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第三十四課:再見亞伯拉罕(25:1-18)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創世紀25:1-18

1亞伯拉罕又娶了一妻,名叫基土拉。2基土拉給他生了心蘭,約珊,米但,米甸,伊施巴,和書亞。3約珊生了示巴和底但。底但的子孫是亞書利族,利都是族,和利烏米族。4米甸的兒子是以法,以弗,哈諾,亞比大,和以勒大。這都是基土拉的子孫。5亞伯拉罕將一切所有的都給了以撒。6亞伯拉罕把財物分給他庶出的眾子,趁著自己還在世的時候打發他們離開他的兒子以撒,往東方去。

7亞伯拉罕一生的年日是一百七十五歲。8亞伯拉罕壽高年邁,氣絕而死,歸到他列祖(原文作本民)那裡。9他兩個兒子以撒,以實瑪利把他埋葬在麥比拉洞裡。這洞在幔利前,赫人瑣轄的兒子以弗侖的田中,10就是亞伯拉罕向赫人買的那塊田。亞伯拉罕和他妻子撒拉都葬在那裡。11亞伯拉罕死了以後,神賜福給他的兒子以撒。以撒靠近庇耳拉海萊居住。

12撒拉的使女埃及人夏甲給亞伯拉罕所生的兒子是以實瑪利。13以實瑪利兒子們的名字,按著他們的家譜記在下面。以實瑪利的長子是尼拜約,又有基達,亞德別,米比衫,14米施瑪,度瑪,瑪撒,15哈大,提瑪,伊突,拿非施,基底瑪。16這是以實瑪利眾子的名字,照著他們的村莊,營寨,作了十二族的族長。17以實瑪利享壽一百三十七歲,氣絕而死,歸到他列祖(原文作本民)那裡。18他子孫的住處在他眾弟兄東邊,從哈腓拉直到埃及前的書珥,正在亞述的道上。

感謝神的話語。創世記25:1-18首先介紹了亞伯拉罕的三支後裔,分別從基土拉(1-6)、撒拉(7-11)和夏甲(12-18)而出。創世記的意思是起源,這裡我們看見亞伯拉罕諸族的起源。在這三大種族中,撒拉及其後裔是神所揀選的,一方面有撒拉的死,另一方面有以撒的形單影隻。這是受苦的種族,一家三口共享一個復活的盼望。其次,這段經文記載了亞伯拉罕和以實瑪利的去世和埋葬,而神的計劃在以撒身上繼續開闢未來。亞伯拉罕走了,在以撒娶妻之後。這讓我們回想路加福音2:25-34,其中西面說:「29主阿,如今可以照你的話,釋放僕人安然去世。30因為我的眼睛已經看見你的救恩。31就是你在萬民面前所預備的。32是照亮外邦人的光,又是你民以色列的榮耀」。另外這段經文中有35或36(幔利)個人的名字,其中以撒與其他後裔以1:29的方式存在。

如果將這段經文交叉結構,首先我們看見的是亞伯拉罕與撒拉同穴共葬的麥比拉洞;其次我們看見撒拉的後裔位於基土拉和夏甲後裔的中間,她所預表的教會將會成為萬國萬民回家的入口。這位世界首富,這位兒女成群的的先祖,仍然死了。麥比拉洞似乎在追問整個人類:人活著到底有什麼意義?不僅如此,對亞伯拉罕來說,所應許的國度仍然遙遙無期,可謂抱憾而死,而且客死他鄉。但聖靈這樣啟示我們:「13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14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個家鄉。15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16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稱為他們的神,並不以為恥。因為他已經給他們預備了一座城」(希伯來書11:13-16)。

研究聖經中的家譜,特別是創世紀中聖經的家譜需要注意以下幾個問題。第一、家譜表明聖經在講歷史事實,而非神學虛構。因此你不能用文學或人學的標準來評論聖經的家譜。第二、聖經中的家譜不僅僅是夫妻關係或親子關係,同時是民族關係、國家關係、民族歷史和世界歷史,包括國際關係史。因此必須超越華人教會的婚姻家庭中心舞台。第三、我們不僅要從人名的字義中尋找神學的啟示,也應該從族譜的結構中發現神的旨意,就是祂的愛、公義、憐憫和呼召——祂為每一個生命、每一個民族安排了疆域和境界,盼望萬民萬族住在創造的秩序與和平中,並都能歸入基督:「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以賽亞書9:6)。阿門。

一、亞伯拉罕和基土拉的子孫(1-6)

1亞伯拉罕又娶了一妻,名叫基土拉。2基土拉給他生了心蘭,約珊,米但,米甸,伊施巴,和書亞。3約珊生了示巴和底但。底但的子孫是亞書利族,利都是族,和利烏米族。4米甸的兒子是以法,以弗,哈諾,亞比大,和以勒大。這都是基土拉的子孫。

5亞伯拉罕將一切所有的都給了以撒。

6亞伯拉罕把財物分給他庶出的眾子,趁著自己還在世的時候打發他們離開他的兒子以撒,往東方去。

1、什麼人(1-4)

撒拉127歲死;那年亞伯拉罕137歲;之後亞伯拉罕又活了38年;亞伯拉罕175歲死。應該是在這38年裡,亞伯拉罕與基土拉生下了6個兒子。沒有更多的證據顯示基土拉就是夏甲,所以我們還是認為基土拉就是基土拉;我們也無需認為創世紀25章不是按歷史順序記述的,更不需要像加爾文那樣,認為亞伯拉罕與夏甲離婚是基土拉所逼迫的。

我們先來認識一下這個第一次出現的基土拉:קְטוּרָה,Keturah,incens;。。有人將這個名字的意思翻作:to burn as incense;或者,veiled in incense sm oke。貌似這是一個住在香煙繚繞中的神秘女子;而她的子嗣多捲入了國際香料貿易。按摩西律法對香料的管理規定,香料貿易似乎意味著宗教商人,他們將宗教變成了產業或生意;而這一點,幾乎是所有異教的共同特點。而在舊約聖經中,從事香料貿易的主要是阿拉伯人(創世紀37:25,列王記上10:2,10,25;以賽亞書57:9,60:6;以西結書27:22)。動詞קָטַר的含義有to sacrifice, burn incense, burn sacrifices, make sacrifices smoke(出埃及記29:13等)。這個動詞的中譯應該就是卡塔爾(卡塔爾被視為中國與中東地區小國共建「一帶一路」的範本)。第6節中的פִּילֶגֶשׁ用作複數,讓我們知道基土拉和夏甲都是妾(concubine, paramour;22:24),因此中譯庶出。但第1節又稱之為亞伯拉罕的妻(אִשָּׁה)。

除此以外,我們對基土拉的背景一無所知。我們只能這樣結論:聖靈對這個女人以及她和亞伯拉罕的男女關係並無興趣。值得強調的是,東方的香料出現在聖誕期間(馬太福音2:11),而女人和香料出現在耶穌受難的前夕(約翰福音12:3)和復活的清晨(路加福音24:1)。

現在我們來認識這個香料家族。基土拉有六子,一般認為他們代表巴勒斯坦東南部的阿拉伯部落;也有人認為他們是非洲的祖先之一;而以實瑪利的後裔主要住在阿拉伯半島的西北地區。心蘭:זִמְרָן,musician(歷代志上1:32)。有人認為他就是心利(זִמְרִי,耶利米書25:25)。約珊:יָקְשָׁן,snarer(歷代志上1:32),下面接受他的兩個兒子。米但:מְדָן,contention(歷代志上1:32)。米甸:מִדְיָן,strife(x59)。商人而且有宗教信仰(創世紀37:28,36)。摩西是米甸的女婿,但同時米甸女子是以色列人的陷阱(民數記25,31:1-12);米甸是以色列人的宿敵(士師記7-8)。伊施巴,יִשְׁבָּק,he releases,He leaves along(歷代志上1:32)。書亞: שׁוּחַ,to sink down, be bowed down, be humble(歷代志上1:32;參考詩篇44:25,箴言2:18,耶利米哀歌3:20)。

這裡特別提及基土拉的兩個兒子。首先是約珊,他有兩個兒子示巴(שְׁבָא,seven or an oath;創世紀10:7,28)和底但(דְּדָן,low country)。那個著名的示巴女王(歷代志上10:1)到底是古實的後裔,閃的後裔,還是亞伯拉罕的後裔,或者雅歌的女主角,難以確定。示巴人是強盜(約伯記1:15和6:19)和奸商(以西結書27:22-23,38:13)。示巴生產黃金和乳香;有一天他們要歸回耶和華(詩篇72:10,15;以賽亞書60:6;耶利米書6:20),這些斷線的風箏要被接上。底但也出現在古實的族譜中(創世紀10:7)。底但也是上帝要刑罰的列國之一(耶利米書25:23,49:8;以西結書25:13),底但人也是奸詐的阿拉伯商人,盛產象牙和烏木,衣物和馬鞍或戰車(以西結書27:15,20;38:13)。底但的子孫是亞書利族(אַשּׁוּרִי,guided: blessed;撒母耳記下2:8-9;有人認為亞書利就是亞設,民數記24:22,24;詩篇83:8),利都是族(לְטוּשִׁם,hammered),和利烏米族(לְאֻמִּים,peoples)。

其次是米甸,這裡提到米甸5個兒子。以法:עֵיפָה,gloomy,或young gazelle。 以賽亞書60:6也提到以法:「成群的駱駝,並米甸和以法的獨峰駝,必遮滿你。示巴的眾人,都必來到。要奉上黃金乳香,又要傳說耶和華的讚美」。以弗:עֵפֶר,a calf。舊約聖經中有不同的人叫以法和以弗。哈諾:חֲנוֹךְ,dedicated;即以諾(創世紀4:17)。亞比大:אֲבִידָע,my father knows。以勒大:אֶלְדָּעָה,God has known。後面這兩個名字之間也許有一種連續性,他們在尋找神。

2、父愛子(5)

古代世界,父親常常在死前將產業分配給眾子(路加福音15:12,31)。「「5亞伯拉罕將一切所有的都給了以撒;6亞伯拉罕把財物分給他庶出的眾子」。那麼我們如何理解亞伯拉罕的遺產劃分「違背了摩西律法」呢?申命記21:15-21,「15人若有二妻,一為所愛,一為所惡,所愛的,所惡的都給他生了兒子,但長子是所惡之妻生的。16到了把產業分給兒子承受的時候,不可將所愛之妻生的兒子立為長子,在所惡之妻生的兒子以上,17卻要認所惡之妻生的兒子為長子,將產業多加一分給他。因這兒子是他力量強壯的時候生的,長子的名分本當歸他。18人若有頑梗悖逆的兒子,不聽從父母的話,他們雖懲治他,他仍不聽從,19父母就要抓住他,將他帶到本地的城門,本城的長老那裡,20對長老說,我們這兒子頑梗悖逆,不聽從我們的話,是貪食好酒的人。21本城的眾人就要用石頭將他打死。這樣,就把那惡從你們中間除掉,以色列眾人都要聽見害怕」。這是一個沒有被注意的難題,我們藉著原文釋經也許可以找到一些解釋的線索。

וַיִּתֵּן אַבְרָהָם אֶת־כָּל־אֲשֶׁר־לֹו לְיִצְחָֽק,And Abraham gave all that he had unto Isaac。或者,亞伯拉罕將一切屬於他的都給了以撒。這裡沒有提到產業這個概念,或者保羅在加拉太書中所說的產業只是屬靈意義上的產業。第6節「財物(מַתָּנָה)」一詞是什麼意思呢?英譯 gift;這個名詞在這裡是第一次出現,主要指禮物(出埃及記28:38;利未記23:38等)。第一、國度是應許給以撒的,亞伯拉罕其他後裔是無分的。第二、無論以撒如何對待亞伯拉罕,亞伯拉罕卻深愛自己的兒子。這一點可以參考約翰福音3:35,「父愛子,已將萬有交在他手裡」;約翰福音5:20,「父愛子,將自己所作的一切事指給他看。還要將比這更大的事指給他看,叫你們希奇」;約翰福音10:17,「我父愛我,因我將命捨去,好再取回來」;約翰福音15:9,「我愛你們,正如父愛我一樣。你們要常在我的愛裡」。第三、既然一切都給了以撒,那麼在屬靈方面,庶子實際上一無所有。換言之,在選民之外,各種文明之中根本不存在什麼屬天的智慧,只有暴力、謊言和特務,夕陽西下。

3、巴別塔(6)

聖靈認識人,知道眾位庶子一定會起來與以撒爭奪產業,於是聖靈感動亞伯拉罕起來將他們首先打發出去。將罪人或潛在的內戰分散消滅,這是上帝的辦法:「因為耶和華在那裡變亂天下人的言語,使眾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別(就是變亂的意思)」(創世紀11:9)。另外還可以參考約翰福音2:23-25,「23當耶穌在耶路撒冷過逾越節的時候,有許多人看見他所行的神跡,就信了他的名。24耶穌卻不將自己交託他們,因為他知道萬人。25也用不著誰見證人怎樣。因他知道人心裡所存的」。庶子聚集在身邊,即使不爭奪產業,也會捆綁你犯罪作王。這一點可以參考約翰福音6:14-15,「14眾人看見耶穌所行的神跡。就說,這真是那要到世間來的先知。15耶穌既知道眾人要來強逼他作王,就獨自又退到山上去了」。「趁著自己還在世的時候打發他們離開他的兒子以撒」,這句話表明,亞伯拉罕這樣做就是要避免將來他不在的時候,出現針對以撒的家庭內戰。

但神也愛世人。亞伯拉罕的分家工作還是講理和充滿憐憫的。「亞伯拉罕把財物分給他庶出的眾子」。這個財富既可以指基本生活必需品,也可以指生存的基本技能或恩賜。眾子出去是可以靠這些生活下去的(路加福音15:12-14)。

往東方去:קֵדְמָה אֶל־אֶרֶץ קֶֽדֶם,eastward, unto the east country;向東,直到東土(創世紀29:1,民數記23:7)。注意第6節的「東方」與第18節的「東邊」首尾呼應——基土拉和夏甲的後裔都在東方,在亞當、該隱和大洪水之後的人類以及羅得流散或失喪的方向上(創世紀2:8,3:24,4:16,11:2,13:11)。另參以賽亞書2:6說:「耶和華,你離棄了你百姓雅各家,是因他們充滿了東方的風俗,作觀兆的,像非利士人一樣,並與外邦人擊掌」。後來東方分裂了,東方人的命運一分為二。我們甚至可以這樣說,東方人只有兩種命運或未來:東方的博士(馬太福音2:1-2),或者東方的眾王(啟示錄16:12)。而未來的東方戰爭,將在博士與世界之王之間展開。不僅如此,這些被打發往東流散的基土拉後裔也是路加福音15章中的浪子——當他們揮霍掉一切恩賜,就是敗壞掉上帝賜給一切的資源、才華、生命和親情之後,其中必然會有人被拖曳著進入一場春運和回家。因為這個緣故,我們這些東方人今天坐著這裡,心潮起伏。

二、亞伯拉罕和撒拉的後裔(7-11)

7亞伯拉罕一生的年日是一百七十五歲。8亞伯拉罕壽高年邁,氣絕而死,歸到他列祖(原文作本民)那裡。

9他兩個兒子以撒,以實瑪利把他埋葬在麥比拉洞裡。這洞在幔利前,赫人瑣轄的兒子以弗侖的田中,10就是亞伯拉罕向赫人買的那塊田。亞伯拉罕和他妻子撒拉都葬在那裡。

11亞伯拉罕死了以後,神賜福給他的兒子以撒。以撒靠近庇耳拉海萊居住。

1、死亡(7-8)

亞伯拉罕175歲去世在迦南地。創世紀12:4,「亞伯蘭就照著耶和華的吩咐去了。羅得也和他同去。亞伯蘭出哈蘭的時候,年七十五歲」。這意味著亞伯拉罕在應許之地度過了整整一百年的時光。首先我們感慨一個人能夠一百年持守一個信仰,他不需要總是修改憲法。其次我們更應該感慨,這一百年他甚至根本沒有得到所應許的國度,卻仍然甚至更堅定地持守了自己的信仰。你們不要找別的什麼神跡了,這就是神跡。最後,亞伯拉罕生以撒的時候是100歲,後來又活了75年。後面這75年裡,他相當多的時間是在妻死子散的狀況中度過的。這是一種百年孤獨。當然,神的恩典是夠他用的,毋庸置疑。

「亞伯拉罕壽高年邁,氣絕而死,歸到他列祖(原文作本民)那裡」。這是聖經用來描述人之死常用的描述方式。第一、氣絕而死:וַיִּגְוַע וַיָּמָת אַבְרָהָם,וַיִּגְוַע וַיָּמָת אַבְרָהָםThen Abraham gave up the ghost, and died。גָּוַע,to expire, die, perish, give up the ghost, yield up the ghost, be dead, be ready to die。這個動詞出現在創世紀6:17與7:21。這個動詞似乎表明,死乃是罪的懲罰,而這事出於神:「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世紀2:17)。換言之,死亡是罪人贏得的不自然狀態。選民也是人,人人都有一死。第二、壽高年邁:בְּשֵׂיבָה טֹובָה זָקֵן וְשָׂבֵעַ,in a good old age, an old and full。這個句子不僅僅指高壽,也指他已經完成了在地上的使命,在最好的時候離開了。足夠老了,再活下去已經是痛苦。這是神的恩典,這是選民的福氣。人生悲劇在於含恨而死,抱憾而終。第三、歸到他列祖(原文作本民)那裡:וַיֵּאָסֶף אֶל־עַמָּֽיו,was gathered to his people。聖經的死不是一死百了,而是被收集到一群人那裡,等候處理。動詞אָסַף是被動語態,亞伯拉罕被歸到他的人民那裡:to gather, receive, remove, gather in。

這個動詞最早出現在創世紀6:21,「你要拿各樣食物積蓄起來,好作你和它們的食物」。中譯積蓄,以備未來之用。我們可以從以下兩個方面來認識亞伯拉罕之死的未來意義。這不是生命的終點,而是起點。一方面,「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希伯來書9:27)。另一方面,「在亞當裡眾人都死了。照樣,在基督裡眾人也都要復活」(哥林多前書15:22)。另參使徒行傳24:15,「並且靠著神,盼望死人,無論善惡,都要復活,就是他們自己也有這個盼望」;羅馬書6:10,「他死是向罪死了,只有一次;他活是向神活著」。我個人甚至願意將他的民(עַמָּֽיו,his people)同時理解為神的子民。這應該都是在基督裡睡著了的人(哥林多前書15:6,18;帖撒羅尼迦前書4:15)。

另外,「歸到他本民那裡」還可有這樣的理解:他成了他的民共同的精神遺產,或者仍然活著的精神力量。也正是在這個意義上,基督徒也被稱為亞伯拉罕的後裔,我們都是他的民(馬太福音1:1;路加福音13:16;約翰福音8:33;羅馬書9:7,11:1;哥林多後書11:22;加拉太書3:29;希伯來書2:16)。

2、埋葬(9-10)

「歸到他本民那裡」是什麼意思呢?這是選民,這是一類人。而9-10進一步解釋了何為本民:與撒拉合葬一處,一起等候復活。撒拉而非列祖首先是亞伯拉罕的本民。

麥比拉洞再度成為中心;以撒的婚禮和父母的葬禮都發生在這一地帶。「9他兩個兒子以撒,以實瑪利把他埋葬在麥比拉洞裡」。以撒和以實瑪利的同工讓我們想起約瑟和尼哥底母的同工。不僅如此,沒有出現在撒拉葬禮上的以撒,如今卻出現在亞伯拉罕的葬禮上,這應該表明以撒已經完全在基督裡重建了與父親的關係,特別是娶妻利百加之後,他得了安慰。而且我們也看見,至少那個時候,以撒和以實瑪利的關係還是正常的弟兄關係(另參創世紀35:29)。驅逐事件以及騙捐(祝福)事件的陰影似乎已經被勝過了;至少在遠古時代,人類的撕裂和弟兄的撕逼還沒有到今天這樣不共戴天、勢不兩立、絕不解怨的地步。那個時候,死亡這個終極焦慮以及血緣,還是可以重建人的合一,哪怕是暫時的。特別值得強調的是,麥比拉洞在這裡再一次被強調,這是神學的中心:死亡、埋葬與復活。因此9-10不厭其煩地解釋麥比拉洞的來龍去脈,說明這個地方很重要。麥比拉洞及其所懷抱的屬靈先祖,是所有國共統一唯一的基礎。你不能通過消滅和欺騙對方讓以撒和以實瑪利握手言和。和平統一需要一位共同的精神之父。中華民族沒有精神,更沒有父親;只有碎片化、惡貫滿盈的各色小祖宗,以及狂妄到自以為神的假基督、意識形態偶像和謊言。

另外,赫人的「兒子」與亞伯拉罕的兩個「兒子」也形成交叉呼應的關係——「人子」將被用來去處理死亡這個終極問題。

3、死後(11)

因為只能在人子以撒的後裔身上,才能最終解決亞伯拉罕和撒拉的復活問題。「11亞伯拉罕死了(מָוֶת)以後,神賜福(בָּרַךְ)給他的兒子以撒。以撒靠近庇耳拉海萊居住」。

首先,亞伯拉罕死了,但神仍然工作。死亡不能阻止神的計劃,而唯有神能勝過死亡。「死後……神……」這個啟示,足以安慰所有住在死亡恐懼中的人。你可以安然離去了,因為在你死後,神要繼續工作,直到你復活的日子,直到永遠。因為祂在,因為祂工作,因為祂復活和再臨,你並沒有消失在虛無中,也不會被撇陰間。你要等候神。

其次,上帝不僅是亞伯拉罕的上帝,也是以撒的上帝。祂不改變,祂的應許一定成就;祂的約永遠堅立。上帝就是要在亞伯拉罕的後裔身上,就是在以撒身上建立祂的能力。而這一切,四周流散出去的弟兄們,是否看得見呢?上帝已經祝福了以撒,這個見證為什麼沒有「吸引萬人歸來」?時間還沒有到。

再次,應該是在婚禮和葬禮之後,以撒從希伯倫那裡返回他曾經居住的庇耳拉海萊。很有可能,在以撒和亞伯拉罕分開的那些歲月中,以撒已經在庇耳拉海萊一帶建立了一個小環境或勢力範圍;所以以撒願意返回去繼續生活。這一點可以參考創世紀26:   12-13,「12以撒在那地耕種,那一年有百倍的收成。耶和華賜福給他,13他就昌大,日增月盛,成了大富戶」。無論如何,復活的救恩要從地上一個具體的地點啟程,從道成肉身開始。

上一代人已經過去了,現在使命臨到了下一代人。以撒的這一次北上解決了紅白兩大事件,現在他和他的妻子要面對未來:以掃和雅各的降生。在以撒的後裔中,即在雅各的身上,預備著人類的救主,就是那復活的主,生命的主,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三、亞伯拉罕和夏甲的子孫(12-18)

12撒拉的使女埃及人夏甲給亞伯拉罕所生的兒子是以實瑪利。13以實瑪利兒子們的名字,按著他們的家譜記在下面。以實瑪利的長子是尼拜約,又有基達,亞德別,米比衫,14米施瑪,度瑪,瑪撒,15哈大,提瑪,伊突,拿非施,基底瑪。

16這是以實瑪利眾子的名字,照著他們的村莊,營寨,作了十二族的族長。

17以實瑪利享壽一百三十七歲,氣絕而死,歸到他列祖(原文作本民)那裡。18他子孫的住處在他眾弟兄東邊,從哈腓拉直到埃及前的書珥,正在亞述的道上。

1、埃及使女(12-14)

以實瑪利的家譜是創世紀10個家譜之一;但這裡顯然是為了與基土拉、撒拉的後裔對比而編輯在一起的。

第12節在原文中首先強調的是:現在記述以實瑪利的家譜:וְאֵלֶּה תֹּלְדֹת יִשְׁמָעֵאל,Now these the generations of Ishmael。這個敘事方式可以上溯到創世紀2:4、5:1、6:9、10:1、11:10、11:27;向下參考25:19、36:1、37:2。基土拉的6子在夏甲-以實瑪利這裡翻了一倍,成為12族長,以撒的敵人更加人多勢眾。這裡強調夏甲是「撒拉的使女埃及人」,這至少可以告訴我們兩個信息。第一、夏甲應該沒有返回到亞伯拉罕身邊,因為這個描述與「亞伯拉罕又娶了一妻名叫基土拉」是不同的。夏甲離開之後應該不再作亞伯拉罕的女人了;她仍然是埃及人和使女。第二、埃及女奴的傳承成為以實瑪利及其後裔的血脈之一。換言之,以實瑪利的後裔同時有亞伯拉罕與夏甲兩個淵源。這實際上正是阿拉伯文化的基本特質:一半是極端屬天或反偶像的信仰;另一方面卻是極端世界的信仰手段與世界目標,如所謂聖戰與多妻制度以及商業癖好。而且這種文化不僅是埃及或世界的,同時也是奴隸的;凡不在十字架真理中得救的都是罪的奴僕(加拉太書4:24;約翰福音8:34;羅馬書6:6,6:16-17)。保羅說夏甲生子為奴,這也意味著若不是耶穌基督的救贖,奴隸是不能自救的。在仇恨和罪惡之中的人,完全不能自拔,只是從奴隸生出奴隸來——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

這是以實瑪利12個兒子的名字。我們先來重點說說長子尼拜約:נְבָיוֹת,heights;高、高人、人上人。這裡特別強調尼拜約是長子:בְּכוֹר,firstborn, firstling(創世紀10:15;22:21,27:19等)。很有可能這裡是強調以實瑪利的種族屬於共同的長子文化或該隱傳統:罪人靠肉體和律法成為長子,但肉身又不能持守長子的名分;罪人為爭搶長子繼承權彼此爭戰。但上帝的揀選完全顛覆了這種人本主義,這一真理在該隱與亞伯、以實瑪利與以撒、以掃與雅各、瑪拿西與以法蓮、馬大與馬利亞、大兒子與小兒子等平行故事中不斷被強調。這就是升高與降卑的翻轉,也是道成肉身與肉身成道的對立。但是尼拜約也有歸回的日子:「基達的羊群,都必聚集到你這裡,尼拜約的公羊,要供你使用。在我壇上必蒙悅納。我必榮耀我榮耀的殿」(以賽亞書60:7)。另外一個事實是:「8以掃就曉得他父親以撒看不中迦南的女子,9便往以實瑪利那裡去,在他二妻之外又娶了瑪哈拉為妻。他是亞伯拉罕兒子以實瑪利的女兒,尼拜約的妹子」(創世紀28:8-9;另36:3)。

基達:קֵדָר,dark。東方人和阿拉伯人的代表(耶利米書49:28;以西結書27:21)。基達可以是長子文化的闡釋:用最黑的手段獲取長子權位。基達帳棚是名牌,這是遊牧民族、獵戰民族或游擊戰士(詩篇120:5;雅歌1:5;耶利米書2:10);但基達的勇士將被上帝懲罰(以賽亞書21:16-17)。基達也有歸回的日子(以賽亞書60:7,42:11)。亞德別,אַדְבְּאֵל,像神一樣使人憂傷;聖戰。米比衫:מִבְשָׂם,sweet odour;香。米施瑪:מִשְׁמָע,a hearing;從聽而來。度瑪:דּוּמָה,silence;黑夜(以賽亞書21:11);死寂(詩篇94:17,115:17)。瑪撒:מַשָּׂא,burden;重擔(出埃及記23:5等;另參箴言30:1,31:1)。哈大:חֲדַר,honour;榮耀。提瑪:תֵּימָא,desert;結伴的客旅在荒野之地死亡(約伯記6:19);與阿拉伯族人一起經歷戰亂(以賽亞書21:14),也是咒詛之民(一切剃周圍頭髮的,耶利米書25:23)。伊突:יְטוּר,row;列隊,先軍。他們是以色列人的仇敵(歷代志上5:19)。有人認為他與以土利亞有關(路加福音3:1)。拿非施:נָפִישׁ,refreshment,舒暢,出口氣,歇息(出埃及記23:12等)。與伊突是戰友(歷代志上5:19)。基底瑪:קֵדְמָה,前頭,在先,災難臨到(撒母耳記下22:19等)。

2、十二族長(16)

以實瑪利所出的十二族長與以色列的十二支派以及耶穌的十二使徒形成對比,這個編輯應該是有意為之。因為我們知道以實瑪利還有其他後裔並沒有列在這個族譜中,如尼拜約的妹子瑪哈拉。創世紀25:16或者在預告:未來必有一場12對12的宗教衝突。照著他們的村莊,營寨:בְּחַצְרֵיהֶםוּבְטִֽירֹתָם,by their towns, and by their castles。חָצֵר主要指有圍牆的院落(出埃及記8:13,27:9等)。它可以指居住的村鎮,也可指宗教場所。טִירָה,encampment, battlement;營寨、住處、塔樓(民數記31:10;歷代志上6:54;詩篇69:25;雅歌8:9;以西結書25:4,46:23)。居民區,同時是軍事基地。族長:נְשִׂיאִם לְאֻמֹּתָֽם, according to their nations。這12個人不是一般人,實際上都是種族或部落的開國元勳,奠基者,君王,掌權者。我們再一次呼喊那些絕不可以談政治的半吊子以及霾國的老鼠們向聖經悔改;你不談他們也是政治君王。נָשִׂיא的基本含義是:one lifted up, chief, prince, captain, leader。實際上都是長子,都信仰人上人。赫人也曾用這個名稱稱呼亞伯拉罕,因為「偉大領袖」或「王」是一種普世價值,是對人的普遍尊稱:創世紀23:6,「我主請聽。你在我們中間是一位尊大的王子,只管在我們最好的墳地裡埋葬你的死人。我們沒有一人不容你在他的墳-地裡埋葬你的死人」。但君王、王子或人上人往往是一個強姦犯:創世紀34:2,「那地的主(נָשִׂיא)希未人,哈抹的兒子示劍看見她,就拉住她,與她行淫,玷辱她」。聖經並沒有因為順服掌權者而教導我們屈膝強姦犯。

3、各從其類(17-18)

以實瑪利死的這年,以撒123歲。「以實瑪利享壽一百三十七歲,氣絕而死,歸到他列祖(原文作本民)那裡。18他子孫的住處在他眾弟兄東邊,從哈腓拉直到埃及前的書珥,正在亞述的道上」。這兩節經文都可以解釋為各從其類,光暗分別。這是創世紀第一章確立的原則。

不過第18節提及的三個地名需要詳細考察。And they dwelt from Havilah unto Shur, that before Egypt, in goest Assyria。第一是哈腓拉,חֲוִילָה,circle。這個名字最早出現在創世紀2:11,「第一道名叫比遜,就是環繞哈腓拉全地的。在那裡有金子」。然後是創世紀10:7,「古實的兒子是西巴,哈腓拉,撒弗他,拉瑪,撒弗提迦。拉瑪的兒子是示巴,底但」;然後是創世紀10:29,「阿斐,哈腓拉,約巴,這都是約坍的兒子」(希伯後裔)。最後在撒母耳記上15:7,「掃羅擊打亞瑪力人,從哈腓拉直到埃及前的書珥」。第二是書珥:שׁוּר,wall;位於巴勒斯坦與埃及的交界(創世紀16:7,20;1)。第三、亞述:אַשּׁוּר,a step。這個字首先出現在創世紀2:14,「第三道河名叫希底結,流在亞述的東邊。第四道河就是伯拉河」。亞述也是寧錄大城之一(創世紀10:11)。亞述也是閃的次子(創世紀10:22)。一般認為哈腓拉主要指阿拉伯半島或其西北部,書珥指向西奈半島;而亞述位於阿拉伯半島北部,在兩河之間。

這段敘事不斷帶領我們思想「失去的樂園」:「23耶和華神便打發他出伊甸園去,耕種他所自出之土。24於是把他趕出去了。又在伊甸園的東邊安設基路伯和四面轉動發火焰的劍,要把守生命樹的道路」(創世紀3:23-24)——雜族阿,你們是基路伯,還是四面轉動發火焰的劍呢?

阿拉伯人分佈的區域首先是以色列人出埃及進入迦南的必經之地。其次,這就是今天中東局勢的雛形。以實瑪利的後裔或者12列國及其向東分佈,也出於神的計劃,出於上帝對夏甲的應許:「10又說,我必使你的後裔極其繁多,甚至不可勝數。11並說,你如今懷孕要生一個兒子,可以給他起名叫以實瑪利,因為耶和華聽見了你的苦情。(以實瑪利就是神聽見的意思)12他為人必像野驢。他的手要攻打人,人的手也要攻打他。他必住在眾弟兄的東邊」(創世紀16:10-12)。這更是對亞伯拉罕的應許:「至於以實瑪利,我也應允你,我必賜福給他,使他昌盛極其繁多,他必生十二個族長,我也要使他成為大國」(創世紀17:20)。這裡討論的不僅僅是家事,更是國事,天下事,天上事。

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東方的阿拉伯人,阻斷在遠東的中國人和西方的基督教世界,是否也出於神的計劃,一直到主耶穌宣告地極使命的到來。

應用3:祝福、叛逆與十字架

創世紀25:1-18記述的亞伯拉罕族譜(the family tree)。這首先顯示了神對亞伯拉罕的祝福和應許:「3亞伯蘭俯伏在地。神又對他說,4我與你立約,你要作多國的父。5從此以後,你的名不再叫亞伯蘭,要叫亞伯拉罕,因為我已立你作多國的父。6我必使你的後裔極其繁多。國度從你而立,君王從你而出。7我要與你並你世世代代的後裔堅立我的約,作永遠的約,是要作你和你後裔的神」(創世紀17:3-7)。

創世紀25:1-18主要記述的是阿拉伯諸族或歷史書先知書所謂雜族的族譜。עֲרָב,Arab,sterility,steppe-dwellers。這個名字參考列王記上10:15;歷代志下9:14;以賽亞書21:13;耶利米書25:20,25:24,50:37;以西結書30:5。動詞עָרַב的基本含義是to become evening, grow dark。如士師記19:9,「那人同他的妾和僕人起來要走,他岳父,就是女子的父親,對他說,看哪,日頭偏西了,請你再住一夜。天快晚了,可以在這裡住宿,暢快你的心。明天早早起行回家去」(另參撒母耳記上17:16,以賽亞書24:11)。很難理解一個民族怎麼會用死蔭的幽谷或日薄西山、日暮途窮來自表謙卑(歌羅西書2:23)。很有可能,這是聖靈對外邦人歷史文化和未來的基本判斷與呼召。新約聖經的相關經文可以參考:使徒行傳2:11,「革哩底和亞拉伯人,都聽見他們用我們的鄉談,講說神的大作為」;加拉太書1:17,「也沒有上耶路撒冷去,見那些比我先作使徒的。惟獨往亞拉伯去。後又回到大馬色」;加拉太書4:25,「這夏甲二字是指著亞拉伯的西乃山,與現在的耶路撒冷同類。因耶路撒冷和她的兒女都是為奴的」。阿拉伯人可以指向一切獵戰民族,斜坡上的居民,律法主義者以及聖戰獵戶,黃昏、衰老,死亡,這外邦人唯一的結局。但有晚上,有早上。事情應該是這樣改變的:「他們卻強留他說,時候晚了,日頭已經平西了,請你同我們住下吧。耶穌就進去,要同他們住下」(路加福音24:29)。

這些信息同時預告了以色列人與外邦人之間的各種關係。這種關係包含著雙重的十字架神學。一方面,教會在諸族中如羊入狼群。另一方面,狼群之間的統一和傾軋,將這個世界變成了髑髏地;而唯有基督進入這樣的刑場才能將獨夫民賊從十字架別人的罪惡中拯救出來。主必得勝。阿門。

1、羊入狼群

孤單的以撒為眾人圍繞,世界恨你們,必有逼迫,必有十字架。狼群(馬太福音10:5-42);豬群(馬太福音7:6;馬可福音5:1-13;利未記11:7;申命記14:8;箴言11:22;以賽亞書65:4,66:3,66:17;路加福音15:15-16;彼得後書2:22);羊群(約翰福音10:12;使徒行傳20:29;希伯來書13:20;彼得前書5:2-5:3);小群(馬太福音7:13-14;路加福音13:22-24,12:29-32;馬太福音22:1-14)。

2、世界之王

雖然雜種的存在也是神對亞伯拉罕的祝福,但雜族的肉身統一意味著人類的超限戰。若魔鬼之子非要自以為神管制一切弟兄和部族,必然習禁屏:第一、拆毀十字架自以為神。2015年僅浙江1700間教堂十字架被拆。第二、製造同僚性醜聞(創世紀3:1-11,21;創世紀9:20-27;利未記18:1-30;約翰福音19:23-24)。2015年以來至少150多萬官員主要通過露出下體的方式打倒在地,自是貪官。第三、關閉互聯網,欺人霸世。2015年來,共取消違法違規網站許可或備案、關停違法網站13000多家,關閉賬號近千萬。第四、撒幣全世界,施恩買好賄賂靈魂敗壞人心。2016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流量1961.5億美元,同比增長34.7%(同期全球下降2%。第五、至少360位律師被抓捕,極端海葬劉曉波。第六、世界第一移民大國,1000萬移民。第世界第一特務大國,有報道經如本特務5王美國特務10萬。

罪人統一罪人,只能往死了弄,用死去弄,用肉去弄死,且自己必要死在罪中。世界的王不會給別人一點點世界和空間,甚至虛擬空間。又見阿房宮:一人之心,千萬人之心也。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獨夫之心,日益驕固……再聞黃宗羲:以為天下利害之權皆出於我;視天下為莫大之產業;然則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敲剝天下之骨髓,離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樂;今也天下之人,怨惡其君,視之如寇仇,名之為獨夫,固其所也;豈天地之大,於兆人萬姓之中,獨私其一人一姓乎?遠者數世,近者及身,其血肉之崩潰,在其子孫矣。

但神怎麼說未來呢?約翰福音12:31,「現在這世界受審判。這世界的王要被趕出去」;約翰福音14:30,「以後我不再和你們多說話,因為這世界的王將到。他在我裡面是毫無所有」。終將一無所有。阿門。

任不寐,2018年1月14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