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第五十三課:教會向死而生(35:1-29)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創世記35:1-29:

1神對雅各說,起來。上伯特利去,住在那裡。要在那裡築一座壇給神,就是你逃避你哥哥以掃的時候向你顯現的那位。2雅各就對他家中的人並一切與他同在的人說,你們要除掉你們中間的外邦神,也要自潔,更換衣裳。3我們要起來,上伯特利去,在那裡我要築一座壇給神,就是在我遭難的日子應允我的禱告,在我行的路上保佑我的那位。4他們就把外邦人的神像和他們耳朵上的環子交給雅各。雅各都藏在示劍那裡的橡樹底下。5他們便起行前往。神使那周圍城邑的人都甚驚懼,就不追趕雅各的眾子了。6於是雅各和一切與他同在的人到了迦南地的路斯,就是伯特利。7他在那裡築了一座壇,就給那地方起名叫伊勒伯特利(就是伯特利之神的意思),因為他逃避他哥哥的時候,神在那裡向他顯現。

8利百加的奶母底波拉死了,就葬在伯特利下邊橡樹底下。那棵樹名叫亞倫巴古。

9雅各從巴旦亞蘭回來,神又向他顯現,賜福與他,10且對他說,你的名原是雅各,從今以後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這樣,他就改名叫以色列。11神又對他說,我是全能的神。你要生養眾多,將來有一族和多國的民從你而生,又有君王從你而出。12我所賜給亞伯拉罕和以撒的地,我要賜給你與你的後裔。13神就從那與雅各說話的地方升上去了。14雅各便在那裡立了一根石柱,在柱子上奠酒,澆油。15雅各就給那地方起名叫伯特利。

16他們從伯特利起行,離以法他還有一段路程,拉結臨產甚是艱難。17正在艱難的時候,收生婆對她說,不要怕,你又要得一個兒子了。18她將近於死,靈魂要走的時候,就給她兒子起名叫便俄尼。他父親卻給他起名叫便雅憫。19拉結死了,葬在以法他的路旁。以法他就是伯利恆。20雅各在她的墳上立了一統碑,就是拉結的墓碑,到今日還在。

21以色列起行前往,在以得台那邊支搭帳棚。22以色列住在那地的時候,流便去與他父親的妾辟拉同寢,以色列也聽見了。雅各共有十二個兒子。23利亞所生的是雅各的長子流便,還有西緬,利未,猶大,以薩迦,西布倫。24拉結所生的是約瑟,便雅憫。25拉結的使女辟拉所生的是但,拿弗他利。26利亞的使女悉帕所生的是迦得,亞設。這是雅各在巴旦亞蘭所生的兒子。

27雅各來到他父親以撒那裡,到了基列亞巴的幔利,乃是亞伯拉罕和以撒寄居的地方。基列亞巴就是希伯侖。28以撒共活了一百八十歲。29以撒年紀老邁,日子滿足,氣絕而死,歸到他列祖(原文作本民)那裡。他兩個兒子以掃,雅各把他埋葬了。

感謝神的話語。首先我們可以從三個角度將創世記34章和創世記35章平行:一、如果說創世記34章的主題是罪,那麼創世記35章的主題是死亡。「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乃是永生」(羅馬書6:23);「55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裡?死啊,你的毒鉤在哪裡?56死的毒鉤就是罪。罪的權勢就是律法。57感謝神,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58所以我親愛的弟兄們,你們務要堅固不可搖動,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為知道你們的勞苦,在主裡面不是徒然的」(哥林多前書15:55-58)。第二、如果說創世記34章記述了外邦人的非正常死亡;那麼創世記35章讓我們看見以色列人的正常死亡——「然而從亞當到摩西,死就作了王,連那些不與亞當犯一樣罪過的,也在他的權下。亞當乃是那以後要來之人的預像」(羅馬書5:14);「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希伯來書9:27)。第三、如果說創世記34章預表末世審判,那麼創世記35章就預表末世復活。「在亞當裡眾人都死了。照樣,在基督裡眾人也都要復活」(哥林多前書15:22);「只是過犯不如恩賜。若因一人的過犯,眾人都死了,何況神的恩典,與那因耶穌基督一人恩典中的賞賜,豈不更加倍地臨到眾人嗎」(羅馬書5:15)。那麼創世記36章與創世記35章是什麼關係呢?

其次我們來分析創世記35章的結構。大家可以在這樣的平行結構中閱讀創世記35章:一、伯特利建壇(1-7);二、底波拉之死(8)。三、伯特利立柱(9-14);四、拉結之死(16-20)。五、以得台支帳(21-26);六、以撒之死(27-29)。而貫穿創世記35章有兩個平行的主題:死亡(底波拉、拉結和以撒)和教會(壇、柱-牌和帳)。就死亡主題而言,僕人和主人都會死,男人和女人都會死,母親和父親都會死——其中拉結之死是極其殘忍的悲劇,對母親對嬰孩兒都是。換言之,死亡在拉結之死身上顯得最為醜惡。拉結之死包含著更深刻的神學意義。一方面是神義論難題。上帝怎麼可以任憑一個母親與嬰孩兒訣別。相關的問題是「拉結哭她兒女」這個伯利恆屠嬰慘劇。甚至更準確地追問:聖經啟示的神到底是誰。另一方面,「產難」與十字架相關,與復活重生相關——不死就不能生。而就教會主題而言,我們需要看見教會和死亡相間這個結構的含義:雖然表面上死亡掌權甚至節節勝利,但是教會仍然在死地屹立,見證著信心、盼望和愛。更準確地說,教會是基督復活的見證。這是主的話語:「26論到死人復活,你們沒有念過摩西的書,荊棘篇上所載的嗎?神對摩西說,我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27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你們是大錯了」(馬可福音12:26-27)。阿門。

一、伯特利建壇(1-7)

1神對雅各說,起來。上伯特利去,住在那裡。要在那裡築一座壇給神,就是你逃避你哥哥以掃的時候向你顯現的那位。

2雅各就對他家中的人並一切與他同在的人說,你們要除掉你們中間的外邦神,也要自潔,更換衣裳。3我們要起來,上伯特利去,在那裡我要築一座壇給神,就是在我遭難的日子應允我的禱告,在我行的路上保佑我的那位。4他們就把外邦人的神像和他們耳朵上的環子交給雅各。雅各都藏在示劍那裡的橡樹底下。5他們便起行前往。神使那周圍城邑的人都甚驚懼,就不追趕雅各的眾子了。6於是雅各和一切與他同在的人到了迦南地的路斯,就是伯特利。

7他在那裡築了一座壇,就給那地方起名叫伊勒伯特利(就是伯特利之神的意思),因為他逃避他哥哥的時候,神在那裡向他顯現。

1、建壇命令(1)

創世記35:1-7可交叉結構:1與7首尾呼應著神建壇的命令以及人建壇獻給神的行動。壇主要涉及獻祭贖罪認罪悔改的真理;而根據上文,示劍事件顯明瞭以色列人的墮落,於是2-6回顧了以色列怎樣墮落在異教黑暗之中。在教會又一次被擄之際,神再一次顯現動工。也可以將這一幕視為一場重要的「宗教改革」,改革的目的永遠是祛除外邦偶像,歸回真神,重建聖壇。「神對雅各說」(וַיֹּאמֶר אֱלֹהִים אֶֽל־יַעֲקֹב),這是改革的根據和起點。一方面,如果沒有神主動臨到,人只能繼續在罪中沉陷,不能自拔。另一方面,改革只能從返回神說或惟獨聖經開始。神說的基本內容首先是起來,上去並住下:קוּם עֲלֵה,Arise, go up;יָשַׁב,and dwell。這是亞伯拉罕再度離開迦勒底的吾珥進入應許之地。一方面離開罪和現狀,另一方面往高處行並且居住下來。其次,神指示明確的目標就是伯特利,就是神的家(בֵּית־אֵל)。被擄之人該回家了。最後,家在哪裡呢?「要在那裡築一座壇給神,就是你逃避你哥哥以掃的時候向你顯現的那位」。壇指向認罪悔改和建立教會兩方面的真理;而建壇是為了侍奉讚美神,並有神在那裡服侍神的家。這位神是拯救我們的主,曾拯救我們脫離以掃的追殺,如今也拯救我們脫離迦南人的報復,並且拯救到底。祂要把我們從自己的罪和迦南人的罪中拯救出來。教會離棄聖壇太久了,現在到了改革的時候。

2、離棄偶像(2-6)

神說是雅各對以色列人說的前提,神說叫醒了雅各,讓他再度更新。「2雅各就對他家中的人並一切與他同在的人說」,將真理傳給所有人,這是牧者的天職和重擔。雅各首先指明以色列的罪並呼喊悔改:「你們要除掉你們中間的外邦神,也要自潔,更換衣裳」。以色列人與外邦神行淫已經非常嚴重了,而這一事實足以解釋示劍事件的方方面面,除掉:סוּר,to turn aside, depart;把自己和偶像分別出來(30:32,35)。每個人進教會,應該把你心中的所有假神扔掉。外邦神,אֱלֹהֵיהַנֵּכָר,the strange gods。這些假神既來自拉班的偶像,也來自迦南的諸神。名詞נֵכָר的基本含義是:foreign, alien, foreignness, that which is foreign(17:12,27;35:4)。你必須指明「他們教會」是邪教。自潔可以指向洗禮。טָהֵר,to be clean, be pure(利未記11:32等)。更換衣裳指生命的更新,這讓我們想起新約的教導:披戴基督(加拉太書3:27),脫去舊人穿上新人(以弗所書4:17-24)。חָלַף,to pass on or away, pass through, pass by, go through, grow up, change, to go on from;改變,成長(31:7,41;41:14)。我們也可以從這裡看見重生的三個基本過程:告別偶像、洗禮以及住在真理中持續更新。其次,雅各把神上伯特利建壇的命令傳達給以色列人:「3我們要起來,上伯特利去,在那裡我要築一座壇給神,就是在我遭難的日子應允我的禱告,在我行的路上保佑我(וַיְהִי עִמָּדִי)的那位」。注意1、3、7對神定義是平行的:就是在危難之中顯現拯救並一路保佑我們的那位神。而2與3是不能偏廢的:僅僅洗禮信主認罪悔改是不夠的,我們要去建立聖壇侍奉神。一洗了之的基督徒還不是基督徒,教會乃是新人的使命。重生不是指你返回世界和自己內心(異教),而是進入教會,見證基督(基督教)。

1-3是雅各的教導;而4-6是以色列人的回應。首先我們看見以色列人的順服。沒有爭辯,沒有騷亂,只是順服。וַיִּתְּנוּ אֶֽל־יַעֲקֹב אֵת כָּל־אֱלֹהֵי הַנֵּכָר אֲשֶׁר בְּיָדָם,And they gave unto Jacob all the strange gods which were in their hand。這很反諷:假神祇是人手中的造物和玩偶而已。וְאֶת־הַנְּזָמִים אֲשֶׁר בְּאָזְנֵיהֶם,and earrings which in their ears,他們耳中的耳環。這兩句話是平行結構:手中偶像,耳中耳環。נֶזֶם,ring, nose ring, earring。耳環首先是財富的象徵(24:22,30,47;約伯記42:11),或許相當於今天的金戒指之類。錢財崇拜或資本論以及人的榮耀總是邪教對人的根本試探(箴言11:22,25:12;以賽亞書3:21;以西結書16:12)。金耳環後來是以色列人製造金牛犢的基本材料(出埃及記32:2-3);也成了跌倒基甸一家的以弗得(士師記8:24-27);還是向巴力燒香之時的裝飾(何西阿書2:13)。雅各對偶像和耳環的處理方式是「藏在示劍那裡的橡樹底下」。טָמַן,to hide, conceal, bury(出埃及記2:12)。我不知道神怎樣看雅各這個舉動,我認為應該將這一切焚之一炬的。也許正因為雅各的不徹底或心懷貪念留下了後患。這裡第一次提到אֵלָה(橡樹?),雅各可能用之作個記號。以色列人這場「出埃及記」仍然需要神的保守。וַיְהִי חִתַּת אֱלֹהִים עַל־הֶֽעָרִים אֲשֶׁר סְבִיבֹתֵיהֶם,and the terror of God was upon the cities that were round about them。我們不知道神使用怎樣的手段使迦南諸城的人「驚懼」。名詞חִתָּה只出現1次,其動詞חָתַת的基本含義是to be shattered, be dismayed, be broken, be abolished, be afraid(驚慌,申命記1:21等)。神把雅各的恐懼變成了迦南人的驚懼。路斯就是伯特利(28:19,48:3)。神的家是從這地上從無到有創造出來的。

3、建立聖壇(7)

「7他在那裡築了一座壇,就給那地方起名叫伊勒伯特利(就是伯特利之神的意思),因為他逃避他哥哥的時候,神在那裡向他顯現」。雅各是築壇者,這裡的主語不是複數的他們,而是單數的他(3)。這是祭司的角色,他要為自己和百姓獻祭贖罪。這裡有一場大屠殺(屠宰祭牲),也用以贖以色列人屠城的罪。אל בית־אל,El Bethel,The God of the House of God。神是以色列的神,主要表明神和以色列的關係,祂是以色列的救主,以色列是神的子民。而神是伯特利的神,這強調神的道成肉身,神的同在,神就在「那裡」與我們同在。注意這兩個概念。第一、מָקוֹם,the place;第二、גָּלָה,appeared——神是在特定地方與人約會向人顯現的神。這是基督教的神與異教的神主要區別之一。異教和加爾文主義以降的「現代基督教」也相信神,但卻不知道神在哪裡,只說無所不在然後一無所在。但我們知道神在那裡向我們顯現,因為祂是伯特利的神,在神的家就是教會向我們顯現。進一步說,神藉著聖道和聖禮向我們顯現。值得強調的是,從伊利伊羅伊以色列(就是神,以色列神的意思)到伊勒伯特利(就是伯特利之神的意思),即從創世記33:20到創世記35:7,中間經歷了泛神論的「十年動亂」。這也是基督教的簡史,這是宗教改革的基本主題:一個宣稱信神的基督教,應該有家可歸了。

二、底波拉之死(8)

8利百加的奶母底波拉死了,就葬在伯特利下邊橡樹底下。那棵樹名叫亞倫巴古。

基督來是為了解決罪與義、死與生的終極問題。教堂旁邊有墓地。所有人都是正在死亡的人,所有人都要復活。於是我們看見聖壇之外,「利百加的奶母底波拉死了」。利百加可能已經去世了;而底波拉最早出現在創世記24:59,「於是他們打發妹子利百加和她的乳母,同亞伯拉罕的僕人,並跟從僕人的,都走了」。現在我們知道那位乳母叫底波拉:דְּבוֹרָה,Deborah,bee。後來有位女士師與之同名。蜜蜂(דְּבוֹרָה)則在舊約中出現4次(申命記1:44;士師記14:8;詩篇118:12;以賽亞書7:18)。一般而言蜜蜂主要指外邦人的勢力,與甜蜜蜜沒有關係。雅各痛別底波拉,實際上是再度痛別慈母利百加。於是底波拉的去世和下文以撒的去世形成呼應關係——雅各要經歷父母雙亡的悲劇,這就是人生。橡樹,אַלּוֹן,oak, great tree(或אֵלוֹן,12:6,13:18,14:13,18:1)。非常特別的是,這棵樹有了一個名字:那棵樹名叫亞倫巴古,אַלּוֹן בָּכוּת,Allon Bachuth,oak of weeping。בְּכִית只出現在創世記50:4,「為他哀哭的日子過了……」亞倫巴古的意思就是哭泣的橡樹。也許在4與8之間存在一種平行關係:偶像錢財和罪身都是當滅之物。但是,死亡是人生最大的悲劇。我們想起耶穌哭了,祂在墓地哀哭,這顯示了人類存在的真問題,以及基督拯救的真正意義。樹會來年發芽,人彷彿一去不復返了。那棵樹也像十字架,唯有在那裡,埋藏著復活的盼望。

三、伯特利立柱(9-14)

9雅各從巴旦亞蘭回來,神又向他顯現,賜福與他,10且對他說,你的名原是雅各,從今以後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這樣,他就改名叫以色列。

11神又對他說,我是全能的神。你要生養眾多,將來有一族和多國的民從你而生,又有君王從你而出。12我所賜給亞伯拉罕和以撒的地,我要賜給你與你的後裔。

13神就從那與雅各說話的地方升上去了。14雅各便在那裡立了一根石柱,在柱子上奠酒,澆油。15雅各就給那地方起名叫伯特利。

死亡悲劇中,人更需要從天上而來的安慰。神是不斷向雅各顯現的神,在伯特利(28)和毗努伊勒(32)顯現的神,就是感動雅各命名伯特利的神,將雅各更名為以色列的神,如今在伯特利再一次向雅各顯現,並以交叉結構的方式(28-32-35),重申雅各更名為以色列(9-10),而路斯更名為伯特利(13-15)。一方面,你是新造的人,另一方面,這世界已經被開闢出一個地方成為教會。而11-12讓我們進一步認識神。

第一、神是哪一位:「神又對他說,我是全能的神」。אֱלֹהִים אֲנִי אֵל שַׁדַּי,I am God Almighty。神曾這樣向亞伯拉罕啟示自己(17:1),也這樣啟示以撒(28:3)。現在是雅各。祂是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神,是活人的神,不是死人的神。雅各也將全能者的祝福臨到了約瑟(43:14,48:3,49:24)。第二、神賜給你怎樣的使命。首先,更多新造的人要被建造,並成為一個國度:「你要生養眾多,將來有一族和多國的民從你而生」。這也是新創造(1:22,28;8:17;9:1,7;17:6,20,26:22;28:3;41:52;47:27;48:4,49:22)。גֹּוי וּקְהַל גֹּויִם,a nation and a company of nations,「一族和多國的民」。更準確地說,是一個國家和很多國家(28:3,48:4,49:6)。應該指以色列和所有基督徒。וּמְלָכִים,很多君王。神的國度是王國,有秩序有政府的國度。其次,這個國度是一片新天新地或應許之地,並非虛無縹緲:「12我所賜給亞伯拉罕和以撒的地,我要賜給你與你的後裔」。值得強調的是,神要在這裡賜福(וַיְבָרֶךְ)雅各,這場賜福是從亞倫巴古開始的,是對亞倫巴古的翻轉。這是主的話語:「耶穌說,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只管去傳揚神國的道」(路加福音9:60)。這是主耶穌不近人情嗎?祂只是吩咐我們把生死大事交給祂,而我們只有住在使命中才能走過死蔭的幽谷,展翅上騰。

最後是立柱的雅各或雅各所立的柱子。壇指向獻祭:贖罪和赦罪或罪人稱義。柱則首先指向聖殿的柱石,教會的建立,或基督徒將自己獻給神,用以建造神的家;作復活升天和復臨之主的見證。其次,雅各柱特別記念:「神就從那與雅各說話的地方升上去了」(另參使徒行傳1:8-9)。約翰福音反覆強調:耶穌得著榮耀,主要指祂從死裡復活,並且被高舉升天坐在父上帝的右邊。雅各柱見證著神的榮耀和底波拉靈魂的上升。

四、拉結之死(16-20)

16他們從伯特利起行,離以法他還有一段路程,拉結臨產甚是艱難。17正在艱難的時候,收生婆對她說,不要怕,你又要得一個兒子了。

18她將近於死,靈魂要走的時候,就給她兒子起名叫便俄尼。他父親卻給他起名叫便雅憫。

19拉結死了,葬在以法他的路旁。以法他就是伯利恆。20雅各在她的墳上立了一統碑,就是拉結的墓碑,到今日還在。

1、以法他產難(16-17)

創世記35章是雅各的天路歷程,以色列人要繼續前行。「他們從伯特利起行」。有人認為雅各滯留示劍而未到伯特利因此遭遇強姦事件,這個觀點證據不足。示劍是以色列人進入應許之地的第一站,伯特利是第二站;以法他或伯利恆是第三站。而天路上的每一站都有特定的功課。「一段路程」(כִּבְרָה)可能大約兩小時或11公里。以法他,אֶפְרָת,ash-heap,place of fruitfulness。這是一個同時包含死亡和生命信息的地方。動詞פָּרָה的基本含義是to bear fruit, be fruitful, branch off。對雅各而言,從巴旦亞蘭歸回已經很多年了,一直不再有新生命降生在這個家庭,直到他們離開偶像,靠近以法他。但是,新生面臨一場產難。「拉結臨產甚是艱難」:וַתֵּלֶד רָחֵל וַתְּקַשׁ בְּלִדְתָּֽהּ,and Rachel travailed, and she had hard labour。動詞קָשָׁה的基本含義是:to be hard, be severe, be fierce, be harsh(35:16,17;49:7)。此時拉結應該已經人過中年,產難有生理上的原因。產難也出於人的罪(耶利米書30:6)。生子的痛苦對母親而言是殘忍的;同時也是一場屬靈的戰爭——每一場生產都表明神對人的祝福,同時魔鬼在側要吞吃女人的後裔(創世記3:14-16;啟示錄12:1-4)。

此時需要神使者的援助。「17正在艱難的時候,收生婆對她說,不要怕,你又要得一個兒子了」。יָלַד這個概念在這段經文中反覆出現,這裡用在動詞分詞(הַמְיַלֶּדֶת)指收生婆或助產士(創世記38:28,出埃及記1:16)。首先是話語上的安慰:אַל־תִּירְאִי,Fear not。其次收生婆以先知的方式告訴拉結產難的原因:כִּֽי־גַם־זֶה לָךְ בֵּֽן,thou shalt have this son also(撒母耳記上4:20)。一方面,這是一個兒子(30:1);另一方面,你一定能成功生下這個兒子。希臘文用ὠδίν這個名詞描述產難或災難。首先主耶穌也是經歷這樣的產難才復活的(使徒行傳2:24)。其次,這個動詞常常指向末世大災難(馬太福音24:8;馬可福音13:8;帖撒羅尼迦前書5:3;另參詩篇48:6,以賽亞書13:8, 耶利米書4:31, 6:24, 13:21, 22:23,49:24,50:43,彌迦書4:9-10)。而動詞ὠδίνω指向罪人的重生,如加拉太書4:19,「我小子阿,我為你們再受生產之苦,直等到基督成形在你們心裡」(另參加拉太書4:27;以賽亞書21:3,42:14,以賽亞書54:1)。但是拉結的產難主要是為「這個兒子」而有的,因此主要不是審判,而包含著聖誕故事中所有使者的祝福。

2、生命的更新(18)

正是靠使者的安慰,拉結堅持到生產,並為孩子命名。「18她將近於死,靈魂要走的時候,就給她兒子起名叫便俄尼。他父親卻給他起名叫便雅憫」。首先請注意,拉結之死是雅各繼底波拉之後第二次近距離親歷死亡,而且是至近之人的死亡。但在這裡沒有哭泣的橡樹,卻有完全不同的關於死亡的定義:וַיְהִי בְּצֵאת נַפְשָׁהּ כִּי מֵתָה,And it came to pass, as her soul was in departing for she died。一方面,死和生緊緊聯繫在一起,難捨難分。另一方面,死在這裡被描述為靈魂的離開。底波拉之死只是眼淚,拉結之死已經是離開。但這離開還不知往何處去,直到以撒之死,聖經清楚告訴我們,他藉死回家。其次,我們看拉結和雅各對孩子的命名。命名實際上賦予這個孩子生命的意義:他來到世界到底有什麼目的,他存在的意義在哪裡。一般而言,對人生有兩種看法:悲觀主義和樂觀主義。拉結代表了叔本華以及佛教的方向:人生何苦。בֵּן–אוֹנִי,Ben-oni,son of my sorrow(申命記26:14,何西阿書9:4)。一方面,拉結指著這個孩子總結自己的一生經驗;另一方面,這個剛生出來就失去母親的孩子,未來何等悲劇。拉結的呼告(קָרָא)也是禱告祈求:求神憐憫這個孩子。神藉著雅各回應(קָרָא)或安慰了拉結。雅各的命名徹底翻轉了拉結的生命理念。בִּנְיָמִין,Benjamin,son of the right hand。悲傷之子被更新為右手之子。根據聖經的語境,右手高舉之子指向基督和基督裡的復活升天。雅各的命名不僅是對這個孩子的祝福,也是對拉結的安慰:你放心離開吧,我們的孩子將會被神高舉,而且會在天上和你團聚。於是有了便雅憫。便雅憫是雅各眾子中唯一降生在應許之地的。便雅憫人因自己的罪在士師記中幾乎被滅絕,但便雅憫支派中有士師以笏、君王掃羅、以斯貼和末底改,新約有保羅。在舊約大部分歷史時期內,便雅憫都是猶大支派或大衛王國的堅定盟友。

3、新約伯利恆

在得知便俄尼必定便雅憫之後,拉結才離開的。「19拉結死了,葬在以法他的路旁。以法他就是伯利恆」。拉結死了(מוּת),被埋葬(קָבַר);埋葬的地點是在去往以法他的路上:בְּדֶרֶךְ אֶפְרָתָה,in the way to Ephrath。按字意也可以這樣解釋:她埋葬在通往復活的路上(48:7)。而這裡第一次強調,以法他就是伯利恆。בֵּית  לֶחֶם,Beth-lehem,house of bread (food)。糧倉,麵包屋,主的聖餐在聖殿中……對路德教會而言,完全可以將之與這樣的啟示聯繫在一起:這是我的身體,這是我的血;耶穌要以身體為殿——那裡是便雅憫可以交託的地方。拉結可以放心離開了。

這是主的話語:「33因為神的糧,就是那從天上降下來賜生命給世界的。若不是差我來的父吸引人,就沒有能到我這裡來的。到我這裡來的,在末日我要叫他復活…48我就是生命的糧…50這是從天上降下來的糧,叫人吃了就不死。51我是從天上降下來生命的糧。人若吃這糧,就必永遠活著。我所要賜的糧,就是我的肉,為世人之生命所賜的。53耶穌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沒有生命在你們裡面。54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復活。55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56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裡面,我也常在他裡面。57永活的父怎樣差我來,我又因父活著,照樣,吃我肉的人,也要因我活著。58這就是從天上降下來的糧。吃這糧的人,就永遠活著,不像你們的祖宗吃過嗎哪,還是死了」,伯利恆是路得與波阿施的故鄉,是大衛王的故鄉,是耶穌基督降生的大衛城(路得記1:1;撒母耳記上16:1;彌迦書5:2;約翰福音7:42)。伯利恆從舊約指向新約(耶利米書31)。先知耶利米和馬太福音將拉結的悲劇換了另外一個角度,不是嬰孩痛失母親,而是母親痛失嬰孩——有一位嬰孩將成為所有母親和嬰孩的救贖與復活。換言之,魔鬼或大紅龍或希律王在舊約中以為成功消滅了女人, 而在新約中以為成功消滅了女人的後裔。但這只是妄想。所以拉結之死和埋葬是聖誕節的故事,也是復活節的故事:「20雅各在她的墳上立了一統碑,就是拉結的墓碑,到今日還在」。這個墳墓等候基督的倒空。而翻作統碑的מַצֵּבָה就是上文的柱子(28:18,22;31:13;35:14)——必有一天拉結要隨主升入高天。伯利恆的「玉琮」與伯特利的「玉琮」是平行的。

值得強調的是,在聖誕故事中,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都聚焦伯利恆。馬太福音2:1-18是伯利恆屠嬰的悲劇,是便俄尼。路加福音2:1-20是伯利恆聖嬰的福音,是便雅憫。請對比這兩段經文:「這就應了先知耶利米的話,說,在拉瑪聽見號啕大哭的聲音,是拉結哭她兒女,不肯受安慰,因為他們都不在了」(馬太福音2:17-18);「13忽然有一大隊天兵,同那天使讚美神說,14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在地上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有古卷作喜悅歸與人)」(路加福音2:13-14)。神必在基督復活和復臨中擦乾我們一切的眼淚。再見底波拉,再見拉結——咱們天上見。

五、以得台支帳(21-26)

21以色列起行前往,在以得台那邊支搭帳棚。22以色列住在那地的時候,流便去與他父親的妾辟拉同寢,以色列也聽見了。雅各共有十二個兒子。

23利亞所生的是雅各的長子流便,還有西緬,利未,猶大,以薩迦,西布倫。24拉結所生的是約瑟,便雅憫。25拉結的使女辟拉所生的是但,拿弗他利。26利亞的使女悉帕所生的是迦得,亞設。這是雅各在巴旦亞蘭所生的兒子。

1、長子(21-22)

死亡不能毀滅以色列。聖經沒有細說或描述雅各怎樣為拉結嚎啕大哭,因此我們不好為古人傷心,也沒有必要替雅各濫情。「21以色列起行前往,在以得台那邊支搭帳棚」。以色列人繼續天路歷程,到第四站。這裡的主語不是雅各,也不是他們,而是以色列(יִשְׂרָאֵל)。神已經得勝。וַיֵּט אָֽהֳלֹהמֵהָלְאָה לְמִגְדַּל־עֵֽדֶר,and spread his tent beyond the tower of Edar。這個重複的詞組אָֽהֳלֹהמֵהָלְאָה應該指不斷靠近或離開以得台連續搭建帳棚。הָֽלְאָה,out there, onwards, further(19:9)。這些營地應該在以得台和希伯倫之間的路上,或在伯利恆和以得台的路上。מִגְדַּל־עֵֽדֶר,the tower of Edar,以得之塔。עֵדֶר的基本含義是flock, herd,畜群,羊群(29:2-3,8;30:40;32:16,19)。這是牧者的天職:務要牧養你們中間的群羊(彌迦書4:8等)。猶太人有傳統說以得台靠近耶路撒冷,而彌賽亞將在這裡顯現。主說:「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權柄原文作門)」(馬太福音16:18)。教會不過是基督使用彼得這樣的爛石頭建造的。神的帳幕裡是什麼人呢?雅各的12個兒子,而其長子或十二個兒子的代表人物就是流便。流便是罪魁。神有大愛來拯救罪人,甚至流便這樣罪大惡極無恥之尤。神有大能重造新人,即使曾經流便這樣的當滅之子黑暗之人。

這是教會的醜聞:「22以色列住在那地的時候,流便去與他父親的妾辟拉同寢,以色列也聽見了。雅各共有十二個兒子」。這一罪惡首先讓我們看見,以色列人並不比示劍人更義。示劍人是強姦犯,而流便是亂倫黨(申命記9:3-6)。其次,流便的亂倫也是迦南的風俗(利未記18-20;創世記9:22-27,19:33-38;撒母耳記下16:21-22),顯示異教對以色列家的敗壞。再次,我們必須正視流便的罪。我基本上同意或理解這樣的解釋:流便亂倫可能同時為報復雅各、拉結和辟拉;而流便傷害的不僅僅是雅各,更傷害了辟拉所生的但和拿弗他利,他們是流便的弟兄。流便的怨恨可能出於在巴旦亞蘭早期的經歷,我們藉著風茄事件談論過那位「早熟」的孩子(創世記30:1-14)。而雅各對底拿的冷漠,以及拉結之後寵愛辟拉的傳聞,也可以成為流便犯罪的理由。最後,我相信流便從此之後開始悔改了。在殘害約瑟的暴行中,流便是唯一表現出一點天良的人:「21流便聽見了,要救他脫離他們的手,說,我們不可害他的性命。22又說,不可流他的血,可以把他丟在這野地的坑裡,不可下手害他。流便的意思是要救他脫離他們的手,把他歸還他的父親。……29流便回到坑邊,見約瑟不在坑裡,就撕裂衣服,30回到兄弟們那裡,說,童子沒有了。我往哪裡去才好呢?」(創世記37:21-30)。

這裡有四個事實讓我們震撼不已。第一、上帝的子民和世人一樣敗壞。聖經誠實記載了選民和先祖的罪,基督徒都必須誠實降卑。第二、神不會放過罪,神必審判,而若不悔改的必然有更重的審判:「3流便哪,你是我的長子,是我力量強壯的時候生的,本當大有尊榮,權力超眾。4但你放縱情慾,滾沸如水,必不得居首位。因為你上了你父親的床,污穢了我的榻」(創世記49:3-4);「1以色列的長子原是流便。因他污穢了父親的床,他長子的名分就歸了約瑟。只是按家譜他不算長子。2猶大勝過一切弟兄,君王也是從他而出。長子的名分卻歸約瑟」(歷代志上5:1-2)。第三、上帝在基督裡竟然可以容納和赦免流便這樣的罪魁,神的愛何等長闊高深。而我們正是因為神的大愛和憐憫,得以重生。這是流便的未來:「願流便存活,不至死亡。願他人數不至稀少」(申命記33:6);以西結書48:31,「城的各門要按以色列支派的名字…一為流便門」。第四、神捨棄自己的兒子才能救贖流便。基督一方面道成肉身與流便認同;另一方面,流便重生,耶穌必須赴死;而耶穌復活,歸信的流便必被稱義。於是你我們看見這一幕:「以色列也聽見了」。雅各和所有以色列人都聽見了。雅各若消滅流便魔鬼得勝,雅各唯有捨己。雅各痛苦至死,流便得生。耶穌看著彼得釋放巴拉巴,上十字架。

2、眾子(23-26)

這是以色列的十二支派:「22……雅各共有十二個兒子23利亞所生的是雅各的長子流便,還有西緬,利未,猶大,以薩迦,西布倫。24拉結所生的是約瑟,便雅憫。25拉結的使女辟拉所生的是但,拿弗他利。26利亞的使女悉帕所生的是迦得,亞設。這是雅各在巴旦亞蘭所生的兒子」。這裡提到以色列12個兒子,還有他們的四位母親。這都是女人的後裔(創世記3:15)。以得台醜聞之後,神仍然在以色列中得勝,教會仍然建立。我們完全可以想見,魔鬼要藉著死亡和罪(流便辟拉)徹底擊碎拆毀教會,不僅雅各有足夠的理由擊殺逆子,辟拉所生的但和拿弗他利也有理由弟兄相殘;而且以色列的信心會搖動。雅各的痛苦和忍耐讓我們顫慄;雅各所預表的基督實際上成為以色列平安的根據與保障。以色列的軍隊靠主的公義和憐憫屹立在世界上,繼續前進。那些一定要吃流便自義的龍的傳人和魔鬼之子只能羨慕嫉妒恨咬牙切齒,但教會必能勝過陰間的門。

這是以得台帳幕的遠景:「4我聽見以色列人,各支派中受印的數目,有十四萬四千。5猶大支派中受印的有一萬二千。流便支派中有一萬二千。迦得支派中有一萬二千。6亞設支派中有一萬二千。拿弗他利支派中有一萬二千。瑪拿西支派中有一萬二千。7西緬支派中有一萬二千。利未支派中有一萬二千。以薩迦支派中有一萬二千。8西布倫支派中有一萬二千。約瑟支派中有一萬二千。便雅憫支派中受印的有一萬二千。9此後,我觀看,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10大聲喊著說,願救恩歸與坐在寶座上我們的神,也歸與羔羊。11眾天使都站在寶座和眾長老並四活物的周圍,在寶座前,面伏於地,敬拜神,12說,阿們。頌讚,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與我們的神,直到永永遠遠。阿們。13長老中有一位問我說,這些穿白衣的是誰?是從哪裡來的?14我對他說,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15所以他們在神寶座前,晝夜在他殿中事奉他。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16他們不再饑,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17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啟示錄7:4-17)。

我不支持「取代神學」。因為這才是我們所信的上帝,就是審判並救贖流便並救贖到永遠的上帝。「15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這話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16然而我蒙了憐憫,是因耶穌基督要在我這罪魁身上,顯明他一切的忍耐,給後來信他得永生的人作榜樣。17但願尊貴,榮耀歸與那不能朽壞不能看見永世的君王,獨一的神,直到永永遠遠。阿們」(提摩太前書1:15-17)。

六、以撒之死(27-29)

27雅各來到他父親以撒那裡,到了基列亞巴的幔利,乃是亞伯拉罕和以撒寄居的地方。基列亞巴就是希伯侖。

28以撒共活了一百八十歲。29以撒年紀老邁,日子滿足,氣絕而死,歸到他本民那裡。他兩個兒子以掃,雅各把他埋葬了。

1、父子重逢(27)

以色列人經過第四站的風波,繼續前行,到第五站。很多年以後,雅各終於要回去見父親以撒了。按人之常情,我們可以理解這場遲到的父子重逢:以撒偏愛以掃,也是雅各流亡數十年的原因之一。雅各有理由不想見他的父親以撒。但是,流便對雅各的深刻傷害,也許深深震撼了雅各,讓他想起自己怎樣傷害過父親,那些欺騙和詭計,那些母子同謀和多數暴政以及離間。流便對雅各的傷害遠遠殘忍過雅各對以撒的傷害。一個人只有被自己的兒女踐踏之後,才可能學會自省並寬容父母,並且重建親子關係。神用祂的方式教導我們怎樣彼此相愛。祂先愛了我們,為我們捨命;然後吩咐我們如此地彼此相愛。我們可以這樣說,沒有流便亂倫事件,就沒有雅各和以撒的團聚。「27雅各來到他父親以撒那裡,到了基列亞巴的幔利,乃是亞伯拉罕和以撒寄居的地方。基列亞巴就是希伯侖」。我們當記得:「耶和華對雅各說,你要回你祖,你父之地,到你親族那裡去,我必與你同在」(創世記31:3)。雅各在這個使命上患有拖延症。願我們一起思想我們受到的傷害:神使用他們讓我們回想我們怎樣傷害人,並仰望十字架上神子的受苦與救恩。

請注意這組平行關係:「基列亞巴就是希伯侖」這個稱述與「以法他就是伯利恆」是平行的。קִרְיַת  אַרְבַּע,Kirjath-arba,city of Arba。אַרְבַּע的意思是四或第四(2:10)。而希伯倫的意思就是聯合:חֶבְרוֹן,Hebron,association。這個概念可以指神與人和好及同在,也可以指人的主內合一。基列亞巴這個名字最早出現的時候,是與撒拉之死聯繫在一起的:「1撒拉享壽一百二十七歲,這是撒拉一生的歲數。2撒拉死在迦南地的基列亞巴,就是希伯侖。亞伯拉罕為她哀慟哭號。3後來亞伯拉罕從死人面前起來,對赫人說,4我在你們中間是外人,是寄居的。求你們在這裡給我一塊地,我好埋葬我的死人,使她不在我眼前」(創世記23:1-4)。以撒去世是返回他所愛的母親撒拉身邊了,撒拉和亞伯拉罕都葬在希伯倫的麥比拉洞。而這裡特別強調:「乃是亞伯拉罕和以撒寄居的地方」。גּוּר,to sojourn, abide, dwell in, dwell with, remain, inhabit, be a stranger, be continuing, surely。這個世界對我們而言只是寄居的地方,我們只是過客。這個概念已經預備了我們必須重新思想以撒之死:不是離家,而是回家。

2、視死如歸(28-29)

以撒應該是安然去世的,數十年父子分裂,晚年卻得以重逢和睦。他一直在等候他的兒子或那個浪子,甚至可能為此從別是巴北上希伯倫;如今等到了。這不僅僅是骨肉之間的魂繞夢牽以及老父倚閭,而且以撒也是在守望自己的信仰——那位應許後裔的神是否是信實的。這一幕讓我們想起老人西面:「28西面就用手接過他來,稱頌神說,29主阿,如今可以照你的話,釋放僕人安然去世。30因為我的眼睛已經看見你的救恩。31就是你在萬民面前所預備的。32是照亮外邦人的光,又是你民以色列的榮耀」(路加福音2:28-32)。於是,「28以撒共活了一百八十歲。29以撒年紀老邁,日子滿足,氣絕而死,歸到他本民那裡」。這裡對以撒之死有了更為屬靈的定義:וַיִּגְוַע יִצְחָק וַיָּמָתוַיֵּאָסֶף אֶל־עַמָּיו זָקֵן וּשְׂבַע יָמִים,And Isaac gave up the ghost, and died, and was gathered unto his people, being old and full of days。實際上有四個概念來描述以撒之死:

第一、גָּוַע,to expire, die, perish, give up the ghost, yield up the ghost, be dead, be ready to die(6:17,7:21,25:8,25:17,35:29,49:30)。這是肉身的死,是死亡現象本身。第二、מוּת,to die, kill, have one executed;「你吃的日子必定死」(2:17)。死是罪的工價,這指死亡的屬靈含義。第三、וַיֵּאָסֶף אֶל־עַמָּיו,and was gathered unto his people。死亡不是結束,而是剛剛開始。基督徒的死亡是被神收聚回家,與基督裡的人團聚。第四、זָקֵן וּשְׂבַע יָמִים,old and full of days。與以撒歷代先祖比起來,以撒算不得高壽。因此這裡的概念可指:你完成了在世上的工作或使命,然後才可以離開。神會在祂認為我們任務完成並且滿意我們的事工之後帶我們回去。形容詞שָׂבֵעַ的基本含義是:sated, satisfied, surfeited;心滿意足的(創世記25:8;申命記33:23)。以撒成就了雅各和以掃的和睦:「他兩個兒子以掃,雅各把他埋葬了」(參25:7-9)。

從示劍(偶像)經伯特利(底波拉)、伯利恆(拉結)、以得台(流便)、到希伯倫(以撒),雅各遷徙路線位於應許之地的軸心;一路生離死別與埋葬。這五個地點圍繞伯利恆形成交叉結構。在耶穌的的傳道旅程及死而復活中,上帝勝過了世界、死亡和罪。雅各經歷的這三場死亡分別代表喪母(底波拉-利百加)、喪妻(拉結-辟拉)和喪父(以撒)。底波拉去世,江河嗚咽草木同悲。拉結產難和辟拉亂倫,雅各轉向十字架。到以撒去世的時候,雅各可以視死如歸了:「19因為我知道這事藉著你們的祈禱,和耶穌基督之靈的幫助,終必叫我得救。20照著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21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22但我在肉身活著,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該挑選什麼。23我正在兩難之間,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腓立比書1:19-23)。阿門。

任不寐,2018年5月27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