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證道:新年禱辭,2016年中國和孩子的歸回(路2:40–52)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路加福音2:40–52。感謝神的話語。馬太福音是唯一記載東方博士的福音書,路加福音是唯一記載十二歲耶穌在聖殿的福音書。馬太是稅吏,路加是浪子;馬太是猶太人,路加是外邦人。這兩個故事有一個共同的主題:回家。而路加福音更強調孩子回到天父的家,即聖殿。路加福音存在一個交叉結構:首尾呼應的馬槽與墳墓(2:7;23:53,24:1)、伯利恆客棧與以馬忤斯客棧(2:7;24:29)和聖殿與聖殿(1:9,2:27,2:37;24:53)。另外注意路加福音有一個平行結構:耶穌兩次從加利利啟程前往耶路撒冷:2:40-52與9:51-24:53。耶穌在回答那個神聖的追問:你在哪裡,你的王在哪裡——主在聖殿中,你也應當在聖殿中。今天是2016年第一個主日;逾越節從猶太曆正月十四日黃昏啟程(利未記23:5);幼年的耶穌獻在聖殿中(路加福音2:22-39),童年的耶穌逾越節在聖殿中……這些信息教導我們怎樣在聖殿生活中開始人生。一日之計在於晨,一年之計在於春, 一生之計在於聖殿(詩篇23:6)。2016年我所看見的神學異象是:謙卑在教會中。或者說,我們,中國和孩子應該謙卑在教會中,這是智慧的開端,這是得救的起點。請為這個異象禱告。願基督所設立的教會在新的一年裡加倍保守和祝福人,並我們和我們的兒女。阿門。

一、長大(40-42)

40 孩子漸漸長大,強健起來充滿智慧。又有神的恩在他身上。41每年到逾越節,他父母就上耶路撒冷去。 42 當他十二歲的時候,他們按著節期的規矩上去。40 And the child grew, and waxed strong in spirit, filled with wisdom: and the grace of God was upon him. 41 Now his parents went to Jerusalem every year at the feast of the passover. 42 And when he was twelve years old, they went up to Jerusalem after the custom of the feast.

路加福音2:40–52存在一個明顯的交叉結構,40-42與51-52前後呼應,請注意這些呼應著的概念:長大與增長;強健、智慧與智慧和身量;神的恩在他身上與神和人喜愛他的心;他父母與他們;上去與下去……中間的信息是43-50 ,聚焦耶穌在耶路撒冷聖殿的三天生活,特別是耶穌自認祂與天父的特別關係,並教導人,當以神的事為念。

1、漸漸長大(40)

這是一個孩子(παιδίον)的故事(以賽亞書3:4;9:6)。耶穌在拿撒勒漸漸長大(路加福音2:39)。祂是完全的神,也是完全的人。耶穌作為完全的人,祂的長大表現在三個方面,是由三個Imperfect的動詞表現的。第一、αὐξάνω,主要用於描述植物的成長(創世紀2:5,2:9;以賽亞書53:2;馬太福音6:28,13:32),特別指向耶穌從8天到12歲的生長。第二、κραταιόω,強健起來(路加福音1:80;哥林多前書16:13;以弗所書3:16)。這個強壯是指靈裡的剛強。ἐκραταιοῦτο πνεύματι,waxed strong in spirit;靈裡強壯,在聖靈裡的成長。另有一個動詞分詞來進一步說明,何為靈的長大:fπληρούμενον σοφίας ,filled with wisdom:被智慧充滿。這裡的兩個動詞都是被動語態。耶穌的見證也讓我們看見,所謂聖靈充滿從根本上說就是被智慧充滿。σοφία這個字,在這段經文中前後出現了2次;中間用另外一個字「聰明」(σύνεσις,understanding)來解釋。值得強調的事,猶太男孩兒會在妥拉的教導下成長,這一點非常重要。第三、ἦν,這關係動詞也是被動語態:the grace of God was upon him;更準確地說,神的恩典被放在他的身上。這意味著耶穌一直在感恩中長大。考慮這個家庭的清貧,我們應當驚奇耶穌的感恩之心。而我們,可以說從小就學會了嫉妒、抱怨和報復性的理想。總而言之,一個孩子的健康成長不是什麼德智體全面發展,而是身體的自然成長、靈魂在智慧中甦醒,在信仰中不斷感恩。

2、他的父母(41)

中國孩子的成長環境與父母有關。神將耶穌降生在約瑟和瑪利亞組成的家庭裡,這個孩子是對這對夫婦的祝福,而神又藉著這對夫婦祝福了祂的愛子。聖經對「好父母」的定義絕非「拼爹文化」所理解的。所謂好父母,就是父母信主與敬虔。這比父母的任何地位和錢財對孩子的健康成長都至為重要。一方面,父母一直用神的道理慇勤教導兒女(申命記4:5;6:7;11:19);另一方面,父母率先垂范地帶領孩子堅持聖殿生活。這樣的父母是謙卑而蒙福的。因為實際上我們不知道怎樣做人的父母,我們只是按人的罪性和經驗在養育兒女,而當兒女不順服的時候,我們只是訴諸血氣來壓服。聰明的父母按神的旨意,並請神來幫助自己教導兒女。約瑟和馬利亞就是這樣有智慧的父母。ἐπορεύοντο是πορεύω的imperfect形式,表明約瑟和馬利亞每年前往耶穌撒冷聖會的習慣。耶路撒冷這個詞在這段經文中出現了3次(41、43、45)。根據路加福音2章的語境或上下文,每一次他們上耶路撒冷一定是帶著耶穌同去的。雖然律法並未要求女人赴耶路撒冷守節,但馬利亞的敬虔令人感佩。我不懷疑中國父母對子女的愛,但他們真的不知道怎樣愛。甚至由於愚昧,他們的一些安排奪走了孩子的主日生活。約瑟和馬利亞才知道什麼是最重要的,什麼事對孩子是最必要的。特別是那些自以為很高明的父母,實際上是世界上最蠢的人。而教會也難辭其咎——今天,連聖洗禮也被從孩子那裡奪走了。這是一個春天的故事。80英里,3天路程。逾越節也指向聖禮:τῇ ἑορτῇ τοῦ πάσχα,at the feast of the passover。他們去耶路撒冷不是旅遊,而是參加那裡的逾越節筵席。希臘文πάσχα對應希伯來文פֶּסַח,這個字可以泛指passover;也可以指sacrifice of passover,animal victim of the passover或festival of the passover。這不是人的節期,而是「耶和華的逾越節」,羔羊獻祭之日(出埃及記12:11;約翰福音13:1;路加福音22:1)。逾越節是為了紀念以色列人那場偉大的解放運動;而馬利亞夫婦顯然盼望自己的孩子成為這場解放的受益者,但尚不知道他們的孩子才是人類真正的解放者。

3、按照規矩(42)

按猶太人的傳統,12歲是成人的標誌。這一年耶穌成年了。路加福音2章實際上記載了耶穌出生、第8天、馬利亞滿了潔淨的日子(第40天;利未記12:1-8)和12歲共4個標誌性事件。前兩件事發生在伯利恆,後兩件事發生在聖殿。其中第8天的割禮預表著洗禮(歌羅西書2:11-12);第40天小耶穌被獻在殿中,表明祂成了拿細耳人。我們可以重點說說κατὰ τὸ ἔθος τῆς ἑορτῆς,after the custom of the feast。ἔθος這個字的基本含義就是律法傳統(路加福音2:22,23,24,27,39);更指教會傳承(路加福音1:9;2:27,2:42;4:16)。在這裡我們看見了守規矩的約瑟和瑪利亞,也看見了守規矩的耶穌。這個神聖家族是守規矩的;人類第一家族是守規矩的家族;人類的救主是守規矩的救主。使徒在教會建立的時候,反覆強調規矩。首先,神的教會是有規矩的教會(哥林多前書11:16),而且「凡事都要規規矩矩的按著次序行」(哥林多前書14:40);使徒責備不守規矩的人,要求弟兄姐妹遠離這樣的人(帖撒羅尼迦前書5:14;帖撒羅尼迦後書3:6)。最後,使徒自己率先守規矩,以身作則(帖撒羅尼迦後書3:7)。而不守規矩的人往往更容易犯罪(帖撒羅尼迦後書3:11)。因此,人的兒女首先是守規矩的人,就是向神守規矩,得神的賞賜(提摩太后書2:5)。一個孩子長大了,有一個標誌就是守規矩了。當然前提是父母守規矩。喪失規矩能力的人只是因為沒有長大,還是小孩子。西方的文明以及對法律的敬畏,是千百年來教會規矩造就的。然而魔鬼及其兒女是不守規矩的,並以違規特權為榮。為何中國基督徒總是遲到呢,因為沒有規矩。為什麼中國孩子更沒有規矩呢,因為父母言傳身教。古往今來只有一位擁有不守規矩特權,就是耶穌。但耶穌首先守規矩。

二、殿中(43-50)

43守滿了節期,他們回去,孩童耶穌仍舊在耶路撒冷。他的父母並不知道。 44以為他在同行的人中間,走了一天的路程,就在親族和熟識的人中找他。 45 既找不著,就回耶路撒冷去找他。46過了三天,就遇見他在殿裡,坐在教師中間,一面聽,一面問。 47 凡聽見他的,都希奇他的聰明,和他的應對。48 他父母看見就很希奇。他母親對他說,我兒,為什麼向我們這樣行呢?看哪,你父親和我傷心來找你。49 耶穌說,為什麼找我呢?豈不知我應當以我父的事為念嗎?(或作豈不知我應當在我父的家裡嗎) 50 他所說的這話,他們不明白。43And when they had fulfilled the days, as they returned, the child Jesus tarried behind in Jerusalem; and Joseph and his mother knew not of it. 44 But they, supposing him to have been in the company, went a day』s journey; and they sought him among their kinsfolk and acquaintance. 45 And when they found him not, they turned back again to Jerusalem, seeking him. 46 And it came to pass, that after three days they found him in the temple, sitting in the midst of the doctors, both hearing them, and asking them questions. 47 And all that heard him were astonished at his understanding and answers. 48 And when they saw him, they were amazed: and his mother said unto him, Son, why hast thou thus dealt with us? behold, thy father and I have sought thee sorrowing. 49 And he said unto them, How is it that ye sought me? wist ye not that I must be about my Father』s business? 50 And they understood not the saying which he spake unto them.

這段經文的重點在於,耶穌不僅僅是完全的人,也是完全的神。正因為如此,耶穌離開地上的父母,與天父在聖殿團契。祂離開父母進入聖殿,乃是與教會同在;或藉著教會與人同在(約翰福音1:14)。這一幕也應驗了創世紀2:24,「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參考以弗所書5:32)。而且主耶穌教導門徒說:「愛父母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馬太福音10:37)。這段經文同樣可以放入下述交叉結構中。

1、離開父母(43-45)

根據摩西律法,所謂守滿了節期,應該是在耶路撒冷過了7天,「孩童」這個字用的是另外一個希臘字,παῖς,這個字不僅指孩童,也有僕人或奴僕的含義——耶穌就是先知以賽亞書中的義僕(馬太福音12:18;另參路加福音1:54,69)。這個字也專指神子(使徒行傳3:13,26)。因此,「孩童」已經啟示了耶穌的義僕和聖子身份,並為祂進入聖殿侍奉父神做了必要的鋪墊。另外,12歲在以色列人中,是成為「律法之子」的年齡,你要向律法負責。這一點正如加拉太書4:4-5所論:「4及至時候滿足,神就差遣他的兒子,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5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贖出來,叫我們得著兒子的名分」。為這樣的緣故,「孩童耶穌仍舊在耶路撒冷」。表示「在」這個動作的詞是ὑπομένω,路加用之強調以馬內利這個主題(路加福音1:28)。這個詞不僅僅指停留,也有忍耐和絕不逃避的含義。這個字在新約聖經中出現了17次,至少15次指忍耐(馬太福音10:22,24:13;羅馬書12:12;哥林多前書13:7;提摩太后書2:10,2:12;希伯來書10:32,12:2,3,7;雅各書1:12,5:11;彼得前書2:20)。耶穌忍耐在耶路撒冷。第一、忍耐著與父母的分離;第二、忍耐著越來越敗壞的猶太教;第三,忍耐等候祂的受難——「因為先知在耶路撒冷之外喪命是不能的」(路加福音13:33)。「他的父母並不知道」,原文說,「約瑟和他的母親並不知道」。「在親族和熟識的人中找他」卻沒有找到,這一幕已經啟示,耶穌不完全是人類中的一員(路加福音24:5),你必須在另外一個地方尋找耶穌。

2、主在殿中(46-47)

約瑟和馬利亞回城一天,在耶路撒冷尋找三天,才在聖殿中找到耶穌。這可能意味著,他們用了三天時間在聖殿之外尋找耶穌。他們是按自己的興趣或一般孩子的興趣去尋找的。馬利亞第一次經歷了與兒子的「三天失聯」,也算是經歷「三天死而復活」的操練。祂「在殿裡」(ἐν τῷ ἱερῷ)這個概念在路加福音中是至關重要的;連同「在……中間」(ἐν μέσῳ)和上文的ὑπομένω一起,用以強調神與人同在(the presence of God),強調主的真實臨在(the real presence )。正如先知所預言的:終有一天彌賽亞要返回錫安,回到祂的聖殿中。ὑπομένω在耶路撒冷,而καθέζομαι在殿中。殿中的耶穌「坐在教師中間,一面聽,一面問」。上帝的兒子在聖殿傾聽,這一幕不僅顯示了基督的降卑,祂願意聽我們;也讓我們學習何為上帝喜悅的愛子——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人已經失去了傾聽真理的品質。坐姿(καθέζομαι)也顯明祂的忍耐和規矩,對面是猶太拉比或教師們(τῶν διδασκάλων ,διδάσκαλος;路加福音3:12,7:40等)。「問」顯示耶穌對上帝的道理充滿了敏感和熱情。整個耶路撒冷和全世界都隱退了,都變成了糞土,耶穌唯一關心的是上帝的道。包括教師和周圍的人,對耶穌的反應深感震驚,這是再一次強調耶穌不僅是人的兒子,也是神的兒子。希奇,ἐξίστημι在這裡用作imperfect;基本含義是震撼,因為發生了不可能發生的事(路加福音8:56,24:22)。希奇的對象包括兩件事。第一,他的聰明。σύνεσις主要指對聖道融會貫通的能力。這個字在新約聖經共出現了7次,每一次都是對「無知神學」的救贖(馬可福音12:33;哥林多前書1:19;以弗所書3:4;歌羅西書1:9,2:2;提摩太后書2:7)。第二、他的應對。ἀπόκρισις出現了四次(路加福音20:26;約翰福音1:22,19:9),主要指對人的話語的反應,祂認識人。總而言之,主在殿中,祂和我們同在,與我們交通。

3、天上的父(48-50)

約瑟和馬利亞也很「希奇」。不過這是另外一個字ἐκπλήσσω,這個字本意指因為遭遇打擊而失措(路加福音4:32,9:43)。普天下作父母的完全能理解父母的心情,這是何等黑暗的三天;而耶穌竟然若無其事地坐在聖殿裡。馬利亞不知道真家何處。她第一次經歷了「你自己的心也要被刀刺透」的感覺(路加福音2:34)。τέκνον,孩子,兒女;這個字強調親子關係(馬太福音2:18;路加福音1:7,17等)。「為什麼向我們這樣行呢」也可以這樣翻譯:「你為什麼這樣對待我們」。「你的父親」再一次顯示約瑟是個義人;而這個概念也與下文的「我父」形成對比關係。「找」(ζητέω)這個動詞顯然用的是imperfect。動詞ὀδυνάω用作分詞,被動語態;這個字不僅僅是傷心,而是to cause intense pain;to be in anguish, be tormented;to torment or distress one』s self(路加福音16:24-25)……耶穌的回答在於強調祂是上帝的兒子(另參路加福音9:57-62,14:26)。ὅτι ἐν τοῖς τοῦ πατρός μου δεῖ εἶναί με,這個句子直譯應該是:因為我必須是在我父那些事裡面;τοῖς可以指向「那些事」。另外一種解釋是:「我應當在我父的家裡」(參考路加福音20:1-21:4)。值得注意的是,我父的事就是聖殿中的事(路加福音9:31,51;約翰福音19:30)。δεῖ強調這是必須的(4:43,;9:22;13:33;17:25;19:5;22:37;24:7,26,44)。約瑟和馬利亞當然還不能明白,因為只有子知道父(路加福音10:21-22)。但是耶穌親自——在天使、以利沙伯、牧羊人和博士,以及西面和亞拿之後——告訴約瑟和馬利亞自己是誰,這是他們應該知道的真理。我們從這裡也能看見神對約瑟和馬利亞的愛——至少7次向她們啟示耶穌是誰。

三、增長(51-52)

51他就同他們下去,回到拿撒勒。並且順從他們。他母親把這一切的事都存在心裡。52耶穌的智慧和身量,(身量或作年紀)並神和人喜愛他的心,都一齊增長。51 And he went down with them, and came to Nazareth, and was subject unto them: but his mother kept all these sayings in her heart.52 And Jesus increased in wisdom and stature, and in favour with God and man.

這兩節經文足以破碎一個東方的謠言:所謂耶穌在30歲之前到了東方,特別是印度,成了某種宗教的領袖。這段經文清清楚楚告訴我們,耶穌在30歲之前,一直在拿撒勒,並為那裡的鄉親所熟悉。正如馬可福音6:3所見證的,「這不是那木匠嗎?不是馬利亞的兒子,雅各,約西,猶大,西門的長兄嗎?他妹妹們不也是在我們這裡嗎?他們就厭棄他。(厭棄他原文作因他跌倒)」耶穌也曾這樣宣告:「沒有先知在自己家鄉被人悅納的」(路加福音4:24)。

1、順從他們(51a)

奇妙的是,耶穌並沒有因為自己所陳述的理由而拒絕順從父母。換言之,「應當以我父的事為念」與「他就同他們下去」,在耶穌並非是矛盾的。耶穌越是看見自己和上帝獨特的關係,越是藉著順從顯出這種關係。這一點對基督徒同樣是重要的,信仰或我們和神的關係不是讓我們驕橫和叛逆,而是更加順服與謙卑;我們越是確認我們是神的兒女,我們在人間越應該柔和謙卑。「下去」(καταβαίνω)一詞與42節中的「上去」(ἀναβαίνω)行程呼應和對比,這個動詞也讓我們進一步看見基督的降卑。耶穌要下到拿撒勒,加利利本是世人輕賤之地。新約聖經有三個概念描述拿撒勒。第一是Ναζαρά。這個詞在新約中共出現了12次,在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中共出現了6次(路加福音1:26,2:4,2:39,2:51,4:16;使徒行傳10:38)。路加福音4:16更告訴我們,耶穌從童年一直到30歲,都在拿撒勒。第二是形容詞Ναζαρηνός,拿撒勒的(耶穌,Jesus of Nazareth),共出現4次(路加福音4:34;馬可福音1:24,14:67,16:6)。第三是Ναζωραῖος,這是專有名詞,指one separated,相當於舊約的拿細耳人(民數記6:1-27)。這個字在新約聖經中出現了15次,其中在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中出現了9次(路加福音18:37,24:19;使徒行傳2:22,3:6,4:10,6:14,22:8,24:5,26:9)。這個字一方面指拿撒勒的耶穌,另一方面指基督徒(使徒行傳24:5)。基督徒當永遠記得我們是拿撒勒人,不是法利賽人。我們不論斷,只是被論斷。耶穌順從父母也在遵行律法(出埃及記20:12;利未記19:3;申命記5:16;馬太福音15:4)。ἦν ὑποτασσόμενος αὐτοῖς,was subject unto them;系動詞ἦν的用法是imperfect;而ὑποτάσσω用作動詞分詞,被動語態——耶穌不斷讓自己順服他們。這是一個捨己的功課。

2、他的母親(51b)

「他母親把這一切的事都存在心裡」。路加沒有談到約瑟的反應,可能是因為他只採訪了馬利亞。動詞「存」,διατηρέω,用作imperfect;基本含義是to keep continually or carefully(使徒行傳15:29)。路加福音1-2章中,馬利亞「三思而後行」。第一思在路加福音1:29;第二思在路加福音2:19;第三思在路加福音2:51b。第一思,涉及耶穌的生;第二思涉及耶穌的死;第三思涉及耶穌是誰,以及祂和教會的關係。這是一位母親的關切:孩子真正的終身大事是生與死,以及他與上帝永恆的關係。這是馬利亞與夏娃的不同。夏娃說:「耶和華使我得了一個男子」,I have gotten a man from the LORD(創世紀4:1)。該隱(קַיִן ,possession)這個名字קַיִן出於動詞「得」,קָנָה,to get, acquire, create, buy, possess。介詞אֵת英譯為from;我們參考創世紀14:2與19:13更能明白這個介詞的用法。這個介詞引出的是一種敵對行動,特別指所多瑪在上帝面前的敗壞行徑。因此夏娃這句話表達的至少有兩種情緒。第一、與詩篇127:3針鋒相對:「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所懷的胎是他所給的賞賜。Lo, children are an heritage of the LORD: and the fruit of the womb is his reward」。這是兩種產業的衝突:上帝的產業,還是夏娃的產業。第二、夏娃並非強調孩子是耶和華所賜,而是強調她在耶和華面前針鋒相對地生了一個屬於她自己的產業。另外請注意亞當的問題——「亞當給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為她是眾生之母」(創世紀3:29);而神緊接著的反應是:「耶和華神為亞當和他妻子用皮子作衣服給他們穿」(創世紀3:30)。正因為夏娃自認為「眾生之母」,她才在亞當和上帝面前奪取了孩子的命名權(創世紀4:1,וַתֹּאמֶר,and she said)。夏娃的驕傲和長子的淪陷有因果關係。馬利亞與夏娃最大的區別在這裡:「我心尊主為大」(路加福音1:46)。母親啊,你的孩子在哪裡?

3、繼續成長(52)

路加福音2:52用一句話概述了耶穌從12歲到30歲的人生(路加福音3:23)。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耶穌隱藏了18年,一直到該撒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路加福音3:1),耶穌為了殉道才顯在人前。這18年的隱藏進一步讓我們看見耶穌的降卑,祂不會為自己的名利而追求世界的榮耀,祂只是在等候父神的時間。而在這期間,耶穌繼續成長。這個成長在交叉結構中,被表述為另外三個方面。第一是智慧,這是在重複40節中的概念(σοφία)。這裡強調智慧繼續增長。προκόπτω自然用作imperfect(羅馬書13:12;加拉太書1:14;提摩太后書2:16,3:9,3:13)。耶穌持續降卑隱藏是在他智慧持續增長的過程中。第二是身量,相當於40節中的「成長」。ἡλικία這個字主要指年齡,特別是成人的年齡(約翰福音9:21,23;希伯來書11:11),但也可以指身高和體型(馬太福音6:27;路加福音12:25,19:3;以弗所書4:13)。對耶穌身量和年齡的強調,可能在於應驗舊約中利未人起來侍奉的年齡(民數記4:3,4:23,4:30,4:35,4:39,4:43,4:47;歷代志上23:3)。當然,30歲也是大衛登基的年齡(撒母耳記下5:4)。第三、「神和人喜愛他的心」,呼應40節「神的恩在他身上」。「神和人」這個詞組,在路加福音24:19重複出現了。實際上,「喜愛他的心」,即40節中的「恩」(χάρις;路加福音1:30,2:40,2:52,4:22,6:32,6:33,6:34,17:9)。但在十字架上, 神和人共同棄絕了耶穌。因此這節經文具有深刻的「悲劇性」。當然,耶穌復活之後,我們可以重說,「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並神和人喜愛他的心,都一齊增長」——智慧指主的道(使徒行傳19:20等),身量可指教會,恩可指向國度或救恩。

應用:我有一個夢想

12歲的耶穌,上帝的兒子,在聖殿中。這一幕釋放了天上的真理,讓我們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人,什麼是人真正的生活,就是神所創造和悅納的生活。這一幕是對整個人類的示範,也是對中國的示範,對中國所有親子的示範。非教會不能救「中國」和中國的孩子,因為只有教會勝過陰間之門。所以我有一個夢想,從2016年啟程,將中國和孩子帶入聖殿,歸入聖禮型教會。這是我48年人生歷程最終看見的曙光,是我的曙光,也是我骨肉至親的曙光。

童年耶穌在聖殿中,讓普天下的父母認識兩個真理,也進入這兩個真理。第一、父母應該在教育兒女上學會謙卑的智慧;這是成人謙卑的日子。第二、每一個孩子不僅有地上的父母,更有天上的父親——父母必須無條件將會孩子還給他們在天上的父,就是帶領孩子進入教會。

首先,父母在教育兒女上的必須謙卑。箴言書反覆說,認識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普天下的父母對孩子都肩負著教導他們學習智慧的責任;但是,父母首先要學習什麼是真正的智慧。今天的崇拜經文列王記上3:4–15讓我們首先看見謙卑的智慧:君王偉大如所羅門者,仍需要向神求智慧,所羅門王在神面前承認「我是幼童,不知道應當怎樣出入」。在教育主體和教育內容上,人都應該歸向神。這一點和中國人完全相反。在中國人總是覺得自己很有,結果「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言16:18)。由於數千年缺乏教會傳統,中國文明和教育本質上就是魔鬼的世作坊,其本質就是鼓勵驕傲:「你們便如神」。先在道德上自以為是,所有人都是吃人自義的道德恐怖分子;然後追求知識、權利和財富上的特權——人中龍鳳人上之人。中國的愚蠢也在這個地方,因為「小魔鬼」在成長的過程中,首先傷害到的恰恰就是親子關係。我現在一眼就能認出這一代一代沒有教會生活的人類:「他害癲癇的病很苦,屢次跌在火裡,屢次跌在水裡」(馬太福音17:15);「無論在哪裡,鬼捉弄他,把他摔倒,他就口中流沫,咬牙切齒,身體枯乾」(馬可福音9:18)。中國和孩子進入世界如豬群投身入海:「我們唱著我比你聖潔,當家作豬飛起來」。小心眼小到只剩下魔鬼式的驕傲和貪圖錢財以及穿堂蛺蝶的地步了,救救孩子。

其次,謙卑的父母須送孩子主日聚會。所羅門寧求智慧,不為自己求壽、求富和尋仇;而他所求的乃是神的同在,他所求的智慧就是基督。這也是約瑟和馬利亞「蒙大恩」的緣故之一。中國父母也當為「地球上的星星」求上好的福分。我們將孩子帶到這個世界上來,不是為了臣服和逼迫他們被這個世界征服,成為世界的一部分,最終陣亡在世界及其偶像之下;而是要幫助孩子勝過這個世界,罪和死亡。而我們自己根本不能勝過這個世界及其君王,我們只能將孩子交給基督。正如經上所記:勝過世界的是神的兒子和我們對祂的信心。馬利亞和約瑟的智慧就是謙卑自己,因此把孩子獻給上帝,帶領孩子進入聖殿(而耶穌反過來將他的母親交給了教會;約翰福音19:26-27,使徒行傳1:13-14)。父母不應該到聖殿裡將孩子找回, 因為只有那裡有真正的平安、永生和幸福;父母應該進入世界和電子監獄,將淪陷在那裡的孩子帶出來獻給主。今天我們也知道到基督在哪裡,祂真實臨在於聖禮型的教會。人應從小在那裡健康成長(以弗所書1:3–14)。從否定方面說,教會生活隔絕了罪、魔鬼和世界以及父母對孩子的試探與捆綁,也藉著安息日將我們的孩子與週末的陷阱分別出來。從肯定方面說,主日生活是帶領中國和孩子與天父團契,並讓他們在聖道和聖禮中支取從天上而來的智慧與福氣;同時也可以學習彼此相愛。

只是父母必須陪同孩子聚會,否則一切教導都是偽善的。亞當們尤其應該承擔起家庭牧者的責任,比妻子更主動地帶領孩子參加主日聚會。這根本不是你願意不願意的問題,孩子是耶和華的產業,是神交給你的責任——把孩子帶回天家你無可推諉,將羅得救出所多瑪你義不容辭。

父母不要厚顏無恥地厭棄主日學,以為自己比教會更高明。你們人生的那些失敗該讓你們學會謙卑了。你們要知道,孩子主日從世界分別出來進入教會,這一個行動本身就勝過一座哈佛大學。所有學校都在教導提高犯罪的效率和技能,但只有教會是通往永生的窄門和階梯。因為主在聖殿中。那個被啞巴鬼附著的孩子已經得救了,我就是那人。惟願2016年更多的中國家長這樣靈魂甦醒:「求主幫助」(馬可福音9:24)。惟願2016年中國和孩子進入教會。阿門!

任不寐,2016年1月3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