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與回應:耶穌誕生和受難的時間;為了梵高

 

1、耶穌誕生和受難的時間

因為冬天已往  最近和一位弟兄討論、學習聖誕的一些信息。其中包括怎樣根據最新的研究成果和聖經本身,瞭解耶穌誕生和受難的具體時間,其中涉及很多細節,如怎樣對應但以理七十個七的預言,耶穌公開傳道的時間,以及耶穌在地上到底是多少年等等。聖誕也快到了,我把這些問題放在這裡;也求神賜給不寐之夜新的祝福,帶領更多的人進入真理,願神的國度擴張。

平安。首先我們要知道,既然聖經沒有清楚地告訴我們聖誕和十字架具體的時間,這就證明,這一切與個人得救沒有重要的關係。不過既然這個問題一直被追問和討論,教會有責任綜合相關信息,給這些問題提供一個分析框架,免得世俗小學和異端教訓將信心軟弱的人擄去;並藉著這些回應,可以趁機將福音臨到所有感興趣的人。正好又到了聖誕節前夕,說說這個話題也很有必要。不僅如此,雖然我們說,人瞭解這個具體時間與得救沒有重要的關聯,但不等於這個時間真的不重要;所以加拉太書 4:4這樣談論聖誕的時間:「及至時候滿足,神就差遣他的兒子,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道成肉身進入世界,乃是上帝創造、救贖和審判大計的重要內容,是按上帝預定的最合適的時間發生的。但這個具體時間,是屬於神的奧秘,我們只能通過已經啟示出來的部分信息,提供一些參考答案。

一、聖誕時間

大多基督徒知道12月25日這個聖誕時間是後來「規定」的,可能源於Dinysius Exiguns修士的一次計算失誤,和Justinian的一次任性而為。我們也知道關於這方面的很多討論,但這些討論回到聖經才有價值。這首先涉及年份和季節兩個問題。路加福音提供了居裡扭的任期和羅馬人口統計(「報名上冊」)等歷史指標,就此引起的爭議似乎已經平息,因此我們可以放在一邊。只是馬太福音提供了大希律在位的時間,今年引起新的質疑。耶穌降生一定在大希律死亡之前,主流傳統一直利用約瑟夫的記載,宣稱大希律死於主前4年,因此,耶穌誕生一定在主前4年以前。然而我們查考約瑟夫 Antiquities, 17.6.4卻發現,約瑟夫並沒有說大希律死亡的具體時間,只是強調,他死的那一年發生了月食 :「And that very night there was an eclipse of the moon」。然而事實上,除了公元前4年以外,公元前1你也發生過一次月食。這就意味著,耶穌也可能誕生在主前1年以前。至於季節和月份,路加福音2:8說,在耶穌誕生那一天(路加福音2:11),「在伯利恆之野地裡有牧羊的人,夜間按著更次看守羊群」。一些學者相信,按巴勒斯坦地區的氣候特點,12月份野地裡不太可能有牧羊的人看守羊群。

不過近年來通過對「伯利恆之星」(馬太福音2:1-11)的「天文」演繹,一些人提出了一些新的觀點,並將聖誕的時間進一步具體化。我們可以就此作出簡要述評。這些討論涉及的經文至少包括創世記49:8-12,10:8-10;啟示錄12:1-5;民數記22:5,24:17;但以理書2:48-49,9:21-27;耶利米書39:3,13;詩篇19:1-4等等。「聖經天文學」至少可以上溯到開普勒(Johannes Kepler,1571-1630)1603年12月17日聖誕前夕的一次發現,後來的學者追隨他的發現宣稱,公元前7年,木星和土星在雙魚座內「會合」,前後三次(5月29日,10月3日,12月4日)。根據這個理論,耶穌誕生的時間可能是5月29日,而「三個博士」(但以理書2:48-49;耶利米書39:3,13)可能是10月3日啟程,12同樣4日到達伯利恆。他們可能來自巴比倫的西巴爾占星學院(the School of Astrolgy at Sippar);或但以理羈旅之地,或巴蘭的故鄉;因此他們知道彌賽亞降臨的信息。Sippar應該就是舊約的Sepharvaim (西法瓦音,列王紀下17:24,31,18:34,19:13;以賽亞書36:19,37:13),位置大約在亞伯拉罕寄居的哈蘭附近,應該與巴蘭的故鄉毗奪不遠(民數記22:5;24:17)。

沿著開普勒的方向繼續前進的聖經學者,今年比較著名的是Ernest L. Martin(1932-2002),他最引起爭議的觀點首先是通過他自己的「田野調查」或考古發現,重新確定了聖城的位置;然後就是這本書:The Star that Astonished the World(1996)。他在這本書中主要是根據啟示錄12:1-2描述的天象,再根據相關計算,宣告耶穌基督誕生在公元前9月11日的黃昏;而這一天正是猶太人的新年。其次,他宣稱伯利恆之星是公元前2年12月25日的木星,那一天正是猶太人的光明節或修殿節、獻殿節(חֲנֻכָּה)。將Ernest L. Martin的觀點推到極致的是一個網絡視頻:The Star of Bethlehem(Rick Larson,2007)。Rick Larson是一位美國律師,天文學愛好者,當然也是一位基督徒。在這這個流傳甚廣的presentation中,Rick Larson演示了類似的結論,只是星體的角色略有變化。他的理論基礎是「星體匯合」:太陽系中最大的行星木星(Jupiter,the 「king」 planet)與最亮的恆星軒轅十四(Regulus,the 「king」 star)在公元前3年匯合,代表馬利亞懷孕;而隨後木星與金星在公元前2年匯合與處女座,代表耶穌的降生。與Ernest L. Martin一樣,Rick Larson宣稱引領博士從耶路撒冷到伯利恆的伯利恆之星是木星,它在伯利恆作retrograde motion,因此貌似停在伯利恆的上空。為了推翻傳統的「主前7年「那個源於約瑟夫的論點,兩個人一致強調,約 1544年印製的約瑟夫的作品有明顯的錯誤,特別是關於希律死於主前4年的相關信息。Rick Larson關於耶穌降生的具體時間與Ernest L. Martin是一致的。

二、受難時間

關於耶穌受難的時間,上述兩位學者根據路加福音3:23(耶穌開始傳道的時候約有三十歲)和約翰福音關於三個逾越節的記載,再結合馬太福音27:45「遍地都黑暗了」這一「月食」天象,結論耶穌於主後30年逾越節被釘在十字架上。《自然》雜誌1983年306期有一篇文章說,耶穌在主後33的4月3日逾越節被釘十字架;而2011年的Colins Humphreys在他的著作The Mystery of the Last Supper中重申了這個結論。不過關於耶穌降生、傳道和受難的時間,需要與但以理書9:24-27關於彌賽亞的預言協調:「24為你本國之民和你聖城,已經定了七十個七。要止住罪過,除淨罪惡,贖盡罪孽,引進(或作彰顯)永義,封住異象和預言,並膏至聖者(者或作所)。25你當知道,當明白,從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直到有受膏君的時候,必有七個七和六十二個七。正在艱難的時候,耶路撒冷城連街帶濠都必重新建造。26過了六十二個七,那受膏者(那或作有)必被剪除,一無所有。必有一王的民來毀滅這城和聖所,至終必如洪水沖沒。必有爭戰,一直到底,荒涼的事已經定了。27一七之內,他必與許多人堅定盟約。一七之半,他必使祭祀與供獻止息。那行毀壞可憎的(或作使地荒涼的)如飛而來,並且有忿怒傾在那行毀壞的身上(或作傾在那荒涼之地),直到所定的結局」。

我們注意到,Rick Larson和Ernest L. Martin及其支持者在駁斥「主前7年」論的問題上,是有一定的說服力的。但是,他們未能充分重視但以理書這段預言帶來的挑戰,也未能很好地協調他們關於耶穌遇難的時間與但以理書之間的關聯。但以理書9:21-27這裡共有七十個七,我想在這裡闡述一下我的基本理解。首先,「從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直到有受膏君(基督)的時候」,有六十九個七(七個七加上六十二個七)。波斯亞達薛西王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約在主前457年(以斯拉記6:14,7:12-23);而六十九個七年就是483年,這一年就是主後26年。這一年應該是耶穌出來傳道之時,大約30歲(民數記4:3-47;撒母耳記下5:4;歷代志上23:3)。耶穌受洗出來傳道,開始作祭司和受膏者。其次,上述六十二個七之後基督被害。這並非說敲好在第六十九個七(總計)、或六十二個七那一年被害,而是說,基督受害發生在這些年之後的時間裡。最後我們看最後的一個七,即主後26-33年。這包括兩個方面的內容。一方面,在這個七年裡面,基督藉著傳道與信徒定立新約。另一方面,從這一個七的一半時間開始,即三年半的時間,他將在耶路撒冷的聖殿中,宣告以自己的身體為殿,自稱為神的兒子,「使祭祀與供獻止息」;並因此最後被殺害。因此大體上,耶穌從傳道開始,前三年主要在加利利傳道,後三年半開始轉向耶路撒冷,走十字架之路。

這樣一來,耶穌的年齡就是從主前3到後33年,36歲;而他和門徒在一起的時間,按猶太人的算法,正好是七年(主後26-主後33)。我們可以找到相關的經文來支持這個相對來說時間較長的理論。傳統說約翰福音記載了三個逾越節,不過更可能是四個:第一次、2:13,2:23;第二次、6:4;第三次、11:55,12:1,13:1,18:28,18:39,19:14。不過約翰福音5:1可能是另外一次。不僅如此,儘管約翰福音只記載了4次,不等於只有四次(約翰福音21:25)。不僅如此,約翰記載的應該是耶穌最後三年半時間在南方、特別是耶路撒冷與猶太人之間的衝突;而路加福音將耶穌的傳道生涯在北方和南方之間各分一半。根據路加福音的記載,實際情況可能是這樣:在這7年的中間,第三年半,耶穌才從加利利經過撒瑪利亞轉向耶路撒冷,開始十字架之旅(路加福音3:23-9:51)。北方三年半的高峰是登山顯榮(路加福音9:28)——受膏者的身份完全彰顯。而在約翰福音開篇處,耶穌在耶路撒冷宣告以身體為殿,「使祭祀與供獻止息」(約翰福音2:13-22)。同時,路加福音的加利利部分,不可能是短期內完成的(路加福音4:14, 4:37 ,4:44,5:15,7:17,8:1,9:6)。而約翰福音 14:9中,「耶穌對他說,腓力,我與你們同在這樣長久,你還不認識我嗎?」「長久」(τοσοῦτος)這個字的意思是很久,很長,非常大,不是一般的多,很多年(馬太福音8:10;15:33;約翰福音12:37,21:11;路加福音15:29;希伯來書4:7)。

也許我們可以用而雅各反覆服侍拉班七年,來作為耶穌服侍世人的預表。也是一個很經典的參考答案——耶穌地上忍耐世人,如同雅各忍耐拉班(創世記29:18,20,27,30);而忍耐的結局,雅各娶了心愛的拉結,耶穌用自己的血洗淨了教會。關於雅各的忍耐,我會在這個主日證道中,提供更充分的解釋。第七年也是土地的安息年(利未記25:4),也是赦罪或豁免年(申命記15:1);所羅門建造聖殿整整7年(列王紀上6:38)……總而言之,最後一個七用來指從約旦河到骷髏地這個時間更合情合理,也更合乎聖經。我個人大體上接受、至少向「聖經天文學」這個思潮敞開心靈。當然,我知道這個理論自身的缺點,其中最大的缺點是,如同進化論,找不到「中間證據」。我們只能說,有可能如此;但我們沒有充分條件說,上天垂象,必然如此。不過我願意介紹這個結論,主要不是根據「天文學」,而是根據但以理書。這是聖經關於彌賽亞降生、受難最直接的證據;也許恰恰是由於這個緣故,福音書的作者沒有「贅言」耶穌降生和遇難的時間。至少我們今天應該重新思想「耶穌傳道三年半」、「門徒與主同在三年半」、「耶穌三十三歲上了十字架」這些司空見慣的概念。我們應該考慮上述信息提供的新的可能性,讓我們宣講相關經文的時候,保持某種彈性。

2

hongjizhaochen2013-11-04 05:05:45 說: 任牧師平安: 我還不是基督徒,也不認識一個基督徒。看過一些介紹基督教的視頻(包括遠志明牧師主持拍攝的幾部系列)和任牧師這個博客的少數文章。 希望得到一部任牧師推薦的《聖經》漢譯和合本的紙書。在我所在的河南安陽的書店找不到,對「三自教會」不想接觸,又不認識家庭教會的人。任牧師和各位基督徒朋友能否建議某些渠道?不行的話我試試舊書攤。 可放在「問答與回應」中,或發到我郵箱hongjizhaochen@sina.cn. 謝謝任牧師。

平安。購買和合本聖經可以直接到當地的三自教會,一般來說,他們那裡都有和合本聖經。這是最方便的渠道,我不太明白您「不想接觸」三自教會的具體原因,但如果因為這種情緒影響了學習聖經,就不值得了。您完全可以「買了就走」。另外,不妨到網絡書店(如豆瓣、當當等)查找一下。如果還有什麼困難,請再來信。我將您 的信息放在這裡,也希望國內讀者提供一些幫助。

3

同窗20年 一位故人徒然去世了,有些難過。嚴冬將至,年長的朋友們多多保重。+主的愛 回復: 同窗20年 向老年人傳福音,實在是當務之急。求神興起這樣的團隊,救救老人。

平安。每年冬天,特別是最近一些年,常常聽聞一些老人去世的消息。這首先提醒教會的弟兄姐妹關心一下自己的父母,請他們多多保重。其次也催逼教會在「向老人傳福音」這個問題上加倍努力。也求神特別憐憫我們這小小的教會,能夠在近期興起一個這樣的團契,經過必要的裝備和成長之後,可以專門差往普天下去。我在這裡也特別呼召那些有相關經驗和恩賜的弟兄姐妹,起來侍奉。多年前魯迅說救救孩子,現在教會當呼籲「救救老人」,並身體力行。除了福音真理的裝備,侍奉老人需要加倍的愛心和耐心。我曾多次說過:魔鬼在一個老人身上經營了一生,而且即將收穫在望;它絕對不會容忍這個生命順利從埃及越獄,進入應許之地。所以如果有機會,我也會和神學院以及教區的教會領袖交流一下,看看能否就此設置一些專門課程或短訓班。

4

老張頭回來了 我們不得不思想,女神崇拜或西王母崇拜對中國人的影響。中國的民族精神中有一種根深蒂固的女性氣質……一個大男人或寶玉(離開教會時)說:我又生氣了。||||記得一位傳教士說過,中國男人常常不知羞恥地愛生氣。又想起以前一本書,《中國不高興》。中國大男人不僅愛使性子,而且和女人更喜歡搬弄是非。

平安。愛生氣主要是由於物質和精神雙重的營養不良,一方面過度貪婪,另一方面過於匱乏,或因貪婪顯得匱乏,或者因長期匱乏形成的飢餓恐懼。從物質角度看,愛生氣的人是缺B族維生素;從信仰角度看,它缺福音。這一切與資源有限或瑪門偶像崇拜有關。我注意到,出生在三年困難時期的人,似乎更容易生氣。生氣是一種爭搶生存資源的策略:先聲奪人;也是競爭失敗之後的憤怒,以及競爭成功之後的擔驚受怕。生氣是一種災民的敏感。對教會來說,愛生氣的一個理由就是聽道成仇,或出於自卑,或出於嫉妒,或出於驕傲和死不悔改。相對來說,中國人生氣的週期比較長,從來不是一個落日可以解決的,它擁有越想越生氣、挨家閒遊四處控告和報復的屬鬼特徵。愛生氣會愛上愛生氣:「我很生氣」,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我氣故我在,我氣故我義——像神一樣「義怒」(不過在聖經中,憤怒那個動詞只屬於神;該隱「生氣」開了瀆神的先河)。在霾國中,生氣的頻率和能力,以及絕不解怨的小氣,常常與年齡大小正相關。人對人生氣,從本質上說是自以為神,是一種大罪,因為一個罪人沒有資格對另外一個罪人「氣得跟上帝似得」。但神一方面吩咐我們不要和好生氣的人交往(箴言22:24);但另一方面,在基督裡,我們看見兩個「雷子」怎樣成了愛的使徒(馬可福音3:17)。

5

apple0009112013-11-06 09:58:59 說: 平安任弟兄!非常感謝您回答我上次提出的三個問題,這些問題對我來說至關重要!祈願在天的父紀念您的辛勞工作!今天還有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我的家人在一個所謂的國家開設的資產管理公司,其實就是放高利貸的公司,他讓我把自己的積蓄用來放貸,可以有很高的回報,我知道高利貸的事,是不好的事,是害人利已的事,基督徒不可以去做!感謝神!問題是我如何去做個忠心不懶惰的神的財產管家呢?馬太福音裡25章14-34節,這裡說的是要我們去努力賺錢嗎?如果自己沒有這方面的才能,又當如何做呢?另外,期貨和股票可以做嗎?再次感謝任弟兄能在百忙中回復我!謝謝!

平安。首先為你愛主愛真理的心感謝神。坦率地說,現代市場經濟的很多形式(如期貨、股票、金融市場等等),都應該具體問題具體分析。首先,聖經並不完全反對借貸( 申命記15:6,24:11,28:12),卻反對借錢不還(詩篇37:21)。聖經更鼓勵施捨,以及有幫助意義的借貸(詩篇112:5;馬太福音5:42)。 其次,聖經也不完全反對利息,至少承認這個事實(尼希米記5:10-11;以賽亞書23:17)。聖經明確反對的是兩種高利貸行徑,它們的本質是勒索(以西結書45:9;阿摩司書5:11;馬太福音23:25;哥林多前書5:11;哥林多前書6:10)。其一、子民之中的窮人,在他們生活困苦的時候,應該施捨,甚至借貸,但不能放貸取利(出埃及記22:25)。其二、自己的弟兄,如果有生活困苦只需,適用同樣的原則(利未記25:36-37;以西結書18:13)。申命記23:20明說:「借給外邦人可以取利,只是借給你弟兄不可取利」。我可以舉一個例子。如果有一個「主內」,他想做生意發財致富(這也無可厚非);但缺少資金,他沒有理由以「不能取利」為由,向別的「主內」免利融資。我個人認為,這種融資行為是風險共擔的合作,取利沒有什麼不對。但如果對方飢寒交迫,至少基督徒,提供奉獻和借貸都不應該取利。 至於股票等等,我想個人要根據具體情況自己用良心裁量。總的來說,人不要貪心,否則你若真是被神揀選的,神必管教。我曾得知溫州教會有些基督徒身陷高利貸的網羅,也是眾教會的鏡鑒。原則上,聖經鼓勵神的兒女,有衣有食就當知足。至於馬太福音25:14-34,那個比喻不是在講「財經」,而是在將我們要珍惜生命,在有限的時間裡面多為主做工。我們求神幫助,做一個勤快的僕人。

6

adlington20122013-11-06 09:33:24 說: 平安,先生!你在《聖洗禮要義》中說「但是那些接受了福音,卻在生前沒有機會受洗的,將會得救。」感到很不解。徒10:47於是彼得說:『這些人既受了聖靈,與我們一樣,誰能禁止用水給他們施洗呢?』一個人信了,必定是聖靈的工作,難道死亡能阻止神施洗?約3:5 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最後,十字架上的那個強盜,他的罪得赦有兩個條件:他認罪相信,耶穌親自赦罪。在耶穌升天以後,一個人信了,誰來赦他的罪?聖靈可以離開水來赦罪嗎?

平安。我這句話就是指著十字架上的強盜說的,有了類似的情況,都適用這個原則。耶穌升天之後,就鑰匙權交給了教會。馬太福音16:19,「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所以教會或教會差遣使者,當有臨終關懷。在個別情況下,就是教會也無人在場,當事人自己可以向上帝祈求呼告,神必垂聽。我們應該相信,我們的神不僅無所不在,而且大有憐憫,他不願一人沉淪,而原每個人悔改,知道救恩。

7

承受恩典2013-11-06 17:19:45 說: 平安!請教LCMS主教是什麼意思?

平安。路德教會繼承了天主教的一個傳統,就是在地圖上將不同地方的人群劃分到不同教區,而每一個教區,設有一個負責人或協調人。不過路德教會的教區領袖沒有「實權」或行政權力,以教區為單位的教會活動也比天主教大為簡化。每個教區的負責人被稱為主教,這是習慣的譯法。

8

ning-vincent:任弟兄,您好。我想問問您對荷蘭畫家梵高是如何評價的。他出生在新教牧師家庭,早年也做過傳教士,他的作品中也有撒瑪利亞人、雅閣與天使等題材。他的作品和人生軌跡是否持守了宗教信仰呢?

平安。謝謝您給我提供這個話題,因為很久以來,特別是寫完鄧麗君之後,梵高一直沉浮在我的面前。我渴望成為鄧麗君的牧師,卻更渴望成為梵高的父親。我想在梵高父親絕望的地方啟程,去尋找那些被教會棄絕又棄絕教會,從而繼續宣稱自己是追找上帝的人。事實上,鄧麗君和梵高活在我們的身上,我們從他們的背影中看見自己何等需要愛,如同含淚凝望漸漸消失在荒原中的野孩子,看他倒下,然後有歌聲,有圖畫,迴盪在天際,追隨我們一生。梵高和鄧麗君還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他們在某種意義上都是亡命巴黎,亡命於法國文化。我對法國文化從來沒有好感,那是一塊靈魂的墓地,飛舞著被稱為浪漫的虛榮,花枝招展著對教會的大革命。那裡的淫婦或沒落的貴族,在台灣奪走了特蕾莎,在荷蘭奪走了一位傳教士。教會有理由不喜歡梵高,中斷了他的傳教士資格。梵高有理由不喜歡教會,離開教會之後繼續攻擊教會並思念教會。這兩個理由在基督再回來的漫長歷史時間裡,都會一直存在。這不是教會的問題,也不是梵高的問題。他們不明白教會的真理。

梵高只是一個離開教會的「基督徒」,一個離開教會卻更狂熱愛上帝的孩子。組織和律法自然被挑戰,有些不是故意的,乃出於人性。這一點我從來不願意多談。人學或道德之學或「這個人做人怎麼樣」以及一隻耳朵的梵高,和農婦模特有關係的梵高,從來都是吃人的謊言和騙取稿費與注意力的廢話。我想藉著梵高的作品返回梵高本人。這個麥田上面的孩子,這個星空下的孩子,這個靜物面前的孩子,這個柏絲樹下的孩子,這個教會外面的孩子,他只想說,主啊,我想回家;我愛你,因為你先愛了我。這是非常溫暖的聲音,100多年了,沒有人聽見,但神確實聽見了,將梵高的繪畫還原成這個傳教士的教堂,帶領更多敏感的心靈,前來看基督。聽見的人很少,梵高的小教堂,只是一小群。梵高死的可惜,那是耶穌釘十字架的年齡。「他可恥地自殺了」,我不知道上帝怎樣收拾他的身體。但我知道,這世界只有一間教會,是耶穌用石頭堆成的。

梵高的系列繪畫中,大多只是有形的聖經。教堂系列,有烏鴉的那古老的教堂,展示了梵高對「傳統教會」的批評。這種批評夾雜這荷蘭改革宗的輕狂和天主教的積重難返。但從那以後,梵高的教堂開始美輪美奐,他渴望一個「真正的教會」,即使孤獨,但忠於上帝。這個教堂首先在曠野,就是那陽光燦爛的麥田。聖經中的麥田從路得的麥場,到耶穌麥子的比喻,在梵高的麥田系列裡,幾乎平鋪直述地複製在畫面上——你能看見路得和波阿斯在正午的陽光下休息,你也能看見落下的那一粒麥子怎樣帶來收穫之福;當然有烏鴉飛來,正如耶穌所預言的;或者,那是以利亞的小烏鴉。詩人海子拋開他們人類,躺臥在這篇麥田上,歸去來兮。這是天上的麥田。梵高比康德更真誠地仰望星空,只是那是亞伯拉罕仰望過的星空,是巴蘭預告的星空,是三個博士尋找的星空。然而,怎樣從這地上的麥田到天上的星空呢?天地之間是高大的絲柏樹,如教會;那是造挪亞方舟的木材,那是雅各的天梯,那是聖殿的香柏木;那是人子,在他身上,我們和梵高一起,看見有神的使者上來,下去。

我自己最喜歡的是梵高早期的那幅作品:《吃馬鈴薯的人》(1885)。這幅畫的構圖和色彩不過是另外一幅「以馬忤斯晚餐」。那個將馬鈴薯送給別人的主要人物,彷彿是復活的基督,在說:這是我的身體,這是我的血……當然,可以想像那也是離開教會的梵高,他是那樣的渴望愛,渴望將愛分給每一個靈魂貧窮的人。這幾乎是一種乞討式或討好式的愛,但周圍的人還之以「驚訝好奇」。那隻手僵硬在他們人類之間,最後這隻手結束了梵高自己的生命。真理與愛,落在這個世界裡,無人聽見。下落,下落,如落入無波的枯井,100多年後,才聽見一聲迴響——那是法國人和中國人掌權的世代,他們說:梵高愛大自然,梵高有精神病。梵高也是這世界本不配有的人,他討好地笑著,那個小小的土豆,如同瀝血嘔心。你才真的發了瘋,但梵高死於一場嚴寒。這也是一場交通事故,「現代」快速來了,趕著淫亂和奢侈,將梵高手中的土豆撞飛,梵高這個乞丐的身體就如同利未人的妾,被扯碎成戰利品,釘在現代國家各大博物館中,作希律和希羅底的口紅。梵高說過這樣的話:「我始終認為,理解上帝的最好方法,就是愛」。我想我聽懂了他的蒼涼,我的兄弟。沒有人接他遞過來的土豆;在這個冬天裡,主啊,求你愛他。

任不寐,2013年11月7日

網友評論:

梵高的祖父是一位神學家,父親是荷蘭改革宗的牧師。他自己小學上的是天主教的小學,長大了,當了沒有經過「教會程序」的傳教士,再加上自己傾向於好底層窮人打成一片,不受束約,最後被驅逐出教會。這一切經歷一定深刻影響了梵高的一生,刻骨銘心。一方面,他裡面有聖經和信仰,甚至比任何畫家都有宗教感。另一方面,他對福音真理的理解一定是片面的,甚至越來越極端;其中包括對教會的理解(這一點這篇博文有清楚的說明)。他的情形確實有點兒像猶大。你要說猶大心裡完全沒有耶穌,沒有天國,是不可能的。但在靈與肉,基督與撒旦之間的爭戰中,最後,他失敗了。但是,他的失敗不能掩蓋在他生前很多的日子,就是在他熱情嚮往天國之時,那些燃燒著的愛情和美好的盼望。任何一個生命都很複雜 ,我們應該帶著愛去評價一個人,特別是一個曾經愛過上帝的人,一個已經不能再說話為自己辯解的前人。猶大顯然進地獄了,但是,在傳道人的口中,我只是從不寐這裡看見對他的那種評論,沒有譏笑、咒詛,而是理解,甚至還有認同(承認猶大也活在自己身上)。這是我對這篇博文的感動,看著大家熱烈友好(至少開始友好起來了)的討論,拿出來和大家分享。主與我們同在。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