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第五十課:從雅各到以色列(32:22-32)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創世記32:22-32

22他夜間起來,帶著兩個妻子,兩個使女,並十一個兒子,都過了雅博渡口,23先打發他們過河,又打發所有的都過去,24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個人來和他摔跤,直到黎明。25那人見自己勝不過他,就將他的大腿窩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窩正在摔跤的時候就扭了。

26那人說,天黎明了,容我去吧。雅各說,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27那人說,你名叫什麼?他說,我名叫雅各。28那人說,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為你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29雅各問他說,請將你的名告訴我。那人說,何必問我的名,於是在那裡給雅各祝福。

30雅各便給那地方起名叫毗努伊勒(就是神之面的意思),意思說,我面對面見了神,我的性命仍得保全。31日頭剛出來的時候,雅各經過毗努伊勒,他的大腿就瘸了。32故此,以色列人不吃大腿窩的筋,直到今日,因為那人摸了雅各大腿窩的筋。

感謝神的話語。雅各是聖經中經歷極為奇妙的一個人。請注意這幾個地方發生的事:伯特利、瑪哈念與毗努伊勒。到底怎樣解釋雅各在毗努伊勒與神的使者摔跤,以及以色列這個名字的準確含義,一直是兩個釋經難題,以至眾說紛紜。求神特別幫助我們,讓我們得見光中之光,領受祂所要賜給我們的一切真理。首先我們看這段經文的交叉結構。首尾呼應(22-25,30-32)的概念是時間(夜間……直到黎明,日頭剛出來的時候……直到今日);地點(雅博渡口,毗努伊勒);事件:大腿窩(摸;扭了,瘸了);人物:基督與雅各——基督是完全的人(有一個人來和他摔跤,);基督也是完全的神(我面對面見了神,)。中間基督祝福雅各為以色列(26-29)。也可以這樣看:中間是神定義雅各對神與人的勝利;但首尾呼應的信息明明又是神對雅各的勝利——這個以抓別人腳跟並且逃跑為專業的雅各,被神抓了之後就這樣變成了一瘸一拐的以色列,一個蒙福而新造的人。這個新造的人才可能在基督裡面對以掃,以及迦南,還有後來的埃及人。

有史以來,人們對創世記32:22-32這段經文的出現感到突兀和迷惑。但如果我們將創世紀32章重新解構一下,就能看見其中的邏輯關係。創世記32章也是一個典型的交叉結構:一、上帝的軍隊(1-2);二、人類的軍隊(3-8);三、雅各的祈禱(9-12);四、對人的勝利(13-21);五、對神的勝利(22-32)。中間項(9-12)可以指向教會:藉著聖道和聖禮支取從神而來的信心(應許及其信靠)。而前兩段經文,讓我們看見由於罪,我們與神和人都處於戰爭狀態。後兩段經文,讓我們看見雅各藉著禱告所獲得的真理和信心,用解恨的方式勝過人的軍隊,用摔跤的方式勝過神的軍隊。換言之,第一部分和第五部分是首尾呼應的。在第一部分中,雅各只是認出了神的軍隊並命名為瑪哈念,但兩者完全沒有任何互動。這場互動是在第五部分完成的。雅各將所有家人和隨從打發過河,自己回來面對耶和華軍隊的元帥。如果說解恨指向基督事件(贖罪祭、挽回祭、中保);那麼摔跤則指向對基督的信心:相信祂的道成肉身、愛和復活的祝福。

新人或以色列在摔跤中誕生了。「21如果你們聽過他的道,領了他的教,學了他的真理,22就要脫去你們從前行為上的舊人。這舊人是因私慾的迷惑,漸漸變壞的。23又要將你們的心志改換一新。24並且穿上新人。這新人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以弗所書4:21-23);「8但現在你們要棄絕這一切的事,以及惱恨,忿怒,陰毒,譭謗,並口中污穢的言語。9不要彼此說謊,因你們已經脫去舊人和舊人的行為,10穿上了新人。這新人在知識上漸漸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像」(歌羅西書3:8-10);「1我因錫安必不靜默,為耶路撒冷必不息聲,直到他的公義如光輝發出,他的救恩如明燈發亮。2列國必見你的公義,列王必見你的榮耀。你必得新名的稱呼,是耶和華親口所起的。3你在耶和華的手中要作為華冠,在你神的掌上必作為冕旒。4你必不再稱為撇棄的,你的地也不再稱為荒涼的,你卻要稱為我所喜悅的,你的地也必稱為有夫之婦。因為耶和華喜悅你,你的地也必歸他」(以賽亞書62:1-4)。阿門。

一、有一個人(22-25)

22他夜間起來,帶著兩個妻子,兩個使女,並十一個兒子,都過了雅博渡口,23先打發他們過河,又打發所有的都過去,

24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個人來和他摔跤,直到黎明。

25那人見自己勝不過他,就將他的大腿窩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窩正在摔跤的時候就扭了。

1、過河(22-23)

雅各為何半夜醒來,並打發家人和所有人過河去。顯而易見,他應該有一個重要的事情要完成或尚未完成——面對神的使者,即駐軍在瑪哈念的神的軍兵。一方面,雅各面對人即以掃,已經作了得勝的安排。但他還沒有面對神,而且他必須面對。實際上神的軍隊一直跟隨雅各的從瑪哈念一直到雅博渡口。在與神見面之前,必須將家人與隨從全部送走,目的首先是:這些尚沒有建立信仰的罪人不能見耶和華的面。雅各和他的家人的關係,與摩西和以色列會眾的關係類似:只有摩西靠著信心在救贖的日子可以面對面和神說話(出埃及記33:11;民數記12:8;申命記34:10);但在審判的日子即使摩西也只能望其項背(出埃及記33:19-23)——「主耶和華阿,你若究察罪孽,誰能站得住呢」(詩篇130:3;另參啟示錄6:17)。當然,雅各也開始男人了:面對如此激烈的屬靈爭戰,應該讓女人和孩子走開(諸多傳道人在顛倒是非)。另外觀眾退場,雅各不需要屬靈表演,他將展示真實的人與神的關係。當然,雅各之所以敢於與神摔跤,乃是因為藉著禱告支取的信心:那位應許要厚待他和他後裔的神,不可能在摔跤中將雅各消滅。

請大家打開地圖,找到雅博渡口的位置,特別是與瑪哈念、約旦河以及以東的相對位置。מַעֲבַריַבֹּֽק,the ford Jabbok。יַבֹּק的含義是emptying(與雅各及摔跤接近)。其動詞בָּקַק,如以賽亞書19:3,「埃及人的心神,必在裡面耗盡。我必敗壞他們的謀略。他們必求問偶像,和唸咒的,交鬼的,行巫術的」;那鴻書2:2,「耶和華復興雅各的榮華,好像以色列的榮華一樣。因為使地空虛的,已經使雅各和以色列空虛,將他們的葡萄枝毀壞了」(另參以賽亞書24:1-3;耶利米書19:7,51:2;何西阿書10:1)。藉著這一夜的屬靈戰爭,雅各在進入應許之地之前,要向神徹底倒空自己,這倒是真的。以色列進入迦南之前,也在這裡打敗了厲害了的亞摩利的王西宏以及巴珊王噩。另外,如果河預表洗禮,在洗禮池這邊,雅各與神有一場爭戰。「所有的」應該指所有的財物,也可能包括所有的隨從等。נַחַל,torrent, valley, wadi, torrent-valley;河流。雅各也許有這樣的目的:如果神要消滅我,那麼峽谷對面的家人和眾人或許可以存活,他們還有錢財可以養生。而在死亡面前,一切財物毫無意義。同時,雅各要背水一戰,也是與神決戰。

2、摔跤(24)

寒冷、黑暗,孤獨。家人和產業都「移民」走了,「只剩下雅各一人」。וַיִּוָּתֵר יַעֲקֹב לְבַדֹּו,可以說,此時此刻雅各已經一無所有。一方面,很多財產送給以掃解恨去了;另一方面,妻子孩子到了太平洋那一邊。這是你遭遇神的時候。יָתַר,to be left over, remain, remain over, leave(30:36);Niphal,被動語態。לְבַדֹּו,to alone of him。我們可以說,上帝將雅各置於這樣的絕境,為要重生他。而一個人開始天路歷程,你必須自己面對神。一方面,必須面對神;另一方面,任何人不能代替你面對神。這是亞伯拉罕的經歷:「要追想你們的祖宗亞伯拉罕,和生養你們的撒拉。因為亞伯拉罕獨自一人的時候,我選召他,賜福與他,使他人數增多」(以賽亞書51:2)。這也是使徒保羅的經歷:「16我初次申訴,沒有人前來幫助,竟都離棄我。但願這罪不歸與他們。17惟有主站在我旁邊,加給我力量,使福音被我盡都傳明,叫外邦人都聽見。我也從獅子口裡被救出來。18主必救我脫離諸般的兇惡,也必救我進他的天國。願榮耀歸給他,直到永永遠遠。阿們」(提摩太后書4:16-18)。一個人面對神,即真實面對神。

所以就在這樣的黑夜,基督來了,如同臨到伯利恆夜間看守羊群的牧人。וַיֵּאָבֵק אִישׁ עִמֹּו עַד עֲלֹותהַשָּֽׁחַר,and there wrestled a man with him until the breaking of the day。請注意幾個問題。第一、有一個人已經在那裡了。一方面,那人尋找並且等候雅各。基督教的基本真理不是人找神,而是神找人——藉著道成肉身的基督。另一方面,這裡清清楚楚告訴我們,那是一個人,一個男人(אִישׁ)。第二、摔跤(אָבַק)這個動詞在這裡也是Niphal,被動語態(וַיֵּאָבֵק)。這可能是指,不是那人主動與雅各摔跤,而是雅各主動上去與那人摔跤,要打倒那人。先下手為強,老鼠因為恐懼起了打貓的心了。雅各主動摔跤,不僅僅顯示人恐懼至極,也顯示罪人與基督處於戰爭狀態。אָבַק,to wrestle, grapple (get dusty), bedust。這類似希律對耶穌誕生的反應。雅各有理由尋神報仇。這是罪人的邏輯:從不反省自己,也不會讓感恩領先,但絕對會把自己遭遇的一切不幸都歸咎於神。當下的背景是:神有二軍兵卻任憑以掃400人掩殺而至,且任憑雅各送禮而損失慘重。約拿大大地生氣。恐怕再也沒有我與神摔跤這幅畫面更深刻而生動地顯明我們與神的關係了。在聖經中,摔跤這個動詞只出現在創世記32:24-25中。其名詞אָבָק的基本含義就是塵土,dust(出埃及記9:9,申命記28:24;以賽亞書5:24,29:5;以西結書26:10;那鴻書1:3)。這個概念表達了人類對上帝之子那種挫骨揚灰的仇恨或戰爭狀態;而人與神摔跤所追求的目的就是消滅神,創造一個無神論的世界。唯有在貴國,神徹底被視如塵土,或化成泥土偶像,然後人與天齊(都是泥土),齊天大勝。而雅各與神摔跤,拆毀了所有天人合一、我心即神(實際上我心即蛇,人蛇合一)的魔鬼謊言。

這是驚心動魄而漫長的一夜,這場以將基督摔碎為塵土的戰爭,持續到黎明。עַד עֲלֹות הַשָּֽׁחַר,until the breaking of the day。動詞עָלָה的基本含義是:to go up, ascend, climb。這個動詞也可以指耶穌從死裡復活與升天。名詞שַׁחַר的基本含義是:dawn,黎明,早晨(19:15;32:24,26)。另參詩篇22:1,「大衛的詩,交與伶長。調用朝(שַׁחַר)鹿: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為什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唉哼的言語」。何西阿書6:3:「我們務要認識耶和華,竭力追求認識他。他出現確如晨光,他必臨到我們像甘雨,像滋潤田地的春雨」(另參以賽亞書58:8);何西阿書10:15,「因他們的大惡,伯特利必使你們遭遇如此。到了黎明,以色列的王必全然滅絕」。這是耶穌蒙難和復活的故事:「57到了晚上,有一個財主,名叫約瑟,是亞利馬太來的。他也是耶穌的門徒。58這人去見彼拉多,求耶穌的身體。彼拉多就吩咐給他」(馬太福音27:57-58);「1安息日將盡,七日的頭一日,天快亮的時候,抹大拉的馬利亞,和那個馬利亞,來看墳墓(馬太福音28:1)。雅各迎來了新的黎明,但日出之前,朝霞似血。

3、擊打(25)

一言以蔽之,雅各與神摔跤得勝並瘸腿蒙福,就是基督事件。以色列人或人類不釘死耶穌使之灰飛煙滅趕出這個世界,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但這一切神都知道,並將使用人的仇恨成就十字架上的救恩。וַיַּרְא כִּי לֹא יָכֹל לֹו,那人見自己勝不過他,And when he saw that he prevailed not against him。十字架表面上是人類對基督的勝利。現在我們來看這個重要的動詞得勝:יָכֹל,to prevail, overcome, endure, have power, be able。這個動詞在舊約中出現了195次,但最早的用法指容納(創世記13:6,13:16);然後指有能力離開或用能力對付(創世記15:5,19:19-22;24:50,29:8,31:35)。想起主耶穌關於母雞的比喻。而摔跤和得勝這兩個概念同時出現在創世紀30:8,「拉結說,我與我姐姐大大相爭,並且得勝,於是給他起名叫拿弗他利(就是相爭的意思)」。得勝這個概念在32:28重複出現。這場摔跤不是兩隻小熊的遊戲,而是激烈的爭戰,是一場十字架事件。顯然,不是說神沒有能力勝過雅各,而是說,神看見,任憑這樣的糾纏扭打,神是不可能得勝的。想起五旬節的火與劍,以色列人需要那場屬靈的擊打。

順便說一句:雅各不可能將「這個人」誤認為是以掃的人,瑪哈念清清楚楚。真不知道那些「名牧」們到底是怎麼想的。

於是神的手臨到了:「就將他的大腿窩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窩正在摔跤的時候就扭了」。動詞נָגַע的含義不僅是指摸(3:3,20:6,26:11,26:29,28:12),也指擊打或降災打擊:to touch, reach, strike(12:17)。或者這樣說:神輕輕一摸人就會感覺被重重擊打了。大腿(יָרֵך)這個詞首見創世記24:2-9——這個器官可以代表舊人的全部生命和幸福所繫(創世記46:26,47:29)。你所用以對抗上帝的一切理由,歸根結底不過因為你侍奉、保護和支撐兩腿之間的生殖系統和兩腿之上的消化系統。大腿在創世記32:25-32重複出現4次。而且這裡強調,是在雅各繼續與神摔跤的過程中被神擊打了。扭了:יָקַע,to be dislocated, be alienated。基本含義是中斷連接,失去功能。這是釘十字架一樣殘酷的刑罰(民數記25:4;撒母耳記下21:6,9,13;耶利米書6:8,以西結書23:17-18)。猶太拉比有一種觀點認為:從此以色列人不能獨立站立,因此只能依靠神。或者這樣說:支撐你與神爭戰的力量和邏輯將被毀滅,好讓你重生。大腿如埃及的長子,或錢財或智慧或美貌或肉體。如果不給雅各來點兒厲害的,雅各不會歸入基督。這也有摩西和保羅的見證。

二、祂的祝福(26-29)

26那人說,天黎明了,容我去吧。雅各說,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

27那人說,你名叫什麼?他說,我名叫雅各。28那人說,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為你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

29雅各問他說,請將你的名告訴我。那人說,何必問我的名,於是在那裡給雅各祝福。

1、祝福(26)

26-29進一步交叉結構,首尾呼應的核心概念是祝福(בָּרַךְ);而中間解釋祝福的一個基本內容就是賜給雅各新的名字或新的生命——只有這樣的祝福才是真正的祝福。而創世記35:9-13進一步解釋了神祝福的內容:「9雅各從巴旦亞蘭回來,神又向他顯現,賜福與他,10且對他說,你的名原是雅各,從今以後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這樣,他就改名叫以色列。11神又對他說,我是全能的神。你要生養眾多,將來有一族和多國的民從你而生,又有君王從你而出。12我所賜給亞伯拉罕和以撒的地,我要賜給你與你的後裔。13神就從那與雅各說話的地方升上去了」。簡而言之,神的祝福就是基督和祂的國度、雅各的永生和基督復臨。至於為什麼「那人說,天黎明了,容我去吧」,我們可以有兩點理解。第一、他這話主要應該是強調時間不早了,他自己和雅各都應該走自己的路(羅馬書13:12-13)。這一點還可以參考約翰福音20:17,「耶穌說,不要摸我。因我還沒有升上去見我的父。你往我弟兄那裡去,告訴他們說,我要升上去,見我的父,也是你們的父。見我的神,也是你們的神」。也是提醒雅各:以掃快到了(33:1)。

第二、「容我去吧」,表明雖然雅各被殘廢了,但卻清醒了——知道自己不可能真的勝過神;現在當求神祝福。這是捨己重生的開端,且從宿命轉向信仰。於是雅各「哭泣懇求」:「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這個過程可以參考何西阿書12章:

1以法蓮吃風,且追趕東風。時常增添虛謊和強暴。與亞述立約,把油送到埃及。2耶和華與猶大爭辯,必照雅各所行的懲罰他,按他所做的報應他。3他在腹中抓住哥哥的腳跟,壯年的時候與神較力。4與天使較力,並且得勝,哭泣懇求,在伯特利遇見耶和華。耶和華萬軍之神在那裡曉諭我們以色列人,耶和華是他可記念的名。5     6所以你當歸向你的神,謹守仁愛,公平,常常等候你的神。7以法蓮是商人,手裡有詭詐的天平,愛行欺騙。8以法蓮說,我果然成了富足,得了財寶,我所勞碌得來的,人必不見有什麼不義,可算為罪的。9自從你出埃及地以來,我就是耶和華你的神,我必使你再住帳棚,如在大會的日子一樣。10我已曉諭眾先知,並且加增默示,藉先知設立比喻。11基列人沒有罪孽嗎?他們全然是虛假的。人在吉甲獻牛犢為祭,他們的祭壇,好像田間犁溝中的亂堆。12從前雅各逃到亞蘭地,以色列為得妻服事人,為得妻與人放羊。13耶和華藉先知領以色列從埃及上來,以色列也藉先知而得保存。14以法蓮大大惹動主怒,所以他流血的罪,必歸在他身上,主必將那因以法蓮所受的羞辱歸還他。

2、新名(27-28)

人類歷史和雅各個人歷史到了一個重要的時候。「27那人說,你名叫什麼?他說,我名叫雅各」。「那人」不可能不知道雅各是誰,這個問題旨在激發和引領雅各重新認識自己(27:36)。重生也是從靠神擁有自知之明或認罪開始。這個問題也相當於上帝追問亞當:那人你在哪裡。雅各回答自己叫雅各的時候,神的意思應該是讓雅各認識自己有生以來的大罪就是抓人奪利害人自害;而今唯有緊緊抓住神才能進入真正的祝福。那些總是嫉恨別人資本不正、總要不擇手段(暴力搶劫和偷竊)趕超別人或以別人仰視自己為榮耀的種族文化及個人理想,都和雅各共享過同一個邪靈。但若沒有神主動介入我們的生命和人類的歷史,雅各成為新造的人是完全不可能的。首先需要一場手術:大腿和生殖食物之間的「天然連接」或「唯一連接」或高鐵被折斷。直立行走的達爾文更新為有靈的活人。其次,賜給人呼喊阿爸父的聖靈,領受新名。新名主要有兩個含義:新人和新時代。當然,唯有上帝賜給人新名,唯有上帝賜給人新名包含著新生。如亞伯蘭-亞伯拉罕、撒萊-撒拉、以撒、施洗約翰、西門-彼得、雅各約翰-半尼其、掃羅-保羅等。

但是雅各的新名是極為特殊的。一方面,「28那人說,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你必須離棄過去的生活傳統。另一方面,「要叫以色列。因為你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以色列誕生了。יִשְׂרָאֵל的直譯應該就是神得勝:God prevails。我們可以強調幾個要點。

第一、雅各的意義就是人得勝或人通過抓人得勝並且炫耀人對人的得勝,但現在要從人得勝轉向神得勝。或者說從我得勝,到神得勝。這是人類歷史最偉大的更新和救贖:罪人靠罪得勝,更新為真理對包括自我在內的罪人的得勝。這一點可以參考約翰福音3:30,「他必興旺,我必衰微」。另參加拉太書2:20,「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捨己」。在基督之外,人的勝利都是罪的勝利,並且勝利者即真理。但是,只有在以色列這個神學中,包含著上帝對人定勝天這種普世邪教的徹底棄絕和救贖。「以色列」一方面否定或定罪了人本主義及人本主義對人之勝利的炫耀;另一方面,帶進了上帝對人類的救贖——上帝得勝也意味著恩典對律法的成全。

第二、那麼到底上帝是怎樣得勝的?就是「因為你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כִּֽי־שָׂרִיתָ עִם־אֱלֹהִיםוְעִם־אֲנָשִׁים וַתּוּכָֽל,for as a prince hast thou power with God and with men, and hast prevailed(KJV)。較力(שָׂרָה)一詞只出現在這裡與何西阿書12:3;人(אֱנוֹשׁ,6:4等)用作複數。這裡的人我們至少能想到三位:以掃、拉班和正在跟雅各摔跤的這個「人」——道成肉身的基督,所有人的代表。雅各是如何勝過耶穌這個「人」的呢?猶太人一直和耶穌摔跤,直到將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那麼雅各是如何勝過神的呢?他雖然被打殘了,卻仍然靠著神所賜的信心哀哭祈求,從神那裡「成功」獲得了祝福。從這兩個角度看,「你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但是,這兩場勝利都是神降卑自己讓給雅各的,因此雅各的勝利實際上更是神的勝利。這就是基督事件的兩方面含義:猶太人代表全人類用十字架勝過了「人子」,但是在「神子」復活之後,當聖靈的火將人「扎心」破碎,那靠著信心祈求救恩的猶太人和外邦人,獲得了基督的祝福。因此,上帝使用人的勝利彰顯了基督的勝利。這就是以色列:一個勝過或釘死基督的民族,但也會因信稱義——初代教會主要由以色列人構成,而末世以色列全家都將得救。長期以來,生命神學聚焦雅博渡口中的雅各及其生命的改變,然後販賣自己如何比別人更重生的邪教教義;但我們要將雅博渡口首先視為基督事件。然後才是人的事兒:在這之前,人生就是一場失敗,在神在人面前都是失敗;但從以色列開始,意味著基督徒開始成為基督得勝的見證。

不僅如此,即使雅各對拉班和以掃的勝利也是基督的勝利。擄掠和勝過仇敵,是神的工作和帶領。而與仇敵解怨,靠的是基督的獻祭才能成為真正的「解恨」之禮。而雅各的勝利可以定義為因信稱義——在基督裡與神和好。「但願頌讚,尊貴,榮耀,權勢,都歸給坐寶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遠遠」(啟示錄5:13b)。阿門。

3、祝福(29)

基督事件乃是神在萬世以前歷代隱藏的奧秘。正如歌羅西書2:2所說:「要叫他們的心得安慰,因愛心互相聯絡,以致豐豐足足在悟性中有充足的信心,使他們真知神的奧秘,就是基督」;「大哉,敬虔的奧秘,無人不以為然,就是神在肉身顯現,被聖靈稱義,(或作在靈性稱義),被天使看見,被傳於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榮耀裡」(提摩太前書3:16;另參羅馬書16:25-26;哥林多前書2:7;以弗所書3:4-9,5:32;歌羅西書1:26-27)。在「時候滿足」(加拉太書4:4)之前,基督事件對雅各和全人類仍然是奧秘。這應該是理解這句經文的關鍵了:「29雅各問他說,請將你的名告訴我。那人說,何必問我的名」(另參士師記13:17-18)。設想一下,如果那人說:我就是拿撒勒人耶穌,那麼後果是什麼呢?十字架事件就不可能發生了。這一點還可以參考馬太福音16:20,「當下,耶穌囑咐門徒,不可對人說他是基督」。如果以色列人和全人類早知道拿撒勒人耶穌就是上帝的兒子,那麼就不會存在基督事件,也就沒有救恩了。而且我們知道,魔鬼千方百計攔阻耶穌上十字架,甚至用政治逼迫、政治權勢、錢,門徒對自己和人性的體貼等等來捆綁耶穌,但這一切都失敗了。我個人甚至認為,雅各這個問題是魔鬼的一次試探,如同那惡者曾經這樣利用過彼得。לָמָּה זֶּה,why this,這是為什麼?你要問我的名字到底是為了什麼?神知道雅各背後的動機。這是主的話語:「耶穌轉過來對彼得說,撒但退我後邊去吧。你是絆我腳的。因為你不體貼神的意思,只體貼人的意思」(馬太福音16:23)。

三、有一位神(30-32)

30雅各便給那地方起名叫毗努伊勒(就是神之面的意思),意思說,我面對面見了神,我的性命仍得保全。

31日頭剛出來的時候,雅各經過毗努伊勒,他的大腿就瘸了。

32故此,以色列人不吃大腿窩的筋,直到今日,因為那人摸了雅各大腿窩的筋。

1、生命(30)

雅博渡口是雅各生命歷程的又一個重要地點。「30雅各便給那地方起名叫毗努伊勒(就是神之面的意思),意思說,我面對面見了神,我的性命仍得保全」。雅各曾經命名的地方有伯特利(神的家)、迦累得(見證石堆)、瑪哈念(二軍兵)、毗努伊勒(神的面),還有33:20的伊利伊羅伊以色列(神是以色列的神),35:7的伊勒伯特利(伯特利的神)。毗努伊勒,פְּנוּאֵל,Penuel or Peniel,facing God。毗努伊勒在示劍之東約 40 公里,或在雅博河的北岸。毗努伊勒也可以翻作面對神,直面神,甚至有與神爭戰的意思。這是符合邏輯的:「我面對面見了神,我的性命仍得保全」。雅各轉過身來與神的使者摔跤,是找死的作法,這是以利亞和約拿都幹過的激進主義行動或對上帝的抗議。但是,神使用了人這種決絕,反而將生命賜給他們。這讓我想起鵬霍費爾的一句名言:基督呼召我們,首先就是吩咐我們去死。這是符合聖經的:「無知的人哪,你所種的,若不死就不能生」(哥林多前書15:36);「我們若是與基督同死,就信必與他同活」(羅馬書6:8)。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但人的盡頭最生動的表現就是找神拚命。

神怎樣賜給雅各重生的呢?因為憐憫並沒有消滅他;因為公義拆毀了他的大腿根部,又帶領他祈求祝福。拆毀的工作也包含著愛——你只有斬斷了那種貴國模式,你才可能去求神祝福。保全,נָצַל,to snatch away, deliver, rescue, save, strip, plunder;創世記31:9,16將之翻作「奪出來」,這是神主動採取的救贖行動,就是將我們從仇敵、罪和死亡中拯救出來(32:11;馬太福音1:21)。因為生命在祂裡頭(約翰福音1:1-4)。而這個神的面,進一步強調雅各所見的就是基督:「從來沒有人看見神。只有在父懷裡的獨生子將他表明出來」(約翰福音1:18)。罪人在神面前只有死路一條,但神是看著基督的面,饒了雅各一命,與之和好,賜下國度和永生(哥林多後書4:6)。拒絕死亡就永遠不會重生。教會也是毗努伊勒,也是雅博渡口。路德神學強調daily baptism,每天洗禮至少每個主日進教會去死,並且復活(羅馬書6:1-13)。真正的教會是毗努伊勒,但以掃不會到這裡,只會轉頭而去,竄堂而去,直到永死。但是曾經死過的雅各不用再死了(約翰福音11:26)。親愛的弟兄姐妹,進入天恩你總要死過。你不是無知的人。

2、日出(31)

正因為我們拒絕雅各的死,所以我們的民族和個人從來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日出。正因為雅各死在了毗努伊勒,所以20年之後,太陽升起來了。請對比這段經文:「11到了一個地方,因為太陽落了,就在那裡住宿,便拾起那地方的一塊石頭枕在頭下,在那裡躺臥睡了,12夢見一個梯子立在地上,梯子的頭頂著天,有神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來」(創世記28:11-12)。「31日頭剛出來的時候,雅各經過毗努伊勒,他的大腿就瘸了」。雅各跑路的時候太陽落下去了,雅各瘸腿的時候太陽升起來了。

要注意原文的表述方式:וַיִּֽזְרַֽח־לֹו הַשֶּׁמֶשׁ כַּאֲשֶׁר עָבַר אֶת־פְּנוּאֵל,the sun rose upon him as he passed over Penuel。彷彿太陽是為「他」升起的;而太陽升起的時間是他穿越毗努伊勒的時候。עָבַר,to pass over or by or through, alienate, bring, carry, do away, take, take away, transgress(8:1,12:6等)。我們要像雅各一樣經歷毗努伊勒。從巴旦亞蘭進入應許之地必須經過毗努伊勒。因為只有在毗努伊勒雅各才會見到神的面經歷啟蒙。וְהוּא צֹלֵעַ עַל־יְרֵכֹֽו,and he halted upon his thigh;動詞צָלַע的意思是to limp, be lame。這是神的懲治,也預備著救贖:「6耶和華說,到那日,我必聚集瘸腿的,招聚被趕出的,和我所懲治的。7我必使瘸腿的為余剩之民,使趕到遠方的為強盛之民。耶和華要在錫安山作王治理他們,從今直到永遠」(彌迦書4:6-7;另參西番雅書3:16-20;以賽亞書10:20;羅馬書11:25-36)。那麼有沒有一條屬天的路,讓雅各不瘸腿而太陽照樣升起,或二者兼得?現代基督教、成功神學、華人教會人家主流都認為可以。很多「基督徒」也是這樣信的。你講瘸腿的雅各和十字架他們就棄絕你了,就你「沒有愛心了」,就「我可不要這樣的信仰」了。於是假先知就起來,告訴他們燈泡就是太陽。但聖經不是這樣教導的。大數的掃羅若不被在大馬色路上打翻至死,就沒有使徒保羅。

但神會對每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臨床手段。對保羅而言,首先屏蔽或弄瞎的是他那雙銳利的眼睛,因為他靠這雙眼睛分辨定罪並舉報基督徒。而對雅各而言,自然是打斷他的腿比較合適。一方面,一個以抓別人腳跟或像神一樣經營下三路戰術的人,現在身體中樞被殘廢了;以大腿還腳跟(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另一方面,一個遇到危險或敏感話題就動如脫兔撒腿遠遁的健將,現在跑不了了,至少跑不快了。雅各只能面對使命。

3、歷史(32)

雅各瘸腿事件是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的,上帝借此要儆醒並保守以色列人。「32故此,以色列人不吃大腿窩的筋,直到今日,因為那人摸了雅各大腿窩的筋」。גִּיד הַנָּשֶׁה,the sinew of tendon, 筋肉。但名詞נָשֶׁה也有vein, nerve等含義,上帝擊打的是你血脈豐富神經敏感的地方。動詞נָשָׁה則有遺忘、剝奪的含義(瑪拿西,創世記41:51)。或有這樣的含義,神藉著這一事件讓雅各,以色列和教會都長記性,將此時作為重要的歷史鏡鑒。一方面,神為重生我們而廢掉了我們的力量和人的智慧(約伯記11:6,39:17);另一方面,我們不要忘記這場屬靈的功課:「21雅各以色列阿,你是我的僕人,要記念這些事。以色列阿,你是我的僕人,我造就你必不忘記你。22我塗抹了你的過犯,像厚雲消散。我塗抹了你的罪惡,如薄雲滅沒。你當歸向我,因我救贖了你」(以賽亞書44:21-22;耶利米書23:39;耶利米哀歌3:17)。主殘忍嗎?一方面,若沒有這樣的擊打人是不會長記性的;另一方面,神借此要我們記住兩件事:不要忘記神的懲罰,更不要忘記神的憐憫和記念——祂不會忘記瘸腿的雅各。

首先,這是對雅各本身的保護:以掃看見貴重的禮物和瘸腿的弟弟,就哭了;上帝先打殘了雅各,用不著以掃動手了。難怪彼拉多鞭打耶穌之後,也想利用這種可憐的人性:你們看這個人(約翰福音19:5)。可悲的是雅各的後裔不長記性。瘸腿也算是神給雅各作的一個記號:「耶和華對他說,凡殺該隱的,必遭報七倍。耶和華就給該隱立一個記號,免得人遇見他就殺他」(創世記4:15)。所以你不要落井下石,就是對那已經被上帝管教和懲罰的人;你若繼續隨眾罪惡,雪中送兵(冰),那麼見弟兄被神懲治幸災樂禍的以東人,以及所有被上帝興起用來管教選民的那些「上帝之鞭」,最終都會受到更重的懲罰。其次,這是對整個以色列和教會的鏡鑒。一方面,不傳毗努伊勒的基督教根本不是基督教。他們和他們的會眾即使不是吃人自義的撒旦一會(他們自己互相鼓勵著不死但絕對讓傳道人死——傳道人早死去活來了),也是坐下吃喝起來玩耍的異教俱樂部。這種教會或者返回巴旦亞蘭,或者倒斃於野。另一方面,警告庸俗的雙重預定論者。是的,上帝愛雅各恨以掃;但是上帝弄瘸的不是以掃而是雅各。但是讓以掃看見瘸子雅各,不也是對以掃的呼召和愛嗎?

朋友們,你是雅各還是以色列?你靠抓住別人得勝,還是見證上帝得勝?雅各是過去,以色列是未來。過去我們都雅各,現在我們都開始以色列。親愛的弟兄姐妹,我們所信的神,是帶領雅各更新為以色列的神;願將雅各重生為以色列的神,在2018年與我們同在,並大大祝福祂的教會。「17弟兄們,那些離間你們,叫你們跌倒,背乎所學之道的人,我勸你們要留意躲避他們。18因為這樣的人不服事我們的主基督,只服事自己的肚腹。用花言巧語,誘惑那些老實人的心。19你們的順服,已經傳於眾人,所以我為你們歡喜。但我願意你們在善上聰明,在惡上愚拙。20賜平安的神,快要將撒但踐踏在你們腳下。願我主耶穌基督的恩,常和你們同在」(羅馬書16:17-20)。阿門。

任不寐,2018年5月6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