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一篇:猶太人三大節期與約翰福音的神學框架

聖經學者們普遍同意,約翰福音是按靈意精心編輯的。如同寶石,從不同的角度都能看見引人入勝的結構和景致。今天我的建議是,可以從猶太人的三大節期的角度來認識約翰福音的基本結構。這三大節期就是逾越節(פֶּסַח,πάσχα,passover,出埃及記12:11)、住棚節(הַסֻּכֹּתחַג,ἡἑορτὴἡ σκηνοπηγία,the feast of tabernacles;利未記23:34)和七七節(שָׁבֻעֹתחַג,the feast of weeks,出埃及記34:22;五旬節,πεντηκοστή,Pentecost;使徒行傳2:1)。這三大節日都在春夏秋,沒有冬天,「因為冬天已往」(雅歌2:11),因為基督來了。這三大節期也稱為三大朝聖日(Shalosh Regalim),地點都在耶路撒冷,主要日子都是安息日(שַׁבָּת,σάββατον,sabbath)。約翰福音按這三大節期,相應地劃分為三大部分。而每一部分的主題,就是耶穌所宣告的,分別是:道路、真理和生命。約翰福音14:6,「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這是基督賜給我們的三大恩典,也是人生意義的三個基本方面。道路,代表人生的一個方向。一個盲目的、或者僅僅靠理性、政治互動和情慾確定方向的瞎子,轉向靠啟示真理或聖靈帶領的新人。真理,就是確定方向之後,怎樣具體度過每一天。就如聖經說的,人活著,不單靠食物,也靠神口裡所出的話。這意味著用話語取代食物,並且有神的話語取代人的話語,作我們生活的基礎。生命,就是我們在真理的基礎之上,才能真正出生、長大、成熟,成為永生上帝的子民。

一、約翰福音1-6:逾越節

逾越節的時間就是復活節的時間,這是人類的春天(3-4月)。約翰福音1章告訴我們道成肉身,上帝在人間(約翰福音1:1-18);而神的兒子就是逾越節的羔羊(約翰福音1:29)。易言之,上帝要在基督裡帶領人離開埃及、離開世界和罪;進入一個復活的春天。所以緊接著我們看見人類出埃及運動從門徒開始(約翰福音1:35-51)。以色列出埃及走的是紅海之路,就是受洗重生的道路。出埃及記13:18,「所以神領百姓繞道而行,走紅海曠野的路。以色列人出埃及地,都帶著兵器上去」。而約翰福音1:23,27告訴我們道路這個主題:「他說,我就是那在曠野有人聲喊著說,修直主的道路,正如先知以賽亞所說的」;「就是那在我以後來的,我給他解鞋帶,也不配」。所以請注意,這一部分耶穌所行的神跡,都和水或紅海有關。第一個神跡是水變酒、重建選民和神的婚姻關係;第二個神跡是治好大臣的兒子,聖經強調仍然在水變酒的地方;第三個神跡是畢士大池邊治癒三十八年的癱子(對應以色列人在曠野三十八年);第四個神跡在加利利海邊餵飽5000人;第五個神跡是耶穌在海面上行走。這五個神跡都是「紅海神跡」。在這部分經文中,提到兩次逾越節(約翰福音2:13,23;6:4)。神藉著逾越節的羔羊,藉著水和聖靈要重生的,要帶領過紅海的是什麼人呢?一個男人(尼哥底母);一個女人(撒瑪利亞婦人)。他們是人的代表。這條重生的道路就是從水和聖靈出生,出死入生,並得永生(約翰福音5-6)。

二、約翰福音7-11:住棚節

住棚節的時間與現在的感恩節的時間接近,是9-10月,這是收穫的季節。一方面紀念上帝在以色列人的曠野中建立帳幕,另一方面,紀念上帝在曠野中供應以色列人食物。這個節日的屬靈含義很清楚:道成肉身,搭建帳幕住在人間(約翰福音1:14)。這要解決以馬內利這個根本問題,就是耶穌說的,一方面,我在你們裡面;另一方面, 你們在我裡面(約翰福音6:53; 14:17;14:20;15:4;15:7)。用耶穌的話說,就是你們要住在我的道裡面,而這道就是真理,使人得以自由(約翰福音8:31-32)。即Abide in me, believe in me;這也是保羅常說的in christ, in Him。簡而言之,住棚節的主題就是耶穌住在我們中間,我們住在基督裡。這實際上就是教會的生活,使我們靠著真理或基督的道,不斷完成從埃及奴僕到上帝兒子的更新。真理,就是神的話;住在真理中,就是有聽道的忍耐和能力(約翰福音8:39-47)。所以我們看見約翰福音7:2首先宣告住棚節到了,接下來發生的事件都與住棚節有關。如果說,逾越節期間的衝突,是以色列人和法老軍隊或外邦人的衝突;那麼,住棚節期間的衝突,就是「教會內部」的衝突,是已經信了基督的人和基督的衝突,結果是很多人離開,其中部分領袖要殺死基督。但是,這不是故事的全部,在住棚節期間,上帝在基督裡繼續重生了一個女人(行淫的婦人)和一個男人(生來瞎眼的)。約翰福音10章將這個住棚比喻為羊圈,耶穌自己是好牧人。這顯然是指著教會說的,「我的羊聽我的聲音」(約翰福音10:27)。約翰福音10:22特別談到修殿節,這關聯教會的保守與重建。住棚節敘事與逾越節敘事,兩部分平行,最後歸向在基督裡的復活與永生(約翰福音11)。這一部分有兩個神跡。第六個神跡是醫治瞎眼的,這是教會生活在每個信徒身上發生的神跡。第七個神跡就是拉撒路復活,這個神跡正在我們身上。住棚節的故事最後返回逾越節(約翰福音11:55)。這第三個逾越節只是要在實際上,讓我們看見耶穌是逾越節的羔羊。

三、約翰福音12-21:五旬節

五旬節也稱為收穫節、新果實節,時間在夏天,是麥子初熟的季節(5-6月)。猶太人在這個節日紀念以色列人出埃及後第五十天,上帝在西奈山頒給摩西「十誡」。這是沒有絕對標準的奴隸變成按神的旨意生活的日子,這是單單靠食物活著,轉向也靠神口裡的話語生活的日子。這是聖靈在人身上完成的工作,並將這更新了的新人,像地裡的出產一樣,獻給神,蒙神悅納。約翰福音最後這一部分,並沒有七七節或五旬節的字樣出現。我之所以將這部分歸結為五旬節這個主題,純粹出於神學上的理由。五旬節的主題就是生命,或成熟生命的獻祭。而人的生命是從聖靈來的。亞當成了有靈的活人,有靈才有生命。耶穌也說,人要重生,是藉著水和聖靈生的;基督徒是從靈生的。我們若回到使徒行傳第2章,就能明白,為什麼五旬節被稱為聖靈降臨節。這一天聖靈降臨,教會正式誕生。這是復活節後第50天。正因為如此,耶穌首先預告自己是五旬節的麥子。約翰福音12:24,「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然後約翰福音這部分內容用極大的篇幅討論了聖靈的事。其餘部分,重點集中在十字架,耶穌的死與復活。這也在於強調,耶穌作了五旬節初熟的果子(出埃及記34:22;哥林多前書15:20,23;雅各書1:18;啟示錄14:4)。而作為在基督裡成了有靈的活人的兩位代表,一個女人是馬利亞,一個男人是彼得(約翰福音20-21)。他們不再僅僅是基督從埃及帶出來的以色列人,也成了基督的見證人和殉道者,成為初熟的獻祭。

值得強調的是,約翰福音這三部分內容中,各有一場圍繞安息日的爭論或事件。第一場是安息日醫治癱子(約翰福音5:10;5:16-18;7:22-23)。第二場是安息日醫治瞎子(約翰福音9:14-16)。第三場就是耶穌蒙難,安息日那一天,耶穌在墳墓裡。約翰福音19:31,「猶太人因這日是預備日,又因那安息日是個大日,就求彼拉多叫人打斷他們的腿,把他們拿去,免得屍首當安息日留在十字架上」。安息日是猶太人三大節期中的大日,是神為人類確立的基本「輪休制度」。在安息日這個啟示的基礎之上,根據耶穌復活的時間,從初期教會開始,週日,或主日,就成為基督徒每七天一次的逾越節、住棚節和五旬節。我曾經在很多場合下講過,所謂基督教文明——倘若有的話——與中國文明有所區別,從根本上講,就是有沒有「七天文明」的區別。七天文明有兩個特點。第一、外在的神藉著施恩之具的有效介入;第二、按七天一次這個科學的頻率的介入。全能至善的上帝,按著祂的美意,將七天制度賜給人類,不僅充分考慮了人肉體上的軟弱,需要七天一次的更新;更考慮了人靈魂上的軟弱,需要七天一次來到神面前接受聖靈的更新,不斷作有靈的活人。另外的理由則是,魔鬼存在,總是藉著人肉體的軟弱和靈魂的乾枯跌倒人,將人陷在罪和死亡裡面。我們可以想像,夏娃那一天沒有在安息崇拜之中。所以上帝使用第七天與我們同在,保護我們不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更更新我們的生命,使我們力上加力,恩上加恩。

我們因此也能理解「基督教文明」那種源源不斷的自我反省和自我更新的能力,而為什麼中國文明擁有一個「超穩定結構」。中國文明有「易」和「禪」構成精神文化的兩翼,其基礎是「災民理性」這個社會文化。這個「易」構成的二元平面、旋轉封閉的世界,這個禪修煉成的向內凹陷、自言自語自我感動的一元世界;這個由災民理性支撐起來的「沒有時間休息」、「沒有時間去教會」、「一年一次狂歡」的、剝削別人更自我剝削的災民社會,實在需要外在的、第三方的力量,就是神的介入。它完全喪失了更新的能力,自我更新本身就是謊言。所以我最近曾勸勉一位「星期日學校」的校長,也一直在勸勉很多家長:不要和上帝在主日爭奪祂兒女安息的權利;你們要互相在主內安息(出埃及記23:12;馬太福音11:28)。即到教會休息、被保護看顧和持續更新的權利。魔鬼總是在「週末」的娛樂中,甚至在繁重的、沒有休息的世俗小學的功課壓力中,敗壞和奪去我們的孩子。神說:「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馬太福音5:6)。願你們平安。阿門。

任不寐,2013年4月7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