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第三十六課:那一鼎紅豆湯(25:27-33)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創世紀25:27-34

27兩個孩子漸漸長大,以掃善於打獵,常在田野。雅各為人安靜,常住在帳棚裡。28以撒愛以掃,因為常吃他的野味。利百加卻愛雅各。

29有一天,雅各熬湯,以掃從田野回來累昏了。30以掃對雅各說,我累昏了,求你把這紅湯給我喝。因此以掃又叫以東(以東就是紅的意思)。31雅各說,你今日把長子的名分賣給我吧。32以掃說,我將要死,這長子的名分於我有什麼益處呢?33雅各說,你今日對我起誓吧。

以掃就對他起了誓,把長子的名分賣給雅各。34於是雅各將餅和紅豆湯給了以掃,以掃吃了喝了,便起來走了。這就是以掃輕看了他長子的名分。

感謝神的話語。我們今天繼續創世紀25章。首先,這段經文也存在一個索菲的抉擇;與上個主日雅各和以掃之間的抉擇平行的是,在長子名分與一碗紅湯之間的抉擇。當然雅各和以掃之間的抉擇繼續,並且深化。其次,創世紀25:19-26這7節經文與創世紀25:27-34這7節經文,分別與創世紀3:1-5、6-10平行。創世紀25:19-26指向了魔鬼的核心試探:知道善惡樹,善惡二元論(3:1-5)。而創世紀25:27-34轉向魔鬼的第一項具體試探:吃喝或食物——食物成為罪人判斷善惡的第一標準(3:6-10)。這一事實一方面顯示了人不可能按善惡來判斷善惡,只是以食物或利益來判斷善惡;另一方面充分證明了人不是神,人知道善惡不過是魔鬼的謊言。再次,請注意長子、吃喝與買賣這三個概念怎樣在創世紀25:27-34中統領全文(如28,吃;30,喝;34,吃喝)。它們與聖餐中的相關概念完全平行……於是聖餐成為罪人救贖的真理。無論雅各和以掃是誰,聖靈在見證基督。最後,創世紀37章有另外一場買賣與之呼應:使徒行傳7:9,「先祖嫉妒約瑟,把他賣到埃及去。神卻與他同在」(另參創世記37:27-28,37:36)。

我們可以將創世紀25:27-34這7節經文結構如上:一、罪人(27-28);這讓我們認識人是什麼。二、罪言(29-33a);這讓我們看見人怎樣犯罪。三、罪行(33b-34);這讓我們看見罪的成功,而無能為力。只有等候基督。

這7節經文同時讓我們看見罪的成長及其解決,這兩個事實同時在這段經文中啟示出來了:罪人與救主。罪人要出賣基督或上帝的兒子,或者為了肉身(以掃);或者為了自義(雅各);而基督在被賣的同時完成了上帝對罪人的救贖大計。「因為他預先所知道的人,就預先定下傚法他兒子的模樣,使他兒子在許多弟兄中作長子」(羅馬書8:29)。這場交易的現象是以掃「把長子的名分賣給雅各」;而實質是「以掃輕看了他長子的名分」。這也是猶大為三十塊錢出賣基督耶穌的預表,也是人類不斷為利益出賣真理的預表,更是教會之人為了利益將教會變成做買賣的罪惡的預表。因此這段經文不僅僅啟示這個世界罪惡的本質以及耶穌的死因和救贖真理;也宣告潔淨聖殿的日子到了:「12耶穌進了神的殿,趕出殿裡一切作買賣的人,推倒兌換銀錢之人的桌子,和賣鴿子之人的凳子。13對他們說,經上記著說,我的殿必稱為禱告的殿。你們倒使它成為賊窩了。14在殿裡有瞎子瘸子,到耶穌跟前。他就治好了他們」(馬太福音21:12-14)。聖經說正月初一要建立聖殿;求主潔淨、醫治和興旺祂的教會,阿門。

一、一家四口(27-28)

27兩個孩子漸漸長大,以掃善於打獵,常在田野。雅各為人安靜,常住在帳棚裡。

28以撒愛以掃,因為常吃他的野味。利百加卻愛雅各。

1、一雙兒女(27)

雖然人都是在罪孽中生的,在母腹中就有了罪;但在「漸漸長大」的過程中,每一個罪人還是有著不同的發展道路和人生模式——而這一切不都是神所預定的,首先是他們自己的「自由選擇」。或者我們說,向惡是人自己的選擇自由,向善出於神的憐憫。וַֽיִּגְדְּלוּ הַנְּעָרִים,And the boys grew。動詞גָּדַל的基本含義是to grow, become great or important, promote, make powerful, praise, magnify, do great things。這個動詞可以指祝福的增長(創世紀12:2,24:35),也可以指罪的增長(創世紀19:13),和上帝憐憫的增長(創世紀19:19)。以撒和以實瑪利的漸長用的都是這個字(創世紀21:8,20)。

首先我們看以掃的漸漸變壞。「以掃善於打獵,常在田野」。一方面,以掃是一個獵人。另一方面,以掃是一個「優秀」的獵人。וַיְהִי עֵשָׂו אִישׁ יֹדֵעַ צַיִד אִישׁ שָׂדֶה,and Esau was a cunning hunter, a man of the field。這裡有兩個אִישׁ(人),第一個概念說以掃是一個狡猾或「(像神一樣)知道(יָדַע,善惡)」的獵人,一個聰明智慧的獵人。獵人,צַיִד,hunting, game;獵人獵取動物主要不是為食物,而是娛樂;或者侍奉肚腹為神。這個名詞在舊約中出現了19次,其中8次指venison(鹿肉、野味)——獵人是不滿足於粗茶淡飯的貪慾之人;他們是不潔之人(約伯記38:41)。總而言之,צַיִד主要不是神喜悅的食物(約書亞記9:5,14;尼希米記13:15)。不僅如此,獵人在聖經中基本上是流人血和動物血的罪犯,這有獵人寧錄和以實瑪利為證。創世紀9:1-17的彩虹之約覆蓋了所有動物和人,並進一步談及流血必然遭遇懲罰。而利未記17:1-16進一步將獵人的罪凸顯出來。獵人不僅流人血,而且偽裝、埋伏、設計,陷害人;像妓女一樣獵取別人的肉身和生命,並視人如畜類,網羅獵取弟兄(箴言6:5,6:26;耶利米書16:16;耶利米哀歌4:18;以西結書13:18-21;彌迦書7:2。獵人文化盛產龜甲獸骨。另外,一身長毛的以掃具有作獵人的天然優勢——天賦天資也可能同時是試探。

第二個概念說以掃是一個住在曠野(שָׂדֶה)中的人。曠野與帳棚對立,常指動物出沒之地,也常指與山地對比的海邊平原;更可能指埋葬撒拉的田地。請參考這些經文:「4在墳墓間坐著,在隱密處住宿,吃豬肉,他們器皿中有可憎之物作的湯。5且對人說,你站開吧,不要挨近我,因為我比你聖潔。主說,這些人是我鼻中的煙,是整天燒著的火」(以賽亞書65:4);「1他們來到海那邊,格拉森人的地方。2耶穌一下船,就有一個被污鬼附著的人,從墳塋裡出來迎著他。3那人常住在墳塋裡,沒有人能捆住他,就是用鐵鏈也不能。4因為人屢次用腳鐐和鐵鏈捆鎖他,鐵鏈竟被他掙斷了,腳鐐也被他弄碎了。總沒有人能制伏他。5他晝夜常在墳塋裡和山中喊叫,又用石頭砍自己」(馬可福音5:1-5)。

與以掃的工作和住所對立,「雅各為人安靜,常住在帳棚裡」。וְיַעֲקֹב אִישׁ תָּם יֹשֵׁב אֹהָלִֽים,and Jacob was a plain man, dwelling in tents。首先,雅各是一個安靜人(אִישׁ)。翻作「安靜」的這個形容詞無疑是翻錯了。因為תָּם在舊約中出現了13次,都是perfect, complete的意思;中譯「完全(人)」(約伯記1:1,1:8,2:3,8:20,9:20,9:21,9:22;詩篇37:37,6*4:4;箴言29:10;雅歌5:2,6:9)。首先我們看見約伯是完全人的代表。但更重要的問題是,到底什麼是聖經定義的完全人。完全人約伯也需要神的帶領,約伯也恨惡自己的生命,抱怨自己的命運。按屬靈高調,約伯沒有他幾個朋友更「完全」。而愛流人血的人,就是以掃所代表的獵人,常常將完全人視為攻擊和謀害的對象。但上帝就是喜悅和疼愛完全人。大致而言,完全人應該是敬畏神的人;是在神、在人、在動物面前作一個完整、真實的人。一個安分守己的人,一個安於人是人的人。在神面前不要演動物和神;在人面前不要演神和動物;在動物面前不要演神和動物。首先,人不過是人,不是神;人是可死之人,是罪人,是需要神憐憫的對象;若不悔改必被懲罰(詩篇9:20;以賽亞書31:3,44:11;以西結書28:2,28:9)。其次,人要安守本分,不能像神一樣接受人的敬拜(使徒行傳10:26,14:15;啟示錄19:10,22:9)。最後,完全人像約伯一樣,會經歷苦難,會對苦難作出人應該有的正常反應。你要是你自己,不要發酵、不要熱病、不要裝X,不要像神一樣(知道善惡)。基督喜歡小孩,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他們是自己,是人。不是假人,更不是假神。

其次,雅各住在帳棚裡。一方面,雅各像他先祖一樣是牧羊人;另一方面,這裡的帳棚是複數,表示雅各是寄居者,四處遊牧。這個職業靠著神使他後來在拉班面前成為成功的牧人。而根據亞伯拉罕和以撒的先例,只能說明雅各是侍奉神的人,寄居在迦南地,在那裡到處建立聖壇。他要面對的是人和神的關係,而以掃面對的是人和人的關係。雅各是一個有信仰的人,帶領人進入永生;而以掃是無神論者,重視思想的盡都是惡與殺戮。但我們必須記得,雅各並非善類。他也需要基督的救贖。

2一對父母(28)

父母對孩子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28以撒愛以掃,因為常吃他的野味。利百加卻愛雅各」。首先請注意以撒愛以掃,而以撒這份愛是有原因的,是自私的愛,是肚腹的愛。כִּי־צַיִד בְּפִיו,because he did eat of his venison。名詞פֶּה的意思就是嘴。以撒愛以掃是因為嘴(饞),貪愛野味。我們因此可以說以撒致命的弱點是侍奉自己的肚腹——為一口吃的,可以做出常人想像不到的犧牲。相關經文可以參考創世紀3:14,「耶和華神對蛇說,你既作了這事,就必受咒詛,比一切的牲畜野獸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終身吃土」;使徒行傳1:18,「這人用他作惡的工價,買了一塊田,以後身子仆倒,肚腹崩裂,腸子都流出來」;羅馬書16:18,「因為這樣的人不服事我們的主基督,只服事自己的肚腹。用花言巧語,誘惑那些老實人的心」;哥林多前書6:13,「食物是為肚腹,肚腹是為食物。但神要叫這兩樣都廢壞。身子不是為淫亂,乃是為主。主也是為身子」;腓立比書3:19,「他們的結局就是沉淪,他們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他們以自己的羞辱為榮耀,專以地上的事為念」……無論如何,在以撒的罪性中,已經埋藏了以掃為口腹出賣長子名分的禍根。

以撒的貪嘴與以掃的貪愛世俗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父親貪吃,兒子亦然;這是互相鼓勵和互相敗壞的。一個父親貪財好權,必然生出紅富二代。以掃變成那樣,甚至是以撒試探和逼迫的。或者以撒天天要以掃交出獵物來;或者以掃為討好父權,不得不終日忙碌於曠野,殺人越貨。於是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後繼有人。看以掃怎樣誓作接班人。

而利百加對雅各的愛是無條件的愛,是神的愛。正如利百加起初愛駱駝,她的愛只是愛本身。只住在恩典之愛中的人才會將真愛分給別人。蒙愛的罪人才可能當牧師,這是真的。但利百加的愛仍然和以撒的愛具有同樣的局限性——預表神的愛不等於就是神的愛。這對父母都是偏愛者,在愛裡未得完全。在兩個孩子之間偏愛任何一個人都是對另外一個人的傷害。因此我們可以說,以掃和雅各的彎曲是偏愛造成的一種嫉妒,一起對失愛的恐懼。所以主耶穌教導說:「43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44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45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因為他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46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什麼賞賜呢?就是稅吏不也是這樣行嗎?47你們若單請你弟兄的安,比人有什麼長處呢?就是外邦人不也是這樣行嗎?48所以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馬太福音5:43-47)。

主耶穌來重新打開律法,教導猶太人認識自己不過是罪人。以掃雅各,以撒利百加,四個罪人,一丘之貉;應該仰望基督的救贖。我們必須注意這段經文精緻的結構安排和聖靈獨特的幽默:聰明能力的獵人、以搞食有道為專業的以掃竟然餓昏了,而且成了別人的獵物和食物的乞丐。而完全人雅各竟然利用弟兄的肉身軟弱做起來了奸商,趁機吃人自義,上位長子——一個完全人面對別人肉身的軟弱,會突然顯示出妖精般的精明與邪惡,徹底喪失所有完全的光環。記住這一點至關重要——否則,耶穌被賣被殺並成為救主,是完全不會真的被理解;而不理解這些基本事實的基督徒不可能是真正的基督徒。

二、鼎足商湯(29-33a)

29有一天,雅各熬湯,以掃從田野回來累昏了。

30以掃對雅各說,我累昏了,求你把這紅湯給我喝。因此以掃又叫以東(以東就是紅的意思)。31雅各說,你今日把長子的名分賣給我吧。

32以掃說,我將要死,這長子的名分於我有什麼益處呢?33雅各說,你今日對我起誓吧。

1、獵人的網羅:雙重反諷(29)

雅各煮湯的鍋或者是青銅器(鼎,廚聖伊尹負鼎說湯),這是青銅時代的故事。

原文中沒有「有一天」,這是意譯。וַיָּזֶד יַעֲקֹב נָזִיד,And Jacob sod pottage。沒有理由認為利百加愛雅各是因為在愛喝湯;但似乎有理由認為,雅各煮湯是設計好的,是為獵取以掃。首先,雅各煮湯與以掃打獵之間形成對比。但一些加爾文主義的師傅說雅各煮的湯又甜又香,也是想像過度。一碗普普通通的紅湯,足以讓以掃賣主,這才是悲劇。猶大賣耶穌不過也就是30塊錢。有人出賣弟兄給世界,往往不過就是睚眥必報,屁大點兒的恩怨情仇,進入撕逼之境,顯出諸般流氓小樣。動詞זוּד有很多含義:to boil, boil up, seethe, act proudly, act presumptuously, act rebelliously, be presumptuous, be arrogant, be rebelliously proud。這個動詞在舊約中出現了10次,可以參考它的用法(出埃及記18:11,21:14;申命記1:43,17:13,18:20;尼希米記9:10,9:16,9:29;耶利米書50:29)。很有可能,雅各這湯煮得很詭詐、很擅自(出於自己而不是出於神)、很狂傲,就是讓以掃跌入圈套。而湯在聖經中總體上說是一個負面的概念。נָזִיד,boiled food, soup, pottage, thing sodden or boiled。這個名詞在舊約中出現6次,「鍋中有致死的毒物」(列王記下4:38-40);「不聖潔的食物」(哈該書2:14;另參以賽亞書65:4,以西結書24:10)。

這一幕實在反諷:一個傑出的專業的獵人或獵食者,結果進了別人的網羅。上帝往往讓詭詐的人中了自己的詭計,圈套總是為圈套者預備的;狗糧總是狗的偶像和滑鐵盧。現在我們來看風雪夜歸人之以掃。וַיָּבֹא עֵשָׂו מִן־הַשָּׂדֶה וְהוּא עָיֵֽף,and Esau came from the field, and he was faint。一方面,以掃是從田野裡回來的;而田野乃是以掃的獵場或職場。顯然,獵人在那裡一無所獲。他可能很自信,但終於空手歸來。日光下面沒有新事:「西門彼得對他們說,我打魚去。他們說,我們也和你同去。他們就出去,上了船,那一夜並沒有打著什麼」(約翰福音21:3)。另一方面,這個以食為天的精明人,這個以別人為食物的獵人竟然餓暈了。你不是每一次吃人自義都會成功。形容詞עָיֵף的基本含義是:faint, exhausted, weary。在30節中又重複出現。以掃為什麼會累昏了?主要原因可能是因為貪婪——中國人為了賺錢沒有時間休息和去教會。但魔鬼會利用你的勞苦重擔起來捆綁你。這一點可以參申命記25:17-18,「17你要記念你們出埃及的時候,亞瑪力人在路上怎樣待你。18他們在路上遇見你,趁你疲乏睏倦擊殺你盡後邊軟弱的人,並不敬畏神」。在你疲乏睏倦之時,必有埋伏。

但是看見雅各的紅湯,以掃可以認為這是「神跡」。魔鬼常常讓你有求必應,而你以為神聽了你的禱告,從此你可以有資格教導別人怎樣禱告。特別是當你進入絕境的時候,你突然看見一碗熱湯——這不是偶然的,是那惡者三十六計地是讓你交出長子的名分。

2、第一個理由:我累昏了(30-31)

圍繞常指名分和紅湯之間的交易,這裡有兩場討價還價。我首先想到「商湯」這個概念,我個人願意在神學上將中國文明追溯到以掃身上。從那以後,民以食為天,國以鼎重器。而甲骨文和金文中,商湯幾乎可以分別對應雅各和以掃。商:爐灶或桌子上的一碗湯,如正在誇張地熬湯的雅各;湯:一個大口喝湯的人;或一個人將長子的名分(「太陽」)換取一道湯的人,或或從太陽下來回來累昏的以掃。由於商湯以武力滅夏,打破君王永定的說法,從此中國歷代王朝皆如此更迭,因而史稱「成湯革命」——這可能不是偶然的。商湯也是一位好獵人(網開三面)。更重要的是,從此,青銅鼎器,就是一口肉鍋,抽像為中華民族的政治理想、食物試探和權力中心——的的確確,再也沒有鼎這口商湯更能代表中國文明了:以食為天,不服從者不得食,得鍋者得天下,得天下為得鍋;以鍋取代神。

以掃田野歸來,直奔司母戊大方鼎或金鑾殿——權力中心,注意力中心,肉慾中心,無法勝過試探。「以掃對雅各說」,וַיֹּאמֶר עֵשָׂו אֶֽל־יַעֲקֹב,以掃不需要求問耶和華;災民的世界沒有地方容納基督。勞累產生飢渴,而飢渴將生命改造成一種緊急狀態,不顧一切奔向鐘鳴鼎食之家。然後人就不成樣子了,為食物顯出千般奴相,萬眾妖嬈,愛國優勝。以掃來到食槽面前,食餌,這是一切家畜淪落的原因:求你讓我饕餮(鼎的主要圖文就是饕餮,幸福的中國權威定義):הַלְעִיטֵנִי נָא,Feed me, I pray thee。動詞לָעַט在聖經中只出現這一次,to swallow greedily, devour:狼吞虎嚥,而且不給別人留下一粒糧食。這紅湯:מִן־הָאָדֹם הָאָדֹם הַזֶּה,with that same red。直譯是:用這紅的,就是這個紅的。一方面這顯出以掃飢不擇食的熱切;另一方面,這湯是血的顏色,也是以掃的顏色(創世紀25:25)。這是一個嗜血的人,他是獵人;這是故宮和旗幟的顏色。獵人以掃真的愛這一口,而雅各是知道的,所以「含著熱淚繡紅旗繡呀麼繡紅旗」 。所以主耶穌才說:我的血是可喝的;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約……最後以掃解釋自己的急不可耐,希望得到雅各的同情:我累昏了,כִּי עָיֵף אָנֹכִי,for I am faint。以掃聚焦自己的困境,於是困境就作了他的王。我這樣墮落是有理由的——你有什麼資格責備中國人?你真是吃飽了沒事幹……

然後聖靈有一句評論:因此以掃又叫以東。עַל־כֵּן קָרָֽא־שְׁמֹו אֱדֹֽום, therefore was his name called Edom。這是以東這個名字的來歷。以東(אֱדֹם)作為專有名詞,在舊約中出現了整整100次。以東人一直是以色列的弟兄加仇敵,直到在剛硬中滅絕,留下蛛絲馬跡就是以土買人(Idumea)希律——希律是釘死耶穌的掌權者之一。值得一提的是,殷商之殷,也有紅色之意(殷紅)。

現在我們來看完全人雅各。聖經的誠實和深刻再一次讓我們顫慄。雅各強調「今日」(כַיֹּום)這個概念,他追求長子的名分已經很久了。再次,雅各提出的是賣,מָכַר,to sell,to be given over to death——賣到死地。以掃的肉體軟弱是雅各一場巨大的商機。這是一切新聞、醜聞和政治事件的本質,更是十字架事件的基本真相。

「31雅各說,你今日把長子的名分賣給我吧」。首先,雅各的的確確是善於抓住別人肉身下體腳跟的宗教流氓或文化災民。別人的肉身悲劇成了我報仇和上位的機會。小人雅各,鹹魚翻身。而雅各這個機會把握的極為精準。其次,雅各就是要趁著弟兄的軟弱吃人自義——長子的名分首先對雅各而言與基督無關,而是代表名譽、權力和利益;代表第一綜合症,代表第一思想家、第一傳道人、第一強國,第一富豪、第一美女……而他對第一名利覬覦已久。再次,很多人糾結怎樣翻譯和解釋雅各之「完全」,但我理解上帝就是要把這個完全人破碎了給我們看,也給雅各和所有的雅各看:你這個自以為義,總覺得自己作人比以掃更好的保羅華許,到底是什麼貨。在雅各身上,上帝粉碎了所有完全人的神話,正如最終耶穌徹底咒詛了法利賽人。最後,魔鬼總是完全人的王。也許在日常生活中你可以表演完全;但你面對最大的試探不是物質上的飢渴,而是靈魂上的飢渴;而你更不能勝過,跌倒得更慘不忍睹。實際上這裡有兩重試探:以掃敗壞於肚腹的試探,而雅各敗壞於屬靈的試探——別人的下體、軟弱和罪,會更殘酷地成為罪人,特別是完全人的試探——他們一定熱病發作,吃人自義,趁機上位;而且謊言彌天,自以為神,必下地獄。

我們這樣評論雅各或認為雅各是一個卑鄙小人是有著充分的聖經根據的。首先,主耶穌教導我們作好撒瑪利亞人;但雅各的行為比那個祭司和利未人更險惡(路加福音10:29-37)。其次,馬太福音25:31-46中我們主的教導如此清晰:「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這是分別永生和永刑的基本標準。而憐憫和體諒弟兄,乃是聖經一貫的教導:「35你的弟兄在你那裡若漸漸貧窮,手中缺乏,你就要幫補他,使他與你同住,像外人和寄居的一樣。36不可向他取利,也不可向他多要,只要敬畏你的神,使你的弟兄與你同住……39你的弟兄若在你那裡漸漸窮乏,將自己賣給你,不可叫他像奴僕服事你」(利未記25:35-39);「不可憎惡以東人,因為他是你的弟兄。不可憎惡埃及人,因為你在他的地上作過寄居的」(申命記23:7);「但我已經為你祈求,叫你不至於失了信心。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路加福音22:32);「所以我們不可再彼此論斷。寧可定意誰也不給弟兄放下絆腳跌人之物」(羅馬書14:13);「1弟兄們,若有人偶然被過犯所勝,你們屬靈的人,就當用溫柔的心,把他挽回過來。又當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誘。2你們各人的重擔要互相擔當,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3人若無有,自己還以為有,就是自欺了。4各人應當察驗自己的行為,這樣,他所誇的就專在自己,不在別人了。5因為各人必擔當自己的擔子」(加拉太書6:1-5);;「惟獨恨弟兄的是在黑暗裡,且在黑暗裡行,也不知道往哪裡去,因為黑暗叫他眼睛瞎了」(約翰一書2:11);「主為我們捨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何為愛。我們也當為弟兄捨命」(約翰一書3:16)……

在該隱和亞伯的關係中我們看見人際關係的第一場惡變,而在雅各和以掃的關係中,罪實際上進一步深化——革命讓位於市場,地獄取代監獄。當然聖靈也使用以掃和雅各的行動預表基督事件,但這不是這兩個罪人自己的意願。必須區別預表和基督之間的不同。

最後我們看聖經怎樣討論「長子的名分」:בְּכוֹרָה,birthright, primogeniture, right of the first-born;這個名詞在舊約中出現了15次(創世紀4:4;25:31-34,36;43:33;申命記12:6,12:17,14:23,21:17;歷代志上5:1-2;尼希米記10:36)。另參創世記10:15,22:21,25:13,27:19,27:32,27:36,35:23,36:15,38:6-7,41:51,46:8,48:14,48:18,49:3等。請特別注意出埃及記4:22-23,「22你要對法老說,耶和華這樣說,以色列是我的兒子,我的長子。23我對你說過,容我的兒子去,好事奉我。你還是不肯容他去。看哪,我要殺你的長子」;出埃及記13:12,「     那時你要將一切頭生的,並牲畜中頭生的,歸給耶和華,公的都要屬耶和華」;民數記3:12-13,「12我從以色列人中揀選了利未人,代替以色列人一切頭生的。利未人要歸我。13因為凡頭生的是我的。我在埃及地擊殺一切頭生的那日就把以色列中一切頭生的,連人帶牲畜都分別為聖歸我。他們定要屬我。我是耶和華」(另參民數記8:16-18);歷代志上5:1-2,「1以色列的長子原是流便。因他污穢了父親的床,他長子的名分就歸了約瑟。只是按家譜他不算長子。2猶大勝過一切弟兄,君王也是從他而出。長子的名分卻歸約瑟」。

長子不僅僅指向繼承遺產的特權,而主要強調的是長子是上帝的祭司,是神從世人或眾弟兄中分別出來的「牧者」(商湯桑林禱雨)。一方面要全然侍奉神;另一方面要在弟兄中間作愛神愛人的榜樣。這是以掃藐視長子名分的根本原因——他不願意侍奉耶和華,因為「聖職」與名利無關,沒有任何屬世的好處和利益。以色列這個長子不僅是人類的祭司,把神和祂的話語和樣式傳給世人和弟兄姐妹;更重要的是,「容我的兒子去,好事奉我」,長子要離棄世界,侍奉上帝!這是以掃不想要的。實在說來,沒有先知和祭司的國度,是沒有長子的。最後,長子名分預表耶穌(羅馬書8:28-30;另參約翰福音18:33-38)。彼拉多說,真理是什麼呢?以掃說,這長子的名分於我有什麼益處呢。這兩者是一致的。

3、第二個理由:我將要死(32-33a)

以掃出賣長子名分的第一個理由是肉體(我累昏了);而第二個理由這是死亡(我將要死)。如果耶穌不能當飯吃,如果上帝不能回答這世界為什麼有罪惡和死亡,那麼中國人就有足夠的理由棄絕神。這就是以掃的兩篇非基論文或無神綱領。值得強調的是,無論以掃的肉體軟弱,還是死亡恐懼,都不能在雅各那裡贏得任何一點點的同情——雅各必須將交易進行到底。

「32以掃說,我將要死,這長子的名分於我有什麼益處呢?」 וַיֹּאמֶר עֵשָׂו הִנֵּה אָנֹכִי הֹולֵךְ לָמוּת וְלָמָּה־זֶּהלִי בְּכֹרָֽה,And Esau said, Behold, I am at the point to die: and what profit shall this birthright do to me?這話很熟:「13誰知,人倒歡喜快樂,宰牛殺羊,吃肉喝酒,說,我們吃喝吧,因為明天要死了。14萬軍之耶和華親自默示我,說,這罪孽直到你們死,斷不得赦免。這是主萬軍之耶和華說的」(以賽亞書22:13-14)。首先,死亡以及死亡恐懼成為判斷善惡真偽的第一標準——死可以成為否定神和出賣基督的充分理由。沒有復活的真理,這個無神論的邏輯是駁不倒的。其次,用或「益處」取代上帝和真理成為假上帝假基督。實際上,沒有復活指望的人一定會將有用即今生之用上升為信仰;而為此可以出賣任何人,直到出賣神。這是以掃的經濟學理性、災民理性,實用理性:有用和好作食物取代上帝成為上帝;名是虛的,湯是實的;物質第一性,真理第二性甚至根本沒有真理……但基督徒的看法相反(腓立比書3:7-8;哥林多後書4:17-18)。

於是「33雅各說,你今日對我起誓吧」。雅各不依不饒,要鞏固自己的勝利。一方面,他瞭解以掃是什麼人:一個以肚腹為上帝的人,完全可以為了肚腹出爾反爾。以食為天,就意味著信仰不是天。說出來的話是可以不算數的。因此,雅各要求以掃必須起誓。可讀《湯誓》。餓瘋過的人,必立志從此消滅私有制。不僅如此,雅各實際上是逼迫以撒公開否認主,這是一種屏幕認罪,不僅要奪去你的第一,而且要公開羞辱你,讓你自己羞辱自己。另請注意,雅各再一次強調了「今日」(כַּיֹּום)這個概念。這一天,此時此刻,對以掃和雅各都很重要,這是新的一天。

三、猶大之吻(33b-34)

33b以掃就對他起了誓,把長子的名分賣給雅各。34於是雅各將餅和紅豆湯給了以掃,

以掃吃了喝了,便起來走了。這就是以掃輕看了他長子的名分。

1、紅豆之湯(22b-34)

有聖經學者認為33b-34a也是一個交叉結構(33b以掃就對他起了誓,把長子的名分賣給雅各。34於是雅各將餅和紅豆湯給了以掃,以掃吃了喝了,便起來走了)。不過我這樣安排是為了表明:第一段經文讓我們看見交易的過程或完全。一方面以掃賣出長子的名分(以掃就對他起了誓,把長子的名分賣給雅各);另一方面,雅各給出餅與紅豆湯(34於是雅各將餅和紅豆湯給了以掃)。

面對邪教徒我們必須指著以掃繼續教訓他們。首先,我很同意這樣總結上個主日的講道:「重讀了羅馬書第九章。聖靈要說的應該是:先揀選以色列和後興起外邦人都是神的主權。但兩者都應該因信基督稱義」。但今天我們已經看見,神的揀選總是有原因的。以掃出賣長子名分不是出於神而是出於他自己。因此,以掃要對自己的失喪負責。加爾文主義說:如果上帝要拯救萬人那麼以掃的失喪只能說明上帝無能。然而聖經怎麼說呢?一方面,「4及至時候滿足,神就差遣他的兒子,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5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贖出來,叫我們得著兒子的名分」(加拉太書4:4)。哪一個人不在律法以下呢?因此神也以萬人、人人、世人、所有人得救。另一方面,「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羅馬書1:16)。但是唯有信的人得救。不僅如此,神的大能同樣彰顯在不信之人的身上: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希伯來書9:27)。「拯救那些信的人」,這就是十字架的真理,就是基督的大能,就是神的智慧(哥林多前書1:17-31)。

現在我們看雅各。「34於是雅各將餅和紅豆湯給了以掃」。首先,餅和紅豆湯都是突然出現的,前文沒有餅,也沒有紅豆。我們可以說餅(לֶחֶם)是預表聖餐或基督的,是拯救罪人生命的(創世紀3:19;14:18,18:5,21:14)。動詞נָתַן讓我們想起主設立聖餐文:遞給他們……לֶחֶם就是聖餐中的「餅」(bread, food, grain)。

但是紅豆湯應該是相反的概念。נָזִיד就是上文的湯,只是這裡突然告訴我們這湯到底是什麼製作的:עָדָשׁ,lentil,扁豆,紅豆。這個名詞在舊約共出現了4次,主要是外邦人解決飢渴困乏的家常便飯(撒母耳記下17:27-29);紅豆的田里有一場戰爭,而那些紅豆貌似非利士人的「盟軍」(撒母耳記下23:11-12);「用人糞在眾人眼前燒烤」紅豆制餅乃是「不潔淨的食物」,吃食這種食物是對選民罪孽的懲罰(以西結書4:7-17)。不僅如此,請看路加福音15:15-16,「15於是去投靠那地方的一個人,那人打發他到田里去放豬。16他恨不得拿豬所吃的豆莢充飢。也沒有人給他」。翻作豆莢的κεράτιον一詞很有可能也是紅豆——飢渴的以掃要饕餮的不過是「我比你聖潔」的豬文化。如果上述以經解經得出的結論是對的,我們就更能看見以掃極為深刻的墮落:出賣長子的名分以為換取一碗血湯;但實際上購買的只是豬食。靠不斷出賣良知和靈魂而富起來站起來強起來的商湯,所幸福和濫觴的不是一鼎豬食嗎……而這一幕更讓我們明白:小耶穌為什麼被放在食槽裡(路加福音2:7)。需要特別強調的是:雅各也可能是賣主之人——為了購買長子的名分或人間的榮耀,他用來與以掃交換的是餅。以掃和雅各聯合起來成為賣主的猶大。

不僅如此,餅和紅豆湯讓我們看見聖餐是怎樣成就的,一方面是耶穌捨身(餅),另一方面是猶大之吻(紅豆湯或血田)。我並非說猶大也在聖餐中有份,而是強調:上帝也使用了猶大去完成救贖計劃,但猶大仍要為自己的罪接受懲罰。另外我們也借此看見雅各的行動中包含著張力,這個完全人還沒有完全,只能仰望那真正完全的基督。

2、一走了之(34b)

以掃竟然真的吃了喝了,便起來走了。וַיֹּאכַל וַיֵּשְׁתְּ וַיָּקָם וַיֵּלַךְ,and he did eat and drink, and rose up, and went his way:。這裡有並列的4個動詞,以掃一氣呵成:吃、喝、起來、走。首先,以掃專注自己的口腹,不分辨這是什麼湯,不再和雅各交談,也從不求問上帝。現在的以掃正在以食為天——那些吃飽了沒事幹的人不要干涉以掃的內政。世界都安靜下來了,目瞪口呆看著一位長子的失喪。此時無掌聲,但可以用慢鏡頭。其次,以掃為什麼吃完就起來離開呢?也有可能他現在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麼,他要逃走。這一幕很類似:猶大要用自殺的方式從人間逃走,「3這時候,賣耶穌的猶大,看見耶穌已經定了罪,就後悔,把那三十塊錢,拿回來給祭司長和長老說,4我賣了無辜之人的血,是有罪了。他們說,那與我們有什麼相干?你自己承當吧。5猶大就把那銀錢丟在殿裡,出去吊死了。6祭司長拾起銀錢來說,這是血價,不可放在庫裡。7他們商議,就用那銀錢買了窯戶的一塊田,為要埋葬外鄉人。8所以那塊田,直到今日還叫作血田」(馬太福音27:3-8)。這一幕也可能是以掃對雅各和自己的雙重羞憤,他一刻也不想留在這個奸詐無比的弟兄身邊,這是吐谷渾傳奇的序言。沒有誰比誰更傻,只是以掃勝不過自己的肉身。當然,一走了之更顯示以掃自己對長子名分的輕視,他拂袖而去,毫不珍惜。

但是以掃阿,你往哪裡去,你向哪裡逃呢。如果餅指向基督,以掃不也領受過神的恩典嗎?而與此同時,我們再一次感慨那個雅各:他任憑或目送或歡送以掃離開了,沒有憐憫,沒有留戀,沒有親情,沒有愛。現在雅各取代以掃成為第一思想家了,成為第一強國了。雅各若不悔改,他比以掃距離地獄更近。因為這是神說的:「我告訴你們,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為義了,因為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路加福音18:4)。

最後這句話與30節「因此以掃又叫以東」可以平行,「這就是以掃輕看了他長子的名分」。這是聖靈對以掃的兩次評論,也是說給我們聽的。前者讓我們認識以東是誰;後者讓我們知道他的罪是什麼。וַיִּבֶז עֵשָׂו אֶת־הַבְּכֹרָֽה,thus Esau despised birthright。以掃輕視長子名分。動詞בָּזָה的基本含義是to despise, hold in contempt, disdain。這是指向基督的——主耶穌在十字架現場被世人百般藐視和凌辱,這是我們知道的。而舊約不斷這樣啟示我們:上帝的兒子會被以掃們出賣、蔑視、殺害。如詩篇22:6-8,「6但我是蟲,不是人。被眾人羞辱,被百姓藐視。7凡看見我的都嗤笑我。他們撇嘴搖頭,說,8他把自己交託耶和華,耶和華可以救他吧。耶和華既喜悅他,可以搭救他吧」;箴言14:2,「行動正直的,敬畏耶和華。行事乖僻的,卻藐視他」;以賽亞書53:3,「他被藐視,被人厭棄,多受痛苦,常經憂患。他被藐視,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樣。我們也不尊重他」。

蔑視長子名分不僅是世人對基督的態度,也是霾國人對教會和基督教的立場。首先,藐視神的僕人是外邦匪徒以及非利士人的「光榮傳統」(撒母耳記上10:27,17:42)。特別是,當教會建立之初,必要經歷外邦人的藐視(尼希米記2:19)。其次,這也是大衛的罪:「9你為什麼藐視耶和華的命令,行他眼中看為惡的事呢?你藉亞捫人的刀殺害赫人烏利亞,又娶了他的妻為妻。10你既藐視我,娶了赫人烏利亞的妻為妻,所以刀劍必永不離開你的家」(撒母耳記下12:9-10)。再其次,這也是以色列的罪:「他們卻嘻笑神的使者,藐視他的言語,譏誚他的先知,以致耶和華的忿怒向他的百姓發作,無法可救」(歷代志下36:16)。但是,蔑視上帝的後果極其嚴重:「因他藐視耶和華的言語,違背耶和華的命令,那人總要剪除。他的罪孽要歸到他身上」(民數記15:31);「因此,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說,我曾說,你和你父家必永遠行在我面前。現在我卻說,決不容你們這樣行。因為尊重我的,我必重看他。藐視我的,他必被輕視」(撒母耳記上2:30)。這是以東人的結局:「我使你以東在列國中為最小的,被人大大藐視」(俄巴底亞書1:2)。

藐視神的人一定也藐視人,侮辱那按神的形象所造的人。人就是蔑視罪人的罪人,可以在所有肉身撕逼中看見這種人性的醜惡和愚妄。但真正基督徒要記得:無論人怎樣藐視我們,但神不藐視到祂面前的罪人。詩篇22:23-24,「23你們敬畏耶和華的人,要讚美他。雅各的後裔,都要榮耀他。以色列的後裔,都要懼怕他。24因為他沒有藐視憎惡受苦的人。也沒有向他掩面。那受苦之人呼籲的時候,他就垂聽」;詩篇51:17,「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神阿,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詩篇69:33,「因為耶和華聽了窮乏人,不藐視被囚的人」;詩篇102:16,「因為耶和華建造了錫安,在他榮耀裡顯現。17他垂聽窮人的禱告,並不藐視他們的祈求。18這必為後代的人記下。將來受造的民,要讚美耶和華」。這是我們的平安:詩篇119:141,「我微小,被人藐視。卻不忘記你的訓詞」。

親愛的弟兄姐妹,以東是輕視長子的名分,而雅各更可能是不理解長子的名分——長子不是欺壓,而是愛,是基督耶穌那樣大的服事小的。出賣長子名分的以掃是罪人,花錢購買長子名分的雅各是不是罪人呢?我理解聖靈在這裡從始至終沒有評價雅各,其中重要的理由可能是,雅各的行為同時向兩種未來敞開。第一、「18西門看見使徒按手,便有聖靈賜下。就拿錢給使徒,19說,把這權柄也給我,叫我手按著誰。誰就可以受聖靈。20彼得說,你的銀子,和你一同滅亡吧。因你想神的恩賜,是可以用錢買的。21你在這道上,無分無關。因為在神面前,你的心不正。22你當懊悔你這罪惡,祈求主。或者你心裡的意念可得赦免。23我看出你正在苦膽之中,被罪惡捆綁」(使徒行傳8:18-23)。第二、「44天國好像寶貝藏在地裡。人遇見了,就把它藏起來。歡歡喜喜地去變賣一切所有的買這塊地。45天國又好像買賣人,尋找好珠子。46遇見一顆重價的珠子,就去變賣他一切所有的,買了這顆珠子」(馬太福音13:44-46)。雅各是誰,你選擇吧。

應用:風雪夜歸人

新約聖經有三次談到以掃:羅馬書9:13,「正如經上所記,雅各是我所愛的,以掃是我所惡的」;希伯來書11:20,「以撒因著信,就指著將來的事,給雅各以掃祝福」;希伯來書12:16,「恐怕有淫亂的,有貪戀世俗如以掃的。他因一點食物把自己長子的名分賣了」。這是神對以掃的三重心意:恨長子以掃;祝福以掃將來的重生;棄絕一直貪戀世俗的以掃。這就是在律法、福音和審判中的以掃。需要強調的是,新約聖經大部分信息不是責備以掃,而是責備雅各。這是真的。新約聖經中的雅各就是以色列人,猶太人,其代表就是法利賽人和文士。他們從以掃那裡購買了長子的名分,但卻成了仗著自己是義人藐視別人、以至於棄絕基督的罪魁。雅各善於利用別人的肉身作王。但與此同時,聖靈的寶劍也指向了以掃。聖靈針對以掃也是針對我們。而我們至少曾經以掃,常常以掃。感謝神,希伯來書12章特別教導我們怎樣勝過以掃。首先,要承認我們就是以掃,不比以掃更義,因此我們實在需要基督。聖經中的人是真實的人,也是我們;而我們必須持守這樣的真實:以掃不是魔鬼,雅各不是上帝。儘管他們後面都站著魔鬼,也站著上帝;儘管在以掃之中耶穌被賣被釘十字架,儘管在雅各之中耶穌捨命成為人的救主。我從寒夜歸來,才知道我是以掃,也是雅各;而我為什麼需要吃餅,或者基督。

希伯來書12:14-29這樣重說以掃:「14你們要追求與眾人和睦,並要追求聖潔。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15又要謹慎,恐怕有人失了神的恩。恐怕有毒根生出來擾亂你們,因此叫眾人沾染污穢。16恐怕有淫亂的,有貪戀世俗如以掃的。他因一點食物把自己長子的名分賣了。17後來想要承受父所祝的福,竟被棄絕,雖然號哭切求,卻得不著門路,使他父親的心意回轉,這是你們知道的」。至少有兩件事讓我震撼。第一,回想以掃與「你們要追求與眾人和睦並要追求聖潔」是有關係的。聖潔和下文的淫亂關聯,而貪戀世俗就是以掃的淫亂。但「和睦」這讓我們看見,人會因為貪戀世俗而彼此爭戰——撕逼的根本原因是因為愛世界。其他的高言大智為國為民為主為神甚至指控的事實罪狀都是謊言和編造。所以這個邏輯是誠實而深刻的:真正的姦夫淫婦一定是控告和揭露之子。以掃雅各就這樣彼此為仇。第二、注目「有要謹慎」的教導,令我顫慄。一方面,背後有毒根和魔鬼,千萬百計讓我們成為以掃和雅各;另一方面,這一告誡也讓我們知道,若非神的憐憫,我們自己就是以掃,就是雅各。我們比以撒以及以掃更聖潔、更堅強、更不愛肚腹嗎?我們甚至比猶大更不愛那30塊錢而更愛主嗎?我們比雅各更不詭詐和偽善嗎?正因為我們都是那人,所以聖靈千方百計囑咐我們要謹慎。一停車幾乎成千古恨,因為不謹慎,而且自負如沸騰的紅湯。「33彼得說,眾人雖然為你的緣故跌倒,我卻永不跌倒。34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今夜雞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認我。35彼得說,我就是必須和你同死,也總不能不認你。眾門徒都是這樣說」(馬太福音26:33-35)。別人可以傻到這個地步:竟然將汽車的油用盡了還在繼續奔跑,但我絕對不會。

求神憐憫雅各和以掃。祂已經憐憫了我們。我們要靠著基督免成吃喝紅湯的以掃和吃喝以掃的雅各(希伯來書12:1-2)。首先感謝神,將祂的兒子賜給了我們。其次,我們可以靠著基督的教會勝過以掃。就是靠著聖會、聖道、聖禮更新自己;而這一切都圍繞基督兩次降臨的真理(希伯來書12:18-29)。「12這不是說,我已經得著了,已經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著基督耶穌所以得著我的。(所以得著我的或作所要我得的)13弟兄們,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14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15所以我們中間凡是完全人,總要存這樣的心。若在什麼事上,存別樣的心,神也必以此指示你們。16然而我們到了什麼地步,就當照著什麼地步行。17弟兄們,你們要一同傚法我,也當留意看那些照我們榜樣行的人。18因為有許多人行事,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敵。我屢次告訴你們,現在又流淚地告訴你們。19他們的結局就是沉淪,他們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他們以自己的羞辱為榮耀,專以地上的事為念。20我們卻是天上的國民。並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穌基督,從天上降臨。21他要按著那能叫萬有歸服自己的大能,將我們這卑賤的身體改變形狀,和他自己榮耀的身體相似」(腓立比書3:12-21)。阿門。

任不寐,2018年1月28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