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證道:五餅二魚餵飽五千人(可6:30-44)

願恩惠、憐憫和平安,從神我們的父和主耶穌基督,歸於你們。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馬可福音6:30-44:

30使徒聚集到耶穌那裡,將一切所作的事,所傳的道,全告訴他。31他就說,你們來同我暗暗地到曠野地方去歇一歇。這是因為來往的人多,他們連吃飯也沒有工夫。32他們就坐船,暗暗地往曠野地方去。33眾人看見他們去,有許多認識他們的,就從各城步行,一同跑到那裡,比他們先趕到了。34耶穌出來,見有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於是開口教訓他們許多道理。

35天已經晚了,門徒進前來說,這是野地,天已經晚了,36請叫眾人散開,他們好往四面鄉村裡去,自己買什麼吃。37耶穌回答說,你們給他們吃吧。門徒說,我們可以去買二十兩銀子的餅,給他們吃嗎?

38耶穌說,你們有多少餅,可以去看看。他們知道了,就說,五個餅,兩條魚。39耶穌吩咐他們叫眾人一幫一幫的,坐在青草地上。40眾人就一排一排的坐下,有一百一排的,有五十一排的。41耶穌拿著這五個餅,兩條魚,望著天祝福,掰開餅,遞給門徒擺在眾人面前。也把那兩條魚分給眾人。42他們都吃,並且吃飽了。43門徒就把碎餅碎魚,收拾起來,裝滿了十二個籃子。44吃餅的男人,共有五千。

感謝神的話語。馬可福音6:30-44可以這樣交叉結構:一、聖道:遠離政治(30-34);二、門徒:建造教會(35-37);三、聖禮:天上的糧(38-44)。簡而言之,這三個主題分別對應人類、教會和基督。五餅二魚的神跡非常重要,所以四福音書都有見證(馬太福音14:13-21; 路加福音9:10-17; 約翰福音6:1-14)。值得強調的是,約翰福音重新編輯了耶穌的神跡奇事,在七大神跡中,五餅二魚位於中心。在約翰福音中,五餅二魚的神跡與約翰福音21章的153條魚的神跡是平行的。一般認為,五餅二魚堂(the Church of Loaves and Fishes)和首牧彼得堂(The Church of the Primacy of St. Peter)以及八福堂(the Church of the Beatitudes)所指向的事件大致發生在一個地方(Tabgha,靠近迦百農)。五餅二魚堂內有洗禮池,可以讓現代教會思想洗禮的意義。而五餅二魚堂、拿撒勒的基督之桌教堂(Mensa Christi Church)連同首牧彼得堂,都有「基督的桌子」(Mensa Christi),這讓我們思想何為聖禮型教會。

一、聖道:遠離政治(30-34)

30使徒聚集到耶穌那裡,將一切所作的事,所傳的道,全告訴他。31他就說,你們來同我暗暗地到曠野地方去歇一歇。這是因為來往的人多,他們連吃飯也沒有工夫。32他們就坐船,暗暗地往曠野地方去。

33眾人看見他們去,有許多認識他們的,就從各城步行,一同跑到那裡,比他們先趕到了。34耶穌出來,見有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於是開口教訓他們許多道理。

1、退到曠野(30-32)

約翰福音告訴我們,此時逾越節近了。逾越節讓人追想摩西,盼望彌賽亞;這也與天降嗎哪的神跡相關。而進一步的背景是:希律殺害了施洗約翰(6:16-29)。施洗約翰深受人民愛戴,因此約翰之死使敘利亞全境進入革命的前夜。一方面人民尋找新的領袖計劃起義;另一方面,執政當局如臨大敵。於是耶穌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不僅耶穌比施洗約翰更是精神領袖,而且祂和施洗約翰的關係,類似《獵毒人》中的弟兄關係。約翰福音這樣解釋:「1這事以後,耶穌渡過加利利海,就是提比哩亞海。2 有許多人因為看見他在病人身上所行的神跡,就跟隨他」(約翰福音6:1-2);約翰福音6:15,「耶穌既知道眾人要來強逼他作王,就獨自又退到山上去了」。

30節強調,基督運動與任何政治不同,祂和門徒的行動是驅鬼傳道。31節表明,耶穌不僅自己要遠離政治的試探,而且要帶領使徒一同遠離。「暗暗地」(ἴδιος,pertaining to one』s self, one』s own, belonging to one』s self)這個形容詞在31和32重複出現。這個字可能強調兩個事實:第一、不讓別人知道地離開免得被繼續追隨(不是歸隱秀);牧者也千萬不要把自己交給人。第二、你自己真的離開(不作狄奧根尼);離開是為了返回自己的神聖使命。進入曠野地方(εἰς ἔρημον τόπον),這個概念也重複兩次。曠野生活幾乎教會生活是平行的。

31節解釋了這場進入曠野一個更為具體的原因:「到曠野地方去歇一歇。這是因為來往的人多,他們連吃飯也沒有工夫」。首先,這只是「歇一歇」,暫時休息。不是長期歸隱。耶穌和門徒還是要回到人間傳道。「人多」也意味著試探多和各種疲倦,我們必須常常遠離人群進入曠野,保護自己的心靈不被人劫持和攪擾。人間比曠野更容易成為鬼魔的家鄉。其次,「他們連吃飯也沒有工夫」,這不僅顯示眾人的自私(人民是不會關心你是否吃飯的),也預備了五餅二魚神跡的背景:一場普遍的飢餓,需要一場屬天的餵養——主耶穌進入人間經歷人肉身的軟弱,體諒人的軟弱,更醫治和飽足人的軟弱。從岸上行走看來比水路更快,人民群眾跑到了耶穌和門徒前面。因為愛,基督教無處可躲。

2、道在人間(33-34)

30與34前後呼應,讓我們看見基督和教會首先是用聖道牧養羊群。而30-34中的聖道主題,與38-44中的聖餐主題,可以讓我們看見教會是怎樣以聖道和聖禮為侍奉中心的。

這場退避沒有成功:「33眾人看見他們去,有許多認識他們的,就從各城(ἀπὸ πασῶν τῶν πόλεων)步行,一同跑到那裡,比他們先趕到了」。幾乎舉國傾城的跟隨,不僅顯示人民的政治熱情,也顯示了耶穌當時的影響力。萬眾追隨是一種強有力的試探。世界領袖基本的選擇是「他就利用他們」。但唯有耶穌的反應是:祂「就憐憫他們」。σπλαγχνίζομαι,to be moved as to one』s bowels, hence to be moved with compassion, have compassion (for the bowels were thought to be the seat of love and pity)。一方面,這出於愛,而且是真實的、從裡面出來的愛。這與那些假清高而反政治的人渣們不同。另一方面,憐憫顯示了耶穌對政治活躍分子和人民群眾以及多數意志的否定。人民只是失喪的羊群:「因為他們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一方面,革命群眾只是加權的罪人,他們裡面根本沒有真理,只是飢餓;凡順應民意的人都是野心家。另一方面,他們需要一位牧者,而不是一位頭羊或大罪人起來帶領他們。而真正的牧者就是用真理教導羊群的人。

「於是開口教訓他們許多道理」。一方面,人民需要真理的教導(διδάσκω);另一方面,這樣的教導是開創性的,是第一次(ἄρχομαι)。

二、門徒:建造教會(35-37)

35天已經晚了,門徒進前來說,這是野地,天已經晚了,36請叫眾人散開,他們好往四面鄉村裡去,自己買什麼吃。37耶穌回答說,你們給他們吃吧。門徒說,我們可以去買二十兩銀子的餅,給他們吃嗎?

耶穌的教導不僅針對眾人,更為建造門徒或教會。這個神跡的目的,首先在於建造門徒。根據約翰福音,這裡發聲的門徒包括腓力、安得烈二人;而所有門徒都在現場(約翰福音6:8-13)。門徒的反應顯示了當代基督教反政治的那種本質:恐懼與自私。

耶穌為了教導眾人仍然沒有時間吃飯,但門徒無法承受這種重擔。我們裡面沒有神的愛。日落黃昏,飢腸轆轆的門徒已經厭煩了。門徒提出兩個理由驅散眾人:「這是野地,天已經晚了」。而目的是「他們好往四面鄉村裡去,自己買什麼吃」。這裡就引出了「食物」(ἄρτος)和「吃」(φάγω)這個核心主題。飢餓是一種生存的普遍狀態,生理上的飢餓與政治上的飢餓同時臨到——必須吃什麼,或吃誰,人類才能滿足,才能安息。希律殺害約翰,在所有人的心裡造成了更為深刻而普遍的革命飢渴,一種嗜血或報仇的正義崛攫取了每一個人。但在這個世界裡,沒有任何一個人,任何一種方案,可以使人的飢餓真正得以飽足。門徒的反應也顯示了人類政治哲學的致命缺陷:一方面,沒有人有愛心先飽足別人的飢餓,所謂為人民服務絕對是騙術。另一方面,沒有任何人有能力滿足更多的人的需求,所謂革命正義以及按需分配更是魔鬼的彌天大謊。在這個意義上,政治只是一場邪教。耶穌的回答一語雙關:「你們給他們吃吧」。一方面,你們的愛在哪裡;另一方面,你們的能力在哪裡。一方面,基督教憑什麼厭棄那些政治人群,因耶穌來就是要尋找罪人;一方面,「你們」,即所有人類精英,你們憑什麼能滿足人民的內在需求。幾年過去了,一切真相大白。當然,這句話語也是為激發門徒和全人類仰望基督,認耶穌是神——只有耶穌能給人類吃喝,並且飽足。

但門徒的回答也許在諷刺耶穌。整個「教會」甚至世界就只剩下二十兩銀子了,即使傾其所有也不能為五千人甚至上萬人預備食物(約翰福音6:7)。人不會捨錢愛人,更不會捨命救人。唯有基督可以。不要神化任何領袖人物,除耶穌之外並無拯救。

三、聖禮:天上的糧(38-44)

38耶穌說,你們有多少餅,可以去看看。他們知道了,就說,五個餅,兩條魚。39耶穌吩咐他們叫眾人一幫一幫的,坐在青草地上。40眾人就一排一排的坐下,有一百一排的,有五十一排的。41耶穌拿著這五個餅,兩條魚,望著天祝福,掰開餅,遞給門徒擺在眾人面前。也把那兩條魚分給眾人。42他們都吃,並且吃飽了。43門徒就把碎餅碎魚,收拾起來,裝滿了十二個籃子。44吃餅的男人,共有五千。

1、回到約翰福音

在約翰時代可能已經出現了濫用這個神跡的跡象。凡是超越約翰解釋的任何解釋,都是異端或多此一舉。因此關於這個神跡真正的含義,只有一種正解——諸位重新閱讀約翰福音6:15-71就可以了。也可以將之稱為「迦百農講道」:「這些話是耶穌在迦百農會堂裡教訓人說的」(約翰福音6:57)。一方面,這一神跡為顯示耶穌是神,是天上的糧;祂比摩西更大。至少按約翰福音,這些神跡是不可複製和不可模仿的,因為只有耶穌是神。這些神跡是不需要按人自己的經驗進行懷疑和質疑的——因為你不是神。教會只能在屬靈的意義上「實踐」這七大神跡。聖經作者(特別是使徒行傳)的個別案例不可能達到耶穌神跡這樣完全的程度。我們的主確實說過:「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並且要作比這更大的事。因為我往父那裡去」(約翰福音14:12)。主耶穌說的「更大的事」,應該主要指福音全球化和國度擴張說的。換言之,如果某些聖徒可以行耶穌一樣甚至更大的神跡,那只有一種荒謬的結論:我們都是神,甚至更神。另一方面,這個神跡指向聖餐禮,並將教會建造了聖道和聖禮的根基之上。「54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復活。55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約翰福音6:54-55)——這一神跡是指向聖餐真理的,而且同時否定了加爾文主義所代表的那種「耶穌身體不夠分吃」的理性主義胡說。

2、反對教會惡俗

約翰福音第六章實際上否認了五餅二魚餵飽五千人的三種庸俗神學。

第一、棄絕生命神學。約翰福音用一個小孩子否認了各種變相的人神合作說(約翰福音6:9)。沒有任何人在耶穌神跡中有份。你怎樣謙卑預備都與這個神跡毫無關係。這也是耶穌指責馬利亞的原因:「耶穌說,母親,(原文作婦人)我與你有什麼相干。我的時候還沒有到」(約翰福音2:4)。但是很多傳道人背道而馳,教導人怎樣謙卑像小孩子並且常常預備自己的生命,靠「活出來」就可以在基督的神跡中有份。這即使不是猶大的強吻也是貪天之功。這個神跡的意思是:耶穌是從無中造有的神。

第二、否定政治神學,耶穌拒絕被人逼迫作王(約翰福音6:15)。祂不作世界的人;任何人不配作世界的王。一方面,基督教不義政治為目的,因此政治的合法性在其有限性(憲政);另一方面,基督教向所有政治人傳福音——任何繞開政治人群的福音事工和教會行動都是出於恐懼或罪。政治和非政治的基督教與屬聖靈無關,只能是出於否認道成肉身真理的邪靈。一方面,「1親愛的弟兄阿,一切的靈,你們不可都信。總要試驗那些靈是出於神的不是。因為世上有許多假先知已經出來了。2凡靈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就是出於神的。從此你們可以認出神的靈來。3凡靈不認耶穌,就不是出於神。這是那敵基督者的靈。你們從前聽見他要來。現在已經在世上了」(約翰福音4:1-3)。另一方面,「父差子作世人的救主,這是我們所看見且作見證的」(約翰一書1:14)。

第三、明確棄絕了成功神學或各種靈恩妄想:「26耶穌回答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你們找我,並不是因見了神跡,乃是因吃餅得飽。27不要為那必壞的食物勞力,要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勞力,就是人子要賜給你們的。因為人子是父神所印證的」(約翰福音6:26-27)。信主的目的不是為吃餅得飽,而是為永生。「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信的人有永生」(約翰福音6:47);「叫人活著的乃是靈,肉體是無益的。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約翰福音6:63)。「不要為那必壞的食物勞力,要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勞力,就是人子要賜給你們的。因為人子是父神所印證的」(約翰福音6:27)——教會應該關切的不是屬世的供應及其相關的由少變多甚至無中生有;而是「永生的食物」,並且要「勞力」。

但根據約翰福音,五餅二魚餵飽五千男人的偉大神跡,結果卻是大量「失粉」,耶穌不僅被眾人質疑,也被一些門徒棄絕(約翰福音6:60-66);甚至從此猶大萌生了賣主的念頭(約翰福音6:64,70-71)。我們借此也可以明白,為什麼聖餐禮一直稱為西方教會撕裂的根本原因:飢餓的人無法領受耶穌的身體和血;人類厭棄這樣的飽足,更無法理解這樣的屬天餵養。把加爾文主義以及現代基督教的聖餐論簡而言之:這樣的吃怎麼可能是真的,又有什麼用,有什麼意義?!而另一方面,恰恰是因為猶太人對天糧的拒絕, 我們才能明白與五餅二魚神跡平行的153條魚的神跡。按教會傳統,這兩個神跡發生在一個地方,但時間不同。前者是耶穌在世上傳道期間;後者是耶穌復活之後升天之前。那麼153條魚的神跡到底是什麼意思,兩個神跡之間到底有怎樣的關係?求主幫助我們,咱們下個主日見。

任不寐,2018年7月22日

1 comment on “主日證道:五餅二魚餵飽五千人(可6:30-44)

  1. Pingback: 馬可福音6:7-13,6:30-52(講章及視頻) – 不寐之夜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