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第四十二課:雅各的流亡(27:41-28:9)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創世記27:41-28:5(9)

41以掃因他父親給雅各祝的福,就怨恨雅各,心裡說,為我父親居喪的日子近了,到那時候,我要殺我的兄弟雅各。

42有人把利百加大兒子以掃的話告訴利百加,她就打發人去,叫了她小兒子雅各來,對他說,你哥哥以掃想要殺你,報仇雪恨。43現在,我兒,你要聽我的話,起來,逃往哈蘭,我哥哥拉班那裡去,44同他住些日子,直等你哥哥的怒氣消了。45你哥哥向你消了怒氣,忘了你向他所作的事,我便打發人去把你從那裡帶回來。為什麼一日喪你們二人呢?

46利百加對以撒說,我因這赫人的女子連性命都厭煩了。倘若雅各也娶赫人的女子為妻,像這些一樣,我活著還有什麼益處呢?

1以撒叫了雅各來,給他祝福,並囑咐他說,你不要娶迦南的女子為妻。2你起身往巴旦亞蘭去,到你外祖彼土利家裡,在你母舅拉班的女兒中娶一女為妻。3願全能的神賜福給你,使你生養眾多,成為多族,4將應許亞伯拉罕的福賜給你和你的後裔,使你承受你所寄居的地為業,就是神賜給亞伯拉罕的地。

5以撒打發雅各走了,他就往巴旦亞蘭去,到亞蘭人彼土利的兒子拉班那裡。拉班是雅各,以掃的母舅。

感謝神的話語。創世記27:41-28:5可以視為一個交叉結構。第一、首尾呼應的信息是以掃計劃殺雅各(41)與雅各逃往哈蘭(5)。第二、母親利百加對雅各出逃的安排(32-46),和父親以撒對雅各婚姻的安排和祝福(1-4)。第三、利百加與雅各的對話道出了這場家庭悲劇的根源:以掃的淫亂——在屬靈的意義上,就是基督教與異教的苟合。換句話說,有人瘋狂地愛世界或與三大淫婦熱病,是導致兇殺和分裂的根本原因。

我們也可以相應地看見三個基本主題,第一就是死亡。以掃要殺雅各一方面讓我們看見魔鬼起初就是說謊的(創27:1-40),更是殺人的(創世紀27:41-28:5)。另一方面讓我們看見,以掃的罪靠自己不可能悔改,必然從男妓「成長」為殺人犯。這一點正如雅各書1:15所說:「私慾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第二就是離別。在死亡的威脅之下,家庭破裂,雅各流亡。我們也可以這樣應用:在死亡的威脅之下,家庭可以離婚,教會可以分手,國家可以移民。這是常識。第三則是希望。以撒的家庭破碎了,以掃的婚姻污穢了,上帝在雅各的未來安排了一場新的婚筵。那裡有真愛,有按神的旨意的婚姻;當然也有更殘酷的試探。而在雅各的前程中,為人類存留著一線生機。

無論如何,分手和別離不是快樂的事情,這場分手很有可能是永訣,將來真的天各一方。也有可能是暫別,會有在基督裡重逢的那一天。再見了家人,雅各保重。阿門。

一、殺機(41)

41以掃因他父親給雅各祝的福,就怨恨雅各,

心裡說,為我父親居喪的日子近了,到那時候,我要殺我的兄弟雅各。

1、怨恨與嫉妒(41a)

應該引起我們注意的一個重要事實是:以撒對以掃的祝福沒有安慰以掃,更沒有拿掉以掃裡面對雅各的仇恨。我們當然沒有資格苛責以掃,但我們有責任這樣作見證:如果沒有耶穌基督為雅各承受以掃的匕首投槍口水石頭子彈和詭計,這場衝突是不可避免的。人間沒有化解仇恨的力量。וַיִּשְׂטֹםעֵשָׂו אֶֽת־יַעֲקֹב,以掃恨,與之平行的經文這是上帝惡以掃(瑪拉基書1:3,羅馬書9:13)。動詞שָׂטַם在舊約中只出現6次,to hate, oppose oneself to, bear a grudge, retain animosity against, cherish animosity against(創世記49:23,50:15;約伯記16:9,30:21;詩篇55:3)。這種仇恨首先是長期隱忍不發的恨;然後具有報復性,因此毫無公義可言;並且在烈怒中發作,因此自己無法控制。與怨恨平行的就是嫉妒:עַל־הַבְּרָכָה אֲשֶׁר בֵּרֲכֹו אָבִיו,because of the blessing wherewith his father blessed him。怨恨是因為那個祝福;別人幸福我就仇恨,直到有一天「厲害了以掃」。厲害是對別人幸福的終極解決,這就是以掃的信仰。以掃不相信神的主權和揀選,雅各蒙祝福使他恨上加恨——因為以掃以長子自居,想當然認為別人得到的祝福本應該是屬於他的,全世界的好處都是他的,因為他祖上一直是世界第一或世界的長子。以掃說:我有一個以掃夢。於是革命或暴力革命,崛起或斷子絕孫的崛起,就是一場怨恨和嫉妒。

2、人心與陰謀(41b)

我們現在來看以掃殺弟計劃的幾個基本特徵。第一、物質主義者。以掃拿到祝福之後,才回來思想報仇。這說明以掃是一個有心計的人。他知道物質第一性。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先看青山多嬌媚再說。第二、沒有禱告,因為他基本上不相信神。他不是對神說,而是對自己說;他不是與聖靈商量並順服聖靈;而是和自己商量並順服肉身和魔鬼。這也是一個祈禱的川普和一個任性的希律之間的不同。וַיֹּאמֶר עֵשָׂו בְּלִבֹּו,and Esau said in his heart。一旦一個人將自己的計劃交付自己的心,就一定淪為魔鬼之子。與佛教的看法不同,主耶穌說:「因為從心裡發出來的,有惡念,兇殺,姦淫,苟合,偷盜,妄證,譭謗」(馬太福音15:19)。你自己心裡「合計合計」或罪人與罪人商量——合計合計就回埃及去了,就殺人說謊了。第三、時間的安排:一方面確保復仇成功,另一方面是殺傷力最大化。一方面,喪期可以攻雅各與不備,又沒有了以撒的攔阻;另一方面,也算恩怨分明:不讓父親生前看見這幕慘劇。但以掃沒有想到將父親的葬禮變成刑場是什麼性質。這也是一種權力繼承危機的通例。以掃沒有考慮利百加,顯然,他不在乎利百加的感受。利百加比以撒年輕很多,在以掃報仇的日子裡,利百加本應該還活著。或許以掃就是要同時傷害利百加。這是一個非常殘忍的基督山恩仇記。

二、母親(42-45)

42有人把利百加大兒子以掃的話告訴利百加,她就打發人去,叫了她小兒子雅各來,對他說,你哥哥以掃想要殺你,報仇雪恨。

43現在,我兒,你要聽我的話,起來,逃往哈蘭,我哥哥拉班那裡去,

44同他住些日子,直等你哥哥的怒氣消了。45你哥哥向你消了怒氣,忘了你向他所作的事,我便打發人去把你從那裡帶回來。為什麼一日喪你們二人呢?

1、陰謀外洩(42)

從屬靈的意義上說,該隱再一次要殺亞伯,並消滅彌賽亞的降生。41節中的殺字(הָרַג)就是該隱殺害亞伯的動詞(4:8,14-15,23,25)。我們要記得,雅各現在還沒有結婚生子。雅各被殺就意味著上帝對亞伯拉罕後裔的應許完全落空了。魔鬼在第一家庭中已經得手;但現在上帝要阻斷第二該隱的成功。以掃的陰謀要為上帝的愛情作證。這時候起來的是利百加。首先這個家族裡面充滿了告密者,但這個告密者背後似乎有神的旨意。看來以掃不僅自己對自己說,而且與閨蜜和推友分享了他的孫子兵法,結果殺機外洩。וַיֻּגַּד לְרִבְקָה אֶת־דִּבְרֵי עֵשָׂו בְּנָהּ הַגָּדֹל,And these words of Esau her elder son were told to Rebekah。神不允許,這事兒成不了。「因為人所作的事,連一切隱藏的事,無論是善是惡,神都必審問」(傳道書12:14);「所以不要怕他們。因為掩蓋的事,沒有不露出來的。隱藏的事,沒有不被人知道的」(馬太福音10:26)。值得一提的是,動詞告訴(נָגַד)與大兒子的大(גָּדוֹל),在字根上很相近。利百加馬上採取行動。

在拯救大兵雅各這個事件上,我們要注意兩個事實,或教會同工的兩個基本真理。第一、「有人」和「打發人」,這些概念也讓我們看見:這場救命行動或屬靈戰爭,是需要很多同工的——雅各得救,不是利百加一個人的工作。第二、教會要遠離靈恩派的高調:一切都交在神的手裡,等候神,等等。不是的,神已經將這緊急事態交在了利百加手裡,你就必須起來採取行動。

這時候她利百加做的是對的。首先請注意「小(קָטָן)兒子」和上文「大兒子」之間的對比。一位母親要在弟兄相殺中起來制止流血。利百加如實告訴了雅各:以掃要殺(הָרַג)你。利百加進一步將以掃的行動解釋為「報仇雪恨」:הִנֵּה עֵשָׂו אָחִיךָ מִתְנַחֵם לְךָ לְהָרְגֶֽךָ,Behold, thy brother Esau, as touching thee, doth comfort himself, to kill thee。重點是動詞נָחַם,to be sorry, console oneself, repent, regret, comfort, be comforted。這個動詞首先出現在創世紀5:29,「給他起名叫挪亞,說,這個兒子必為我們的操作和手中的勞苦安慰(נָחַם)我們。這操作勞苦是因為耶和華咒詛地」。其次在創世紀6:6-7,「6耶和華就後悔(קָטָן)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7耶和華說,我要將所造的人和走獸,並昆蟲,以及空中的飛鳥,都從地上除滅,因為我造他們後悔(קָטָן)了」。最後是創世紀24:67,「以撒便領利百加進了他母親撒拉的帳棚,娶了她為妻,並且愛她。以撒自從他母親不在了,這才得了安慰」。不殺雅各以掃不得安慰。

2、逃往哈蘭(43)

緊急關頭,利百加再一次顯示了女強人的特質:וְעַתָּה בְנִי שְׁמַע בְּקֹלִי,Now therefore, my son, obey my voice。現在,你是我的兒子,你要聽我的話。像所有的女人一樣,在家庭危機中,娘家總是首選的避難所。וְקוּם בְּרַח־לְךָ אֶל־לָבָן אָחִי חָרָֽנָה,and arise, flee thou to Laban my brother to Haran。大致上可以說,拿鶴的城就是哈蘭,而拉班作為一個重要人物現在再度出場。顯然,拉班有足夠的能力保護雅各。這裡重要的動詞是בָּרַח,to go through, flee, run away, chase, drive away, put to flight, reach, shoot (extend), hurry away。首先,夏甲就是這樣「逃離」撒拉的逼迫的。但這個動詞以及利百加的話,讓我們想起馬太福音2:13,「他們去後,有主的使者向約瑟夢中顯現,說,起來,帶著小孩子同他母親,逃往埃及,住在那裡,等我吩咐你。因為希律必尋找小孩子要除滅他」(另參啟示錄12:3-6)。後來雅各又從拉班那裡逃回來(創世紀31:20-22)。

顯而易見,利百加呼喊雅各逃亡,是預表耶穌逃離希律的,而希律可以說是以掃的後裔,耶穌在肉身上算為雅各的後裔。在這個魔鬼掌權的世界,基督裡的人都是流亡者。實際上我們是被魔王通緝了,你要面對踹門的鐵蹄聲,並將之視為天使的此處應該有掌聲。

我一直在思想一個問題:利百加這個「主見」是主的意見嗎?除了逃亡,除了這場家庭破碎和骨肉離散,雅各是否還有別的選擇?是否存在一種恆久忍耐、彼此認罪、弟兄和好、家庭和睦的可能?我傾向於利百加的選擇:雖然教會是一種神跡,但是考慮人性的軟弱,雅各能成功逃離以掃,已經是一種神跡了。事實上雅各只有暫時迴避一下以掃的鋒芒,弟兄在20年之後的合一才是可能的。如果雅各堅持留在家裡,利百加根本控制不住後來的結果。以掃根本不敬畏上帝,他只愛世界,或那三大淫婦(自我、錢財權力與人的智慧——俄巴底亞書)。事實上聖經上充滿了上帝選民逃亡史:雅各逃往哈蘭,摩西逃往米甸,耶穌逃往埃及,保羅逃往大數……還有一個理由讓我們讚揚利百加:她沒有煽動雅各武裝起來與以掃進行了鬥爭,甚至進行遊擊戰爭;雅各自己也沒有選擇投身革命的道路,靠上帝的揀選之名發動內戰。他們信神。

3、等候那人(44-45)

利百加的確是有信心的。「44同他住些日子,直等你哥哥的怒氣消了。45你哥哥向你消了怒氣,忘了你向他所作的事,我便打發人去把你從那裡帶回來」。第一、利百加相信以掃的怒氣會消退,只是需要時間。וְיָשַׁבְתָּ עִמֹּו יָמִים אֲחָדִים,And tarry with him a few days。後來我們知道,雅各一走就是20年。那時候利百加已經去世了,而以掃的怒氣也沒有完全消退。עַד אֲשֶׁר־תָּשׁוּב חֲמַת אָחִֽיךָ,until thy brother』s fury turn away。怒氣,חֵמָה,heat, rage, hot displeasure, indignation, anger, wrath, poison, bottles。這個陰性名詞就是「熱病」。一方面,這病得治;另一方面,這病至今不能痊癒,別人也無法醫治。只有「耶和華是醫治你的」(出埃及記15:26)。這種熱病或怒氣極其容易被偽造成「神的義怒」(利未記26:28,民數記25:11),因此更加危險,更加難以控制;更容易變成滅絕性的「聖戰」(申命記9:19,29:23),或者驅逐出境而後快(申命記29:28)。申命記32:24與32:33用之指蛇毒,「大蛇的毒氣,是虺蛇殘害的惡毒」。到這個地步,撒旦已經進了猶大的心,就不要再把福音扔給狗。面對熱病中的以掃,你只有選擇迴避。消,שׁוּב,to return, turn back;也指悔改,回頭。以掃不回頭,雅各不能回家。但45節中的怒氣是另外一個字,אַף,nostril, nose, face;anger。這個陽性名詞與上面的陰性名詞合用可指人鬼情未了:魔鬼激動以掃怒火向人發作。利百加不僅兩次寄希望於以掃的悔改,最後也奢望以掃的遺忘(שָׁכַח)。只有耶穌的代贖,利百加的理想才能實現。

第二、利百加相信雅各必能回來。當然,「我便打發人去把你從那裡帶回來」,這個計劃並沒有完全實現,那時利百加已經死了。一個人不可能作主,掌握一切。但是,雅各最終確實回來了,不是利百加差人帶回來的,是雅各自己逃回來的。而雅各的失而復得,可以預表耶穌從埃及回來(馬太福音2:19-23),甚至指向耶穌的死而復活(路加福音2:34)。不是利百加打發人把雅各從那裡帶回來的,而是上帝打發他兒子,從那裡救出了雅各。雅各也該思想:你對人的傷害,足以讓上帝的兒子為你買單,成為解恨的祭品。

最後,像馬利亞一樣,利百加的心也被扎透了:「為什麼一日喪你們二人呢?」 לָמָה אֶשְׁכַּל גַּם־שְׁנֵיכֶםיֹום אֶחָֽד,why should I be deprived also of you both in one day?動詞שָׁכֹל的基本含義是:to be bereaved, make childless, miscarry,剝奪,失喪,喪子,流產等。這個動詞在舊約中出現了25次;其中4次在創世紀:「我在你家這二十年,你的母綿羊,母山羊沒有掉過胎。你群中的公羊,我沒有吃過」(創世紀31:38);「他們的父親雅各對他們說,你們使我喪失我的兒子,約瑟沒有了,西緬也沒有了,你們又要將便雅憫帶去。這些事都歸到我身上了」(創世紀42:36);「但願全能的神使你們在那人面前蒙憐憫,釋放你們的那弟兄和便雅憫回來。我若喪了兒子,就喪了吧」(創世紀43:14)。這個動詞確實生動表達了利百加此時的心境。這是一位萬念俱灰、傷心欲絕的母親。但是同時,利百加仍然是冷靜的:只有打發雅各出逃,才能避免兩敗俱傷。為什麼說「一日喪你們二人呢」?一方面,弟兄可能互相殺死對方;另一方面,任何人殺死任何一個人,那個殺人者在上帝面前也犯下了死罪;或被人殺。內戰根本沒有勝利者,都死了;死亡和魔鬼是唯一的得勝者。亞伯被殺可以進入神的國,雅各不然,不僅他身上托付著後裔的計劃;也因為他此時還沒有因信得生。至於利百加,她的痛苦當然不是完全無辜。女諸葛沒有想到會有今天,神叫人中了自己的詭計。但神是大有憐憫的神,這一家四口此時此刻,需要神加倍的憐憫。我們從這裡看見既然愛就愛到底的基督之愛。

三、赫人(46)

46利百加對以撒說,我因這赫人的女子連性命都厭煩了。倘若雅各也娶赫人的女子為妻,像這些一樣,我活著還有什麼益處呢?

雅各流亡已成定局,而且刻不容緩。我們在交叉結構中間這部分重點強調兩個事實,或者說一切重大危機產生的兩個基本根源。第一、溺愛殺子。利百加愛雅各結果將雅各送到了被殺或死亡的陷阱之中。你把什麼好的都給他,就意味著他可能為此不擇手段害人利己,結果,他會成為別人甚至眾人追殺的仇敵。你把別人的祝福全部奪來了,你唯一的下場就是人類公敵,中原所逐之鹿。如果你要害一個人,就把他放在火上烤。第二、淫亂敗家。聖經說貪財是萬惡之根,俗語說萬惡淫為首。46節這句話實際上讓我們逼視這場危機從始至終產生的一個根源,那就是以掃娶妻赫人。赫人或這場苟合是伊甸園裡的蛇。你娶了恐懼(חֵת)。從屬靈的意義上即:基督教與外邦人的苟合。信仰的不純正,特別是既愛世界又信基督者,必然敗壞神的家。這裡三次提到人的女兒(בַּת),當有深意(創世紀6:4)——利百加警告以撒:如果你要逃離大洪水的咒詛, 就要打發雅各離開這地。

現在有一個問題:赫人二女或者二貨何以能在大家庭中成為罪魁禍首?我們先回到創世記26:34-35,「34以掃四十歲的時候娶了赫人(חֵת,terror)比利(בְּאֵרִי,my well)的女兒猶滴(יְהוּדִית,Jewess or praised),與赫人以倫(אֵילוֹן,ram or mighty)的女兒巴實抹(בָּשְׂמַת,spice)為妻。35她們常使以撒和利百加心裡愁煩」。這是猶滴:恐怖之子,權欲,都是我的;虛榮,個人崇拜——讚美我。這是巴實抹:恐怖之子,極強的辦事能力,精通商業和金融——靠交易。這就是二赫(貨)現象極其本質:舉國罪惡贏得的女妖懲罰;藉著罪罰的交易魔鬼作王。一方面,以撒舉家皆罪,而他們的罪惡都被赫人掌握了;另一方面,赫人控制了長子以掃,包括以掃的生殖器和種的延續。然後,權欲和陰謀藉著交易徹底掌權。如果二貨不再家長擅權,利百加夫婦的生不如死是無法理解的。這蛇是一切後專痔主義的秘密。但兩赫之後,就到了瑪哈拉——瑪哈拉的字根חָלָה的基本含義就是病入膏肓日薄西山(創世紀48:1等),也有人解釋為智慧。三大淫婦到齊。

這裡有兩個詞形容利百加的痛苦:厭煩(קוּץ)生命,不想活了。利百加強調她現在已經生不如死。雅各逃亡哈蘭,這件大事不是利百加自己能做主或完成的。這事需要一家之主的以撒主持或發表重要講話。利百加也算是尊重以撒的權柄嗎?還是惹出禍來才來找丈夫滅火?我不知道。無論如何,利百加這樣做都是對的。但利百加這句話似乎顯示,她沒有跟以撒分享以掃的殺人計劃以及雅各逃亡的第一原因;反而強調了另外的理由:雅各不能娶赫人女子,因此必須去哈蘭另娶新人。看見這個事實令人痛苦:直到目前,似乎利百加仍然不相信以撒,仍然在欺騙。當然,利百加也許認為即使告訴以撒真相,以撒也不會相信。經歷過亞比米勒事件,又經過以撒對以掃的偏愛以及兒媳的煩擾,利百加和以撒的關係幾乎降至冰點。夫妻再無兒女,可能他們幾乎已經不再是夫妻了。利百加和以撒的交談,貌似一場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孫子兵法。這一點讓我不寒而慄,求主憐憫。

四、父親(1-4)

1以撒叫了雅各來,給他祝福,並囑咐他說,你不要娶迦南的女子為妻。2你起身往巴旦亞蘭去,到你外祖彼土利家裡,在你母舅拉班的女兒中娶一女為妻。

3願全能的神賜福給你,使你生養眾多,成為多族,4將應許亞伯拉罕的福賜給你和你的後裔,使你承受你所寄居的地為業,就是神賜給亞伯拉罕的地。

1、婚約(1-2)

以撒完全沒有提及以掃和雅各之間的衝突,也沒有要求以撒打發雅各離開,利百加「用兵正如神」。以撒在這裡祝福雅各,讓我們再一次看見以撒的信仰底線。他沒有遷怒雅各,也許他只是反省自己怎樣得罪了神。以撒才是真正的基督徒。他的祝福可以分成兩部分。1-2是為雅各的婚姻立約;3-4是祝福雅各的未來。以撒對雅各婚姻的囑咐,更顯示他對以掃婚姻的否定。我們可以說,這表明以撒的進一步覺醒或信心上的恢復與重建。這裡有連續的4個動詞:叫(קָרָא)、祝福(בָּרַךְ)、囑咐(צָוָה)、說(אָמַר);這4個動詞當然也可以形成交叉結構。這是一個父親對兒子的責任,也是牧者的樣式。以撒的教導首先是一個否定性的命令,如同摩西十誡:לֹֽא־תִקַּח אִשָּׁה מִבְּנֹותכְּנָֽעַן,Thou shalt not take a wife of the daughters of Canaan。女子原文是女兒(בַּת)。一方面,我們可以將以撒的囑咐理解為對大洪水前罪惡和災難的深刻記憶,當然也是對以掃二妻作亂的痛苦反應。另一方面,此時此刻,以撒回到了亞伯拉罕的教義之中:「我要叫你指著耶和華天地的主起誓,不要為我兒子娶這迦南地中的女子為妻」(創世記24:3)願普世教會都記得神藉著亞伯拉罕和以撒給每一位基督徒的教導:你不要娶迦南的女子為妻——基督教絕對不可以和迦南教淫合。基督徒在信仰上沒有宗教信仰自由和什麼多元寬容,但我們永遠不訴諸暴力和勉強。任何人尤其不要逼迫講道台成為迦南女子的梳妝台。

亞伯拉罕的兒子和以撒的兒子兩次娶妻之旅到同一個地方,但雅各這次沒有老僕人作先行者,他要自己前行。創世紀28:1幾乎與創世記25:20的一些概念完全平行:「以撒娶利百加為妻的時候正四十歲。利百加是巴旦亞蘭地的亞蘭人彼土利的女兒,是亞蘭人拉班的妹子」。以撒這裡增強的信息是「你外祖」(אֲבִי אִמֶּךָ,hy mother』s father),「你母舅」(אֲחִי אִמֶּֽךָ,thy mother』s brother)。以撒強調「娶一女為妻」:וְקַח־לְךָ מִשָּׁם אִשָּׁה מִבְּנֹות לָבָן,nd take thee a wife from thence of the daughters of Laban;אִשָּׁה在這裡是單數,一個女人,一個妻子。以撒沒有讓雅各妻妾成群。但後來我們將看見,魔鬼偏偏試探了雅各,將雅各變成了拉麥;在一夫一妻的神聖安排中,雅各比亞伯拉罕和以撒走的更偏。不僅如此,這裡有兩個介詞詞組來限定那女子的出處:第一、מִשָּׁם,from there;從那裡,絕對不可以從這裡,不可以從迦南這裡。以撒在迦南生活多年,更知道迦南的風俗是何等的敗壞。第二、מִבְּנֹות לָבָן,from the daughters of Laban;從拉班的女兒中,從閃的家族中;而不是從赫人或迦南諸族中。需要說明的是,雅各離家這年,應該是77歲。雅各活了147歲,這說明雅各也是中年離家遠行的。可能正因為如此,以撒讓這個成年人自己決定到底娶誰為妻:וְקַח־לְךָ,take thee(a wife),你為你自己娶妻。雅各的婚姻基本上是自主的,這一點和以撒不同。只是雅各會遭遇拉班的百般捉弄。

2、祝福(3-4)

這個祝福是上帝對亞伯拉罕的祝福,對以撒的祝福,對雅各的祝福。所以說上帝是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上帝。這些祝福基本上涉及三個問題:選民(多族,עַם,people)、基督(後裔)和國度(這地,產業,אֶרֶץ,land):

3願全能的神賜福給你,使你生養眾多,成為多族,

4將應許亞伯拉罕的福賜給你和你的後裔,

使你承受你所寄居的地為業,就是神賜給亞伯拉罕的地。

這個祝福圍繞後裔的預表,也啟示著屬靈的爭戰:「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創世記3:15)。請注意這個邏輯:以撒是在祝福雅各的婚姻,或娶了女人之後,再祝福他或女人的後裔。另外在這個祝福當中,「全能的神」(וְאֵל שַׁדַּי,And God Almighty)與「神」(אֱלֹהִים)首尾交叉呼應,中間也是「後裔」(זֶרַע)。全能的神,這個概念第一次出現在創世紀17:1,「亞伯蘭年九十九歲的時候,耶和華向他顯現,對他說,我是全能的神。你當在我面前作完全人」(另參創世紀35:11,43:14,48:3,49:25)。而圍繞後裔的相關祝福,貫穿了創世紀12-28章:12:7,13:15-16,15:5,15:13,15:18,16:10,17:2,17:6-12,17:19,21:12-13,22:18,24:7,24:60,26:3-4,26:24。

這裡兩次提到亞伯拉罕,也是讓我們有這樣的信心:上帝是向亞伯拉罕守約的上帝。正如保羅說的:「弟兄們,我們是憑著應許作兒女,如同以撒一樣」(加拉太書4:28)。在綿綿不絕的關於後裔祝福和保守中,我們面對任何爭戰都不喪膽:放心吧,祂在。

五、流亡(5)

5以撒打發雅各走了,他就往巴旦亞蘭去,到亞蘭人彼土利的兒子拉班那裡。拉班是雅各,以掃的母舅。

以撒打發雅各走了。וַיִּשְׁלַח יִצְחָק אֶֽת־יַעֲקֹב,And Isaac sent away Jacob。雅各去機場那天早上,也許天空下著細雨。沒有弟兄送行,利百加也不知在哪裡抽泣。這個家被撕裂了一道傷口;但在這道傷口中,神繼續用希望守護著祂的子民。這是創世紀中另外一次打發出家門:創世記21:14,「亞伯拉罕清早起來,拿餅和一皮袋水,給了夏甲,搭在她的肩上,又把孩子交給她打發她走。夏甲就走了,在別是巴的曠野走迷了路」。如果雅各也預表耶穌,我們就知道,耶穌要經歷所有罪人的苦難,祂走在我們的前面。無論如何,雅各走了,你也可以說他踏上了流亡的路,或移民的路。וַיֵּלֶךְפַּדֶּנָֽה אֲרָם,and he went to Padanaram。兩個動詞連用(שָׁלַח……יָלַךְ),讓我們看見雅各「移民」不是自願的,而是被迫的;你走上天路不可能是自動的選擇。亞伯拉罕離開吾珥是神的呼召。而這一次,上帝任憑以掃用刀劍將雅各驅逐到遠方。一個騙子也不適合繼續住在家裡,上帝要在曠野裡為他做一次手術。感謝神,手術相當成功。

這裡不斷強調雅各要去的方向。第一、到一個地方(巴旦亞蘭);雅各要背井離鄉。雅各顯然從來沒有去過那裡,他現在除了依靠信心一無所靠。第二、到一個人那裡,那人就是拉班。他有兩個身份。一方面,「亞蘭人彼土利的兒子」;他是人之子,一個罪人。另一方面,「拉班是雅各,以掃的母舅」;是親戚。這使關係變得更為複雜——親戚之間預備了接納的可能性,但同時親戚之間的傷害也更為慘痛。望著雅各的背影,我想起一首歌:讓生命去等候,等候下一個傷口。但雅各並非無辜,羅大佑也不該用傷口徹底感動自己。前面給雅各預備的不僅僅是傷口,更有洗禮,更有天地之間的神跡和祝福,有天使和愛人。這場流亡或旅行不僅帶領雅各更深地經歷人和自己;而且要經歷神。讓我們為這場流亡讚美上帝——事實上只有流亡者才能經歷神。我不唱「讓生命去等候. 等候下一個漂流. 讓生命去等候. 等候下一個傷口……」我唱與主更親近:我雖流蕩無親,紅日西沉,黑暗籠罩我身,以石為枕,夢中依然追尋,我願與主親近……

應用:巨變之後

6以掃見以撒已經給雅各祝福,而且打發他往巴旦亞蘭去,在那裡娶妻,並見祝福的時候囑咐他說,不要娶迦南的女子為妻,7又見雅各聽從父母的話往巴旦亞蘭去了,

8以掃就曉得他父親以撒看不中迦南的女子,9便往以實瑪利那裡去,在他二妻之外又娶了瑪哈拉為妻。他是亞伯拉罕兒子以實瑪利的女兒,尼拜約的妹子。

1、看人(6-7)

送走雅各,我們回來看這個破碎的家。聖靈讓我們回來看以掃。或者說,看以掃怎樣從這場家庭悲劇中汲取教訓,看以掃到底怎樣看這件事,並作出某種「改革」。我們可以把這段經文分成兩部分。6-7是以掃對這場風波的觀察和立場;8-9是以掃對這場家變的理解或反應。我們先看第一個方面。這實在深刻無比。首先請注意這裡三次出現的動詞「見」(原文中6-7只有一個רָאָה,但這個動詞平行出現在第8節中)。רָאָה,to see, look at, inspect, perceive, consider,觀察並且思考。一方面,以掃在這一歷史事件中完全看不到神。這一點實在太中國了——經歷無數災變,但是,我們完全不看也看不見神及神在其中的旨意。相反,我們只是看人,並且期望從人的無休止的、假冒深刻的觀察中學習應變、狡猾和災民理性。這是以掃的分析符號或所看見的一切重要對像:人(以撒、雅各、迦南的女子、父母)、地名和事件。這就是中國的史學——完全沒有神,只有這些受造者坐滿精神和生活全部的天空。於是一切災變都徒然發生了。不僅如此,以掃看人也是有選擇性的,他重點不看雅各的逃亡,他聚焦以撒的反應,這是為什麼呢?

其次,以掃看人的目的是為了「祝福」,得掌權者的「祝福」——以撒是掌權者,壟斷著資源及其分配權。而以掃對祝福的理解正如希伯來書作者所揭示的:貪愛世俗。6-7節兩次提及「祝福」就是要顯明以掃的「信仰」。而人一旦愛上錢財,就什麼事都會作,甚至為拜偶像殺害弟兄,為討人喜歡一夫多妻。魔鬼就是這樣弄死了猶大,你拿了希律的錢就一定會起來逼迫那責備希律的牧師。錢財的不正當性與逼迫真牧師的強度正相關。基督並非不能體諒財主的軟弱,但財主起來假冒屬靈又逼迫牧師就需要真理的教導和責備了: 「一個僕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瑪門」(路加福音16:13);「我實在告訴你,若有一文錢沒有還清,你斷不能從那裡出來」(馬太福音5:26)。也正是在人財-人際兩個關係上保羅說:「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哥林多前書9:27);「所以應當回想你是從哪裡墜落的,並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啟示錄2:5a)。聖靈告訴我們真相:他偷百姓和王的錢了,踢人的除了愛國賊,還有盜國賊。

2、又娶(8-9)

現在我們看以掃的反應和改革。首先,觀察之後以掃得出一個結論:「以掃就曉得他父親以撒看不中迦南的女子」。但這個結論只是半吊子的神學。以掃的問題主要不是他娶了什麼迦南的女子,而是出賣了長子的名分;更準確地是,以掃幾乎是無神論者,他的心中沒有神。不僅如此,以掃的觀察不是為了討神的喜歡,而是為了討父母或人的喜歡;而討人喜歡的目的還是為了獲取更多從人而來的屬於世界的祝福。因此其次,以掃決定了他的改革方略和實踐,也算不忘畜心——「9便往以實瑪利那裡去,在他二妻之外又娶了瑪哈拉(מַֽחֲלַת,stringed instrument;絃樂器高手?上文說到,字根是病)為妻。他是亞伯拉罕兒子以實瑪利的女兒,尼拜約的妹子」。這一行動至少有三個問題。

第一、用更多的錯誤解決第一個錯誤,從二妻發展到三妻。第二、新妻是以實瑪利的後裔,而以實瑪利不得與以撒同享產業(創世紀21:10;加拉太書4:30)。以掃這個行動實際上等於將以撒屬靈意義上的仇敵迎接到以撒的家中了。以掃不瞭解聖經,任性而為。第三、琵琶女有雙倍的埃及血統(創世記21:21;25:12)。瑪哈拉在精神上也是迦南女子。到這裡為止,以掃對歷史的反省最多使他成了文化基督徒或神學自由主義者,或實際上的佛教徒——信基督只為吃餅得飽,吃喝玩樂,成功犯罪。因為埃及和迦南有一位共同的父,就是含:「含的兒子是古實,麥西(מִצְרַיִם,埃及,創世紀12:10),弗,迦南」。含的信仰仍然是肉身或別人的肉身(創世紀9:22)。以掃返回肉身或對肉身的改革,最終只能是肉身成道的幻覺。任何人本改革,都是死路,都是重蹈覆轍。這就是政治的局限,這就是罪人對悲劇應用的陷阱,以為人還有指望;以為換個人上台就可以進入新時代和新社會。恰恰是以掃之妻換屆的失敗,讓整個人類思想信仰的絕對必要。

另外,我們很詫異以掃現在才明白:他娶妻是父親以撒所不喜悅的。這說明什麼呢?以撒從未向以掃說明他對以掃婚姻的立場。或者是溺愛使人在真理上讓步,妥協;而沒有真理的愛根本就不是神的愛。或者以撒怯於兩位赫人的淫威。無論如何,以撒沒有在以掃婚姻上的教導堅持真理。而以掃藉著再婚以取悅父親的作法實際上非常下流。首先,他不是出於神。他甚至也沒有跟以撒商議。其次,也不是出於愛情。以掃完全不顧兩位前妻的感受;同時不過是將新人變成工具,一個商業項目。這根本不是一種悔改,而是一種犯罪。以掃娶妻甚至無法將自己的行動洗地為孝心,他甚至不是為父母另娶新歡,而是因為貪愛世俗——再請注意6-7節中以撒矚目的兩次「祝福」。以掃啊,別讓我瞧不起你。

3、信仰

但無論如何,以撒這個家庭,包括以掃,都住在聖壇的周圍。信仰或多或少對每個人的生命都有重要的影響。因此現在我們要說說這個家庭的信仰見證,而這些信息是中國家庭和中國社會特別需要學習的,也是我們應該傚法的。他們畢竟有信仰,信仰者凡事有節制——節制是信仰最基本的見證。利百加因為信仰,沒有煽動雅各對抗以掃。雅各因為信仰,沒有起來殺父弒兄,先下手為強;而是遠走他鄉去經歷神。以撒因為有信仰,明知被欺騙之後還是祝福雅各。即使以掃,我們也看見信仰對他的保守——以掃復仇的節制。以掃沒有對雅各趕盡殺絕,追到天邊或拉班的家裡埋伏暗殺。實際上最終以掃還是饒恕了雅各,如利百加所預言的,也如以掃後來所見證的。犯我強漢者雖遠必誅,讓子彈飛一會兒;無親情不解怨(提摩太后書3:3),那是中國人。最後,我感動於這家人對以掃殺弟危機的冷靜處理。一方面不高調——忍耐相愛至死。另一方面,用緊急援助取代怨言定罪。我們知道,任何危機都為罪人起來定罪罪人提供了充分理由或強大試探,但真正有信仰的人,想到的只是幫助和拯救。定罪太容易了,魔鬼瞬間掌權。但主說你們是好撒瑪利亞人。

正因為如此,使徒指著曠野裡一遇到危機和困境就發怨言、並要石頭陣或狗鎮摩西亞倫的以色列人教導眾教會:「10你們也不要發怨言,像他們有發怨言的,就被滅命的所滅」 11他們遭遇這些事,都要作為鑒戒。並且寫在經上,正是警戒我們這末世的人。所以自己以為站得穩的,須要謹慎,免得跌倒」(哥林多後書10:1-12)。聖經更說,節制是聖靈的果子(使徒行傳24:25;哥林多前書9:25;加拉太書5:23;提摩太前書3:2;提摩太前書3:11;提多書2:2;彼得後書1:6)。使徒將節制首先是對掌權者說的(使徒行傳24:25)。但他們不知道節制的屬天智慧,君王更不知道(另參哥林多前書2:6-8)。其次,更是對教會領袖或同工說的,當然也是對所有基督徒說的,好叫我們在「神的性情有分」。基督是節制的榜樣。因此親愛的弟兄姐妹,2018年了,「5正因這緣故,你們要分外地慇勤。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識。6有了知識,又要加上節制。有了節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7有了虔敬,又要加上愛弟兄的心。有了愛弟兄的心,又要加上愛眾人的心」(彼得後書1:5-7)。阿門。

任不寐,2018年3月11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