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魁應該忍耐——一封牧函

      罪魁應該忍耐——一封牧函無評論

尊敬的牧師平安:

我現在將這個「孩子」(既是小羊也是大羊)交給你了。雖然你是出於自己的罪牽羊而去,但我仍然將他交給你了。首先我應該先向神認罪;然後再向您交託和交代牧養他的重擔。罪魁應該忍耐,而我這幾天似乎失去了耐心和愛心。所以我自己首先應該認罪。我在主面前懺悔不是為CSMP那個異象,那沒有錯,我們反要力上加力、恩上加恩。我懺悔是為這些日子我心中常常湧現出來的那個念頭:樂見他的離開,好讓那裡的事工可以進入全新的局面。我應該在主面前懺悔,為一隻小羊的離開而暗自的欣喜。這份欣喜掩蓋在事工大局的樹叢中,但我今天清清楚楚看見了「任亞當」的裸體。現在想來無地自容,求主赦免。拆毀重建,這其中也許真有聖靈的意思,但我們的神同時也不會放棄任何一個歸來的浪子。現在,不僅是這孩子又考了零分,而是我自己在他的牧養問題上也考了零分——苦苦忍耐兩年,亞當仍然是亞當。

然而神的救恩仍在降臨,而且踩著黑雲降臨。現在我們到了安提阿,我也要當面責備你。你應該為兩種罪悔改。第一、路德教會的牧師尤其不能利用政治危機和一己之私鼓勵自義和背叛,這是蛇對亞當和夏娃的誘惑,鼓勵他們起來像神一樣分辯善惡,甚至論斷神的教會、論斷牧師。那是一個更深刻的不斷被逐出樂園的背影,所謂不斷的「自我放逐」。但如今您就是蛇,如同彼得。你是路德身邊來的人,這個教導本該耳熟能詳、以身作則:「第十條誡:你不可貪戀人的妻子、僕婢、牲畜,和他一切所有。這是什麼意思?我們應當敬畏和親愛上帝,因此就不誘取或強奪他人的妻子、員工、牲畜,不離間他們;卻要勸他們留下,各盡本份」(《路德小要理問答》)。第二、你在鼓勵一種嬌生慣養、聞風喪膽、不負責任卻總是強詞奪理的罪,而且是在他正在接受醫治的關鍵時刻和十字路口。你們成了朋友那一天,我只能感慨那惡者如此狠毒和狡猾——藉著你這位牧師的手終止了醫治,成功讓他繼續是那個自己。本來艱苦卓絕的忍耐是唯一能醫治他熱病的方案,但我的臨床計劃被您這個闖入者中斷了。你所做的你不知道。他的一生需要一次「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羅馬書5:4)的機會;正如以色列人需要約旦河中的石頭。他從來沒有一次這樣得勝的經歷,所以他一直是他自己。

在您看見這些黑暗並願悔改的前提之下,我將這個孩子交給你了,親愛的弟兄,拜託。現在一切安排之後,我應該向您談談這孩子的問題。他至少已經穿越3間教會了,根據我對他的瞭解,你們的蜜月甚至不會維持半年。他一定會就一起具有霾國特色的「道德事件」和利益盤算而發熱,然後被自己激動起來,再尋找下一個更合適他的教會。而且他一定這樣說服自己:我禱告過了。這個被魔鬼、中國、家庭和自己寵壞的大孩子,從來沒有學會忍耐、責任和愛。坦率地說,交給你我也不放心,因為現在你也是這樣的狼。但是,我別無選擇,你也是牧師,你自己選擇了責任。他一路拆毀和棄絕,包括任何經過的人和事……但求己意,為所欲為;好生氣,暴怒;自己膽小怕事,有著病態的敏感,卻凡事總能遷咎與人。這是一個中國的小男人,或者從來沒有男人過的預備役男人。他唯一的權威、自我意識或尊嚴是藉著向女人發飆、向教會告別(棄絕主內弟兄姐妹、論斷牧師)這兩大工程建立起來的。魔鬼不會放過他,樂意一直這樣使用他——他一生只有這兩大壯舉。第一次見到他生病的時候,我就想起了馬可福音記載的那個見證:

「16耶穌問他們說,你們和他們辯論的是什麼。17眾人中間有一個人回答說,夫子,我帶了我的兒子到你這裡來,他被啞巴鬼附著。18無論在哪裡,鬼捉弄他,把他摔倒,他就口中流沫,咬牙切齒,身體枯乾,我請過你的門徒把鬼趕出去,他們卻是不能。19耶穌說,噯,不信的世代阿,我在你們這裡要到幾時呢?我忍耐你們要到幾時呢?把他帶到我這裡來吧。20他們就帶了他來。他一見耶穌,鬼便叫他重重地抽瘋。倒在地上,翻來覆去,口中流沫。21耶穌問他父親說,他得這病,有多少日子呢?回答說,從小的時候。22鬼屢次把他扔在火裡,水裡,要滅他。你若能作什麼,求你憐憫我們,幫助我們」(9:16-22)。

感謝主,祂來制止了我們的辯論:「你們和他們辯論的是什麼」。我們擁有太多的重擔背負前行,開往下一站。所以我今天向您呼籲牧者的心腸。既然您自己將這孩子留作重要同工了,我就提前勸勉您,當他這一切舊病復發的時候——那是一定要來的——您必須忍耐,繼續作他的牧師。何為牧者的心腸?或者說,牧者的心腸從何而來?這就是標準答案:「15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這話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16然而我蒙了憐憫,是因耶穌基督要在我這罪魁身上,顯明他一切的忍耐,給後來信他得永生的人作榜樣」(提摩太前書1:15-16)。我的的確確是罪魁蒙恩,你也的的確確是罪魁得救。罪魁才能忍耐罪人,罪魁成為牧師才能醫治接納罪魁。耶穌拯救了你我,忍耐了你我,並抬舉我們作祂的僕人。我們應該忍耐這個孩子。只是我不知道上帝是否差遣你到了東方,還是你自我差遣的。也許你自己也不知道你應該作什麼。但是,既然神允許這一切發生了,我願意相信,這個孩子就是上帝送你去那座監獄的目的,哪怕只是為了救這一個人。「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以斯帖記4:14)。然後你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我現在為你禱告,你也真是我的同工了。主啊,憐憫我們。阿門。

任不寐,2016年9月7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