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福音概論 第四課:世界的光(約7-9)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首先歡迎各位來到蒙特利爾華人基督教會建堂三週年特別布道會。每一間教會都有自己建堂的紀念活動或慶典活動,不過我願意大家和我同感一靈:建堂紀念日只是教會反省、懺悔的日子,是我們的「大齋節」。這三年來,我又虧欠了神很多很多,而神的恩典比以往任何時候更為顯多。讓我們感謝讚美主。同時,讓我們感謝神,祂拿走了我們三週年沾沾自喜、彼此榮耀的計劃,讓我們脫離自義自戀的試探;祂也帶領我們脫離建堂紀念日向人的鋪張和屬世的喧嚷,反而將我們帶進矚目看基督,傾聽神話語的屬天筵席之中。今天,聖靈在春天的曠野為我們擺設的筵席,是約翰福音7-9章。也就是從約翰福音7章開始,耶穌轉向了十字架的道路,約翰稱之為榮耀之路。請大家注意約翰福音7:1,「猶太人想要殺他」。就是從約翰福音7:1開始,殺害耶穌成為人類集體決定,日益同心合意,不可動搖。這是耶穌公開傳道三年之後面臨的局勢。換一句話說,這就是耶穌傳道三年贏得的報償。如果聖經所應許的是信實的,即耶穌走過的道路,基督徒也要走,那麼,約翰福音7章之後的道路,就是我們三年神學院之後的道路。三年神學院相當於我們在加利利的功課,如今,我們轉向約翰福音7章的住棚節,被主建造成這座城市的帳幕。所以學習約翰福音7-9章對我們很重要,使我們可以知道前面我們將遇到什麼,而我們又當怎樣靠著基督和祂的真理,提前預備、坦然面對、過得勝的生活。約翰福音7-9章在內容上進一步重複約翰福音1-4章的主題:道成肉身,救贖男人(尼哥底母)和女人(撒瑪利亞婦人);道成肉身,救贖女人(行淫的婦人)和男人(生來瞎眼的)。(事實上,約翰福音10-11章與約翰福音5-6章也存在相應的平行關係:藉著十字架重生、復活和永生)。因此,約翰福音7-9章相應地分三個主題:第一、道成肉身,搭支帳篷住在我們中間,與世界產生衝突;第二、釋放行淫的婦人,相關講論;第三、開啟瞎子的眼,相關講論。

一、住棚節衝突(7:1-52)

約翰福音7章在進一步深化以下經文:約翰福音1:5,「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約翰福音1:10-11,「他在世界,世界也是藉著他造的,世界卻不認識他。他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約翰福音1:14,「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我們也見過他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約翰福音7章告訴我們,耶穌進入世界,與世界發生了尖銳的衝突,特別是這個衝突具體的方方方面。這種衝突,或者人與神的對立,是所有異教完全沒有的。相反,異教追求的是與世界的和諧,但這從來不是基督教的目標。正相反,我們看見耶穌帶來的不是合一而是紛爭,耶穌在真理上從不持騎牆立場或「多元寬容的普世價值」。耶穌公開宣佈祂的宣道方式是:「你們不要想我來,是叫地上太平。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動刀兵。35因為我來,是叫人與父親生疏,女兒與母親生疏,媳婦與婆婆生疏。36 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裡的人。37 愛父母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愛兒女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38 不背著他的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門徒」(馬太福音10:34-38)。並非耶穌愛與人衝突,而是因為祂是神,祂知道,在神面前,人只是黑暗。拯救人,就是要帶領人認識人的黑暗或罪,懺悔歸入基督,獲得重生。

基督和祂的真理與世界發生衝突,是從這位他者強行入侵人類世界開始的。不過約翰福音特別告訴我們,祂不是入侵者;正相反,祂是來到自己的地方。事實上,人才是真正的入侵者或篡奪者。但已經用罪奪取和佔領這個世界的人,開始用對付侵略者的滿腔仇恨和厭惡,對待道成肉身。所以我們看見福音書三場首尾相連的人類衛國戰爭。第一場是馬槽,從希律屠嬰到客棧沒有地方,展示了人類聯合起來,將基督消滅在萌芽狀態中的周密而瘋狂的計劃。基督的教會同樣會遭遇萌芽時期的滅絕計劃。第三場就是十字架,我們看見人類各大文明同時在耶穌的死上簽名留念。而第二場,就是也是算在傳道期間與人類及其精英越演愈烈的衝突,而這場衝突,從約翰福音第7章開始進入你死我活的狀態。第二場衝突在神學上,可以概括為「住棚節的衝突」。事實上,約翰福音7章的記事,正是住棚節的故事。一方面,利未記23:34將住棚節規定為猶太人三大節日之一;另一方面,耶穌過住棚節,只是更具體地解釋約翰福音1:14,祂要搭支帳幕住在我們中間;因此,激起了人強烈的反對和驅逐行動。

約翰福音7章讓我們看見耶穌「植堂」計劃引起的激烈衝突的三個主要方面。首先是家人內訌(約翰福音7:1-9)。我們看見約伯的第三重苦難,就這樣應驗在耶穌的身上了。再沒有親人的誤解、骨肉的棄絕更殘忍的了,這是魔鬼用來打擊基督和祂的門徒的「法寶」。但這也應驗了耶穌自己的預言:「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裡的人」(馬太福音10:36)。在這個系列的衝突中,我們聽不見約瑟和馬利亞的聲音,只看見耶穌的弟兄們的厭煩與憤怒。但是感謝神,耶穌復活之後,這些弟兄歸信基督,並為主殉道。這被趕出家門的一幕,具有戲劇性:耶穌來到世界居住,為人類預備天家,反而被自己的家人趕了出去,無家可歸。第二場衝突是耶穌與整個猶太社會的衝突(約翰福音7:10-31),結果是有信的有不信的(使徒行傳28:24)。耶穌引起社會的紛爭,成為主流社會的公敵,造成社會分裂。社會對耶穌的進攻包括:「他是迷惑眾人的」(約翰福音7:12),不明白聖經的(約翰福音7:15),被鬼附著的(約翰福音7:20),該被殺的(約翰福音7:25),知道從哪裡來的(約翰福音7:27)。約翰福音7:27已經開始轉向對耶穌的人身攻擊。第三場衝突是宗教領袖起來要抓捕和殺害耶穌(約翰福音7:32-52),我們一方面看見耶穌在最危險的時候仍然繼續傳道(約翰福音7:37-39);另一方面,我們看見,宗教領袖開始咒詛跟隨耶穌的百姓(約翰福音7:49)。但正如起初神親自為摩西辯護,現在我們看見聖靈使用尼哥底母為耶穌的辯護:「不先聽本人的口供,不知道他所作的事,難道我們的律法還定他的罪嗎?」(約翰福音7:51)值得一提的是,猶太教的領袖可以代表教會主流或人類真正的政治文化精英,他們將耶穌視為無法容忍的仇敵,這不僅因為驕傲,更因為恐懼和他們背後的「父」。「乃父」控制下的精英阻擊戰,將持續了下面兩章。

需要引申的話題是,教會就是基督在世界搭建的帳篷。耶穌將以身體為殿(棚),成為崇拜的中心(約翰福音7:37-39)。因此,基督在世界的遭遇,一定是基督教會在世界的遭遇。你會發現,在這世界,真正的教會將面臨住棚節的局勢:無故恨你的人日益增長,比頭髮還多,你必然要為信仰捲入家庭糾紛的漩渦,同時成為社會主流和教會主流的公敵。但教會畢竟不能等同於基督。由於我們肉體上的軟弱,教會經常陷入的試探是,將教會從住棚變成住宅。這正是彼得曾經對教會的理解:「二人正要和耶穌分離的時候,彼得對耶穌說,夫子,我們在這裡真好,可以搭三座棚,一座為你,一座為摩西,一座為以利亞。他卻不知道所說的是什麼」(路加福音9:33)。但住棚意味著我們在地上是寄居的,我們本是天國的居民,我們的國不在這世界上。而我們之所以暫時寄居在地上,只是為了將基督的福音傳給人。但住宅式教會有兩個危險。第一、把地上的教會看成是功成名就的見證,教會必須壯大、長存。為此,我們必須和世界行淫,因為只有討好和迎合世界才有永存的教會。然而聖經啟示的教會都是殉道的教會,耶路撒冷教會、安提阿教會、加拉太教會、以弗所教會、哥林多教會都不見了;唯有主的道長存。第二、教會可能成為某些教會領袖謀取名利生存發展的地盤、企業或其他屬世組織。為此,這樣的教會可能會和世界其他小學形成競爭關係。這滿城的大教堂就是這宗教腐敗的見證。但願我們知道,教會只是為主爭戰的堡壘,攻城略地的精兵,教會是一個過程,一場殉道。基督的教會不在她表面有多少人,能存在多長時間,而在她存在的時候,是否是,並僅僅是神話語的出口。

二、行淫的婦人(8:1-59)

上帝在人間搭建帳幕,如同起初在地上建立伊甸園,為使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安居樂業。但亞當和夏娃都犯了罪,神就在基督裡重建樂園,就是在基督裡重建帳幕。正因為如此,約翰福音7章耶穌的住棚節之下,重生著約翰福音8章的一個女人,和約翰福音9章的一個男人。我們先看看約翰福音8章這個女人的故事。我曾幾次講論過約翰福音8:1-11這段經文,也反覆強調過,一些古卷雖然將這段經文看為後來嵌入的,但從真理和邏輯上看,這段經文放在這裡是有神學上的深意的。首先我們注意,耶穌要進入的這個人間,就是黑暗的國度。約翰福音8:1-11將這個人類的黑暗極為生動簡潔地顯明給了我們:罪的普遍性和不可解決性。人類都犯了罪,但人類或罪人不可能處理罪,只能在罪人對罪人的進一步犯罪中對待罪。這就是人類文明的本質:很多罪人用犯罪的方式審判另外一個罪人的罪;都有缺點的人,用特別顯明他們的缺點的缺點,去責備、提醒、勸勉、攻擊另外一個有缺點的人的缺點。罪和缺陷在人間如同不滅的能量與物質,人類根本沒有能力消滅他們;相反,越是以誇張的方式處理罪,罪反而加倍在行動者身上長大。這是人的絕境。中國的暗夜將這種絕境更為深刻地表現出來。上半夜叫易。易經世界首先是二元論的世界,然後在這個平面、封閉的二元的死死糾纏和互動中,解決罪的問題。二元中的每一方都試圖演上帝,結果成了魔鬼。中國的下半夜叫禪,二元宣告離婚,自我退回內心,靠「我」來「無我」,試圖超越罪的捆綁。但無論二元中雙方的罪人,還是我這個罪人,都是罪人對罪的解決,完全無解。正因為如此,耶穌來了。耶穌之所以能赦免婦人的罪,乃是因為這唯一無罪的人,要為這婦人上十字架。罪不能由罪克服,只能由神或無罪者來勝過。而罪人靠著神的愛,面對別的罪人只有一種討神喜悅的態度,就是寬恕(約翰福音8:7);面對自己,就是懺悔和投靠。

行淫婦人更代表精神的淫亂,她是人類的代表,因為所有人都離開了神,與各種偶像苟合。而那些手拿石頭的人,代表人類另外一種淫亂,他們自己就是自己的偶像。他們認為他們有權力、有真理、有道德處死別人。這的確是石器時代的類人猿,一種驕傲著的畜生群體。他們就是基督之外的人。達爾文指著他們發明的「假說」是有一定道理的。他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將這世界變成婦人殞命的墓地,這墓地在屬靈的意義上就是各各他,耶穌釘十字架的地方。就是在這絕對窒息的黑暗中,在夜間的怪物或lilith絕對統治的世界(以賽亞書34:14),有光照進來。所以緊接著這個故事,就是耶穌關於「光」的講論(約翰福音8:12-20)。首先,耶穌是世上唯一的真光;其次,只有這真光才有權柄判斷人;最後,耶穌是從父神來的,祂就是神。然而「光」這個概念仍然有些虛無縹緲, 我們必然會問,那指引我們方向,帶領我們出黑暗進入奇妙光明的光,到底在哪裡?於是耶穌告訴我們,這光首先就是基督的十字架(約翰福音8:21-30);同時,就是基督的道(約翰福音8:31-38)。換言之,以十字架為中心的道,就是我們可以到基督那裡,可以歸入神國度的光。這光比世界上任何虛無縹緲的事物都更真實,也更有力量、更有生命。道為中心這個偉大的啟示,也為教會和傳道人開闢了自由之路:你只需矚目傳道人所傳的道,不要矚目傳道人的人身。保羅可能是罪魁,但保羅所傳的道讓你得以自由。看保羅的人還住在罪中,仍然是律法的奴僕。問題是,我們怎樣領受這道呢?就是持續住在這道中。8:31b中的「常常遵守我的道」,原文的意思是「繼續在我的道中」(Ἐὰν ὑμεῖς μείνητε ἐν τῷ λόγῳ τῷἐμῷ,If ye continue in my word)。不能持續相信,這是基督徒最大最普遍的危險。

但因所傳的道,耶穌和世人的衝突進一步升級:已經「信」祂的人,因祂的道,和祂成了仇敵。請特別注意約翰福音8:30-31之間的關係。起初,耶穌有很多「信徒」。但隨著時間的發展,耶穌的追隨者不是在增多,而是隨著道的深入信徒在減少。根本原因,聽道成仇,於是最近的人,逐漸離開祂(約翰福音6:66);最後,曾經的追隨者成了要殺祂的人。耶穌三次說到,這些猶太人要殺他(約翰福音8:37,40,44)。為何聽道成仇呢?這場衝突的根本原因,表面上涉及亞伯拉罕的後裔和耶穌的道之間的衝突,實際上是耶穌的父與猶太人的父之間的衝突(約翰福音8:38)。換言之,這場衝突之所以不可調和,而且必然你死我活,根源於魔鬼對上帝的背叛,及其對上帝獨生子不遺餘力的阻擋。值得注意的是,約翰福音8章和創世記3章的對比:如今那位被引誘犯罪的夏娃被耶穌赦罪;而這末後的亞當,面對蛇藉著人類精英猶太領袖的極力圍剿,巍然屹立。魔鬼的圍剿策略至少包括六個方面。

第一、使人驕傲。讓人靠亞伯拉罕這個貴族血統,或者更廣泛地說,靠道德優越感,以上帝選民自居,拒絕承認自己是罪人;因此根本不需要基督的救贖(約翰福音8:33)。魔鬼為每個民族、每個人都提供了「牛哄哄的道理或資格」。第二、真理仇敵。基督救贖和因信稱義的道理,是亞伯拉罕順服的道路;但是,魔鬼的子民會因為這些道理仇恨基督和祂的傳道人,並起來逼迫和殺害耶穌和祂的門徒(約翰福音8:45)。第三、人身攻擊。魔鬼的子民會轉移話題,繞開真理爭辯,直接攻擊耶穌的人身。在這場爭論中,我們看見猶太領袖開始「耍流氓」,採取下三濫的手段對耶穌進行卑鄙的人身攻擊。我們也看見,越是自詡、自負有生命、屬靈的宗教領袖,一旦遇到挑戰和反駁,就更為下作和瘋狂。魔鬼喜悅這種人性。他們最早就在耶路撒冷向外散佈這種流言:「然而我們知道這個人從哪裡來的」(約翰福音7:27);他們就是要「揭發」耶穌「不乾淨的出身」。因為猶太人一直有一個謠言,說耶穌是馬利亞和羅馬士兵或什麼人的私生子。他們很精通謠言重複三遍就成為真理的人性邏輯,這個老調重彈了三次之多。第二次在約翰福音8:19,「你的父在哪裡」?第三次在約翰福音8:41,「我們不是從淫亂生的」。這三次或全面、全力的人身攻擊,顯明瞭世界正義的致命缺陷:別人的不幸和傷口,是我們自以為義的機會。人根本沒有神的愛,卻總是在別人的悲劇中扮演神。當然,耶穌只是為我們被羞辱(以賽亞書53:4-5)。與這三次人身攻擊相對,耶穌三次宣稱了三個「我是」(約翰福音8:24,28,58)——耶穌就是耶和華,就是神。第四、賊喊捉賊。為了迷惑更多的人形成多數暴政,宗教領袖控告耶穌是被鬼附著了(約翰福音8:48,52)。污蔑傳道者來自魔鬼,這是魔鬼的使者慣有的伎倆。第五、否認耶穌是神的兒子,這是所有異教和異端的共同特點(約翰福音8:52-58)。第六、惱羞成怒,進行肉體的傷害和殺戮(約翰福音8:59)

三、瞎眼的男人(9:1-41)

圍繞行淫的婦人展開的這場光與暗的衝突,讓我們看見世界宗教或人類精神的絕對黑暗與下流。換言之,這些猶太領袖都是屬靈上瞎眼的;這黑暗不是人類和他們的領袖自己能看見的。這將我們引入一個瞎眼的男人的故事。這裡說,這個人是生來瞎眼的。一方面,他顯明瞭人的整體狀況:人不認罪,更不認識神。另一方面,與光的主題呼應,我們都需要那光,需要基督醫治我們,讓我們重見光明,進入光明的國度。約翰福音9章可以劃分為三個部分。第一是瞎眼得醫治的神跡。這是約翰福音記載的耶穌所行的第六個神跡。這個神跡有兩個方面的意義。一方面,根據先知的預言,用以證明耶穌就是基督。另一方面,在於回應創世記3:5,7,「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他們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體,便拿無花果樹的葉子,為自己編作裙子」。人類犯罪,自以為神,自以為自己什麼都看見了,但實際上,反陷入了屬靈的盲目。這個黑暗的時代,要一直等候耶穌的到來,讓我們真正的看見。首先我們看見,門徒代表人類用瞎眼這個事實來指控上帝(約翰福音9:2)。耶穌的門徒代表了人類那種根深蒂固的「怨天尤人」的習性,出了任何問題,他們首先想到的不是怎麼解決,而是怎樣找出替罪羔羊。當然,神恰恰使用了人這種罪性。將耶穌賜給我們。耶穌的回答讓我們想起約伯記:人的悲劇存在一種人無法測透的神聖旨意。而我們與其悻悻不已,不如投靠神的憐憫和救贖(約翰福音9:3-5)。

耶穌所行的這個神跡非常「幼稚」,一方面是「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的眼睛上」,另一方面是說「你往西羅亞池子裡去洗」。我領受的道理是這樣,一方面,越是粗陋的方式,越證明耶穌是神。聖經顯示的神跡不在希臘和中國神話的博大精深和怎麼做,而是在誰做。上帝重造世界的方式是最簡單的神跡,神說有,就有。另一方面,神要求我們的非常簡單,只是要求我們信並去順服。這個瞎子沒有拒絕耶穌「很噁心」、「很荒謬」的動作,而且,完完全全按耶穌的吩咐去做了。在我們的生活裡面,我們完全可以按著貌似最愚拙的方式擺脫困境,但我們總是願意聽取貌似高深的心理輔導或高人指點,結果陷入更深的網羅。然而神賜給我們一條自由的新路,就是「不要怕,只要信」(馬可福音5:36);「只要信,就必得著」(馬太福音21:22)。耶穌也用這個神跡來說明,對基督和祂的道的領受,只有一種方式,就是信心。在行淫的婦人那個故事裡,我們沒有特別清楚地被告知,那婦人是否相信了耶穌的赦罪。但在這個瞎眼得看見的故事裡,我們明顯的看見,從人的角度說,人得救是憑著信。我們靠著神所賜的信心,領受那生命的光。

第二部分內容在約翰福音9:13-34,這個神跡引起了猶太領袖和耶穌的衝突進入登峰造極之境。我們要知道,人的憤怒常常不是因為耶穌錯了,而是因為耶穌對了。這些猶太領袖也算熟讀聖經,他們知道,根據先知的預言,使人瞎眼得見的,出於神,而且是基督。罪人不能容忍別人正確、他們恨他們一貫反對的人正確,這種慾望遠遠超過他們對真理的切慕之心。首先我們看見重生的瞎子開始為耶穌作見證(約翰福音9:15)。然後,就有法利賽人揪住安息日做文章,無望地否認耶穌是基督(約翰福音9:16)。控告人總能找到理由,而且不管理由有多麼可笑。但我們看見,瞎子的見證是有局限的,他只說耶穌是個先知(約翰福音9:17)。這個說法極有可能是因為他恐懼猶太人。猶太人繼續不依不饒,攪動瞎子的家人希望拿到更多的證據。瞎子的父母的回答讓我們看見人性的軟弱(約翰福音9:18-23)。恐懼常常讓我們不敢在世人面前,特別是社會精英面前承認基督。這一幕將一碗紅豆湯和彼得三次否認主的那種人性連成一片。但是接下來,我們看見瞎子開始坦然無懼為基督為見證(約翰福音9:24-34),這很符合一個基督徒成長的邏輯。但是結果也是必然的,他被咒罵(約翰福音9:28),直到被趕出去(約翰福音9:34)。基督徒要為主在世界上經歷語言的暴力和拳頭的暴力,被人辱罵,然後從「主流社會」被驅逐。

但是感謝神,基督會親自尋找、安慰和堅固那位為基督作見證而被人類凌辱和棄絕的人。這就是第三部分的內容。和合本約翰福音9:35的翻譯丟失了一些寶貴的信息,所以我們把英文的翻譯也放在這裡:「耶穌聽說他們把他趕出去。後來遇見他,就說,你信神的兒子嗎?Jesus heard that they had thrown him out, and when he found him, he said, 「Do you believe in the Son of Man?」諸位能看見裡面的區別嗎?耶穌不是碰巧遇見這個瞎子,而是特意去尋找並找見了這個瞎子:he found him!我們得救和成長就在於神親自尋找並找到了我們。然後耶穌進一步堅固瞎子的信心,我們從這一場對話中能看見瞎子信心的成長。起初他認耶穌是先知(約翰福音9:17);然後他認耶穌是從神來的(約翰福音9:33);現在,靠著耶穌的啟示,他開始認耶穌是神的兒子,是神,是主,並拜耶穌(約翰福音9:38)。我們對耶穌都有一個漸漸更新、漸漸加深的認識:人,從神來的人,神。先知意味著我們覺得耶穌是有神智慧的高人,基督教是一個包含啟示真理的可以偶爾聽之的偉大文化。從神來的,意味著我們將聖經啟示與一般的文化知識區別出來,我們可以藉著基督的信仰建立與神的關係;但這個關係未必是直接和唯一的。最後,耶穌自己就是神,就是主。這就到了純正的完全的信仰了。不僅如此,這對瞎子是一個重大的鼓舞:與神同在,一無所懼。此外,耶穌開始審判那些宗教領袖:否認基督的人,才是真正瞎眼的。這個咒詛也包含著福音:回頭歸主,就得醫治。

今天是蒙特利爾華人基督教會建堂三週年。在過去的三年裡,一方面,我們首先是被釋放的婦人,是被找到的瞎子。所以我們今天聚集在這裡讚美神的恩典。這是這三年來,神藉著這小小的教會,在這座城市和其他地方施洗的人員名單(略)。這100餘人藉著福音出死入生,讓我們看見神的大能、大愛和得勝。求神繼續保守和祝福所有在生命冊上的新人,正如祂所應許的,祂愛了我們,就愛我們到底。神也指著他們為我們這小群辯護,更大大地安慰了我們,讓我們知道三年來日日夜夜的忍耐、奉獻和成長,流血流淚,都被主大大地紀念和使用了。「所以我親愛的弟兄們,你們務要堅固不可搖動,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為知道你們的勞苦,在主裡面不是徒然的」(哥林多前書15:58)。另一方面,我們是基督的教會,在過去三年裡,我們跟隨基督的腳蹤,走在約翰福音7-9章的道路上。教會就是神的帳幕,這個「住棚節」期間,我們不同程度地經歷著殘酷家庭刀兵,也經歷了與主流社會和主流教會的激烈衝突。這使我們回想起2010年建堂那天的布道信息:教會是一場殉道。三年之後,我們這小群到了曠野更新的一站,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清楚地看見,我們走在基督十字架的道路上。這是世界上最艱難的道路,這是世界上最榮耀的道路。在這條路上,我們經歷著死而復活,一天天接近駕雲降臨的基督。這是帳幕也是方舟,停泊在這座城市裡,因為還有神所揀選的婦人和男人,即將加入我們的天路歷程。願所有被基督釋放和找到的你我,彼此相愛,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與主同行。親愛的弟兄姐妹,各位朋友,黑暗漸漸過去,真光已經照耀;因為冬天已往,願你們和蒙特利爾華人基督教會一起,在基督裡有一個燦爛的前程。阿門。

任不寐,2013年4月7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