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文:曠野

      推文:曠野無評論

【曠野1】本系列記錄創世紀之後我的野外生活,有小雁小鴨同在一處。又一個女兒大學畢業了,感謝主。崔永元式的父愛過於誇張。孩子長大了,離開父母展翅高飛乃是天道。這才是父親的幸福:看著你長大,等著你長大,陪著你長大。而牧師和大雁更幸福:等你們長大了,爸爸和你們一起飛。陰雨天為小雁禱告。

【曠野2】小鴨小雁要經歷死亡。小雁更幸運,父母雙全。但小鴨出生之後就是單親家庭。神給他們一種生存的技能:速度。今天發現一夜之間兩家小雁少了3只。這是每年初夏特別憂傷的時候。所以你要明白,六四之後伯利恆的母親們為何歸信了末世復活與終極審判的真理。實際上一根頭髮和鴨毛都不會掉在地上。

【曠野3】當我們擁有了人上人的特權,是否會為別人暫時放棄優勢呢?大雁要為小雁至少兩三個月時間,在地上完全忘記自己會飛。耶穌捨己作人,放棄天使叫停門徒,反而仆伏在人前為人洗腳,為殺祂的人。又被同樣的人釘在十字架上。祂是軟弱無能嗎?十字架和空墳墓,那才是真愛和大能,那才叫信仰。

【曠野4】求神賜我們公義更賜我們憐憫謙卑,免得對任何人作出終極審判。我們不配。任何人在人生的某些時間裡都可能失喪,迷失自我到醍醐觀點酣暢淋漓。願我們對人的責備首先自責,同時為愛。這也是我們一直反對加爾文主義火刑柱的原因之一:罪人對罪人的終極審判不僅自以為神,而且奪去了回歸的未來。

【曠野5】孩子,你起飛那一天我想我一定會哭的;或者一時間無法辨認笑與淚。只是神要囑咐我們,天父上帝就這樣一代一代囑咐我們:既然要展翅上騰,充滿天宇,就一定會遭遇空中掌權者,更有來自地上的石頭和子彈。你必須飛得更高並且御風而行;同時記住主的話語: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

【曠野6】風雨如磐。在大草原和烏裕爾河之間,住著一群小小的花栗鼠。路上我遇到一些毒蛇的種類,他們正在打架。真醜、真髒、真狠。其中一條大蛇從泥沼糞土石頭和木偶中追我很久,最後迅速攀爬到棧道上,完全阻擋了我的去路。聖經上有這樣一種神跡:「他卻從他們中間直行,過去了」(路4:30)。感謝主。

【曠野7】第三家小雁出生於6月4日,只有一個娃。有一對傳教士夫婦在中國傳教40年,只有一個人信主。我能看見昨晚那場產難,戒嚴部隊或希律怎樣幾乎屠殺了他們所有的兒女。何等堅強!「不要憂傷,你們是偉大父母;明年就好了」。話音未落,一對夫婦在將他們的手輕輕放在我晃動的肩上。有陽光,有淚光。

【曠野8】六四那天小鴨也出生了。曠野筵席已齊備,天使如梯。這些孩子從高山洞穴或人間縱身一躍的時候,不僅僅表明他們對聖約的信心,也表明他們踏上了一去不復返的旅程。亞伯拉罕再也沒有回到吾珥。中國人才有鄉愁,基督徒只有未來。正如經上所記:忘記過去,努力面前的;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曠野9】從小就有三大罪惡理想,坐實自己就是釘死耶穌的暴民。1暴君夢:考入大學法律系,以便將來以法律的名義為所欲為;將所要報復的人都釘在十字架上。2奸商夢:嫉妒猶大,那30塊錢本來是我的。3文學夢:將來成為作家,將仇人寫進小說影射到電影,釘在十字架上。我在曠野,將文痞劉震雲深埋鼠穴。

【曠野10】「耶和華神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樣走獸和空中各樣飛鳥都帶到那人面前」(創2:19),主要可能是為了教導人學習愛、對生命的尊重特別是對生命之主的信仰。但由於習國和回教的孩子在大草原追打動物,耶穌「與野獸同在一處」(可1:13)。因為到末世,只有祂那裡才有愛和生命。土共公共土豪在踐踏生命。

【曠野11】2003年這些天(6月4日-6月21日),有一個叫李思怡的3歲小女孩兒被穢鳥吞噬了。從那一天開始,中國繼續在城中六部口和城郊派出所的小小屍體上崛起。這個視頻中的笑聲讓我覺得特別刺耳,就像人民大會堂裡的報告和掌聲,更像中國遊客在世界各地的狼奔豕突不可一世,以及華人的翻臉撕逼和清高。

【曠野12】加拿大中部廣袤的草原上,以及西部綿延不絕的群山碎石中,生長著一群可愛的小動物,叫Pika(鼠兔)。他們和東部江河湖泊周圍濕地上居住的花栗鼠形成了交叉呼應的關係。創造這些小動物的上帝不僅是幽默的,而且一定有著長闊高深的真愛,並有托舉萬有的大能。曠野系列結束了,祝大家週末愉快!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