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環畫:風——吐谷渾的七天(電影劇本未定稿)

用兩個半月的時間,完成了《小要理問答》和《約翰福音》的講章。

50萬字,綠草茵茵,血紅雪白。

之後我走完整個西部,如同一場訣別。

最後一次回首,為最後一個神學夢想:風——吐谷渾的七天。

日夜凝視著中國和世界的地形圖,一切都看穿了。

創世紀3:24於是把他趕出去了。又在伊甸園的東邊安設基路伯和四面轉動發火焰的劍,要把守生命樹的道路。

So he drove out the man;and he placed at the east of the garden of Eden Cherubims, and a flaming swordwhich turned every way, to keep the way of the tree of life.

安設:שָׁכַן,tosettle down, abide, dwell, tabernacle, reside。

在伊甸園的東方,已經層層安置了各種異教。

很多基路伯,一把劍。

發火焰:לָהַט,masculinenoun

出埃及記7:11於是法老召了博士和術士來,他們是埃及行法術的,也用邪術照樣而行。

劍:חֶרֶב,sword,knife;tools for cutting stone(使變成沙石)

חָרַב,to be waste, lay waste,make desolate, be desolate, be in ruins;to be dry, bedried up;to attack, smite down, slay, fight。

使沙漠化,成為人的攔阻。

一片荒漠。所有的異教,都是荒漠中的宗教。

從地中海東岸到內蒙古高原

四面轉動:הָפַךְ,toturn, overthrow, overturn。使之返回。

我看見了吐谷渾的流離飄蕩。

最早從黑海-裡海啟程。

從烏拉爾山到貝加爾湖

通古斯人,吃豬肉的人。

從貝加爾湖到呼倫貝爾湖。

通古斯人部分稱為東胡人。

東胡人穿越興安嶺,到齊齊哈爾。

東胡人演變為鮮卑人。

「獵戰民族」縱橫東北,一部南下遼西,為慕容部。

春馬事件當是謠言。弟兄反目,吐谷渾西遷,南下。

關外南侵,中國歷史。但是吐谷渾西歸古裡,可以圈點。

吐谷渾暫居陰山,望斷荒原。一把火劍。

經甘南或張掖,過海東或祁連。

朝聖伏俟古城,震撼不已。

繼續向西,柴達木盆地,萬里荒寒,千古黃沙。

吐谷渾王國350年,西到樓蘭,埋骨小河墓地。

不是魔鬼城,是聖靈的櫥窗。

是風。風隨著意思吹。

西歸夢死於樓蘭。

一看見月牙泉就哭了

四面轉動發火焰的劍

吐谷渾,從東北到西北,1500年。

繼續向西

不是東部,而是西方。

通古斯寶典:第一條,我沒有上帝。第二條,我比你聖潔。第三條,我以食為天。第四條,我有一個夢。

2016年,永別了,中國。

這一次我親歷了沙塵暴,在小河墓地以遠的地方。

在我特別疲憊的時候,我遇到了我的多馬。朝向高加索的路,不再孤獨。

不忍心騎著它, 一路並肩同行。有家真好。

可以作證:從迦勒底的吾珥到遠東,膚色一定會改變的。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