到。他來的時候,必須暫時存留。11那先前有,如今沒有的獸,就是第八位。他也和那七位同列,並且歸於沉淪。12你所看見的那十角,就是十王。他們還沒有得國。但他們一時之間,要和獸同得權柄與王一樣。13他們同心合意,將自己的能力權柄給那獸。14他們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

不過需要指出的是,人只有被聖靈帶領進入曠野,才能使人認識淫婦的屬靈本質。在巴比倫中的人不可能認識巴比倫。天使帶領我們學習認識淫婦的智慧。只有住在真理中的人,才不會對任何淫婦及其行徑友邦驚詫。世界裡的人總是敏感,卻不能看透屬靈的事。但真正的基督徒不會對任何極端行徑感到「稀奇」。一些假基督徒會在你揭露淫婦的本質的時候,離開教會;因為他們不能接受你說人家是妓女或婊子。事實上這種假寬容和真偽善,恰恰出於這種淫婦文化。一個和世界苟合時間很長的人,不能理解上帝對絕對聖潔的要求,不知道,在教會裡,任何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會發生(θαυμάζω,to wonder, wonder at, marvel)。常常有人對我說,「怎麼會這樣?!」但這裡清清楚楚告訴我們,淫婦的下面是撒旦及其權勢。因為魔鬼存在,所以只有你想不到的事,沒有它幹不出來的事。不過我要在這裡強調的是,我不知道七頭十角具體指向哪些國家和統治者。迄今為止任何強解都是不完全的、牽強的和危險的。我們在這裡只需知道,他們是巴比倫文明的不同環節而已,就可以了。無論是羅馬、中國、美國,任何一個國家,都是巴比倫的一部分。而若非基督的憐憫,若沒有聖道和聖禮的分別與保守,我們每一個人,都可能是七頭十角獸上的肢體或零件。

但責任不僅僅在魔鬼,世界諸王同心合意崇拜魔鬼,與羔羊即基督為敵。這裡宣告羔羊必勝。與羔羊爭戰構成淫婦的另外一個屬靈背景。她們是有仇敵的人,仇恨造就了淫婦的性格,不剷除基督及其門徒,她們不可能善罷甘休。因此,屬靈爭戰是無法避免的,直到羔羊大獲全勝為止。所以真正的基督徒不要對任何稀奇古怪的淫行感到稀奇,更不應該對真正的教會遭遇任何稀奇古怪、沒完沒了的風和海而稀奇。耶利米書6:14,「他們輕輕忽忽地醫治我百姓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耶利米書[8:11;以西結書13:10,13:16)。一切戰爭這都是必有的。而且我們要知道,這支敵基督的大軍,擁有兩個特點。第一、掌握權勢。他們總是世界裡最強大的一方。他們是掌權者,是主流,是普世價值,是流行文化,是貴族和王者。他們有很多王,各種有名望的人,紛紛出來,一起抵擋耶和華並他的受膏者(詩篇2:2)。第二、在對付基督和祂的話語方面,他們不僅人多勢眾,而且彼此非常團結。在這方面,聖經有一節非常生動的經文,「從前希律和彼拉多彼此有仇。在那一天就成了朋友」(路加福音23:12)。基督和祂的僕人有化干戈為玉帛的功效,使本來互相厭惡的人,因共同恨真理的緣故,而重新和好,一致對神。事實上這種勾結也代表一種虛弱,因此需要一種「多數正義」的偶像安慰。一方面,他們同心合意;另一方面,他們共同順服魔鬼,甚至表現出一種不顧一切的犧牲精神和共同意志。但是,神跟我們要的是信心,是對上帝應許的信心:「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什麼是基督徒在世界裡遭遇一切患難和失敗之時的祝福呢?就是這句應許,「羔羊必勝過他們」,哈利路亞!

3、那淫婦(15-18)

15天使又對我說,你所看見那淫婦坐的眾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國多方。16你所看見的那十角,與獸,必恨這淫婦,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將她燒盡。17因為神使諸王同心合意,遵行他的旨意,把自己的國給那獸,直等到神的話都應驗了。18你所看見的那女人,就是管轄地上眾王的大城。

顯然17章是一個交叉結構,現在又回來講論眾水之上的淫婦。這裡特別解釋說,所謂眾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國多方」(耶利米書51:13)。聖經多次推翻了多數正義和人民崇拜。恰恰是每一個人,構成了淫婦的群眾基礎,也構成了釘死基督的合法性。因此我們看見,淫婦精神絕對是「普世價值」。而傳道者所面對的,也必然是「多民多人多國多方」(peoples, and multitudes, and nations, and tongues)。多民多人多國多方也可以對應著這些「普世價值」:人本主義、多數正義、國家主義和各種主流文化。這裡讓我們看見,你面對的不僅僅是諸王,而且還有人民。君王和人民可能在歷史上一直彼此為仇,其中發生的一切衝突被稱為革命,,其中發生的一切結果就是改朝換代,就是更換罪人的統治。但在抵擋基督這方面,不僅諸王之間可以化敵為友,而且,人類所有君王和所有人民之間,也可以握手言和,一致對外。僅以同性戀為例,我們能看見中美兩國的政治精英和人民群眾,都是站在一起的,支持「自由」。也是在這種意義上,信仰就是一場殉道,教會就是一場殉道。沒有任何一場福音行動,能夠在世界上取得持久的勝利。但我要告訴大家的是,殉道本身就是勝利——因為我們在見證屬天的道理,這個道理是超越勝敗的,因此,也超越了世界的邏輯。

這場朝野一致的爭戰看起來勝負已定。「軍民團結如一人,試看天下誰能敵」。但裂隙出來了。他們的團結總是暫時的。於是,上帝任憑或定意讓獸與淫婦發生內戰,任何堡壘就這樣從內部分崩瓦解。我們知道蘇東怎樣完蛋的,其實重慶模式的結束也是如此。這具有普遍性,人與人之間的愛情是完全靠不住的。罪人內戰或人類內戰更凶殘,大致包括六場行動。第一、聯合,為消滅巴比倫,諸王要有一個勾結的過程。罪人之間的合一是人與神之間合一的一種替代,所謂「合群」的本能。其次、是莫名其妙的痛恨罪人中最傑出的罪犯。人與人之間這種仇恨和厭惡常常是「無緣無故的」。這是一場罪人專門針對淫婦即巴比倫的恨。也許可以作一個不恰當的比喻,「反美」中幾乎沒有道理的情緒。當然,可能出於沒有道理的嫉妒。這種情緒如陰間般殘忍——罪人任何倒霉和罪都讓別的罪人極度興奮。第三,在戰爭之前,是孤立驕傲的巴比倫。冷落,使她冷落。ποιήσουσιν αὐτὴν,使之孤立(make her desolate);把對手做成標新立異、眾叛親離的樣式。第四、正是這陰間般的殘忍,導致了「剝皮萱草」(利用往事親密關係互相揭發)的殘忍。「赤身」,就是剝掉你的畫皮,揭露你的真面目。我們當知道,任何罪人的真面目在上帝面前都是慘不忍睹的。於是打開任何一個,都可以將之送上絞刑架。γυμνήν,naked,就是剝光她。第五、剝光罪人的目的不是伸張正義,而是為了吃人自肥。於是有「食肉寢皮」(彌迦書3:3)。「又要吃她的肉」,這肉也可以代表「肉體的罪」,這是吃人的主要項目(創世記9:22)。在這方面,每一個罪人都是嗜血的,肉身對肉身的罪極度敏感,保持強烈的反應(無論幸災樂禍,還是義憤填膺);找到自己的組織了。魔鬼的控告方式,就是緊緊抓住、不依不饒使用它掌握或自以為掌握的一個肉體的罪。第六、最後到了不共戴天、「水火不容」(利未記20:14)的慘烈程度。用火燒盡也說明,要徹底清除她的影響,直到將她趕出地球才善罷甘休。這真是更具有諷刺意味的人間愛情鬧劇:起初同心合意,好得寶玉黛玉一般;但如今,一一反叛,挫骨揚灰。事實上,一個常常背叛上帝的人,一個根本沒有信仰的人,一定更經常地彼此棄絕、彼此背叛。這是一切淫婦和高等動物的政治原則。也許我們從這裡也能學到一些交友的智慧——那些誓死忠心於信仰的人,一定更能夠忠於愛情和友情。一個從來不把信仰當回事的人,你不要指望他會尊重任何一種情感。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建議年輕人找對象,最好找基督徒的理由之一。

三、寡婦(18:1-24)

1、審判與救贖(1-8)

1此後,我看見另有一位有大權柄的天使從天降下。地就因他的榮耀發光。2他大聲喊著說,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或作牢獄下同),並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3因為列國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傾倒了。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華太過就發了財。4我又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我的民哪,你們要從那城出來,免得與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災殃。5因她的罪惡滔天,她的不義神已經想起來了。6她怎樣待人,也要怎樣待她,按她所行的加倍地報應她。用她調酒的杯,加倍地調給她喝。7她怎樣榮耀自己,怎樣奢華,也當叫她照樣痛苦悲哀。因她心裡說,我坐了皇后的位,並不是寡婦,決不至於悲哀。8所以在一天之內,她的災殃要一齊來到,就是死亡,悲哀,饑荒,她又要被火燒盡了。因為審判她的主神大有能力。

就在這多國體制或世界多極化的紛爭中,在這樣的時間背景下,「1此後,我看見另有一位有大權柄的天使從天降下。地就因他的榮耀發光。」And after these things I saw……上帝會在合適的時間,傾倒巴比倫大城。換言之,巴比倫城最後的毀滅不是出於人的力量,相反,她代表人類力量的顛覆,就像巴別塔。正如起初巴別塔毀於神的手,末世,巴比倫文明也終結於上帝的「大權柄」。那時候全地的人會仰望上帝的光輝。神仍然是藉著話語的力量,傾倒巴比倫。Ἕπεσεν ἔπεσεν Βαβυλὼν ἡ μεγάλῃ,fallen, fallen,Babylon the great。πίπτω,這個字是從高處倒下塌陷之意,讓人想起巴別塔的倒掉。人類正在重建巴別塔,這是毫無疑問的。而此時此刻的巴比倫,崩潰前夕的巴比倫,內憂外患的巴比倫,不僅沒有絲毫悔改,而且變本加厲地淫亂,消費主義是淫亂的主要手段。最近這些年,用中國的現狀註釋這兩節經文似乎更為生動:「2他大聲喊著說,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或作牢獄下同),並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3因為列國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傾倒了。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華太過就發了財。」中國因為「低成本」或「各樣污穢」不僅成了資本主義經濟的救星,又使地上的君王降低政治原則與它勾連。這個國度是三種勢力的祖國。首先是「鬼魔的住處」,在這樣的地方,什麼邪靈或異教都有。其次、「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或作牢獄下同)」。φυλακή這個字既有保護傘,也有牢籠的含義。她是全世界壞蛋的避難所,是一切投機者的樂園,是一切貪婪之徒名利之徒的捆綁,是不法之人的葬身之地。這些東西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ἀκάθαρτος,不潔淨。他們共同的特徵就是不信神,不怕神。這一定是世界上無神論者的祖國。第三、「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所有不潔淨的鳥都來了。「可憎」,就是被上帝咒詛和憎惡。鳥,飛來飛去,有機會就撲上的動物。這主要是指下文的客商。他們帶著一個共同的理想,就是發財。這以巴比倫對奢侈品的要求為前提。「地上的客商,因她奢華太過就發了財」——巴比倫成了世界奢侈品最大的消費者,魚翅筵毀滅海洋,珍稀木材吞噬非洲,國內三光一切生物資源。這裡也是再一次簡單複述淫婦的罪行,她迷惑天下,用發展就是硬道理,用只有錢才是真的這新意識形態,門戶開放,與列國淫亂,共同發財。這場發財浩劫粉碎的不僅僅是靈魂和信仰,也從資源的根本上,為巴別塔的倒掉預備了物質條件。

然而在徹底剿滅淫婦之前,神仍然繼續呼喊巴比倫裡面的人認罪悔改,呼喊子民盡快從裡面逃出來,不要在巴比倫的罪中有份,避免巴比倫的懲罰。教會承擔著這樣的末世使命:「你要出來」。這是上帝對選民永恆的呼召(創世記12:1,19:12-14;民數記16:23-26;以賽亞書48:20;耶利米書50:8,51:6,45);也是藉著教會對世界的永恆呼召。這呼喊臨到我們,我們要警惕三種情況,都是創世記19章羅得一家所遭遇的。羅得一家住在罪惡之城所多瑪,淫亂之罪「上達天聽」,神要傾覆這座城市。於是呼喊羅得一家出來。第一種情況,人不聽,以為是笑話。這就是祁克果那篇劇院失火的寓意所表述的情況。傳道者成了小丑,觀眾哄堂大笑,以為他在騙人。代表這種情況的是羅得的兩個女婿。「他女婿們卻以為他說的是戲言」(創世記19:14)。第二種是羅得的妻子代表的,已經出來了,但留戀所多瑪的一切,又恐懼前面的風險。創世記19:26,「羅得的妻子在後邊回頭一看,就變成了一根鹽柱」;也成為後世的鏡鑒(路加福音17:29-33,馬太福音6:21,提摩太前書6:6-10,雅各書5:1-3)。很多「基督徒」會成為半路上的鹽柱。第三種情況,就是羅得和他的兩個女兒所代表的。他們成功逃離了所多瑪。但是,羅得一直是一個信心軟弱、變化無常的人。神的使者先讓他往山上跑,他討價還價說那麼遠我幹不了,我要逃到瑣珥這座小城。神也應允了他。但他到了那裡,又覺得不安全,返回來又要上山。但又不相信上帝會真的保護他們,就躲在山洞裡。最後在山洞裡醉酒,和女兒犯了亂倫的罪,生出受咒詛之民,就是摩押人和亞捫人。不過神大有憐憫,路得就是摩押人,她在耶穌的族譜中有份(馬太福音1:5)。羅得的性情不定在這個家庭裡面一定起了一個很壞的表率作用。往往是屬靈領袖的盲目帶領,使妻女失落在天路上。

然後神告訴我們,巴比倫所遭遇的一切,都是罪有應得。神的審判在這裡有三個特點。第一、神的聖潔。神不能容忍任何罪惡,因此記念罪惡,斷不以有罪為無罪(出埃及記34:7、民數記14:18、約珥書3:21)。任何罪惡早晚要被清算。第二、神的公義。神清算罪惡是按各人所行的報應各人,人種什麼就收什麼(馬太福音7:2);而在末世,甚至是加倍報應和懲罰(出埃及記22:4-9)。διπλόω,to double。這裡有三次double,她本人,她的工,她的杯。也就是說,巴比倫自己要遭遇雙倍懲罰;她對別人所行的,要雙倍臨到她;她給別人帶來的悲劇,要雙倍報應給她。所以聖經說,「落在永生神的手裡真是可怕的」(希伯來書10:31)。第三、神的大能,可以翻轉一切。這裡特別引用淫婦的話說,「我坐了皇后的位,並不是寡婦」;但她最終成了「寡婦」、皇后以為自己擁有一切,但結局是一無所有的寡婦。淫婦一定是寡婦,淫婦一定要走從皇后到寡婦這條衰敗之路。她曾經輝煌過(自我榮耀與奢華,στρηνιάω,窮奢極欲地生活),但一定盛極而衰(痛苦與悲哀)。她自我安慰說,「我坐了皇后的位,並不是寡婦,決不至於悲哀」。但結局是一天之間就臨到了,就是死亡、悲哀、饑荒與火燒。何為寡婦?不僅僅大嘴長舌。一方面寡婦沒有愛人,另一方面,寡婦最後的愛人是錢財;而最後,寡婦的錢財也將被奪取。我們很清楚地看見,又一位皇后崛起在那裡不可一世,但已經開始轉向寡婦的命運。無人阻擋。神最後會將淫婦迷戀的一切從她身邊奪走,包括一切曾以為靠得住的榮耀與奢華。歷史有太多的經驗教訓了,那些奢華必是窮得只剩下錢的罪而已;而這些奢華也會因任何風吹草動煙消雲散。「因為審判她的主神大有能力。」這是上帝能力對淫婦能力的清算和顛覆:「16耶和華又說,因為錫安的女子狂傲,行走挺項,賣弄眼目,俏步徐行,腳下玎鐺。17所以主必使錫安的女子頭長禿瘡,耶和華又使她們赤露下體。」(以賽亞書3:16-17)面對上帝的大能,所有的不可一世,都會變得天翻地覆。

2、文明的哀歌(9-19)

9地上的君王,素來與她行淫一同奢華的,看見燒她的煙,就必為她哭泣哀號。10因怕她的痛苦,就遠遠地站著說,哀哉,哀哉,巴比倫大城,堅固的城阿,一時之間你的刑罰就來到了。11地上的客商也都為她哭泣悲哀,因為沒有人再買他們的貨物了。12這貨物就是金,銀,寶石,珍珠,細麻布,紫色料,綢子,朱紅色料,各樣香木,各樣象牙的器皿,各樣極寶貴的木頭和銅,鐵,漢白玉的器皿,13並肉桂,豆蔻,香料,香膏,乳香,酒,油,細面,麥子,牛,羊,車,馬,和奴僕,人口。14巴比倫哪,你所貪愛的果子離開了你。你一切的珍饈美味,和華美的物件,也從你中間毀滅,決不能再見了。15販賣這些貨物,藉著她發了財的客商,因怕她的痛苦,就遠遠地站著哭泣悲哀,說,16哀哉,哀哉,這大城阿,素常穿著細麻,紫色,朱紅色的衣服,又用金子,寶石,和珍珠為妝飾。17一時之間,這麼大的富厚就歸於無有了。凡船主,和坐船往各處去的,並眾水手,連所有靠海為業的,都遠遠地站著,18看見燒她的煙,就喊著說,有何城能比這大城呢?19他們又把塵土撒在頭上,哭泣悲哀,喊著說,哀哉,哀哉,這大城阿。凡有船在海中的,都因她的珍寶成了富足。她在一時之間就成了荒場。

這11節經文是一組「末世哀歌」(以賽亞書13:19-22,34:11-15;耶利米書50:39,51:37;西番雅書2:13-15)。文明的哀歌包括君王的哀歌(9-10)、客商的哀歌(11-17a)、船客的哀歌(17b-19)的三重歎惋,詳細地告訴我們巴比倫文明的實質。這裡實際上進一步解釋,淫婦的愛情,就是她的姦夫是誰。這姦夫有兩個名字,第一叫「堅固」,這代表力量或實力,為政治動物的偶像;貨物,就是「商品拜物教」,就是商業文明,就是今天的普世價值:市場與資本主義,是經濟動物的偶像。首先我們看君王的哀歌。地上所有的君王都在這裡。οἱ βασιλεῖς τῆς γῆς,the kings of the earth。這是一些什麼人呢,「素來與她行淫一同奢華的」。他們親眼見證了巴比倫的傾倒。他們「為她哭泣哀號」。為什麼呢?為罪悲傷嗎,不是。「因怕她的痛苦」;實質是唇亡齒寒,害怕這樣的痛苦也臨到自己。而且他們是遠遠地站著,不僅說明面對巴比倫的悲劇列國完全無能為力,也表明他們並非真的關切巴比倫的不幸。罪人在悲劇中逃得遠遠的。當上帝要毀滅巴比倫的時候,所有人只能也只是瞪眼看著。列國君王的哀歌說:「哀哉,哀哉,巴比倫大城,堅固的城阿,一時之間你的刑罰就來到了」。他們驚悚的對象是巴比倫大城的堅固或實力,因為這是所有邦國的政治理想。無論是社會主義強國,還是資本主義列強,強盛是共同的理想,但沒有任何一種建立在罪惡基礎上的強盜能夠萬世千秋。而且,列國都知道,這是上帝降下的刑罰。事實上,多年來,巴比倫及淫亂諸國在一切惡行中,並非不知道這是犯罪以及終有報應,但他們不能自已。

其次,客商的哀歌。οἱἔμποροι τῆς γῆς,the merchants of the earth,地上所有的商人。巴比倫擁有全球化的商業貿易,列國的商人都與之通商。事實上在羅馬時代,羅馬帝國的經濟活動還達不到如今這樣充分全球化的程度;但隨著現代社會的到來,巴比倫正在成為啟示錄18章的巴比倫。全球經濟一體化正在成為基本事實。然而商人們為何哭泣悲哀呢?更不是關心巴比倫的命運,首先是「因為沒有人再買他們的貨物了」,商人重利輕別離,他們為失去商業機會和經濟損失而捶胸頓足;巴比倫是他們最大的消費國。其次是「因怕她的痛苦」, 理由和政客相同。第三是惋惜「這麼大的富厚就歸於無有了」。沒有人在乎人的生命,所有的商人也遠遠地站著。因為他們真正的信仰是「貨物」。γόμος,泛指任何用來交易的商品。這種信仰就是商品拜物教。人類的共同信仰。人把上帝所賜的一切都變成了商品。「。12這貨物就是金,銀,寶石,珍珠,細麻布,紫色料,綢子,朱紅色料,各樣香木,各樣象牙的器皿,各樣極寶貴的木頭和銅,鐵,漢白玉的器皿,13並肉桂,豆蔻,香料,香膏,乳香,酒,油,細面,麥子,牛,羊,車,馬,和奴僕,人口。」在這大約28類商品中,第一類是通貨(金,銀,寶石,珍珠);對應今天的金融行業。全球經濟危機總是從金融危機開始。第二類是服裝行業(細麻布,紫色料,綢子,朱紅色料),今天叫時裝業。第三類奢侈品與日用品(香木;象牙、極寶貴的木頭、銅,鐵,漢白玉的器皿),在今天,電子產品也應該在其中。第四類是化妝品(肉桂,豆蔻,香料,香膏,乳香)。第五類是食品和交通工具(酒,油,細面,麥子,動物,羊,馬,車)。如今的汽車行業在其中。第六類是人(奴僕,人口)。一切都成了了商品,最後人自身也成了商品。不過這句話的原文是σωμάτων καὶ ψυχὰςἀνθρώπων,直譯是人的肉體和靈魂。易言之,人的肉體和靈魂都成了商品。市場積累了巨大的財富,在其上建立了窮奢極欲的罪惡生活。這些商品沒有一樣是用來崇拜上帝的,而「貨物」是巴比倫真正的愛人,這裡用「貪愛的果子」來代表(創世記3:6)。原文是說,這是他們用全部生命所追求的,在靈魂深處貪戀之。ἡὀπώρα τῆςἐπιθυμίας τῆς ψυχῆς σου,the fruits that thy soul lusted after。但上帝將這姦夫消滅了,而且那一天,這一切「決不能再見了」。這是最後的奢華。

第三場哀歌是從海上來的,是船主的哀歌。κυβερνήτης,船主,也可以泛指任何交通運輸工具的所有者和使用者。與之並列的是「坐船往各處去的,並眾水手,連所有靠海為業的」。這四類人代表此時此刻正在和巴比倫行淫的政治動物和經濟動物。這是正在趕赴和剛剛離開巴比倫的人。就是毀滅之時,淫亂照常進行。他們當然也是「都遠遠地站著」;而船主的哀歌與上文類似。值得一提的是,從三場哀歌中,我們看不見任何一點點的認罪悔改。這些反應很像琵琶行裡的白居易,很像南唐後主李煜。他們只是留戀過去的榮華富貴,但沒有一個人反省自己今天的下場乃是罪有應得。三重歎惋也與上帝無關,他們既不敬畏上帝,也不讚揚上帝的全能,更不向上帝尋找解救的道路。特別具有諷刺意味的動作是,「把塵土撒在頭上」;披麻蒙灰本是認罪悔改的表現,但這裡表達的死不悔改,而且還有控訴上帝的意味。無論如何,這是三組流行歌曲,與今天所有的淫詞艷曲如出一轍。世人可以演唱非常悲催之歌,但這一切「歌哭」與罪和救恩完全無關。這是自我憐憫,同時控訴命運和上帝。

3、聖徒的歡喜(20-24)

20天哪,眾聖徒眾使徒眾先知阿,你們都要因她歡喜。因為神已經在她身上伸了你們的冤。21有一位大力的天使舉起一塊石頭,好像大磨石,扔在海裡,說,巴比倫大城,也必這樣猛力的被扔下去,決不能再見了。22彈琴,作樂,吹笛,吹號的聲音,在你中間決不能再聽見。各行手藝人在你中間決不能再遇見。推磨的聲音在你中間決不能再聽見。23燈光在你中間決不能再照耀。新郎和新婦的聲音,在你中間決不能再聽見。你的客商原來是地上的尊貴人。萬國也被你的邪術迷惑了。24先知和聖徒,並地上一切被殺之人的血,都在這城裡看見了。

與三重悲歌對立的是,一曲歡歌。20節的開篇是Εὐφραίνου ἐπ᾽ αὐτήν,Rejoice over her,對她歡欣!這是對「眾聖徒眾使徒眾先知」的呼喊。換言之,現在我們要看巴比倫大城傾倒之時,教會的態度。「眾聖徒眾使徒眾先知」,原文是οὐρανέ καὶ οἱἅγιοι ἀπόστολοι καὶ οἱ προφῆται,heaven, and holy apostles and prophets;直譯是所有在天上的、聖使徒和先知,這包括所有上帝的信徒,舊約的和新約的,已經殉道的和正在證道的。他們要歡喜,歡歌笑語;「因為神已經在她身上伸了你們的冤。」我們可以從裡面學到三方面的功課。第一、殺人的巴比倫。巴比倫大城還有一項罪惡,就是殺害「眾聖徒眾使徒眾先知」。啟示錄18:20-24是一個交叉結構,首尾呼應首先告訴我們,巴比倫文明的罪惡還不僅僅是拜偶像,也包括殺害基督徒。因此對巴比倫的審判乃是為聖徒伸冤。當然,巴比倫殺害的還不僅僅是先知和使徒,還包括「地上一切被殺之人」。巴比倫文明是一種殺人的文明,殘害了無數人的生命和尊嚴。而所有這些被害之人的血,將在末世審判成為「呈堂證供」。巴比倫文化就是該隱文化,就是殺害弟兄的文化。「9耶和華對該隱說,你兄弟亞伯在哪裡?他說,我不知道,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嗎?10耶和華說,你作了什麼事呢?你兄弟的血,有聲音從地裡向我哀告」(創世記4:9-10)。第二、蒙冤的教會。所有的眾聖徒眾使徒眾先知,都要被逼迫;他們在巴比倫文明裡面飽受屈辱,沉冤未雪。這世界不是我們的家,我們在其中越是堅守真道,越是遭遇逼迫。基督徒在巴比倫活下去的唯一指望是信仰,唯一的結局是殉道。逃往第三條道路的都是羅得的妻子。第三、笑到最後的子民。聖經不唱泛愛主義的高調,因為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巴比倫滅亡的日子,就是聖徒歡呼的日子(耶利米書51:48)。我們需要記住的是,總有公義普照的一天,凡在基督裡的人揚眉吐氣。

其次,我們看見巴比倫終結的樣式。這裡給約翰一個非常生動和具體的印象:巴比倫大城就像一塊大石頭一樣被摔下去。這是重現先知耶利米的異象(耶利米書51:63-6*)。大石頭好像大磨石。磨石在聖經中大約有四種含義。第一、生活必需品(申命記24:6),因此我們都能理解這個動作。第二、殺人武器(士師記9:53,撒母耳記下11:21),用大石頭殺人的巴比倫如今遭遇報應。第三、代表堅硬(約伯記14:19,約伯記41:24),巴比倫文明「又臭又硬」。第五、沉重(馬太福音18:6),積重難返、惡貫滿盈的巴比倫,最後被扔下去了,而且一去不返。以往總是王朝更替,但有一天,這個超穩定結構徹底被打碎。最後,我們來看看巴比倫是怎樣變成荒場的。這裡有五個「不再」:「彈琴,作樂,吹笛,吹號的聲音,在你中間決不能再聽見。各行手藝人在你中間決不能再遇見。推磨的聲音在你中間決不能再聽見。23燈光在你中間決不能再照耀。新郎和新婦的聲音,在你中間決不能再聽見」。而且裡面的一切生氣,都不復存在了。首先是巴比倫藝術的終結(以西結書26:3);其次是裡面的科學技術的終結;再次是日常生產秩序的終結;第四是能源供應的終結;第五是婚姻家庭的終結。最後是告訴我們,造成這一切荒涼的原因,是「你的客商原來是地上的尊貴人。萬國也被你的邪術迷惑了」。一方面,商業文明是繁榮昌盛的基礎,一旦市場崩盤,一切都隨之蕭條。另一方面,巴比倫市場體系的崩潰,源於她的「邪術」被拆毀了,它曾迷惑列國,但如今失效了。φαρμακεία,像鴉片一樣的藥物或奇巧。它或許就是資本主義,那些將新教倫理和資本主義等同的文化基督徒,要儆醒了。

結語:信仰是愛情

我們可以從上述信息中引出一些功課。首先,用於我們的教會生活。今天我們知道上帝將信仰比作婚姻和愛情的關係,人或者是基督的新娘,或者就是淫婦。基督徒的一生,就是作新娘的一生,在基督裡追求聖潔和專一。要持守聖潔,作基督的新娘,就要常常住在基督裡面,就是要有正常的教會生活,藉著聖道和聖禮,與主同在。保衛愛情沒有別的方法,即使個人靈修也是一種淫亂,只是自戀而已。所以新約常用一句話,就是「在基督裡」。當然,我們起初可能是不同程度的撒瑪利亞婦人,有「六個丈夫」;但最後我們唯獨基督(約翰福音4:1-42)。與此相關,我們要重新面對在信仰上主張多元寬容的人。堅持六個丈夫平等共處,至少有四個原因。第一、他不瞭解信仰的性質。聖經將上帝與選民、基督與教會之間的關係類比為夫妻關係或愛情關係,這個深刻的比喻從根本上排除了第三者。沒有一個人真的不在乎配偶紅杏出牆和移情別戀,那麼,他宣稱信仰寬容不是無知,就是說謊。事實上,夫妻若因對方移情而痛苦,神的心腸也是如此。你也不要相信所謂「別的宗教更寬容」,事實上別的宗教更虛偽和偽善——沒有任何一個宗教真的認為別的宗教「一樣好」。若是這樣,又何必另立門戶。基督徒的誠實也固守和平,信仰上不寬容,但我們不暴力勉強任何人。第二、其實他根本不在乎信仰。一個至愛基督的人,不可能容忍有他者來分享基督的榮耀。不在乎才無所謂,無所謂才不會為信仰有任何忍耐。也正是這樣的假基督徒,非常容易退出任何一間教會。「因為我什麼也沒失去,受損失的只是你」。第三、他愛的只是他自己。淫婦是人盡可夫,寡婦的理想是:其實我誰都不愛,只愛錢。寡婦沒有丈夫;真正依靠和追求的是自我;而自我實現的手段是貨物。到這裡,寬容和多元只是上層建築,她的信仰是經濟基礎。她對真理毫無熱情,最多把真理當成人情;她唯一的熱情是貨物。第四、無知,由於缺乏分辨的能力。由於沒有聖靈的帶領,一定對任何聲音都覺得「好像也對喔」。就像一個人走到十字路口,哪個方向都對。但這人一生,一定在原地踏步;這等人在教會裡,N年如一日地從不成長。

其次,用於我們的婚姻生活。在基督裡是保守我們信仰純潔的唯一道路,這個道理也適用於保衛我們的家庭。夫妻雙方只有同住,才能維護家庭的穩定。值此辭舊迎新之際,將下面這兩段經文,分給每一個家庭。彼得前書3:7,「你們作丈夫的,也要按情理和妻子同住(情理原文作知識)。因她比你軟弱(比你軟弱原文作是軟弱的器皿),與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所以要敬重她。這樣便叫你們的禱告沒有阻礙」。哥林多前書7:5,「夫妻不可彼此虧負,除非兩相情願,暫時分房,為要專心禱告方可,以後仍要同房,免得撒但趁著你們情不自禁,引誘你們」。家庭和教會一直是創造和救贖的中心,也是魔鬼攻擊控告的中心。而且,它常常藉著拆毀家庭拆毀教會,也藉著拆毀教會來拆毀家庭。這是我個人也可以為你們見證的。有一段時間,由於所謂「為福音不顧性命」等等原因,也包括一些軟弱之故,我自己的家庭落入這種試探。於是我們的一些禱告開始有了阻礙;而同時也看見,魔鬼怎樣進來拆毀我們。比如,一隻蒼蠅盯上了這個有縫的蛋,於是,巴比倫一些教會聽取蛙聲一片。我們家庭被搖動,進而波及教會。這青蛙也是神的使者,正如大衛說的,是神吩咐它來罵我們的(撒母耳記下16:10)。遭遇任何危機,基督徒沒有別的救法,只有盡快順服聖經,結果你一定看見神的保守、恢復和復興,而且恩上加恩。我知道每一個家庭都面臨一些殘酷的困擾,因為我們在巴比倫。基督徒的家庭勝過巴比倫的敗壞,只能順服基督和祂的道。願主耶穌基督的得勝,在新的一年裡,加倍祝福我們,阿門!

任不寐,2012年12月29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