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未記:祭司(利8-10)

      利未記:祭司(利8-10)無評論

各位弟兄姐妹平安。感謝神,今天我們來到了利未記的第二個單元:祭司。第一個單元的重點是神吩咐我們獻祭什麼;第二個單元的重點則在於,誰來代表我們獻祭。上帝所造的新人不僅是獻祭的人,也是需要祭司幫助獻祭的人。上帝要為我們,也為人類,從地上興起祭司和祭司的國度;並藉著祭司,將人類從世界中呼喊出來,進入祂的聖殿。祭司的工作主要在兩方面:教導上帝的真理(聖道),為選民獻祭和禱告以及審判(聖禮)。

這是摩西五經的目的:「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這些話你要告訴以色列人」(出埃及記19:6)。這也是先知書的目的:「你們倒要稱為耶和華的祭司。人必稱你們為我們神的僕役。你們必吃用列國的財物,因得他們的榮耀自誇」(以賽亞書61:6);「19 我要顯神跡(或作記號)在他們中間,逃脫的我要差到列國去,就是到他施,普勒,拉弓的路德,和土巴,雅完,並素來沒有聽見我名聲,沒有看見我榮耀遼遠的海島。他們必將我的榮耀傳揚在列國中。20他們必將你們的弟兄從列國中送回,使他們或騎馬,或坐車,坐轎,騎騾子,騎獨峰駝,到我的聖山耶路撒冷,作為供物獻給耶和華,好像以色列人用潔淨的器皿盛供物奉到耶和華的殿中;這是耶和華說的。21 耶和華說,我也必從他們中間取人為祭司,為利未人。22耶和華說,我所要造的新天新地,怎樣在我面前長存,你們的後裔和你們的名字,也必照樣長存」(以賽亞書66:19-22)。這也是新約的目的:「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得前書2:9)。

CSMP的宗旨就是要在中國造就一個祭司階層。然而我們必須明白,有史以來,中國沒有祭司,中國教會和挪威一起,一直在藐視和嘲笑祭司。我們今天在西奈的曠野,需要從頭開始。彼得的話可以分成四部分。首先是「被揀選的族類」,這對應利未記1-7章。其次是「有君尊的祭司」,這對應利未記8-10章。再次是「聖潔的國度」,可以對應利未記11-22章;最後是「屬神的子民」,對應利未記23-27章。

引言:何為祭司

我們需要先來認識一下希伯來文「祭司」這個字。「祭司」這個字在利未記1-7章中反覆出現,但在8-11章反而不見了,一直到12章又出現了。不過利未記7:35已經總領了8-10章的內容:「……正在摩西(原文作他)叫他們前來給耶和華供祭司職分的日子」。希伯來文聖經基本上用兩種方式表示祭司。第一是名詞כֹּהֵן(priest, principal officer or chief ruler);第二是動詞分詞כָּהַן(to act as a priest, minister in a priest』s office)。這三個字母構造的基本含義是:人子(ן)站立舉手(ה)宣告(כּ)。同時這個字母順序也顯示:祭司的話語比他的職分重要;他的職分比他是誰重要——最後,在他宣講的話語和聖袍所代表的職分後面,他只是一個人子——他也是人,性情和我們一樣。

祭司這個字最早出現在創世記14:18,「17 亞伯蘭殺敗基大老瑪和與他同盟的王回來的時候,所多瑪王出來,在沙微谷迎接他。沙微谷就是王谷。18 又有撒冷王麥基洗德帶著餅和酒出來迎接。他是至高神的祭司。19 他為亞伯蘭祝福,說,願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賜福與亞伯蘭。20 至高的神把敵人交在你手裡,是應當稱頌的。亞伯蘭就把所得的拿出十分之一來,給麥基洗德」(創世記14:17-20)。詩篇110:4藉著麥基洗德預表耶穌:「耶和華起了誓,決不後悔,說,你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永遠為祭司」。而希伯來書10次提到麥基洗德,更充分地將這個預表打開給我們看(希伯來書5:6;5:10;5:11;6:20;7:1;7:6;7:10;7:11;7:15; 7:17)。麥基洗德是一個「神秘的人物」:「2亞伯拉罕也將自己所得來的取十分之一給他。他頭一個名翻出來,就是仁義王,他又名撒冷王,就是平安王的意思。3他無父,無母,無族譜,無生之始,無命之終,乃是與神的兒子相似」(希伯來書7:2-3)。亞伯拉罕代表以色列或神的選民——無論亞伯拉罕有多偉大,他仍然需要祭司的祝福,並向祭司奉獻。在選民和上帝之間,需要祭司這個「中保」。

從創世記14:18到出埃及記19:6,中間出現的「祭司」都是異教的祭司。有安城的祭司波提非拉(創世記41:45;41:50;46:20)和埃及的祭司(創世記47:22,26); 還有米甸祭司葉忒羅(出埃及記2:16;3:1;18:1)。這兩位有名的異教的祭司並不是負面人物,實際上他們分別是約瑟和摩西的岳父——但他們將女兒嫁給了希伯來人的英雄,意味著他們在心底放棄了自己所侍奉的假神。人類自己尋找祭司的安慰,但不斷放棄;直到亞倫起來。請注意這個「祭司統續」:麥基洗德-波提非拉-葉忒羅-亞倫。在他們身上,預備著神的大祭司耶穌基督。麥基洗德是由מֶלֶךְ(王)與צֶדֶק(義)兩個字組成的,所以希伯來書作者稱之為「仁義王」。他同時是耶路撒冷王,耶路撒冷就是平安的意思,因此希伯來書的作者又稱他為「平安王」。我們需要藉著祭司的祝福,被稱義,進入神的平安。而波提非拉也是由兩個字組成的:פּוֹטִי  פֶרַע,基本含義是he whom the Ra gave;或「神的恩賜」。只是這裡的神是Ra,埃及的太陽神。而葉忒羅(יִתְרוֹ)的基本含義是「祂的豐盛」。這兩個人一個是非洲的祭司,波提非拉為非洲求恩典;一個是亞洲的祭司,葉忒羅為亞洲求富足(不過有學者認為葉忒羅是侍奉真神的祭司)。但是,他們將女兒許配給了希伯來人。因為他們知道,唯有在約瑟和摩西的大祭司那裡,恩典和豐盛才是真實的,並且是永遠的。

需要強調的是,希伯來的祭司都是男性,而這個字本身也是陽性名詞。他們可以有女先知,但不可以有女祭司。另外,民數記16章圍繞祭司的職分有一場大叛亂;而這場風暴直到大祭司亞倫的杖發了芽才逐漸平息。雖然利未人都可以輔助祭司和聖殿的工作,但是,只有亞倫和他的後裔才能承擔祭司的職分。而舊約聖經也記載了很多異教的祭司。以色列人的祭司也可能變質,猶大王希西家(前741-687)和約西亞(前648-609)的改革重要項目就是祭司的改革。到希律家族統治期間,大祭司的職分以及腐敗和混亂了,基本淪為政治婢女和政治特權的見證。新約聖經提到三位大祭司,他們都是敵基督的代表:亞那(路加福音3:2;約翰福音18:19,24);該亞法(路加福音3:2;約翰福音18:13b,24 )以及亞拿尼亞(使徒行傳23:2;24:1)。但這場敗壞不是完全的(馬太福音8:4;路加福音1:8;約翰福音11:47-53;18:14;使徒行傳6:7)。這也說明,神所設立的這個祭司職分,也是屬靈爭戰的焦點。希伯來文舊約聖經結束的時候,就是在以斯拉-尼希米記以及歷代志中,聖靈實際上開始重建祭司的權威。

一、祭司的膏立(8:1-36)

1、神的吩咐(1-5)

1 耶和華曉諭摩西說,2 你將亞倫和他兒子一同帶來,並將聖衣,膏油,與贖罪祭的一隻公牛,兩隻公綿羊,一筐無酵餅都帶來,3 又招聚會眾到會幕門口。4 摩西就照耶和華所吩咐的行了,於是會眾聚集在會幕門口。5 摩西告訴會眾說,這就是耶和華所吩咐當行的事。

永遠記得,祭司或神職人員是神所設立的。這5節經文前後首尾呼應地強調,這是出於神的命令(出埃及記28-29;40:12-15)。一方面,聖職的必要性根本沒有討論的餘地和必要。神吩咐摩西將亞倫和他的兒子們一起帶來的時候,已經表明,這個聖職是千秋萬代要傳下去的;根本不存在「過時」的問題:「怎樣膏他們的父親也要照樣膏他們,使他們給我供祭司的職分。他們世世代代凡受膏的,就永遠當祭司的職任」(出埃及記40:15)。另一方面,是神主動吩咐摩西去將亞倫和他的兒子帶來,亞倫是完全被動的;甚至摩西也是被動的。祭司不是任何人主動請纓和自告奮勇或競選而來的;也不是裙帶關係或人情政治的產物。

動詞「帶來」含義非常豐富,לָקַח,to take, get, fetch, lay hold of, seize, receive, acquire, buy, bring, marry, take a wife, snatch, take away。這個字最早出現在創世記2:15,可以說亞當就是第一個祭司,人就是祭司(創世記3:19)。而神要藉著亞當「帶來」一個女人(創世記2:21,22,23),正如神藉著基督要建造祂的教會。夏娃犯罪正是因為她自己主動承擔了「帶來」或「按牧」的職分(創世記3:6,22)。

神不僅主動揀選了亞倫和他的兒子,而且規定「按牧」儀式及其所需要的各種物品。主要分三類。第一、聖衣(בֶּגֶד,各種衣物,出埃及記28);第二、膏油(שֶׁמֶן הַמִּשְׁחָה,出埃及記30:23);第三、祭物,包括一隻公牛,兩隻公綿羊,一筐無酵餅(出埃及記29:1-3)。其次,神要求這場祭司按立儀式在會幕門口當眾進行。一方面,這是「教會」的事,另一方面,這是每一位會眾的事。עֵדָה,congregation, gathering;會眾,教會。אֹהֶל מֹועֵֽד׃of the tabernacle of the meeting——約定好會面的帳幕。

2、穿戴聖衣(6-9)

6 摩西帶了亞倫和他兒子來,用水洗了他們。7 給亞倫穿上內袍,束上腰帶,穿上外袍,又加上以弗得,用其上巧工織的帶子把以弗得繫在他身上, 8 又給他戴上胸牌,把烏陵和土明放在胸牌內,9 把冠冕戴在他頭上,在冠冕的前面釘上金牌,就是聖冠,都是照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

然後按立祭司的準備儀式。

第一步是「洗禮」。「水」和「道」都在這裡了。以弗所書5:26,「要用水藉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約翰一書5:6,「這藉著水和血而來的,就是耶穌基督;不是單用水,乃是用水又用血」。看哪,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祭司也是神的新創作:「耶穌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約翰福音3:5)。耶穌在約旦河裡,已經為我們盡了這諸般的義。不僅如此,這節經文讓我們遠遠地看見耶穌怎樣給門徒洗腳,然後賦予他們祭司的權柄——洗禮之後正是十字架的獻祭。

第二步是穿衣(出埃及記28:2-43)。依次包括:(1)內袍(כֻּתֹּנֶת)。創世記3:21,上帝給亞當和夏娃做的是內袍;創世記37:3,約瑟炫耀的也是內袍。(2)束上腰帶(חָגַר是動詞)。(3)穿上外袍(לָבַשׁ是動詞),這個動詞也出現在創世記3:21。這個動詞接名詞מְעִיל,意思就是袍子,外衣。(4)以弗得,אֵפוֹד,ephod,相當於今天傳統教會的「牧袍」;因披在肩上,常代指權柄(以賽亞書9:6)。(5)胸牌,חֹשֶׁן,breastplate。其上寫著12支派的名字,神的選民在祭司的心中。上面更有烏陵(אוּרִים,lights)和土明(תֻּמִּים,perfections)。這兩塊寶石可能是用來幫助祭司尋找神的旨意去斷案的(出埃及記28:30;民數記27:21;申命記33:8;撒母耳記上28:6;以斯拉記2:63;尼希米記7:65)。細節聖經從未名言,我們只知祭司應該努力追求公義——更光明,更完全(腓立比書3:12-13)。(6)冠冕,מִצְנֶפֶת,turban。實際上是一種頭巾,「釘上金牌,就是聖冠」。這應該意味著「基督是教會的頭」。

這一切穿衣行動意味著脫去舊人,穿上新人(以弗所書4:22-24);「你們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加拉太書3:27)。當然,這全幅武裝的精兵形象,也應驗在以弗所書6:13-17;最後應驗在啟示錄1:13——你現在看見的是復活耶穌的影子。

3、膏立祭司(10-13)

10 摩西用膏油抹帳幕和其中所有的,使它成聖。11 又用膏油在壇上彈了七次,又抹了壇和壇的一切器皿,並洗濯盆和盆座,使它成聖。12 又把膏油倒在亞倫的頭上膏他,使他成聖。 13 摩西帶了亞倫的兒子來,給他們穿上內袍,束上腰帶,包上裹頭巾,都是照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

現在正式膏立祭司。永遠不要忘記,受膏者即基督之原意。因此利未記8章可以這樣交叉結構,我們現在到了交叉結構的中心:耶穌洗禮上來,聖靈降臨——膏抹可以預表聖靈的澆灌。然後父神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

膏抹分兩部分進行。首先是膏抹會幕和聖壇的一切設施;使這一切成聖,或與世界分別出來,成為神的所在(創世記28:16-19;35:13-15)。神並非僅僅的無所不在,而是揀選一個地方與我們同在。這才是我們的神,我們可以觸摸的神;而非異教那種無所不在必然一無所在的神。

其次是「把膏油倒在亞倫的頭上膏他,使他成聖」;或者使祭司和世人分別出來。膏抹至少有如下祝福:第一、使他成為神「產業的君」(撒母耳記上10:1);這實際上賦予祭司一種屬靈的權柄或職分。第二、被聖靈大大充滿(撒母耳記上10:6;16:13-14)。第三、擁有傳講真理或福音的能力,並藉以建造神的家:「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因為耶和華用膏膏我,叫我傳好信息給謙卑的人,(或作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醫好傷心的人,報告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出監牢。2 報告耶和華的恩年,和我們神報仇的日子。安慰一切悲哀的人。 3 賜華冠與錫安悲哀的人,代替灰塵,喜樂油,代替悲哀,讚美衣,代替憂傷之靈。使他們稱為公義樹,是耶和華所栽的,叫他得榮耀。4 他們必修造已久的荒場,建立先前淒涼之處,重修歷代荒涼之城」(以賽亞書61:1-4)。

亞倫是大祭司,他的兒子們應該是副祭司(列王記下23:4;25:18);所以膏立的一些細節是不同的。詩篇133:2是一種見證:「這好比那貴重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亞倫先被膏立,然後到他的兒子;耶穌先被膏立,然後到祂的門徒:義袍、能力和順服(使命)。

4、祭司獻祭(14-30)

14 他牽了贖罪祭的公牛來,亞倫和他兒子按手在贖罪祭公牛的頭上,15 就宰了公牛。摩西用指頭蘸血,抹在壇上四角的周圍,使壇潔淨,把血倒在壇的腳那裡,使壇成聖,壇就潔淨了。16 又取髒上所有的脂油和肝上的網子,並兩個腰子與腰子上的脂油,都燒在壇上。17惟有公牛,連皮帶肉並糞,用火燒在營外,都是照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

18 他奉上燔祭的公綿羊,亞倫和他兒子按手在羊的頭上,19 就宰了公羊。摩西把血灑在壇的周圍,20 把羊切成塊子,把頭和肉塊並脂油都燒了。21 用水洗了臟腑和腿,就把全羊燒在壇上為馨香的燔祭,是獻給耶和華的火祭,都是照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

22 他又奉上第二隻公綿羊,就是承接聖職之禮的羊,亞倫和他兒子按手在羊的頭上,23 就宰了羊。摩西把些血抹在亞倫的右耳垂上和右手的大拇指上,並右腳的大拇指上,24 又帶了亞倫的兒子來,把些血抹在他們的右耳垂上和右手的大拇指上,並右腳的大拇指上,又把血灑在壇的周圍。25 取脂油和肥尾巴,並髒上一切的脂油與肝上的網子,兩個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並右腿, 26 再從耶和華面前,盛無酵餅的筐子裡取出一個無酵餅,一個油餅,一個薄餅,都放在脂油和右腿上,27 把這一切放在亞倫的手上和他兒子的手上作搖祭,在耶和華面前搖一搖。 28 摩西從他們的手上拿下來,燒在壇上的燔祭上,都是為承接聖職獻給耶和華馨香的火祭。 29 摩西拿羊的胸作為搖祭,在耶和華面前搖一搖,是承接聖職之禮,歸摩西的分,都是照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30 摩西取點膏油和壇上的血,彈在亞倫和他的衣服上,並他兒子和他兒子的衣服上,使他和他們的衣服一同成聖。

獻祭開始,這裡包括三重獻祭。我們已經熟悉了;第三重獻祭即「承接聖職之禮的羊」(a consecration-offering;the offering of ordination),實際上就是平安祭(利未記9:4,18;民數記7:17)。不過我們要強調藉著這三重獻祭,神對祭司有一些特別的要求。

第一、公牛的贖罪祭(14-17)。祭司首先是一個認罪悔改或被神赦免的人,他已經告別過去,「牛皮」、牛肉和牛糞,都燒在營外了。其次,使壇成聖。祭司從此必須將聖壇當作聖地。然後將最好的恩賜和心腸都奉獻給神。祭司此後也要在聖壇處服侍會眾,代他們獻祭和贖罪。

第二、公綿羊的燔祭(18-21)。這表明祭司從此全然委身給神,放下世界,思想和侍奉上面的事。

第三、「第二隻公綿羊,就是承接聖職之禮的羊」(22-30)。這包括幾個方面的儀式。

(1)「右側之血」。右邊是人的權勢所在,神要將祭司的「優勢」首先釘上十字架。右耳和大拇指上的動作在於提醒祭司傾聽順服和傳講神的話,作神吩咐的一切事。不僅如此,關於手腳的大拇指,士師記1:6-7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6 亞多尼比色逃跑。他們追趕,拿住他,砍斷他手腳的大姆指。7 亞多尼比色說,從前有七十個王,手腳的大姆指都被我砍斷,在我桌子底下拾取零碎食物。現在神按著我所行的報應我了。於是他們將亞多尼比色帶到耶路撒冷,他就死在那裡」。根據這個故事,這個儀式似乎是表明,祭司從此要放棄在別人身上用血氣爭執的那種傳統。

我們從這個耳畔和指尖、腳尖流血的形象中,也當看見十字架上的基督。祂怎樣頭戴荊棘冠冕,怎樣手腳被釘在木頭上,血正從耳邊和手腳盡頭簌簌下落——祂是代我們、為我們而流血犧牲。

(2)向壇灑血,壇被分別為聖;或者是提醒祭司要將一腔熱血灑在這裡了,或者聖壇,或者講道台。

(3)脂油、腰子、右腿和餅。脂油是生命最好的部分;腰子是肺腑心腸,右腿是力量和權柄——祭司要全然侍奉主。餅在無酵和細面——離開罪惡和試探,遠離驕傲;並將最好的生命獻給神。餅也可以代表神的話語,無酵,就是不彎曲不誇大不摻雜;油餅:聖靈藉著聖道同在。薄餅(רָקִיק)一般都是無酵餅,似乎是提醒祭司在你自己的能力和恩賜範圍內侍奉;或者,你的分糧要考慮個別會眾的「消化能力」。

(4)搖祭羊胸。代表胸懷和愛——祭司需要有基督的寬容與愛心,才不會輕易被世界奪去。

(5)衣服之禮。用膏油和聖壇上的血,或基督的血彈衣服。這是對神僕的保守。一方面,神的恩典和血遮蓋與赦免的僕人;另一方面,因此神的僕人免除一切魔鬼的控告(撒迦利亞書3:1-5;加拉太書6:17)。

5、神的吩咐(31-36)

31 摩西對亞倫和他兒子說,把肉煮在會幕門口,在那裡吃,又吃承接聖職筐子裡的餅,按我所吩咐的說(或作按所吩咐我的說),這是亞倫和他兒子要吃的。32 剩下的肉和餅,你們要用火焚燒。33 你們七天不可出會幕的門,等到你們承接聖職的日子滿了,因為主叫你們七天承接聖職。 34 像今天所行的都是耶和華吩咐行的,為你們贖罪。35 七天你們要晝夜住在會幕門口,遵守耶和華的吩咐,免得你們死亡,因為所吩咐我的就是這樣。36 於是亞倫和他兒子行了耶和華藉著摩西所吩咐的一切事。

在正式服侍之前,祭司有7天的預備期。承接聖職,מִלֻּא,setting,installation,consecration,按立、祝聖,安置(歷代志上29:2)。這7天的預備期至少有兩方面的功課。第一、吃肉與餅或真理裝備。肉和餅代表基督的身體和道,祭司要一直住在施恩之具中,並藉著施恩之具與會眾分享基督。祭司當然也可以靠著祭物養生;這些肉和餅是拒絕與會眾分食的(出埃及記29:33)。「剩下的肉和餅,你們要用火焚燒」,這節經文一方面告訴我們,若非正式呼召,聖職是不能分享的。另一方面也在提醒人類,恩典有窮盡的時候;到時候聖禮和傳道就停止了,那時候就是末世審判。第二、與世隔絕。祭司不可能再回到世界裡面去了。這也是學習無條件順服神。如果這7天不能順服,以後一生就更難順服了。這個功課也指祭司與埃及的徹底告別。

我們需要強調一下第二個問題。「七天你們要晝夜住在會幕門口遵守耶和華的吩咐,免得你們死亡」。出埃及記29:35-37告訴我們這七天祭司要作的功課:「35 你要這樣照我一切所吩咐的、向亞倫和他兒子行承接聖職的禮七天。 36 每天要獻公牛一隻、為贖罪祭。你潔淨壇的時候、壇就潔淨了。且要用膏抹壇,使壇成聖。37 要潔淨壇七天、使壇成聖、壇就成為至聖。凡挨著壇的都成為聖」。「像今天所行的都是耶和華吩咐行的,為你們贖罪」,這節經文的意思應該是這樣:就像今天所行的,耶和華已經吩咐還要這樣行,為你們贖罪。即,今天這個儀式將在未來7天重複7次。這很像耶利哥城的塌陷。沒有新事、甚至只有同行軟弱的重複,這種厭倦才是牧者最大的試探。

這的確是一個挑戰。但背道的後果是非常嚴重的,就是死亡。祭司必須遵行神的話語。遵守,שָׁמַר,to keep, guard, observe, give heed。這正是亞當的責任(創世記2:15);後來成了亞伯拉罕守約之責(創世記17:9-10)。所以這幾天更像一個「集訓班」,神會將一個祭司需要知曉的基本真理重複教導他們。這個警告正如起初神對亞當的教導:「16耶和華神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17 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世記2:16-17)。什麼是必死的罪行呢?第10章就是經典的解釋了。厭倦使亞倫的兩個年長的兒子要玩點新花樣。他們被擊殺實在不是無辜的,因為神有言在先。

不僅如此,起初神在七天裡創造世界;如今,神藉著祭司的國度要擴張神的國度。最後,這裡三次強調「耶和華吩咐」,與第一段是呼應的關係。起初,上帝在「神說」中創造天地;如今,上帝在「耶和華的吩咐」中開闢國度。

二、上帝的同在(9:1-24)

1、神將顯現(1-6)

1 到了第八天,摩西召了亞倫和他兒子,並以色列的眾長老來,2 對亞倫說,你當取牛群中的一隻公牛犢作贖罪祭,一隻公綿羊作燔祭,都要沒有殘疾的,獻在耶和華面前。3 你也要對以色列人說,你們當取一隻公山羊作贖罪祭,又取一隻牛犢和一隻綿羊羔,都要一歲,沒有殘疾的,作燔祭,4 又取一隻公牛,一隻公綿羊作平安祭,獻在耶和華面前,並取調油的素祭,因為今天耶和華要向你們顯現。5 於是他們把摩西所吩咐的,帶到會幕前,全會眾都近前來,站在耶和華面前。6 摩西說,這是耶和華吩咐你們所當行的,耶和華的榮光就要向你們顯現。

「7天集訓」終於過去了,祭司正式履新。這是第八天,這是復活的那一天,「耶和華的榮光就要向你們顯現」。仍然是三種獻祭:贖罪祭、燔祭和平安祭——7天又延長了1天。你要在前一天離開嗎?(約翰福音6:67)。上帝建造會幕、膏立祭司的目的,就在利未記9章:神要在這裡、在第八天向以色列人顯現,和他們約會,與他們同在——divine service,real presence。不過神的顯現有一個特別的表述:「耶和華的榮光就要向你們顯現」。וְיֵרָא אֲלֵיכֶם כְּבֹוד יְהוָֽה,and the glory of the LORD shall appear unto you。人是不能見神的面的(出埃及記16:10),但這是什麼意思呢?基督就是神的榮耀,因此,上帝在基督裡和以色列人會面。這是希伯來書1:1-3清清楚楚的啟示:「1 神既在古時藉著眾先知、多次多方的曉諭列祖,2 就在這末世、藉著他兒子曉諭我們、又早已立他為承受萬有的、也曾藉著他創造諸世界。3 他是神榮耀所發的光輝、是神本體的真像、常用他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他洗淨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 」。

2、亞倫獻祭(7-21)

7 摩西對亞倫說,你就近壇前,獻你的贖罪祭和燔祭,為自己與百姓贖罪,又獻上百姓的供物,為他們贖罪,都照耶和華所吩咐的。 8 於是,亞倫就近壇前,宰了為自己作贖罪祭的牛犢。9 亞倫的兒子把血奉給他,他就把指頭蘸在血中,抹在壇的四角上,又把血倒在壇腳那裡。10 惟有贖罪祭的脂油和腰子,並肝上取的網子,都燒在壇上,是照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 11又用火將肉和皮燒在營外。 12亞倫宰了燔祭牲,他兒子把血遞給他,他就灑在壇的周圍, 13 又把燔祭一塊一塊地,連頭遞給他,他都燒在壇上。14 又洗了臟腑和腿,燒在壇上的燔祭上。15他奉上百姓的供物,把那給百姓作贖罪祭的公山羊宰了,為罪獻上,和先獻的一樣。16 也奉上燔祭,照例而獻。17 他又奉上素祭,從其中取一滿把,燒在壇上,這是在早晨的燔祭以外。 18 亞倫宰了那給百姓作平安祭的公牛和公綿羊。他兒子把血遞給他,他就灑在壇的周圍。19 又把公牛和公綿羊的脂油,肥尾巴,並蓋髒的脂油與腰子,和肝上的網子,都遞給他。20 把脂油放在胸上,他就把脂油燒在壇上。21 胸和右腿,亞倫當作搖祭,在耶和華面前搖一搖,都是照摩西所吩咐的。

神的榮耀顯現,要藉著一場大祭司的獻祭行動。亞倫順服上帝的吩咐,完成了三重獻祭;並為百姓獻祭。「我們的大祭司」對父神的完全順服,預備了神與子民的和好與同在。而對我們而言,死過,赦罪,就會看見神的榮耀。上帝是十字架上的上帝。

3、神的顯現(22-24)

22亞倫向百姓舉手,為他們祝福。他獻了贖罪祭,燔祭,平安祭就下來了。 23 摩西,亞倫進入會幕,又出來為百姓祝福,耶和華的榮光就向眾民顯現。24有火從耶和華面前出來,在壇上燒盡燔祭和脂油,眾民一見,就都歡呼,俯伏在地。

祭司和他獻祭,歸根結底是為了祝福上帝的子民。藉著獻祭,亞倫在報告以色列人一個大大好的消息:上帝與人和好,並且要住在他們中間。火燒祭物,等於神應允了大祭司的代求,約完全或恢復(歷代志上21:26;歷代之下7:1-4)。我們可以將神的顯現分成兩部分。第一是榮光的顯現,第二是火的降臨。新約聖經相應的有兩段平行的經文。第一是路加福音24:50-53,「50 耶穌領他們到伯大尼的對面、就舉手給他們祝福。51 正祝福的時候、他就離開他們、被帶到天上去了。52 他們就拜他、大大的歡喜、回耶路撒冷去. 53 常在殿裡稱頌神」。第二是使徒行傳2:1-4,「1 五旬節到了、門徒都聚集在一處。2 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充滿了他們所坐的屋子。3 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4 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這是歡呼的時刻,因為神與我們同在。這是基督徒偉大而持久的見證:「因為,他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他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詩篇30:5)。

三、祭司的重建(10:1-20)

1、祭司之死(1-7)

1 亞倫的兒子拿答,亞比戶各拿自己的香爐,盛上火,加上香,在耶和華面前獻上凡火,是耶和華沒有吩咐他們的,2 就有火從耶和華面前出來,把他們燒滅,他們就死在耶和華面前。 3 於是摩西對亞倫說,這就是耶和華所說,我在親近我的人中要顯為聖,在眾民面前,我要得榮耀。亞倫就默默不言。摩西召了亞倫叔父烏薛的兒子米沙利,以利撒反來,對他們說,上前來,把你們的親屬從聖所前抬到營外。5 於是二人上前來,把他們穿著袍子抬到營外,是照摩西所吩咐的。6 摩西對亞倫和他兒子以利亞撒,以他瑪說,不可蓬頭散髮,也不可撕裂衣裳,免得你們死亡,又免得耶和華向會眾發怒,只要你們的弟兄以色列全家為耶和華所發的火哀哭。 7 你們也不可出會幕的門,恐怕你們死亡,因為耶和華的膏油在你們的身上。他們就照摩西的話行了。

神的教會一直面臨一個致命的危險,就是世俗化與異教化。聖經將「拿答和亞比戶」記錄在案,就是要成為歷代教會的鏡鑒。神已經在會幕顯現,神就在那裡,就在會幕中。這是理解這場悲劇的前提——拿答和亞比戶實在罰當其罪。聖職是極為嚴肅的。亞倫的長子拿答(נָדָב,generous)和次子亞比戶(אֲבִיהוּא,he is my father)在耶和華面前獻凡火(unauthorized fire;strange fire)而被燒死。זוּר的意思是外人的,外邦人的;世俗的,異教的;異樣的(出埃及記29:33;30:9)。這「火」也可能與「熱病」有關。而牧者把講壇變成世俗小學和異教的講壇,會遭遇懲罰。連同「烏撒的手」(撒母耳記下6:3-8)、亞拿尼亞和撒非喇的獻祭(使徒行傳5:9-11),這些故事裡面深刻的教訓是:上帝對將祂的聖殿世俗化和異教化的企圖,以及超過自身高度的偽虔誠和假冒偽善,都是零容忍的。但悲劇是,這恰恰是今天教會的普遍情況。

摩西引用神的話說:「我在親近我的人中要顯為聖,在眾民面前我要得榮耀」。「親近我」,קָרוֹב常指靠近一個可以靠近的、同質的、世俗的而不需要尊重和仰望的地方、鄰舍(創世記19:20; 45:10;出埃及記12:4;13:17;32:27);所以這個字類似強吻我,跟我拉近乎,以至於要和耶穌入洞房,神我一體,哥們兒。換言之,罪人「親近我」的目的是通過巴結神利用神榮耀他們自己。這正是耶穌離開親近祂的眾人的原因(約翰福音2:23-25),也是耶穌強調人要把該撒和上帝分開的原因。我們也稱上帝為阿爸父,乃是要投靠祂的憐憫而不是祂的公義,更不是翻過身來替天行道,自以為神。不僅如此,神專門吩咐和教導過拿答和亞比戶,禁止他們像摩西一樣「親近耶和華」:「1 耶和華對摩西說、你和亞倫、拿答、亞比戶、並以色列長老中的七十人、都要上到我這裡來、遠遠的下拜。2 惟獨你可以親(נָגַשׁ)近耶和華。他們卻不可親近。百姓也不可和你一同上來」(出埃及記24:1-2)。נָגַשׁ是靠近神的正確方式,但屬於正確的人——拿答和亞比戶不是大祭司,更不是摩西。所以,「我在親近我的人中要顯為聖」,這話類似:「我要將我自己從這些套近乎、甚至越位的人中間分別出來為聖」。神斷然棄絕和斬斷這種捆綁與混亂,為將祂的榮耀一直顯現給祂的子民,讓眾人都知道何為神,讓眾人都從中學到分別為聖的真理。所以這裡的教訓最起碼是:神的僕人用永遠真正地在神面前謙卑自己,永遠記得:人是人,神是神。整個這一幕讓人思想祭司或聖職的嚴肅性,甚至是殘酷性。而且問題的關鍵並非是因為祭司在道德上的瑕疵(以賽亞書42:3),而是他們用自己的意志捆綁神。殘酷的不是神,而是一定要將神捆綁為人的人。

不過這裡面有一個難題,我不知道摩西接下來的話是否完全是神的意思。我相信,上帝藉著這個事件,要警戒亞倫的家族和所有的祭司,以及以色列會眾。因此摩西的吩咐是符合神的意思的。但是,摩西的心腸是否完全等同於神的心腸,我不知道。或者說,我不這樣認為。這裡提到四個人:亞倫叔父烏薛的兒子米沙利和以利撒反,以及亞倫的另外兩個兒子以利亞撒和以他瑪。摩西吩咐前兩者將屍體抬出營外,禁止後兩者為死者舉哀;或者說,像其他人一樣為死者舉哀,即「蓬頭散髮」和「撕裂衣裳」(創世記37:29;44:13;撒母耳記下1:11;3:31;13:31)。因為以利亞撒和以他瑪已經被膏立成祭司了,他們不再是他們自己的;他們已經沒有權力完全按「俗人」的方式表達自己的喜怒哀樂。對祭司來說,「蓬頭散髮」和「撕裂衣裳」更可能表示一種示威行動,因為他們頭上已經有祭司的「裹頭巾」,身上穿著內袍,束著腰帶。而且祭司的失措會影響到會眾,使會眾一起起來趁機表達對上帝審判的不滿,就會一起陷入罪中(利未記4:3)。

2、祭司責任(8-11)

8 耶和華曉諭亞倫說,9 你和你兒子進會幕的時候,清酒,濃酒都不可喝,免得你們死亡,這要作你們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10 使你們可以將聖的,俗的,潔淨的,不潔淨的,分別出來。11 又使你們可以將耶和華借摩西曉諭以色列人的一切律例教訓他們。

請注意,這裡不是摩西對亞倫說,而是耶和華越過了摩西直接對亞倫說話。這是不同尋常的。耶和華總是對摩西說,而且偶爾對摩西和亞倫說;耶和華直接對亞倫說,這是第二次,第一次在出埃及記4:27(另外三次在民數記18:1,8,20)。我願意在這裡面看見神的憐憫——在亞倫最需要神的時候,神的話語臨到了他。詩篇115:12說,「耶和華向來眷念我們,他還要賜福給我們:要賜福給以色列的家,賜福給亞倫的家」。保羅也這樣做見證:「你是誰,竟論斷別人的僕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為主能使他站住」(羅馬書14:4)。聖經稱摩西為神的朋友,但稱亞倫為耶和華的聖者(詩篇106:16)。雖然亞倫也犯過重罪,但神仍然繼續憐憫他。神不會忘記和拋棄他的僕人。一方面,神沒有因為那兩個兒子的惡行遷怒亞倫和他的家族,神繼續祂和亞倫家族的聖約。另一方面,為了保護亞倫和他的後裔,神繼續教導他們怎樣按真理履行祭司的職分。此時此刻,亞倫和他的家人需要直接聽到神的聲音,而不是那個似乎非常緊張和高亢的摩西的聲音——此時此刻,亞倫不需要摩西的「律法主義」高調。

這裡神對亞倫和祭司的教導包括三個方面,可以分別關涉我們和自己的關係,我們和世界的關係,以及我們和選民的關係。

第一、進會幕侍奉的時候不要喝酒。這是否表示,拿答和亞比戶的越軌行動出於他們的醉酒,我們無法判斷。但這場悲劇之後,神提醒祭司加倍警醒,遠離清酒和濃酒。這當然是指他們進會幕的時候。而且要他們永遠銘記這個教訓。對基督徒、特別是牧者來說,聖經並沒有禁酒令,但是,主日崇拜遠離清酒和濃酒應該是題中之義。第二、「將聖的,俗的,潔淨的,不潔淨的,分別出來」。這當然是拿答和亞比戶的罪狀。第11-25章,神將清楚教導以色列人分辨聖與不聖(קֹדֶשׁ 與חֹל,holy and unholy or common)和不潔淨與潔淨(unclean and clean);這涉及祭司和選民在世界中分辨對錯或尋求神的旨意的大問題。這個真理位於利未記的核心——替罪羊用血使罪人成聖,利未記16章仍然屬於聖潔的主題。第三、亞倫和祭司承擔著教訓以色列人一切律例的責任。這律例是「耶和華借摩西(之手)曉諭以色列人」。בְּיַד־מֹשֶֽׁה,by the hand of Moses,這應該是指摩西所寫的一切書卷,即摩西五經。也正因為如此,後來以色列人每一年要讀一遍摩西五經;而猶太會堂以摩西五經為基本教導的內容。這節經文將祭司對聖道的責任放在了非常重要的位置,實際上,這是祭司和會眾之間最主要的關係;而這種職分,從祭司到牧者是一貫的。

令人感動的是,上帝沒有因為亞倫「亞倫連兒子都沒有教導好」而奪去亞倫的職分。神是大有憐憫的,並且洞察人心。神與亞倫的約是一種「心約」。

3、祭司責任(12-15)

12 摩西對亞倫和他剩下的兒子以利亞撒,以他瑪說,你們獻給耶和華火祭中所剩的素祭,要在壇旁不帶酵而吃,因為是至聖的。13你們要在聖處吃,因為在獻給耶和華的火祭中,這是你的分和你兒子的分,所吩咐我的本是這樣。14 所搖的胸,所舉的腿,你們要在潔淨地方吃。你和你的兒女都要同吃,因為這些是從以色列人平安祭中給你,當你的分和你兒子的分。15所舉的腿,所搖的胸,他們要與火祭的脂油一同帶來當搖祭,在耶和華面前搖一搖,這要歸你和你兒子,當作永得的分,都是照耶和華所吩咐的。

似乎等候摩西的「義怒」平息了,神又允許摩西直接對亞倫和他的兒子說話,「都是照耶和華所吩咐的」。如果說上面的信息中,神在申明祭司的責任;那麼這裡這是強調祭司的權利——祭司有靠著祭物養生的權利。但不僅如此。我們還可以強調屬靈方面的功課——牧者必須牧會的責任。牧者無權絕望或棄會。

一方面,神對每一代祭司的教導都是一樣的。摩西這裡對以利亞撒和以他瑪關於素祭和平安祭的教導,與利未記6:14-18以及7:28-34的宣貫教導是完全一致的。以利亞撒和以他瑪也許沒有受過這樣的教導,或者以前雖然受過這樣的教導卻沒有給予足夠的重視。因此,摩西要在這裡重申這些真理。另一方面,這個真理的教導是在適當的時候發生的。在災變和苦難發生的時候,人們會對真理感到厭倦甚至反感。如果說素祭代表稱義和稱義基礎上的成聖更新,搖祭代表愛,舉祭代表力量,那麼「奧斯維辛之後」或「拿答和亞比戶」之後的以利亞撒和以他瑪,還會相信他們曾經相信的嗎?他們也許會問神:我們並不比拿答和亞比戶聖潔多少,我們還能對我們生命的更新更有指望嗎?在這個悲劇中,主你的愛到底在哪裡?我們怎樣從這個悲劇中恢復信心和力量?但是,沒有任何別的途徑可以得到答案,你只要繼續住在聖處,在乾淨之地,才能漸漸看見神的榮耀,這個堅持本身就是一種更新,然後你會真的進一步認識神的愛,恢復力量,重新上騰。在任何時候都不要離開聖所,要忍耐到底。那些要在衝突和悲劇中離開教會的人也當聽見主的話:「不要把聖物給狗,也不要把你們的珍珠丟在豬前,恐怕它踐踏了珍珠,轉過來咬你們」(馬太福音7:6)。

需要說明的是,摩西在這裡只提到素祭和平安祭的相關條咧,但沒有提到贖罪祭的相關條例(利未記6:24-30)。但是下面發生的衝突,恰恰就是圍繞贖罪祭這個問題的。也許神要藉著下面發生的事,繼續教導上帝關於贖罪祭的真理。

4、祭司之生(16-20)

16 當下摩西急切地尋找作贖罪祭的公山羊,誰知已經焚燒了,便向亞倫剩下的兒子以利亞撒,以他瑪發怒,說,17這贖罪祭既是至聖的,主又給了你們,為要你們擔當會眾的罪孽,在耶和華面前為他們贖罪,你們為何沒有在聖所吃呢?18 看哪,這祭牲的血並沒有拿到聖所裡去,你們本當照我所吩咐的,在聖所裡吃這祭肉。 19亞倫對摩西說,今天他們在耶和華面前獻上贖罪祭和燔祭,我又遇見這樣的災,若今天吃了贖罪祭,耶和華豈能看為美呢? 20 摩西聽見這話,便以為美。

最後這段經文一直是一個難題,但它平衡並深化了拿答和亞比戶的悲劇所啟示出來的真理。要明白這段經文,需要重讀利未記6:24-30,「24 耶和華曉諭摩西說,25 你對亞倫和他的子孫說、贖罪祭的條例、乃是這樣、要在耶和華面前宰燔祭牲的地方、宰贖罪祭牲。這是至聖的。26 為贖罪獻這祭的祭司要吃、要在聖處、就是在會幕的院子裡吃。27 凡摸這祭肉的、要成為聖。這祭牲的血、若彈在甚麼衣服上、所彈的那一件、要在聖處洗淨。28 惟有煮祭物的瓦器要打碎、若是煮在銅器裡、這銅器要擦磨、在水中涮淨。29 凡祭司中的男丁、都可以吃.這是至聖的。30 凡贖罪祭、若將血帶進會幕在聖所贖罪、那肉都不可吃、必用火焚燒」。其次,要讀利未記4:22-26,「官長若行了耶和華他神所吩咐不可行的什麼事,誤犯了罪,23 所犯的罪自己知道了,就要牽一隻沒有殘疾的公山羊為供物,24 按手在羊的頭上,宰於耶和華面前,宰燔祭牲的地方,這是贖罪祭。25 祭司要用指頭蘸些贖罪祭牲的血,抹在燔祭壇的四角上,把血倒在燔祭壇的腳那裡。26 所有的脂油,祭司都要燒在壇上,正如平安祭的脂油一樣。至於他的罪,祭司要為他贖了,他必蒙赦免。」——「作贖罪祭的公山羊」針對的是官長犯罪。

實際上贖罪祭分兩部分,一部分為祭司犯罪和會眾犯罪,這個祭牲要完全焚燒歸給神(利未記4:1-35);這類贖罪祭任何別人不能吃。另一部分祭司要吃,目的是給官長和以色列庶民贖罪。而這一類祭牲被稱為「至聖」,「這贖罪祭是至聖的,為要你們擔當會眾的罪孽」。兩類祭牲的混淆,可能意味著將至聖降低為「次聖」了。

摩西憤怒或發作的另外一種凡火,原因可能在兩個方面:第一,以利亞撒和以他瑪沒有完全按神的律法履行上帝給祭司的職分;第二、他們之所以這樣做,可能因為他們心懷怨恨,故意用變通的方式對剛剛發生的悲劇表示不滿。摩西這裡的態度是典型的律法主義的態度,他似乎一點也沒有體會到亞倫喪子、以利亞撒和以他瑪喪兄所擁有的那種悲傷。實際上一場審判可能會激起很多像摩西這些宗教基督分子,他們只有公義,沒有憐憫和謙卑。摩西後面擊打磐石之時所犯的罪,在這裡已經露出苗頭。但神遠遠比任何人都對人的軟弱更充滿憐憫。而此時此刻亞倫比摩西更為誠實。亞倫的意思是,第一、儘管他們的哥哥被殺了,但以利亞撒和以他瑪仍然承擔了祭司的基本責任,就是獻了贖罪祭和燔祭。第二、這場家庭悲劇嚴重打擊了這個家庭,包括亞倫和剩下這兩個兒子,他們心中充滿了憂傷,實在沒有能力假冒屬靈地坐下吃喝起來玩耍。按常識說,難過的人根本吃不下飯。他們到不了那種高度,藉著吃喝至聖的祭物去為以色列官長贖罪。第三、沒有那樣的屬靈,卻一定要裝作那樣的屬靈,去藉著吃喝至聖之物在神和人面前假冒敬虔,這斷不是神所喜悅的;倒不如到什麼程度,就行到什麼程度。第四、或許亞倫也在表示,拿答和亞比戶確實罪孽深重,我們連自己的罪還沒有認夠。現在首先需要面對的是我們自己為罪悲傷懺悔;而不是為別人的罪悲傷。

而在某種意義上,拿答和亞比戶可能是恰恰因為屬靈高調和錦上添花而得罪了神;而他們被揀選,很有可能產生了屬靈上的驕傲。沒有誰配得成為祭司,因此當亞倫和他的兒子們被膏立為祭司的時候,按著人性,那種驕傲幾乎是難免的。想想看,他們在幾百萬人面前主持崇拜儀式,那種「法西斯暴力美學」的試探,很容易擊敗很多人。諸位如果到了福音大會或天歌盛會現場,或什麼靈恩派的布道會,名牧的布道會,你就能明白拿答和亞比戶面臨怎樣的試探。這種試探的結果將阿斯通過獻凡火來競賽屬靈。所有外邦人表演激情和屬靈的那一套,都會更誇張地展現出來。而這種試探同樣是以利亞撒和以他瑪的。他們更可能將自己的屬靈建築在弟兄的屍體之上。但是讓我們感謝神,亞倫真的從這悲劇從學到了真理和謙卑——基督教的屬靈絕對不是建立在屍體上的高調表演,而是誠實、謙卑和節制。你可以軟弱,但你不要冒進和偽裝。神是擊殺拿答和亞比戶的神;但神更是憐憫以利亞撒和以他瑪的神。這是我們所信的神。

更重要的是,祭司是全民在信仰的榜樣,如果祭司假冒偽善吃人自義,整個宗教就會淪為世界上最虛偽、最邪惡的醜類演出和教痞運動。今天,在屬靈偉人和名牧的比狠比靈的帶領和勾引下,基督教在整體上已經假到什麼程度了呢?求主憐憫。

各位弟兄姐妹,祭司這個主題我們可以告一段落了。需要強調的是,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反祭司和反教會的世代。他們彎曲「信徒皆祭司」的口號,繞開了聖經連篇累牘的相關教導。消滅祭司的直接後果就是消滅教會,消滅基督教。這場消滅是從兩個方向同時進行的。一方面,無限誇大祭司的非人性或屬靈高度,使祭司若不是神祇就是偽君子。另一方面,用女祭司和平信徒或弟兄會等等異教手段,混亂聖壇。今天我們在拿答和亞比戶的悲劇和最後在亞倫的陳詞之間,看見一條中間路線, 那是神所喜悅的:不要強吻上帝,同時把我們的軟弱誠實地擺放在上帝面前,靠祂的真理和恩典,繼續前面的道路。這是我們的方向,那是牧者的道路。這正是基督的路:行公義(對待拿答和亞比戶)、好憐憫(神對待以利亞撒和以他瑪),謙卑地與神同行(亞倫的的態度)。阿門。

任不寐,2015年6月18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