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與回應:勸勉秦國人,再倒退就萬劫不復了

Canadian Geese flying into a sunset

1
尊敬的任牧師:主內平安……目前我所在教會被有關部分不准聚會了,已有兩周未有主日敬拜,基本上每天都在聽您的講道,上個週日時,跟家人一起聽您的羅馬書,最初是在喜馬,後來被刪,又轉到網易,趕緊下載,剛下完就又被刪……非常迫切的想聽完整約翰福音……現暫無教會可參加,就想好好聽聽任牧的講道,缺約翰福音第五章–最後的,請把音頻文件給我好嗎?感謝不盡。……我其他信主的家人都在聽。感謝主給我們這樣好的講道……感謝主。
平安。教會當永不致力政治,或貪愛世界;但教會從未放過罪惡,誠出於憐憫。耶穌使徒針對逼迫者:猶太人、希律、文士和法律賽人;使徒和啟示錄針對逼迫者:包括羅馬在內的巴比倫淫婦(Βαβυλ?ν, ??????:彼得前書5:13;啟示錄14:8,16:19,17:5,18:2,18:10,18:14,18:21)。這是我們的立場:教會當永不致力政治,或貪愛世界;但教會從未放過罪惡,誠出於憐憫。教會從未對任何世俗權柄懷有希望,所以我們不言對任何當選總統或篡位新貴的徹底失望。教會只談罪與義,為讓所有人逃離罪與罰。何況獨裁統治關涉萬千國人的禍福存亡。但無論世界君王臣宰審判官怎樣倒行逆施,福音無法攔阻。聖經上有一句話說:你用腳踢刺是很難的。基督徒無恨無怨,唯有喜樂平安;目睹所發生的一切,我們算作配為基督之名受苦。所以惟求我的神保守我下面寫的每一個字不是出於肉身,只是為了恩典和真理。聖經說所有權柄都是出於神的,這意味著所有權柄不能違背神的律法。神的律法總歸為愛,細說無非公義、憐憫和謙卑。聖經說違背律法的就是罪,但罪人可以悔改歸信永生的神。聖經說,「這些人從秦國來」。
罪已彌天:以為天下是自己一人的,而天下人必須為此死去或苟活。第一是網絡覆沒。五年來秦國徹底剷除了一切網絡空間,WX小組及其辦公室猛於人民公敵戈培爾。秦國已經成功消滅了互聯網,只有虛擬的菜市場、人肉筵席以及D姓墓穴(他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第二是經濟崩潰:市場全面蕭條,外資紛紛撤退。第三是教會逼迫:拆毀十字架和教堂,抓捕教會會友,衝擊聖經課堂。第四是國際寡婦。東北亞危機和南海危機顯示,霾國已經沒有一個朋友了。第五是港台冷和,一邊心胸狹窄底線喪盡,一邊漸行漸遠,覆水難收。第六是環境惡化,霾國每況愈下。第七是腐敗惡變。實際上秦國就是依靠腐敗封建制立國。兩種邪教前因後果:權力拜物教和資本拜物教。如果用前一種邪教取代後一種邪教,只是在預備新一輪的貪腐分子而已:未得利益者紛紛靠投誠正在成為五年之後的既得利益者。第八是政治反動。法制維穩比康XX更納粹;意識形態比B太歲更文革。秦國已經沒有任何法律文化和政治道德。東廠手段在將全體官吏噤若寒蟬之後,又變成波斯王宮的諂臣宦官。皇帝唯一的信仰就是權力,而且又將權力變成了全民信仰。
教會不干政治,但絕不無視罪惡。勸勉希臘人的克利免(Titus Flavius Clemens,150-約)也這樣勸勉秦國人:「你們所崇拜的諸神是殘忍而敵視人類的,他們不但非常喜歡人類的瘋狂,而且十分欣賞人類的殘殺。他們有時候從運動場上的武裝競技中尋找快樂,他們又從戰場上的殊死拚殺中尋找快樂,為的是不放過任何一次機會,用人類鮮血填滿它們的肚子……他們就像瘟疫一樣降臨每一座城市、每一個國家,向人們要求具有殘暴特徵的祭酒」。你們應該相信克利免而不要相信周帶魚和什麼功。沒有故事,沒有希望,沒有高級黑,只有蛆蟲、暴君和蠢貨。大淫婦遠超巴比倫,於是連秦國人自己也紛紛從亞洲的幽靈和全球的淫婦面前連夜逃亡。但秦國仍像一位花枝招展的妓女,繼續沉浸在自己下流的歌聲之中。這是克利免的勸勉:「至於你們,除非你們開始為自己的無恥感到羞恥,你們將徹底滅亡……投靠上帝是一次光榮的冒險」。你們不用怕基督徒,因為我們的上帝禁止我們以怨報怨;但你們要怕自己的暴行,因為落在永生上帝手中的罪人是可怕的。你們也當停止你們的妄行,因為基督徒的血只能是教會成長的種子。二世之內,亡秦必楚。
教會不干政治,但絕不無視罪惡。教導羅馬皇帝的德爾圖良(Quinto Septimius Florente Tertuliano,150-230)也這樣用《護教篇》教導秦國皇帝:「我們絕不會稱皇帝為神,因為我們既不願犯作偽之罪,也不敢使皇上成為笑柄」。事實上秦國的皇上已經成為笑柄,而且是當今世界最大的笑話。川普只是讓正人君子們生厭,但皇上讓普天之下的人類忍俊不禁。所以這是德爾圖良的教導:「如果我們宣稱信他是神,這只能是最卑鄙最有害的諂媚……在皇帝成聖之前給予他神的稱號,這是在呼喚咒詛」。皇上周圍的人正在為他呼喚咒詛。蘇聯74年,風燭不擋殘年。所以這是德爾圖良的教導:「許多表面上對皇上效忠的人物實際上是謀反的叛徒,在這些叛逆分子中從來沒有一個是基督徒」。但皇上正在不顧一切上升為獨裁者。所以這是德爾圖良的教導:「你們既然已經棄絕神廟,就不要把你們的門戶搞成一座神廟。你們既已棄絕妓院,就不要把你們自己的家室弄得像一座新妓院」。你們的大會和政壇是世界上最迷信和無聊的神廟,而你們的家室和與嬴政電視台已經變成了超級妓院。斂錢和s幣完全不透明,正是神廟和妓院的黑市手段。
滅秦者秦也,暴秦崛起二世即亡。這是世界上最迷信和偶像崇拜的國度,只有在你們那裡,完全將政治和金錢上升為宗教,但以權力和金錢為信仰的宗教只能是邪教。教父們在為基督教的生存而戰,而我們卻同時在為你們的生存而戰。天朝一定地獄。快悔改吧,何必滅亡呢!在福音剛剛進入世界的時候,教會曾經對攔阻者和攪擾者這樣地推心置腹,先是猶太人,後是羅馬人:「22你當懊悔你這罪惡,祈求主。或者你心裡的意念可得赦免。23我看出你正在苦膽之中,被罪惡捆綁」(使徒行傳8:22-23);「保羅講論公義,節制,和將來的審判,腓力斯甚覺恐懼,說,你暫且去吧,等我得便再叫你來」(使徒行傳24:25)。「難道神祇作猶太人的神嗎?不也是作外邦人的神嗎?是的,也作外邦人的神」(羅馬書3:29)。歷史(His-Story)是祂的故事:「23希律不歸榮耀給神,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罰他。他被蟲所咬,氣就絕了。24神的道日見興旺,越發廣傳」(使徒行傳12:20-24)。這是歷史,讓政治史和教會史擦肩而過,正如你我在這個時代,在這個春天擦肩而過。2017年3月13日,我不關心人類,只為秦國祈禱。阿門。
2
用戶5975162538 對你的博文發表評論:2017-03-10 21:13:09 請問有沒有在牆外的別的平台發佈文章?要是被消失了也能收到新的通知,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這裡~
平安。首先謝謝大家的關注。目前我們仍然存著希望,就是盼望鳳凰不至於徹底地一地雞毛。但與此同時,我們加倍珍惜這次事件給我們的提醒和祝福,因此我們正在全面啟動不寐之夜的長期工程。除了正在建設的相關網站以外,截至目前已經形成了這樣的「聯合艦隊」,這是永不消失的福音航母:
不寐之夜-鳳凰博客(2018-2017):http://blog.ifeng.com/1247038.html
不寐之夜-新浪博客(2017-):http://blog.sina.com.cn/u/6151519900
不寐之夜-文學城博客:http://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72397/
不寐之夜-教會網站:http://www.montrealccc.org/articles。
任不寐推特地址:https://twitter.com/198920042014
CSMP-Youtube視頻網址:https:///channel/UC2MgB-upjmPWAP_p7hdk_MQ
從現在開始,即使鳳凰和新浪完全消失,不寐之夜也永不會失聯。而且我們正在「研發」或「建設」不需要翻牆就可以登錄的「不寐之夜」,請大家耐心等候。而且從現在開始,國內外的不寐之夜會同時互動。其中「文學城」上的不寐之夜已經將CSMP全部講章、以及曾經「被消失」的博文全部發上去了;而新浪博客暫時不會重發鳳凰上的博文。
特別感謝很多同工和網友長期以來的預備和儆醒,鳳凰上的所有文章都被下載保存了。這讓我想起主的話:那惡者在我裡面一無所有。凡需要以前不寐之夜全部博文的讀者,可以隨時跟我們聯繫。不過正在建設中的不寐之夜,將來會將全部博文上傳,還給大家一個完整的不寐之夜。有些弟兄姐妹應該擦乾你們的眼淚,因為我們當行的路甚遠。
而至於我本人,這些事件沒有任何負面的影響,你們可以放心。而對於那些瞭解不寐之夜歷史和我本人近30年遭遇的人而言,更不應該有任何憂愁。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我實實在在地習慣了。53次再加上1次,僅此而已。不過唯一值得我汲取的教訓是:我對秦國過於樂觀了,本應該懷有更壞的惡意去逆料他們。而你們,當更加儆醒、謹守。
3
親愛的任牧,主內平安!上周看到您提出一個新的概念,「用教會制取代郡縣制」。我大致明白您的意思,但又覺得不解渴。而且我剛剛看過美國一個電視台採訪了當年《河殤》的撰稿人蘇先生。30年過去了,不寐之夜的確以及遠遠告別了河殤時代……請您撥冗闡述一下,謝謝!另外,您上篇博文談到「當前的危機」,有什麼具體事情發生嗎?還有,我們注意到轟轟烈烈的「文貴事件」,想請先生撥冗一評。再次感謝!!
平安。我先跟大家分享一下我週一發的3則推文吧,基本上可以回答你後面的幾個問題:
【李昭也走了】在那些老人中,朱厚澤是我走得最近的,多次「夜雨對床」。李昭老人的去世讓我再赴遺憾。那時我還不是傳教士,而第一次見李昭的時候也不該將她視為胡家保姆。死亡奪走了李昭和「中國」。
我今天想補充的是,河殤作者及其以前的那一代人都是典型的無神論知識分子,這些年他們沒有什麼變化。比如你提到的那位蘇先生,我和他接觸讓我們看見了中國士大夫根深蒂固的假冒偽善和自以為是。他們和掌權者唯一的區別是吃人的手段不同,後者黨派,前者宗派。而且他們的思想已經 故步自封了,完全缺乏任何神學的常識。他們看不見中國的根本問題在這兩個方面:文化上將政治上升為宗教、政治上維繫郡縣制或千古秦制。在這兩方面,士人與暴君完全一致。我們應該堅持向他們傳福音。
【三言兩語郭wg】如果文貴是為了保護妻子員工家庭和企業,我敬你是條漢子。如果文貴是追求與「兩位書記」配合、甚至承負權爭特務使命,那你讓我們吃了一隻蒼蠅。但你若說漢子和蒼蠅不矛盾,那你爆真料啊,不要總譁眾取寵。
我今天想補充的是,兩方面的爭吵不是光暗的二元對立,而是黑暗與黑暗的內戰,最多是法西斯和下三濫之間的公開撕逼。但不排除在米甸曠野的撕逼中,可以點燃不毀的荊棘。
說到「具體的危機」,已經飛灰湮滅。萊比錫辯論沃姆斯會議奧斯堡會議,基督已經得勝。
4
 
親愛的不寐牧師平安。你在講道中提到文藝復興,我正好看完了BBC製作的《文藝復興》和介紹巴洛克風格的《從聖彼得到聖保羅》。所以,談點自己的看法:反對基督教的勢力常常用文藝復興來攻擊基督教,這是因為今天的人們無知無畏,尤其是中國人。其實文藝復興不僅不反對基督教,並且它之所以成為人類藝術史上輝煌的一段是因為它建立在教堂藝術的基礎之上。可以說沒有教堂就沒有文藝復興。當時的達芬奇、米開朗基羅、拉斐爾這三位文藝復興大師都是羅馬教皇的座上賓,是教堂終身聘用的宗教畫師。文藝復興時期的歐洲繪畫按照人體解剖學已經完全達到了逼真的程度,並且能畫出三維空間,這是文藝復興的成果,也是中國到20世紀初也沒有達到的水平。但是應該承認,這些主要畫宗教畫的大師們在閒暇之時開始了收費為貴族畫像,所以達芬奇的名畫《蒙娜麗莎》這位貴族婦人臉上被達芬奇畫出了聖母馬利亞的神情。文藝復興開始進入了藝術也可以為世俗生活服務,而不僅僅是為宗教服務的時代。這也沒有什麼錯,基督徒也有世俗生活需要藝術來表達。這並不能作為文藝復興反對基督教的證據。恰恰相反,如果沒有基督教就沒有歐洲領先於世界的各種藝術,其中也包括博大精深的西方音樂藝術。無神論的中國藝術在歐洲藝術面前慘不忍睹,我自己就感到害羞。謝謝你推薦的《維也納之戰》,我正在下載,準備欣賞。
平安。我不反對基督徒欣賞文藝復興以及一切的埃及藝術;我也部分同意,基督教給藝術帶來的靈感和提升。我也欣賞你反駁那個「厚今薄古」的歷史胡說。但是,我從不認為文藝復興有什麼輝煌可言,灰黃而已,人類自我欣賞自我神化而已。我一直這樣談論希臘-羅馬-近現代文藝及其精神,歸根結底,我看不出幾個光屁股小人有什麼偉大的啟示意義。蒙娜麗莎的微笑純屬無聊文人的扯淡,一種待價而沽的亞文化。就是一個胖女人提前的手機自拍而已,她的手機叫達芬奇。研究她的微笑還不如研究一下路得的認信。我對言必稱希臘鹵煮宮(羅浮宮)以及普羅旺斯的粉碎們,早已經累而遠之。按藝評標準,我看天上一朵白雲的變幻,就可以寫出無窮無盡的「藝術評論」。「文學批評」需要的不是對真理的敏感和上帝的敬虔,只是需要無聊、自戀、白日夢以及人云亦云,三人成狗。藝術史基本上是謊言史,因為凡誇張均無意義。所以我從不去什麼博物館,更早已杜絕任何文化沙龍。我寧願到田野看花開花落,草長鶯飛,也不願意聽文人飛短流長,市民作秀。這是什麼呢?他們指著人誇口(哥林多前書3:21)。
5
【西方的很多教授實際上根本缺乏面對遠東文明的能力,而協同書根本不足以支持他們將那裡的問題對像化。舉例而言,基督論(包括三位一體和神人二性論)首先是一個希臘或西方的問題,儘管我們完全贊同這些教義。但是包括對猶太人在內的東方人而言,這些讓人血流成河的「核心問題」在東方未必是一個難題。】——這是真的,我就親身經歷了。我跟一個不信的朋友交流時,對他說:「 [三位一體的上帝] 這個概念你可能比較難理解。」但是你看他竟然脫口回答說:「這個好理解啊,就如你們的父神是電視台,你們的子神就是電視機,你們的聖靈就是電台的節目」。回頭一想,他的這個比喻至少代表他可以接受有三個位格的神靈而不認為詭異。不過至今我這個朋友他仍然還不願意接受基督信仰,因為他執著於道教。我那位執著於道教的朋友是這麼輕而易舉的理解[三位一體]的,他說:「這個好理解啊,就如你們的父神是電視台,你們的子神就是電視機,你們的聖靈就是電台的節目內容。然後我們把這三統稱為「看電視」一個名詞……
平安。謝謝分享。由於時間關係,我一直未能在講章和視頻中詳盡討論三位一體教義與希臘哲學之間的關聯。有興趣的朋友不妨找找奧古斯丁的著作看看。奧古斯丁一直以來在和兩種思潮爭戰,第一是摩尼教的二元論,第二就是希臘哲學傳統。但我想提醒大家的是,如果你長期與一種思想爭戰,你反對的那些東西,會作為一種「結構」潛入到你自己的裡面來。希臘之於奧古斯丁、教皇之於路德,大抵如是。對奧古斯丁而言,二元論在上帝之城中復辟了(兩種城市);而三位一體,從根本上說是神學版的新柏拉圖主義;當然,我們堅持這條教義。對路德而言,無非是用教義無誤論或「我們教義無誤論」取代了教皇無誤論。所以2015年開始,我逐漸不再系統地批評加爾文主義了。求神憐憫我們,快跑,不要手扶犁向後看。我也祈求協同書系列課程盡快完成,應該還剩下三個主日了。
6
不寐:平安。最近糊塗得很……現在的問題是:CSMP以時間為標誌的話,第二學年的結束應該在六月底。(2015.7.15—2016.6為第一學年、2016.7—2017.6為第二學年)。而我則是以課程為標誌的(第一學年利未記、以賽亞書、箴言書、小要理問答;第二學年約翰福音、羅馬書、提摩太前後書、協同書)。這樣算來三月底就要結束所講課程了,是你提速了還是每段課程之間取消了間隔?如果三月底結束了聖經及相關課程的學習,接下來四五六三個月如何安排?學費怎麼交……
 
平安。謝謝你們的辛苦和同工。由於去年吐谷渾的攪擾,CSMP原來的教學計劃不得不調整。就是由原來的以時間為單位的學期計劃轉向以課程為單位的學習計劃了。所以建議大家目前按課程交學費,一般一個系列課程就是一個學期。三月底協同書結束之後,我會轉去講創世紀。創世紀系列一直講到明年福音之旅吧。這個新學期學費免費(當然不拒絕學員和讀者奉獻),預備每一位弟兄姐妹積攢一些路費用於遠行。求神保守我們的學習。
7
折翅天使:不寐牧師您好:我在一個微信公眾號上讀到一篇文章《馬丁路德是第一個「白左」代言人嗎?》 ……
平安。他對路德的一些看法是有些道理的,但是在同樣的問題上,加爾文錯的比路德更嚴重。路德還是端倪,加爾文已經登峰造極了。如果說路德是白色左派,那麼加爾文已經是紅色暴君了。但是,這篇文章很多事實的描述是不準確的,甚至是謊言。如「後來被當時德國的政府利用來反對教會的權柄。他拆毀修院、燒燬教會法典」,這不是真的。又如說路德用個人主義反對教會,更不是真的,至少這不是路德改教的主要方向;他主觀上沒有這樣的訴求。他激烈批評羅馬教會不等於他同時反對教會。事實上正相反,路德大部分著述與建立教會有關,而且也非常重視聖職問題。關於對路德改革的評價,我的「反思」已經寫在協同書系列課程第一講和第二講中了。我會在接下來的三周時間裡繼續討論這個話題,敬請垂注。
8
陽光正溫暖 對你的博文發表評論:2017-03-10 23:39:43 任牧師平安!最近在看csmp課程,收穫很大,非常感謝您。我有個問題無法得到解決,向您請教。聖經說我們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那麼主耶穌作為一個完全的人,如何解釋他沒有犯罪呢?如何理解「原罪」這個概念,這個概念本身是否就有問題?有弟兄用「犯罪傾向」這個概念來解釋,即人類都有犯罪傾向,而只有耶穌沒有將這個傾向付之實施,這個解釋是對的嗎?以及,人類是被造物這一點沒有問題,那麼主耶穌作為一個完全的人,是否也是被造物呢?但是耶穌也是完全的神,這與被造物這一概念衝突,又該如何理解呢?謝謝!
平安。關於「原罪」的問題,我在奧斯堡信條的課程中有一些討論。不知道你是否能接觸到相關視頻。關於基督二性論,這是一個大問題。我理解路德的處理辦法是用「屬性相同」開闢了一個新的方向。這是路德與聶斯托利以及羅馬教會的微妙區別。這個問題有點兒讓我望而生畏,因為這需要更多的時間進行概念的推演、定義,並且重說很多家譜。
9
平安,任牧。昨天向你提的人是因信稱義還是因信和行為稱義的問題,今天我有了初步答案。通過再次看協同書,終於看到了這個問題的本質:誰有權赦罪,耶穌的赦罪完不完全。如果人是因信心和行為稱義的話,就意味著耶穌的赦罪是不完全的,剩下未赦免的罪需要通過善工來赦免。顯而易見,耶穌的赦罪是完全的(歌羅西書1:14;詩篇85:2,103:3 ;耶利米書31:34 ;路加福音5:21 ,5:24 )。其次,出於律法的行為有沒有赦罪的能力呢?肯定沒有,因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所以雅各書2:24 所說的行為不是赦罪意義上的行為,不是稱義意義上的行為。只能是強調信心沒有行為是死的。至於雅各把信心說得那麼絕對,我還是不懂,請任牧解惑。
平安。感謝主親自光照你。關於雅各書,我們可以注意兩點。第一,雅各反對的是「沒有行為的信心」,而不是「信心」。第二、雅各說的行為是「出於信心的行為」。可以反覆讀這句話,我看見的是雅各在論述何為真信心:「21我們的祖宗亞伯拉罕,把他兒子以撒獻在壇上,豈不是因行為稱義嗎?22可見信心是與他的行為並行,而且信心因著行為才得成全。23這就應驗經上所說,亞伯拉罕信神,這就算為他的義。他又得稱為神的朋友。24這樣看來,人稱義是因著行為,不是單因著信。25妓女喇合接待使者,又放他們從別的路上出去,不也是一樣因行為稱義嗎?26身體沒有靈魂是死的,信心沒有行為也是死的」(雅各書2:21-26)。首先,我們不能把21與22、25與26分開——雅各先講行為,緊接著回到信心。其次,中間的23-24進一步聚焦亞伯拉罕因信稱義:「亞伯拉罕信神,這就算為他的義」。雅各唯一反對的是完全不要行為的假信心。不過值得強調的是,我們必須從整卷聖經中看聖經定義的善行。耶穌的善行、保羅的善行,遠遠不是雷鋒的善行和公共知識分子自誇的那些善行。而使徒先知所見證的善行,更與信仰相關。我想聖經反對兩種極端:指著善工自義甚至吃人;第二、誇耀道德善行卻不聚會,也不支持福音事工。前者假信;後者同樣假信。
10
任牧平安,協同書第一課講義已閱讀,有一個問題請教,就是講義提到宗教改革導致的以違背前三誡為代表的人類思想、政治、宗教五百年大混亂。我的問題是在宗教改革之前人類也是這樣混亂呀;沒有經歷宗教改革洗禮的元明清怎一個「亂」字了得。。。當然我同意五百年來西方的亂是多曲混放,錯綜複雜;而東方的亂則是單曲循環播放。我的意思是五百年來的大混亂這黑鍋不能全有宗教改革來背吧?假如沒有宗教改革,難道這五百年人類歷史會更好嗎?當然歷史不能假如。
平安。當然,混亂一直存在。正因為如此,教會一直在改革中。我在這裡與弟兄分享兩個問題。第一、宗教改革不可能一勞永逸的解決了所有混亂,而且不應該完全無視聖靈在過去1500年的工作和同在。我也不認為元明清時候比現在更混亂。各有各的混亂。第二、作為神的兒女,我們對真理的追求是無止境的。一方面我們承認宗教改革的貢獻;另一方面,我們不能將宗教改革視為神學歷史的終點。實際上也不是。問題還有很多,甚至製造了更多的問題。我們需要聖靈繼續的帶領,這是顯而易見的,這也是教會的題中之意。最後跟大家分享一個故事,是我很喜歡的。
馬丁·路德在威登堡大教堂貼出「九十五條論綱」之後,極大地激怒了羅馬教廷,立即惱羞成怒地將其判為異端。此時的馬丁·路德,既要面對來自教廷的壓力,又要面對群眾的非議和責難之聲,致使他一度陷入極度的迷惘之中。有一天,馬丁·路德正在書房裡無精打采地翻書時,他的妻子走了進來,頭戴黑紗、身著喪服。見此情景,馬丁·路德大驚,問道:「是誰死了?」妻子答道:「上帝死了!」路德聽後頓時大怒:「上帝怎麼會死?他是永恆的上帝,昔在、今在、永在!」他的妻子鎮定地說:「既然上帝沒有死,你為什麼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呢?」此話一出,路德立即從書桌前起來,彷彿突然間獲得了一股巨大的力量。由此,馬丁·路德重拾信心,繼續改教大業。
這個故事讓我在2017年特別寒冷的早春倍感溫馨,當然也有一點點的心酸。親愛的弟兄姐妹,路德改革留下的教會遺產仍然充滿了一些「混亂」,這是我可以親身見證的。LCMS中同樣有約翰-厄克和John Cochlaeus這樣的教痞,也不乏各種無聊的嫉妒徒,甚至邪惡的火刑繼承人和教皇殘餘。日光下面沒有新事,我也會在必要的時候將他們放在日光之下。但基督從起初到今天到永遠都是一樣的。因此那與路德同在感動他和他妻子的靈,也必與我同在,也感動我身邊的人。正如「那感動彼得,叫他為受割禮之人作使徒的,也感動我,叫我為外邦人作使徒」(加拉太書2:8)。阿門。
任不寐,2017年3月15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