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證道:芥菜種與空中的鳥人(可4:26-32)

願恩惠、憐憫和平安,從神我們的父和主耶穌基督,歸於你們。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馬可福音4:26-32:

26(耶穌)又說,神的國,如同人把種撒在地上,27黑夜睡覺,白日起來,這種就發芽漸長,那人卻不曉得如何這樣。28地生五穀,是出於自然的。先發苗,後長穗,再後穗上結成飽滿的子粒。29谷既熟了,就用鐮刀去割,因為收成的時候到了。

30(耶穌)又說,神的國,我們可用什麼比較呢?可用什麼比喻表明呢?31好像一粒芥菜種,種在地裡的時候,雖比地上的百種都小,32但種上以後,就長起來,比各樣的菜都大,又長出大枝來。甚至天上的飛鳥,可以宿在它的蔭下。

感謝神的話語。馬可福音1-2章我們看見:道成肉身的神子進入世界尋找人,並呼召使徒如同撒種。而馬可福音3-5章以交叉結構的方式闡釋神國大事(4);兩翼之下是基督對魔鬼之國的勝利(3,5)。我們可以把馬可福音4:1-24視為一個交叉結構,首尾呼應的信息都是撒種的比喻(1-20;26-36);中間的信息21-25的主題是光。因此,馬可福音第四章可以與創世記第一章平行,請注意那裡的光與種子的概念——上帝在基督裡創造萬有,帶領人類進入天國。而今天的證道經文可以平行結構。26-29聚焦的神國信息,重點在神的國與神的關係;與之平行的30-32,神國也關涉到教會與世人的關係。26-29還可以進一步分成兩部分,其中26-27讓我們看見神國很神,神國是神用道創造的神跡奇事;28-29讓我們看見神國很人,我的意思是,神國的成長有一個邏輯清晰、分別為聖的漸進過程。30-32也可以進一步一分為二。其中30-31讓我們看見神國很小,起步的時候很小;而32讓我們看見神國很大,最終萬國有人成了基督的門徒。而這一遠景,也是應驗了神對亞伯拉罕的應許:「我必叫你成為大國,我必賜福給你,叫你的名為大,你也要叫別人得福」(創世記12:2)。阿門。

一、神國很神(26-27)

26(耶穌)又說,神的國,如同人把種撒在地上,27黑夜睡覺,白日起來,這種就發芽漸長,那人卻不曉得如何這樣。

1、釋經:人不曉得

耶穌這裡說話或教導的對象是12位門徒(10),因為基督要用他們建造神的國。這裡的核心概念是ἡ βασιλεία τοῦ θεο,he kingdom of God。這個概念在馬可福音出現的頻率極高,多達15次。神的國與人的國以及鬼的國是對立的。神的國才是我們的祖國。那麼神的國到底如何建立的,是誰建立的,是從哪裡建立的?主耶穌在這裡用了一系列的比喻,而撒種是其中之一。ὡςἐάν ἄνθρωπος βάλῃ τὸν σπόρον ἐπὶ τῆς γῆς,as if a man should cast seed into the ground。

首先,這是「某一個人」的工作,這個人可以指基督。而「在地上」,可以指向道成肉身這個事實,「地」就是這個世界。這也讓我們看見,神的國是從這世界啟程或重新創造出來的。這也意味著,神國不是西方的樂土和內在之光,而是基督在這地上的更新創造。

其次,,建立神國是撒種的工作。一方面,這是和平的事工,這是農夫而非戰神的兢兢業業;而種地乃是靠天吃飯的神本主義事業。另一方面,我們下文會進一步討論這個事實:種子就是神的道——神國是藉著福音成長起來的。這也意味著,我們的哲學是惟道論,而不是唯心論或唯物論。

最後,神國完全是神的工作,人在神國成長的過程中只是被動的,被建造的,並不曉得如何這樣。換言之,神國的誕生和成長完全是神跡(以賽亞書30:23,55:8-13)。這也意味著,神國不是理性主義的對象和事工。我們的信仰是神本主義的信仰,不是人本主義的哲學。與此相關,神國在我們裡面的發芽漸長,根本不是我們自己「決志」的過程,因而決志神學和個人見證只是一種文學的謊言。一個種子沒有辦法描述自己是如何發芽的,因為他的全部生命在發芽過程中。正如一個嬰孩不可能描述自己的出身過程。基督教必須棄絕這類謊言。

我也惡俗過(個人見證),但現在不會了。這才是真理:約翰福音3:8,「風隨著意思吹,你聽見風的響聲,卻不曉得從哪裡來,往哪裡去。凡從聖靈生的,也是如此」。

2、應用:聖道中心

太初有道,道就是神。基督和祂的道就是我們信仰的中心,就是神國的種子,就是靈,就是生命。關於種子就是神的道,可以參考這些經文:馬可福音4:3-14:「3你們聽阿。有一個撒種的。出去撒種……14撒種之人所撒的,就是道」;路加福音8:11,「這比喻乃是這樣。種子就是神的道」;彼得前書1:23,「你們蒙了重生,不是由於能壞的種子,乃是由於不能壞的種子,是藉著神活潑常存的道」。這道就是生命,神在道中創造新生命。這一點除了參考創世記1章中的「神說」,還可以重讀創世記1:11-29。

大致而言,這世界只有兩類種子:能壞的種子與不能壞的種子。所謂能壞的種子主要指錢財以及善行表演:「16你們禁食的時候,不可像那假冒為善的人,臉上帶著愁容。因為他們把臉弄得難看,故意叫人看出他們是禁食。我實在告訴你們,他們已經得了他們的賞賜。17你禁食的時候,要梳頭洗臉,18不叫人看出你禁食來,只叫你暗中的父看見。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19不要為自己積攢財寶在地上,地上有蟲子咬,能銹壞,也有賊挖窟窿來偷。20只要積攢財寶在天上,天上沒有蟲子咬,不能銹壞,也沒有賊挖窟窿來偷。21因為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哪裡。22眼睛就是身上的燈。你的眼睛若了亮,全身就光明。23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裡頭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24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瑪門(瑪門是財利的意思)」(馬太福音6:16-24)。因此,我們可以說共有三種撒種的方式:撒種、撒B和市恩。後面兩者都是法利賽人的酵,一方面聖經說法利賽人是貪愛錢財的,另一方面聖經反覆說,法利賽人是假冒為善的。所謂假冒為善也包括撒B市恩。偽善如果不是為了收買和敗壞靈魂,就是為了吃人自義。所以「7耶穌叫了十二個門徒來,差遣他們兩個兩個的出去。也賜給他們權柄,制伏污鬼。8並且囑咐他們,行路的時候,不要帶食物和口袋,腰袋裡也不要帶錢,除了枴杖以外,什麼都不要帶。9只要穿鞋。也不要穿兩件掛子」(馬可福音6:7-9)。

總而言之,因此教會務要傳道,這是天職和正業,要與各種行為主義和物質主義的謊言切割(提摩太后書4:2-5)。所以保羅說:「16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17因為神的義,正在這福音上顯明出來。這義是本於信以致於信。如經上所記,義人必因信」(羅馬書1:16-17);「我為此奉派,作傳道的,作使徒,作外邦人的師傅,教導他們相信,學習真道。我說的是真話,並不是謊言」(提摩太前書2:7;另參提摩太后書1:11)。

二、神國很人(28-29)

28地生五穀,是出於自然的。先發苗,後長穗,再後穗上結成飽滿的子粒。29谷既熟了,就用鐮刀去割,因為收成的時候到了。

1、釋經:出於自然

現在主耶穌的比喻從撒種發芽轉向生命的成長過程。這裡首先有一個特別重要的概念:「地生五穀,是出於自然的」。一方面,這裡再一次強調神的國是用泥土(地,γῆ)造人開始的。所謂生五穀,原文只是一個動詞καρποφορέω,to bear fruit,to bear, bring forth, deeds,to bear fruit of one』s self。羅馬書7:4-5用這個動詞指結果子給神或結成死亡的果子。另一方面,翻作「出於自然的」的形容詞是αὐτόματος,moved by one』s own impulse, or acting without the instigation or intervention of another(使徒行傳12:10)。這個自然絕非無神論的那個自然,而是強調怎樣成長也出於自己。在神恩獨作(27)的前提之下,人結出怎樣的果子,出於自己或自己承擔責任。一方面,人按自己的工程得不同的賞賜(哥林多前書3:13-15,9:24);另一方面,壞樹結壞果子必然被焚燒或如糠秕被揚棄,這個悲慘的結局出於自己,而不是神雙重預定的(詩篇1:4;以賽亞書33:11;耶利米書23:28;但以理書2:35;何西阿書13:3;馬太福音3:12;7:13-27)。

其次這兩節經文極為邏輯地描述了新生命成長的幾個具體階段。27-29節實際上敘述了生命成長的五個過程。第一是27節強調的「發芽」:βλαστάνω,to sprout, bud, put forth new leaves;to produce(馬太福音13:26;希伯來書9:4;雅各書5:18)。需要警惕,魔鬼常常要將神國消滅在萌芽狀態。第二是發苗:χόρτος,the place where grass grows and animals graze。這個名詞也指青草地(6:39)。我們可以用這個概念想像基督徒開始聚會了,進入教會生活。那裡有聖道和聖禮,有餵飽五千人的神跡奇事。那是一個新家,有很多弟兄姐妹;更有大牧人在牧養草場上的羊。第三、長穗,στάχυς:an ear of corn or of growing grain;這時候的麥粒或谷粒已經可吃了(2:23)。基督徒是世界的光與鹽,是人的祝福。第四、籽粒:σῖτος,wheat, grain。馬太福音3:12,「他手裡拿著簸箕,要揚淨他的場,把麥子收在倉裡,把糠用不滅的火燒盡了」。我們要向神交賬。第五、成熟,收割的時候到了。καρπός,fruit(4:7,8;11:14,12:2)。與糠分別之後,進入新天新地。

2、應用:過程神學

「很人」的意思是指神的國很體貼人,認識人;因此神願意神國的成長以及基督徒生命的成長有一個漸進的過程或「自然」的過程。神知道我們是一些什麼人。但是律法主義者和靈恩運動以及一次永遠的那些「教會」完全沒有神的愛。其次,上帝創造的是人不是木頭,人要為自己這個過程中的「意志自由」承擔後果。

這就是神學上的一個著名張力,將路德教會與加爾文主義阿民念主義區別出來:「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以弗所書2:8);「你們是出於你們的父魔鬼,你們父的私慾,你們偏要行,他從起初是殺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裡沒有真理,他說謊是出於自己,因他本來是說謊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約翰福音8:44;另參馬可福音4:3-20;耶利米書4:3-5;申命記28:38;加拉太書6:8;馬太福音13:24-43)。這些年來,我們正親身經歷著他們教會的邪教化;或者基督教在兩方面的嚴重異化:一方面,律法主義不允許別人的成長有一個過程,這種狠毒造就了一個吃人謀利復仇自義的邪教運動。另一方面,加爾文主義要上帝對人的滅亡承擔責任,或者把上帝改造為魔鬼。實際上兩者是一體兩面的:邪教徒一定以神的名義踐踏和吞噬正在路上或過程中的基督徒,然後將之獻經火獻給摩洛。因此律法主義的基督教是世界上最黑惡並且偽善的邪教。他們是蛇的凱旋:你們便如神知道善惡。為此,加爾文主義者焚燒了可能還在路上的異見者。他們在路上或在基督兩次降臨之間,以基督的名義對人事實末日審判。這是負面的「過程神學」,稗子也等候收割。創世記15:16到了第四代,他們必回到此地,因為亞摩利人的罪孽還沒有滿盈。

但神要教會在過程中學習忍耐(雅各書5:7;詩篇126:5)、同工(阿摩司書9:13;約翰福音4:37)、相愛、奉獻或傳道人靠傳道養生(提摩太后書2:6;約翰福音4:36;提摩太前書5:17-18;哥林多前書9:11;加拉太書6:6-10)。這是上帝賜給教會「自然」生長的歷史:建立在奉獻基礎上的教會才不會與世界淫亂。只有「自然」才有聖會。

三、神國很小(30-31)

30(耶穌)又說,神的國,我們可用什麼比較呢?可用什麼比喻表明呢?31好像一粒芥菜種,種在地裡的時候,雖比地上的百種都小。

1、釋義:一芥菜種

如果說26-29重點強調的是神國與神的關係,那麼30-31則轉向神國與人的關係。某種意義上,這也是教會和基督徒與人關係:與自己的關係,與世人的關係,甚至與世界之王的關係。這個「人際關係」或「比較」(ὁμοιόω,to compare)、比喻(παραβολή,comparison;παραβάλλω,to compare)視域中的神國,一個重要的特點就是小。基督教誕生的時候起初規模很小,人數很少;而在道德倫理上更小。這是保羅的見證:「被人譭謗,我們就善勸。直到如今,人還把我們看作世界上的污穢,萬物中的渣滓」(哥林多前書4:13)。所以保羅這個名字的含義就是小,彼得的意思就是石頭,馬太是稅吏,雅各約翰是雷子……大部分使徒都是加利利海的漁夫,社會底層。但這是主耶穌對教會的定義:「你們這小群,不要懼怕,因為你們的父,樂意把國賜給你們」(路加福音12:32);「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權柄原文作門)」(馬太福音16:18)。初代教會就是一個木匠或政治犯,帶著12個漁夫和下等人;主耶穌在世上的時候,門徒最多的時候70人,等到十字架下面,只剩下約翰和幾個女人。

神的國起初就是芥菜種:κόκκῳ σινάπεως,a grain of mustard seed。名詞σίναπι的動詞含義有「傷害」的意思。神國是從受傷或腳傷啟程的(創世記3:15)。「比地上的百種都小」:在所有的「神祇」中,耶穌是最「慘」的神(以賽亞書53);在所有的宗教中,基督教最「弱」的宗教。我們只是蒙恩的罪人,人家都是高大上。

但這才是神跡,這才是基督的教會:「18因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在我們得救的人卻為神的大能。19就如經上所記,我要滅絕智慧人的智慧,廢棄聰明人的聰明。20智慧人在哪裡?文士在哪裡?這世上的辯士在哪裡?神豈不是叫這世上的智慧變成愚拙嗎?21世人憑自己的智慧,既不認識神,神就樂意用人所當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這就是神的智慧了。22猶太人是要神跡,希利尼人是求智慧。23我們卻是傳釘十字架的基督,在猶太人為絆腳石,在外邦人為愚拙。24但在那蒙召的無論是猶太人,希利尼人,基督總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25因神的愚拙總比人智慧。神的軟弱總比人強壯。26弟兄們哪,可見你們蒙召的,按著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貴的也不多。27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28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29使一切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30但你們得在基督耶穌裡,是本乎神,神又使他成為我們的智慧,公義,聖潔,救贖。31如經上所記,誇口的當指著主誇口」(哥林多前書1:18-31)

2、應用:惟獨信心

因為各種的小,偽類們有理由藐視教會;中國知識分子藐視基督教,不是新事。爆尿代表過秦論文化中的極端下三濫或下三濫贏得的下三濫懲罰以至於最後下三濫進入絕罰;偽類則代表無神論世界上三濫。上三濫的基本形象或圖騰就是下文的空中飛鳥,可以形象為鳥人。就是山頂洞人高山蝙蝠或以東人。遺憾的是,基督教在邪教化的過程中正在下三濫和上三濫中如魚得水,百尺竿頭;他們和外邦人一起起來反對教會真理。中國知識分子為什麼仇恨基督教,一聽見信仰就抽風呢?胡適魯迅霍金的傳人在漢語邏輯中必無好鳥:無知、有病、缺德少教(攻擊別人信仰)、多餘人(屠格涅夫)。但歸根結底,鳥眼看人低,他們覺得教會很「小」。不僅如此,各種穢鳥會聯合起來反覆著非基運動。

這也不是新事:「以色列人每逢撒種之後,米甸人,亞瑪力人,和東方人都上來攻打他們」(士師記6:3)。當然教會也有責任,一些假弟兄把基督教改造成邪教和淫婦引起廣泛的詬病和魔鬼之子的見獵心喜。在這場下三濫和上三濫的華人戰爭撕逼以及試探中,教會靠什麼得勝?小小的芥菜種靠什麼得勝?靠的只能是信心:「4因為凡從神生的,就勝過世界。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5勝過世界的是誰呢?不是那信耶穌是神兒子的嗎」(約翰一書5:4-5)。這是怎樣的信心呢?就是堅信一粒芥菜種能長成參天大樹的信心:「20用芥菜種比喻基督徒的信心:「19門徒暗暗地到耶穌跟前說,我們為什麼不能趕出那鬼呢?20耶穌說,是因你們的信心小。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種,就是對這座山說,你從這邊挪到那邊,它也必挪去。並且你們沒有一件不能作的事了。21至於這一類的鬼,若不禱告禁食,他就不出來。(或作不能趕他出來)」(馬太福音17:20-21)。而這信心要面對的仇敵,就包括下三濫和上三濫形成的聯軍,他們本是撒旦的軍隊:「他害癲癇的病很苦,屢次跌在火裡,屢次跌在水裡」(馬太福音1:15;另參路加福音17:16)。

特別值得強調的是,信心的核心是對復活的信心,而種子在保羅論復活的時候就是最為核心的異象(哥林多前書15:36-58)。正因為我們相信復活,我們在這世界上比任何宗教和政治都強大無比,而且必然得勝。基督徒連死都不怕,還在乎你們這些下三濫和上三濫嗎?我們所求的只是神的憐憫和萬人得救。這是我們的主,祂是第一粒芥菜種:「23耶穌說,人子得榮耀的時候到了。24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25愛惜自己生命的,就失喪生命。在這世上恨惡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26若有人服事我,就當跟從我。我在哪裡,服事我的人,也要在哪裡。若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約翰福音12:23-26)。

四、神國很大(32)

32但種上以後,就長起來,比各樣的菜都大,又長出大枝來。甚至天上的飛鳥,可以宿在它的蔭下。

1、釋義:日漸發旺

基督教從加利利海邊小小的芥菜種長到今天的第一大宗教,這完全是神跡。你們只能羨慕嫉妒恨。總體上說,基督教成長靠的是福音,而非刀劍。這是如何可能的?這是神的工作。哥林多前書3:6,「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長」。長起來,ἀναβαίνω:ascend,to go up(1:10,3:13,4:7-8,6:51,10:32-33)。這個向上成長的過程,是向高處、向聖殿和十字架的成長。這是神聖的翻轉:「我告訴你們,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為義了,因為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路加福音18:14)。這裡有三個概念來形容神國的偉大(μείζων,greater, larger, elder, stronger)。

第一、「比各樣的菜都大」與「比地上的百種都小」形成對比。上帝應許亞伯拉罕的後裔是列國中的大國。不可描述的國若真的成了世界第一,就沒天理了。

第二、「又長出大枝來」。κλάδος作複數κλάδους,branches。κλάδος常指新枝,作為基督復臨的標誌(13:28;馬太福音21:8),需要修剪的枝條(羅馬書11:17等)。動詞ποιέω的意思是to make——這是靠作工長出來的大枝。眾多大(μέγας)枝,可指萬國的基督徒,雨後春筍的眾教會,甚至基督教各宗派。

第三、「甚至天上的飛鳥,可以宿在它的蔭下」。飛鳥是複數(τὰ πετεινὰ)。教會成了罪人的避難所,甚至是那些罪魁的避難所。各個民族中都充斥著各種自視極高的「鳥人」,但其中也有歸來俯在基督權下的(使徒行傳11:6;羅馬書1:23;哥林多後書10:3-5)。

必須承認,我們都曾是這種鳥人。而有一位叫保羅:「12我感謝那給我力量的,我們主基督耶穌,因他以我有忠心,派我服事他。13我從前是褻瀆神的,逼迫人的,侮慢人的。然而我還蒙了憐憫,因我是不信不明白的時候而作的。14並且我主的恩是格外豐盛,使我在基督耶穌裡有信心和愛心。15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這話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16然而我蒙了憐憫,是因耶穌基督要在我這罪魁身上,顯明他一切的忍耐,給後來信他得永生的人作榜樣。17但願尊貴,榮耀歸與那不能朽壞不能看見永世的君王,獨一的神,直到永永遠遠。阿們」(提摩太前書1:12-17;另參以弗所書2:1-5)。

2、應用:天上飛鳥

正因為「我就是那人」,所以我們更盼望所有還在頭上盤旋的鳥人們找到真正的安息,找到落腳和棲居的喬木。蒼蠅不要再扮演天使天軍了,而飛龍在天不過就是魔鬼被砍下了,氣憤憤下到你們那裡去了(啟示錄[合合本 簡體]    12:12)。沒有戰神也沒有什麼公知,不過是因為發酵而不願接受割禮卻願意肉身成道的化外人。都是空中的飛鳥。別人以為他們在表演飛行甚至高高在上,實際上多數飛鳥只是因為鳥為食亡,飛行只是為了尋找食物但還沒有找到,只是因為尋找家園但無處安身。飢渴到發瘋的飛鳥就會成為妖孽,成為聖經說的吃肉的穢鳥。所以在撒種的比喻中,飛鳥這個概念同時出現在馬可福音4:32與4:3-4,「3你們聽阿。有一個撒種的。出去撒種。4撒的時候,有落在路旁的,飛鳥來吃盡了」。主耶穌在相關比喻中並沒有解釋飛鳥所指。但根據聖經可領受如下。

飛鳥首先是中性的,是神的創造,也蒙神的祝福(創世記19:-23,30;馬太福音6:26,8:20)。其次,隨著人類犯罪,某些飛鳥有時候也被用來類比一些自高的罪人;他們總體上是魔鬼的兒女,所謂空中掌權者(以弗所書2:2)。他們佔領了一切高地或以以東人的高山仰止山頂洞穴為信仰:獲取居高臨下的吃人謀食優勢。根據聖經,這種空中邪靈主要有兩種表現。第一、人肉之鳥。利未記11:13雀鳥中你們當以為可憎,不可吃的乃是,雕,狗頭雕,紅頭雕,14鷂鷹,小鷹與其類。15烏鴉與其類。16鴕鳥,夜鷹,魚鷹,鷹與其類。17鴟鴞,鸕茲,貓頭鷹,18角鴟,鵜鶘,禿雕,19鸛,鷺鷥與其類,戴勝與蝙蝠。新約聖經中另外翻作鳥的字是ὄρνεον與ὄρνις(小雞,馬太福音23:37;路加福音13:34)。ὄρνεον只出現在啟示錄中:18:2他大聲喊著說,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或作牢獄下同),並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19:17我又看見一位天使站在日頭中,向天空所飛的鳥,大聲喊著說,你們聚集來赴神的大筵席。18可以吃君王與將軍的肉,壯士與馬和騎馬者的肉,並一切自主的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21其餘的被騎白馬者口中出來的劍殺了。飛鳥都吃飽了他們的肉。第二、偶像之鳥。羅馬書1:23將不能朽壞之神的榮耀變為偶像,彷彿必朽壞的人,和飛禽走獸昆蟲的樣式。24所以神任憑他們,逞著心裡的情慾行污穢的事,以致彼此玷辱自己的身體。25他們將神的真實變為虛謊,去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主乃是可稱頌的,直到永遠。阿們(另參雅各書3:7)。中國的飛鳥偶像無非三類:帝王、戰神和公知。惟主知道飛鳥是世上最可憐最苦毒之人。

最後,神也願那些鳥人得救。使徒行傳10:11看見天開了,有一物降下,好像一塊大布。繫著四角,縋在地上。12里面有地上各樣四足的走獸,和昆蟲,並天上的飛鳥。13又有聲音向他說,彼得起來,宰了吃。14彼得卻說,主阿,這是不可的,凡俗物,和不潔淨的物,我從來沒有吃過。15第二次有聲音向他說,神所潔淨的,你不可當作俗物。16這樣一連三次,那物隨即收回天上去了。這是我們神憐憫的心腸,竟然願意為我們這些不可一世的鳥人建造家園。實際上鳥人不過就是一群裝X犯,無家可歸的浪子,裝神弄鬼的吃人妖孽,宇宙間最徹底的無神論者因此最徹底的孤魂野鬼。為這棵大樹或基督感謝神吧,這是亞伯拉罕的橡樹和垂絲柳樹,高聳入雲在迦南地。但你們這些鳥人啊,到底怎樣得救呢?就是從你們的至高之處降落下來降卑下來。因為這是主說的:「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阿門。

任不寐,2018年6月17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