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與回應:逆襲或叫停,全球時代的川普現象

1

尊敬的任牧師您好,我是灣區的一位弟兄。最近一直在YOUTUBE上聽CSMP的講道視頻,我太太說我已經是您的粉絲了。我也開始閱讀不寐之夜,感慨頗多。這麼多年了,我好像一直在等候這樣一種聲音。為你感謝讚美主。我這次寫信打擾,是因為剛剛看到您關於美國總統選舉的評論。【平安。第一、作為聖經教師,我看見這樣的歷史事實,真正的教會根本不需要基督徒總統。在尼祿統治下,福音覆蓋了羅馬帝國;在誰誰誰統治下,基督徒從300萬人發展到3000萬人。第二、作為霾國人,批評美國大選及美國大選的缺點,我總是覺得特別臉紅,甚至無地自容——你不能總是就自己還沒有的文明炫耀獵戰民族的偉大謙虛或不知羞恥。第三、作為基督徒,我的心能容納美國大選揭示出來的任何人性的弱點和肉身的罪錯,因為聖經明明說人就是罪人,基督來尋找和拯救罪人。第四、作為加拿大公民,我深信候選人的缺陷恰恰是建立憲政制度和選舉體系的理由,而我相信西方制度完全可以承受哪怕更不堪的川普或更偽善的希拉裡。而根據兩個國度的理論,作為公民應該根據政治而非神學選舉領導人。第五、作為蒙恩的罪人,我願意自己在川普希拉裡和美國選民任何罪性上看見自己的罪——川普的胡言惡語我也可能說過;希拉裡的政客習性也在我自己身上;求主赦免,繼續更新。第六、作為路德教會的牧師,我當為君王和萬人求,我祈禱川普希拉裡和美國選民應該重建自己的教會生活,惟願每個人「黑夜已深,白晝將近」(羅馬書13:12)。第七、作為傳教士,看見整個世界一代不如一代的領袖風雲迭起,東西一色,我更堅定了末世論信仰,並應該將末世論的真理傳遍天下。】您寫這些話的時候,應該是11月7日。那是在川普當選之前了。現在川普當選了,撕裂了華人社會,而且很多牧師也紛紛發表評論。所以我想請教您現在怎麼看,特別是怎樣看待牧師們對這次大選的反應。謝謝!

平安。首先我支持神學介入政論,儘管神學的目的永遠不在政治。原因有二:第一、沒有神學教養的所有爭辯就沒有底線:妖魔化對手神化自己;或者妖魔化自己要反對的人,神化自己要支持的人。生氣和瀟灑都是感動自己的秀態。第二、沒有神學視角,根本不可能看見政治事件背後的神聖旨意,所有評論只是圍繞世界那點破事兒的道德爭吵,豬說:「我比你聖潔」(以賽亞書65:4-5)。於是希拉裡說她比川普聖潔,川普說他比克林頓聖潔,CNN說他們比川普聖潔,牧師們說他們比這些人都聖潔……於是雞飛狗跳分道揚鑣。這些異教之爭起於勝負終於恩怨,與愛無干(提摩太前書1:3-5)。所有這些評論都是律法主義和人本主義的評論:聚焦川普和希拉裡的道德生命,而在福音真理之下,這些問題不過是廢話和假問題。但你越是道德高調,你越像魔鬼的兒子。其中繼續控告川普的人尤其醜惡:他們先攻擊川普不接受民主選舉的結果,然後他們自己不接受民主選舉的結果。

正因為如此,我看美國大選不看任何豬,只看這事件怎樣是「祂的故事」。我不在乎川普本人是怎麼想的,我關切和祈禱藉著這件事,最終可以撕裂或叫停持續40年的全球化進程(1976-2016),給教會正本清源重新出發一個契機。2012年秋天,我在美國神學院集訓的時候,和那裡幾位神學教授以及一些普通的美國基督徒交流,我當時非常震撼他們對奧巴馬政府以及美國現狀的絕望:「我們必須在2016年大選中用選票挽救基督教的美國和我們的傳統」。這才是2016年81%的福音派基督徒支持川普的主要原因。而我樂意看見阿米什人也從他們的世外桃源中被拉出來,給那位二桿子富商提供了最後的稻草。邏輯很簡單:人們對美國現狀和亞洲現狀以及恐怖主義現狀都感到不滿,希拉裡上台意味著現狀的持續,但川普上台可能意味著改變或改善。我不否認民主共和的兩黨輪流有章可循,按慣例現在也到了換人的時候了。但是川普的競選綱領讓我們看見2016年的改弦更張擁有了更多文化或神學上的意義,儘管這可能是45屆以來最無文化更無信仰的選舉。這是美國精神靠著基督教的落日餘暉在三個方面的迴光返照。

第一、這是常識對道德的逆襲或叫停。道德是人本主義的瘟疫,後面站著蛇言。道德化或肉身成道是美國精神在當代的主要醜聞:自以為義的希拉裡和自以為是的美國媒體徹底輸了,美國人半掩朱顏地回歸誠實。當代美國人基本上就是法利賽人。美國100多年的崛起讓美國人逐漸忘記了恩典,也忘記了自己是誰。因此他們離開了謙卑有福的神聖邏輯,起來在彼此前面和全世界面前演神成癮。同時歐洲向美國貢獻了左派裝X的精英主義,和以相對主義為基本魔咒的後現代思想;而遠東向美洲輸送了飛豬在天的龍學。兩次世界大戰更為美國人提供了人類道德教師的傲慢,於是40多年來,美國精神就是「我們便如神知道善惡」。在道德上自負到這種地步:在國際社會自詡人權警察,在國內政治上毫無底線和常識地政治正確,結果假冒偽善、多元共罪、逆向種族主義和同性戀氾濫成災。我從來不認為這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的民主化和自由化是美國人的貢獻,我寧願將蘇東坡歸功於那裡根深蒂固的東正教傳統和民族自決習慣。東方沒有在20世紀結束的時候歸入政治文明,只有一個原因:專制是那裡的人民和精英自己的罪惡贏得的懲罰。沒有任何一個霾國精英和霾國百姓真正尊重鄰舍的人權。不僅如此,外來人權壓力在策略上只能加強威權政治的動員能力。美國人應該回到美國內戰之前的謙卑狀態之中,認識到自己不是什麼人類文明的燈塔,正如自由女神像不過就是法國唯物主義和蠻族巫術苟合的偶像而已。美國人應該認識到,自己不過就是當年從歐洲流亡過去的罪犯:兇手、小偷、妓女、冒險家、奸商、騙子和奴隸販子。加爾文主義者不斷渲染的清教徒精神以及加爾文是美國精神之父,不過是教會貢獻的事後謊言。這些吹捧連起碼的聖經常識都沒有:你們蒙福不是因為你們的義,而是因為神的憐憫。美國人應該老老實實作一個蒙恩的罪人。所以川普的勝利是人對豬的勝利,是罪人對精英的勝利,是「我也不過是罪人」對「你才是罪人」的勝利。

第二、這是常識對全球化的逆襲或叫停。全球化建立在兩種謬論基礎之上:第一、無限市場化意味著無限的繁榮。但美國和西方在全球化過程的衰落否定了這個古典經濟學的神話。第二、市場化是民主化的基礎。但無教堂的資本主義的崛起不僅支持了東方專制主義惡性膨脹,而且開始征服有教堂的資本主義。經濟自由和政治自由之間的邏輯想像灰飛煙滅。這絕非第三帝國之類的短期現象,而是因為沙漠與草原上繁衍的文明從來就在自由及其邏輯之外。多年來我一直對道德主義和憲政主義的偽君子說:你們越是道德和宗教你們越像魔鬼;你們越有制度和法律你們越是流氓。古典經濟學和自由主義政治哲學及其遠東學舌一直就是一種學術謊言;西方的自由、憲政和人權絕不是什麼資本主義的結果,正相反,市場和自由都是教會的結果。希臘的民主普及不到5%的人口,羅馬的共和只是戰爭的婢女;只有基督教使超驗的和平、平等和自由成為可能。值得一提的是,歷史返回起點:英國人和美國人先後帶領世界進入現代和全球時代;如今英國人(脫離歐盟)和美國人(推出川普)又率先終結了這個進程。

第三、這是常識對世俗化的逆襲和叫停。40年來全球化在三個方面是前所未有的人類浩劫。首先,生態浩劫。生態環境在全球範圍內遭遇前所未有的瘋狂破壞,我們正進入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生態災難中,現實已經清清楚楚將人類送進聖經預言的末世。其次,文明浩劫。40年根本不是世界的全球化,而是全球的霾國化與綠化。不僅500家權貴以最無恥的方式完成了在全球範圍內的斂錢行動,而且東方專制主義和宗教恐怖主義在東西方以市場和多元兩種政治正確的名義,興建了大大小小的炮樓,徹底撕碎了基督教文明的基本版圖。與兩獸淫合的是所謂世俗化思潮,結果是全球道德水平的連續下降。這是一種前所未有的精神污染:專制主義加上恐怖主義;消費主義加上非基主義。就是在世俗化浪潮中,西方失去了教會迎來了移民。這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愚蠢的移民政策,這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噁心的移民:厭惡接納他們的國家及其所代表的文化,同時又離棄了自己宣稱偏愛的國家和文化。於是三種恐怖分子在西方勝利會師,啟示錄稱之為龍、陸地上的獸和海上的獸。大致已經看見的形象是:道德恐怖分子、宗教恐怖分子和經濟恐怖分子。巴比倫擄掠了猶大。於是西方在溫哥華已經淪陷,滿清入關。最近BBC一則令人髮指的視頻中的流氓及其親友已經全部移民,但西方咎由自取。資本移民是西方急功近利的約炮事件,生育移民是西方假冒偽善的自食惡果。不僅如此,40年來,人類在兩性關係上的變態自由,已經登峰造極。尼尼微已經不屑定這個世界的罪,因為所多瑪只配等候硫磺。2016年傳統基督教忍無可忍。最後,人權浩劫。特別在奧巴馬執政期間,全球人權和自由再創歷史新低。奧巴馬越是附庸風雅或白人傳統政治文化,美國精神就越是節節敗退。你越是演君子,小人越強大。於是地球上出現了霾俄之間可笑的同盟(這兩個最應該不共戴天的宿敵因為美國的愚蠢而成了朋友),同時美國在全世界部署軍事存在。這種庇護關係讓諸多「盟國」成為精明的小人。歐洲和亞洲民主國家自衛責任的失喪,才是地區間衝突和人權事業在世界範圍內節節敗退的真正根源。

我以完全相反的理由,支持「美國人滾回去」。但我深知,全球敗壞已經積重難返。一代不如一代,到處末世景象。但逆襲和叫停也是真實存在的。這是剛剛看到的三則新聞。第一、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表示,將在明年入主白宮後第一天就宣佈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第二、北京順義中央別墅區週日(2016年11月20日)中午12時許,高海納因停車與中國業主發生口角後,稱「我來中國一年了,到這裡我明白的第一件事就是你們中國人都是雜種!」中國人完全可以這樣反唇相譏:「我來美國一年了,到這裡我明白的第一件事就是你們美國人都是淫棍!」於是東西方兩個強盜一同發現了對方「真的好噁心」,所有人友邦驚詫地走到地球盡頭,每個人都宣稱看清了人類真面目。這很好,從此人類學終結了,日光下面不再有新人類,只有羅馬書第3章的常識。盼望以人為對象的政論和文學同時終結,小潘和西門不再公知。第三、蚯蚓具有驚人的交配能力。談到性交能力,蚯蚓完敗包括人類在內的其他物種。普通蚯蚓一次交配時間在三小時以上。1997年的一項研究發現,蚯蚓求偶的方式是拜訪彼此的洞穴,有時多達17次……這是對蚯蚓的宣判:「耶和華神對蛇說,你既作了這事,就必受咒詛,比一切的牲畜野獸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終身吃土」(創世紀3:14)。

人類的指望在哪裡呢?神說:「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創世紀3:15)。2016年初冬,我們即將開始提摩太書系列課程:「你要趕緊在冬天以前到我這裡來」(提摩太后書4:21)。阿門。

2

誤會弟兄2016-11-10 11:11:01 說: 請問任牧師,如何評價施瑋的《叛教者》? 這是一本以小說形式呈現的倪柝聲傳記。

平安。我不知道一個人有多無聊或貪愛世界,願意花那麼多心血去寫另外一個破人。因為聖經兩句話就將他們破碎了:人就是罪人;你就是那人。而你若去傳記一位牧者,不僅無聊而且危險:「你是誰,竟論斷別人的僕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為主能使他站住」(羅馬書14:4)。而如果是一個女人或一群女人嘰嘰喳喳在那裡深揭猛批說長道短,甚至在教會中百家講壇,這些無知的婦人根本就不是基督徒,因為她們連聖經上的一些基本常識都沒有:「34婦女在會中要閉口不言,像在聖徒的眾教會一樣。因為不准她們說話。她們總要順服,正如律法所說的。35她們若要學什麼,可以在家裡問自己的丈夫。因為婦女在會中說話原是可恥的」(哥林多前書14:34-35)。女人的控告基本上是一場情慾(受挫)的事,男女人亦然。施瑋也算故人,我今天說這些話對事不對人。但萬一對上了,她也知道我從不是鄉願之徒。使徒沒有傳記。你一個罪人為另外一個罪人作傳,從根本上說你的大作就是異教之作和賣肉舊業——甩賣倪肉,29錢一斤;買一送二。那些人根本談不上什麼叛教,因為他們從來不在教中。一個基督徒不能總是覺得自己特別天真爛漫,總是別人軟弱的受害者和被跌倒者。沒有人有資格這樣謙虛,你跌倒是因為你本來就是那貨。何況死人無言,文字何辜。中國基督徒似乎永遠寫不出奧古斯丁的懺悔錄,只有秉筆直書或意淫別人罪惡的史官或道德妖孽:別人懺悔錄或為別人懺悔錄,逼別人懺悔錄。這就是漢學和漢語神學,左盜在譏誚,翻拍為基督徒作家。

3

謝謝您的付出,課程感覺太快了,總是跟不上,囫圇吞棗的讀,等了好久,您的問答與回應終於恢復了,現在終於可以向您提問了:

1.……您的查經課程,沒有參加考試是否就視為零分啊,才疏學淺的我想了好久好久也沒把約翰福音的論文整出來,羅馬書的考試還在醞釀。

 2.針對您以往講章中提到的「吃人」一詞的應用,是否可以這樣理解,基督的十字架事件可以被看做是一起吃人事件,全人類把基督吃掉了,而這又是人類論斷人審判人所帶來的結果——殺人,論斷人就是在吃人,而我們每一個人牙縫裡都塞著人肉,若沒有基督,所有人都是當滅亡的。

3.您經常講到「演上帝」一詞,希望再談一談這個話題,最好是舉一個例子,把這個詞講的再明白一些,謝謝!

4.關於您批評加爾文主義我想談點個人看法,雖然我沒有完全讀過加爾文的著作,但是看到任牧您這麼強烈和持續的批判加爾文主義,我相信加爾文主義已經不是僅僅稍微偏離了一點點真理,他一定是已經上升到得救的層面了,記得多年前在一個福音網站上看到有人討論加爾文主義,直接來了句不相信加爾文主義不得救,這太可怕了,這跟極端靈恩派的不說方言不得救,重生派(哭重生)邪教徒,得誰問誰「你重生了嗎」,好像一次重生就永遠重生了,你要說不相信聖經不得救這沒什麼問題,高舉加爾文主義鬱金香超過聖經,這不是明顯的經外啟示加添聖經嗎?

5.最近瞭解了一點耶和華見證人,聽說他們各方面都挺「優秀的」——道德,素質,人品,聖經說,連撒旦也裝作光明的天使,他們信的是另一個福音,所有從本質上說基督以外皆邪教,耶證分子不過是冒充基督的邪教徒罷了。

平安。1、交作業與才學無關,與勤奮有關。2、這是主耶穌自己對十字架事件的解釋:我的肉是可吃的,我的血是可喝的。我發現您的才學足以完成任何作業。3、請參考:創世紀3:5,「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約翰福音16:2,「人要把你們趕出會堂。並且時候將到,凡殺你們的,就以為是事奉神」;路加福音6:42,「你不見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對你弟兄說,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你這假冒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後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哥林多後書11:14,「這也不足為怪。因為連撒但也裝作光明的天使」……4、你說的是。我再一次看見你的才學足以完成任何作業。5、去寫作業吧。

4

任牧您好,首先感謝您的回答。

一,我和一位改革宗的弟兄交流,他指出,根據約 16:10,徒 1:11,主耶穌升天以後,他的肉體就不在地上了;他還指出,根據太 28:18,全部的權柄都在主耶穌身上,而聖餐是主的身體的邏輯結論就是中世紀天主教會的政教合一(全權的主已經降臨在聖餐中了,舉行聖餐的教會就獲得了主的權能),所以要堅持兩個國度的理論,加爾文的「屬靈同在說」才是正確的。

二,您怎麼評價雅羅薩夫 帕利坎(Jaroslav Pelikan)的思想?他晚年放棄路德宗牧師的身份,回歸「祖輩的信仰」正教會,成為一名平信徒,您怎麼評價這件事?他的改宗是因為在正教裡找到了新教所不能提供的東西,比如歷史的延續性(continuity)、解經的權威(magisterium),還是出於習俗和文化的原因?

三,新約裡沒有讓人分裂教會、自立門戶的教訓,比如保羅雖然指責加拉太教會離開了福音,但他沒有讓加拉太人離開那家教會;約翰在約三里點名批評丟特腓,但他沒有讓信徒離開那家教會。我想知道,路德宗怎麼論述她與天主教會分離的合法性?

四,我們這裡的弟兄姊妹查考何西阿書的時候深感困難不小。前三章還好(有故事),四章開始上帝開始「罵人」,規勸人,也有安慰,但是我們理不出頭緒,看了一些釋經書令人極度失望。請推薦一兩本不錯的何西阿書的釋經書(英文的,中文的好的可能還沒出來)。主恩同在!

平安。1、兩個國度論不是加爾文發明的,至少應該上溯到路德。但將兩個國度與聖餐連接起來,完全是人的道理,沒有任何聖經根據。我只相信主自己說的:「這是我的身體」。那時他手裡是麵包,而不是祂升天的「肉體」。2、我不會因為加略人猶大而否定耶穌,更不會因為底馬的離開而否定保羅。路德以及路德神學同樣有局限,但天主教的基本神學框架有問題;而東正教的的確確與路德神學有一些相通之處。我個人不能接受東正教的神秘主義以及政教合一的傳統。我尊重Jaroslav Pelikan對傳統的尊重,但我更多將他視為學者而非牧師。3、你需要補充兩個常識。第一、不是路德離開天主教會,是天主教會開除了路德教籍。第二、新約聖經也沒有讓人毫無底線地留在某間「教會」中,這經你沒有念過嗎:「但如今我寫信給你們說,若有稱為弟兄,是行淫亂的,或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罵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這樣的人不可與他相交。就是與他吃飯都不可」(哥林多前書5:11)。4、Arno Gaebelein』s Annotated Bible :Commentary on Hosea;Norden, Rudolph: God』s Word for Today: Hosea。

5

親愛的任牧,平安!又要開始新的一年,回想即將過去的一年,真是主恩同在,求神繼續大大使用任牧。同時想你給個建議,在新的一年裡,我們該使用一年還是三年的教會年歷,是否小組都一致會更好些。

平安。謝謝弟兄的建議。建議新的年度使用2016-2017-Church-Year-Calendar-Three-Year-Series-A。這份經文選應該是以馬太福音為主日崇拜福音經文的。可以在網上下載PDF或Word格式文件。

6

親愛的任牧,平安!這兩天非常興奮,就首先想和親愛的牧師分享。感謝我們的神讓你來教導我們。經過牧師的教導,深深懂得了心約、不可論斷人、禮儀型教會的重要性,也感謝神帶領牧師在。這幾方面的看見,同時也感覺到牧者的不容易。這幾天在複習羅馬書的過程中,個人覺得這幾點在羅馬書裡有充分的體現,現分享如下:羅馬書5-8章這個單元剛好位於羅馬書的中間部分,至少在中間位置,假如這個單元是講教會,那麼我們可以知道教會在羅馬書中的地位了,可能這幾章就如舊約利未記的中間章節了。為什麼說羅馬書5-8章講教會呢?第一,6章講教會的洗禮真理方面,7-8章(或說7-8上半章)講教會的認罪赦罪禮,包括聖餐禮,只是這裡沒有提到而已。7章主要講我們的認罪部分,我們的靈與肉爭戰,這種爭戰解決辦法只有通過教會的赦罪禮來解決。第二,6章、8章用了大量的介詞,主要是διὰ(方式)、εἰς(目的)、 ἐν(方式?),這些介詞正好是禮儀型教會的體現,儀式和儀式的效果等等,只是我還不能看見這是否真是這樣。第三,7章的不可貪心應該是我們心靈的問題,貪字和十誡的最後一誡的貪字一樣,我想為何單單提到這方面的罪呢,是否和不可論斷人。創世紀2、3章不可吃分別善惡樹的果子聯繫,假如是這樣,豈不是教會禮儀的中心是帶領我們心靈的平安,新約體現在心上。我寫這些,不知是否是任牧在這些神學方面的其它證據?愛你的弟兄。

平安。謝謝弟兄的分享。第一部分我基本同意。第二部分和第三部分要掌握一個釋經的「度」的問題。對個別字句的分析要放在語境之中尋找更充分的支持。否則,寧可不將這些心得吸收到講章中。傳道人講道更多是在作減法。學術研究可以相對個性一些,但講道台必須堅持一種保守主義的原則。僅供參考。

7

羅馬書第六課提到你曾經講過希伯來、以色列和猶太的區別。能否告知在哪裡講過,或者你再講一遍?

平安。希伯來主要指語言方面的種族,到大衛時代之後基本上就不用了。以色列主要指雅各以降的希伯來人,從出埃及開始,一直到北國以色列王國滅亡。使徒再說以色列人只用其神學含義,指上帝的選民。猶太人這個名字主要是南國猶大被擄之後從外邦人興起的,後來指猶太教中人。在約翰福音中,猶太人是一個比較負面的概念。

8

gumpy2016-11-20 11:23:33 說: 任牧師是否關注過科學界的韓春雨事件,幾十名重複不出結果的科學家聯名要求韓公開實驗記錄。不知道這種做法您是否認同。

平安。據我所知這件事還沒有最後的結論。科學是必須是面對質疑的,至於個人動機,我無權置喙。我所想到的是,在某種意義上,科學史就是醜聞史。但聖經從來不需要修正。你可以質疑聖經,但數千年了,上帝的話語仍然安定在天。

9

舟山雨點:任牧平安!很久沒有提問了,不知您有沒有時間解答。學習《羅馬書》課程的時候您對大衛數點民數這個過犯有了全新的解讀,我也再次重讀了撒下24章與代上21章的相關經文,發現還是有不明白的地方,勞煩牧師再次解答:為什麼兩處經文約押數點的人數不同?為什麼沒有數點便雅憫人?為什麼上帝降饑荒有7年和3年的不同?為什麼聖經記載禾場的主人耶布斯人有兩個名字,亞勞拿與阿珥楠,有什麼屬靈含義嗎?謝謝!願神繼續藉著不寐之夜這個禾場,造就更多的弟兄姐妹!+舟山雨點:任牧平安!又有一處經文不明白向您請教,就是我們團契按照CSMP的課程教導,在查考《以賽亞書》第三部分的時候,26章有兩節經文很難讀懂:「17婦人懷孕,臨產疼痛,在痛苦之中喊叫;耶和華啊,我們在你面前也是如此。18我們也曾懷孕疼痛,所產的竟像風一樣。我們在地上未曾行什麼拯救的事,世上的居民也未曾敗落。」(賽26:17-18)尤其是「所產的竟像風一樣」,完全不懂,盼望解答,謝謝!求主繼續加添您的心力和體力!

平安。謝謝你對聖經的認真態度。

撒母耳記下24:4但王的命令勝過約押和眾軍長。約押和眾軍長就從王面前出去,數點以色列的百姓。5他們過了約旦河,在迦得谷中,城的右邊亞羅珥安營,與雅謝相對,6又到了基列和他停合示地,又到了但雅安,繞到西頓,7來到推羅的保障,並希未人和迦南人的各城,又到猶大南方的別是巴。8他們走遍全地,過了九個月零二十天,就回到耶路撒冷。9約押將百姓的總數奏告於王,以色列拿刀的勇士有八十萬。猶大有五十萬。

歷代志上21:2大衛就吩咐約押和民中的首領說,你們去數點以色列人,從別是巴直到但,回來告訴我,我好知道他們的數目。3約押說,願耶和華使他的百姓比現在加增百倍。我主我王阿,他們不都是你的僕人嗎?我主為何吩咐行這事,為何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呢?4但王的命令勝過約押。約押就出去,走遍以色列地,回到耶路撒冷,5將百姓的總數奏告大衛,以色列人拿刀的有一百一十萬。猶大人拿刀的有四十七萬。6惟有利未人和便雅憫人沒有數在其中,因為約押厭惡王的這命令。

首先請注意聖經中的每一個字。「以色列拿刀的勇士有八十萬」與「以色列人拿刀的有一百一十萬」不是一個概念,前者說的是「勇士」,後者是普通的兵丁。「猶大有五十萬」與「猶大人拿刀的有四十七萬」,這也不是一個概念,前者是普通男丁,後者是戰士。其次,「6惟有利未人和便雅憫人沒有數在其中,因為約押厭惡王的這命令」。這應該回答了你的問題。約押不高興,所以不願意百分之百地執行命令。便雅憫人居住在耶路撒冷附近,應該是最後數點的對象。當然,便雅憫人是一個很特別的民族,可以到士師記最後幾章看他們的命運。如果我們上次分享的是對的,便雅憫人已經幾乎滅絕於一場戰爭,因此約押很可能不願意他們再度成為大衛的炮灰。另外可以參考這種解釋:【兩段經文重點在代上21:6:「惟有利未人和便雅憫人沒有計數在其中,故此「代上」那差額30,000 便是便雅憫人,而利未人是不用當兵的(參民1:49),因為是一個支派,在此只是順便提及。至於那300,000 的差距,是因他們是儲備軍,「撒下」沒記載這群人。」】

撒母耳記下24:13於是迦得來見大衛,對他說,你願意國中有七年的饑荒呢?是在你敵人面前逃跑,被追趕三個月呢?是在你國中有三日的瘟疫呢?現在你要揣摩思想,我好回覆那差我來的。

歷代志上21: 11於是,迦得來見大衛,對他說,耶和華如此說,你可以隨意選擇,12或三年的饑荒。或敗在你敵人面前,被敵人的刀追殺三個月。或在你國中有耶和華的刀,就是三日的瘟疫,耶和華的使者在以色列的四境施行毀滅。現在你要想一想,我好回覆那差我來的。

我們可以有兩種解釋。第一、文學的解釋。7和3都代表完全,因此先知迦得只是用非常文學的方式在和大衛說話,7與3所表達的意思是一樣的。第二、撒母耳記中的7年是有修飾詞的:「國中」。因此可以這樣理解,7年是全國蔓延饑荒的時間,而3年是大衛自己經歷饑荒的時間。另外可以參考這種解釋:【「代上」記載大衛將受之刑罰可以選擇:「三年饑荒、慘敗三月、瘟疫三日」,同故事「撒下」經文記載饑荒是七年,而非三年,兩者孰是孰非?解釋乃是「代上」所記是一個「三、三、三」受判的模式,這模式應是原來的版本。故撒下的「七」字應改為「三」字,七十士譯本此處經文的記載均是三年饑荒,這是對的,因為撒母耳記上、下的抄本多處呈現破洞,這可能是造成後來文士抄寫顯出疏漏的原因。】

撒母耳記下24:18當日,迦得來見大衛,對他說,你上去,在耶布斯人亞勞拿的禾場上為耶和華築一座壇。19大衛就照著迦得奉耶和華名所說的話上去了。20亞勞拿觀看,見王和他臣僕前來,就迎接出去,臉伏於地,向王下拜,21說,我主我王為何來到僕人這裡呢?大衛說,我要買你這禾場,為耶和華築一座壇,使民間的瘟疫止住。22亞勞拿對大衛說,我主我王,你喜悅用什麼,就拿去獻祭。看哪,這裡有牛可以作燔祭,有打糧的器具和套牛的軛可以當柴燒。23王阿,這一切,我亞勞拿都奉給你。又對王說,願耶和華你的神悅納你。24王對亞勞拿說,不然。我必要按著價值向你買。我不肯用白得之物作燔祭獻給耶和華我的神。大衛就用五十捨客勒銀子買了那禾場與牛。25大衛在那裡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獻燔祭和平安祭。如此,耶和華垂聽國民所求的,瘟疫在以色列人中就止住了。

歷代志上21:18耶和華的使者吩咐迦得去告訴大衛,叫他上去,在耶布斯人阿珥楠的禾場上為耶和華築一座壇。19大衛就照著迦得奉耶和華名所說的話上去了。20那時阿珥楠正打麥子,回頭看見天使,就和他四個兒子都藏起來了。21大衛到了阿珥楠那裡,阿珥楠看見大衛,就從禾場上出去,臉伏於地,向他下拜。22大衛對阿珥楠說,你將這禾場與相連之地賣給我,我必給你足價,我好在其上為耶和華築一座壇,使民間的瘟疫止住。23阿珥楠對大衛說,你可以用這禾場,願我主我王照你所喜悅的去行。我也將牛給你作燔祭,把打糧的器具當柴燒,拿麥子作素祭。這些我都送給你。24大衛王對阿珥楠說,不然。我必要用足價向你買。我不用你的物獻給耶和華,也不用白得之物獻為燔祭。25於是大衛為那塊地平了六百捨客勒金子給阿珥楠。26大衛在那裡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獻燔祭和平安祭,求告耶和華。耶和華就應允他,使火從天降在燔祭壇上。27耶和華吩咐使者,他就收刀入鞘。28那時,大衛見耶和華在耶布斯人阿珥楠的禾場上應允了他,就在那裡獻祭。

關於亞勞拿與阿珥楠,一般有兩種解釋:兄弟二人或一個人不同的名字。我支持第一種說法,這也是猶太的傳統解釋。而且這個解釋也解決了「五十捨客勒銀子」與「六百捨客勒金子」的不同。我們沒有什麼理由否認猶太人的釋經傳統。

關於以賽亞書26:17婦人懷孕,臨產疼痛,在痛苦之中喊叫;耶和華啊,我們在你面前也是如此。18我們也曾懷孕疼痛,所產的竟像風一樣。我們在地上未曾行什麼拯救的事,世上的居民也未曾敗落。這裡是在講新約聖經說的產難。最後這句話應該是在強調:尚沒有拯救和審判的基督事件發生。這可以是預表基督兩次復臨的。「所產的竟像風一樣」。這個比喻實在深刻而且形象:在耶穌之前,所有的產難都像生產風一樣毫無意義。這個風指虛空,正如傳道書說的「捕風」。這一點看中國歷史更為清晰:不斷有悲劇和產難,但結果卻總是隨風而去。

10

渴想天家2016-11-22 10:56:15 說: 平安,任牧!啟21:8惟有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說謊話的,他們的分就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是第二次的死。」 1:對這句經文中「膽怯的」「可憎的」「說謊話的」具體是指?2:還有關於「淫亂的」,我想到【林前5:1】 風聞在你們中間有淫亂的事。這樣的淫亂,連外邦人中也沒有,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繼母。(但這段經文記載的事件也沒有說犯這樣的罪必然落入火湖的結局呀)所以這點矛盾不太明白。請教牧師指導!謝謝。

平安。我們一個字一個字考查吧。

膽怯的:δειλός,timid, fearful。主要指因為膽怯而否認主名甚至停止聚會的。馬可福音8:38凡在這淫亂罪惡的世代,把我和我的道當作可恥的,人子在他父的榮耀裡,同聖天使降臨的時候,也要把那人當作可恥的。希伯來書10:25你們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倒要彼此勸勉。既知道(原文作看見)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26因為我們得知真道以後,若故意犯罪,贖罪的祭就再沒有了。27惟有戰懼等候審判和那燒滅眾敵人的烈火。顯然不是指偶爾膽怯的。馬太福音8:26耶穌說,你們這小信的人哪,為什麼膽怯呢?於是起來,斥責風和海,風和海就大大地平靜了(另參馬可福音4:40)。

可憎的,βδελύσσω。羅馬書2:22你說人不可姦淫,自己還姦淫嗎?你厭惡偶像,自己還偷竊廟中之物嗎?至少可以指向偶獻祭的。

說謊話的,ψευδής,lying, deceitful, false。出現3次。使徒行傳6:13設下假見證說,這個人說話,不住地糟踐聖所和律法。使徒行傳2:2我知道你的行為,勞碌,忍耐,也知道你不能容忍惡人,你也曾試驗那自稱為使徒卻不是使徒的,看出他們是假的來。應該只作假見證陷害人的,作假見證控告弟兄的。

淫亂的,πόρνος。fornicator (5x,私通者;通姦者), whoremonger (5x),妓女,嫖客。masculine noun。這個字應該源出πιπράσκω,基本含義是賣(如馬太福音18:25)。這主要指一種職業行為,或一種生活習慣甚至一種生活方式。顯然不會指約翰福音8章那個被赦免的行淫的婦人:μοιχεία,feminine noun,adultery。4次(馬太福音15:19,馬可福音7:21,加拉太書5:19);也不會指大衛和拔示巴的一夜情。那是一種罪,但大衛和巴士不會因此就在火湖裡,因為在他們悔改了。πόρνος的用法可以參見哥林多前書5:9-11,哥林多前書6:9;以弗所書5:5;提摩太前書1:10;希伯來書12:16,13:4;啟示錄22:15。而哥林多前書5:1 中說的是「淫亂的事」,πορνεία,26次。基本解釋:feminine noun。illicit sexual intercourse;adultery, fornication, homosexuality, lesbianism, intercourse with animals etc.sexual intercourse with close relatives; Lev. 18;sexual intercourse with a divorced man or woman; Mk. 10:11,12;metaph. the worship of idols;of the defilement of idolatry, as incurred by eating the sacrifices offered to idols。其動詞是πορνεύω,8次。將這種淫亂堅持到底的人,應該會在火湖中。

11

我親愛的弟兄,聽完這個主日的證道,我對弟兄的一生恍然大悟了。一時間痛哭失聲!!我想起聖經那句話:你「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來一一38)大俠苗人鳳本是一個傳說,但任不寐先生是真的。我們愛你!!!但求主饒恕吧,我們的愛是遲到的愛,遲到的愛都顯得那麼虛偽市儈,像世人一樣的殘忍!!

平安。親愛的弟兄,在任何意義上,我所經歷的一切都是恩典,唯一感恩。也許我真的比任何人都能理解,為什麼耶和華要殺摩西。客棧是轉折,山上的荊棘不是。山上沒有血,路上有血,錐心泣血,鮮血淋漓。1989年不是重生,2004年才是復活。主已經救了我們,「夫復何言」。

12

11月20日兩位姐妹……受洗,……家庭團契。+ 感謝神,感謝任牧,……的父親11月19日生日那天受洗了……祂的國擴張,感謝祂憐憫我們。+ 神真的奇妙,我的女兒終於受洗了,不按我想像的時間,卻是我一直祈求的……

平安。為這一切感謝主,幾乎是一夜之間,春風夜放花千樹。我們常常在經年累月的侍奉中陷入疲倦,在內外交逼中陷入抑鬱。人性的醜惡常常讓我們絕望,或者因此祈盼驚天動地的神跡。但是,就在我們快要死亡和放棄的時候,真正的神跡每一天都在發生,而且恰恰是藉著我們這些將殘的燈火和受傷的蘆葦在改天換地。這讓我們每天都思想神的話語:我父做事到如今,我也做事。我們所信的神是得勝的神。而只要我們堅持聚會,祂就會使用我們去拯救世人。親愛的弟兄姐妹,在人間還有比這更偉大、榮美和喜樂的事業嗎?是啊,「35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36如經上所記,我們為你的緣故,終日被殺。人看我們如將宰的羊。37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38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39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的」(羅馬書8:35-39)。阿門。

任不寐,2016年11月23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