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第五十四課:我們這個世界(36:1-43)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創世記36章。截止創世記36章,我們這個學期的課程就結束了。創世記37-38章雖然也發生在迦南地,但是我們略作調整,可以將這兩章歸入到約瑟的故事之中(37-50)。新學期計劃在今年九月份開學,第一課從創世記開始,直到完成創世記1-11章,以及37-50章的學習。感謝主從歲首到年終保護看顧這地,使我們得以克服各種困難完成創世記第一學期的課程。這一年我們經歷的一切,按聖經都是要有的。願榮耀、讚美和國度都歸基督,都歸我們在天上的父神。願神大大使用我們對祂話語的晝夜思想,祝福我們也祝福中國教會。並求神繼續保守和祝福我們以後的道路,因為他是始終與雅各同在的神。阿門。創世記36章可以這樣結構。這個結構顯示了以東人不同的發展階段。一、以東人的婚姻(1-8);二、以東人的遷徙(6-8);三、以東人的後代(9-14);四、以東人的族長(15-19);五、西珥人的族長(20-30);六、以東地的諸王(31-39);七、以東人的族長(40-43)。這七個階段可以依次對應如下主題:一、與外邦人通婚;二、離開神的家進入世界;三、進一步與外邦人通婚;四、進一步世俗化;五、完全的世俗化;六、建立世界的國;七、女權主義的興起或回到夏娃。另外,需要參考歷代志上1:43-54來學習創世記36章。創世記36章是非常特別的一章,而且在查經和考古方面都面臨非常艱苦繁重的任務。因此這一周我幾乎每一天都在寫講章。兩家小雁圍繞在我的身旁。大草原河阿我的迦巴魯河,天空真在上面緩緩打開了。阿門。

一、以東人的婚姻(1-5)

1以掃就是以東,他的後代記在下面。

2以掃娶迦南的女子為妻,就是赫人以倫的女兒亞大和希未人祭便的孫女,亞拿的女兒阿何利巴瑪,3又娶了以實瑪利的女兒,尼拜約的妹子巴實抹。

4亞大給以掃生了以利法。巴實抹生了流珥。5阿何利巴瑪生了耶烏施,雅蘭,可拉。這都是以掃的兒子,是在迦南地生的。

1、婚姻大事

我們已經談過,「他的後代記在下面」這是創世記典型的族譜句式,表明要介紹一個新的民族的起源。而「以掃就是以東」這句話在創世記36章反覆出現,無疑是摩西給當代人與後來人看的,讓以色列人和參會知道他們面對的到底是什麼人,特別是他們是從哪裡來的。1-5中有14個人名,特別聚焦以掃的婚姻。我們必須在基督和教會的婚姻或耶和華與以色列的婚姻這個核心異象的基礎上理解以掃的婚姻:上帝的選民與外邦人通婚或這種屬靈的淫亂,乃是以東人敗壞的根源,也是今天教會敗壞的根源。以掃也是亞伯拉罕的後裔,這個種族的兌變對教會世俗化以及異教化因此有著重要的鏡鑒意義。這些真理我們可以回溯到創世記6:1-7,「1當人在世上多起來,又生女兒的時候,2神的兒子們看見人的女子美貌,就隨意挑選,娶來為妻。3耶和華說,人既屬乎血氣,我的靈就不永遠住在他裡面。然而他的日子還可到一百二十年。4那時候有偉人在地上,後來神的兒子們和人的女子們交合生子,那就是上古英武有名的人。5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6耶和華就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7耶和華說,我要將所造的人和走獸,並昆蟲,以及空中的飛鳥,都從地上除滅,因為我造他們後悔了」。正因為如此沒亞伯拉罕堅決拒絕以撒娶迦南的女子;而以掃娶了迦南女子讓利百加心裡愁煩。也正因為如此,示劍人要與以色列人通婚,結果他們男丁全部滅亡。

2、以掃之妻

前文談及了以掃的婚姻:26:34以掃四十歲的時候娶了赫人比利的女兒猶滴,與赫人以倫的女兒巴實抹為妻。35她們常使以撒和利百加心裡愁煩;28:8以掃就曉得他父親以撒看不中迦南的女子,9便往以實瑪利那裡去,在他二妻之外又娶了瑪哈拉為妻。他是亞伯拉罕兒子以實瑪利的女兒,尼拜約的妹子。至於名字上與36:2-3節不同,有兩種解釋:同一個人有不同的名字或名字更換了;或者他們是不同的人,以掃不止三位妻妾。僅就36章這段經文而言,以掃3妻5子;而這五個兒子都出生在迦南地。這個強調幾乎是悲劇性的:你們出生在應許之地,但卻離開了。這些名字的基本含義可能如下:以掃:עֵשָׂו,hairy。以東:אֱדֹם,red(紅湯)。亞大:עָדָה,ornament;有人認為她就是巴實抹。拉麥的妻子也叫亞大(4:17)。因此有一種可能,摩西是將兩個女人類比。以倫,אֵילוֹן,terebinth, mighty(26:34)。阿何利巴瑪,אָהֳלִיבָמָה,tent of the high place。這個名字在創世記6章反覆出現了7次(2,5,14,18,25,41),她的影響在以掃家族中幾乎佔有支配地位。而她是希未人,就是示劍事件中的希未人。這就意味著,以掃家族中的「佘太君」是以色列人的仇敵。亞拿,עֲנָה,answer;可能代表異教神祇。阿何利巴瑪是亞拿的女兒,這個家族可能女權作大。祭便,צִבְעוֹן,coloured。這個名字在創世記36章出現了6次(2,14,20,24,29)。可能是兩個祭便,一個是希未人,一個是何利人;但也有人認為這是一個人。巴實抹,בָּשְׂמַת,spice(36:34)。這個名字在創世記35章出現了5次(3,4,10,13,17)。總而言之,這些外邦女子在以掃家族中影響深遠。

3、以掃之子

以掃的長子是以利法:אֱלִיפַז,my God is (fine) gold。這個名字的大意就是錢財是上帝,或上帝之征服。這個名字在創世記36章出現了7次(4,10,11,12,15,16)。很多學者相信,這個以利法就是約伯記中的以利法:「約伯的三個朋友提幔人以利法,書亞人比勒達,拿瑪人瑣法,聽說有這一切的災禍臨到他身上,各人就從本處約會同來,為他悲傷,安慰他」(約伯記2:11)。因此可以推斷,約伯是雅各時代的人,比摩西早了約500年。流珥,רְעוּאֵל,friend of God。摩西的岳父也叫這個名字(出埃及記2:18)。這個名字在創世記36章出現了5次(4,10,13,17)。這兩個兒子的名字中都有神(אֵל)。阿何利巴瑪即與以色列人有亡種滅族之血海深仇的希未人,給以掃生了三個兒子。耶烏施:יְעִישׁ,assembler(5,14),需要幫助,人多力量大。雅蘭:יַעְלָם,concealed(5,14,18)或youth或mountain goat。可拉:קֹרַח,bald(5,14,16,18)。這三個名字連接起來可能有這樣的含義:積聚力量,韜光養晦、圖窮匕見。值得一提的是,以掃的前兩個兒子中有神,但最後這三個兒子已經完全是無神論者了。但即使在以利法身上,對神的信仰已經開始發生轉變,這一點可以參考約伯記中的以利法的言論。這是一位高調上帝公義的人,頗有當今律法主義邪教徒的風範。流珥這個名字有這種可能性:罪人自高為基督之友;或者,對假信徒而言,上帝是我朋友如同說上帝是幫助我犯罪成功的昏君,這是典型的異教之神。

二、以東人的遷徙(6-8)

6以掃帶著他的妻子,兒女,與家中一切的人口,並他的牛羊,牲畜,和一切貨財,就是他在迦南地所得的,往別處去,離了他兄弟雅各。7因為二人的財物群畜甚多,寄居的地方容不下他們,所以不能同居。8於是以掃住在西珥山裡。以掃就是以東。

這裡有一個難題:以掃什麼時候遷居西珥山,是在以撒生前或死後?持兩種觀點的人都有。我個人以為是前者。如果我們返回創世記32:3就發現,以掃已經在西珥山定居相當長的時間了:「雅各打發人先往西珥地去,就是以東地,見他哥哥以掃」。以掃的離開有雙重的原因:第一是錢財的緣故。第二是神任憑他離開了,為把產業留給雅各。但無論如何,以掃是因為貪愛世界放棄了長子的名分,也許因此永遠離開了救恩。實際上以掃進入西珥山,相當於以掃第二次為紅湯出賣了長子的名分。這裡提到以掃的女兒,但上文並沒有給出名字。「往別處去」,原文說「進入某地中」:וַיֵּלֶךְ אֶל־אֶרֶץ,and went into the country。這裡特別強調,兩個人不能同居是因為財富(רְכוּשׁ,property, goods, possessions;מִקְנֶה,cattle, livestock)。一方面,兩個人在生活上都蒙神祝福,這是因為神記念亞伯拉罕的約。另一方面,兩個富人是不可能和睦同居的,都可能因錢自負。而錢財太多,人就不可用心去侍奉神。所以巴拿巴千金散盡,全身歸主。正因為同樣的原因,基督徒祈禱神不要讓自己有太多的錢,當然也不要太貧窮;有吃有穿就當知足。שֵׂעִיר,hairy or shaggy,與以掃同義(14:6,32:3)。以掃進入了他真正的祖國,可以在那裡如魚得水。以掃的離開與俄珥巴的離開具有同樣的標誌性和悲劇性。

三、以東人的後代(9-14)

9以掃是西珥山裡以東人的始祖,他的後代記在下面。10以掃眾子的名字如下。以掃的妻子亞大生以利法。以掃的妻子巴實抹生流珥。

11以利法的兒子是提幔,阿抹,洗玻,迦坦,基納斯。12亭納是以掃兒子以利法的妾。她給以利法生了亞瑪力。這是以掃的妻子亞大的子孫。

13流珥的兒子是拿哈,謝拉,沙瑪,米撒。這是以掃妻子巴實抹的子孫。

14以掃的妻子阿何利巴瑪是祭便的孫女,亞拿的女兒。她給以掃生了耶烏施,雅蘭,可拉。

第9節是對1節與8節的強調或綜合;而10與14是對上面信息的重複。所以這裡信息重點在11-13,轉向以掃的孫子,他們應該是在西珥山生的,至少有部分人是。注意這些平行的經文:「這是以掃的妻子亞大的子孫」;「這是以掃妻子巴實抹的子孫」;「以掃的妻子阿何利巴瑪」——這等於是強調,這些子孫都是外邦女子的後裔,他們與亞伯拉罕已經沒有關係了。在11-13節中,出現了11個新的名字。我們先看以利法6個兒子。

提幔:תֵּימָן,south(11,15,42)。約伯記中的「提幔人以利法」,可以指南方人以利法,也可以指以利法一直與提幔同住而得名。這是一個自以為有智慧但「拿刀追趕兄弟,毫無憐憫,發怒撕裂,永懷忿怒」結果被神砍倒用瘟疫和熱症懲罰的民族(耶利米書49:7,20;以西結書25:13;阿摩司書1:11-12;俄巴底亞書1:9;哈巴谷書3:3)。「基督徒」之間的攻擊或假弟兄的仇恨才是最殘忍的,傷害使徒最殘酷的是同宗的猶太人。阿抹:אוֹמָר,speaker or eloquent(11,16)。一無所長,也不愛真理,一味地言辭爭辯,或語言暴力。洗玻:צְפוֹ,watch-tower(11,15)。動詞צָפָה的意思是窺探,探子;不是看神,而是像神一樣看人(31:49)。因此以東人的守望台不是為了守候主的復臨,而是為了窺探人和控告人;從從高處如穢鳥居高臨下地審判人。迦坦:גַּעְתָּם,a burnt valley(11,16)。他們將教會變成欣嫩子谷,他們火刑別人最終被天火焚燒。基納斯:קְנַז,hunter(11,15,42)。追殺生命,這果真是以掃的後裔了。

這裡重點說說亞瑪力:「12亭納是以掃兒子以利法的妾。她給以利法生了亞瑪力。這是以掃的妻子亞大的子孫」。亭納應該是歸在亞大的權下的。תִּמְנָע,restrained。36:22,「羅坍的兒子是何利,希幔。羅坍的妹子是亭納」。亭納是西珥人,因此我們看見以利法進一步與西珥善的何利人通婚,而西珥人也是以東人滅絕的。結果生出亞瑪力。「亞瑪力原為諸國之首,但他終必沉淪」(民數記24:20);亞瑪力人更是以色列的宿敵。聖經說:「耶和華已經起了誓,必世世代代和亞瑪力人爭戰」。相關經文請查出埃及記17:8-16;撒母耳記上15:1-9)。亞瑪力人的後裔亞甲族人哈曼,即「猶大人的仇敵亞甲族哈米大他的兒子哈曼」,幾乎將以色列人亡種滅族;結果哈曼及其子孫被掛在了木頭上(以斯帖記3:1,3:10,8:3,8:5,9:24)。值得一提的是,這事敗也便雅憫人(掃羅),成也便雅憫人(以斯貼與末底改)。

其次是流珥的4個兒子。拿哈:נַחַת,rest或pure(13,17)。約伯記36:16用這個詞描述「擺在你席上的必滿有肥甘」。這種「安息」也可能指一種異教性的隱修,完全不顧公義的自私自利狀態,同時用屬靈裝點出各種風騷或清高。謝拉:זֶרַח,rising(13,17,33)或新時代(dawn)。33節說「比拉死了,波斯拉人謝拉的兒子約巴接續他作王」;這應該是同一個人。謝拉可能是拿哈的「改革版」。拿哈無為無不為,謝拉行為稱義。罪人起來有兩種可能,歸向基督,見證福音;或者殺人流血,暴虐殘害。沙瑪:שַׁמָּה,astonishment(13,17);「驚駭,笑談,譏誚」(申命記28:37)。謝拉的目的之一可能就是沙瑪,沙瑪也開闢了以東人對弟兄遭難和教會醜聞幸災樂禍的先河;而使徒不斷告訴教會,末世必有好譏誚的人,以東人如影隨形。米撒:מִזֶּה,fear(13,17)。從沙瑪到米撒,恐怖分子和膽小鬼或懦夫互為表裡。所謂鬼魔也信,只是顫兢。

四、以東人的族長(15-19)

15以掃子孫中作族長的記在下面。

以掃的長子以利法的子孫中,有提幔族長,阿抹族長,洗玻族長,基納斯族長,16可拉族長,迦坦族長,亞瑪力族長。這是在以東地從以利法所出的族長,都是亞大的子孫。

17以掃的兒子流珥的子孫中,有拿哈族長,謝拉族長,沙瑪族長,米撒族長。這是在以東地從流珥所出的族長,都是以掃妻子巴實抹的子孫。

18以掃的妻子阿何利巴瑪的子孫中,有耶烏施族長,雅蘭族長,可拉族長。這是從以掃妻子,亞拿的女兒,阿何利巴瑪子孫中所出的族長。

19以上的族長都是以掃的子孫。以掃就是以東。

三家族長的名字在上文都提過了,此不贅言。注意這個平行結構:「都是亞大的子孫」,「都是以掃妻子巴實抹的子孫」,「以掃的妻子阿何利巴瑪的子孫」;首尾呼應:「以掃子孫中作族長的」與「以上的族長都是以掃的子孫」。首先我們要認識何為族長,這是一個很難翻譯的概念。אַלּוּף,這個詞可能的含義包括tame, docile;friend, intimate;chief。用作族長這個概念,主要指以東人的族長,因此它代表一種具有以東特色的統治方式。字根אָלַף的基本含義是to learn,統治者是人民的教師或導師,舵手。這可能代表統治者自以為神的意識形態,用罪人的主義作為普遍真理教導人。這是提幔人以利法對這個字的使用:「你的罪孽指教你的口。你選用詭詐人的舌頭」(約伯記15:5)。布西人蘭族巴拉迦的兒子以利戶向約伯發怒也用這個詞:「若不然,你就聽我說。你不要作聲,我便將智慧教訓你」(另參約伯記35:11)。箴言22:25,「恐怕你傚法他的行為,自己就陷在網羅裡」。

族長這個翻譯倒也傳神。「族」意味著領袖和其臣民同屬一族,都是人,而且是一樣的罪人。因此「長」是必須被限制的。像領導那樣,成為或傚法掌權者,成為種族信仰。一個離棄神的民族,最終一定有人起來自以為神,並像神一樣論斷善惡,結果陷落在魔鬼的網羅中。神藉著先知先知以賽亞審判了以東的領袖體制:「12以東人要召貴胄來治國,那裡卻無一個。首領也都歸於無有。13以東的宮殿要長荊棘,保障要長蒺藜和刺草。要作野狗的住處,鴕鳥的居所。14曠野的走獸,要和豺狼相遇。野山羊,要與伴偶對叫。夜間的怪物,必在那裡棲身,自找安歇之處。15箭蛇要在那裡作窩,下蛋,抱蛋,生子,聚子在其影下。鷂鷹,各與伴偶聚集在那裡」(以賽亞書34:12-15)。另參以西結書32:28-29,「28法老阿,你必在未受割禮的人中敗壞,與那些被殺的人一同躺臥。29以東也在那裡。她君王和一切首領雖然仗著勢力,還是放在被殺的人中。他們必與未受割禮的和下坑的人一同躺臥」。從族長發展到君王,不可逆轉。

五、西珥人的族長(20-30)

20那地原有的居民何利人西珥的子孫記在下面,就是羅坍,朔巴,祭便,亞拿,21底順,以察,底珊。這是從以東地的何利人西珥子孫中所出的族長。

22羅坍的兒子是何利,希幔。羅坍的妹子是亭納。23朔巴的兒子是亞勒文,瑪拿轄,以巴錄,示玻,阿南。24祭便的兒子是亞雅,亞拿(當時在曠野放他父親祭便的驢,遇著溫泉的,就是這亞拿)。25亞拿的兒子是底順。亞拿的女兒是阿何利巴瑪。26底順的兒子是欣但,伊是班,益蘭,基蘭。27以察的兒子是辟罕,撒番,亞干。28底珊的兒子是烏斯,亞蘭。

29從何利人所出的族長記在下面,就是羅坍族長,朔巴族長,祭便族長,亞拿族長,30底順族長,以察族長,底珊族長。這是從何利人所出的族長,都在西珥地,按著宗族作族長。

1、何利人溯源(20-21)

這段經文可以這樣交叉結構。現在轉到西珥山何利人的宗族。很有可能,以東人的族長制度是完全傚法了何利人的族長制度——亞伯拉罕的一支「後裔」,完全被外邦人或異教政治文化同化了。我們先來認識一下何利人:חֹרִי,cave dweller;洞穴居民,山頂洞人,窯洞居民。名詞חוֹר的基本含義是hole, cave(撒母耳記上14:11等)。何利人首現創世記14:6,「在何利人的西珥山殺敗了何利人,一直殺到靠近曠野的伊勒巴蘭」。在創世記36章,這個名字出現了3次(20,21,29)。另外這個名詞出現在申命記中:「先前,何利人也住在西珥,但以掃的子孫將他們除滅,得了他們的地,接著居住,就如以色列在耶和華賜給他為業之地所行的一樣」(申命記2:12);「正如耶和華從前為住西珥的以掃子孫將何利人從他們面前除滅,他們得了何利人的地,接著居住一樣,直到今日」(申命記2:22)。申命記這兩節經文告訴我們,第一、以掃家族使用暴力征服了何利人,但卻繼承了何利人的文化傳統。他們只是表面上消滅了何利人,但自己變成了何利人。這類似滿清入關,結果完全漢化了。第二、上帝任憑甚至幫助以以東人消滅了何利人,主要原因可能是為了紀念亞伯拉罕之約,同時為雅各掃除更大的邊患。有學者認為何利人就是希未人​或​耶布斯人,或屬胡裡人(戶利人,Hurrians),但迄今都無定論。也有可能他們是各種民族混居產生的(這些名字有閃族的特徵),結果根據居住狀況統稱洞穴人。另外一種可能,就是因「羅坍的兒子是何利」(22)得名,一如X國人。

2、西珥的子孫(22-28)

這段經文提到了西珥的7個兒子(בֵּן),以及七個兒子各自的兒女子孫,共20人。加上西珥本人,共27個新名字。其中亭納、祭便和阿何利巴瑪在以掃家譜中都出現了。這些重複出現的名字顯示,以掃家族與西珥家族有著廣泛的通婚關係。其中阿何利巴瑪是以掃的妻子(希未人祭便的孫女,亞拿的女兒阿何利巴瑪),亭納是以掃兒子以利法的妾。所以有一種可能,希未人就是何利人,或者希未人是洞穴居民之一。現在我們簡單介紹一下這些新名字的基本含義。首先是西珥的7個兒子。羅坍:לוֹטָן,covering(20,22,29)。西珥的長子這個名字可能說明了他們為什麼要躲進山洞。朔巴:שׁוֹבָל,flowing(20,23,29)。祭便,略。亞拿,西珥的兒子和基遍的兒子可能重名。底順:דִּישׁוֹן,thresher(21,25,26,30)。西珥的兒子底順與西珥的兒子亞拿的兒子底順同名。以察:אֵצֶר,treasure(21,27,30)。底珊:דִּישָׁן,與底順相同(21,28,30)。這些名字基本上反應了獵戰和獵財的文化,深挖洞,廣積糧。沒有一個名字與神或信仰相關。正如在二十五史中你找不到基督。

其次是七個兒子的兒子或其他關係。第一、「22羅坍的兒子是何利,希幔。羅坍的妹子是亭納」。何利,חֹרִי,cave dweller(22,30)。何利人第一代長孫開始穴居,或者何利人因此得名。希幔,הֵימָם,exterminating。第二、「23朔巴的兒子是亞勒文,瑪拿轄,以巴錄,示玻,阿南」。亞勒文:עַלְוָן,tall。瑪拿轄:מָנַחַת,rest。以巴錄:stone or bare mountain。以巴錄乃是迦南地以色列人宣告咒詛之山(申命記11:29等)。示玻:שְׁפוֹ,bold。阿南:vigorous。第三、「24祭便的兒子是亞雅,亞拿(當時在曠野放他父親祭便的驢,遇著溫泉的,就是這亞拿)。亞雅:אַיָּה,falcon(利未記11:14)。關於亞拿:מָצָא אֶת־הַיֵּמִם בַּמִּדְבָּר בִּרְעֹתֹו אֶת־הַחֲמֹרִים לְצִבְעֹון אָבִֽיו,這句話的意思是:亞拿放牧他父親基遍的驢的時候,在曠野找到了「溫泉」。יֵמִים這個字的概念很難確定,這個字在聖經中只出現這一次。 可以指驢(KJV,路德,猶太人),也可以指溫泉(hot springs,天主教),另有人認為這是指巨人(Targum)。我同意這個觀點,這個字可能就是指水(מַיִם,創世記1:2)。無論水還是泉水,曠野絕境找到水,都可能指向救恩神跡(如神對夏甲的兩次拯救)。這個信息可能有這個目的:福音也臨到過西珥山,正如拙作「上帝到過井岡山」。上帝不會滅絕福音沒有臨到的地方。第四、「25亞拿的兒子是底順。亞拿的女兒是阿何利巴瑪」。第五、「26底順的兒子是欣但,伊是班,益蘭,基蘭」。欣但:חֶמְדָּן,desire。伊是班:fire of discernment。益蘭:יִתְרָן,advantage。基蘭:כְּרָן,lyre。第六、「27以察的兒子是辟罕,撒番,亞干」。辟罕:בִּלְהָן,字根בָּלַהּ的含義是麻煩(troubled;以斯拉記4:4)。撒番:זַעֲוָן,troubled。不過字根זוּעַ的基本含義是to tremble, quiver, quake, be in terror(以斯帖記5:2;傳道書12:3;哈巴谷書2:7)。這個概念可以集恐怖分子與懦夫於一體。亞干:עֲקָן,to twist,sharp-sighted。第七、「28底珊的兒子是烏斯,亞蘭」。烏斯:עוּץ,wooded。烏斯地是約伯的故鄉(約伯記1:1;另參耶利米書25:20,耶利米哀歌4:21)。亞蘭:אֲרָן,joyous。快樂主義。

如果說第一代西珥人備受戰爭蹂躪或列強欺辱因而苦大仇深又紅又M(14:5-6),第二代西珥人基本的政策是韜光養晦;那麼第三代西珥人的基本特質或民族表情就是強起來,橫起來,曝起來,熱病起來,玩樂起來,恐怖主義,就是牛X。這個種族被以東人滅絕也是他們牛X到醜惡無比且氾濫成災贏得的懲罰。

六、以東地的諸王(31-39)

31以色列人未有君王治理以先,在以東地作王的記在下面。

32比珥的兒子比拉在以東作王,他的京城名叫亭哈巴。

33比拉死了,波斯拉人謝拉的兒子約巴接續他作王。

34約巴死了,提幔地的人戶珊接續他作王。

35戶珊死了,比達的兒子哈達接續他作王。這哈達就是在摩押地殺敗米甸人的,他的京城名叫亞未得。

36哈達死了,瑪士利加人桑拉接續他作王。

37桑拉死了,大河邊的利河伯人掃羅接續他作王。

38掃羅死了,亞革波的兒子巴勒哈南接續他作王。

39亞革波的兒子巴勒哈南死了,哈達接續他作王,他的京城名叫巴烏。他的妻子名叫米希他別,是米薩合的孫女,瑪特列的女兒。

1、從族長到國王

族長制度的進一步發展就是君主制。מֶלֶךְ:king,to be or become king or queen, reign。實際上就是罪人起來用罪像神一樣統治罪人。動詞מָלַךְ(變成王)在聖經中第一次就出現在創世記36章(共10次),這是君主專制或以東人暴君制的誕生。正是在這個意義上,亞瑪力才被成為列國之首。「以色列人未有君王治理以先」,可以參考撒母耳記上第8章,那裡顯明瞭上帝對人類王國制度的基本觀點。根據撒母耳記上第8章,我們至少看見兩方面的信息。一方面,暴君制度是人民敗壞和宗教腐敗贏得的懲罰,它本神就是一種罪惡。另一方面,上帝斷不喜悅人間的君王,以色列的王國只是權宜之計。另外,創世記36:31-39有如下概念需要強調。第一、以東人全面繼承了西珥人的高山洞穴文化(及其矛盾的現象:極端屬靈高調極端下三濫手段),以及大家長或族長制度,並將之進一步發展為君主制度,青出於藍。第二、每一個王國都提到相關的京城,從此以後,京城取代聖殿聖壇成為人類實際的信仰中心。第三、每一代君王之間的繼承關係不是遺傳的,而是改朝換代的,這期間不可能有傳說的禪讓,只有暴力革命。而且有對外戰爭和外部入侵以及外族統治(這哈達就是在摩押地殺敗米甸人的;大河邊的利河伯人掃羅接續他作王)。所以請注意:這個人的兒子作王死了,別人的兒子作王取代了他。只有神的兒子的寶座是永存的。其中京城不斷更換(8位君王,3座京城——第一朝、第四朝、第八朝),也表明戰亂頻仍。只有天上的耶路撒冷是不動能搖的城。第四、每一代君王都死了。一方面,這世界根本沒有常存的國;另一方面,每一個君主都是罪人或死人,而且按罪當死。第五、王國制度的頂峰,按人本主義的固有邏輯和俗不可耐,女權或女王是專制最終必然選項——20世紀與女牧者一起奮興的的這是女總統女首相方興未艾。

2、從罪人到罪人

現在我們簡單解釋這些專有名詞的意義。

第一、「32比珥的兒子比拉在以東作王,他的京城名叫亭哈巴」。比珥:בְּעוֹר,burning。比珥也是先知巴蘭的父親(民數記22:5)。比拉:בֶּלַע,destruction。這也是所多瑪王的名字和瑣珥的別名(14:2)。亭哈巴:דִּנְהָבָה,give thou judgement。

第二、「33比拉死了,波斯拉人謝拉的兒子約巴接續他作王」。波斯拉:בָּצְרָה,sheepfold or fortress;以東地和摩押地的一座城,可代表這個被上帝咒詛和懲罰的種族(以賽亞書34:6,63:1;耶利米書48:24,49:13,49:22;阿摩司書1:12;彌迦書2:12)。謝拉:זֶרַח,rising;與以掃的一個孫子重名。約巴:יוֹבָב:a desert。有人認為約巴可能是約伯,應該沒有什麼道理。

第三、「34約巴死了,提幔地的人戶珊接續他作王」。提幔也是以掃的孫子,提幔地位於以東地的東部。戶珊:חוּשָׁם,haste。多快好省。

第四、「35戶珊死了,比達的兒子哈達接續他作王。這哈達就是在摩押地殺敗米甸人的,他的京城名叫亞未得」。比達:בְּדַד,solitary。哈達:הֲדַד:mighty。可能是一位假神的名字。這是一位權勢熏天的人物。亞未得:עֲוִית,ruins。遺跡,故宮。

第五、「36哈達死了,瑪士利加人桑拉接續他作王」。瑪士利加:מַשְׂרֵקָה,vineyard of noble vines,什麼人都可以作王,從垂釣隱士到葡萄園主或農民起義都是常態。桑拉:שַׂמְלָה,wrapper, mantle, covering garment, garments, clothes, raiment, a cloth(創世記9:23,35:2)。

第六、「37桑拉死了,大河邊的利河伯人掃羅接續他作王」。大河應該指幼發拉底河。利河伯:רְחֹבוֹת,wide places or streets(創世記10:10,26:22)。掃羅:שָׁאוּל,desired。與以色列第一任君主同名。

第七、「38掃羅死了,亞革波的兒子巴勒哈南接續他作王」。亞革波:עַכְבּוֹר,mouse(利未記11:29,撒母耳記上6:4-18,以賽亞書66:17)。洞穴中人有理由崇拜老鼠。巴勒哈南:בַּעַל  חָנָן,Baal is gracious。自此政治已經上升為邪教,即崇拜巴力。

第八、「39亞革波的兒子巴勒哈南死了,哈達接續他作王,他的京城名叫巴烏。他的妻子名叫米希他別,是米薩合的孫女,瑪特列的女兒」。哈達:הֲדַר,honour。不僅崇拜假神,而且自以為神。第八為王與第四位王名字很相似,中譯都是哈達。他們都是新首都的締造者。巴烏:פָּעוּ,bleating。哀鴻遍野,怨聲載道,民怨沸騰。米希他別:מְהֵיטַבְאֵל,favoured of God(尼希米記6:10)。最後我們看這位女王的出身:米薩合:מֵי  זָהָֽב,waters of gold。「金水橋」。瑪特列應該是米希他別的母親:מַטְרֵד,pushing forward。動詞טָרַד的意思就是追趕,追殺仇敵。現在神的名字出現了,這位皇后貌似女神;或女人掌權被認為是上天特選的。從以利法到米希他別以及米薩合,歷史一個輪迴:以金錢為神,同時夏娃重新掌權。

這是神的話語:「9摩押是我的沐浴盆。我要向以東拋鞋。我必因勝非利士呼喊。10誰能領我進堅固城。誰能引我到以東地。11神阿,你不是丟棄了我們嗎?神阿,你不和我們的軍兵同去嗎?12求你幫助我們攻擊敵人,因為人的幫助是枉然的。13我們倚靠神,才得施展大能,因為踐踏我們敵人的就是他」(詩篇108:9-13)。

七、以東人的族長(40-43)

40從以掃所出的族長,按著他們的宗族,住處,名字記在下面,

就是亭納族長,亞勒瓦族長,耶帖族長,41阿何利巴瑪族長,以拉族長,比嫩族長,42基納斯族長,提幔族長,米比薩族長,43瑪基疊族長,以蘭族長。

這是以東人在所得為業的地上,按著他們的住處,所有的族長都是以東人的始祖以掃的後代。

1、帝國的黃昏

理解40-43與39節之間的邏輯關係,應該參考歷代志上1:51,「哈達死了,以東人的族長有亭納族長,亞勒瓦族長,耶帖族長……」這可能意味著兩個事實:第一、相當長的時間內,哈達是以東地的最後一位君王。哈達死了以後,可能是由於米希他別家族的濫權,徹底毀滅了以東的君主制度。於是政治返回到族長制度。不僅如此,可能由於米希他別的女權主義影響,後哈達時代以東的族長文化呈現了更多「母系氏族」的特徵。這裡列舉了11個族長。而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女性族長:亭納族長;第四位則是阿何利巴瑪族長。而這些族長有的名字重複出現,這就意味著有些古老的部族還存在。而有些完全是新興的部族。另外,40與43重複強調這份名單或家譜,是「按著他們的住處」(לִמְקֹמֹתָם,after their places;לְמֹֽשְׁבֹתָם בְּאֶרֶץ,according to their habitations in the land)記錄的,這可能意味著,已經不再有什麼京城,以東地可能出現了類似春秋戰國、四分五裂的狀態。上面的「列王記」警惕世界所有的君王和政治狂熱者,政治興衰史不過如此。

當然,後來以東人重建了王國制度(民數記20:14),復辟或開D車或再度國王崇拜,大抵如是。

但有一點以東人永遠是以東人:哈達精神不死,以勾結外族並利用世界之王消滅以色列人為使命。這是第三位哈達:「14耶和華使以東人哈達興起,作所羅門的敵人。他是以東王的後裔。15先前大衛攻擊以東,元帥約押上去葬埋陣亡的人,將以東的男丁都殺了。16約押和以色列眾人在以東住了六個月,直到將以東的男丁盡都剪除。17那時哈達還是幼童。他和他父親的臣僕,幾個以東人逃往埃及。18他們從米甸起行,到了巴蘭。從巴蘭帶著幾個人來到埃及見埃及王法老。法老為他派定糧食,又給他房屋田地。19哈達在法老面前大蒙恩惠,以致法老將王后答比匿的妹子賜他為妻。20答比匿的妹子給哈達生了一個兒子,名叫基努拔。答比匿使基努拔在法老的宮裡斷奶,基努拔就與法老的眾子一同住在法老的宮裡。21哈達在埃及聽見大衛與他列祖同睡,元帥約押也死了,就對法老說,求王容我回本國去。22法老對他說,你在我這裡有什麼缺乏,你竟要回你本國去呢?他回答說,我沒有缺乏什麼,只是求王容我回去。」

2、人類的黑暗

亭納:創世記36:12 亭納是以掃兒子以利法的妾。她給以利法生了亞瑪力;創世記36:22羅坍的兒子是何利,希幔。羅坍的妹子是亭納。亞勒瓦,עַלְוָה,evil。新興部族。耶帖:יְתֵת,a nail。新興部族。阿何利巴瑪,參上文。以拉:אֵלָה,An oak。新興部族。比嫩:פִּינֹן,darkness。新興部族。基納斯:以利法的兒子。提幔,以利法的兒子。米比薩:מִבְצָר,fortress。新興部族。瑪基疊:מַגְדִּיאֵל,prince or gift of God,天子。這是創世記結束的地方第二次出現神的名字。其開篇處兩個相關名字形成首尾呼應的關係(以利法與流珥;米希他別與瑪基疊)。瑪基疊也是新興部族。以蘭:עִירָם,belonging to a city。新興部族,愛國(城邦)主義。另外,這裡特別強調這是出於以掃的部族,可能指與以掃血緣最近的部族,用以顯示亞伯拉罕之約仍在保守亞伯拉罕的後裔。這個新族長時代表明王國按自身的邏輯已經終結或道德上完全破產——沒有任何人有權並有真理和愛心,像神一樣統治別人。這種狀態也類似以色列早期情形:「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師記17:6,21:25)。以東人進入以不要臉為戰鬥力,以罪為美的後極權時代。

這就是罪人世界的絕境或悖論:有王治理一定是暴君統治;無王治理必然出現無政府的混亂,或諸侯混戰,個人自以為王,人人是神,地上滿了強暴。人類的希望到底在哪裡呢?這就是創世記37-50章要給出的答案:「1雅各住在迦南地,就是他父親寄居的地。2雅各的記略如下。約瑟十七歲與他哥哥們一同牧羊。他是個童子,與他父親的妾辟拉,悉帕的兒子們常在一處。約瑟將他哥哥們的惡行報給他們的父親」(創世記37:1-2)。希望在上帝的應許中,在應許之地,在應許之地的一個童子身上。而約瑟是預表基督的,基督是上帝的兒子,是猶太人的王,是萬王之王。「4這事成就,是要應驗先知的話,說,5要對錫安的居民(原文作女子)說,看哪,你的王來到你這裡,是溫柔的,又騎著驢,就是騎著驢駒子」(馬太福音21:4-5);「那日是預備逾越節的日子,約有午正。彼拉多對猶太人說,看哪,這是你們的王」(約翰福音19:14);「     彼拉多又用牌子寫了一個名號,安在十字架上。寫的是猶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穌」(約翰福音19:19);」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寫著說,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啟示錄19:16)。而當我們的主耶穌降臨,一切住在比嫩或黑暗之中的人都會聽見自由平安的福音:「78因我們神憐憫的心腸,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79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裡的人。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路加福音1:78-79)。哈利路亞,阿門,阿門,阿門!

應用:邪教之子以東人

1、為什麼記載這一章

這是千百年來被廣泛關注的一個問題:聖靈為什麼將這樣長篇幅的一章歸入聖經,而這一章基本上可以說是外邦人、甚至以色列人仇敵的家譜。我看見的理由如下。

第一、創世記就是關於起源的記述。每一份家譜指向不同民族的起源,其中除了以色列人,也包括那些在歷史中與以色列人有著密切關係的種族。

第二、記錄創世記36章,是為了應驗創世記27:39-40的預言:「39他父親以撒說,地上的肥土必為你所住。天上的甘露必為你所得。40你必倚靠刀劍度日,又必事奉你的兄弟。到你強盛的時候,必從你頸項上掙開他的軛」。以掃在肉身上也算亞伯拉罕的後裔,儘管在屬靈上不斷離棄耶和華,轉向世界和假神。而創世記36章讓我們看見上帝也愛並且祝福外邦人,更願所有人悔改得救。

第三、將創世記36章緊隨創世記35章,讓我們看見教會的地極使命——創世記35章建立的教會有一個基本使命,就是進入創世記36章所代表的世界,創世記36章因此棄絕了各種異教的出世哲學以及諾斯替主義的清高,讓我們真正回到道成肉身的真理上去。茲事體大,因為棄絕世界或創世記36章的靈,按約翰一書4:1-10的論述乃是邪靈。這否認道成肉身真理的邪靈,最終目的是否認基督並奪去外邦人的救恩。

第四、進入世界傳講基督需要認識這個世界。與創世記35章對比,創世記36章是一個完全沒有聖壇、柱石和牧羊人的世界。以東是整個世界的代表:唯物論(紅湯與商人)與暴力論(刀劍與聖戰)並且驕傲著撒謊。而以掃作為亞伯拉罕的後裔,他的族裔墮落到世界,主要是藉著與外邦人連續通婚實現的,這就是大洪水前人類犯罪的基本模式,也是今天基督教世界面臨的核心試探。

第五、這個世界在等候基督的降臨和拯救,唯有基督是世界的救主。這個世界是魔鬼和死亡掌權的世界。創世記第一個單元(1-11)結束的地方在世界:他拉就死在哈蘭(創世記11:32);然後亞伯拉罕起來。創世記第二個單元(12-36)結束的地方在世界:8位王就死在以東(創世記36:32-43);然後是約瑟的故事,或者說,約瑟所預表的基督事件(創世記37-50)。創世記第三個單元結束的地方在世界:雅各和約瑟就死在埃及(創世記49-50)。於是摩西起來……整個創世記預備好了,等候那位道成肉身的救主裂天而來,進入世界倒空墳墓,帶領人類進入新天新地。

第六、創世記36章讓我們知道耶穌之死和神僕人以及教會的殉道。一方面,創世記36章讓我們認識何為世界和人類,為什麼說魔鬼是世界的王。另一方面,從創世記36章開始,展開了以掃後裔與雅各後裔貫穿歷史的屬靈戰爭(民數記20:14-21,士師記11:16-17;撒母耳記上14:47-48;撒母耳記下8:14,列王記上11:14-25;列王記下14;22,16:5-6;歷代志下20:10-30,21:8-15;阿摩司書1:6-9;以賽亞書34,63;耶利米書49耶利米哀歌4以西結書25,35;俄巴底亞書等);直到希律和彼拉多合作殺害了耶穌。希律是哈達的後裔,彼拉多算是法老的後裔;而耶穌按律法是雅各和所羅門的後裔。

第七、教會是一場殉道。在這樣的世界這見證基督,我們都要走主耶穌以及先知和使徒的路:被這世界攻擊和殺害。這一點正如保羅的見證:「當時那按著血氣生的,逼迫了那按著聖靈生的。現在也是這樣」(加拉太書4:29)。但是,我們的失敗必是凱旋:「然而經上是怎麼說的呢?是說,把使女和她兒子趕出去,因為使女的兒子,不可與自主婦人的兒子一同承受產業」(加拉太書4;30)。因為我們的勝利,是在基督裡的(羅馬書8:31-39)。阿門。

2、以東人與中國教會

最後我們努力根據聖經所有相關的信息,總結一下以東人特質及其結局。第一、愛錢,以至於出賣長子的名分。以東人的喜馬拉雅就是加略人猶大。舊約和新約都這樣定義以掃的根本問題,就是為了一碗紅湯出賣了長子的名分(創世記25:31-34;希伯來書12:16)。一方面就是賣主,「主耶穌被賣的那一夜」(馬太福音27:4;哥林多前書11:25;使徒行傳7:52)。另一方面就是為名利出賣弟兄和自己的信仰。而這一特點延至教會,使他們教會成為一場商演。一方面,為了名利牧者成為屬靈表演藝術家;另一方面,一切宗教活動,從福音大會到批判大會,實際上都不過是一場商業活動——把主內弟兄賣給外邦人換取錢財和人的榮耀。

第二、報仇:向弟兄報仇且絕無憐憫。一方面是刀劍的暴力用以報仇雪恨(創世記27:40,27:42),或永懷仇恨(以西結書35:5;阿摩司書1:11-12);另一方面是語言暴力,譭謗人並向神誇口(以西結書35:12-13)。一方面是族長暴力,一方面是多數暴政。一方面用這四種暴力攻擊弟兄;另一方面對弟兄被神管教、被人踐踏高調地幸災樂禍(以西結書35:5,15;俄巴底亞書1:10-14)。報仇也意味著,他絕不相信基督救贖和因信稱義的真理,因此必然陷入是魔鬼的控告,進一步踐踏基督的救恩(撒加利亞書3:1-2;使徒行傳13:8-9)。但是以東人的報仇手段常常是懦夫的手段,就是在暗中或隱蔽處攻擊他人;因為他們是洞穴中人,而蛇習慣用肚子走路,從下三濫咬別人腳跟(創世記3:15;耶利米書49:8-10;俄巴底亞書1:5-6)。以東人報仇的另外一個特點就是「有瘟疫流行」,「有熱症發出」(哈巴谷書3:5)。這個像瘟疫一樣蔓延的敗類,這個用屬靈偽裝的熱病,最終會被上帝用瘟疫和熱病審判。

第三、淫亂:與外邦人通婚愛錢報仇。一方面與外邦人通婚使基督教不斷世俗化,成為世界的一部分,建立了各種族長山頭和名人崇拜(創世記36:1-43)。於是基督教實際上被中國化和異教化了。另一方面,他們出賣主出賣弟兄的主要對象是外邦人。他們賣主和賣弟兄賣給外邦人既是為了換錢(無非名利之徒),也是為了報仇。信仰只是商品,買家總是外邦人,甚至是掌權者。彎曲聖經、或藉著控告弟兄與希律王行淫與凱撒上床,是教會當代醜聞或淫行之一。他們的每一言行,幾乎都是在向外邦人或彼此賣淫。

第四、謊言:上述三種罪粉飾成愛主。他們因為這樣的自欺欺人,表現出難以置信的驕傲(耶利米書49:16;俄巴底亞書1:3-9;約伯記2:1)。這就是以東人的見證:以罪為義,以死為生,以丑為美,以惡為善,以邪為智,以暗為光,以恥為榮,以假為真。這也意味著以東人是魔鬼的兒子:「你們是出於你們的父魔鬼,你們父的私慾,你們偏要行,他從起初是殺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裡沒有真理,他說謊是出於自己,因他本來是說謊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約翰福音8:44);「這也不足為怪。因為連撒但也裝作光明的天使」(哥林多後書11:14)。以東人的謊言主要體現在「高山洞穴」這個悖論中。一方面就動機無限屬靈高調;另一方面手段上極端下流無恥。而從「高山洞穴」出發,必然演繹出雙重預定論:我審判你,是因為我是高山上上帝早已預定的選民,而你是上帝預定滅絕的罪人—因此我即使用洞穴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滅掉你,也是義的。人權只給人民,不給敵人。雙重預定論是所有謊言中的高峰,是以東人的瘟疫和熱病,是魔鬼的謊言。

第五、審判:因上述四罪被上帝咒詛。以東人一定被神審判。一方面上帝一定為祂的僕人向以東人報仇。另一方面,上帝要世世代代與亞瑪力人爭戰。基督必然復臨末世必然審判的原因之一是,在這個世界,教會和聖徒永遠勝不過暴君和流氓,他們無底線無規則無止境;而神是公義的聖潔的更是愛——祂愛自己的百姓,如新郎愛新婦。祂必為子民在以東人身上報仇申冤。「因耶和華有報仇之日,為錫安的爭辯,有報應之年」(以賽亞書34:8;另參以西結書25:12-14,35:5-15;耶利米哀歌4:21-22;俄巴底亞書1:10-14)。而以賽亞書63:1-6中我們看見,上帝要用紅色恐怖報復紅色恐怖。

我受洗進入基督教已經十四年半了,這也是二十九年的一半時間。這是我對中國教會的基本印象:正義蕩然無存。與此相關的是幾乎沒有誠實、更沒有信望愛。充斥著各樣的律法主義者,假冒偽善的法利賽人和以賣主賣人幸災樂禍落井下石見獵心喜為業的以東人。在他們教會和他們祖國中幾乎找不到正派人。「教會」只是X國人的一部分,甚至因為口含天憲成了更邪性的一部分:無限屬靈高調替天吃人的提幔人以利法;專門屠殺祭司的以東人多益;挑撥掌權者滅絕猶太人的惡人哈曼,更有釘耶穌十字架的以土買人希律。按西珥山的標準,我們勝不過流氓(加拉太書4:29)。但主快回來了。然而主怎樣才能快快回來呢?我們需要不顧一切向世人傳福音,並因此喜樂平安自由蒙福。等人數滿了,主必快來(啟示錄6:9-11)。「20證明這事的說,是了。我必快來。阿們。主耶穌阿,我願你來」(啟示錄22:20)。阿門。

任不寐,2018年6月3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