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第三十九課:毀家紓難(26:34-27:10)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創世紀26:34-27:10

34以掃四十歲的時候娶了赫人比利的女兒猶滴,與赫人以倫的女兒巴實抹為妻。35她們常使以撒和利百加心裡愁煩。1以撒年老,眼睛昏花,不能看見,就叫了他大兒子以掃來,說,我兒,以掃說,我在這裡。2他說,我如今老了,不知道哪一天死。3現在拿你的器械,就是箭囊和弓,往田野去為我打獵,4照我所愛的作成美味,拿來給我吃,使我在未死之先給你祝福。

5以撒對他兒子以掃說話,利百加也聽見了。以掃往田野去打獵,要得野味帶來。6利百加就對她兒子雅各說,我聽見你父親對你哥哥以掃說,7你去把野獸帶來,作成美味給我吃,我好在未死之先,在耶和華面前給你祝福。8現在,我兒,你要照著我所吩咐你的,聽從我的話。9你到羊群裡去,給我拿兩隻肥山羊羔來,我便照你父親所愛的給他作成美味。10你拿到你父親那裡給他吃,使他在未死之先給你祝福。

感謝神的話語。我們今天來到了創世紀27章。我們可以藉著以下四個方面的結構分析來解釋創世紀27章以及今天證道經文的主題:家醜,或A Family Thing。

第一、創世紀上卷3-4章與創世紀下卷27-28章之間的平行關係:亞當一家四口與以撒一家四口的平行關係。首先,都是因為貪吃惹的禍;亞當溺愛夏娃而以撒溺愛利百加;夏娃撒謊而利百加巨騙;該隱和以掃都愛世界;亞伯和雅各都是牧羊人;該隱殺了亞伯而以掃要殺雅各;該隱流亡與雅各流亡;該隱得了神的記號,雅各夢見天梯……從古至今,人都是罪人,而神是救贖罪人的神;基督從起初到今日到永遠都是一樣的。

第二、創世紀26章與創世紀27章的關係——從外邦到選民,人都是罪人。前者重點在記述以撒與外邦人的關係,在那裡我們遭遇了紅二代流氓國家。而後者轉向以撒家族內部的關係,在這裡,我們竟然遭遇了流氓家族——教會並不比外邦人更義。從流氓國家到神聖家族,一切都破碎了。而當外邦人和以色列人一起被破碎之後,全人類就都被帶到基督的救恩面前。這一點正如羅馬書3:23-24所說的:「23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24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

第三、創世紀27章的基本結構。更準確地說, 創世紀26:34-28:9可以視為一個單元,可以將之交叉結構如下:一、以掃的婚姻(26:34-35);二、以撒與以掃(27:01-04);三、利百加與雅各(27:05-17);四、雅各騙取祝福(27:18-29);五、以掃祈求祝福(27:30-40);六、利百加與雅各(27:41-46);七、以撒與雅各(28:01-05);八、以掃的婚姻(28:06-09)。在這個交叉結構中,最中心的部分是空白的,那是各各他——唯有基督並祂釘十字架,家才能得救。於是道成肉身首先進入家庭和迦拿的婚筵。

第四、創世紀26:34-27:10也可以合併為一個單元,作我們今天的證道經文。這段經文可以分成兩部分:一、以掃與以撒(26:34-27:4);二、利百加與雅各(27:5-10)。總體上說,以撒面對亞比米勒和非利士人是站在真理上的;但每個人有自己的十字架——以撒和利百加在祝福以掃或雅各這個問題上,更多應該是出於肉身的考量,而不是因為愛真理——儘管神仍然在整件事上完成了自己的計劃。這是基本事實:夫妻不能一體(以撒和利百加);弟兄不能相愛(以掃和雅各)。這一家四口都是罪人。都需要基督的救贖。

而當聖靈將神聖家族的真實狀況曝光於天下的時候,一方面讓我們看見神的憐憫,另一方面也用以撒一家點亮了萬家燈火,為重生奠定了一個誠實的基礎。這是新歷史的起點:「耶穌說,你去叫你丈夫也到這裡來」(約翰福音4:16)。阿門。

一、以掃與以撒(26:34-27:4)

34以掃四十歲的時候娶了赫人比利的女兒猶滴,與赫人以倫的女兒巴實抹為妻。35她們常使以撒和利百加心裡愁煩。

1以撒年老,眼睛昏花,不能看見,就叫了他大兒子以掃來,說,我兒,以掃說,我在這裡。2他說,我如今老了,不知道哪一天死。3現在拿你的器械,就是箭囊和弓,往田野去為我打獵,4照我所愛的作成美味,拿來給我吃,使我在未死之先給你祝福。

1、以掃的婚姻(34-35)

我們首先需要回憶以掃娶妻的背景:「32那一天,以撒的僕人來,將挖井的事告訴他說,我們得了水了。33他就給那井起名叫示巴。因此那城叫作別是巴,直到今日」(創世紀26:32-33)。一方面,飯飽思淫慾;另一方面,吃飽了就可能忘記示巴或第七日的誓約。以掃娶赫人女兒為妻子,而且一夫二妻,這是解釋以撒堅持祝福以掃以及利百加偏愛雅各的一個前提。一方面,作為父親以撒並沒有按真理教導「長子」,而且以撒繼續祝福以掃等於默認和鼓勵以掃在婚姻上的偏行己路。另一方面,作為母親,也看不見利百加對以掃有什麼責備和勸勉,貌似只是生悶氣;而利百加設計雅各取代以掃,似乎也不是因為順服神的揀選,而僅僅是因為「她們常使以撒和利百加心裡愁煩」。

以掃40歲(以撒100歲),這是人生一個重要的時期,這個年齡以撒娶妻利百加,以掃也算得上是亦步亦趨(25:20)。但重要的區別是,以撒娶利百加是亞伯拉罕的意思(也可以說是神的旨意),而以掃娶妻出於他自己。第一位妻子是「赫人比利的女兒猶滴」。我們已經認識了赫人(חִתִּי,fear),一方面他們是神要驅逐的迦南諸族之一(創世紀15:20);另一方面,他們是亞伯拉罕為撒拉買墳地面對的那位地主(創世紀23:10,25:9)。比利,בְּאֵרִי,my well。先知何西阿的父親也叫比利(備利,何西阿書1:1)。猶滴,יְהוּדִית,Jewess or praised;יְהוּדִית,in the Jewish language, in Hebrew。大意應該是希伯來人的,猶太人的;女希伯來人。很有可能,比利是一位親近希伯來文化的赫人,所以才給女兒起了這個名字。而在亞伯拉罕買墳地的過程中,我們也看見赫人對亞伯拉罕的那種友善。當以撒昌大的時候,赫人願意嫁入豪門或高富帥,也是符合邏輯的。「赫人以倫的女兒巴實抹」:以倫,אֵילוֹן,Elon,terebinth, mighty;ram(公羊)。也有猶太人(如一位士師)叫這個名字。巴實抹,בָּשְׂמַת,Bashemath,Basmath,spice。以實瑪利和所羅門的女兒也叫這個名字。參創世紀36:2,「以掃娶迦南的女子為妻,就是赫人以倫的女兒亞大和希未人祭便的孫女,亞拿的女兒阿何利巴瑪」。一般的解釋是:赫人以倫的女兒亞大(עָדָה,ornament)就是赫人以倫的女兒巴實抹;希未人祭便的孫女,亞拿的女兒阿何利巴瑪(אָהֳלִיבָמָה,tent of the high place)就是比利的女兒猶滴。她們都是迦南的女子。很有可能,她們嫁入以撒家族之後,獲得了新的名字。而祭便和亞拿(比利)的並列出現,可能是為了顯示希未人的傳統已經開始影響以撒家族(另參創世紀34:2;約書亞記9:7)。

亞伯拉罕的誓言是:「我要叫你指著耶和華天地的主起誓,不要為我兒子娶這迦南地中的女子為妻」(24:3)。以掃的作法是:不僅娶了這迦南地中的女子為妻,而且壞事成雙。有錢人就是任性。「她們常使以撒和利百加心裡愁煩」,我們不知道具體原因,或者是異教的敗壞及其產生的衝突,或者同時就是常見的家庭紛爭。מֹרַת רוּחַ,a grief of mind。名詞מֹרָה(bitterness, grief)在舊約中只出現這1次;動詞מָרַר指苦害或招惹人(創世紀49:23,出埃及記1:14,23:21等)。這個動詞也被拿俄米用來給自己命名為瑪拉(路得記1:13,20;另參約伯記7:11,10:1);而出埃及記15:23中的瑪拉是מָרָה。無論如何,這個家庭陷入苦水中,若沒有基督或一棵樹(出埃及記15:25),苦水不能變甜;一定進一步走向深淵,或者破碎。值得強調的是,父母是心裡(רוּחַ,wind, breath, mind, spirit)愁煩,因此應該沒有公開表達出來。這可能就是父母的罪,也是以掃的罪。

這裡有一個實踐性很強的問題:以掃的婚姻是神所搭配的嗎?是否適合於這個原則:「所以神配合的,人不可分開」(馬可福音10:9)。更進一步,以掃休妻可不可以?諸位可以結合大衛鮑森台北特會的講題,《離婚與再婚》,討論這個「敏感話題」。所涉經文至少包括馬可福音10:1-16;馬太福音5:32,19:9;以斯拉記9-10;尼希米記13:23-31;申命記24:1-5;哥林多前書7:10-17。大衛鮑森批判或「論斷」了伊拉斯謨與路德的觀點,他的「更嚴格」、「更聖潔」的釋經是正確的嗎?建議大家思考這個釋經原則:倫理低於信仰,第二法版低於第一法版。另參路加福音14:26,「人到我這裡來,若不恨自己的父親、母親、妻子、兒女、弟兄、姊妹,甚至自己的生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路加福音18:29-30,「29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人為神的國,撇下房屋、或是妻子、弟兄、父母、兒女,30沒有不在今世得許多倍,且要在來世得永遠生命的」。

2、以撒的晚年(1-4)

1以撒年老,眼睛昏花,不能看見,就叫了他大兒子以掃來,說,我兒,以掃說,我在這裡。2他說,我如今老了,不知道哪一天死。

3現在拿你的器械,就是箭囊和弓,往田野去為我打獵,4照我所愛的作成美味,拿來給我吃,使我在未死之先給你祝福。

很難說此時以撒是100歲,因為我們不知道在26:34與27:1之間過渡了多長時間。因此唐崇榮牧師等人說以撒誤判了自己的餘生,「以為要死了結果又活了80年,此餐大補」云云;這個調侃證據不足。路德的解釋更接近事實:以撒此時更可能是137歲(創世紀47:9,41:46,37:2,31:38,25:26)。

聖靈肯定是誠實的,以撒到了垂暮之年(זָקֵן,1,2)。這就意味著,老夫老妻在以掃夫妻面前憋憋屈屈、忍氣吞聲地苟活了很多年(37年?)。破裂和怨恨是一天天積累起來的。這時以撒老了。而衰落的一個明顯標誌就是眼神不濟了,כָּהָה,o grow weak, grow dim, grow faint, falter, be weak, be dim, be darkened, be restrained, be faint, fail(撒加利亞書11:17,約伯記17:7)。這為利百加-雅各的欺騙埋下了伏筆,也定了他們的罪:「不可咒罵聾子,也不可將絆腳石放在瞎子面前,只要敬畏你的神。我是耶和華」(利未記19:14;另參提摩太前書5:1,提多書2:2)。所有人都有衰老和死亡恐懼(摩西是特例,申命記34:7);以撒亦然:「我如今老了,不知道哪一天死」。原文是說,我不知道死期。死前要處理最重要的事,於是才把以掃叫到面前來。這裡特別強調以掃是大兒子,這也是符合常理的。而且我們看見,雅各買走了以掃長子的名分,至少在以撒這裡沒有被接受為事實。

但遺憾的是,以撒在處理「遺囑」之前,首先要吃上一口美味,不然死不瞑目。創世紀25:28說,「以撒愛以掃,因為常吃他的野味。利百加卻愛雅各」。這種偏愛到了創世紀27章進一步表面化了,而且導致了極為嚴重的後果。我們不知道利百加是否和以撒分享了神的這個話語:「耶和華對她說,兩國在你腹內。兩族要從你身上出來。這族必強於那族。將來大的要服事小的」(創世紀25:23)。如果沒有,夫妻沒有一體;如果有,那麼以撒一意孤行。

現在我們繼續看事態的發展。首先,以撒堅持祝福以掃,不是因為屬靈的理由,而是因為肉身的理由。נָא,please;我求你。這是饞到一定程度了。「現在拿你的器械,就是箭囊和弓」,這個吩咐進一步顯示以撒為肚腹安排幾乎亟不可待又無微不至——他生怕以掃丟三落四以至於空手而歸。不僅如此,顯示以撒吃相的還有「美味」(מַטְעָם)和「愛」(אָהַב)兩個詞:這是以撒的信仰和愛情。美味實際上支配了創世紀27章或這場家庭悲劇(4,7,9,14,17,31)。另外,這裡有一個名詞中文沒有翻出來,נֶפֶשׁ,即靈魂,我的靈魂給你祝福。以撒可能表達的是這個意思:我內心真正想祝福你(而不是雅各;另參申命記12:20,14:26;詩篇84:2等)。我們至少可以有三點領受:第一、以撒是把吃(אָכַל)放在靈魂之前的,肉身滿足是屬靈事工的前提。對以撒而言,人老嘴不老;肚腹仍然放在第一位。就像秋後的螞蚱,臨死前要吃上一口。這一點和亞比米勒也沒有什麼區別(創世紀26:30)。第二、祝福變成了一場交易,以撒是奸商雅各的老師。而有交易的愛根本就不是愛,是有限和偽善的愛。以撒甚至在索賄。正如假牧師看好處講道,革命就是請客吃飯,猶大為30塊錢賣主。而吃人嘴短,從此就被捆綁了。第三、以掃的孝順卻讓自己失去了上好的福分。其實在這個家中以掃最為可憐:父親利用他,母親和弟弟欺騙並掠奪他;而他實際上並無傷害別人之心。以掃的悲劇是愛世界,以及婚姻失措。

這也是中國式的臨終安慰:活不了幾天了,想吃什麼買點兒什麼吧;於是死刑犯處決之前也有最後的晚餐。這也讓我們想起這節經文:「吃了的日子必定死」。而這是箴言23章的警告:「3不可貪戀他的美食,因為是哄人的食物……6不要吃惡眼人的飯。也不要貪他的美味」。

二、利百加與雅各(27:5-10)

5以撒對他兒子以掃說話,利百加也聽見了。以掃往田野去打獵,要得野味帶來。

6利百加就對她兒子雅各說,我聽見你父親對你哥哥以掃說,7你去把野獸帶來,作成美味給我吃,我好在未死之先,在耶和華面前給你祝福。8現在,我兒,你要照著我所吩咐你的,聽從我的話。9你到羊群裡去,給我拿兩隻肥山羊羔來,我便照你父親所愛的給他作成美味。10你拿到你父親那裡給他吃,使他在未死之先給你祝福。

1、利百加與以掃(5)

以撒和以掃就共同感興趣的問題在坦率交換意見之時,利百加在他們身邊安有竊聽器。這門偷聽的功夫是否深受外邦人亞比米勒的影響尚未可知,但無論如何,窺探別人是一種人類共性。與此同時,以撒是否也時時刻刻防備著利百加,也是可能的。唉,這是怎樣的一個家庭呢?僅就利百加而言,她讓我想起電視劇《和平飯店》這的「妖精陳佳影」。利百加的悲劇或邪惡至少在兩個方面。

第一、利百加聽以撒和以掃說話。顯而易見,這個家已經破碎了:妻子偷聽丈夫,母親偷聽兒子。原文中強調以掃是以撒的兒子:בְּנֹו,his son。很奇怪的一種表述。因為正常的表述應該是她的兒子,至少也是他們的兒子——利百加在心裡可能已經不再將以掃視為己出。這一幕已經顯示這個家庭是分裂的,丈夫是饞鬼,妻子是騙子——至少他們不再是夫妻一體了。值得強調的是,這麼重要的信息不可能是突然間被利百加捕獲的;因此絕對有可能,隨著以撒年邁,利百加一直在密切關注遺囑事項。他們不再就如此重要的事項交流了,而是丈夫背著妻子,妻子監視丈夫,以便隨時作出獨立的反應。家裡不再是安全的港灣,而成了陰謀之所。雅各煮湯如出一轍,頗有父母之風。

第二、她目送以掃離開之後才開始安排李代桃僵之計——這個母親的偏心真是令人戰慄。利百加沒有攔阻丈夫的計劃,也沒有攔阻以掃的外出。她根本就沒有給這對父子任何可以重新選擇的機會。有釋經者說,利百加不敢和丈夫分享她的觀點,因為即使分享了也會遭到拒絕。這種言之鑿鑿的觀點實在是無稽之談。因為沒有任何一節經文支持他們的說法。我理解,他們不忍心、不願意承認利百加的邪惡。這是一種政治正確:選民家庭中至少應該有正面的形象,至少有一個人應該是義人;但聖經說沒有義人連一個都沒有,人都是說謊的——這些判斷不僅適用於外邦人,也適用於基督徒的本性。如果利百加的偷聽只是顯示了婦人的無聊,但是當以掃離開的時候,或者說當利百加任憑並利用以掃離開的機會來經營雅各的時候,利百加已經接近惡婦了。

與此相關,當你得到一個別人的隱私或秘密,你就陷入魔鬼的試探中,若不藉著禱告,沒有人會正確使用別人的隱私。捕獲隱私如同中彈,那顆子彈有能力控制你,按乃父魔鬼的旨意捆綁你去犯罪害人,就是出賣不幸洩密給你的人。而且利百加靠自己停不下來,發現別人秘密造成的衝動和興奮,催逼她採取行動。而她是一位妻子,一個母親。

2、利百加與雅各

利百加立即去找雅各,因為機會來了。而她所說的一切話和所採取的一切行動,對以撒而言這是一個不忠的妻子,對以掃而言,這是一個不義的母親。利百加的話可以分成兩部分。

第一、向雅各介紹她所收集到的情報:「6利百加就對她兒子雅各說,我聽見你父親對你哥哥以掃說,7你去把野獸帶來,作成美味給我吃,我好在未死之先,在耶和華面前給你祝福」。בְּנָהּ,her son;她的兒子;與上文「他的兒子」形成東西兩大陣營。הִנֵּה,看哪!利百加異常激動,千鈞一髮。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利百加承認以撒是雅各的父親,而以掃是雅各的哥哥。但利百加關切的焦點根本不是這份血濃於水的親情,而是那份祝福。利百加這個複述是「誠實」的。但問題在於,你說真話的目的是什麼。或者說你的確掌握了別人的隱私,但問題是你要用這些信息來祝福人,還是要吃人。不過值得強調的是,利百加還是加添了一句話:לִפְנֵי יְהוָה,before the LORD。以撒並沒有對以掃說這句話;顯然,利百加是因為自己過於關切這個大事,而將之解釋成這個事實了。也不排除,利百加一眼看穿了事物的本質。用加爾文主義和靈恩派的解釋就是說:利百加和雅各要緊緊抓住那上好福分,不顧一切地親近神——利百加-雅各是信心的楷模。這種解釋如同說不要臉就是生產力,關鍵看結果;而上帝站在騙子一邊。利百加提及神,這使接下來的一切行動獲得了「合法性」;這足以勝過良心,並動員雅各起來「為主爭戰」。

第二、要求兒子採取欺騙父兄的手段奪取祝福:「8現在,我兒,你要照著我所吩咐你的,聽從我的話。9你到羊群裡去,給我拿兩隻肥山羊羔來,我便照你父親所愛的給他作成美味。10你拿到你父親那裡給他吃,使他在未死之先給你祝福」。首先,利百加是一位強勢的母親,她命令或吩咐雅各順服掌權者。בְנִי,my son,我的兒子。我愛你因此你要聽我的。צָוָה的意思是to command, charge, give orders, lay charge, give charge to, order(創世紀2:16,3:11,3:17,6:22,7:5等)。或者說,你要孝敬父母。利百加是要求雅各必須聽她的,如同順服神的吩咐或王的命令。舊約聖經唯一一次女性成為צָוָה的主體;而צָוָה的主語主要是神,其次是王。其次,精心設計用肥羊取代野味的計劃,這顯而易見是長期苦心孤詣、深思熟慮的結果。這是經典的撒旦的詭計,利百加是孫子兵法的西王母。不僅如此,利百加同志還要親自下廚,為丈夫預備一套晚餐——知夫莫若妻,只要最瞭解你的人才知道怎樣欺騙或出賣你。「同我吃飯的人,用腳踢我」(約翰福音13:18)。別人的腳沒有那麼長。最後,利百加的目的很明確,武裝雅各取代以掃騙取以撒的祝福。特別令人悲哀的是,利百加聽見以撒要死了,而且兩次提到以撒要死了——但她的心不在這事兒上,而是盯住了以撒死前的祝福和死後的祝福歸屬。娶妻若此,何必當初。

利百加足以讓人類徹底失去了對愛情、婚姻和家庭甚至教會的信心;她可以說是教會歷史上的大騙子,但不是第一個騙子。那個在夕陽之下飲水駱駝美麗善良的利百加,怎樣變成了陰暗、狡詐滿口謊言的陳佳影或魔鬼或女騙子了呢?那個遠遠看見以撒謙卑下了駱駝的利百加在哪裡呢?當初戀變得如此噁心,這個世界還有什麼意義?但女流氓不是一天煉成的,原因可能有四。第一,以撒的熱戀:「以撒便領利百加進了他母親撒拉的帳棚,娶了她為妻,並且愛她。以撒自從他母親不在了,這才得了安慰」(創世紀24:67)。一方面,正如亞當對夏娃的愛導致夏娃的濫權,女人會利用男人的濫愛而滋養驕橫的心;利百加在雅各身上的弄權應該與此有關。另一方面,先愛後棄會造成更大的怨恨和背叛。因此第二,丈夫的出賣:「那地方的人問到他的妻子,他便說,那是我的妹子。原來他怕說,是我的妻子。他心裡想,恐怕這地方的人為利百加的緣故殺我,因為她容貌俊美」(創世紀26:7)。第三,兒子的折磨:「她們常使以撒和利百加心裡愁煩」(創世紀26:35)。第四,信仰的偏執:半吊子信仰或雙重預定論將人變成邪教:我是選民而且我是為主、我洞悉天機,因此可以不擇手段:「耶和華對她說,兩國在你腹內。兩族要從你身上出來。這族必強於那族。將來大的要服事小的」(創世紀25:23)。

最後這個事實這涉及了一個非常深刻的問題。知道神揀選的旨意,但你是否按神的方式去作呢?不擇手段而目的正確,是可以接受的嗎?不正當的手段得到的一切是蒙神祝福的嗎?人間所有的極權主義歷史主義、加爾文主義的罪惡,不都是如此嗎?只要我認為我是為了神的計劃,我是選民,我就可以為所欲為。這是人像神一樣知道善惡之後必然的結果,而前車之鑒就是撒拉將夏甲推給亞伯拉罕。但陳佳影可以用「因此我們現在弱小所以必須說謊顛倒乾坤」來為自己辯護嗎?但神怎麼說呢?「小子們哪,不要被人誘惑,行義的才是義人。正如主是義的一樣」(約翰一書3:7)。一方面,「那行不義的,必受不義的報應。主並不偏待人」(歌羅西書3:25),這意味著沒有任何人可以成為你見證信仰的代價或祭品或犧牲;另一方面,「主必照他所行的報應他」(提摩太后書4:14),這個他包括利百加。上帝絕不可能支持騙子,因為這與祂的本性和聖道都是對立的;上帝尤其不能容忍人以祂的名義行騙,因此,啟示錄不斷讓我們看見:騙子在地獄裡,尤其是宗教騙子或假先知,就是妄稱耶和華你神的名的人。

總而言之,利百加不能代替神實現祂的計劃。上帝揀選了雅各,但你只能等受神怎樣安排。而我們能作的只有一件事:傳福音給萬民聽。這也是新約聖經千方百計阻止基督徒論斷人的題中之義:你不能代替神奪去以掃的機會;而當你偏愛雅各甚至詭詐害人的時候,你自己已經陷入大罪之中並且得罪神了。利百加的行動,恰恰是殺害耶穌和使徒的那些人的行動:「人要把你們趕出會堂。並且時候將到,凡殺你們的,就以為是事奉神」(約翰福音16:2)。利百加是一種流感:「耶穌看見,便叫過她來,對她說,女人,你脫離這病了」(路加福音13:12)。阿門,

應用:最後的春晚

1、魔鬼,從家國到國家

以撒一家四口或六口的家醜,被上帝爆料給全世界和普世教會。這是真正的「碎碎平安」:家庭偶像的破碎,選民偶像的破碎,聖人偶像的破碎,祖宗偶像破碎,自我偶像的破碎。破碎了,就有得救的希望了。因此,凡攔阻這種破碎和真相的所有政治和文化,都是撒旦的邪教。遺憾的是,千百年來,家作為信仰最頑固的中式攔阻或東方邪教,依靠家國謊言在維繫家長統治,家構成了政治危機的避難所和政治和平的招牌。但是,這個邪教今天破碎在創世紀27章。絕對不可以將家庭變成一種信仰,絕不可以用家長取代天父;絕不可以用家庭等同於教會。人類丑到家了,而到了死地,人才開始成為基督徒。與此同時,以家庭婚姻為證道本位的庸俗基督教一同被拆毀——蒙上了神聖色彩和吃人利器的婚姻神學,已經成了國教的銳實力,但今天直拆到一地塵土。感謝神,藉著創世紀26-27章的過渡勝過了教會向流氓演神的試探;同時又藉著27章的家醜讓我們謙卑和誠實,讓所有人類謙卑和誠實;並且帶領基督徒在愛、憐憫和誠實中見證基督。以撒的家就是你家。揭露或炫耀家庭的人是最無恥和無良的,只是騙子和兇手。

基督徒不該在別人家庭的傷口上撒鹽。我們從今以後只是向世人見證基督的傷口與復活;並起到聖靈首先治癒我們自己的傷口。這是我們的信仰:基督,並唯有基督「是照亮外邦人的光,又是你民以色列的榮耀」(路加福音2:32)。

使徒書信中關於親子和夫妻關係的教導,是以福音書中主耶穌的相關教導為基礎的。基督徒只有將婚姻家庭放在基督之下,才能為主作誠實的見證,而家庭婚姻漸漸更新才是可能的。請在這個邏輯之下重新回到聖經:馬太福音12:46-50,「46耶穌還對眾人說話的時候,不料,他母親和他弟兄站在外邊,要與他說話。47有人告訴他說,看哪,你母親和你弟兄站在外邊,要與你說話。48他卻回答那人說,誰是我的母親。誰是我的弟兄。49就伸手指著門徒說,看哪,我的母親,我的弟兄。50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親了」。馬可福音10:28,「28彼得就對他說,看哪,我們已經撇下所有的跟從你了。29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人為我和福音,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父母,兒女,田地。30沒有不在今世得百倍的,就是房屋,弟兄,姐妹,母親,兒女,田地,並且要受逼迫。在來世必得永生。31然而有許多在前的將要在後,在後的將要在前」(另參路加福音2:40-52,12:51-53, 14:25-26,18:28_30;約翰福音2:1-5,7:1-8,19:25-27;馬太福音14:3-11,20:20-28)。

2、誠實,從神的家起首

不僅如此,一切指著教會醜聞來否帶教會的那些瞎眼的人今天也得到醫治。舊約中以色列人的醜聞,新約聖經中教會的不堪,其實一直濃縮在亞當一家四口和以撒一家四口之中。用不著你們外邦驚詫。一方面,你們家和我們家一樣家醜,區別僅僅是誰更誠實。另一方面,聖靈指著以色列和基督教進行了也一直進行著更為殘酷的爆料,比你們深刻,比你們更有真理,也更有愛。你們定罪教會不過是為了吃人,為了侮辱基督;但聖靈揭露教會是為了醫治,是為了救贖;並因此讓教會作世界的祭司。一方面,「這家就是永生神的教會,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摩太前書3:15)。另一方面,「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若是先從我們起首,那不信從神福音的人,將有何等的結局呢?」(彼得前書4:17)。所以蠢貨們,請閉上你們的口水如封閉陰間的門;同時要聽祂: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另外必須反覆重申一個信仰的常識:我們所信的不是以撒或雅各,而是要讚美和信靠以撒的神,雅各的神(詩篇46:7,46:11,75:9,146:5;以賽亞書41:14,45:4)。一切指著信徒而否定救主的邏輯都是謊言。

利百加的罪是無可辯駁的。教會必須直面、承認和悔改歷史中的罪惡。正如利百加,你的欺詐就是罪(約翰福音1:47,8:44;箴言12:22,28:20;彼得前書2:22;以賽亞書61:8;耶利米書5:1,7:28;撒迦利亞8:16;約翰福音4:23-24;哥林多前書5:8;哥林多後書1:12,2:17;以弗所書4:15,5:9;約翰一書3:18;詩篇34:13;彼得前書3:10;路加福音18:8;以賽亞書6:5;64:6)。堅持說謊騙人始終不改的,最終進入永死:「6他又對我說,都成了。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終。我要將生命泉的水白白賜給那口渴的人喝。7得勝的,必承受這些為業。我要作他的神,他要作我的兒子。8惟有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說謊話的,他們的分就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是第二次的死」(啟示錄21:6-8)。一方面,利百加和雅各都知道他們這樣作是被神咒詛的:「12倘若我父親摸著我,必以我為欺哄人的,我就招咒詛,不得祝福。13他母親對他說,我兒,你招的咒詛歸到我身上。你只管聽我的話,去把羊羔給我拿來」。另一方面,聖靈一直呼喊雅各家首先悔改並更為嚴厲地管教。

利百加的罪也可以稱之為雅各家的罪,或教會的罪。以賽亞書48章和何西阿書12章論雅各的罪,包括母腹中抓哥哥的腳跟,包括他詭詐成性騙取長子的名分和祝福。上帝管教自己的兒女(以賽亞書58:1;耶利米哀歌2:2-3;彌迦書3:8-9;瑪拉基書3:6-7。4:5;羅馬書11:26)。雅各的確是因信稱義的典範,但是他的信心是一點點成長起來的。購買長子名分和騙取父親祝福不是信心的見證,儘管其中包含著信仰。雅各的成長是從逃亡才真正開始,正如摩西逃往曠野才真正經歷神。從始至終,雅各是認罪悔改的雅各。上帝在摩西律法中不斷告誡以色列人這個常識:你們得救不是因為你們比外邦人義,而是因為他們的惡(申命記9:4)。如果一定要見證基督徒的好,最多只有一個:我們靠著基督在外幫人對吃人自義的時候,我們吃喝基督;或者說當罪人對在像神一樣以自己的罪為義,以別人的罪為自己的義,我們在神面前承認自己是罪魁(提摩太前書1:16),並不斷將自己交付基督的義。為此我們依靠教會生活支取力量(約翰福音8:31-32;哥林多前書11:26;歌羅西書3:10)。我們對人對己對家對國徹底絕望,好讓基督恩庇我們。

3、相愛:這是主的命令

創世紀27章以撒一家的教訓是普世教會的鏡鑒:他們的破碎乃是為勸勉我們合一與相愛。教會在敵占區,而我們教會在戰爭前線;因此我們要加倍彼此相愛,這是在四面仇敵中存在和得勝的基本條件。親愛的弟兄姐妹,這是戰爭狀態之下的絕對命令或者軍令如山:「你們要彼此相愛,像我愛你們一樣,這就是我的命令」(約翰福音15:12)。但是,聖經又說,約翰一書4:19,「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以撒一家的家醜,或者說每一個人的軟弱都展示在神的面前。但我很詫異,聖靈在創世紀25-27章幾乎一直沉默著。在以撒家族全部悲劇歷史中,聖靈唯一忍無可忍的一句話是:「這就是以掃輕看了他長子的名分」(25:34)。在以撒說謊、雅各使詐、夫婦嬉鬧、以掃娶妻、父親貪食、母子設計等等事件上,神沒有任何評論。我彷彿看見耶穌怎樣默默注視著三次否認主的彼得。上帝把我們剛強起來的時間交給了一隻報曉的公雞。這是神對人性或人的軟弱的憐憫。祂沒有像我們這樣尖酸刻薄地攻擊這個神聖家族,彷彿這些人性不在我們身上,而我們藉著這種論斷,藉著對教會家醜的見獵心喜可以吃人自義,踩人上位,人上之神。

這周為我為兩件事熱淚盈眶,並且深深深自責。2018年的聖灰星期三,真正是我的大齋節的第一天。是我披麻蒙灰、禁食禱告的日子。

第一是關於啦啦隊視頻的。其實不(僅)是他們垃圾,而而且老我垃圾。我和美國那位電視節目主持人一樣,帶著嘲諷厭惡和驕傲在朋友圈以及推特上分享著金朝美女拉拉隊的視頻。而當我在晚餐上想用這個視頻逗孩子們開心的時候,我遭遇慘敗。上帝藉著這兩位小東西狠狠打了我一耳光。她們看著看著,一直沒有說話。最後說:這些女孩兒太可憐了——她們的眼裡充滿了淚水……我羞愧得無地自容。這是從小在教會長大的孩子。我再去看那些紅衣少女,神開了我的眼,我看見了她們的苦難與黑暗,也看見了我自己就在她們中間。我趕緊關掉視頻,向神悔改。我的裡面沒有神的愛。我的靈魂裡面仍然不斷返回災民和狗年,是歧視黑人的春晚文化的一部分。求主赦免我,繼續更新我。第二是佛州槍擊案。一方面,又一枚子彈擊中了美國。這是基督教文明的家醜,但這裡沒有媒體姓狗。傷口開放在春天最早登錄的南方,逼視著每一個冬天裡的人。另一方面,佛州兇手在法庭上竟然被像人一樣尊重和憐憫,他仍然不需要經歷誰誰誰那種侮辱或被採訪。這種對惡人的饒恕,只能歸因於十字架上那位救主,祂感動著人類,並將繼續感動人類。

春天來了。「15他又對他們說,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萬民原文作凡受造的)16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馬可福音16:15-16)。阿門。

任不寐,2018年2月18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