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與回應:你用什麼抵制聖誕呢,驢得水嗎

1

慕道:12月25日是西方傳統的聖誕節,針對「越來越多的中國年輕人熱衷過聖誕節」的情況,來自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政法大學、中國人民大學、武漢大學、南開大學、中山大學、北京師範大學和中國科學院等名校或科研單位的十位哲學或教育學博士發出聯合署名倡議書,號召網友慎對聖誕節。 聯署發起人為人大哲學博士王達山。北京大學哲學系博士研究生周鋒利對新民網表示,「不僅我從來不過聖誕節,我的女朋友也不會過聖誕節,我還向周邊的朋友們呼籲不要過聖誕節。」

因為冬天已往:【提摩太后書2:8你要記念耶穌基督乃是大衛的後裔。他從死裡復活,正合乎我所傳的福音】這一節經文簡要宣告了何為基督的福音。一方面,「耶穌基督乃是大衛的後裔」,這指向道成肉身,或聖誕事件(參考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的耶穌家譜)。另一方面,「他從死裡復活」,這指向天國,或元旦事件。總而言之,基督來要救我們進入祂的國。換一個角度說,基督事件可以包括這樣兩個方面。第一是聖誕事件,或道成肉身。聖誕讓人類真知道神:神存在,而且與我們同在。這是所有異教和文化最缺乏的啟示真理。他們不知道神,或否認神存在,或者盲人摸象地在聖誕前後尋找神,信口開河虛談他們製造或發現的神。第二是元旦事件,或死而復活。耶穌進入世界藉著十字架上的工作,真正解決了罪、死亡和永生的問題,並帶領人類進入教會守望基督復臨與新天新地。復活是人類歷史進入耶穌紀年的神聖根基。

平安。最近幾年來,教會內外圍繞聖誕節的爭吵也開始成為聖誕故事中的一部分了。這些爭吵主要發生在兩個領域,或由兩種大愚若智的精明人攪動起來的。第一種就是霾國人中的非基非西的商業愛國秀。這些秀才的精明之處不僅僅在於吃穿著西方又諂媚著東方,而且在於,他們更知道欺負基督教是最安全的。第二種抵制聖誕節的人在教會,實際上這些新一代的多納圖分子或反對聖像運動,不過是另外一種商業秀而已。

沒有任何人強制你過聖誕。因此「抵制」就是一種商業叫賣。賣主有兩類,希律和愚民。背景有一個:「1外邦為什麼爭鬧,萬民為什麼謀算虛妄的事。2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臣宰一同商議,要敵擋耶和華,並他的受膏者,3說,我們要掙開他們的捆綁,脫去他們的繩索。4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嗤笑他們。5那時他要在怒中責備他們,在烈怒中驚嚇他們,6說,我已經立我的君在錫安我的聖山上了」(詩篇2:1-6)。螳臂不能當車。不僅如此,春節是不可能抵擋聖誕的,因為嚴格來說,春節根本不是節日。聖經啟示的節日只有一個定義:上帝與選民的團圓、和好、團契。但中國的節日是以食物和罪人聚集為兩大目標的,這兩種聚集不可能給人帶來任何屬天的祝福。

抵制聖誕節的基督徒,基本上是一群更加百無聊賴惟我獨信的矯情分子,完全可以想見,其中相當一部分人又是加爾文主義者。我們不反對聖誕節,而且我們根據教會年歷也藉著聖誕節傳講福音。我們這樣做基本上是基於如下理由:

第一、這是教會的一種傳統,而這個傳統與聖經基本真理並不對立。第二、沒有人宣稱耶穌一定誕生於12月25日;也沒有哪位神的僕人認同商業化的聖誕節。第三、我們在聖誕節期間傳講的信息中心總是道成肉身的真理,馬槽的象徵意義,伯利恆屠嬰的悲劇,東方博士的朝拜,耶穌基督的家譜、「神聖家族」的流亡、約瑟瑪利亞的信心、西面和亞拿的守望、牧羊人與天使的見證、以及施洗約翰父母的祈禱等等。當然我們在其他時間也傳講相關的信息。第四、真正的傳道人沒有閒工夫抵制聖誕節,寧願利用聖誕節期間人群的聚集傳講那成了肉身來的基督,同時也會批評商業主義的聖誕惡俗。

而這一點恰恰是主耶穌和使徒保羅的態度。眾所周知,我們的主耶穌反對猶太人關於安息日的解釋,但這一點兒也不妨礙祂在安息日參加聚會和講道,也不妨礙祂「違背安息日律法」在安息日治病救人。聖經還特別記載,在修殿節或光明節、逾越節等猶太節期,我們的主也上去,祂即使潔淨聖殿,但也沒有反對過節;祂尊重傳統,更為了「趁機」講道。而且諸位不要忘記,修殿節更是猶太人的傳統,而非摩西律法的規定(約翰福音10:22)。而使徒保羅這樣說:「19我雖是自由的,無人轄管,然而我甘心作了眾人的僕人,為要多得人。20向猶太人,我就作猶太人,為要得猶太人。向律法以下的人,我雖不在律法以下,還是作律法以下的人,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21向沒有律法的人,我就作沒有律法的人,為要得沒有律法的人。其實我在神面前,不是沒有律法,在基督面前,正在律法之下。22向軟弱的人,我就作軟弱的人,為要得軟弱的人。向什麼樣的人,我就作什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23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得這福音的好處」(哥林多前書9:19-23)。

那麼為什麼有些加爾文主義者要在聖誕問題上小題大做呢?這些人不過是在藉著虛構別人的罪狀顯示自己更加信仰純正而已。這是他們多年來的傳統了。如果一個人裡面沒有真理,也沒有神的愛,就必然要在兩個方面吃人自義:不像稅吏和蠓蟲駱駝。抵制無效。

2

gumpy2016-12-21 12:43:49 說: 看了電影《驢得水》,有些感觸,想起一些熟悉的畫面。任牧能否從神學方面評價一下電這部電影。+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驢得水》這部電影,建議你一定要看一下。豆瓣評分8.4,這部電影對得起這個分數。基本上可以算是今年國產電影最好的一部,比香港電影《十年》好。《十年》總讓人感覺是為了獲獎而拍的。《驢得水》的宣傳語是:講個笑話,你可千萬別哭。看完感覺這根本不是一部喜劇,心裡特別難過。是一部好電影,也希望能看到你的影評。

平安。這是一部好片子,原因是雞立雞群。那裡每一個人的罪性都像我,驢得水尤像。實際上中國文化有兩個極端,或兩種對立的人本主義:對人性善或某些人性善的極端誇張或彌天大謊;對人性惡的深刻揭露與無情鞭撻,也挫骨揚灰,匕首投槍。但悲劇也在這個地方。一方面,罪總是圍繞金錢和權力以及性偶像展開的,最大的尺度不過也是從陝西到陝北。桌椅都是血紅的,因為劇組紅眼了。對八十年代之後知識分子下跪磕頭搗蒜或怕死的揭露不完全誠實,有仍然站著的人。而這些指控本身也是一場朝貢。另一方面,如果沒有對神性的敬畏和啟示,無論性善性惡,都是一種龍文化或鬼魔的文化,兩者都用於人吃人,將人變成妖魔。天子與盜賊,孔丘與魯迅,一體兩面,中餐西餐。聖經揭示人的罪性深刻得無與倫比,但這不是聖靈的目的,目的在救贖。驢得水屍橫遍野,揚長而去。越是做鬼臉,越令人作嘔。還是那個問題,西朝鮮統一東朝鮮,然後呢?殺(損)人誰妖都會,但是然後呢?你把每一個地球人都釘上十字架,然後呢?驢得水中的每一個人都掛在木頭上了。但是,聖經的中心事件正相反:上帝的兒子在人類的嘲諷和深刻中掛在木頭上,讓人間一切的反諷和深刻,瞬間成了髑髏地和白骨夫人。

上帝的兒子進入這個世界,不是作嘲笑者,而是作被嘲笑者。耶穌不是吃人,而是被人吃。

驢得水是後鬧劇時代的嚴肅妄想,但是完全沒有新的精神資源,去支撐和消化他們感動自己的深刻。開心麻花既不卓別林,也不馬克吐溫,只是不甘沉淪的趙本山和郭德綱。如果你只有深刻而沒有憐憫,中文藝術不過就是魔鬼的藝術。這是天壤之別:秋風掃落葉一樣殘酷無情,還是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熄滅。驢得水將每一個人凌遲了,轉過身來炫耀他鋒利的刀。然而耶穌怎麼說呢?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因為你就是那人。看到最後的一行字幕我沒有哭,也沒有笑,我就吐了。那是開心麻花面對罌粟體制更深刻的磕頭搗蒜。誰更是牲口,這是中國思想的像神一樣知道善惡。於是驢得水是人民的鴉片,正如魯藝是延安之花一樣。漢語思想最高境界在魯迅和曹雪芹,在驢得水。但是每一次驢得水,就龐然大物了。有史為證:黔無驢,有好事者船載以入。至則無可用,放之山下。虎見之,龐然大物也,以為神,蔽林間窺之。稍出近之,憖憖然,莫相知。他日,驢一鳴,虎大駭,遠遁;以為且噬已也,甚恐。然往來視之,覺無異能者;益習其聲,又近出前後,終不敢搏。稍近,益狎,蕩倚沖冒。驢不勝怒,蹄之。虎因喜,計之曰,「技止此耳!」因跳踉大㘎,斷其喉,盡其肉,乃去。

麻花的信仰同樣是金錢和性,麻花的界限同樣是恐懼。可以理解可以容忍,沒有道理感動。

3

隨主腳蹤2016-12-21 22:52:22 說: 任牧師,平安!再問一下,威斯敏斯特小要理第一問的答案是:人的首要目的是榮耀神,以祂為樂,直到永遠。將它目的沒問題,但說成是首要目的似乎並無聖經依據。難不成認罪悔改等是次要目的?還有就榮耀所引用的經文:詩86:9,賽60:21,羅11:36林前6:20,10:31啟4:11。如您所言,約翰福音(13:31-35)中的五個榮耀,是同主被釘十字架、同死相關的。約21:19耶穌說這話指著彼得要怎麼死,榮耀上帝。為什麼這些跟死相關的榮耀他們都不提?這中間有什麼問題?+隨主腳蹤2016-12-21 21:47:50 說: 任牧師,平安!提前二章的講道是對女牧師、女傳道的徹底否定。平常主內弟兄姐妹交流時,他們常常把我搞得一頭霧水,一方面他又覺得你批評得對,但另一方面主日女人講道,他仍然安之若素的坐在那邊聽。或許還覺得你太偏激,各有各的看見嘛。建議跟他們說幾句,畢竟金牛犢是一個個耳環燒成的。你博客看得人多,有沒有可能搞個調查問卷,看看那些支持、默許的心裡究竟是咋想的?

平安。威斯敏斯特要理問答的問題非常多,你提及的現象背景仍然是人本主義和成功神學。至於對女牧師的視而不見甚至默許,主要出於人的精明、懶惰和愚昧。聖經就是一本「偏激」的書,但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是要救一切相信的。「然而他們不能再這樣敵擋,因為他們的愚昧,必在眾人面前顯露出來,像那二人一樣」。

4

首先祝您和全家聖涎快樂!我在CSMP 課程裡面聽過您多次談及這個心學的問題。最近也在和慕道友討論這個問題。如果人的心裡全是黑暗並無光明。那良心是什麼呢?良心是不是沒信主心中的光?沒聽過福音的人是靠良心審判的不是嗎?非常感謝您的時間。

平安。在希臘文中,良心這個字主要指「與神一致的主觀經驗」。換言之,良心這個概念不完全是人本主義的,與神的創造和啟示有關。不過我在相關課程中談到的心學,主要是針對律法主義和行為主義的,不是心學,而是心約;不是行為之約,而是恩典之約。如因信稱義,如漸漸更新(內心一天新似一天)。

5

任牧好!聖誕快樂!我是大陸的慕道友,慕道已經好幾年了,一直想受洗。出於對三自的瞭解,故此不希望在三自內受洗。我也知道,如果不去公開的教會受洗,在大陸,幾乎無可能有機會接受路德宗的受洗。作為基督徒,就必須進入教會,就必須接受洗禮,這我都知道。可問題是,如果因為信仰基督耶穌,就必須接受所有打著基督旗號的人,還必須接受他們給與的洗禮的話,那我自己給自己成立個教派可以嗎?我以基督之名,成立個自我教派,就我一個信徒,自家的房子就是教堂,我自命為牧師,自己給自己洗禮。可以嗎?如果這樣的想法是荒唐的,那麼,我怎樣才能接受我心儀的路德宗的洗禮?順便說一句,我周圍三自的老年婦女信眾們,就沒聽說過路德宗。對我而言,還別說找到路德宗的牧師來給我洗禮,就是想找個知道路德宗的教友,都比登天還難。若是沒有網絡,我碰巧還知道翻牆,估計我也永遠都不會知道天下還有個蒙特利爾,還會有個任牧。我用愚蠢的問題來打擾你,抱歉了。以馬內利!

平安。您說的洗禮狀況正在改變中,請耐心等候。這是一個大問題,值得我們在2017年不顧一切為主擺上。「妄自行割」當然不對,聖職是教會的前提和基本「硬件」,而聖職從教會按立而來。現在天開了,你來信,就能找到路德教會的弟兄姐妹。

6

任牧您好,現在某教在西方世界興起,帶來了很多混亂,而作為回應,在教會內部有股鷹派開始抬頭:他們主張強硬回擊,甚至組織現代的「基督徒十字軍」武力打擊。我通過查閱路德的作品,得知他反對教會用屬世的方式反抗,他將此歸於政權的職責,而教會的職責是用禱告和悔改求上帝收回懲罰(順帶一提,他認為教宗打著東征的旗號販賣贖罪券,搜刮德意志人民)但在與朋友討論的過程中,他們指出這非常不切實際,因為一旦政權沒有能力或沒有意願抵抗,基督徒只能坐以待斃。我想請教您:1.您怎麼評價教會裡的「右派」?2.您認為在一定的條件下(比如某教嚴重逼迫基督徒),可不可以各教會組織武力打擊?3.您怎麼評價路德的看法?4.基督徒(尤其是身處西方)該怎樣面對某教興起可能帶來的災難?

平安。粉紅、青綠和褐黃的氾濫是一種末世現象,但不需要驚慌,也不需要十字軍。但教會不能緊緊滿足於「禱告」。我們還是從保羅身上學習怎樣作基督的精兵:務要傳道,建立教會。這是唯一得勝的道路,而且可以完勝。西方的衰落歸根結底是教會的衰落,是對傳統的連續背叛。

7

舟山雨點:任牧平安!學了「提後」第一章,您在應用部分提到「給子女的聖誕禮物」,對我們教育子女的幫助很大!想請教《創世記》34、35章中關於雅各教育子女的問題,底拿在示劍受辱,是不是和她交友不慎有關?因為她「出去,要見那地的女子們」(創34:1)。為什麼雅各在底拿受辱和哈抹提親的事情上,都沒有說話?作為父親和家主,雅各應該怎樣處理這件事情?從整個34、35章的記載來看,雅各的11個兒子殺人(西緬、利未)、擄掠、亂倫(流便),不知有沒有拜偶像(創35:2),好像雅各對子女的教育很失敗。我們應該怎樣把握這兩章經文所要傳遞的真理信息?謝謝!

平安。你對創世紀34:1的看見非常重要。近期中國流傳一句俗話:人不作死就不會死。雅各起初的沉默可能是出於恐懼,也可能在思想對策。作為父親,沒有理由推測他會心安理得接受女兒的受辱。但是他應該不願意僅憑血氣作出反應,在這方面,從始至終雅各和他的眾子不同。不僅如此,作為神的僕人,雅各應該有理由在仇敵悔改(割禮)之後試著去接納和饒恕他們。當然,雅各在子女教育上一定有責任,但子女的罪責首先應該自己承擔。我相信雅各已經很努力了(創世紀33:17-20),但迦南的試探實在很大。雅各的失敗可以為今天父親的鏡鑒,同時也有令我們學習的地方。實際上雅各一生都在努力依靠上帝學習怎樣作父親。他先將一家人帶回應許之地,在那裡建壇;而在臨終之時,更用啟示真理去教導眾子。而他對約瑟的教導應該是成功的。另外,如果沒有雅各這樣的父親,以色列十二支派可能更不堪了。我們對這十二個兒子的評價也不能太律法主義,比如對猶大。再好的父親也不是上帝,再好的兒子也可能在肉身上軟弱。我們每一個基督徒,若沒有神的憐憫,恐怕還不如那十二個孩子。因此我們都需要基督,需要教會。

8

問一個問題,如何看待聯合國安理會12月23日通過了第2334號決議?

平安。我支持川普和英國首相特雷莎·梅的立場,而且一直理解邁克爾-弗林(Michael T. Flynn)的觀點。我也相信,2017年1月以後,美國的中東政策將回歸傳統。

9

舟山雨點:任牧平安!又有一個問題請教。我們的查經小組按照CSMP的課程查考《以賽亞書》,查到第33章,不明白21節和23節中關於的「船」的那些描述(包括纜索、桅桿、揚篷)是什麼意思?而天主教思高本的翻譯將這和合本的21、23節連在一起,不知有何用意?將經文複製在下面,望解答為盼!謝謝了!求神在新的一年繼續加添您的心力和體力!

和合本——賽33:21在那裡,耶和華必顯威嚴與我們同在,當作江河寬闊之地;其中必沒有蕩槳搖櫓的船來往,也沒有威武的船經過。22因為耶和華是審判我們的,耶和華是給我們設律法的,耶和華是我們的王,他必拯救我們。23你的纜索鬆開,不能栽穩桅桿,也不能揚起篷來;那時許多擄來的物被分了,瘸腿的把掠物奪去了。24城內居民必不說:「我病了。」其中居住的百姓,罪孽都赦免了。思高本——賽33:21榮耀的上主在那裏將作我們的巨川大河,沒有舟楫往來其間,也沒有遊艇划過。22它的繩索鬆弛了,沒有穩固桅桿的力量,也沒有扯起船帆的力量。23因為上主是我們的判官,上主是我們的立法者,上主是我們的君王,他必拯救我們。24那時,瞎子要分得許多戰利品,瘸子要取得擄獲物。25沒有一個居民再會說:「我病了。」住在那裏的人必將獲得罪赦。

平安。我看到的原文版本,支持和合本的翻譯。思高本可能是意譯,但可能是誤譯。整個這段經文的基本含義以及邏輯,要上溯到以賽亞書33:20。然後我們可以參考新譯本的翻譯:「20你要看著錫安,就是我們舉行制定節期的城,你必看見耶路撒冷,是一個安全的居所,一個不挪移的帳幕,它的橛子永不會拔起來,它的繩索也不會扯斷。21在那裡,威嚴的耶和華必作我們江河寬渠溢流之地。必沒有蕩槳搖櫓的船只能在其上往來,威武的戰船也不能經過。22因為耶和華是我們的審判者,耶和華是我們的立法者,耶和華是我們的君王,他必拯救我們。23現在你的繩索雖然鬆開,不能綁緊桅桿,也不能揚起帆來,但到那時,許多擄物必被你們瓜分,甚至瘸腿的也能把掠物掠去。24以色列的居民必不再說:我有病;因為在其中居住的,罪孽必得赦免」。23節中的一些概念可能主要指選民的軟弱,但將來在基督裡會重新得力。21節的一些描述可以在20節中找到根據。如果理解起來還有難處,請再來信討論。

10

渴想天家2017-01-03 09:25:03 說: 親愛的牧師,代我教會的阿姨向您求問,撒母耳記28章,掃羅求問女巫,那時撒母耳已經離世歸主了,為什麼女巫竟能喚他出來,人離世歸主後,靈不是回到神那裡了嗎?蠻困惑的~~

平安。這是一個一直有爭議的論題。有一種解釋說:可能魔鬼給了掃羅一個幻像,而神允許這事發生了。不過我個人的理解不同。撒母耳記上28:13,「王對她說:不要懼怕。你看見了什麼?那女人回答掃羅:我看見有神靈從地裡上來。」在這節經文中,「神靈」在原文中是אֱלֹהִים,就是創世紀1:1中「起初神創造天地」中的「神」。換言之,這句話也許在說:我看見神從地裡上來了,或者說,我看見神復活了。也許這是舊約聖經中非常重要的預表基督復活的經文。是在基督的復活中,婦人看見撒母耳復活了。無論如何,13節中的「神靈」不能等同於那些靈就是撒母耳的「靈魂」。而下面說的「上來的」(撒母耳記上28:14-15)可以理解是撒母耳肉身的形象從墳墓中起來了(參考約伯記19:26),僅此而已。

11

【說再見的時候到了——提摩太后書第四章是提摩太書信最後一章,也是CSMP系列課程中聖經課程的最後一課。感謝神,在過去的3年裡,我們完成了7卷書的學習:使徒行傳、利未記、以賽亞書、箴言、約翰福音、羅馬書和提摩太書。現在是總結和複習的時間,好讓我們裝備整齊,整裝待發。提摩太后書第四章感情充沛,意境深遠,值得我們反覆研討,充分預備。願主與我們同在,2017年一路恩典】。親愛的不寐牧師,收到這周的主日聚會通知,一字一字地看這段文字,禁不住淚水流下來……感恩的淚,祈禱的淚。求主紀念,求主祝福。

平安。在註釋提摩太后書第四章的時候,加拿大那首著名的詩歌在2016年的冬天裡來回地唱。編發在這裡與大家分享。我們也到了新的驛站,是恩上加恩、重新得力的季節。我也即將去教區開會,如同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要簽署一系列的「條約」,建立聖壇;以便在各方面預備陽光燦爛的2017年。「願主與你的靈同在。願恩惠常與你們同在」(提摩太后書4:22)。阿門。

任不寐,2017年1月3日

In Flanders fields/John McCrae

In Flanders fields the poppies blow

Between the crosses, row on row,

That mark our place; and in the sky

The larks, still bravely singing, fly

Scarce heard amid the guns below.

We are the Dead. Short days ago

We lived, felt dawn, saw sunset glow,

Loved and were loved, and now we lie,

In Flanders fields.

Take up our quarrel with the foe:

To you from failing hands we throw

The torch; be yours to hold it high.

If ye break faith with us who die

We shall not sleep, though poppies grow

In Flanders fields.

在佛蘭德斯戰場

(一)

在佛蘭德斯戰場,罌粟花隨風飄蕩

一行又一行,綻放在殤者的十字架之間,

那是我們的疆域。而天空

雲雀依然在勇敢地歌唱,展翅

歌聲湮沒在連天的烽火裡

此刻,我們已然罹難。倏忽之前,

我們還一起生活著,感受晨曦,仰望落日

我們愛過,一如我們曾被愛過。而今,我們長眠

在佛蘭德斯戰場……

繼續戰鬥吧

請你從我們低垂的手中接過火炬,

讓它的光輝,照亮血色的疆場

若你背棄了與逝者的盟約

我們將永不瞑目。縱使罌粟花依舊綻放

在佛蘭德斯戰場……

(二)

弗蘭德斯原野上,罌粟花搖曳

在十字架之間,一排又一排

標誌著我們長眠的地方

而翱翔在天空中的雲雀

仍然勇敢地歌唱

那歌聲湮沒了戰場密集的槍響

我們是戰死者

可僅僅幾天前我們還活著

感受黎明,看落日的霞光

還像你們一樣愛與被愛

如今卻靜靜地躺在了弗蘭德斯原野上

繼續我們與敵人的戰鬥吧,火炬

從我們再也握不緊的手上拋給你

讓它成為你的並高高舉起

若你們背棄對死者的諾言

我們將不能闔眼,儘管罌粟花

盛開在弗蘭德斯原野上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