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證道:耶穌基督平靜風和海(可4:35-41)

願恩惠、憐憫和平安,從神我們的父和主耶穌基督,歸於你們。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馬可福音4:35-41:

35當那天晚上,耶穌對門徒說,我們渡到那邊去吧。

36門徒離開眾人,耶穌仍在船上,他們就把他一同帶去。也有別的船和他同行。37忽然起了暴風,波浪打入船內,甚至船要滿了水。38耶穌在船尾上,枕著枕頭睡覺。門徒叫醒了他,說,夫子,我們喪命,你不顧嗎?39耶穌醒了,斥責風,向海說,住了吧,靜了吧。風就止住,大大地平靜了。40耶穌對他們說,為什麼膽怯。你們還沒有信心嗎?

41他們就大大地懼怕,彼此說,這到底是誰,連風和海也聽從他了。

感謝神的話語。我們可以將這段經文交叉結構如上(當然還可以每一節經文為單位,進一步交叉結構——參見講道視頻)。35重點在神的應許「我們可以渡到湖的那邊去」(另參路加福音8:22)。與之呼應的是41節;這兩節經文讓我們思想這耶穌是誰,祂離開眾人,祂勝過風海。中間是平靜風海的過程,可以對觀耶穌與門徒對風和海的不同反應。另外,新約聖經耶穌平靜風和海,可以與創世紀挪亞方舟平行。這是神的救恩:「神記念挪亞和挪亞方舟裡的一切走獸牲畜。神叫風吹地,水勢漸落」(創世紀8:1)。阿門。

一、神的應許(35)

35當那天晚上,耶穌對門徒說,我們渡到那邊去吧。

我們可以繼續思想耶穌撒種的比喻。如今耶穌將種子撒在門徒的心裡。種子就是神的道,這道就是神的應許,在這裡表述為:「我們渡到那邊去吧」。既然神已經應許了,我們靠著祂和對這應許的信心,就必然能渡到對岸。故事發生的時間是黑夜(ὄψιος),這使渡海充滿了更多的危險。這是需要聖道引領和信心支撐的時候。所謂「1起初神創造天地。2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3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創世記1:1-3)。我們講過,聖經全部的信息,幾乎都可以歸回到創世記1:1-3。至於耶穌吩咐門徒渡海,應該是為了離開眾人(36)。關於「眾人」以及這個故事的背景,可以參考馬可福音4:1,「耶穌又在海邊教訓人。有許多人到他那裡聚集,他只得上船坐下。船在海裡,眾人都靠近海站在岸上」。還可以檢索馬可福音1-4章中的眾人。

約翰福音特別提到,有時候耶穌堅持離開眾人的原因之一是:「耶穌既知道眾人要來強逼他作王,就獨自又退到山上去了」(約翰福音6:15)。只有耶穌這樣對待螞蟻和人的榮耀與擁戴(逼迫)。這也是教會常常面對的兩難:後面是人海,前面是風海;後面是世界,前面是世界的王。面對人只能選擇離開而不是戰爭,免得魔鬼得勝。因此我們不與屬血氣的人爭戰。但面對魔鬼必須靠主得勝。這一點正如以弗所書6:12所說:「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兩爭戰原文都作摔跤)」。而我們爭戰的兵器乃是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以弗所書6:13-17)。這道就是:「我們渡到那邊去吧」。而耶穌要到那邊去不是歸隱山林,而為了繼續趕鬼治病。要在對岸驅豬入海(馬可福音5:1-20)。

二、主在船上(36-40)

36門徒離開眾人,耶穌仍在船上,他們就把他一同帶去。也有別的船和他同行。37忽然起了暴風,波浪打入船內,甚至船要滿了水。

38耶穌在船尾上,枕著枕頭睡覺。門徒叫醒了他,說,夫子,我們喪命,你不顧嗎?

39耶穌醒了,斥責風,向海說,住了吧,靜了吧。風就止住,大大地平靜了。40耶穌對他們說,為什麼膽怯。你們還沒有信心嗎?

1、風波乍起(36-37)

門徒是先離開的,表面上他們完全聽信了主的話。這是我們沒有遭遇風浪之時的情況,那時候主說什麼我們就奮勇爭先。而且我們甚至跑到主的前面去。這就是我說的,如今的律法主義者和靈恩運動中的「基督徒」,不僅都比先知使徒屬靈,而且甚至比耶穌屬靈。此時此刻耶穌還在船上教導岸上的眾人(1),話可能還沒有說完;門徒就開船了。所以這裡說:「他們就把他一同帶去」。這裡「屬靈劫持」的急切與後面遭遇風浪之後的魂飛魄散甚至抱怨主,形成鮮明的對比。這就是人,這就是我們。這就是他們教會。沒有風浪誰比誰都屬靈,誰比誰都想佔領講道台;但一旦遭遇狂風惡席,特別是政治危險,馬上顯為懦夫怨婦與小資。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耶穌和門徒所乘的船(πλοῖον,ship)與和他同行的那些船(πλοιάριον,little ship)不同。一方面,大船中門徒的驚恐不僅顯示風浪之暴,也顯示門徒信心之小。另一方面, 這些緊跟不捨的小船讓我們認識人性:和平時期,吃餅得飽醫病趕鬼的日子,人民緊隨不捨甚至要逼他作王;但在十字架的路上,人民就是棄絕耶穌的人民,甚至就是釘死耶穌的兇手和看客。

現在我們來認識這場狂風大浪。這段經文與教會流俗勾引人入教撒下的那些壞種子不同。他們教導人說:信主之後就能離開麻煩事或可以躲進清淨之地吃喝玩耍。但這段經文顯示的教會生活和基督徒的生活正相反:跟隨基督之後,更要經歷風浪,甚至莫名其妙突然而至的狂風大浪。這風浪是什麼意思?一方面你的心不正你的錢很髒,需要洗禮。另一方面,法老要追回他的產業。詩篇124:1以色列人要說,若不是耶和華幫助我們,2若不是耶和華幫助我們,當人起來攻擊我們,3向我們發怒的時候,就把我們活活地吞了。4那時,波濤必漫過我們,河水必淹沒我們。5狂傲的水必淹沒我們。6耶和華是應當稱頌的。他沒有把我們當野食交給他們吞吃(原文作牙齒)。7我們好像雀鳥,從捕鳥人的網羅裡逃脫。網羅破裂,我們逃脫了。8我們得幫助,是在乎倚靠造天地之耶和華的名」。仇敵一定要置我們於死命,所以這是暴風,不是一般的風;所以「波浪打入船內」,ἐπιβάλλω的意思是放手監禁,併入侵你的教會和你的群;所以「甚至船要滿了水」,目的是偷竊殺害毀壞,並竭力搖動敗壞教會每一個人每一個角落。

2、主在安睡(38)

這是非常具有張力的一幕:「耶穌在船尾上,枕著枕頭睡覺」。這一幕到底說明了什麼?

第一、祂就是神。「洪水氾濫之時,耶和華坐著為王。耶和華坐著為王,直到永遠」(詩篇29:10)。我們必須知道我們所信的是誰,祂是神。而這位神就是在洪水中仍然掌權的神。真正的基督徒不要以為在黑暗和災禍時期,上帝就不再掌權了。我們必須堅信任何時候,祂都掌權;並靠這樣的信心轉危為安。

第二、神就是愛。祂睡在哪裡呢?祂睡在船上,和我們在一起。祂不是睡在仙山洞府,與我們隔絕、站著說話不腰疼的假神。如果這船沉沒,祂和我們一起受難。那些控告神的外邦人總是這樣控告:人類遭遇苦難的時候你們的神在哪裡?我們的神在十字架上。在苦難和風暴的中心。另外請注意,只有馬可福音強調耶穌睡在船尾(πρύμνα)。這不僅可以表明祂是降卑為人的神;也說明祂在最危險的地方安睡(使徒行傳27:41)。不僅如此,正因為祂在船上,祂在教會,祂才可以成為我們患難中隨時的幫助(詩篇46:1,希伯來書4:16)。「門徒叫醒了他,說,夫子,我們喪命,你不顧嗎?」。但悲劇是,他們現在沒有喊主,只是喊夫子(διδάσκαλος,teacher);他們還沒有認識到耶穌是神。門徒的呼喊也包含著對耶穌的「斥責」。風打船,人罵神。

第三、教會真理。這一幕突然顯出我們的本相:我們根本沒有那麼屬靈。一方面,律法主義者根本是假的,每個門徒都一樣軟弱,我們不過是人並不是神。另一方面,當死亡威脅降臨,我們會像外邦人一樣控告神無視我們的患難,顯為控告之子。正因為如此,我們一直強調我們需要教會,就是需要神藉著聖道和聖禮與我們的同在。

3、平靜風海(39-40)

「耶穌醒了」。耶穌確實睡著了。在風暴中安睡船尾,說明耶穌是完全的神。而耶穌真的睡著了,也顯示耶穌是完全的人。他會累,會餓,會哭……他是完全的人。正因為他也是完全的人,因此祂可以肉身經歷十字架的苦難,並成為所有肉身之人的救贖。醒來這個動詞也可以翻作「起來」;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可以重讀下列經文:歷代志下6:41,「耶和華神阿,求你起來,和你有能力的約櫃同入安息之所。耶和華神阿,願你的祭司披上救恩。願你的聖民蒙福歡樂」;詩篇3:7,「耶和華阿,求你起來。我的神阿,求你救我。因為你打了我一切仇敵的腮骨,敲碎了惡人的牙齒」;詩篇9:19,「耶和華阿,求你起來,不容人得勝。願外邦人在你面前受審判」;詩篇10:12,「耶和華阿,求你起來。神阿,求你舉手。不要忘記困苦人」;詩篇17:13,「耶和華阿,求你起來,前去迎敵,將他打倒。用你的刀救護我命脫離惡人」;詩篇44:26,「求你起來幫助我們,憑你的慈愛救贖我們」;詩篇74:22,「神阿,求你起來,為自己伸訴。要記念愚頑人怎樣終日辱罵你」;詩篇82:8,「神阿,求你起來,審判世界。因為你要得萬邦為業」。

攻擊總是從風和海兩個方向聯合發動,或者說是從上下兩個方面形成的圍剿。我們甚至可以將之理解為教會內外的仇敵形成了邪惡軸心:彼拉多和希律就成了朋友。聖經的基本語境是:海是魔世界(海裡的大魚和獸),空中鬼家鄉(空中掌權者)。這裡的風(ἄνεμος)不是與聖靈同義的風(πνεῦμα,約翰福音3:8),而是衝撞教會的狂風(馬太福音7:25,27等);但完全可能假冒聖靈之風。他們實在是「欠罵」:ἐπιτιμάω,rebuke,to admonish or charge sharply。耶穌對風是「責備」,而對海則是「說」(εἶπον)。或許有這樣的原因:耶和華最憎惡高空邪靈(箴言6:16-19)。而海的翻騰基本上都是風煽動起來的。神的話是帶著能力的,於是一切風平浪靜。但真正的風浪在門徒裡面。神允許這一切臨到,目的乃是帶領我們認識我們的卑怯,然後從誠實出發建造我們的信心。δειλός在新約中只出現3次(馬太福音8:26)。你要想想你到底怕什麼:你怕你的銀子和你一同滅亡。但膽怯者是淪入永死的第一批罪人(啟示錄21:8)。你不要再因政治恐懼卻以清高謊言攔阻甚至攻擊傳道人。

三、這人是誰(41)

41他們就大大地懼怕,彼此說,這到底是誰,連風和海也聽從他了。

特別奇怪的是,主耶穌責備門徒膽怯(δειλός),門徒的反應卻是大大懼怕(φοβέω)。這是兩個不同的詞,φοβέω有敬畏的含義。這應了詩人的話:「誰敬畏耶和華,耶和華必指示他當選擇的道路」(詩篇25:12);「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詩篇111:10);「你們敬畏耶和華的,要倚靠耶和華。他是你們的幫助,和你們的盾牌」(詩篇115:11);「凡敬畏耶和華的,無論大小,主必賜福給他」(詩篇115:13)……這是新生活,「你心中不要嫉妒罪人。只要終日敬畏耶和華」(箴言23:17)。舊人住在兩種地獄中:恐懼罪人,嫉妒罪人。但新生命只敬畏耶和華(太10:28)。人若不認識神如何敬畏祂呢?門徒藉著這場功課,將整個人類帶向那個終極問題:耶穌是誰?祂是風和海也要聽從的神,祂就是約伯記38章見證的創造之主!

「這到底是誰」,門徒這一問,也說明在人類中耶穌是獨一無二無可比擬的。只有耶穌是平靜風和海的神。這是東方面對風海的兩種反應。第一、佛陀:苦海無邊回頭是岸。一半合理,也有放下屠刀悔改的含義。但一半謊言:一方面,這種姿態主要是為了拒絕十字架;另一方面,立地成佛絕對是教會謊言。第二、屈原:難酬蹈海亦英雄。面對風海同歸於盡。1961年之屈原是被讀反了:「屈子當年賦楚騷,手中握有殺人刀。艾蕭太盛椒蘭少,一躍衝向萬頃濤」。幸災樂禍,大風浪來了了,那幾年餓殍遍野,於是政治空前危機。在這場風海之中,罪人之王掀起更大的風浪將那些正在掀起風浪的罪人同僚投入風浪。這也是一種屈原或儒教的死磕,同歸於罪。這個世界需要基督。「願主耶穌基督的恩惠,神的慈愛,聖靈的感動,常與你們眾人同在」(哥林多前書13:14)。阿門。

任不寐,2018年6月24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