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與回應:無問西東,清華大學人民大學穢史

1

舟山雨點:任牧平安!不知您有沒有看過電影《無問西東》?這部獻給清華大學一百週年的電影,推遲了五年才上映,2018年伊始在國內叫好又叫座。電影探討了人生的意義,推崇內心的真實;還有很多基督教的元素:例如歌曲《奇異恩典》的反覆出現(歌詞已改動);西方宣教士在抗戰中收養孤兒;清華大學校長梅貽琦、印度詩人泰戈爾應該也是信主的。我身邊的一些文化人包括基督徒,都很喜歡這部電影。您向來擅長影評,很想聽聽您對《無問西東》的神學評價,也好讓我對人的良心、善行以及中西方文明,有更清楚的把握和認知。不勝感激!

平安。創世紀25:27-34記述了兩個基本事實:獵人成為獵物,完人變作鬼魔;以掃出賣長子的名分購買了一鼎紅湯,為世界出賣基督;雅各出賣一鼎紅湯購買了長子的名分,為嫉妒陷害弟兄。這是罪人為了自己在世界和基督之間進行的商業活動。以掃戀世,雅各演神。在這對弟兄身上預備著上帝對他們的救贖。但是在清華,紅湯和長子是陰陽一體的,紅湯指向政治和世界,長子指向大學和文人。中國的長子和紅湯的代表是北大清華,這是中國的一鼎紅湯,雲集著埃及所有的長子。這部《無問西東》,生動代表了不問長子(西)和紅湯(東),或者說將長子紅湯淫合為一的商湯文化。只有中國精神體現了這種狂妄或鬼魔的性格:紅湯和長子都要,世界和天國兼得。超級一統天人合一的國家一定是地獄,因此雅各以掃都有指望,但天使必殺埃及長子,耶和華的長子以色列必出埃及。

我承認這部電影努力展示了某種世俗正義,對謊言提出了諸般的抗議;儘管俊男靚女滿地雞皮的做作令人髮指:民國有思想自由,民國在主場抗戰,文G是權力暴虐,改革是希律屠嬰。但是總體而言,無問西東並非是霾國的外在異端,而是霾國的內在部分——清華大學百年無省;他們本該為百年不義和賣淫披麻蒙灰,卻在這裡自我感動地造假。我絕非責備清華忘記了庚子賠款或從不感恩,以及他們自己一直是非基運動中的埃及長子(「清華乃國校,不能供一教之用」);而是強調這個事實:清華學子百年知識上乏善可稱,清華博士五年黑惡上罄竹難書。清華人不僅應該為星彈烏雲之下的千萬餓殍哀哭切齒,更應該為一肩麻袋之下的十億淫蟲無地自容——你們虧欠整個國家和世界全球一個深深的道歉,為貢獻了這樣一場空前的愚蠢和災難。但你們沒有,竟然彎曲奇異恩典自我加冕。

然而神怎麼說呢?「16耶和華又說,因為錫安的女子狂傲,行走挺項,賣弄眼目,俏步徐行,腳下玎鐺。17所以主必使錫安的女子頭長禿瘡,耶和華又使她們赤露下體」(以賽亞書3:16-17)。「你這被忘記的妓女阿,拿琴周流城內,巧彈多唱,使人再想念你」(以賽亞書23:16);「你這妓女阿,要聽耶和華的話」(以西結書16:35)。沒有為「章子怡」流淚的天使,儘管神願萬人得救,都曉得真理,都知道救恩。「章子怡」不是政治妓女嗎,「章子怡」 不是權力娼婦嗎?「章子怡」就是百年清華:朝思暮想與楚王巫山雲雨,殫精竭慮與人心顛鸞倒鳳——結果被世界之王和人性之罪藉著怨婦體無完膚,海葬無立錐之地。霾國二分天下:章子怡是雅各或清華或淫婦,她的信仰就是出賣肉身或紅湯購買長子的名分;清華以外的人是以掃或怨婦。兩班影帝,一種風流。

這樣說清華合理嗎?一言清華五代簡史:四代小兒子一代大淫婦,賣盡長子的名分。我說的 大淫婦「你懂的」;我說的小兒子就是路加福音15章在遠東任意放蕩浪費資財既耗盡了一切所有的那個小兒子;中國打發清華往田里去放豬,如今不問西東恨不得拿豬所吃的豆莢充飢,也沒有人給他。清華一百零七年的歷史,就是不斷出賣長子名分的歷史。第一代清華人梅貽琦,既代表了西方現代基督教用社會福音取代教會福音的潮流,也代表了華人教會對基督真理的一知半解卻不憚以「心靈深處滿溢出來的不懊悔,也不羞恥的平和與喜悅」,即中式的內聖外王、肉身成道的魔鬼哲學致力基督教的本色化。清華北大所代表的中國現代思想集中了兩種罪惡:收回教育權徹底非基;把基督教改造成中國和印度之異教思想的一部分,所謂「器識為先,文藝其從,立德立言,無問西東」。

在中國,器識文藝德言或人本世界取代上帝天國;同時大學取代了教會,公知取代了祭司。一代基督徒梅貽琦徹底出賣了祭司的使命,原因很簡單:「因為底馬貪愛現今的世界,就離棄我往帖撒羅尼迦去了」(提摩太后書4:10)。世界如此精彩,作校長和公知才能內聖外王,「這長子的名分於我有什麼益處呢」?沒有人願意作牧師和傳道人。不僅如此,正如起初佛教在使徒和教父時代在西域與河西走廊建立了莫高窟牆用以阻擋福音東進;在梅貽琦時代,泰戈爾追隨達摩的腳蹤再度入華,販賣所謂人心內在之光——你們的眼睛就明亮了,可以像神一樣知道善惡;你們不一定死,神豈是真說。印度化的「未名的基督」不僅僅刻意將基督佛陀化,把聖經改造成吉檀迦利和拈花微笑,將耶穌翻作移鼠;泰戈爾們更追求用本質主義或禪學將教會徹底消滅於無形。

但向內求道我心即佛這個高調誇張的謊言被一位叫林徽因的女子破碎了——一代清華兩班公知成了有形有體的才女的逐湯之蠅。林徽因是黨國和民國粉的共同羞辱,也是五代清華的共同惡俗。在中國,並只有在中國,紫禁城、我的大學、寺廟、中餐和林徽因完全取代了教會;或者教會在中國被肢解為五部分:廟堂政治、道德文章、犬儒儀軌、猜拳行令和大眾情人。陰陽五行。中國文人知道高曉松老梁們,在林徽因身上堆放了太多的文化想像,因為他們不知道往何處去。但那一切濫情都是林徽因們不配也不應該承受的。小女子幾分姿色數行瀟湘,僅此而已。抗戰取代女人將第二代清華人鑄造成飛虎隊或鵬霍費爾,從此,奇異恩典在中國被改造成義勇軍進行曲,離南泥灣和張思德只有5米。以掃累昏了,只能告饒說:媽媽對不起。最後魔鬼拿掉了正義,留下了兇手給你們。

第三代清華人在我為魚肉的同時我亦刀俎。清華是文G的一部分,清華不僅僅是兇手的受害者,清華就是煮食人肉的湯鍋。你在無問西東中看不見清華懺悔。這是文G中的中國長子蒯大富和宋彬彬,清華大學百日大武鬥與七·二七事件每一集大饑荒年代的以身許國……清華大學是紅衛兵的搖籃,而清華紅衛兵惡貫滿盈:論無產階級的革命造反精神萬歲,再論無產階級的革命造反精神萬歲,三論無產階級的革命造反精神萬歲……李芳芳們可以不問西東,但聖經說: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如果說第三代清華人主要是幫兇,那麼第四代清華人已經是兇手本身。清華富豪世界第一,藉著市場在吃奶的口中建立能力。清華就是毒奶粉,如今藉著無問西東來漂白自己:我們這樣作惡是不情願的,我們一直在努力抵抗,「我和別人不一樣」。無wf西東,清華園再建牌坊。

豬說:我比你聖潔。清華說:「我和別人不一樣」。但神說: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最大的黑社會和最大的惡勢力捉賊捉賊,又運動了;但你往哪裡去逃避神的面?第五代清華人,博士奇葩如豬,學院初心成雞。最蠢(狠)莫過清華人。窯洞鼠是人的恥辱,大淫婦是超限戰。霾國到底犯了什麼最(罪),向神贏得了清華這樣的懲罰呢?清華人應該和加爾文主義者一起,重新思想梅校長怎樣用「非以役人,乃役於人」彎曲真理;看漢語神學怎樣顛覆了馬太福音11:28。清華校訓是「從自己的民族拿出來」的「自己的內心」和「自己的文化」;無非清華大學化工系基本有機合成專業的學生作業。清華的方向與亞伯拉罕利百加啟程的方向相反。景昃鳴禽集,水木湛清華。清華大學走到了日暮途窮的2018年。黃昏是祈禱的時刻。天黑了,清華大學,你爸喊你回家吃飯。

2

不寐牧師,您好。南國蕭蕭,加國應該更冷。請多注意。1.古教會的七次大公會議沒有關注救恩的運作方式,而是關注三位一體和基督二性,在教會頭三百年,沒有教父論述「Justification」的性質,沒有教會會議定斷「外加的義」或是「注入的義」,也沒有定斷基督的死的目的。您怎麼看?2.看了《大軍師司馬懿》,感覺不僅扭曲歷史,討好廣大女性插入家庭劇,劇中對權勢的描繪也反應了當下國人的心態:歷史上被士族限制的曹叡在劇中當庭怒喝;歷史上曾以父事司馬懿的曹爽在劇中目空一切,看著吳秀波大叔俯伏得與烏龜一樣的姿態,心生感慨:什麼時候能改掉這壞毛病?古人也沒有這麼卑躬屈膝。

平安。1神學、特別是宗派神學總是對處境的反應,必然有局限性。因此,教義永遠不是聖經,永遠在聖經以下。因此,加爾文主義以及極端路德分子連同無派宗都是邪教徒;他們的超限戰更顯示他們是邪教徒,毋須我再度證明。2、不看就好。

3

《羅馬人的故事》看完了,打算春節前把《耶路撒冷三千年》看完。有個疑問,為什麼兩本書都說猶太的那次人口普查不是發生在大希律統治年間,而是發生在大希律死亡之後,大約公元8年呢?有沒有歷史資料證實約瑟和馬利亞因為人口普查回到伯利恆生的耶穌基督呢?

平安。這個問題以前討論過。除了歷史學家的「發現」以外,應該還存在另外一次人口普查。

4

任牧:我贊成你對以掃雅各這段經文的正解,因為符合聖經整全的啟示。加爾文主義的雙重預定論是邪教,與陰陽魚文化是一丘之貉、害人不淺。另外,不可能每個人在生前都是聽過福音的,若是這樣耶穌就沒有必要呼召門徒到地極傳講福音建立教會了,直接在審判台前定罪就行了。活在罪孽和死亡之中是每一個人的本相,大洪水非常明白的告訴我們,人人都是上帝的仇敵,所以下地獄不是上帝的錯,是我們罪有應得。我不明白上帝為什麼要選擇呼召門徒傳講福音建立教會這種慢吞吞地的救贖方式,這不符合人意,但是我相信這種選擇是上帝的主權,相信上帝的這種呼召門徒傳講福音建立教會的救贖方式是最善的、最好的方式。我談談我對羅馬書10章的領受:我仔細看了羅馬書10章,這章經文第一節「弟兄們、我心裡所願的、向 神所求的、是要以色列人得救。」告訴我們,保羅是在為自己的骨肉之親以色列人大發熱心,為他們的不信基督而遺憾和責備以色列人是這章經文的前提和語境。「10:18 但我說、人沒有聽見麼.誠然聽見了.『他們的聲音傳遍天下、他們的言語傳到地極。』 10:19 我再說、以色列人不知道麼.先有摩西說、『我要用那不成子民的、惹動你們的憤恨.我要用那無知的民、觸動你們的怒氣。』 10:20 又有以賽亞放膽說、『沒有尋找我的、我叫他們遇見.沒有訪問我的、我向他們顯現。』 10:21 至於以色列人、他說、『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頂嘴的百姓。』」,所以,第18節的「人」應該是指以色列人,是保羅在責備以色列人,難道你們沒有聽見福音嗎?當然聽見了。首先耶穌帶領門徒最多時候有70人在巴勒斯坦的彈丸之地傳講福音3年多,其次在保羅寫羅馬書的時候耶路撒冷等教會和門徒在以色列又傳講福音幾十年了,甚至已經傳講到世界各地,連外邦人都有信的了,難道你以色列人還有借口說沒有聽見福音嗎?保羅在18節責備完後還不解氣,又在19節再說,以色列人你們難道真的不知道福音嗎?又用摩西的話來責備以色列人,意思就是你們不信,那麼神就揀選外邦人、救贖他們來氣死你們。以賽亞的話也是這個意思。第21節強調因為以色列人是神的選民,所以神天天管教他們,福音天天都臨到他們,可是他們卻不聽話。所以,這些經文不能得出所有的人都聽見福音了。有不妥之處還請不寐牧師指教,謝謝。

平安。首先,這個邏輯是不成立的:【不可能每個人在生前都是聽過福音的,若是這樣耶穌就沒有必要呼召門徒到地極傳講福音建立教會了,直接在審判台前定罪就行了】。邏輯可以反過來。其次,我不同意你對羅馬書10章的領受。如果這裡僅僅針對的是以色列人,有何必說傳遍天下呢;即使以色列人分佈在全天下,那上帝豈不藉著他們向全天下的鄰舍見證基督嗎?限於以色列人與限於教會,又有什麼區別呢?這就是加爾文主義的限定救恩論,不願萬人得救,或萬人不是萬人。如果神願意萬人得救,卻又不願意萬人聽見福音,這如何解釋基督的靈給大洪水前的人傳福音呢。另參出埃及記4:22,「你要對法老說,耶和華這樣說,以色列是我的兒子,我的長子」。以色列只是神的長子,不是神所有的兒子;長子之外還有眾子。另參加拉太書4:4-5,「4及至時候滿足,神就差遣他的兒子,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5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贖出來,叫我們得著兒子的名分」。誰不在律法以下?如果福音不進入律法以下,怎樣將律法以下的人贖出來?這樣的經文太多了,建議整全考察。另外,希律也在律法以下,福音也要抵達希律的面前。在這方面,「希律的家宰苦撒的妻子約亞拿」(路加福音8:3)比恐懼分子更是我的姐妹;「與分封之王希律同養的馬念」(使徒行傳13:1)比兢兢樂道的人更是我的弟兄。

5

Wosxsl:請教一個問題。可5:15-17,路8:35-37,格拉森人為什麼兩次害怕,以至求耶穌離開他們?

平安。這是一個有意思的問題。歷來有很多解釋,簡述一二。第一、格拉森人反對任何改變,寧願維護現狀。因此對可能導致任何變化的人都會視如仇敵。第二、格拉森人認為比邪靈更有能力的耶穌,可能帶來更多的危害。第三、格拉森人貪財,害怕更多的豬被投到海裡。第四、格拉森人是政治恐懼分子——收留耶穌可能觸怒猶太-羅馬當局。我自己還會繼續思考這個問題。

6

任牧師平安,馬太福音11章的12、13節天國是努力進入的,我看原文可以翻譯是「天國被暴力迫害,殘暴的人搶奪它,因為眾先知和律法到約翰都預言了這件事」,這樣的翻譯我個人認為比較符合語境。12、13節前接約翰坐牢的事,後接耶穌對這個時代既不理解福音(跳舞和人子)又不理解律法(懺悔和約翰)的批評。所以翻譯為「暴力迫害」可以承接前文,同時用「預言了」表明神早就知道(所以施洗約翰你可以放心了),神命定教會受苦(帖前3:3),最後後面用對這個時代的描述來具體解釋這個時代不理解教會宣揚的道理,所以教會必然受苦。路加福音16:16也是同樣的一段話,可以翻譯為「從律法先知到約翰,天國就被傳揚,每一個人壓迫/暴力對待它」,16節~18節前接愛錢嗤笑天國道理的法利賽人,後接生前不聽律法先知天國道理,死後後悔的財主,17-18節的道理是「因著律法沒有廢棄(你怎麼對待別人別人怎麼對你),因著基督不離棄教會」,所以最終教會必勝,惡人必死。所以這兩節經文的「努力」應當翻譯成暴力迫害比較好,當然基督徒要努力也是符合聖經的(希伯來書6:1)。

平安。我瞭解你說的那些解釋,最終我還是認為「努力」是可以接受的;因為這不矛盾。努力包括受苦,甚至經歷暴力的逼迫;不受苦、沒有暴政,還要你努力幹什麼。而若翻作暴力,容易導致「暴力傳教」這樣的誤導;何況基督徒的天路面對的攔阻遠遠超過暴力,有些攔阻是孤獨、災禍、無聊、虛空、背叛、譭謗、棄絕、疾病等等。現在看原文:ἀπὸ δὲτῶν ἡμερῶν Ἰωάννου τοῦ βαπτιστοῦ ἕως ἄρτι ἡβασιλεία τῶν οὐρανῶν βιάζεται καὶ βιασταὶ ἁρπάζουσιν αὐτήν;這是KJV的翻譯(也是你的觀點):And from the days of John the Baptist until now the kingdom of heaven suffereth violence, and the violent take it by force。中文中的兩個「努力」在原文中不是一個字,第一個是βιάζω: to use force, to apply force;也不一定限於暴力。第二個是ἁρπάζω,to seize, carry off by force;也不一定專指面對暴力(馬太福音13:19,約翰福音6:15;使徒行傳8:39等)。僅以使徒行傳8:39為例,就可以看出暴力脅迫這種翻譯的難處:「從水裡上來,主的靈把腓利提了去(ἁρπάζω),太監也不再見他了,就歡歡喜喜地走路」。說句嚴厲一點的話;有時候讀講章不要自作聰明。

7

2018年始,教會經歷了一場「殺牧風波」……牧師在嚴寒中的幾小時,我感同身受。求主加力量!我們不能失去您的侍奉——這個世代寥若晨星的真理管道!請多保重!

平安。謝謝分享,為洗禮感恩。也謝謝弟兄姐妹的關心。首先,教會風波一定是要有的,不然聖經就是說謊了。其次,我的經驗是:洪水氾濫之時耶和華坐著為王,而不是我們坐著為王。我的意思是,牧者越是「努力」解決教會風波,魔鬼越是藉著教會風波顯大。因此現在我凡遇到這類事情,完全不搭理,視若無睹。感謝神,豬群就這樣墜入深海。建議牧師對所有「貌似殺牧」的言行都視而不見,尤其不要在講道台上對具體個人作出反應。當然,會眾之間的衝突牧者不得不介入調解,但這種介入越少越好。牧師要反覆思想這句話:「10你們赦免誰,我也赦免誰,我若有所赦免的,是在基督面前為你們赦免的。11免得撒但趁著機會勝過我們。因我們並非不曉得他的詭計」(哥林多後書2:10-11)。你們要小心,雅各每天都在等候以掃累昏了;而牧者的疲乏累昏最直接的證據就是在講道台上報復「疑犯」。切忌切忌,此是大忌;血的教訓,愧對主恩,拆毀教會。

8

無我惟主的新天新地:感謝牧師如此透徹而豐富的釋經,更加深刻的理解了這處經文,感謝+神!另外想請教牧師一個傳福音時遇到的外邦人的問題:1:人之初,是性本善還是性本惡呢?2:神既然是按著自己的形象和樣式造的人,且看為好的,人為什麼還會犯罪?(我雖然把神賦予人自由告訴他,但不解決問題)

平安。1、聖經說,人從母腹中就是有罪的;世人都犯了罪。但聖經不用「性論」來描述罪根,免得落入「本性難移」的人本主義圈套。2、神的形象和樣式中包括「自由意志」;這就是難題。首先人不是神,是受造之物。其次,人若有神的自由就可能濫用自由。再次,神就是愛,神還是決定給人自由。最後,神最終用自己的兒子為代價補贖了人對自由濫用導致的後果——在這個意義上,神是權能的神。

9

牧師:有人說你只批評清華大學,難道人民大學更好麼?

平安。這就是語言的有限性:我說太陽從東邊升起來了。清華大學培養出來的國人又拍案而起:你竟然否認月亮也是從東邊升起來的。毋須「哭笑不得」,我對愚蠢有了較強的適應能力,而下三濫再也傷害不到我了——它們夠不著我了。若沒有這個「智力」我敢上推嗎,我更豈敢作牧師呢——膽兒要多肥的人才敢「牧養人家中國人」呢。這都是神的恩典。我說起清華,只是為問答回應《不問西東》。什麼時候北大人大弄出一塊牌坊,我若有時間有必要,也一定以饗讀者。不過既然說起人大,就多說幾句: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在眾大學中,人民大學是恥辱中的恥辱,她甚至不配稱為大學。這一點我當年就告訴過周新城,就是這幾天鼓吹「消滅私有制」的那個周新城。似乎還真有點兒淵源:他的女兒是我的同班同學。女兒不錯,八六法學班罕見的正派人。但父親是出名的左棍,同時與白左共享一個狡猾的靈。但我靠著主的憐憫,早就不再與周新城這類同校了。當年周新城他們開除我的時候,神的恩典對我已經顯明瞭。僅就這一點而言,我可以說是和摩西一起逃往米甸曠野的。頌讚,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與我們的神,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任不寐,2018年1月30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