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與回應:凡火血戰鋼鋸嶺,冷嘲霾是故鄉濃

牧師:今天去看了熱播影片《血戰鋼鋸嶺》,據說是梅爾.吉普森醞釀了十年的力作,票房直線上升,評價也很高。影片中男主人公道森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基督徒,嚴守星期六的安息日。在生死存亡的戰場上恪守自己的信仰,不拿槍,不殺人,拯救了70多名戰友和日本軍人。真人真事改變,很感人!但是,當我看完電影,走出影院,反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為什麼我不能為道森的行為有所感動,反而隨著故事的發展,越來越平靜,越來越冷靜,內心的感動一點一點,都沒有了。您知道梅爾吉普森曾經指導過《耶穌受難記》,無論是當時還是現在,都是很多基督徒熱捧的影片。 我不想猜測或八卦梅爾吉普森是否是安息日會基督徒。但是這樣具有影響力的影片宣傳的是安息日會的信仰,讓人有說不出的滋味!  您可否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說幾句?+  謝謝您!假如您有時間的話,請您評論一下今年熱播的電影《血戰鋼鋸嶺》,我看了相關評論,感動到流淚,在屬靈的戰場上,要為主多拯救一個靈魂到天國+  這幾天因著美國大片《血戰鋼鋸嶺》在國內上映,反響巨大且褒貶不一。基督徒也是見仁見智眾說紛紜。其實不同的看見甚至用聖經真理去評判都是正常的。但是,我們會不會又進入了一個與「政治正確」類似的屬靈正確的誤區呢?它不過就是一部電影而非一篇證道文章或神學教義。有人說主人公是安息日會的信徒,不要基督救恩的異教徒;有人說他心裡恨父親就已經犯了殺人罪;更有人說,戰爭中殺人並不違背上帝的誡命。聖經中戰爭殺人的例子很多,上帝並沒有禁止,甚至還下達殺人命令,例如對迦南七族實行種族滅絕。看來人真是喜歡論斷人的罪人,不論是政治正確還是屬靈正確,所以上帝禁止人吃智慧樹的果子,真是神的智慧神的愛。我這樣認為對嗎?

平安。首先在這裡問候大家聖誕平安。幾乎每年聖誕總是由「希律屠嬰」和「聖嬰流亡」的悲劇拉開序幕,2016年亦然。聖誕是產難,同時在產難中宣告著安慰和大好的消息,是關乎萬民的。今年歲末年初,歐洲發生恐怖襲擊事件,亞洲發生霧霾襲擊事件;同時,在兩個世界的撞擊地帶,剛剛落幕或序幕了一場「世界大戰」。幾乎就在同一塊海域,71年前發生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在遠東最慘烈的沖繩島戰役,美軍12,513人死亡或失蹤,日軍約100,000名守軍則盡數陣亡。對杜魯門和美國人而言,這場戰役為原子彈應用於戰爭提供了政治理由。也許應該從這個背景之下欣賞正在全球熱播的電影《血戰鋼鋸嶺》。這部戰爭劇不僅僅是回憶,似乎同時也是一場預言。《血戰鋼鋸嶺》激動人心之處首先在於她是關於真實歷史人物的傳記(Desmond Doss in God』s Care, by Frances M. Doss)。但是片名的不同翻譯顯示了不同文化圈中的人對影評的不同感受。中國大陸:血戰鋼鋸嶺(12月8日);台灣:鋼鐵英雄(11月25日);美國:Hacksaw Ridge。(11月4日)。大陸關切「血戰」,台灣關切「英雄」,但片子的原名既不「血戰」,也不「英雄」,只是聚焦一個地名:Hacksaw Ridge。

我瞭解Mel Gibson。他一直追求在歷史事件中搭建一個講道台,儘管他本人從來不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傳教士。從《勇敢的心》(Braveheart,1995)到《基督蒙難記》(耶穌受難記,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2004),梅爾-吉布森似乎努力拒絕與好萊塢一同向巴比倫陷落。這是他的信仰:Faith is a real thing。在現代文明中,仍然持守良心與上帝以及聖經之間的聯繫,這樣的藝術家已經鳳毛麟角,在這個意義上,梅爾-吉布森配得靈魂的尊重。Hacksaw Ridge的命名也應該不是偶然的,實際上這個名字所包含的聖經信息統領了整部影片的敘事。如果缺乏相應的聖經知識,就會像馮小剛和海清等中國觀眾一樣,覺得影片上半部分與「血戰鋼鋸嶺」毫無關係。同樣,離開聖經背景,只能是「外行看熱鬧」:這是一部特別真實和殘酷的戰爭電影。在聖經中發生過一起同樣慘烈的著名戰役,地點也可以叫鋼鋸嶺。這可以參考如下經文:撒母耳記下 12:26-31,「26約押攻取亞捫人的京城拉巴。27約押打發使者去見大衛,說,我攻打拉巴,取其水城。28現在你要聚集其餘的軍兵來,安營圍攻這城,恐怕我取了這城,人就以我的名叫這城。29於是大衛聚集眾軍,往拉巴去攻城,就取了這城,30奪了亞捫人之王所戴的金冠冕(王或作瑪勒堪。瑪勒堪即米勒公,又名摩洛,亞捫族之神名),其上的金子重一他連得,又嵌著寶石。人將這冠冕戴在大衛頭上。大衛從城裡奪了許多財物,31將城裡的人拉出來,放在鋸下,或鐵耙下,或鐵斧下,或叫他經過磚窯。大衛待亞捫各城的居民都是如此。其後,大衛和眾軍都回耶路撒冷去了」。另參歷代志上 20:1-8,那裡除了複述這場戰爭以外,特別提到了以色列人與偉人的戰爭。

以色列人和亞捫人之戰實際上是弟兄之戰或血肉相殘。亞捫人的祖先是羅得,以色列人的祖先是亞伯拉罕——亞伯拉罕是羅得的叔父。弟兄在鋼鋸嶺撕逼和血肉橫飛,是這部電影貫穿始終的主題。影片開端是主人公和弟兄之間的流血衝突,然後上溯到該隱殺害亞伯事件,人類歷史開端於弟兄對弟兄的兇殺。梅爾-吉布森將戰爭悲劇濃縮為弟兄悲劇:將歷史濃縮為戰爭史,將戰爭史濃縮為弟兄史,這一思想的確是極為深刻的。東方所有的戰爭記憶從始至終缺乏這樣的神聖觀念或悲劇意識,在我們這裡只有敵人意思,沒有神聖追問:「你兄弟亞伯在哪裡」(創世紀4:9)。是這樣的追問催逼主人公道森成為Conscientious objector(拒服兵役的人);也是這樣的追問將他差遣到戰場——他要幫助戰場上正在犧牲的弟兄,他不能對弟兄的犧牲視而不見。影片有這樣駭人的一幕:泥土中掩映一隻灼灼逼人的眼睛,那隻眼睛在傳道:「你兄弟的血,有聲音從地裡向我哀告」(創世紀4:10)。而影片下半部分是戰火紛飛、暗無天日的戰爭或土地,那是上帝的眼睛:「5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6耶和華就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創世紀6:5-6);「11世界在神面前敗壞,地上滿了強暴。12神觀看世界,見是敗壞了。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創世紀6:11-12)。不僅如此,更為重要的是,從道森和他哥哥,或亞伯跟他哥哥該隱的故事,完全平行了美國人和日本人之間的關係:沖繩島血戰歸根結底是人類的弟兄相殘。在弟兄相殺的思想中間,閃爍著主人公父親醉酒家暴的片段。實際上,亞當和夏娃的故事被奮力闡述為原罪背景,儘管這些努力略顯牽強,有待完善。

當然,弟兄分裂之後每一個人,每一個民族走向不同的道路,血親關係不能抹殺邪教和正教的分疏。人道主義並不是這部電影的主線,正如基督教宗派教義並非這部電影的主題一樣。這一點難得可貴。這部電影並不僅僅在弟兄悲劇上抒情,儘管梅爾吉布森有濫情的積習。實際上這部影片同樣試圖闡釋鋼鋸嶺戰役或沖繩島之戰同時是一場屬靈戰爭。打開地圖我們曾經說明,以約旦河為中心,啟示文明向西東兩翼不斷墮落出人本主義文明,而人本主義文明墮落到極致就是偉人崇拜,偉人崇拜最下流的方式就是政治偉人或帝王崇拜。於是在人類軸心地帶,以交叉結構的方式搭建了這樣的偶像版圖:羅馬帝國的該撒崇拜對應秦漢帝國的天子崇拜;英倫群島的女王崇拜對應著日本列島的天皇崇拜。其中,只有日本的天皇崇拜逼似一種宗教,或者說,那是一種地地道道的、成熟到極致的人本主義邪教:亞捫人瑪勒堪崇拜。如果不理解這種邪教精神,根本不可能理解神風和玉碎戰略。沖繩島上瘋狂的「日本軍國主義」,集中了古往今來一切恐怖主義襲擊的主要特徵。因此,沖繩島上上演的不僅僅是人類弟兄之間的骨肉相殘,這場悲劇也同時是基督精兵與撒旦差役之間的決戰。值得一提的是,沖繩島是巴別塔事件之後人類流放到遠方的最遠之地,也是東方和西方世界的地理切線。電影被刻意放置在這樣的神學地理中,並藉著諸多細節和場景來闡述這樣的神學主題。比如那本聖經是唯一將電影上下兩部分連接起來的「道具」(以及山嶺),也可以解讀為,聖靈爭戰的寶劍是上帝的道,而不是人間的武器。又如主人公在戰爭結束之後,在晨光之下讀經寫作;而背景特意聚焦了一個深坑:「陰間的門不能勝過他」(馬太福音16:18)。更經典的見證是日軍統帥牛島滿的剖腹自殺。梅爾-吉布森沒有讓他完全按邪教的方式殉道,反而加上刀光一閃人頭落地的「畫外音」;同時對照著道森雙腿被炸殘的畫面。這是一切屬靈戰爭的本質和結局:「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創世紀3:15)。另外,戰爭基本上是在火燒地穴的畫面中展開的,用火焚燒仇敵乃是聖經戰爭的基本特徵,從創世紀的火燒所多瑪一直到啟示錄的火湖,中間則是以色列人此起彼伏的「用火燒城」(民數記26:10;約書亞記8:8;士師記1:8等)。懸崖上的繩索拯救行動,在聖經中相關案例也貫穿始終:從耶利哥到大馬色。

霾國的藝術家和觀眾們有理由借此反省這些年來該國影視藝術何等的乏善可稱。可以說,這27年是霾國文學藝術最黑暗的時期之一。被稱為電影的霾國作品大致可分為4類。首先是抗日神劇,這些作品不僅是對人類智商和G軍英烈的侮辱,更是在瘋狂擴建已經人滿為患的流氓無賴的避難所(塞繆爾‧約翰遜)。當然,製片工頭貪污官辦工程款仍然是橫店產業的基本動力。其次是都市鬧劇,百無聊賴,淫詞艷曲,狗血濫情。極度虐心顯示了創造力的貧乏和想像力的枯竭以及普魯士體制的愚蠢,也顯示了霾國的確是根本有病的族類。再次是宮廷雜劇。可憐的借古諷今和春秋筆法,可恥的陰謀詭計孫子兵法和胡編亂造。第四是諜戰邪劇。這類作品只能是魔鬼的激情或藝術,深深毒害了已經病入膏肓邪惡巔峰的靈魂:為達到目的當然可以不擇手段,利用親人朋友和同事當然可以無所不用其極、滅絕人性和正常人類情感。謊言和暴力在任務的粉飾之下,成為新常態。所以霾國影星和觀眾對《血戰鋼鋸嶺》的熱捧,可以視作一種對流俗和體制的抗議:「我不是潘金蓮」,「我們太可憐了」,「我們要移民」……

但是最後我們不得不討論一下《血戰鋼鋸嶺》的神學缺陷。嚴格來說,這部電影也是梅爾-吉布森獻上的一場凡火(利未記10:1;民數記3:4,26:61)。缺陷首先是源於梅爾-吉布森或道森本人的宗派缺陷;其次源於美國主流神學的當代世俗化潮流。道森的教派屬於基督復臨安息日會(Seventh-day Adventist),大部分福音教派將之定義為異端。有關論辯可以在網絡上查考相關資訊。僅就這部影片而言,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神學問題主要在以下兩個方面。

第一是律法主義。該宗派的異端或極端思想首先在安息日的持守上,這方面的教義既沒有新約聖經的根據, 也沒有初代教會的傳統。其次是關於第六誡不許殺人的應用,也是斷章取義的極端。正如大部分英譯本將之翻作murder而非kill一樣,聖經整全的信息並不反對「正義戰爭」或「自衛戰爭」。自殺和任憑弟兄被殺實質上也是一種殺人罪;上帝比任何假冒偽善的人類更為公義和誠實。而當你飛起一腳踢飛一個炸彈的時候,你也不可避免地殺了哪位倒霉蛋。然後你只能向耆那教和佛教不斷比善的邏輯致敬,但是「掃地恐傷螻蟻命」根本做不到「愛惜飛蛾紗罩燈」。不僅如此,聖經中有亞伯拉罕殺敵搶救羅得的故事,更有以色列人攻佔迦南的歷史事件。而領受十誡的摩西本人,大部分時間是以色列軍隊的統帥。比如,他在山頂上指揮以色列軍都與亞瑪力人血戰。大衛和所羅門同樣都是「三軍統帥」;我們也找不到證據證明意大利的百夫長哥尼流受洗之後解甲歸田了。正相反,新約明確教導人,你受洗前是什麼位分應當繼續努力持守。

第二是社會福音。離棄教會,以家庭和社會為福音的主要應用中心,不僅是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致命缺陷,也是西方當代神學的主要缺陷。首先我們來看該宗派的自我解釋:「本會從十九世紀下半葉(一八六三年)成立之初,僅在北美有數千信徒,並且屢經內憂外患及各種試探考驗,但目前本會已發展成超過一千二百萬信徒的世界性宗派,在二百多個國家、地區中進行傳道、教育、醫藥、廣播、文字、救災工作,在靈性、智力、身體上,服務人群,榮耀上帝。本會也願與一切主的兒女共同完成主的大使命,並在末後大背道中為真理而站立」。我們借此清楚地看見的現代基督教共同的不務正業。而電影《血戰鋼鋸嶺》正是這樣扭轉福音方向的。雖然這部電影僅僅是一部電影,不是教義宣傳,不是證道講章;但是我們仍然能從中看見當代美國基督教的基本問題。教堂在電影中只是曇花一現,然後似乎是有意為之:象牙塔被廢棄如敝履,鏡頭捨棄教堂進入世界:先是家庭,然後是街道,最後是醫院、軍營、法庭和戰場。一起車禍,亞當肋骨折端找到夏娃,然後主要場景轉向醫院,雅各遇到拉結。這是典型的安息日派的神學視野,也是典型的現代基督教的愛巢。當然也是基督教信仰在美國的衰落簡史。更重要的異端思想是:梅爾-吉布森努力在道森的拯救和耶穌的拯救之間建立一種平行關係,這實際上將我們的信仰徹底扁平化了。儘管戰場救援與罪人得救之間有一定的關聯,但是從跟本上說,這完全是兩個問題。如果基督教拉近兩個戰場甚至使之完全重合,就更深刻而有效地廢棄了基督。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在西方世界,教會變成了社會,基督被假基督(人道主義的人民和偉人)不斷邊緣化。

所以親愛的弟兄姐妹,你們必須明白,道森在戰場上的拯救不是拯救靈魂,最多是淨化自己的靈魂,或活出自己對耶穌的見證而已。沖繩島真正的神學意義在弟兄悲劇和屬靈戰爭方面,但沒有任何一個人的拯救行動可以類比為耶穌的拯救行動。不僅如此,耶穌設立祂的教會而沒有設立任何一場政治戰爭作為天國的入口。這是我們教會的基本立場和基本異象。一部沒有教堂的福音電影只是在傳另一外一個福音。我清清楚楚看見影片的中點是婚床。但是,基督教歷史的中點是教會,是基督和祂新婦的筵席。所以我們站在這裡,等候從戰場歸來的道森和梅爾-吉布森。遺憾的是戰爭還沒有結束的時候道森的戰爭就結束了。真實的歷史是這樣的,或者說真正具有拯救意義的戰爭史是這樣的戰後歷史:

「11四王就把所多瑪和蛾摩拉所有的財物,並一切的糧食都擄掠去了。12又把亞伯蘭的侄兒羅得和羅得的財物擄掠去了。當時羅得正住在所多瑪。13有一個逃出來的人告訴希伯來人亞伯蘭。亞伯蘭正住在亞摩利人幔利的橡樹那裡。幔利和以實各並亞乃都是弟兄,曾與亞伯蘭聯盟。14亞伯蘭聽見他侄兒(原文作弟兄)被擄去,就率領他家裡生養的精練壯丁三百一十八人,直追到但,15便在夜間,自己同僕人分隊殺敗敵人,又追到大馬色左邊的何把,16將被擄掠的一切財物奪回來,連他侄兒羅得和他的財物,以及婦女,人民也都奪回來。17亞伯蘭殺敗基大老瑪和與他同盟的王回來的時候,所多瑪王出來,在沙微谷迎接他。沙微谷就是王谷。18又有撒冷王麥基洗德帶著餅和酒出來迎接。他是至高神的祭司。19他為亞伯蘭祝福,說,願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賜福與亞伯蘭。20至高的神把敵人交在你手裡,是應當稱頌的。亞伯蘭就把所得的拿出十分之一來,給麥基洗德。21所多瑪王對亞伯蘭說,你把人口給我,財物你自己拿去吧。22亞伯蘭對所多瑪王說,我已經向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耶和華起誓。23凡是你的東西,就是一根線,一根鞋帶,我都不拿,免得你說,我使亞伯蘭富足。24只有僕人所吃的,並與我同行的亞乃,以實各,幔利所應得的分,可以任憑他們拿去」(創世紀14:11-24)。阿門。

2

親愛的任牧:平安! 準備羅馬書考試時,又聽了一下你的講道,其中提到加爾文沒有受過嚴格的神學訓練;我們現在學習教牧書信,就想到一個問題,不知加爾文是否被按牧過?路德在1507年2月27日被晉陞為神父,是否意味著他是在之前就被按牧了?於是,就有一個問題出來了,是否存在這樣一個現象,從來沒有被按牧過的人又去按牧別人?或者是沒有被按牧的人和按牧過的牧師一起按牧第三者?同樣地,在按牧的事情上是否存在斷層,像中國歷史的斷層一樣?在這一點上,我指的是一些教會的斷層,在這一件事上我相信神一定會保守。愛你的弟兄。

平安。就連唐崇榮牧師也承認,加爾文從未學過神學。加爾文的父親在教會任職過,這一點家庭背景成為加爾文主義者用來嘲笑路德的資本。這是他們在維基上編寫的詞條:「加爾文的父親既在教會內任職,又為貴族人士所尊重,與本城的上流人物有密切交往,這對於他的兒子來說,是一個特別機遇。加爾文從小得與貴族子弟同受小學教育,後來他成為韓階斯(Hangest)與孟特摩(Montmo)之子的密友,日後他將所寫的第一本書獻給孟特摩說:「我自幼在你家裡長大與你學一樣的書,我所領受的第一教誨就是從你尊貴之家的生活與修養得來的。」這種關係給了加爾文高尚的禮節與社交的平靜,而非出身於礦工之子的改教家馬丁·路德所擁有,路德總是帶著不失老百姓階級的粗野作風。加爾文比路德小26歲。」

我們早就說過,加爾文主義者一邊宣稱加爾文和路德的偉大友誼,一邊從未放棄任何機會譭謗路德。這些人似乎忘記了,我們的主耶穌不過也是木匠出身,而彼得不過也是帶著「老百姓階級的粗野作風」的漁民,約翰雅各甚至是「雷子」。加爾文的專業當然不是神學,而是拉丁文學(College de la Marche)和哲學、倫理學(College de Montaigu)以及法學(University of Orleans,University of Bourges)。加爾文主義者先自學成才,然後矯枉過正地建立「新概念神學」。

你提到了一個非常重要而敏感的常識問題:加爾文從來沒有被按牧過。這是真的,這不僅是加爾文主義者的驚天醜聞,也是現代基督教的醜聞:一個在聖職上完全背離聖經的人成了一派宗師和中國教會的信心英雄;彷彿聖靈沒有降臨,彷彿聖靈不在教會,彷彿聖靈沒有默示聖經和提摩太前書第三章。同樣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加爾文主義者是這樣以恥為榮地宣揚他們的教主的:「然而,就是這樣一位影響後世既深且巨的屬靈偉人加爾文,卻沒有留下任何按立聖職的證據,我們也許會感到很驚訝,原來他終其一生是個平信徒,他也是個隱藏的人,很少談及自己,以致我們對他的生平知道得很少。我們若把加爾文與人比較,他的神學思想可以和奧古斯丁媲美,是喜馬拉雅山的諸峰之一,列身於偉大的神學家中;而他與神的關係一如使徒約翰,他把人的注意力引向永活的神。加爾文屬靈觀的特點:就是他對神的榮耀和神的超越特別敏銳、特別熱衷,他的神論尤其崇高,他的確是一位把自己掩沒在神榮耀裡的忠心僕人」(信仰之門:《隱藏在神的榮耀裡 ——宗教改革家約翰·加爾文小傳》)。一個沒有按聖經教導按牧的人,一個也沒有教導聖經聖職真理的人,就這樣成了「喜馬拉雅山的諸峰之一」。加爾文的的確確是「喜馬拉雅山的諸峰之一」。但是大山小山都要被削平,這更是真的。

關於按牧以及聖職方面的真理,我在提摩太前書第三課中多有論述。路德的情況大致如下:路德早期就學的經歷與加爾文類似,但真正的轉折是他被迫進入修道院,從此開始了系統的聖經教育。1505年路德進入埃爾福特的奧斯定會修道院,開始是見習修士,1507年2月27日他被祝聖為神父。這裡說的祝聖可以理解為按立。路德於是開始一邊學習一邊教學。1508年路德獲得聖經碩士學位,1509年獲得神學「四綱碩士」(Sentences)。他還學習了古希臘文和希伯來文。

3

請教任牧師問題:天國怎麼解釋。聖經在創世紀說,起初神創造天地,地是……最後創造人在地上。在使徒行傳保羅這樣說,神又限定人的地界。在啟示錄說,耶路撒冷要從天降下,聖徒要住在裡面。聖經說的天國,神的國和天堂都是要降下的耶路撒冷是嗎?以賽亞書說末後人要耕地。詩篇也這樣說:天是耶和華的天,地卻給了世人。能不能這樣理解:人是在地上的,末後也是這樣的,在審判之後的永生也是在地上的,天堂也是在地上的,不過不是現在的地是以後要降下來的耶路撒冷。

平安。聖經中說天國,也說神的國。所以最為基本的解釋是,天國是神與我們同在的「處境」。根據啟示錄,基督復臨將神的國建在新天新地中。這是我們能夠領受的信息。關於這類問題,誠如我們最近講章中所取強調的,我們要「知足」於相關的啟示,避免荒謬的虛談。聖經沒有明說的奧秘,不宜陷入更多的「問難爭辯言詞」。彼此共勉。

4

親愛的任牧師:平安!經常看您的「問答與回應」,受益匪淺。我能不能問個問題,也期待您的回應?2016年, 您的生活,事奉,家庭中有哪些感恩的事? 請您分享。下面是我個人的問題:1)您講解羅馬書,提摩太前書的錄音會放到Youtube 或喜馬拉雅上去嗎?我希望早日聽到。2)您在講《約翰福音》耶穌與撒瑪利亞婦人談道的這件事時,關於撒瑪利亞婦人的五個丈夫,您的解釋令我耳目一新。然而,耶穌的意思撒瑪利亞婦人要這麼快的正確領悟,撒瑪利亞婦人本身就應當是一個在歷史,在聖經方面特別有學識的人,普通婦人不可能這麼快就理解耶穌所指的是與異教的苟合,您覺得呢?主恩常與您同在!

平安。謝謝姐妹的侍奉和忍耐。我將「家書」同時放在這裡,相信你能看到。2016年又是一個感恩之年。在生活上,我的身體正常化了。這是特別健康的一年,原因之一是我開始堅持每天水果蔬菜。這應該歸恩於神的教導:「神說,看哪,我將遍地上一切結種子的菜蔬和一切樹上所結有核的果子,全賜給你們作食物」(創世紀1:29)。特別是秋天來臨的時候,光果飄香,我愛加拿大。在侍奉上,我基本上成功謝絕了一切社交活動,可以游刃有餘地每天撰寫講章。與此同時,教會裡的同工和弟兄姐妹不斷成長起來,我現在牧會完全是無為而治,或惟道而治。在家庭上,隨著女兒的大學畢業和開始工作,神卸去了我一切的重擔。我對牧師們的建議是,要作牧師,最好早生孩子。年富力強如日中天的時候,你才可能完成CSMP如此繁重的聖經課程。但是歸根結底,這是神的恩典。我對神說:我服侍你,你幫我帶孩子。和父親耍賴是祂給兒女、特別是僕人的特權,不用白不用,用了真好用。我也想起雅各那小子聰明。他拚命給拉班幹活,實際上是給上帝說:您老看著辦,我信你會心疼我。以色列的名字就是:與人與神爭戰都得勝,因為神就是愛。2016年是感恩的一年,願2017年恩上加恩。

現在說說你的個人問題。羅馬書和提摩太書的講道視頻正在上傳中,為此我們感謝同工的辛苦。預計在提摩太書信講完之後,大家就可以在網絡上看到了。

關於「撒瑪利亞婦人」,你觸及了一個重要的話題。實際上聖經中的每一個以色列人,包括女人,包括撒瑪利亞婦人,都是非常熟悉聖經的。她們的聖經知識或舊約知識常常讓我們這些後來的外邦人瞠目結舌。但那是真的。這首先源於摩西律法的規定:以色列人的父母有絕對的義務和責任教導兒女聖經,而以色列人從小就生活在舊約律法和故事之中。如三大節期和每週安息日的生活。一個以色列的女孩兒對舊約的熟悉,超過一個中國女孩兒熟悉西遊記的故事。其次,這有聖經上的女性見證如雲,甚至包括淪陷埃及的米利暗,淪陷摩押的拿俄米,以及新約的百基拉,那麼多跟隨基督的女性;還有小小年紀的馬利亞等等。無論撒瑪利亞的宗教怎樣混亂,北國以色列人同樣延續了某種傳統宗教生活。所以我當然相信那位撒瑪利亞婦人是一個熟悉舊約的女子,而且還是有著宗教熱情、特別是彌賽亞熱情的女子:「婦人說,我知道彌賽亞,(就是那稱為基督的)要來。他來了,必將一切的事都告訴我們」(約翰福音4:25)。婦人明明說「我知道彌賽亞」。千百年來,千千萬萬以色列的男孩兒和女孩兒是聽著舊約聖經長大的,而聖經的故事就是以色列人的歷史,這個歷史中心就是守望基督。

5

任牧師:平安!昨天更新百度網盤CSMP學習資料,現重新生成了一個鏈接:https://pan.baidu.com/s/1c1NPNSc 密碼:j5tw。請告知所有CSMP學員。主同在!

平安。求主記念你的勞苦,祝福更多人不花錢就聽到福音。

6

起司貓吧2016-12-16 21:47:29 說:任牧,看到一個主內肢體在交通的問題:耶穌是神成了人的樣子,耶穌就是神。這是耶穌和人的本質區別。耶穌肉體的軟弱是會餓,會渴,會累。不是裡面有私慾的軟弱,有罪惡權勢捆綁的軟弱。您認為這個理解對嗎?

平安。我基本上同意你的看見。請參考這節經文:約翰一書3:5 ,「你們知道主曾顯現,是要除掉人的罪。在他並沒有罪。」 這裡講了耶穌成為人的兩個主要理由。第一、只有成為人才能拯救人。第二、沒有罪的人才能成為罪人的贖罪祭。另外參考希伯來書4:15,「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以及希伯來書5:2,「他能體諒那愚蒙的,和失迷的人,因為他自己也是被軟弱所困」。耶穌也成為我們的軟弱,也是教導我們學習體諒和關愛軟弱的人。基督徒不要把人的軟弱釘在十字架上吃喝演神。這也是聖經一貫的教導:詩篇103:14,「因為他知道我們的本體,思念我們不過是塵土」;使徒行傳20:35,「我凡事給你們作榜樣,叫你們知道,應當這樣勞苦,扶助軟弱的人,又當記念主耶穌的話,說,施比受更為有福」;哥林多前書8:12,「你們這樣得罪弟兄們,傷了他們軟弱的良心,就是得罪基督」;哥林多前書9:22,「向軟弱的人,我就作軟弱的人,為要得軟弱的人。向什麼樣的人,我就作什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提摩太前書12:22-25,「22不但如此,身上肢體人以為軟弱的,更是不可少的。23身上肢體,我們看為不體面的,越發給它加上體面。不俊美的,越發得著俊美。24我們俊美的肢體,自然用不著裝飾。但神配搭這身子,把加倍的體面給那有缺欠的肢體。25免得身上分門別類。總要肢體彼此相顧」。如果有人在肉體或錢財上軟弱,我們就俯就他們;因為主說:施比受更為有福。

7

親愛的不寐牧師:給你報告一個大好消息,我的兒子今天教堂受洗歸主了。幾年前你曾經告訴我不要擔心,這孩子會受洗歸主的,這話今天應驗了。不寐,謝謝你。你就是主的先知,你的話在這幾年裡一直安慰著我這個作父親的心。因為這個孩子從小跟著他母親作飯店老闆,又在大學裡入黨作學生會領袖,貪戀著世界裡的榮華富貴。這讓我想起經上說的不錯:「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 神叫他生長。」(林前3:6)。感謝主揀選生活在霾國的我們父子倆,將祂的恩典賜給我們。這是主藉著牧者你播種的福音種子,又藉著我這個作父親的手不停的澆灌,如今這顆種子發芽成長開花結果了。看下面的照片,這小伙子高大英俊,帥呆了吧!我告訴他,一定要作基督裡的真男人,用真理和愛心忍耐幫助未婚妻早日受洗歸主。

平安。為你的聖誕喜訊感謝神。你的分享讓我想起教會的責任和存在的意義。我們應該永不絕望,堅持聚會。只要我們堅持在那裡,神自己就會將得救的人天天加給我們。祝福2017年,眾教會得人如得魚;153條從東到西,從南而北,過江之卿,浩蕩如雲。

8

跟主腳蹤:不寐牧師,您好。今天參加主日聚會,牧師點名批評了趙曉博士的問題,用『社會改革』淡化福音。台下有人很不高興,當面就發怒了,聚會結束後他道歉了,和牧師『和好』了,並且帶著牧師上台,說明了剛才的問題,然後把趙曉大誇一頓——神所重用的僕人(我想當時牧師也很無奈,過一會牧師從台上走了,剩下他一人介紹趙曉博士怎麼被神重用)。我對趙曉博士的「十字架改革」不是很感興趣,也感到裡面有淡化福音的成分。可是趙曉博士應該不是牧師,他作為一名經濟學家,對福音有負擔,希望以經濟學家的身份對傳福音有所貢獻。我不太清楚他這樣的做法合適不合適?如果不合適,作為一些熱心福音的企業家如何以他們的身份有所作為?也不知道不寐牧師從神學上怎樣看待趙曉博士的教導?(他對國內的影響太大了,剛剛在昆明舉辦香柏論壇。)謝謝不寐牧師。

平安。實際上我在不寐之夜上討論過這類「趙曉現象」,趙曉與我也算故人,至少有幾面之識。我的立場很清楚:社會福音是另外一個福音。只是我願意祈求神賜給我接納軟弱之人的心腸,因為我自己也在社會福音中浸淫了至少5年時間(神學自由主義)。那時候中國知識分子剛剛睜開眼睛讀聖經,而我深知聖經救國論如何讓人進入思想的蜜月之中。所以這是可以理解的過渡時期,那是公知與耶穌的「早戀」現象。但今天情況已經不同了,「純正的福音」已經照耀,所以我深信:另外一個福音已經不能誘惑太多的人了。CSMP就是一群美好的見證,這些弟兄姐妹已經學會了怎樣分辨,因此「文化使命」等似是而非的觀念早就無法搖動我們的教會了。目前「另一個福音」主要是三類:社會福音(文化使命)、靈恩運動和律法主義。但正如我們一直強調的,這些思潮的共同始祖是加爾文;加爾文主義的要害在人本主義。只是基督教要義以及鬱金香是以極端上帝主權論粉飾之下的人本主義:「我們便如神知道善惡」。正因為如此,只有深刻而持久地清理加爾文神學,才可能有效地帶領初戀者免於淪為羅得之妻的悲劇。

經濟學家和企業家為福音作貢獻最好的方式就是安分守己,然後堅持去教會聽道。如果一定要侍奉,就去學巴拿巴:「36有一個利未人,生在居比路,名叫約瑟,使徒稱他為巴拿巴。(巴拿巴翻出來,就是勸慰子)。37他有田地,也賣了,把價銀拿來,放在使徒腳前」(使徒行傳4:36-37)。如果沒有受過系統的神學教育,也沒有教會的呼召、按立和差遣,越是所謂的名人或自以為名人,越是用聖經說事兒,越可能被魔鬼利用。這一點正如提摩太前書3:6所警告的:「初入教的不可作監督,恐怕他自高自大,就落在魔鬼所受的刑罰裡」。所以中國公共知識分子尤其要小心:口含天憲修齊治平,你就是魔鬼的兒子。因為聖經不是那麼用的。而魔鬼作為世界之王,就是用部分超驗啟示在經營企業、政府和家庭。這方面的醜聞太多了,「基督徒作家」基本上可以直接翻譯成行邪術的以呂馬(μάγος),保羅初次傳道西行,首先遇到的攔阻就是西方的博士巴耶穌:「這人常和方伯士求保羅同」。以呂馬顯然是希臘權貴的座上賓,因此才可能「敵擋使徒,要叫方伯不信真道」(使徒行傳13:7-8)。殷鑒未遠,趙曉兄三思而動。

9

任牧:平安!現在,我們的團契按著自願奉獻的原則也開始一段時間的奉獻了,於是也會碰到如何使用金錢的問題,國內的教會在金錢上也許更加嚴重,也聽過你的許多教誨,包括最新的一課(提摩太前書),但還是想參考你們具體的管理制度,不知可以讓我們借鑒否?開始要考慮團契裡許多具體的事情,肩上也就有了擔子,也要學習如何放下這些的功課,同時抓住以道為中心,因此需要好好地聽任牧講解的使徒行傳了。

平安。教會奉獻的用途主要在以下幾個方面:支持牧師的基本生活、支持教會的事工和異象、支持神學生、急危救困、教會活動。同時,國外教會有嚴格的財物制度:一方面政府有非常完善的監督機制;另一方面教會有相應的財物專業人員(政府認證)。國內教會在初建時期,至少在教會內部應該按國際慣例執行。

10

基督的小僕人nuan2016-12-20 17:17:43 說: 平安,任先生!因為我現在收入不多,有時候想奉獻更多,就會搞得自己很拮据。請問我這樣算不算是憑著自己的血氣?您有關寡婦的奉獻那篇講道對我啟發很大。很感謝主!我最大的領受就是:或許有些時候神要的只是我們單純的順服和信靠,而不是我們「火熱」的侍奉。您說,「上帝根本不想剝奪人的十分之九」。我認同。但我還是有些不懂,希望任先生敲打我。 哥林多後書8:1 弟兄們,我把 神賜給馬其頓眾教會的恩告訴你們, 8:2 就是他們在患難中受大試煉的時候,仍有滿足的快樂;在極窮之間,還格外顯出他們樂捐的厚恩。 8:3 我可以證明他們是按著力量,而且也過了力量,自己甘心樂意地捐助, 8:4 再三地求我們,准他們在這供給聖徒的恩情上有分。 保羅在這裡是讚許的語氣嗎?請問如果有弟兄姐妹奉獻超過十分之一,是誠實樂意的話,神也是喜悅的,是嗎?如果奉獻只有十分之一,神也滿足,是嗎? 謝謝任先生!

平安。我們要重溫一下已經講過的這些原則。第一、新約沒有十一奉獻的規定。第二、新約也不禁止你十分之十的奉獻,如巴拿巴。第三、底線是量力而行並且自願。因此如果奉獻多了不安就少奉獻;如果不奉獻或少奉獻也不安就多奉獻。但是如果怎樣你都不安,你需要的就不是我的敲打了。怎麼都不安的「基督徒」,可能裡面有另外一個「主」,這至少需要一次認罪赦罪禮。總是或常常在錢財上糾結的人,無論怎樣逃避,都是一個崇拜瑪門的人。當然教會面對這樣的人,應該持守這樣的原則:你看為至寶、敏感如神的錢財,我將愛心放在糞土之中,愛你到底。

11

德國來信:前些天,紐倫堡附近的一個小城,一個塑料製造的街頭廁所被炸,屎尿滿天飛,廁所被炸成粉末。紐倫堡大聖誕市場,由於警察很多,尚未發生事故。但老百姓總是疑惑:這麼便宜地就讓聖誕節過去了?果然,昨晚(週一),一位二十幾歲的MSL男青年,先是截獲了一輛18米長的裝滿了鋼鐵材料的大貨車,將司機(波蘭人)弄死,然後從他所居住的PASSAU市,開車將近900公里到達首都柏林。柏林的聖誕市場有好幾個,其中一個在歐洲中心廣場的是最受歡迎的(幾個聖誕市場都無警察保護),他開著車就衝撞進去,死11人,49人重傷……

平安。我今天看到的新聞是這樣的:「德國內政部官員表示,週一在柏林發生的卡車衝撞聖誕市集事件的肇事嫌疑人去年從巴基斯坦尋求庇護,但目前還不能確定他正是肇事者。事件造成12人死亡、48人受傷……IS宣稱自己的一名成員發動了對德國柏林一個聖誕集市的卡車衝撞攻擊」。

值得強調的是,近些年一些人開始談論「聖誕慘案」這個話題。2015年的聖誕慘案在美國得克薩斯州達拉斯市郊,7口人慘死家中;同年12月2日洛杉磯San Bernardino 遭遇3名穆斯林分子持槍掃射,共造成14死22傷。2014年12月16日早晨,巴基斯坦塔利班運動武裝分子襲擊了西北部白沙瓦市一所軍人子弟學校,打死141人,其中132人為12歲至16歲的學生。2012年聖誕前夕美國康乃狄克州新鎮桑迪胡克小學發生校園槍擊案,包括槍手在內共28人喪生……實際上克拉瑪依大火也發生在聖誕前夕:1994年12月8日,大火導致325人遇難,其中288人為中小學生。而洛陽大火就發生在聖誕當天:2000年12月25日晚21時35分 ,河南省洛陽市老城區東都商廈發生特大火災事故,309人中毒窒息死亡……

上述統計當然是不完全的。我特別想起川普提名的美國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他關於「毒瘤」和「盟友」的一些觀點令我感喟不已。

到底怎樣從神學上評論這些事件,聖經中至少有兩件慘案可以平行。首先是出埃及記12:29,「到了半夜,耶和華把埃及地所有的長子,就是從坐寶座的法老,直到被擄囚在監裡之人的長子,以及一切頭生的牲畜,盡都殺了」。其次是馬太福音2:16,「希律見自己被博士愚弄,就大大發怒,差人將伯利恆城裡,並四境所有的男孩,照著他向博士仔細查問的時候,凡兩歲以裡的,都殺盡了」。我個人一直在思想這個主題,尚不能成文。我看見的只是上帝的憐憫,和小耶穌在慘案中流亡埃及。更看見的是這個真理:這個死亡的世界需要復活的基督。

12

推薦一文:霾是故鄉濃

深冬季節,我在海南耽擱了幾日,總有些若有所失的惆悵。今夜山雨初歇,月華如晝,我忽然懷念起故鄉的霾了。

故鄉邯鄲的此時,正是品霾的好季節。約三五好友於高樓平台,一壺老酒,半根驢腸,遠眺古城奇霾。放眼處莽莽蒼蒼,天地一色,偶爾露出遠處高樓塔尖,依稀海市蜃樓。撲面不濕,入鼻欲塞。大街上但聞車馬喧,不見行人面,如借時空隧道進入科幻世界。

霾,是邯鄲名片,是一道讓人刻骨銘心的風景。

北京的霾我是領略過的,架勢很大但溫溫吞吞,來勢兇猛卻回味不永。少了邯鄲老霾的迴腸蕩氣和沉穩老辣。到底建都歷史太短,行家一眼就知底蘊尚薄。就像剛出徒的裘派花臉上台吼幾聲,雖底氣十足,然少了裘盛戎的厚重韻味。上海也是有霾的,太淡,太拘謹,太細膩,正如他們的小資情調,遠不如邯鄲的霾更醇厚,更上鼻,吸一口是一口,痛快酣暢,大有慷慨悲歌的豪氣。至於石家莊就更不入流。其霾貌似濃厚,略一過鼻,掩不住的泥土氣息,且不具層次。邯鄲畢竟是鋼都,霾裡都滿是金屬含量帶給人的現代感,吸著充實,踏實。更講究的是吸後悠長的回味,咀嚼不盡。據說老吸家可以辨別出霾的出處:邯鋼來的屬於國有霾,比較醇,清一色金屬味。武安霾味較雜,屬混合型。若回味有蒜香,那絕對是永年小冶煉爐的產品。一年四季,風向不同,霾味各異,讓人鼻不暇接。外地人每每感慨古城之文脈久遠,江山有代。古時邯鄲學步,今日要邯鄲學霾了。傳言石家莊仗著省會的勢,也想以霾傳名,愈發顯得小氣。「唯其不爭,莫能與之爭。」邯鄲是深諳古訓的。

邯鄲霾還有他人不及處:四季如一,絕不因時序而懈怠。這是只有千年古都才有的定力。也從不讓慕名而來賞霾的客人失望。霾,已經成為本地人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就像水中微生物之於魚蝦,暴風之於海燕。夏季裡偶爾大雨初霽,霾氣稍減,倒讓人覺得突然。此時鄰居好不容易能清晰相見,常常拉幾句閒話:「張姐,兩年沒見,你可瘦多了。」「俺去年就這樣了呀。噢對了,去年沒怎麼下雨,你看不著。」

愛賞月的人是不能錯過邯鄲的。賞月,若只喜歡分明的遠山近水,月明星稀,便顯得淺薄,被雅客們恥笑。既然是賞,必要有些遮掩才夠含蓄、婉約的味道。「霧失樓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中國藝術的美妙常在於不能寫盡,給人留下想像的餘地。如國畫中大寫意的筆法,妙在似與不似之間,「太似為媚俗,不似為欺世。」但古人是錯過了邯鄲賞月的妙處的。這裡的霧霾將天地全然隔絕,不留一絲罅隙。賞月一變而為猜月,頓生妙趣,而這對平庸的詩人簡直是噩耗。邯鄲本地的孩子要想以星空入詩,則需到網上看圖片,或者聽老人們講「很久很久以前。」我以為這是對培養想像力很有補益的。

霾的功效絕不僅限於藝術,就是日常生活也因而變得有趣。沉沉霧霾裡,對面樓房如隔重幕。這時窗簾便顯得多餘。家中無論做什麼,既開放又安全,這是無霾的城市體會不到的。這霾若是再厚重些,怕是連竊賊也不敢一方水土一方人,這話是對的。對於霾的態度,北京的百姓就露了怯,談「霾」色變,惶惶不可終日,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邯鄲人自有燕趙遺風,「泰山崩於前而心不驚,麋鹿興於左而目不瞬。」廣場舞依然火爆,公園、河邊,成群結隊的民間合唱依舊嘹亮。更見精神的是他們絕不屑於帶口罩,蔑視任何借助外物的懦弱行為,堅信生命的偉大力量。如沒有上千年的沉澱,斷無這等沉穩堅定的民風。如能假以時日,也許能產生一個新的人類物種,叫邯鄲人種。吸霧霾吐鐵釘,吃農藥拉蚊香。這必是古趙都以來邯鄲人又一傲視群倫的榮光。

海南也有迷迷茫茫的日子,那只是霧。如紗之輕,如煙之淡,像江南人的軟語,好聽但失之於膩而輕薄。尤其秋冬季節,在海南住久了便有諸多不適,總覺得自己與青山綠水的疏離。偶爾站在馬路中間汽車最密集處,深深吸幾口,心裡頓時泛起淡淡的鄉愁。

露從今夜白,霾是故鄉濃。我這就收拾行李回故鄉去,趁著這最好的季節,一解霾愁。

入室行竊了。撬門竊物,出門迷路,這足以讓賊膽怯。據民間人士雲,近兩年治安案件顯著下降,足以證明霾對和諧社會的貢獻。

平安。從「霾國」命名那日起,年底我常常想起出埃及記第10:12-23。黑暗之災是第9災,還有最後第10災——擊殺埃及的長子。在最後兩災之間,這兩句對話令人觸目驚心:「28法老對摩西說,你離開我去吧,你要小心,不要再見我的面,因為你見我面的那日你就必死。29摩西說,你說得好,我必不再見你的面了」(出埃及記10:28-29)。然後是逾越節,一年之計在於春,以色列人的元旦。路加福音說耶穌的十字架就是逾越節的應驗(路加福音9:31)。還可以參考馬太福音27章:「38當時,有兩個強盜,和他同釘十字架,一個在右邊,一個在左邊。39從那裡經過的人,譏誚他,搖著頭說,40你這拆毀聖殿,三日又建造起來的,可以救自己吧。你如果是神的兒子,就從十字架上下來吧。41祭司長和文士並長老,也是這樣戲弄他,說,42他救了別人,不能救自己。他是以色列的王,現在可以從十字架上下來,我們就信他。43他倚靠神,神若喜悅他,現在可以救他。因為他曾說,我是神的兒子。44那和他同釘的強盜,也是這樣的譏誚他。45從午正到申初,遍地都黑暗了。46約在申初,耶穌大聲喊著說,以利,以利,拉馬撒巴各大尼?就是說,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魔鬼和專制使人魯迅和冷嘲(孟德斯鳩)。但是天國近了,我們應當悔改。阿門。

任不寐,2016年12月20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