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與回應:希律的酵,華人教會中的夫妻血案

1

守望的人:盼先生對綠堡華人基督教會的教友雷光輝案做出一些評論。謝謝。+++++我是彼得:同問守望者的問題。

平安。這是非常令人絕望的信息。查遍聖經在以色列人和眾教會中幾乎都找不到這樣的惡案,除非在希律那個英雄家族中,我們才能從世俗史料中找到相關的先例。我們沒有權利在別人的傷口上高屋建瓴,但教會必須痛苦地面對這樣的事實,努力尋找神在其中的旨意。這類慘案由於不是孤立的,因此就成了反省的事件。僅僅在三年時間裡,海外華人教會中的夫妻兇殺案例觸目驚心地接踵而至:2011年 李天樂殺王曉業案 (美國新澤西)、2012年 牟鐘鳴殺胡雅婷案 (加拿大溫哥華)、2013年雷光輝殺吳燕案(美國北卡羅來納)……這一切是為什麼呢?下面的分析不完全是針對上述案件的,我這裡分享的是一種普遍現狀。

首先我們只能在海外華人移民生活的特徵中尋找答案。移民生活中夫妻常常陷入危機,海外移民的夫妻危機更可能走向極端。這大致有四個理由。第一、豪豬效應。移民極大地壓縮了夫妻之間的距離,使雙方日常生活有更多的時間擠壓在一起,有的夫妻甚至是24小時在一起。罪人的超近距離的接觸,會造成更多矛盾;如果同時缺乏足夠的公共空間和轉移焦慮的方式,二人的衝突就會不斷惡化。第二、自然經濟。由於可想而知的原因,移民家庭同時是一個經濟上自給自足的生存單位;而夫妻危機,同時就必然是生存危機。考慮住房、子女等等因素,離婚就意味著將一方逼到絕路。第三、人家馬克。外國男性的試探,加上移民社會中中國男人常常處於不利地位,會加劇夫妻之間的衝突。也的的確確有一些中國女人,利用法制的保護,拋夫棄子,成了外國有縫雞蛋上的品牌蒼蠅。這使夫妻危機火上加霜。第四、人到中年。多數移民的年齡都到了中年了,這是夫妻危機時期。中年妻子自卑感日益增強,中年丈夫更可能尋花問柳。信任的資源不斷流失,若加上經濟危機和就業危機,中年就是婚姻的墳墓。

不容否認,海外華人教會在拯救、重建和保衛婚姻方面發揮著重要的作用。然而,我們怎樣面對教會中的夫妻血案呢?在某種意義上,在某種情況下,華人教會反而更可能成為家庭血案的現場。這大約有三個方面的原因。

1、是非圈子

華人教會是僅次於家庭的華人群居所在;這樣一來,豪豬效應同樣在華人教會中發揮作用。不僅如此,千萬不要高估海外華人及其教會中人的教養。這個缺乏教養的族群,常常更願意侵犯別人的隱私權。一個有基本教養的人,會千方百計遠離別人的私事;但對豬人來說,千方百計削尖腦袋地搜羅和轉發別人的私事,是它們真正的信仰。教會中有一大堆幸災樂禍和無事生非的毒舌種類與長舌婦,就是由於她們對夫妻糾紛的「熱情」窺探、傳播、甚至幫助,使本來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夫妻糾紛,反而不斷發酵。甚至在教會能看見這等醜態:兩個「做人很怎麼樣」的「大男人」,在那裡竊竊私語著別人的家長裡短;一個很屬靈的愛管閒事者,千里迢迢給我寫信,讓我關心一下誰的家庭問題。在很多時候,恰恰是由於教友的介入和教會的高調參與,使夫妻雙方被推向了風口浪尖。不僅如此,更有一些缺乏教養的人會根據自己的好惡,重新排隊,分別站在妻子或丈夫的一邊;由於這些拉拉隊的聲援,夫妻二人開始勢同水火,有恃無恐,或者騎虎難下。而如果這些參與者本身又是離婚成性的人,情況就會變得更糟——她們的經驗總是不可遏制地誘騙當事人向拆毀的方向發展。事實上,每一間教會興風作浪、說長道短的,常常就是保羅說的那些「寡婦」。同樣不要低估她們的陰暗,因為其中必有人極其渴望在別人也妻離子散中找到心理平衡。有時候,她們作的她們自己都不知道。因此,有經驗的牧者總是將教友的婚姻糾紛保護在最秘密的範圍,這不僅是對私權的尊重,更是基於對人性的認知。

2、屬靈攻擊

更恐怖的是,教會裡的夫妻糾紛,有可能被教會裡的匪徒利用,這些匪徒會起來將夫妻糾紛做成譭謗的把柄,交給眾人審判;反過來,讓夫妻一方,特別是愛慕虛榮的一方,惱羞惱怒,進一步怨恨和報復首先授人以柄的一方,使爭吵升級,直到互相行兇。夫妻悲劇在某種意義上是被注視造成的反應,而注視人那點破事兒,恰恰是中國教會的主流神學,即看人神學和生命神學。是這種人本思潮將人放在舞台中心,將基督邊緣了。替罪羔羊取代了真正的替罪羔羊。而事實上,在教會中,你一定會遭遇阿福前妻和上海死豬這倆貨:「有兩個匪徒來,坐在拿伯的對面,當著眾民作見證告他說,拿伯謗瀆神和王了。眾人就把他拉到城外,用石頭打死」(列王記上21:13)。耶洗別屬靈高調的背後是一個葡萄園的糾紛,而屬靈寡婦擁有拆毀家庭豐富的個人經驗和不道德偏好,她們不僅用這樣的事件審判人, 更用於發洩私怨和趁機自義。你從她們的興奮項目中就能認出她們來,「因為從心裡發出來的,有惡念,兇殺,姦淫,苟合,偷盜,妄證,譭謗」(馬太福音15:19);「但這些人好像沒有靈性,生來就是畜類,以備捉拿宰殺的。他們譭謗所不曉得的事,正在敗壞人的時候,自己必遭遇敗壞」(彼得後書 2:12)。屬靈寡婦的高調介入,或者教會中的畜類或市井匪類,實際上是夫妻兇殺案的真正兇手,正是她們的譭謗成了最後一根稻草,導致家破人亡。聖經說,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但這些銅鐵有禍了(耶利米書6:28,以西結書22:9)。神說,「在暗中讒謗他鄰居的,我必將他滅絕。眼目高傲,心裡驕縱的,我必不容他」(詩篇 101:5)。感謝主,神藉著教會血案提醒祂的兒女,把亞他利雅和耶洗別以及妻管嚴亞哈從教會中趕出去;「其中有許米乃和亞力山大。我已經把他們交給撒但,使他們受責罰,就不再謗瀆了」(提摩太前書 1:20)。 「其實他們不是猶太人,乃是撒但一會的人」(啟示錄2:9 b)。神必保護祂的教會,讓真正瞭解人性並住在基督裡的人,一定能誠實地面對任何夫妻之間必有的、而我們自己家庭也必有的任何「見不得人」的床第紛爭;同時,必能用遮蓋的愛心化解恩怨,用基督的真理使之成聖。

3、內外交逼

基督的教會在這世界是被仇視的。海外華人教會周邊是一個敵基督的社會。其中包括這種情況:海外華人極為輕蔑華人教會,並樂意對其中的任何醜聞幸災樂禍和落井下石。可悲的是,恰恰是教會中的無聊之徒或無恥私敵,將你的家庭糾紛作為戰利品或談資,投放到社會或低價賣給外邦人的。事實上,教會中的夫妻糾紛的當事人,幾乎是世界上最可憐、最無助的人,他們被內外交逼,更容易全面崩潰,以至於鋌而走險。裡面是缺乏教養的風言風語和屬靈高調的控告,外面是道德高調的摧殘和落井下石的嘲笑,這會不斷將這個家庭推向絕路。當然,最重要的責任是當事人自己的。神說,我們這些做丈夫的,要作大丈夫,要愛你們的妻子;而你們作妻子的,要順服你們的丈夫。就像箴言14:1所警告的:「智慧婦人,建立家室。愚妄婦人,親手拆毀」。夫妻危機最大的試探,就是過分依賴外人的調停,因為那恰恰就是蛇進入家庭 院牆的捷徑。人都是罪人,沒有任何一個人愛你的家庭超過你們自己,他們更可能無愛,更無能;更可能是拆毀者。所有對你們夫妻生活過度關注的人都是你們家的病毒。你需要防火牆;對任何翻牆的窺探者,都可以「當場擊斃」,令其滾開。我在這裡特別警告那些輕易使用警察力量介入夫妻戰爭的一方,這在某種意義上是引蛇出洞。我絕非無視任何家庭暴力,在極端的情況下,應該尋求法律援助。但要特別慎重地使用這種權利,否則,後患無窮。無論是警察還是教會裡的屬靈寡婦,都沒有真正的愛心和智慧,更沒有能力幫助你們保衛家庭。他們是完全靠不住的。他們總是蛇的工作,在家庭危機中裝成光明的天使。但我實在認得她們。

最後我指著每一個小小孩勸每一個戰火紛飛的夫妻:哪怕少一點點自私,哪怕稍微不自以為上帝,哪怕離那些窺陰癖患者稍微遠一點,哪怕堅持起碼的教會生活,就足可以保衛你的家庭了。 海外教會夫妻血案首先讓我們看見基督徒自己的罪,看見我們對神對人的虧欠。也當深刻反省自己的愚昧,就是彼此控告,並向外人控告——而那熱衷於探究和參與、攪和你們的夫妻關係的人,基本上都是「蒼蠅姐」;而轉去散佈和利用你們的控告的人,毫無疑問就是「臭流氓」。向罪人彼此控告著的夫妻,遭遇婚變,也是咎由自取。同時,我們也當比世界更誠實、更主動地反省教會自己的問題。西方教會已經縱容出來一個叫奧巴馬的偽信徒,也正在縱容西方世界紛紛被建成同性戀的庇護所。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教會在其中的罪中有份,責無旁貸。由於同樣的原因,我們不斷看見魔鬼怎樣在夫妻之間,當著耶和華的產業,行兇殺人。華人教會夫妻血案首先是當事人家庭的悲劇,在這樣的大悲劇面前,讓人失語,只能禱告。但是,對教會來說,這也是醜聞。一些教會不僅是神經病和偽君子的俱樂部,也成了殺人兇手、長舌婦和冷血寶玉的製造廠。就像先知說的,「他們輕輕忽忽地醫治我百姓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耶利米書 6:14)。我並非說,教會比社會更容易出現這類血案,只是因為,教會是罪人更密切的群體,所以誘因更多。不僅如此,由於魔鬼在教會裡設有座位,這就催逼牧者和平信徒常常有警醒的心志,堅守教會的生活,忍耐、順服。提高警惕,保衛家園。

2

以琳0012013-04-27 11:42:31 說: 牧師您好!這幾天突然想起四年前在我家裡聚會時一幫年輕的姐妹們。 她們是在國際學校工作的,是一個福音機構。有一次聚會時,有一個環節 就是做遊戲 那天的遊戲是 用馬太福音的8福,寫在字條上;拿到什麼福就自己分享(每次聚會因為在我家 我會比較忙 端茶到水準備水果什麼的)。這個時候我終於忙玩她們的準備疊紙條結束了,就要抓鬮了。 我邊抓鬮邊說「我肯定會抓到 清心的人」。 果不其然 我真的抓的就是「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必得見神」我很高興,我也認為我自己是個清心的人。這時有個姐妹問我說:(她是組長 那時我還沒有到不寐之夜學習對聖經明白的很少)「清心的人 這裡是不是指」清心寡慾啊?」我說「一定包含清心寡慾吧。如果一個人物慾橫流、 肉慾充滿 、好吃好喝好玩,怎麼可能是清心的人呢?但是這裡肯定應該是清心愛主吧」。大家無語 。我讓對方不愉快, 這不是我有意的 。我想問牧師 這裡經文的意思 到底是什麼?我回答的對嗎?謝謝!

平安。我不太理解他們為何不高興呢,你說的沒有什麼錯。是不是人們總是對正確的東西不能清心呢?說到這節經文,我們應當本著以經解經的方法尋找答案。可以對比著三節經文:詩篇 73:1,「神實在恩待以色列那些清心的人」;箴言22:11,「喜愛清心的人,因他嘴上的恩言,王必與他為友」;馬太福音5:8,「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καθαρός這個字的含義就是乾淨的、潔淨的。我的理解是,遠離罪惡、與神同在——關鍵是住在神的話語中,因為「恩言」使我們潔淨。

3

Gumpy:任老師平安!願上帝紀念你的勞苦。您批評過講道台「輪流坐莊」,但是家庭教會的情況,特別是原來由「團契」轉為的「教會」(由原來寥寥數人的團契由於人數增多,後來成為教會。團契和教會的區別恐怕不只是人數多少的區別吧)仍然是沿用以前的講道模式,仍然是幾個人輪流講道(沒有全職講道的人員,都是帶職服事的)。這樣幾個固定的人員負責講道的模式合理嗎,還是教會需要培養專職牧養教會的牧者呢? 另外一個問題是,教會經常會有「專題講座」,如婚姻,職場服事等專題,比如婚姻專題會有姊妹上台「分享」或是夫妻共同在講台講這樣是否可以呢?謝謝。

平安。您說的情況只能是過度階段。建議「團契」支持一個人去學神學,回過頭來牧養教會,或者聘牧。關於專題講座,需要牧者在真理上把關。聖經不是任何一個生活專題的教材,因此,涉及基督教倫理等課題,教會要隨時意識到,這不是聖經的核心教義。另外,所有的見證,特別是夫妻的見證,不應該被看得過於當看的。我個人的一個觀點是:個人見證難免假見證的試探,同時,可能將道邊緣化。因此,特別是主日崇拜,應該拒絕讓個人見證上台。

4

基督的小僕人nuan2013-04-26 16:22:08 說: 您好,任先生。請問教會是否應該公佈每個固定時期內奉獻的收支明細?

平安。這聖經上沒有明確的啟示,教會可以根據自己的文化處境獨立決定。如果會友大會同意,就沒有什麼關係,如果大家覺得不好意思,就算了。因為無論如何,奉獻是給神的,不需要給任何人看。若有牧者借此「鼓勵」大家奉獻,就不合適了。

5

Zgdmdg 2013-04-26 09:19:47 說: 《利未記》 16:8 為那兩隻羊拈鬮,一鬮歸與耶和華,一鬮歸與阿撒瀉勒。 《利未記》 16:10 但那拈鬮歸與阿撒瀉勒的羊要活著安置在耶和華面前,用以贖罪,打發人送到曠野去,歸與阿撒瀉勒。 《利未記》 16:26 那放羊歸與阿撒瀉勒的人要洗衣服,用水洗身,然後進營。///「阿撒瀉勒」是什麼?這段經文的意思是為「阿撒瀉勒」獻祭嗎?可是聖經裡面耶和華反覆強調「除我之外你不可有別的神」,顯然這種想法是錯誤的。但是聖經裡面沒有對「阿撒瀉勒」的解釋,而網上看到的一些解釋是亂七八糟的,還拿出了次經《以諾書》作根據。煩請任先生給予指導。謝謝。

平安。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你在網上看到的解釋也不是空穴來風,確有一些傳統的根據。我在這裡只提供兩點參考意見。第一、從這個字的字根看,עֲזָאזֵל(From עֵז and אָזַל)就是「代罪羔羊」的意思。第二、我個人願意將這個字看為基督的預表。關於這一點,我以後會寫專文討論。

6

舟山雨點:讀《創世紀》33—35章,想到一個問題,勞煩任牧師解答。為什麼雅各回到家鄉之後,遲遲不去和父親以撒見面呢?謝謝!

平安。可能的答案是,雅各回程的路線是從東而西,從北向南的,先經過基列山、示劍、伯特利、最後才到了以撒寄居的希伯倫。同時需要注意的是,雅各回來的時候,妻妾成群、牛羊絡繹,因此,行動緩慢。

7

不是單靠食物:我周圍有一些弟兄姐妹,來教會多年了,但似乎真理上仍然「一塌糊塗」,但是只要他們不是存剛硬邪僻的心,故意不認識神,我還是相信主有恩典。當然,最後是主說了算,也不能免去牧者盡力教導和自己盡力追求的責任。這是我的想法,不知是否合乎真理,也請任牧稍作解答。

平安。保羅是這樣吩咐提摩太的:「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提摩太后書 4:2)。所以我很贊成你的領受,因為我們並不知道誰最後得救。因此,我們只能在任何情況下,向任何人,都盡傳道的本分。

8

渴慕救恩2013-04-24 20:13:29 說: 不寐老師好,感謝您的回答,最近又有新的思考,還再一次請您解惑:保羅在羅馬書9章3節中說他為以色列人「就是自己被咒詛,與基督分離,我也願意」,我一直很不理解,一個人可能會有這樣的愛嗎?還有我在想如若我傳福音給人,他信了,但換來的是我被棄絕了,我覺得我不可能做到,所以我很不能理解保羅的這句話。還有在寫這段話時我想到了基督,但我好像對基督的死聽的太多(或在教會裡聽的太少?)有些沒有感覺了——「他是神」,求主憐憫我。願神祝福您,以馬內利,阿門!渴慕救恩2013-04-25 09:44:16 說: 再問一個問題,最近我在讀舊約,最大的感受就是沒有新約那麼善惡分明:新約中主耶穌和祂的道是善的,和罪惡的人類形成鮮明的對比。而在舊約中很多人和事情都不好輕易的評論,比如說我最近讀到列王記上,關於所羅門登基殺那些人這件事我們應當怎樣看待呢?神在這裡的旨意是什麼呢?所羅門殺他們是出自神還是出自自己呢?前面還有好多類似這樣的事沒有得到答案,還請不寐老師解惑。謝謝。主恩同在!

平安。羅馬書9:3確實是一句難解的經文。KJV是這樣翻譯的,For I could wish that myself were accursed from Christ for my brethren, my kinsmen according to the flesh。根據原文看不出來「與基督分離」的意思。ἀνάθεμα這個名詞是個多義詞,除了「被咒詛之物」以外,還有「特別揀選預留之物」的意思。保羅使用的是誇張的語氣,但含義很微妙。關於舊約的殺人事件,可以有三個參考的標準。第一、神是在歷史中啟示自己的,因此,歷史中的歷史人物受時代的局限;我們不能用現在的道德標準評判歷史上的人和事。事實上正是因為如此,聖經的記載才是真實可信的。第二、若非聖經明說這事出於神,我們只能讓歷史人物自己對自己的行為負責。第三、舊約歷史中的一切死亡事件,都歸結在基督的十字架上了。

9

Amos: 謝謝任老師的分享,也為你分享的信息感謝我們的神,在這裡我得到很多的幫助,神的話語能甦醒人心。願一切的榮耀、頌讚、權柄都歸給神。現在我對姊妹團契裡的分享和教導男人之間的區別有了更多的認識,也得到了很多釋放。感謝主!任老師,我現在還有一個問題一直在困惑著我,就是如何處理和不信家人之間的關係?聖經十誡告訴我們,要孝敬父母,尊敬他們;然而路加福音14:26-27,33告訴我們作門徒的代價,要撇下父母,路加18:29-30告訴我們跟隨主的盼望。我去年7月大學畢業,家在農村,畢業後我自願在當地一間教會學習服侍,我也看到神家工人的缺乏,看到很多人對福音的渴慕,很多很多的人沒有信主(包括我的家人),我特別想有一些真理上的裝備,然後繼續服侍,但家人特別反對,如果我繼續在教會裡做服侍的工作,他們要和我撇清關係(不認我這個兒子),他們不能接受我的工作。他們現在已經開始誤解我的信仰了。我該怎麼處理?我相信神的話語前後是一致的,只是我不明白。求主幫助。謝謝任老師。

平安。謝謝您的分享和信任。我想談兩個觀點供您參考。第一、十誡是有順序的,第一塊法版中,人與上帝的關係放在第一位了。也就是說,我們要遵守這樣的原則:順服神,不順服人,是應當的。這人包括第二塊法版要我們孝敬的父母。事實上舊約也有類似的例子,就是有人拆毀了父母的偶像。第二、但是在具體作法方面,我們的確應該謹慎。因為我們也當知道,神藉著我們的信,也要帶領我們家人去信。因此,面對這種局勢,需要耐心、忍耐和智慧。不能憑著血氣將矛盾激化。我們要對神有信心,時間到了,祂會給我們開出路來。跟隨主的道路就是十字架的道路,當親友成為十字架的時候,恰恰就是讓我們學習基督的忍耐和智慧的時候。繼續堅持教會生活,加倍地溫柔和孝敬他們,這是美好的見證。我認識一位弟兄,是這樣走過來的。父母是愛孩子的,我們也相信愛的能力。求神幫助。

10

不是單靠食物:由於雅安地震,范美忠和他的一些言論又引起討論,想請不寐牧者就此做一些評論,幫助我們釐清一下思路,在真理上更有根基。謝謝。

平安。對范美忠的言論我持守兩條標準。第一、高調責備范美忠的人,要誠實面對自己,你是否真的比范美忠更有德。第二、范美忠將底線當成高標的道德邏輯,是站不住腳的。上帝能容忍人的軟弱,但神願意兒女為愛的見證。

11

任弟兄:你好,又打攪您一次。最近讀經開始有些迷惑,記得剛信主的時候到還清楚的,現在貌似又糊塗了。可能我開始對經文比較較真了.. 不急著回復,在您有時間的時候回復即可,也可以公開回復的。謝謝。……(楊弟兄13年4月24)

平安。1、這裡的「義」主要是指基督的義。2、啟示錄22:14更指將起初的信心堅持到底,就是一直披戴基督的義(參考以賽亞書52:15,哥林多前書6:11、 以弗所書 5:26、希伯來書 1:3、希伯來書9:14、約翰一書 1:7等)。3、約翰福音 6:40,「因為我父的意思,是叫一切見子而信的人得永生。並且在末日我要叫他復活」。4、「天國憲章」的主旨在兩個方面:重新解釋律法讓人知罪;只有耶穌能成全律法,這是十字架的必要性。5、希伯來10:26中的「故意犯罪」,原文是, Ἑκουσίως  ἁμαρτανόντων。其中「犯罪」這個動詞用的是「現在持續式」,就是現在持續地犯罪;而「故意」一詞有以罪為樂的含義。這兩點可供參考。這個字在新約聖經中只出現兩次,另一次在彼得前書5:2:,「務要牧養在你們中間神的群羊,按著神旨意照管他們。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也不是因為貪財,乃是出於樂意」。這個字就是「甘心樂意」的意思。我是這樣理解的,一個一直追問這個問題的人,不可能是一個甘心樂意犯罪的。

12

恩之助:任先生再請教您:西三章幾處的「要治死」(aorist主動命令)…要棄絕(2aorist關身祈使)…脫去、穿上(都是aorist關身份詞)…要存/穿(aorist關身祈使);以及弗四章的脫去(2aorist關身不定詞)…穿上(aorist關身不定詞)…棄絕(2aorist關身份詞)…除掉(aorist被動祈使)等幾處動詞所採用的時態有aorist和2aorist,那這些aorist、2aorist態動詞在語境裡有什麼意義,我們如何運用這樣的神學意義? 另,羅8:13的「治死」(其他經文翻作殺死、殺害、喪命等)則是現在主動直說形,西3:5的「治死」另兩處指羅4:19和來11:12的撒拉身體「已死」,西3的這個治死是讓我們回到過去的那一次洗禮嗎?謝謝了。很盼望任先生以後有機會能詳解羅7-8,尤其是八章前半部分。

平安。aorist和2nd aorist在「神學」上沒有區別。只是不同的動詞有不同的「過去式」(morphology)。歌羅西書3:5中的νεκρόω確與羅8:13、4:19和來11:12共享,意義是一樣的。基督徒每一天都當向罪死,向基督活著(daily baptism)。很有可能,今年年底會開始講羅馬書。

13

zxzheng2003:請教不寐先生:Samarkand是什麼意思?

平安。我是綜合閃語和印度語,將之翻譯成「夜明珠」,可能與古印度的宗教崇拜有關聯。

14

不是單靠食物:有兩個問題請教先生:1、如果按照Lectionaries,主日的證道是嚴格按照福音經文進行,以體現只傳基督和祂的十字架的真理?還是可以在當主日的舊約和使徒行傳,書信經文,甚至詩篇中選一段證道?如果是這樣,那四福音書以外的書卷通常應該如何安排學習?或者說Lectionaries只是教會傳統中的建議性質的文件,各教會仍然有按照具體情況安排的自由(似乎蒙特利爾教會目前沒有嚴格按照Lectionaries進行)?2、記得先生的文章之前有一段話,大意是說:根據他們所說的,你大概知道他們昨晚讀了什麼書(想起來就臉紅了)。那麼,對於你的講章和釋經作品,給其他的傳道人的最佳的應用建議是什麼?何種程度算是應該避免的不勞而獲的剽竊?謝謝你在主裡的勞苦。(前面的是誤發)。

平安。1、原則上主日證道應該以福音經文為主。但也可以用舊約經文或書信經文為證道經文。因為聖經是一致的,都是指向基督的。特別是對歷史較長的教會,可以從多個角度討論同一個道理。而以福音經文為證道經文的時候,相關經文應該作為引證,支持福音經文。路德教會也賦予牧者根據自己教會的特殊情況,靈活安排證道經文的自由。蒙特利爾和人基督教會剛剛建立,證道經文是根據「三年神學院」的啟蒙課程安排的。約翰福音概論之後,就會回到Lectionaries了。當然,若有特殊情況,也可以臨時調整。2、我鼓勵和感謝弟兄應用我的講章,但我盼望大家能有自己獨特的領受。只有切身經歷這些經文,講道才是有生命的。

15

wangming121920682:任老師好,最近看到一則 信息,有關華理克兒子,您對此有何評論,您對自殺得救與否如何看。

平安。我首先要說的是,這是一個悲劇。然後我們要把死者的主權交給神。當然,聖經是反對自殺的,但面對死者,我願意將最後的審判權交給神。事實上耶穌也吩咐我們:讓死人埋葬死人,我們跟隨基督,去向活人傳福音。

16

聞道09:請教先生有關惡的問題,既然惡是善的缺乏,那麼新天新地後惡依然還會存在嗎?因為只有神才是善的本體,是否只要受造物存在,就依然會有惡的存在?所以還需要啟示錄22章2節裡的生命樹的葉子來醫治萬民?這裡的醫治倒底是醫治什麼?21章說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又是什麼意思?

平安。如果我們把惡當成罪,惡就是對上帝旨意的背叛。如果這樣定義,新天新地中居住的是有屬靈身體的新人,罪不再存在了。但「不再存在」應該需要持續的「醫治」,這其中是如何完成的,對我來說的確還是個奧秘。但可以參考的答案是,那時候有羔羊直接牧養他們。那時候的人仍然需要神的牧養。換言之,在被造物和創造者之間的關係中,不僅僅只存在罪人和救贖主之間的關係,也應該存在一種無罪但仍需要牧養的關係;而牧養本身,也是確保不再犯罪的條件。神的完全同在和人的完全無罪,在這個意義上,是一個含義。

17

承受恩典2013-04-20 17:37:56 說: 任傳道平安,多謝解疑,還有些問題想請教:1我們教會教導只有牧師有資格差遣,只有牧師可以在禮拜結束時為會眾祝福,只有牧師可以在婚禮時為新人按手禱告,請問是否合乎聖經呢?2讀到「和平離開的方式」,想到我們教會一直教導一種基督徒的委身觀,在受洗時宣告委身此教會,如果教會不成為異端,就一直委身下去,如同子女對父母一樣,請問如此教導正確嗎?

平安。1、一般來說,由牧者差遣,這樣做是對的。但祝福、特別是證婚,更多是教會傳統或民法傳統,未必出於聖經。2、一般來說,應該盡可能委身一間教會。但若為傳福音的緣故,可以參與創會等事工。我們說「和平離開」,主要是指在特別情況下,平信徒質疑牧者證道的真理性,又不能很好地達成一致,就不要變成教會糾紛,可以考慮轉會。但我還是堅持,這樣做要特別謹慎,特別低調。很多時候,平信徒的判斷是錯誤的,更出於驕傲和自己的小心眼。多數中國人論斷牧者是根據論語,而不是聖經。聖經說,連乖癖的也要順服,這就是美好的功課了。

任不寐,2013年5月1日

網友評論選:

【在山的那一邊】但我相信,如果先先生這樣,雷厲風行地在教會嚴嚴禁止看人的病毒,就會影響到「民數」,因為你剝奪了人家真正的信仰,那可是數千年形成的民–族-瑰-寶呢。

【我是彼得】真的感謝主,攔阻我們往破碎地方向直奔。我以前何等愚昧呵,竟然以為人會善意使用我們的私人信息。但完全相反,沒有任何人真的會善意地使用你的隱私。感謝主,感謝主!

【女李逵】若非被人傷的體無完膚,寫不出這世態炎涼和屬天智慧。看電影《人間情緣》,想起這位任瘋子。有一段對話。女:就你一個人推車啊?男:人呢?女:都走了……女:你果然不是好人。男:你說的特別對。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