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與回應:賈樟柯繼續向東,改革宗繼續向西

1

任牧好,最近碰見一位「文化基督徒」,向我推薦賈樟柯的電影。我看了幾部,包括《小武》、《站台》、《任逍遙》、《三峽好人》、《24cities》、《天注定》以及《山河古人》等。不知道為什麼,我看了感覺沒有那麼好,而且有一種特別壓抑的感覺。看不出任何一點點靈裡的光亮。不知道您是否有時間評論指教一下。希望不會佔用您太多時間,權作向觀眾傳福音了。謝謝。+ 日影飛去:賈樟柯是第一張劇照的親歷者、受害者與解釋者。「女友」為錢移情(舌)權貴,這是賈樟柯憤怒的根源。政治和愛情的雙重怨恨確實合二為一了。

平安。我們生活在一個沒有教會的國家裡,已經千萬年了。於是有了「賈樟柯現象」。「賈樟柯現象」包括兩個方面:世俗化的藝術家和更世俗的光腚局;兩者之間的張力或兩方面密切合作,成功推出了賈樟柯系列電影。絕非賈樟柯太深刻了,而是趙家莊太膚淺了。賈樟柯貌似不斷發現很多令他本人「震撼」的「變化中的中國」,這種震撼對我來說完完全全是偽震撼。一方面,從來不存在什麼變化中的中國,千萬年的中國都是舊中國。如果你一定把挑井水到自來水的變化視為數千年未有之變局,那是因為你自己太在乎食物那點兒破事了。你在這種偽裝的、平面的崛起中越是震撼和不滿,越是不斷挑旺記錄的衝動,越是證明你是其中的一部分,一個失敗的逐鹿者,一個偶像崇拜者。去年有人對我說:「任先生已經不瞭解現在的中國了」;我就告訴他們「你們就是燒成灰飛上天,就是在空中吃雞蛋灌餅,我一眼就能認出你們是龍的傳人來」。另一方面,賈樟柯記錄的那些事兒,對我們這代人來說,的確雞毛蒜皮,司空見慣,俯拾皆是。在這個意義上,賈樟柯只是一個70年代長大的小孩兒,他「發現」了,因為他是山西農村的井蛙。但是一個誠實的孩子。賈樟柯沒有能力當然也沒有可能捕捉真正「震動天地」的那些事件,於是造成了一種矛盾的後果:面對政治偏執,他的「紀錄片」是另一種偏執;但是,平衡本身贏得一些人的敬重。然而那些小人物或邊緣人的經驗本身,對任何別人是否擁有信仰價值或分享的意義,這個問題被成功掩蓋在這個藝術高調中了:拒絕說教。

迄今為止,賈樟柯實際上只拍過一部電影,他所有的作品都可以精簡的為一部,正如他每一部電影都可以將四部分、三部分、N部分故事精簡為一部分。這個判斷也適用於他最新的電影《山河故人》。當然他肯定不會同意,因為絮絮叨叨或「記錄故事」是賈樟柯作品的「核心價值觀」。但是如此強迫性的重複陳述,恰恰顯示了賈樟柯本身具有著非常敏感的記憶力和訴說欲。至少有三件事對他是刻骨銘心的:飢餓的記憶、失戀的記憶、政治的記憶。記憶的主體是一位窮孩子、矮男人和汾陽人。窮孩子對時間有著特別的敏感,但這不是哲學、更不是宗教的敏感,而是對「變遷」本身的無力感、目瞪口呆以及憤怒。窮孩子拒絕這場變遷,因為他在這場事變中一無所得,只是失喪——失去親人、戀人、童年和故鄉。這場憤怒在汾陽和北京之間的落差中被加強,最野蠻的增長模式本身,為窮孩子轉向電影替天行道提供了充分的道德合法性。《天注定》面對的不僅僅是希律,還有耶路撒冷合城的冷漠。對冷暴政和人類群體暴政的逼視,是賈樟柯電影真正深刻的地方。窮孩子加上矮男人,意味著那位少年經歷了一次或幾次被女郎拋棄的命運,而情敵總是有錢有勢。初戀是一顆黑色的子彈,從小武一直擊倒了山河故人。這是一種撕心裂肺卻必須故作自信才能面對的傷害;夫妻之間越是互相吹捧,越是露出早年間那一片一片刺骨的深寒。政治和愛情之殤遍地遊行,或者要尋求安慰者,或者尋求可吞吃的對象。賈樟柯找不到安慰者,只能返回故鄉汾陽。回到汾陽,賈樟柯完完全全扁平為霾國人,衣癌還鄉。故鄉、古城、關公、血親、地緣……這一切一切的偶像成了賈樟柯最後的精神家園。山河故人試圖展示這種東方惡俗或遠東宗教,「家鄉」只是一次早就失敗的行為藝術。賈樟柯沒有能力理解澳大利亞的海岸以及自由,更不明白山西故鄉只是他鄉。汾陽人對汾陽的宗教演繹,與貴國的愛國主義同屬一種謠言或官謠。山河故人是窮途末路的靈魂最後的自欺欺人。

汾陽不能安頓浪子回家。這一點賈樟柯或許知道,因此他比張藝謀余秋雨趙本山更耐看1秒鐘。因此他真正的精神家園不在汾陽,而是電影語言或傾訴本身。賈樟柯沒有能力也沒有地方安頓那三重焦慮,他唯一釋放這些壓力的方式就是藉著電影語言向世人傾瀉。這場排山倒海的憶苦思甜、纏綿悱惻和政治憤怒,以一種堅忍不拔的方式展覽出來。他甚至完全不會顧及任何受眾的感受,這種小題大做和祥林嫂,也包含著對觀眾的不尊重。總體上說,在西方世界不可能出現這樣的電影。當然,賈樟柯現象還是首先要感謝中國,因為只有那裡才有故事,而那裡任何一個人、任何一件事都是電影,根本不需要虛構。問題是,每一個中國人都是一部電影,那我為什麼要花時間欣賞你那些破事兒。這是一種中國病:他們藉著印度宗教廢棄了宇宙中心,於是每個人都是宇宙中心。這個宇宙中心完全沒有任何自我安慰的能力,因此隨時隨地會發生氫彈爆炸。他們進入教會,教會就以個人見證為中心;他們奔向文學,所有的作品都是個人自傳。有一種人類的噪音叫賈樟柯。這種人本主義或個人主義的噪音,在政治噪音中讓人有33分鐘耳目一舊的震撼。賈樟柯自己最滿意的作品是《站台》,這首先是獻給他父親的。但賈父看過之後一言不發,直到抑鬱而終。賈樟柯是記仇的,當然每個人都是記仇的。但如果沒有教會去傾倒怨恨,怨恨最後一定天注定地報復在當事人和鄰居身上。他不會考慮對方的感受,即使那位觀眾是他的父親。他父親也許應該拍攝另外一部電影,叫「鍋台」,副題是「獻給我的兒子」。《天注定》充分照顧了那些同態復仇者的心路歷程,這些受屈辱而絕望一擊的人,活在我們每一個人的身上。但賈樟柯的紀錄片不會考慮村長老闆家屬們的感受。胡文海屠戮了14個人,這可能鏈接著1400個人,但這些「壞人」不在場,或者不需要將他們也視為人類。怨毒有一種屏蔽和撒謊的機制,它是罪惡內在的惡性循環。賈樟柯有著政治正義感,但罕有宗教的心腸,關二爺的義更是污穢的衣服。青龍偃月刀和赤兔馬的價值,在怨恨文化裡面,一直位於(壞)人之上。《天注定》中有四位關二爺(最後一位砍殺了自己),有四匹赤兔馬(馬、牛與鴨子、蛇、魚)。動物當然是隱喻,但不可避免的傳遞了這樣的「義怒」:畜生也可以放生,但惡人必須一劍封喉。鄧玉嬌的俠女英姿,出身於CCTV和中央文革小組。

《站台》這類作品向人索取一種忍耐,因為祥林嫂即使說了兩個小時,仍然覺得意猶未盡。賈樟柯這孩子不肯受安慰,因為他的故鄉和女人都不見了,因為無人安慰。賈樟柯特別自信地鋪張自己的自卑,百無聊賴地絮叨人那點兒破事兒,竭盡所能地記錄政治憤怒,無所信仰地表達信仰。賈樟柯的生命是一種連續的失敗或對失敗本身的抗議,而這種不屈不撓、此起彼伏的挫敗共識擄掠了成千上萬的山河故人;同時,對官史的抗議獲得了廣泛的同情。這是對政治傷害和失戀痛苦的混合記憶,這是一種群體記憶。但只是記憶。或者賈樟柯被帶到了宗教感的前夜。《天注定》的英文片名是「A Touch of Sin」,或者可以翻作「一絲惡念」。但我更願意將之引申為「罪之斷片」。而「Sin」這個概念在漢語中實際上沒有對應的位置,乃出於聖經以及神學。賈樟柯觸及到了這個真正深刻的問題,甚至暗示聖母像對主席像的替換正在發生,但歸宿仍然在古城的牆垣,回到蘇三和傳統。「天注定」主題不是暴力,而是屈辱,或者絕望。然而賈樟柯的「罪」在這個地方:這不是一絲惡念,而是冰山一角;而「天」這個中文概念,反過來消解了剛剛萌芽的罪惡感。「天命」和「天道」是中國心靈真正的陰間之門。賈樟柯試圖傳遞一種「憤怒的慈悲」(只有法國人才能編出的瞎話兒),但從始至終,這種宗教移情是一場泛神論和多神論生硬的拼盤。道德之天要清算政治之罪,這是一個真問題,這最多是一個律法的問題。然而「邊緣化人物忍無可忍的衝動」是否需要救贖,仍然是一個未知問題。我看了胡文海的「最後遺言」,我的感動最後降落在一個異象上:我祈禱在胡文海的村落裡建立一間教會。

2

先生平安。昨天在一個基督教網站上看到加爾文分子被痛毆的情況,實在暢快。特發來和你分享。改革宗的人先上來長篇大論:「預定論和聖經中提到神願意萬人得救為什麼是不矛盾的」。沒有一人贊同。首先有人對這種自己也說不明白有公然彎曲聖經的論證表示反感:「看了幾分鐘, 還是不明白。你能用50個字,把意思說清楚嗎?」然後又基督徒反擊說:「神願意人人得救」就是:神願意人人得救!任何方式的否定和扭曲都是屬於魔鬼的謊言」。更有主內指著聖經責備加爾文分子:「神願意萬人得救,不但口頭願意,而且行動事實為萬人確實嘗了死味,讓人無可推諉。彼得後書 3:9 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有人以為他是耽延,其實不是耽延,乃是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everyone都悔改。 希伯來書 9:27 按著定命,人人everyone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 希伯來書 2:9 惟獨見那成為比天使小一點的耶穌(或譯:惟獨見耶穌暫時比天使小);因為受死的苦,就得了尊貴榮耀為冠冕,叫他因著 神的恩,為人人everyone嘗了死味。 聖靈就怕噁心吧唧的孔乙己,歪曲萬人人人,特別從反面並行宣告 不願有一人沉淪,排斥任何人沉淪來囊括所有人得救的心意-不但說說,而是當真做了為人人嘗死,如同人人必有一死一樣讓人無可推諉。可惜,鬼魔教義卻無恥地背叛真道,烈火地獄為此等褻瀆聖靈給耶穌寶血見證的人存留」;「嬰兒都明白的,孔乙己八(不)懂,這就是預定,他們這樣沉淪,因為他們不順從聖靈,注定滅亡。誰叫他們不順從真理,跌倒是必然的注定結局。彼得前書 2:8 又說:『作了絆腳的石頭,跌人的磐石』。他們既不順從,就在道理上絆跌(或譯:他們絆跌都因不順從道理);他們這樣絆跌也是預定的。 讓他們絆腳磐石就是基督,正是 All men救主,更是信徒救主」。呵呵~

平安。我在上周的問答與回應中談到:「只有魔鬼和加爾文分子才謊稱上帝無緣無故對人發怒」;因為這個教義和「神願意人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等等清清楚楚的經文是針鋒相對的。看了你轉來的信息,我甚得安慰。一方面,教會這幾年的勞苦不是徒然的;另一方面,加爾文邪教一手遮天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但是,這不是完勝,他們還會繼續「偷進人家,牢籠無知婦女」(提摩太后書3:6;創世紀3:1-2),還會繼續愚弄一些人。我們所傳的有誰信呢?這是啟示錄上的話:「11不義的,叫他仍舊不義。污穢的,叫他仍舊污穢。為義的,叫他仍舊為義。聖潔的,叫他仍舊聖潔。12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啟示錄22:11-12)。不過你們要小心,加爾文主義以及一切律法主義邪教分子,每當他們理屈詞窮、惱羞成怒之際,就會用下三濫的手段,用人身攻擊代替真理爭辯;而且他們還要將自己的下流謊稱是為了主;「為了愛你」。這是教會最流行的謠言。「雙重預定」的邏輯就是「真理只給人民不給敵人」。從大陸到港台,從教內到教外,這些教痞和惡棍都是這點兒出息。這是主的教導: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如鴿子。離他們遠點,底線在這裡:「4不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話回答他,恐怕你與他一樣。5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話回答他,免得他自以為有智慧」(箴言26:4-5)。這種「回答」也不完全是徒然的,必有人會順從真理,如獄卒一家。耐心等候,求主憐憫。

上個主日我也談到,聖經說沒有聖靈的外邦人就是畜類(詩篇49:12,92:6-8;箴言12:1;耶利米書;10:8以西結書21:31;彼得後書2:12;猶大書1:10),但沒有聖靈卻自以為有聖靈的人,則是妖精。恐怕再沒有西遊記更生動地告訴世界妖精何為:人吃人。在文學上,紅樓夢高於西遊記;但在神學上,西遊記高於所有魯迅。當然,這不是吳承恩本人的目的。有趣的是,吳承恩(1501-1582)幾乎和加爾文(1509-1564)、羅明堅(1543-1607)、利瑪竇(1552-1610)同一時代。加爾文主義者基本上就是西遊記中的妖孽,而沒有聖靈卻奉天承運的人類,必然妖族。市民文化不能理解這個深刻的邏輯:限定救恩論和雙重預定論的結合一定導致吃人自義的實踐後果。限定救恩論首先將基督的代贖限定給某些人,其次雙重預定論將上帝的憤怒「先驗地」強加給某些人;最後,加爾文分子一定是第一種人,而所有他們的私敵和鄰居都是第二種人;這個彌天大謊時時刻刻需要辯護,於是藉著定罪別人自我確證不可避免。由於愚蠢他們只知道阿民念的普救論如何彎曲,卻根本沒有能力理解路德宗「普世救恩論」完全不同。改革宗就是一場西遊記,他們本該到錫安取經卻誤入了波斯和印度。這是一種佛教和摩尼教本質的「基督教」。他們的教主是唐僧。一方面,他用自己的經取代或總結了聖經,玄奘的基督教要義是法相唯識宗,這是改革宗的右翼;另一方面,他用生命取代真理,這是改革宗的左翼,繁殖出各種靈恩運動以及現代基督教的大小山頭。西遊記其他的主要人物分兩類,其實是兩種妖精。反面的妖精以吃人為業,他們有兩種理由吃人。第一種是「仗著自己是義人藐視別人」,因為他們是「佛祖」身邊的人,是「趙家人」。第二種是「苦大仇深」的骷髏和洞主,因為殘酷的飢餓記憶和被壓迫的血淚歷史,因為「好譚時政,竟有所不平,輒撫幾憤惋,意氣鬱郁」(吳銳),於是以食為天以人為食。

剿殺妖精的三位「長老」也不過是妖精。悟空是沒有聖靈的彼得,同樣出身於石頭。孫長老的神學是「必須扔石頭以及為什麼要扔石頭以及為什麼不得不扔石頭以及2016年還要扔石頭」。「神能從這些石頭中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馬太福音3:9;路加福音3:8);加爾文主義可以從石頭裡面興起石頭來。毛用這塊石頭打死了劉,金箍棒是真正的「神棍」。孫先生總是「火眼金睛」,師承亞當夏娃:經過地獄之火七七四十九天,眼睛就明亮了(創世記3:7)。自詡是高等動物猿猴,而且是萬猴之猴,必然瞎到這種地步:永遠看不見「你就是那人」(撒母耳記下12:7)。人家改革宗都用「無花果樹的葉子為自己編作裙子」,但人家的裙子或教義叫「虎皮裙」。八戒讓我們看見以賽亞書關於「豬瘟」的預言,豬的神學總是「不要挨近我,因為我比你聖潔」(以賽亞書66:5)。八戒也是克里特人,去過希臘,「常說謊話,乃是惡獸,又饞又懶」(提多書1:12)。蠢和懶加上驕傲,使豬悟能弟兄嫉妒成性,他們從來沒有釋經的能力,但絕對擁有控告別人「靈意解經」的豬癲之瘋或釘耙大法或倒打一耙。然而「豬」名為「群」,「手下天河水兵八萬」。二師兄「真理爭辯」的主要的戰場在月宮和高老莊,對方辯友總是后羿之妻和高翠蘭,於是天蓬元帥總是飛豬在天。流沙河的沙和尚以人為食,項下掛著九個骷髏。這符合三弟的出身:捲簾大將。這是「賤人」的工作,賤人上位只能通過卷門簾或揭露隱私而吃人自義。這一職業為加爾文主義者和廣大貴國人民喜聞樂見。越是下三濫,越是卷門簾。

妖精的統帥部是撒旦,撒旦捆綁的人以論斷和控告為業,史稱熱病患者。而撒旦及其差役除了在曠野吃人(吃人於絕境),也常常在教會設立坐席(爭食於教會)。它們不會休息。這讓我再一次想到約伯記。撒旦首先出現在「聖殿中」:「6有一天,神的眾子,來侍立在耶和華面前,撒但也來在其中。7耶和華問撒但說,你從哪裡來?撒但回答說,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約伯記1:6-7);「1又有一天,神的眾子來侍立在耶和華面前,撒但也來在其中。2耶和華問撒但說,你從哪裡來?撒但回答說,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約伯記2:1-2)。這兩段經文是完全平行的,而彼得前書5:8讓我們知道「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到底何意:「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但是約伯記從第三章開始,撒旦不見了。然而「布西人蘭族巴拉迦的兒子以利戶」應運而生。路加福音4:13令人深思:「魔鬼用完了各樣的試探,就暫時離開耶穌」。這裡特別提到「暫時」,這意味著那惡者一定捲土重來。我們知道使徒行傳是路加福音的「下卷」,於是我們看見了新約聖經的以利戶:「8只是那行法術的以呂馬,(這名翻出來就是行法術的意思)敵擋使徒,要叫方伯不信真道。9掃羅又名保羅,被聖靈充滿定睛看他,10說,你這充滿各樣詭詐奸惡,魔鬼的兒子,眾善的仇敵,你混亂主的正道還不止住嗎?」(使徒行傳13:8-10)。希臘博士的「生命」就是「尋找可吞吃的人」。改革宗繼續西遊,就從法利賽人到了言必稱希臘。

3

如鷹上騰2016-01-06 16:44:32 說:「教會中的彼此相愛,首先表現為各盡其職。少管閒事,規規矩矩就是愛。牧者專心講道,同工專心侍奉,會眾甘心奉獻,這就是聖經說的教會之愛了,就是聖禮型教會能夠持守的彼此相愛了。」阿門!阿門!真理之愛,按著真理去愛,這樣就極大地解放了我們,就真的自由了。在這條路上我們當行的路甚遠。如果說牧師的正當位置在講道台和水煮魚之間的話,那麼平信徒的正當位置就在聽道信道和麻辣雞絲之間了。這樣理解對嗎?不會被認為沒有愛心和不屬靈吧?

平安。聖禮型教會一定會而且一直被人「認為沒有愛心和不屬靈」。我們應該習以為常。然而我們靠著聖經需要記住兩點。第一、神讓我們規規矩矩,各安本分,少管閒事。帖撒羅尼迦後書3:11-12,「11因我們聽說,在你們中間有人不按規矩而行,什麼工都不作,反倒專管閒事。帖撒羅尼迦後書3:12我們靠主耶穌基督,吩咐勸戒這樣的人,要安靜作工,吃自己的飯」;提摩太前書5:13,「並且她們又習慣懶惰,挨家閒遊。不但是懶惰,又說長道短,好管閒事,說些不當說的話」;彼得前書4:15,「你們中間卻不可有人,因為殺人,偷竊,作惡,好管閒事而受苦」。第二、人都是罪人,如果沒有節制沒有真理,罪人起來愛罪人,也可能是一種罪,甚至將罪放大——本來是小罪,罪人一「關心」,難免無中生有、小題大做。常有反例:越自以為屬靈的人,越在傷害別人;約伯的朋友就是例證。聖禮型教會可以確保弟兄姐妹之間保持合理的距離,並給聖靈工作留下更多的空間。這也是常識:絕症在關注之下不斷蓬勃發展,視若無物一定自消自滅。有時候「愛心」是因為無聊和懶惰——坦率地說,我甚至沒有時間去「愛」。但我感謝神,因此我避免了很多罪。

4

不寐弟兄平安。早晨讀經讀到哥林多前書7:25-28 「論到童身的人、我沒有主的命令、但我既蒙主憐恤、能作忠心的人、就把自己的意見告訴你們。因現今的艱難、據我看來、人不如守素安常才好。你有妻子纏著呢、就不要求脫離.你沒有妻子纏著呢、就不要求妻子。你若娶妻、並不是犯罪.處女若出嫁、也不是犯罪.然而這等人肉身必受苦難.我卻願意你們免這苦難。」這使我思考你常在讀經之後接著的一句話「這是主的話語」。但是,從這段經文中可以看到保羅明確告訴我們,這是他自己的意見,不是主的命令(不是神的旨意)。雖然不是主的命令,卻是聖經經文。那麼怎麼理解「這是主的話語」?其二,顯然這是保羅針對教會裡人的《問答與回應》。結婚或不結婚不是罪的問題,不是原則性的問題,保羅只是根據自己的人生經驗從個人身份的角度勸人們能避免麻煩就好。保羅是在指導我們怎樣面對婚姻,並且傾向於能守得住就不結婚為好。所以,外邦人不能以這段經文來控告聖經不許人們結婚,因為這不是主的命令;而主內的人們也不要以此來干涉婚姻自由,因為這也不是主的命令。還請不寐牧者給予指導,謝謝。

平安。首先必須說明,保羅沒有不許人們結婚。這段經文沒有這個含義,而在提摩太前書4:1-4,保羅明明說:「1聖靈明說,在後來的時候,必有人離棄真道,聽從那引誘人的(邪)靈,和鬼魔的道理。2這是因為說謊之人的假冒。這等人的良心,如同被熱鐵烙慣了一般。3他們禁止嫁娶,又禁戒食物,(或作又叫人戒葷)就是神所造叫那信而明白真道的人,感謝著領受的。4凡神所造的物,都是好的。若感謝著領受,就沒有一樣可棄的。5都因神的道和人的祈求,成為聖潔了」。「保羅的觀點」最多是,不要把婚姻家庭放在教會和天國之上。

聖經是聖靈所默示的,聖靈願意將保羅的個人意見記在聖經中,對我們就有「建議」意義。聖經的話語可分為幾類:律法、福音以及其他(事實陳述和僅供參考)。這都有神的美意。保羅對婚姻的個人看法總來來說比較負面,或者說非常低調。這和今天教會高調的婚姻見證形成強烈的對比。但我認為保羅更為誠實。因此聖靈默示的這段經文,對抑制婚姻屬靈表演和兩性道德吃人,以及教會中心從天國向家庭的偏轉,都有重要的意義。相關的經文也可以參考馬太福音27:5,「猶大就把那銀錢丟在殿裡,出去吊死了」。當我們說「這是主的話語」,不是說主教導我們「把那銀錢丟在殿裡出去吊死」。聖靈默示這個事實稱述,我們要看語境才能領受神的美意。

5

gongchengguang2016-01-09 08:27:50 說: 任牧平安,剛才仔細看入學申請表,這一期早已開始,想學也趕不上了,下次要3年以後才啟動嗎?另發現集訓地可以勾選國內,還是必須去加拿大呢?沒出國過,暫時沒心理準備,來去旅費不知道多少?開始把學期跟學年看混了,一學年分為4學期,一學期2000,一年8000,加上如果出國的旅費,是個不小的負擔。

平安。「下次」是否啟動,目前最重要的因素是我的身體和視力。所以只能求主憐憫,屆時再議。我個人盼望能週而復始,延續下去。集訓地點要根據情況而定,實在不行就通過網絡。學費是聖經允許的、也是所有神學院的通例;而我們的神學院收費的標準最多是中下水平。我們考慮了學費對一些弟兄姐妹可能是負擔,因此有減免的安排。

6

您能否就「使徒統緒」以及權柄傳承的問題講解一下:路德會(或者您所在的)的按立程序以及傳承問題?和路德會如何看待國內聖職人員的按立的合法性?謝謝!

平安。關於Apostolic Succession這個問題的答案還是回到聖經。儘管對這個問題的極端敏感出於聖公會對主教制的辯護,以及天主教對教皇制的偏執。相關的經文主要集中的在「教會」和「按手」這些核心概念中。天主教和聖公會在這方面走了極端,而且自相矛盾。羅馬開始根本不承認倫敦的按立儀式,英國的反應只能是:「你有你的彼得或馬提亞統緒,我有我的眾位使徒統緒」。另外一種極端是新教其他宗派,越來越不重視教會和按立。路德教會的牧師是必須通過路德教會的牧師或牧師組成的「按牧委員會」在教會按立完成。我個人是路德教會教區領袖以及蒙特利爾路德教會兩位牧師,在我們教會公開按立的。我認為這種按立儀式更符合聖經本身的信息。這足夠了。

7

基督的小僕人nuan2016-01-11 10:25:20 說: 平安,任先生!謝謝您的回復! 問答中你提到,路德在註釋創世記34:30使徒行傳27:24的時候說過:The world to exist because the church is in the world. Otherwise heaven and earth would burst into a conflagration in a moment. For the world, being full of blasphemy and godlessness, is not worth one grain of wheat。 請問路德的這些註釋,在哪本書裡?書名是什麼?我去哪裡可以買到這些書?很想讀。 謝謝!

平安。路德這些註釋出於《What Luther Says: A Practical In-Home Anthology for the Active Christian》一書,這應該是路德神學院學生人手一冊的參考書。CPH1994年出了第10版。目前應該沒有中文版。該書可以在網絡上訂購;只是我不清網購圖書在國際間是否可行,因為貴國太奇葩了。當然,這本書是按主題彙編的路德思想斷片;大家要深入研究路德神學,需要購置路德全集。祝大家天天考察聖經,在真理上不斷長進。

8

CSMP2016年春季學期正式開學

親愛的弟兄姐妹主內平安:首先感謝主,保守我們完成了以賽亞書概論的學習,如今又在箴言裡為我們擺設筵席。箴言概論將從這個主日正式啟動,大約需要歷時三個月的時間,即到4月中旬。5月1日之前是箴言的期末考試。請大家在本周至少重讀一遍箴言,好預備這個主日的「箴言概論」。相關學費以及奉獻事項,請與如鷹上騰姐妹聯繫。lxllwg@hotmail.com。在這裡一併感謝大家對我的忍耐和關愛,也請為我的身體禱告,使我在身心方面有力量、有智慧、有愛心地完全箴言的侍奉。我們一起為新學期的教學相長祈禱:求主保守和祝福我們在真理上的更新成長和彼此相愛,願基督的勝利在我們當中與日俱增。阿門。

任不寐,2016年1月12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