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與回應:聖經與離婚問題,兩性醜聞與教會自由

1

sola恩典:一直有一個問題,有幾次想問都不敢問呵呵。但真真是一個困擾我的問題。今天還是提出來,不然我過不了年了。先生可以自由決定答與不答——聖經原則上禁止離婚,但亞哈是否應該和耶洗別離婚,還是忍耐到底,直到一起下地獄?亞拿尼亞和撒非喇呢?謝謝!+女李逵 回復 sola恩典:嘿嘿,這個問題很尖銳。俺問過一位牧師,支支吾吾而已。

平安。從「性情」上說,我喜歡具有挑戰性的帖子,願意在「人家牧者」都支支吾吾的問題上作真以色列人。不過我不是要趁機炫耀高明,更不會有問必答那些明顯的試探。關於上述問題,我的答案很簡單,亞哈應該和耶洗別離婚。第一,以色列人娶外邦人,這個婚姻從起初就是違背神的旨意的。我也勸勉未婚的弟兄姐妹不要與外邦人婚戀,特別是那些明確譏笑和憎惡我們信仰的外邦人。也許魔鬼藉著他和你的「苟合」正在嘲笑你所信的主。第二、聖經明確說,不可一邊吃主的筵席,一邊吃鬼的筵席——耶洗別是明明拜鬼的,是崇拜外邦神的,而且瘋狂地在殘害主的子民和教會,殺害先知、毀壞聖殿。這樣的女人更應該趕出去。離她遠一點兒,再遠一點兒,越遠越好。就連她女兒亞他利雅也應該遠離。舊約聖經有一段明確指出離婚的經文:「10 祭司以斯拉站起來,對他們說,你們有罪了。因你們娶了外邦的女子為妻,增添以色列人的罪惡。11 現在當向耶和華你們列祖的神認罪,遵行他的旨意,離絕這些國的民和外邦的女子」(以斯拉記10:10-11)。與此同理,亞拿尼亞和撒非喇也最好分開,免得一同滅亡。夫妻是一體的,但神的意思絕對不是說,夫妻要一體犯罪。同時,聖經中的倫理教義,必須放在愛神這個最大誡命下面。愛神是需要盡心盡意盡力的;愛人到如己的程度就可以了。

聖經上還有更極端的例子,就是上帝生生拆毀了一樁婚姻和一個家庭。亞伯拉罕遵命趕走夏甲和以實瑪利那一幕,讓人悲從中來。這樁婚姻從起初就是違背上帝旨意的,但這畢竟不是一起強姦案,首先是沒吃飽就撐著了的撒拉應該承擔責任,她後來遭遇的很多家庭糾紛實屬「活該」。但亞伯拉罕和夏甲都難辭其咎——乾柴烈火又弄出了以實瑪利,那點破事兒沒有誰逼迫誰。上帝甚至支持或指令先知何西阿去娶淫婦歌篾,也不讓亞伯拉罕和夏甲從台灣或香港出發,到處給人做忍耐大使或婚姻見證。神可以容忍屬世的罪,但不能容忍屬靈的罪——夏甲的後裔是要滅亡撒拉後裔的。這個婚姻家庭的存續,意味著彌賽亞和以色列選民、基督和教會都可能被消滅在萌芽狀態。幾乎出於同樣屬靈的道理,使徒保羅也教導說: 「倘若那不信的人要離去,就由他離去吧。無論是弟兄,是姐妹,遇著這樣的事,都不必拘束。神召我們原是要我們和睦」(哥林多前書7:15)。保羅沒有在婚姻問題上執行一條教條主義的高調路線(哥林多前書7:17)。在教會生活中,極端保守的「婚姻輔導」甚至會導致夫妻相殺的悲劇,而那殺人者的背後,站著以實瑪利的靈魂。

不過對亞哈耶洗別、亞伯拉罕夏甲關係的評論,是因為我們靠著聖經佔有充分的資訊,我們有足夠的證據提出上述觀點。然而實際生活非常複雜,旁觀者、甚至包括教會,在婚姻案件和兩性風波中應該保持足夠的謹慎和低調,不要輕易捲入,免得中了魔鬼的詭計而瀆神害人。聖經說人都是說謊的,而在夫妻關係和兩性爭端裡面,謊話以最狡猾的方式瘋狂地行動。只有淫者見淫、以性為命或別有用心的王牧師、許牧師、女牧師、阿福前妻和網絡流氓,才願意「糞不顧身」地論斷難斷之事。男女關係中的謊言除了事實性謊言(故意顛倒黑白),還包括「藝術性謊言」:重新編輯資料(包括重置時間和片面揀選事實等)、情感和事實混淆、甚至當事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謊而說謊……除了上帝,這事甚難。我認識一對夫妻,我一直站在妻子一方和人民輿論一起蔑視他花心的丈夫;但最近我才知道,事實正相反。這類例子不是個別的。所以我也要小心,免得中了某些亞哈的圈套:他明明愛上了另外一位耶洗別,卻在不寐之夜提出上述問題。Sola恩典當然不是這樣。

我個人的教牧經驗是:家庭婚姻和兩性關係最多只能進行一些原則性的教導,但不要讓自己和教會陷進民事糾紛和司法領域的泥潭裡面去。2014年,我不再去別的教會布道;2015年,我不再去別的家庭探訪。教會在「性命」和「政治」問題上的無為態度,乃是基於我們信仰的兩大常識:神審判性命,我承擔使命。牧者的心腸不是用來被魔鬼利用的,不是為任何貪心服務的。這不是我的洞見,而是主耶穌的智慧:「13 眾人中有一個人對耶穌說,夫子,請你吩咐我的兄長和我分開家業。14 耶穌說,你這個人,誰立我作你們斷事的官,給你們分家業呢? 15 於是對眾人說,你們要謹慎自守,免去一切的貪心。因為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豐富」(路加福音12:13-15)。耶穌實在是太偉大了——婚姻家庭和兩性關係的絕大部分風波,都可以追溯到「貪心」這個根源上去。所有折騰不過都是為貪心堆砌的無花果樹的葉子。貪心首先是貪財,然後是貪色——要了還想要更多,要不到就控告。但一些當事人或者出於個人迷信,或者出於魔鬼的詭計,特別願意將牧者和教會同工捲入家庭風波和男女醜聞之中,希望借助於「屬靈的權柄」為自己貪心增添助力。但結果就是教會偏離福音的主題,每一個捲入的人和基督徒的人性或獸性或魔性大發,精彩紛紜地展示了「便如神知道善惡」的醜態。於是夫妻和教會一同分裂,外邦人提起他們的大褲衩、甚至還沒來得及就哄堂大笑。

由於我靠著聖經瞭解人,我一方面絕不輕易相信男女之間的互相控告,而且事實上我總能看見他們都在說謊;我也鄙視在別人面前完全不顧另一方的隱私權單方面控告的秦香蓮,更鄙視任何一位指控自己妻子或女人的小男人。何況誰有資格聽訟呢?那些一手拿著天平一首提著屠刀的邪神,不正是剛剛從自己污穢的床和家庭廢墟中站出來的惡獸嗎?另一方面,我從不相信天花亂墜的婚姻見證,聖經從不指著某些人婚姻家庭來為福音作證。沒有一位先知和使徒這樣幹過,因為任何一個婚姻和家庭都有特別地獄的一面。彼得不敢指著自己的夫妻關係教導人怎樣做丈夫和妻子,他只能指著聖經這樣勸勉。保羅談論夫妻關係的時候主要服務於兩個目的,第一是為了教會的和睦和聖潔;第二是指向基督和祂的新娘。不但如此,如果兩性關係是完美的,教會和羔羊的關係就不再必要了。一些婚姻輔導營的組織者、講員和培養出來的模範夫妻,大部分不過為名為利在做假見證陷害人。我看過一對台灣出來的「神雕俠侶」,他們在人前忍耐著,只是雙方就這個「約會」尚能達成一致:「你等回家的」。一個真正的基督徒根本沒有功夫欣賞他們的表演,就像沒有功夫欣賞揭露別人肉體的撒旦把戲一樣——我們寧可去看十字架上的上帝。

罪人願意在性道德上好為人師,而且性醜聞是所有吃人筵席中成本最低的——都可以察己知人。只是性學大師有兩個致命的難題。第一、道德難題。他們厚顏無恥地以為自己的肉身、婚姻或兩性關係成熟或聖潔到這個地步,以至於像太監或天使一樣有資格在別人夫妻關係兩性醜聞上扮演導師或上帝:「我們要看結果!」你要多麼變態和無聊才能讓人家的結果如何變得對你這麼重要呢?第二、智力難題。他們恬不知恥地以為自己有能力掌握和辨認足夠的證據,又有足夠的公義可以為別人高懸明鏡。這不是真的。當聖經說夫妻二人是一體的,人不能分開的時候,也在勸勉我們這些外人,你和他們任何一方都不是一體的。你任何的論斷都可能是一場入侵。我支持所有家庭開槍擊斃一切侵略者。尊重別人的家庭最好的見證就是遠離別人的家庭;愛護牧者最好的見證是放棄用流言加工廠捆綁牧者。教會全力以赴向家庭傳福音,主持以家庭為單位的洗禮;但同時必須堅持免於家庭、肉體和兩性糾纏的自由。

2

我們這兒:【下午的嫉妒:性命季刊那夥人太可怕了,太虛偽了,呵呵。。】同感。他們以為別人都傻。

平安。有一點我相信,如果涉及切身利益,他們早就成功制止「公開」了。直到作壁上觀地看著成功擴大事態之後,直到成功抹黑弟兄之後,才在大約一個月時間之後,惺惺作態地說:我們不是故意的,我們原本是要哥林多前6 的……我在人性的黑暗面前已經顫慄多年了,如今不再有顫慄,只有麻木。然而我們還有聖經,讓死人復活的。最近我們一直在比較艱難的言論環境中討論「霾國邪教」這個話題,在這種邪教精神中,自以為保守派和自詡靈恩派,或「總是我歸正你們宗」和「我活著就是聖靈派」,就成了朋友。而我們若查考聖經,就能看見邪教或巨人文化或女神文化最早起源於創世記6章中神的兒子和人的女兒的苟合,然後濫觴於迦南的淫亂風俗——因此耶和華千方百計禁止選民和迦南民族通婚。總而言之,基督教信仰苟合外邦文化,或所謂的基督教信仰的土色化,或基督教加異教,必然產生邪教。邪教是在苟合中誕生的。第一誡命宣告耶和華上帝是忌邪的神,充分告訴我們,邪教對信仰和生命的致命威脅。

邪教的罪惡首先表現為不要基督,否認十字架的救恩;而罪人起來扮演上帝。這些吃人的族類最可怕的表現,還不是外邦人善於用道德和正義吃人,不是一手拿著天平一手揮動寶劍的女妖或女神;而是一手舉著聖經一手揮舞刀叉的基督教邪教。而基督教邪教總是誕生於福音和外邦接觸地帶;文明混合的地方,是基督教邪教誕生的溫床——而這種邪教的基本行徑,就是用聖經滅人的性命,特別是已經被基督寶血遮蓋的性命。正因為如此,請大家注意路加福音在四福音書中獨特的內容。路加是全本聖經唯一的外邦作者,聖靈使用這位外邦人來提醒整個教會,特別是外邦人歸正之後建立的教會,千方百計警惕迦南的風俗和外邦人的風俗淫亂基督教。只有路加福音對基督教邪教特別敏感;因為路加跟隨保羅所經過的所有地方,都面臨著「性命季刊」這種邪教風潮的致命捆綁。這種新律法主義風潮,總是以保守的面目出現,但他們高舉的聖經主要是高舉聖經的律法;他們高舉的十字架,不是十字架上的流血犧牲,而是釘別人的十字架,並重釘基督的十字架。

正是面對這種顛覆,大洪水前的上帝心中憂傷。路加福音中的上帝也是這位憂傷的上帝。至少有三段經文,是路加福音獨有的,是反邪教的真理根據。第一是路加福音9:51-56,「51 耶穌被接上升的日子將到,他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 52 便打發使者在他前頭走。他們到了撒瑪利亞的一個村莊,要為他預備。 53 那裡的人不接待他,因他面向耶路撒冷去。 54 他的門徒,雅各,約翰,看見了,就說,主阿,你要我們吩咐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像以利亞所作的嗎(有古卷無像以利亞所作的數字)? 55 耶穌轉身責備兩個門徒說,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56 人子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性命或作靈魂。下同。),是要救人的性命。說著就往別的村莊去了(有古卷只有五十五節首句,五十六節末句。)。」第二是路加福音13:1-5,「1 正當那時,有人將彼拉多使加利利人的血攙雜在他們祭物中的事,告訴耶穌。 2 耶穌說,你們以為這些加利利人比眾加利利人更有罪,所以受這害嗎?3 我告訴你們,不是的。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4 從前西羅亞樓倒塌了,壓死十八個人,你們以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嗎? 5 我告訴你們,不是的。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第三是路加福音18:9-14,「9 耶穌向那些仗著自己是義人,藐視別人的,設一個比喻, 10 說,有兩個人上殿裡去禱告。一個是法利賽人,一個是稅吏。11 法利賽人站著,自言自語的禱告說,神阿,我感謝你,我不像別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12 我一個禮拜禁食兩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13 那稅吏遠遠地站著,連舉目望天也不敢,只捶著胸說,神阿,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14 我告訴你們,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為義了,因為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

我建議大家反覆仔細地閱讀以上三處經文。神的憂傷和旨意是清清楚楚的,而今天教會的主流文化完全反其道而行之。他們打著耶穌基督的旗號,明明地羞辱我們的主。值得一提的是,2009年,我在某間華人教會傳講路加福音18:9-14的信息,從那以後,我就成了他們的仇敵。不過真的感謝主,霾國邪教監禁我的冬天已經過去了。2015年的春天,是重讀路加福音的季節。願救恩的真理和福音的喜樂以及真理的堅固和生命的更新,充滿神的兒女。

3

請問保羅華許與大衛鮑森的神學觀點有哪些不妥之處?只在網上看過他們的一些視頻講道,所以不甚瞭解,請指點。另外看到以下這篇文章(趙曉:大陸30-30異象和基督教復興三大利器(內容略)——請問這樣的「異象」與保羅的馬其頓異象是否相同?到底聖經中的「異象」與今日教會流行的所謂「異象」「夢想」「願景」有何不同呢?

平安。大衛鮑森的聖經概論總體上是不錯的,但偶爾會錯得離譜,錯的讓你目瞪口呆,不敢相信。我建議大家聽他的時候,要時刻小心。我本計劃寫一篇論文,將大衛鮑森概論中的所有明顯的信口開河概論出來,但最近實在因日理百機而無暇他顧。在我們教會的主日證道中,我常常會順便提到相關的問題;以後還會提到。但大衛鮑森的講經只是個別錯誤(他對加爾文主義的某些批評恰恰是對的);而保羅華許的聖經神學總體上是錯誤的。

申命記1:6是一節重要的經文,是以色列歷史和教會歷史的一個轉折點:「耶和華我們的神在何烈山曉諭我們說,你們在這山上住的日子夠了」。何烈山是律法之山,高處不勝寒;所以神吩咐我們下山,靠著應許進到「應許之地」,或住在恩典之中。保羅華許卻要帶領教會退到山上去。在這個邪惡淫亂的世代,他的新律法主義高調當然會受到一些教痞和邪徒的販賣;他們當然對路德神學「律法和福音」的二元結構一知半解,並濫用有加。這位講員所有信息最致命的問題是兩個。第一、律法在福音之上;第二、律法只是針對別人,從不針對自己。實際上保羅華許的新律法主義只是加爾文雙重預定論的後現代版,又是當代霾國邪教的靈感源泉之一。一個傳道人在講道台上談到人的罪惡之時那樣忘我地君臨天下,他就不再是基督的僕人,只是魔鬼的差役。從加爾文開始就是如此:他們的使命是讓別人的罪在我和罪人面前,但我們並只有我們住在救恩之內,獨佔免於「認罪赦罪」、甚至免於教會生活和施恩之具的特權。我一直勸阻我們教會的弟兄姐妹在沒有讀完、讀懂路加福音之前,不要去學「洗衣男」。那種律法主義的試探,那種我談律法故我屬靈的邪教嘴臉,與曠野的試探同樣險惡:他用律法的旋風把你帶到聖殿的尖頂上,那裡的榮耀和不可一世比十字架的海拔還要高。事實上,在那裡魔鬼要廢掉十字架。

當然曠野更常見的試探就是「石頭變成麵包」的把戲。別忘了,「吃貨」比律法對霾國災民更有戰鬥力和說服力。於是「基督徒趙曉豬式會社」誕生了。這也是眾教同源,平等競爭:傳道人和少林寺都為樓盤開光,為新城剪裁。燕京的使女在傳另外一個福音,這是明顯的:【大陸若要實現「30-30異象」,需要「教會」與「職場」兩條路並行;職場宣教就是發展「國度企業」,除了生意要營利,更要提供好的服務與產品,擴展上帝的國度。……耶穌說:「你們要『去』,使萬民來做我的門徒。」所以一定要「宣教」,而不是單單使人進到教會……趙曉積極在大陸建立以職場為主的領導力機構,透過「滾雪球策略」,呼召10萬名國度企業家,成立跨團契、宗派、地區的企業團體,發揮基督徒領導的影響力,希望能間接帶領1億人信主……】——江山待有豺狼出,各點民數三五年。國度企業取代國度,企業取代教會。越走越遠了。我說過,2015年有很多狼。

4

湟水河:日本人質被殺,霾人冷血的評論令人絕望。

平安。多年前,這類話題是我關切的,是「任不寐政論」的主題之一。不過今天我只是想借此提醒大家注意:這個幸災樂禍的靈,與邪教精神是一致的,他們有一位共同的國母,就是使女夏甲。首先,人是人的仇敵;其次,霾人的仇敵特別多;最後,所以,人倒霉了我們特別高興——我們夜間歌唱唯一的理由是:人出事了。至於這些言論到底邪惡到何種程度,只要讓他們自己說話就可以了(以下內容均轉自網易評論)。

網易廣東省珠海市手機網友(119.132.*.*)的原貼:

為什麼我會由衷的偷笑?!是我的人格扭曲嗎?哈哈哈

網易廣西網友 [當俄狗是我一生的夢想] 的原貼:

死了一條狗罷了。不過我感覺很開心!

網易江蘇省揚州市手機網友 [你yin你壞你變態] 的原貼:

殺的好,殺的妙,殺的呱呱叫。

網易北京市手機網友 ip:118.186.*.* 2015-01-25 20:34:34 發表

好!

網易廣東省潮州市手機網友(113.107.*.*)的原貼:

鼓掌,日本人被斬首了。

網易福建省福州市手機網友(220.200.*.*)的原貼:

再鼓掌,鬼子被斬首了!

小神來了 [網易江蘇省手機網友]: 2015-01-25 19:36:31 發表

殺得好殺的妙殺的我先擼一管、另一個也殺了吧!

瘋狂老大爺 [網易河北省保定市手機網友]:2015-01-25 19:01:42 發表

我是來點讚的!

網易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手機網友 ip:58.252.*.* 2015-01-25 18:37:22 發表

殺得好!應該把日本殺光。

null [網易廣東省佛山市手機網友]: 2015-01-25 18:23:39 發表

殺的果斷點行不→_→

網易貴州省貴陽市手機網友 ip:220.197.*.* 2015-01-25 18:21:54 發表

把安倍殺了嘛;15年的第一件好事

糖果特特 [網易浙江省杭州市手機網友]: 2015-01-25 18:08:27 發表

日本政府在想,這熊孩子終於他媽死了

網易北京市手機網友 ip:117.136.*.* 2015-01-25 16:58:38 發表

多殺幾個

網易湖南省長沙市手機網友 ip:118.250.*.* 2015-01-25 16:57:12 發表

看見日本雜碎的圖片,我都想拿刀砍的是我,一定很爽,老子手都不會抖一下。看這個該死的照片,那兩個人就該先砍手,砍腳,再砍腦袋

網易廣東省手機網友 ip:122.13.*.* 2015-01-25 16:48:53 發表

該殺,應該多殺幾個

1314想你 [網易廣東省手機網友]: 2015-01-25 16:33:59 發表

該殺,還有美國的

網易山東省東營市手機網友 ip:60.214.*.* 2015-01-25 16:26:22 發表

右翼嘛,殺掉就殺掉吧,可惜髒了一把刀啊!

跟帖局李科長 [網易廣西手機網友]: 2015-01-25 16:05:02 發表

殺得好

網易陝西省西安市網友(123.138.*.*)的原貼:

日本全部死絕,我也不覺得多,一個至今還在不讀挑起天朝人仇恨的國家,可以不拿天朝的人命當回事,天朝人又何必拿日本人的人命當事?引用美國人的話說,死了的日本人就是好的日本人。

網易福建省福州市手機網友 ip:27.156.*.* 2015-01-25 16:00:00 發表

殺了好日本人沒他媽一個是好東西

網易山東省青島市手機網友 ip:60.209.*.* 2015-01-25 15:46:58 發表

活該

……

十多年前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可能一直這樣,將來還是這樣。人更讓人害怕的是,這種平常心在教會裡也同樣存在。你的仇敵,或你認為他是你的仇敵——無論是因為他傷害過你,還是你嫉妒他——當他有一天悲劇了,我們反躬自省,在我們裡面,幾乎沒有一點點的良善。只有壓抑不住地激動和偽裝過的幸災樂禍,還有根本掩飾不了的落井下石。一位名牧顯然作為撒旦的人質很活該地被斬首了,人類的「文明」和教會的「文明」沒有界限。很多自以為義的人反感聖經對人性決絕的看法,但到底是聖經誠實,還是人都在說謊呢?每當我們看見人和自己的黑暗的時候,我們就應該有這樣的感動:主啊,你是何等地愛我們,就連這樣的人類你也願意進來,並為他們去死。這是我們所信的主。

5

user54992625 2015-01-21 05:30:29 說: 不知先生有否讀過《人是什麼——從神學看當代人類學》此書?希望您能對其寫篇評論。

平安。僅就我個人的閱讀經驗來說,這本書(像劉小楓們的其他譯著一樣),給我帶來很多的誤導。一方面,他們鼓勵在教會之外仰望真理;另一方面,他們追求在聖言之外定義存在。僅就人是什麼這個話題,我的答案有兩個。第一、離開上帝人什麼都不是,不是魔鬼就是野獸。第二、離開聖經人根本不認識人,不是假人就是偶像。以動物和經驗為參照系的人論,不過在說謊。人只有兩類,已經死的和即將死的(大洪水前的和大災難前的);或者,不信復活的和相信復活的(十字架前的和十字架後的)。

6

fighterjn2015-01-21 17:05:39 說: 任牧您好。咨詢您關於十一奉獻的問題。一直以為我們必須做十一奉獻,這是神的要求,而且是帶應許的。也接受瑪拉基書的相關經文的教導。今天讀了您「三年使徒行傳」「教會奉獻」一文,有些困惑。能不能把現在的時代下基督徒如何看待和執行奉獻的問題系統的講一下,謝謝您。 + 這座城市:為先生的喜樂平安感謝主……最近有一個傳道人到了多倫多,已經有幾周了。他說他在原來的教會實在活不下去了,因為奉獻不能維繫他最基本的生活——他太太沒有工作,有三個孩子;而他每月的工資連最低生活線的一半都不到。不知先生怎樣教導我們看這事。謝謝!

平安。目前關於教會奉獻基本上是這兩種觀點:十一奉獻;自願奉獻。據我瞭解,即使那些鼓吹十一奉獻的人,他們也做不到。不用說生命的高度,就是統計上也存在技術上的難題。我個人查考聖經,看不出新約教會有這樣的實踐和要求;相反,十一奉獻是舊約以色列人的律法。不過十一奉獻的精神是永遠有效的。不僅如此,基督徒十九奉獻和全然奉獻的見證也是有的。實際上我這樣講論的時候,心裡是矛盾的,因為我不能無視中國教會奉獻的可憐狀況。家庭和個人生活的奢靡,與教會的貧困形成鮮明的對比;霾國教會在奉獻上的吝嗇,與西方教會在奉獻上的傳統,形成鮮明的對比。教會貧困和傳道人掙扎在貧困線之下是中國教會真正的羞恥。我個人願意理解和寬容這種靈魂的貧困——對這個民族來說,奉獻畢竟是一種全新的生活方式,我們才剛剛信;何況大多中國移民生活都很艱難。至於你提到的這位傳道人,我只能說我能理解,但神藉著這種困境,不僅要教會反省,也讓牧者自省——神不供應了嗎?我在自己的教會很少講奉獻,還有一個原因,「我很有錢」;從來沒有這樣滿足過。偶爾網絡上寄來的奉獻一直放在桌子上,直到過期也沒有時間去存放——我「富裕」到這種程度,沒有時間存錢、數錢和花錢。但儘管如此,我們必須依靠聖經堅持自願奉獻的原則——神的家不會使用一分出於勉強和人情的「假奉獻」。

7

任牧師您好:我有個問題想請教一下,我在看您的使徒行傳第11講當中有一段「基督教不是密宗,我們要在世人面前公開宣告我們的信仰,作世上的光,作山上之城(馬太福音5:14)」這裡的「作世上的光」我在和合本上發現是「你們是世上的光」。我想問的是到底是「是」還是「作」?我剛看了一下英文聖經也都譯為「you are」,到底是「所是」呢還是「所作」呢?請指教。(張建宏   2015-1-24)

平安。謝謝弟兄的細心,肯定是我的口誤了。請大家多多監督。我盼望我的失誤越少越好;而這類問題越多越好——傳道人更需要不斷被提醒。

8

小牧童:任牧師平安。您這篇講章中講到的「腓立比之戀」實在使人感慨,在這個仍舊釘死基督的世界,讓我對人絕望,對己絕望,單單向主盼望。一個問題請指教:講章中說「一直為主不顧性命,在地上沒有家室的保羅,有了屬靈的家」,而您在「大馬士革導論」中提到保羅是「結過婚的正常人」,那時也沒有詳細講解。我們這裡常有教導強調為主的名撇下父母妻子兒女、房屋、田產跟從主,根本不提「人若不看顧親屬,就是背了真道,比不信的人還不好。不看顧自己家裡的人,更是如此(提前5:8)」。能否就此給予一些指點?謝謝。

平安。大部分人相信保羅沒有結過婚,我這裡是引用這個傳統的或主流的觀點。而以前的討論是強調那個學術爭論中的一家之言。我印象中,關於保羅是結過婚的論證,我應該提交在不寐之夜了。我再查查看。關於後面的問題,確實提醒我們凡事要看得合乎中道,必須按整全的信息應用經文。相關經文我強調兩點。第一、實際生活中,很多人根本不是為主撇下這一切,而是為罪撇下這一切,卻妄稱為主。第二、耶穌那些「高調」也是挑戰那些屬靈表演藝術家——我們所炫耀的那些屬靈身段,和我們的實際生活不能協調。不過我不否認,真的在主的靈感動之下的人,可以為主捨棄一切。但這根本不是事實的全部——同時,我有這樣的信心,我們的主不是一位不負責任的主——我所撇下的一切不是扔給世界和魔鬼,而是扔給主。我這次從家裡歸來,就這樣禱告:天父,都交給你了。你讓我扔下他們,那你得負責——不然我天天煩你,我煩死你。說到底,這還是一種信心:你真信上帝嗎,信祂存在,權能和至善?

9

如鷹上騰:先生平安。連環畫收到了,謝謝。求主紀念你和同工的辛勞。我給孩子們推薦這道週末大餐,誠如您在圖片中所言,「這是你們所不認識的歷史,這是你們所不瞭解的父輩,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也不知道」,這樣傳福音有一種可能,哪怕有一張圖或一句話觸動他們剛硬的心,也是聖靈在做工了。面對圖片中的景象,同時反覆思索一個問題,如何在基督裡讀舊約。「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創12:1)。神要將他的兒女從迦勒底的吾珥解救並分別出來,歸給自己。及至耶穌說:「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馬28:19)」。這二者之間明顯的張力,是如何在基督裡得以完全的。感謝主藉著您的辛勞彰顯他的大愛,面對日益繁重的事工,多多保重身體。

平安。謝謝姐妹的分享。這個張力首先是這樣解決的:在「出來」(離開)和「回去」(你們要去)之間,耶穌安排了一個「你們來跟從我」這樣的神學院。亞伯拉罕和眾位使徒撇下世界之後,都要跟隨主進行真理裝備和生命更新。只有在這個功課結束之後,我們才能「去」。馬太福音開篇和結束,就是「來」和「去」的首尾呼應。另一方面,「去」的地方值得強調,上個主日使徒行傳的經文清清楚楚地告訴我們要去哪裡:進入世界,而且進入世界的監獄。監獄或某種困境、絕境、孤獨、冬天是世界給牧者的招待所,這是天國在人間的辦事處。保羅在每一座城市幾乎都住在監獄裡:腓利比、哥林多、凱撒利亞、耶路撒冷、羅馬……監獄是傳道人最好的朋友或肋骨。

保羅原來的生命是把別人抓進監獄的生命,現在他自己成了秦城的常客。最近我也在反省我自己的生活和我們這間小小的教會——我們一直在監獄狀態中。但2015年1月26日這一天,我真的在灑滿陽光的監獄裡放聲歌唱了。一方面,我終於喜樂滿懷地喜愛監獄生活了;另一方面,唉,我這小信的人哪,一直埋頭葬花,卻沒抬頭戀愛——沒有擁抱身邊的西拉。神從未任憑祂的僕人和教會真的在完全的黑獄和孤獨中。一方面,祂總是在監獄和夜半顯現,更加光輝燦爛。另一方面,在監獄裡,神總是為保羅預備同工,為彼得預備天使。這份美麗的腓利比初戀,我竟然一直沒有看見,一直沒有珍惜。今天,天國和監獄剎那間讓腓利比和蒙特利爾,讓霾國和西方,冬去春來。看哪,就連鄧麗君和石頭也在歌唱,那麼,呂底亞該何等佳美呢?我愛你們。

10

平安,任牧!讀經路遇一個難題,請解惑。撒母耳記下24:1 耶和華又向以色列人發怒,就激動大衛,使他吩咐人去數點以色列人和猶大人。ESV:And the anger of the Lord was kindled against Isreal,and he incited David against them ,saying,」Go,number Isreal and Judah.」 從字面意思來看,數點民數是神的旨意,而這又是犯罪的。神會使人犯罪嗎?是不是這句經文翻譯錯誤?(李弟兄敬上)

平安。首先我們一直強調,犯罪出於人自己,上帝不能負責。這個基本真理不能搖動。然後我們來看看撒母耳記下24:1。首先是以經解經,需要應用的經文就是歷代志上21:1,「撒但起來攻擊以色列人,激動大衛數點他們」。所以根據聖經整全的信息(如雅各書1:13等),激動大衛的只能是撒旦。那麼我們怎樣解釋撒母耳及下24:1呢?我們最好回到原文找答案是。ESV的翻譯是比較準確的,KJV也大致如此:And again the anger of the LORD was kindled against Israel, and he moved David against them to say, Go, number Israel and Judah。請注意,這裡「激動」的主語並不是耶和華,而是耶和華的憤怒——「the anger of the LORD」;因此下文的「he」不應該是指the LORD,而是指the anger(אַף,創世記30:2)。這個憤怒是有位格的,正如「罪就伏在門前」,這個「罪」也是有位格的一樣(可參考馬有藻的解釋)。根據約伯記第一章我們知道,撒旦是在上帝的權柄下活動的,神可以使用魔鬼來試煉祂的子民,也可以讓它成為神憤怒的工具。只是「工具」和神的心意是不同的:「憤怒」 的目的在於滅絕,神的旨意在於重生。不僅如此,舊約這種啟示也是預表基督的——神的憤怒臨到人類,最終卻歸給了基督。在十字架現場,撒旦一定在場。賣主的猶大就是在實踐上帝對罪人的憤怒,只是這憤怒傾倒在基督身上而已。既然基督已經承擔了神的憤怒,那麼,應用舊約聖經的時候,我們就要以基督為中心,而不是將舊約經文直接應用到自己身上。

11

wangming121920682:2015-01-27 10:28:14 說: 任牧師平安:何為妄自行割?

平安。腓立比書3:2中的「妄自行割」一句在原文中只是一個字:κατατομή。這個名詞的基本含義是to cut up, mutilation。這個字在新約聖經中只出現這一次。從一些英文譯本的不同翻譯上可以看出來,人們對這個字的含義有不同的理解。比如KJV翻作concision;而NIV翻作those mutilators of the flesh。LXX在翻譯利未記19:28和21:5的時候,用的是這個希臘字:「不可為死人用刀劃身,也不可在身上刺花紋。我是耶和華」;「不可使頭光禿,不可剃除鬍鬚的周圍,也不可用刀劃身」。利未記中動詞שֶׂרֶט基本含義就是切割。這可能是當時一種異教風俗。保羅這裡可能用這種「割肉派」來蔑稱主張割禮的猶太基督徒。在某種意義上,「割肉派」和我們前文說的邪教徒、新律法主義有關聯。

12

user55222712 :2015-01-27 06:48:19 說: 請問先生:最近有關基督徒是否能吃豬肉(象徵著污穢)及是否要像洪水之前只吃素食(利未記11章)的問題困擾著我,請先生給與比較有說服力的一些解釋和說明好嗎?謝謝。

平安。首先在這裡說明一個問題:由於這期問答內容較多,原計劃「新約聖經中的利未記」,或「新約的聖餐神學」等相關內容,我會在本週末另發。這個主日(2月1日)是我們教會的聖餐主日,因此使徒行傳系列課程也將暫停一周。關於困擾你的食物問題,我在討論使徒行傳15章「吃血」一案的時候引證的經文和講論的原則,都是適用的。如果那裡的經文和道理對你仍然沒有「說服力」,聖經中倒是有兩段明確的經文談論「葷素」問題的。首先是羅馬書14:1-3,「1信心軟弱的,你們要接納,但不要辯論所疑惑的事。2 有人信百物都可吃。但那軟弱的,只吃蔬菜。3 吃的人不可輕看不吃的人。不吃的人不可論斷吃的人。因為神已經收納他了。」其次是提摩太前書4:1-5,「1聖靈明說,在後來的時候,必有人離棄真道,聽從那引誘人的(邪)靈,和鬼魔的道理。2 這是因為說謊之人的假冒。這等人的良心,如同被熱鐵烙慣了一般。3他們禁止嫁娶,又禁戒食物,(或作又叫人戒葷)就是神所造叫那信而明白真道的人,感謝著領受的。4凡神所造的物,都是好的。若感謝著領受,就沒有一樣可棄的。5 都因神的道和人的祈求,成為聖潔了」。

我個人的領受和感動是,這些真理也在勸勉我們,不要在食物上捆綁自己——沒有任何一個人靠吃什麼或不吃什麼得救。若真如此,耶穌就徒然死了。這個道理也與聖餐神學有關:我們既然吃了耶穌的肉,喝了耶穌的血,就只能靠此赦罪和重生。若在主的餐桌之外尋找救恩的「食療「,就與救恩真理無關,最多只是一種世俗小學。不僅在飲食問題上,包括在所有非基要真理的問題上,我們都不要受捆綁。保羅說凡事都可為,但不一定有益處。這就是我們對待生活的基本原則——饕餮豬肉和生吞香蕉都會影響健康的。主對馬利亞說:只有一件事是不可少的;但耶穌對廚房裡忙亂的馬大卻提出了善意的批評。在某種意義上,食物禁忌不過是另外一種「妄自行割」而已。而且我一直提醒素食主義者,你們還沒有資格那麼驕傲,因為貴舌頭和尊牙齒上的蔬菜潛伏或幸福生活著很多很多很小很小的動物們,而且你們奪走了他們日用的飲食,菌口奪食也等於對「平等的眾生」採取了三光政策。沒有一個「食物採集者」在上帝面前指著自己的肚腹宣稱自己有權利長驅直入到樂園。

不僅如此,對食物的過度關注恰恰是亞當和夏娃被試探的原因:他們聽不見神的話,所有的眼睛就盯著那個「爛蘋果」了,那一刻蠓蟲比駱駝更加雄偉,充斥天地。霾文以食為天,是絕對生動的例證。至於舊約的相關經文,基督徒要永遠記得兩個舊約釋經的原則:第一、舊約是新約的影兒;第二、所有舊約都在見證基督。這也是我特別以利未記為中心講論舊約概論的原因之一。我們是主的筵席上的客人,我們是羔羊婚筵上的嘉賓。主與我們同在,讓我們看不見食物;主差遣我們去邀請所有餐桌上吃人的罪人,來赴主的筵席。承擔這使命的人沒有時間食文化,甚至沒有時間在葷素之間斤斤計較吃什麼喝什麼(馬太福音6:31)。讓我們想像保羅四次傳道之旅吧,風餐露宿,廢寢忘食——填飽肚子就可以了,好繼續趕路。想像一下保羅在獄中的飲食吧,他沒有時間辨認自己在吃什麼,吃嘛嘛香。又到任不寐自比保羅的時間了:在電腦前一邊吃飯一邊工作,我的舌頭都被咬爛N次了。有一次我把一個摸起來特別有咬頭的東西送進嘴裡,才發現是一把小剪刀……為了主,除了人家邪教專用食品(人)以外,我凡物都能吃。2015年的某一天,親愛的小孩兒,你要請客。你可以阿門了。

任不寐,2015年1月27日5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