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證道:葡萄樹(約15:1–3)

      主日證道:葡萄樹(約15:1–3)無評論

培的人。2 凡屬我不結果子的枝子,他就剪去。凡結果子的,他就修理乾淨,使枝子結果子更多。3 現在你們因我講給你們的道,已經乾淨了」。感謝神的話語。今天是聖餐主日,因時間關係,我只能將證道時間減半,並僅以約翰福音15:1-3為證道經文。不過這三節經文可以視為新約的「葡萄樹之歌」(約翰福音15:1-17)的提綱挈領,因此有必要認真面對。「我是真葡萄樹」,這是約翰福音中「七個我是」的最後一個,主題涉及基督和教會的關係;也與第一個「我是」(我是生命的糧)和第四個「我是」(十字架)密切相關。這三節經文也可以這樣分成三個部分。第一、聖子——我是真葡萄樹。這是耶穌的自我啟示,第七次告訴我們祂是誰。第二、聖父——我父是栽培的人。天父具體的栽培方法包括「剪去」和「潔淨」兩個方面的工作。第三、聖靈——我講給你們的道。聖靈是真理的聖靈,一方面讓傳道人有講道的恩賜,另一方面,讓聽道者因真理成聖。這三個內容也可以分別對應葡萄樹、枝子和果子三個主題;而這三個主題要更新的是三種舊生命:無根的生命,罪人只是飄萍,無家可歸;無父的生命,無人修理,如野葡萄和浪子,如枯枝敗葉;無果的生命:結果總是虛空,生命沒有意義,存在喪失了使命感。這也是無子、無父、無靈的死亡生命。求神藉著今天的聖道,將我們從三種舊生命中拯救出來,並讓我們像枝子一樣常常在葡萄樹的身上,並且結果子更多。阿門!

一、聖子與葡萄樹:我是真葡萄樹(1a)

1 a我是真葡萄樹。

1、創世記中的兩棵樹

耶穌的最後的這個「我是」可以將我們帶回創世記1-3章中的樹,在這三章經文中,「樹」(包括果子)在所有名詞中出現的頻率幾乎是最高的(出現20次);而啟示錄中的生命樹與之遙遙呼應。而在聖經始終之間,是耶穌的十字架——新約聖經有5次說:十字架就是樹或木頭(申命記21:22;使徒行傳5:30,10:39,13:29,加拉太書3:13,彼得前書2:24)。與十字架相關的信息是最後的晚餐:杯中葡萄酒與葡萄樹的比喻連在一起。當耶穌說祂就是樹的時候,也應該是讓我們思想,創世記那些樹也是預表基督的,儘管祂並非被造,只是道成肉身。希伯來字樹(ֵעֵץ)的構詞用意,大致是指,樹是地上最高的「建築」,因此是眼目關注的路標(約翰福音3:15-16)。然後伊甸園中有兩個路標或兩棵樹:生命樹與知道樹,可以類比真(ἀληθινός)葡萄樹與假葡萄樹(創世記2:9)。這是兩條道路。生命樹代表生命,生命樹就是十字架:誰來弄死我。知道樹就是人肉樹:我來弄死誰。知道樹是死亡之樹(創世記2:17):你先弄死別人,然後神來弄死你。試探人的手段就是蛇的那三句名言:神豈是真說,你們不一定死,你們便如神知道善惡。神的禁令可能至少包括四個方面的意思:禁止人像神(創世記1:4等,3:5,3:22);禁止人像神一樣審判(知道、人肉)別人(創世記4:1);禁止人把生命全部用於知道善惡而不知神和神的救恩,或只知道律法而不知福音(創世記3:7);「必定死」是強調:人的一切悲劇和災難,人的罪皆出於像神一樣知道善惡;而罪人不死,耶穌必死。當耶穌宣告他是真葡萄樹的時候,祂將自己與知道樹分別出來,一方面讓自己完全順服天父的栽培;另一方面讓羊跟隨祂的腳蹤。同時,祂為所有因為像神一樣知道而肉身別人的罪人,上了十字架,又成了他們真正的藏身之處(創世記3:7-8)——真葡萄樹與無花果樹或人類躲藏的任何地方都不同;那是真的避難所和高台。值得強調的是,真(ἀληθινός)這個希臘字,也有出於神,屬於神,神所悅納的意思。

2、舊約的兩類葡萄樹

舊約中記載了大量的關於葡萄樹的經文,而這些經文主要指向兩類葡萄樹,好葡萄樹和壞葡萄樹。實際上在某種意義上人都是葡萄樹,都是靠天父栽培才能成長的。但是,葡萄樹發旺之後,就開始悖逆忘本。而耶穌與這些葡萄樹不同。一方面,祂示眾順服天父;另一方面,祂要為所有驕傲的葡萄樹「買單」。首先,舊約常以葡萄樹預言基督和祂的教會(創世記 49:11、民數記13:23、詩篇80:7-19;列王記上4:25、彌迦書4:4、詩篇128:3;以西結書17:1-24)。其次,假葡萄樹,就是悖逆的葡萄樹;主要有兩類。一類是代表外邦人,不信主的人。這類葡萄樹的主要特點就是驕傲,實際上就是「便如神知道善惡」。如申命記32:32 ,「他們的葡萄樹是所多瑪的葡萄樹,蛾摩拉田園所生的。他們的葡萄是毒葡萄,全掛都是苦的」。神會審判這樣的葡萄樹(詩篇 105:33)。另一類壞葡萄樹就是指崇拜別神的以色列人(以賽亞書 5:1-7;耶利米書2:21,以西結書15:1-8;何西阿書 2:12 ,10:1;以賽亞書16: 6-10;耶利米書48: 31 -32。以賽亞書5:1-8和以西結書19章都可以視為「葡萄樹哀歌」:「1 你當為以色列的王作起哀歌…… 10你的母親先前如葡萄樹,極其茂盛(原文作在你血中),栽於水旁。因為水多,就多結果子,滿生枝子。11生出堅固的枝幹,可作掌權者的杖。這枝幹高舉在茂密的枝中,而且它生長高大,枝子繁多,遠遠可見。12 但這葡萄樹因忿怒被拔出摔在地上。東風吹乾其上的果子,堅固的枝幹折斷枯乾,被火燒燬了。13 如今栽於曠野乾旱無水之地。14火也從它枝幹中發出,燒滅果子,以致沒有堅固的枝幹可作掌權者的杖。這是哀歌,也必用以作哀歌」(亦可參考以賽亞書24:7,以賽亞書 34:4,耶利米書8:13等)。這一切也指向十字架(馬可福音15:34);在十字架上,耶穌站在了以色列人或所有假葡萄樹的位置上。

二、聖父與枝子:我父是栽培的人(1b-2)

我父是栽培的人。凡屬我不結果子的枝子,他就剪去。凡結果子的,他就修理乾淨,使枝子結果子更多。

1、人是葡萄樹

耶穌將自己比喻為葡萄樹(ἄμπελος),更多指向祂完全的人性,與泥土和嫩芽一樣的人類認同。在世界上,恐怕再沒有葡萄樹更軟弱無狀的樹木了。以西結書15:1-5特別描述過葡萄樹的不堪:「1 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2 人子阿,葡萄樹比別樣樹有什麼強處。葡萄枝比眾樹枝有什麼好處。3其上可以取木料作什麼工用,可以取來作釘子掛什麼器皿嗎?4 看哪,已經拋在火中當作柴燒,火既燒了兩頭,中間也被燒了,還有益於工用嗎?5 完全的時候尚且不合乎什麼工用,何況被火燒壞,還能合乎什麼工用嗎?」耶穌的自我比喻都是令人震撼不已的。羔羊是動物中最柔弱的,葡萄樹是樹木中最不堪的。耶穌的我是與人中龍鳳的漢文學實在天壤之別。這個比喻至少給我們三個方面的啟示。第一、神的兒子認同我們的軟弱。祂在我們中間沒有變成強奪的,反而謙卑自己,自己變成我們中最軟弱最卑微的(以賽亞書53章)。第二、耶穌教導我們怎樣順服神而得生命。祂是初熟的果子,是所有新人的樣式。祂自己在耶和華面前生長如嫩芽,如根出於干地,祂依靠神的栽培而成長。這是耶穌的人類學,與任何人本主義的人類學不同。同時,這也是耶穌的教育學,與盧梭的教育學和孔子的教育學有天壤之別。第三、只有天父才是栽培的人。除了神,沒有誰真的能創造我們,並帶領我們成長。人教導人,只是教導人犯罪或降低犯罪的成本。但只有神的的話語,才是靈,才是生命。名詞γεωργός的意思是a husbandman, tiller of the soil, a vine dresser。這個字最早可以上溯到創世記9:20,「挪亞作起農夫來,栽了一個葡萄園」(另外參考馬太福音21:33-41;提摩太后書2:6;雅各書5:7)。天父栽培我們,首先因為祂就是愛;其次,祂有真理,有能力;最後,祂盼望在我們身上得果子。所以我們要脫離假師傅,告別世俗小學和東方的風俗。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可是你們從假上帝那裡到底學到了什麼呢?

2、天父的園藝

上帝栽培我們有兩種方法。第一、「凡屬我不結果子的枝子,他就剪去」;第二、「凡結果子的,他就修理乾淨,使枝子結果子更多」。κλῆμα特別指嫩枝,春天的枝條,尚未長成的小樹枝;這個字只是在約翰福音15章中出現了四次(15:2,4,5,6)。在這句話中,這個枝子是特指「不結果子的枝子」。名詞καρπός的原意就是果子(fruit);但常常用來作比喻。聖經中果子主要指兩類。第一是基督裡的新生命;第二是傳福音為基督所贏得的城市和靈魂。根據這裡的語境,耶穌應該更偏重後者,但也兼顧二者(箴言11:30 ;馬太福音3:8,21:19,21:43;路加福音3:9,6:43-44;羅馬書1:13,6:22,7:4,8:23,16:5;哥林多前書9:7,15:20,16:15;哥林多後書9:10;加拉太書5:22;以弗所書5:9;腓立比書1:11,4:17;歌羅西書1:10;提多書3:14;希伯來書12:11,13:15 ;彼得後書1:8;啟示錄2:7,22:2)。這是約翰福音15:16的進一步說明:「不是你們揀選了我,是我揀選了你們,並且分派你們去結果子,叫你們的果子常存。使你們奉我的名,無論向父求什麼,他就賜給你們」。我們先看第一個方面的工作:罪枝要剪除,不結果子的樹最後被審判(猶大書1:12;哥林多前書15:23)。動詞αἴρω非常重要,這裡翻為「剪去」,但這個字經常翻作背負十字架,拿起你的褥子等等(馬太福音16:24;馬可福音2:11等)。我們需要認識自己是罪人,依靠主治死自己的罪,剪除自己的惡習。當然,這個剪除的對象也包括不信主的人,這些人最終將被捨棄。因此這也是分別光和暗的創造工作。另一方面,葡萄樹結果子必須經過修理和更新,然後才能結果子更多。這也意味著每一個基督徒都有一個成長的過程(利未記25:5,11;民數記6:4)。這個修理的主要工作就是καθαίρω,to cleanse, of filth impurity,即潔淨(希伯來書12:2,彼得前書3:21)。潔淨是結果子的前提。

三、聖靈與果子:我講給你們的道(3)

3 現在你們因我講給你們的道,已經乾淨了。

1、已然潔淨與果子神學

按原文,第3節首先出現的句子是「現在你們已經乾淨了」,這是接續「修理乾淨 」這個話題。ἤδη ὑμεῖς καθαροί ἐστε,Now ye are clean。這首先涉及因信稱義的真理:神說我們潔淨了,我們就真的潔淨了。這裡表示時間的副詞(ἤδη,now,already)和系動詞的時態(ἐστε是現在持續式)都告訴我們,因為神的恩典,我們的生命到了一個新的時期;我們應該忘記過去,努力前面的。這個「已經並且正在潔淨」的葡萄樹到了春天,時候到了,現在就是了(雅歌2:11-15;撒迦利亞 8:12)。其次,我們既然已經潔淨了,就不要再沾染污穢。我們剛剛離開的那種污穢,常常表現為「果子神學」。罪人不是按主的命令去結果子,而是轉過身來盯住別人的果子,並通過像神一樣知道善惡而吃人自義。他們不是結果子,而是吃果子。果子神學主要有兩個方面的表現。第一、他們將聖靈的果子看成是人自己的果子,他們不是為了讓父得榮耀,而是自我榮耀。第二、不看自己的果子,專門看別人的果子,通過吃別人的果子而害人自義。實際上,他們重新聚集在蛇的試探之下,沿著這樣的邏輯一直在說謊殺人:「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惟有園當中那棵樹上的果子——見那棵樹的果子——就摘下果子來吃了——又給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創世記3:1-6)。這種看人神學或果子神學,帶領基督徒引用聖經吃人,更瘋狂地返回「第三種淫亂」之中。這豬狗不如的沉淪,正像彼得後書2:9-22所說的。被果子神學所混亂的主道,首當其衝是馬太福音7:15-23。主耶穌話語的重點在於,「不是果子不對,而是樹不對」。主針對的就是用聖經吃人的法利賽人或律法主義者。但「作惡的人」或惡狼總是先告狀。耶穌也說,祂來是要救人的性命,不是滅人的性命。但是果子神學則是強盜,要害人性命;而且引用聖經謀殺性命。已經潔淨的人,應該告別這種「人肉」鄰居之污穢。

2、施恩之具與聖靈更新

第3節經文實際上在解釋第2節:「凡結果子的,他就修理乾淨」——那麼,上帝怎樣修理潔淨我們呢?聖靈潔淨我們的方法非常獨特:「現在你們因我講給你們的道,已經乾淨了」。所以約翰福音 17:17 說,「求你用真理使他們成聖。你的道就是真理」。首先,神藉著話語創造天地,如今也藉著話語創造我們的新生命。起初,「11 神說,地要發生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並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果子都包著核。事就這樣成了。12 於是地發生了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各從其類,並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果子都包著核。神看著是好的。13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三日」(創世記1:11-13)。起初神怎樣在「神說」中創造,如今亦然,而且我們是因為住在神的道中作神的兒女,更新成長(以賽亞書55:10-13;約翰福音8:31-32)。其次,這道是「我講給你們的道」,τὸν λόγον ὃν λελάληκα ὑμῖν,the word which I have spoken unto you。我想在這裡重點說說聖道的針對性。一方面,出於神的話,沒有不帶著能力的(約翰福音8:36;路加福音1:37);另一方面,神話語的能力常常表現為對我們每一個聽道之人奇妙的針對性:扎心或火熱,安慰或釋放。不是傳道人故意針對你,而是聖靈針對你。我們藉著這種針對性,反過來認識主的聲音。這完全是聖靈的工作,用於創造和更新你的生命(約翰福音 6:63;創世記2:7;約翰福音20:22)。最後,「我的話」泛指主的道,但在這裡也特指「彼此相愛」的新命令(約翰福音15:7-14)。因為順服這樣的新命令,我們的生命才會真正蒙福,「凡你們所願意的,祈求就給你們成就。」如果話語與愛無關,這話語就不是出於神;愛的命令也會扎心,因為我們心裡沒有神的愛(提摩太前書1:5)。葡萄樹、枝子和果子的比喻,核心信息乃是教會內部彼此相愛,並為了神的愛而將福音傳遍天下。我們沒有神的愛,除非我們這些枝子接在耶穌身上才能開花結果。

應用:上帝的減法與新生活

最後讓我們總結一下今天的信息,然後我們選擇一個角度,談一談今天的證道經文,對我們新生命特別的祝福。今天的 證道經文首先讓我們承認我們是一株葡萄樹或枝子,是需要恩典和栽培的蒙恩罪人。其次,我們需要神的栽培,因此我們放下世俗小學,歸入基督。第三、上帝栽培我們的方式,就是藉著聖道使我們成聖,這攸關我們的教會生活。下面我重點要和大家分享的是約翰福音15:2a,「凡屬我不結果子的枝子,他就剪去」——上帝栽培我們的重要工作,就是「剪去」,或者在我們的生命中作減法,好讓我們因此才擁有更新和開花結果的能力。這一點非常非常重要:一方面非常艱難,另一方面則預備解放。

「剪去」首先意味著痛苦,正如手術切除毒瘤也會帶來痛苦一樣。但只有減法才能讓我們的生命得到醫治,並獲得更新和結果的能力。上帝首先不是你要為主做什麼,而是要你為主不做什麼。因為舊人只是罪人,從罪人所出來的,都是污穢(馬可福音7:23)。人的熱心若不按真理,只是需要醫治和剪去的熱病和痢疾。所以我們首先需要的不是加法或錦上添花,而是剪出罪孽,放下重擔。而且我們總是看見,那些遠遠沒有進入減法功課的人,一受洗就上來「為主爭戰」的人,他們的的確確就陷入第三種污穢。所以聖經這樣勸勉我們:「初入教的不可作監督,恐怕他自高自大,就落在魔鬼所受的刑罰裡」(提摩太前書3:6)。更可悲的是,這些熱病大發的人,還以為或自詡他們在為主爭戰,但我們看得清清楚楚:由於用聖經吃人,他們更是魔鬼的兒子和撒旦的差役。攪擾教會的主要就是這些人,包括那些從來沒有經過靈魂割禮的「大兒子們」。事實上他們從紅海一上來,就被魔鬼捆綁了,他們也根本沒有逃脫法老的追兵。他們成了法老和法老的追兵。

所以求神幫助我們,讓我們今天先學習減法的真理,就是放下和更新。正如主所說的,「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11:28)。我看得見:我們活得太累了,身心憔悴,直到萬念俱灰。當我們跑到異國他鄉,我們也到了最後的遠方;我們已經完全失去了開花的興致和結果的力量,儼然途窮日暮的以馬忤斯。所以我們首先需要的不是添加,而是減負。我們的重擔主要來自兩個方面:「沒有結果的事」和「完全多餘的事」捆綁了我們的生命,讓我們不堪重負,奄奄一息。今天,我們祈求聖靈的寶劍斬斷那拘禁和麻木我們的繩索,將這兩塊石頭和兩千豬群一起,扔下懸崖投入深海。歡迎你們來到自由世界。

1、沒有結果的事

我們先來認識第一類重擔,就是沒有結果的事。對沒有結果的事,我們需要的是立刻放下,不要讓它們繼續壓制我們的生命。所謂沒有結果或不能結果子的事,大致可以包括三類。

第一、罪孽。犯罪不僅沒有好果子,而且只有惡果。所以第一個減法就是停止犯罪。因為我們靠著真理已經明明知道,犯罪的結局就是沉淪和永火。而根據今天的語境,這裡的犯罪應該特別指向第二種淫亂,就是蒙恩的罪人演神吃人。基督徒必須遠離這種污穢。這是主的話語:「不要一個人在這事上越分,欺負他的弟兄。因為這一類的事,主必報應,正如我預先對你們說過,又切切囑咐你們的」(帖撒羅尼迦前書4:6)。人們很忙,他們忙什麼呢?「他們各人欺哄鄰舍,不說真話。他們教舌頭學習說謊,勞勞碌碌地作孽」(耶利米書9:5)。

第二、仇恨。也可以說是怨言和嫉妒。怨恨是不會有結果的,魔鬼只是不斷將你怨恨的對象和理由翻找出來,充滿你的生命,讓你的生命總是處於憤怒和不平之中。這種可憐的狀況很像猶大書所描寫的:「12這樣的人,在你們的愛席上,與你們同吃的時候,正是礁石。(或作玷污)他們作牧人,只知餵養自己,無所懼怕。是沒有雨的雲彩,被風飄蕩,是秋天沒有果子的樹,死而又死,連根被拔出來。13是海裡的狂浪,湧出自己可恥的沫子來。是流蕩的星,有墨黑的幽暗為他們永遠存留」(猶大書1:12-13)。 親愛的弟兄姐妹,請聽我一言,其實不是我勸你們,乃是聖靈勸我們:怨恨是沒有任何結果的,只有沒完沒了的黑暗;不論你恨何人,無論因何事。只有放下,才能重生。

第三、貪婪。也可以說是野心勃勃。螞蝗的女兒的「理想」是永遠不可能實現的,貪婪就是拜偶像,慾壑難填。貪慾也是沒有結果的,除非放下。求神在我們的生命中剪去犯罪、怨恨和貪心,釋放我們的生命,讓我們得安息,讓我們從冬天出來,進入春天。

2、完全多餘的事

第二類重擔指完全多餘的事,卻成了你的勞苦愁煩。多餘的事大致也包括三個方面。

第一、別人的事。愛管閒事,特別是論斷別人、琢磨別人,耗費了我們大部分生命;而且對中國人來說,以論斷、預防和利用為主要目標的「人際關係」,成了我們生命的基本定義、本質和全部。在聖經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馬大對她妹妹馬利亞的論斷(路加福音10:38-42)。馬利亞讓本來就「思慮煩擾」的馬大更加火上澆油,她在耶穌面前控告馬利亞,目的是為了顯示她自己「更有生命」,並抱怨主的道不公平,沒有給她應有的關注和獎賞。這是耶穌在這對姐妹身上所作的減法:「41 耶穌回答說,馬大,馬大,你為許多的事,思慮煩擾。 42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馬利亞已經選擇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奪去的。」與此相關的一個例子是彼得看約翰(約翰福音21:20-22)。這是耶穌在彼得生命中所作的減法:「耶穌對他說,我若要他等到我來的時候,與你何干?你跟從我吧」。神的減法首先是讓我們脫離一切,專心聽道;委身上好的福分。

第二、上帝的事。很多基督徒的重擔是他們自找的,他們要替天行道。這主要表現為要主按他們的意思行神跡,更要代表上帝去審判鄰居。所以耶穌嚴厲責備過馬利亞(約翰福音2:4),也責備過雅各和約翰(路加福音9:55-56)。神在馬利亞和門徒身上所做的減法就是:你們不要跑到神的前面去,神吩咐我們行道的主要內容不是審判,而是傳道。正如經上所記:「親愛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或作讓人發怒)因為經上記著,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羅馬書12:19);「因為我們知道誰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又說,主要審判他的百姓」(希伯來書10:30)。在教會生活中,最極端的好管閒事和多餘之舉,就是平信徒操心神的僕人。這是保羅的見證:「你是誰,竟論斷別人的僕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為主能使他站住」(羅馬書14:4)。人的很多重擔源於替天行道,以至於沒工夫結果子,只結惡果。由於替天行道,他們就用罪惡纍纍取代了碩果纍纍。但這可憐的人不知道,聖經所啟示的這位釘十字架的上帝,最憎惡的就是替天行道的法利賽人。

第三、極小的事。也可以說是自己的事,或怎樣對待別人「人肉」自己的事。把極小的事看成極大的事,也讓人不堪重負。這是由於人心腸狹窄造成的(哥林多後書6:12),一方面聽道成仇;另一方面則聞過不喜。我重點說說後者。有些人一直生活很艱難很壓抑很鬱悶,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他們把極小的事,看成了極大的事。這世界最應該被看成的極小的事,就是別人對我們的論斷。我們不僅被這些論斷所傷害和捆綁;而且反過來,為了討好人祈求人說好而成了別人的奴僕,損失巨大,代價慘重。根本原因是虛榮,愛世界和人的榮耀。但這完全是多此一舉。這是保羅的見證,願主內共勉:「3我被你們論斷,或被別人論斷,我都以為極小的事。連我自己也不論斷自己。4 我雖不覺得自己有錯,卻也不能因此得以稱義。但判斷我的乃是主」(哥林多前書4:3-4);「10 我現在是要得人的心呢?還是要得神的心呢?我豈是討人的喜歡嗎?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加拉太書1:10)。這是主的減法,剪去你對別人論斷的焦慮。求神藉著祂的道潔淨我們:「人都說你們好的時候,你們就有禍了。因為他們的祖宗待假先知也是這樣」(路加福音6:26);「我不受從人來的榮耀」(約翰福音5:41)。

親愛的弟兄姐妹, 此時此刻,讓我們安靜在主的面前,這是上帝要把馬大修剪成馬利亞的時刻。現在讓我們思想自己的重擔,讓我們將最重、最重的那個沒有結果的事,那個一直到今天仍然糾纏和壓迫你的人和事,那本來多餘的事,今天都交給主。求主拿去,剪去,統統將這些枝子都釘在十字架上。「14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15 受割禮不受割禮都無關緊要,要緊的就是作新造的人。16 凡照此理而行的,願平安憐憫加給他們,和神的以色列民。17從今以後,人都不要攪擾我。因為我身上帶著耶穌的印記。 18弟兄們,願我主耶穌基督的恩常在你們心裡。阿們」。人世間的一切壓迫和苦惱以及所謂的壓力山大,說到底,就是肉身那點兒破事兒,就是割禮那麼大的榮耀。但從現在開始,求神幫助我們,讓我們一生仰望主的十字架,仰望那生命樹,住在真葡萄樹下,我們必然開花結果。這是主的祝福,祝福你們:「1曠野和乾旱之地,必然歡喜。沙漠也必快樂。又像玫瑰開花。2 必開花繁盛,樂上加樂,而且歡呼。利巴嫩的榮耀,並迦密與沙侖的華美,必賜給他。人必看見耶和華的榮耀,我們神的華美」(以賽亞書35:1-2);「將來雅各要扎根,以色列要發芽開花。他們的果實,必充滿世界」(以賽亞書 27:6)。阿門!

任不寐,2015年5月3日

【關於分別善惡樹的補充解釋】

對創世記2:17的誤解、濫用和無知,也出於人的懶惰和邪惡。我們不能用現代道德觀念來批判聖經,而要理解聖經的道理,最好的辦法是回到聖經,以經解經。這裡面有三個核心概念,都可以用過以經解經加以解決。首先就是「你」。這個「你」就是人。第一、人本是泥土(創世記2:7)。第二、人因為原罪,從小懷著惡念,終日思想的盡都是惡(創世記6:5,8:21)。第三、人是屬乎血氣的,是必死之人,沒有能力善始善終,終極審判(創世記6:3)。第四、人最高的善惡能力,不過是同態復仇,以罪治罪(創世記4:14)。「你」作為被造物,沒有知識定義善惡;「你」作為罪人,沒有能力善善惡惡和以善報惡——實際上罪人以利害定是非,嫉善妒惡。這樣的「你」像神一樣論斷善惡,只能重複罪甚至導致更大的罪,因此遭遇更重的審判(創世記4:15)。所以神的禁令乃出於對「你」的愛。神禁止人吃分別善惡樹的果子,並非不關心善惡問題。一方面,神按祂的聖潔、公義、愛和大能,必要論斷或審判善惡;另一方面,人生命的有限不能像神一樣論斷善惡,而是應當追求開花結果,應該全然愛主、愛人如己。向神生長,還是人肉別人,生死殊途。

其次,何為善惡。創世記第1章中連續有7個「好」或「善」(創世記1:4,10,12,18,21,25,31)。這告訴我們神定義和掌握「善」的標準,並讓我們因順服而得生命。神定義的「善」就是光明、空間秩序、生命(植物)、時間秩序、生命與增長(動物)與人。創世記也有7次神定義的「惡」(6:5a,6:5b,8:21,13:13,38:7,39:9,50:17),以及神的審判和饒恕。「善惡」同時出現有三次(24:50,31:24,31:29),告訴我們神看為善的,人無權定為惡——人無權控告神在基督裡揀選的人(羅馬書8:33)。在這裡「惡人」被稱義令人印象深刻——拉班等外邦人無權對雅各「說好說歹」。最後一次「善」與「惡」並列出現在創世記50:20,「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這也是神對善惡的分辨或一次總結:神審判善惡,同時神可以將人的惡變為善,而神的兒女應當順服神。約瑟就像葡萄樹,剪掉了論斷善惡的枝子。

第三、何為「知道」。創世記3-4章有三個相關的「知道」。首先,只有神知道善惡,於是魔一定要彎曲神的「知道」,將神的誡命(2:9)解讀為惡意,並向人類宣講(創世記3:5)。魔鬼惡意彎曲神的「知道」(神禁止人像神),是誘騙人取代神去知道的前提。事實上迄今為止,尼采們正是按蛇的「知道」知道神的這條誡命的。然而神的這條誡命恰恰出於神對人的大愛,因為祂才知道我們是誰——人根本沒有能力知道,人不知道自己的罪,而知道別人只是罪上加罪。其次,人知道善惡之後,只是增加了躲藏的技巧,形成文明和文化(創世記3:7)。亞當和夏娃「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體,便拿無花果樹的葉子,為自己編作裙子」。最後,創世記4:9 的「不知道」:「耶和華對該隱說,你兄弟亞伯在哪裡?他說,我不知道,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嗎?」從亞當到該隱。從知道到裝不知道,進一步讓我們看見,人沒有能力和愛像神一樣知道善惡。該隱知道自己犯了罪,但就是不能認罪悔改,反而理直氣壯。人知道真理,與聖靈讓人知道真理,是完全不同的。於是我們看見,那些沒有靈性的畜類,最典型的不知好歹與善惡,就是將創世記2:17所啟示的神的大愛,當成了「驢肝肺」。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