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第四課:大饑荒年代的生死存亡(47:1-31)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創世記47章。以色列人三下埃及,如今終於寄居在埃及,並在歌珊地或蘭塞境內平安度過荒年,直到雅各去世。「政教關係」、「基督教國家的荒政」和「雅各之死」,是這一章的3個基本內容:一、基督教與法老關係或政教關係或教會與世界及其掌權者的關係(1-12)。二 、生命與財產的關係(13-26)。如果魔鬼的第一試探是食物或錢財,那麼這組關係也涉及基督和基督徒與魔鬼的關係。約瑟治理埃及,同時服事以色列人和埃及人,讓我們進一步看見基督是以色列人的神,也是外邦人的神;上帝是全人類的救主。三、基督徒與死亡的關係——雅各最終死在歌珊地。歌珊地在交叉結構中首尾呼應;雅各在「異國他鄉」向生而死。

大饑荒既是對埃及人的試探,也是對以色列人試探。而這一切,都可以出預表基督的在曠野中勝過魔鬼的試探:「1當時,耶穌被聖靈引到曠野,受魔鬼的試探。2他禁食四十晝夜,後來就餓了……」(馬太福音4:1-17)。在福音書中,法老變成了希律,饑荒變成了飢餓,然後是魔鬼藉著饑荒用食物、宗教和世界進行的三重試探;但是在政治逼迫中,耶穌寄居在邊境——西布倫地,拿弗他利地,如同歌珊和蘭塞。而耶穌堅持在世界中的目的,就是傳揚這樣的真理: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

創世記47章的三大主題實際上涉及耶穌面對的三大試探:政治(萬國的榮華)、財產(不單靠食物)和死亡(可以跳下去或不一定死)。而約瑟在埃及的荒政,不僅讓見證了道成肉身的真理,也將人類返回主的話語:「24於是耶穌對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25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生命或作靈魂下同)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26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27人子要在他父的榮耀裡,同著眾使者降臨。那時候,他要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28我實在告訴你們,站在這裡的,有人在沒嘗死味以前,必看見人子降臨在他的國裡」(馬太福音16:24-28)。阿門。

一、以色列人與法老(1-12)

人在埃及,教會在世界,首先面對的就是教會與掌權者的關係。而在這裡,首先表現為以色列人與埃及人的關係(1-6);其次表現為以色列人的領袖雅各,與埃及人的掌權者法老之間的關係(7-12)。值得一提的是,約瑟選了五位弟兄參見法老,而這五位弟兄很有可能是帶著妻子前往埃及的那五個人。同樣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約瑟沒有帶任何一位女眷去見法老。這裡或許存在一個深刻的撒萊定律:「法老的臣宰看見了她,就在法老面前誇獎她。那婦人就被帶進法老的宮去。那婦人就被帶進法老的宮去」(12:15)。而為汲取撒拉的教訓,不要帶女人站在法老的面前。因此無論是按立女牧師的張牧師,還是將三個女人的屍體扔在世界之主面前的偉大領袖,以及兩次遭遇妻子背叛和欺騙的李老先生,都該早日回歸聖經。這裡的五位弟兄與後文的五分之一也形成交叉呼應的關係。

1、法老與弟兄(1-6)

1約瑟進去告訴法老說,我的父親和我的弟兄帶著羊群牛群,並一切所有的,從迦南地來了,如今在歌珊地。

2約瑟從他弟兄中挑出五個人來,引他們去見法老。3法老問約瑟的弟兄說,你們以何事為業,他們對法老說,你僕人是牧羊的,連我們的祖宗也是牧羊的。4他們又對法老說,迦南地的饑荒甚大,僕人的羊群沒有草吃,所以我們來到這地寄居。現在求你容僕人住在歌珊地。

5法老對約瑟說,你父親和你弟兄到你這裡來了,6埃及地都在你面前,只管叫你父親和你弟兄住在國中最好的地。他們可以住在歌珊地。你若知道他們中間有什麼能人,就派他們看管我的牲畜。

這6節經文仍然可以進一步交叉結構,首尾呼應的是約瑟和法老的對話(1;5-6)——不過前者是約瑟對法老說;後者是法老對約瑟說。而中間的2-4是約瑟的弟兄與法老之間的對話。我們先看第1節。約瑟主動前往並向法老報告(נָגַד,to be conspicuous, tell, make known;3:11等)以色列全家到來的消息。上帝的百姓不是騙子、不是市井匪類、不是偷渡者,更不是小偷。你要獲得別人的尊重,你首先要尊重你移民的國家。以色列人不可以在埃及的街上肆無忌憚地唱國歌,但你可以在歌珊地持守自己的信仰。約瑟也如實地告訴法老以色列全家怎樣來到了埃及,並且現在暫居歌珊地。這也是一種謙卑的狀況——沒有法老的許可,以色列全家不願意長驅直入,如入無人之境。留學生、華為、華人教會不要要尊重掌權者嗎?你們有誰尊重移民國家的掌權者?

其次我們看以色列們弟兄與法老之間的互動。約瑟作為屬靈領袖,成了弟兄們的榜樣。所以這裡特別強調,這些弟以色列人是「約瑟的弟兄」。而且是「約瑟從他弟兄中挑出五個人」,這應該是在生命上相對成熟的人。你不可能引領憤青五毛去見川普。引領,יָצַג,to place, set, establish;也可以說這5個人是特別裝備甚至經過「按立」的人。法老的問題果然如約瑟所預告的:「3法老問約瑟的弟兄說,你們以何事為業」。法老對以色列人生存能力的關切;而埃及人不可以包養一群寄生蟲,特別是沒有生活能力卻專門敗壞埃及、深愛迦南祖國的習國人。

然而以色列首先是有尊嚴的:「你僕人是牧羊的,連我們的祖宗也是牧羊的」,我們可以靠自己生活,我們不是蝗蟲,不是到你們這裡靠救濟福利和法律漏洞生活的。其次,以色列是誠實的:「4他們又對法老說,迦南地的饑荒甚大,僕人的羊群沒有草吃,所以我們來到這地寄居」。以色列知道羞恥,他們向埃及人承認自己的祖國「饑荒甚大」。因為你逃荒或移民到這裡來了,你已經用腳投票了;你要有多無恥還舔著臉說迦南是偉大祖國呢?!以色列人更明白,迦南地遭遇饑荒,就是迦南人和他們自己的罪贏得的懲罰。而現實情況是:「僕人的羊群沒有草吃」;地球的生態因人的罪亦然滅絕。已經將地球毀滅的罪人不可能無恥到這種地步:我們進入埃及,不僅要當國際規則的引領者,而且還要拯救地球,帶領埃及人和全人類向宇宙流浪。最後,以色列也是謙卑的:「現在求你容僕人住在歌珊地」。一方面,他們只是祈求法老允許他們暫居歌珊地。另一方面,他們對埃及的的確確沒有任何政治和領土野心。你也配「人類命運共同體」。

總之,以色列與埃及的關係,不是蛇與農夫的關係。而以色列人在埃及應該從始至終保持寄居者的狀態。寄居(גּוּר)這個概念(15:13)至少包括兩個方面的信息。第一、埃及不是家鄉。一方面,你不嫩榮譽當地;另一方面,你要順服當地的秩序。第二、寄居者應該體恤寄居者,即將來當以色列建立國家的時候,你要接納一切寄居的:「不可欺壓寄居的,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作過寄居的,知道寄居的心」(出埃及記22:21,23:9;另參利未記19:34,申命記10:19)。這是我們得以移民到「基督教國家」的真正原因。而上帝用寄居的經歷,教導以色列人學習愛。

以色列人的本分、感恩和誠實,贏得了法老的尊重與保護。首先這是感恩的法老,因為他竟然說「你父親和你弟兄到你這裡來了」;而沒有說「你父親和你弟兄到我這裡來了」——法老念念不忘是上帝藉著約瑟祝福了埃及。一個人獲得權位,一個國家走向繁榮,不是你開展偉大鬥爭甚至要征服世界的時候,而恰恰是你應該感恩的時候。而法老的感恩有極為具體的行動:一方面,感恩基督就給基督的新婦「住在國中最好的地」即歌珊地。另一方面,這是保護以色列人:「你若知道他們中間有什麼能人,就派他們看管我的牲畜」。法老真的相信教會不可能是威脅社會穩定和政治秩序的力量。然後何等可悲:基督的教會在中國只能是「地下教會」,一直被小人之心質疑為西方敵對勢力。甚至連地下也被洪水猛獸了。這樣的厲害國若不悔改,一定滅亡,否則真是天理難容。

2、法老與雅各(7-12)

7約瑟領他父親雅各進到法老面前,雅各就給法老祝福。8法老問雅各說,你平生的年日是多少呢?9雅各對法老說,我寄居在世的年日是一百三十歲,我平生的年日又少又苦,不及我列祖早在世寄居的年日。10雅各又給法老祝福,就從法老面前出去了。

11約瑟遵著法老的命,把埃及國最好的地,就是蘭塞境內的地,給他父親和弟兄居住,作為產業。12約瑟用糧食奉養他父親和他弟兄,並他父親全家的眷屬,都是照各家的人口奉養他們。

這6節經文分為兩部分,7-10聚焦雅各與法老的互動,這實際上是顯示教會與世界,或牧者與世俗權力之間的關係。而11-12讓我們看見,一切都如約瑟所預言的,也如法老所命的:以色列人住在歌珊地(蘭塞),並在那裡靠約瑟供應的糧食得以存活性命,度過荒年,繁榮壯大。我們先看7-10,這4節經文也形成交叉結構,首尾呼應的重要信息是「雅各給法老祝福」;中間的信息是雅各向法老回顧自己的生平——引入生死問題是人類的真問題(呼應47章最後的雅各之死)。注意教會的屬靈權柄在政權之上,同時,教會必須將所有的君王和人類帶到生死面前。

首先,「約瑟領他父親雅各進到法老面前」:וַיָּבֵא יֹוסֵף אֶת־יַֽעֲקֹב אָבִיו וַיַּֽעֲמִדֵהוּ לִפְנֵי פַרְעֹה,And Joseph brought in Jacob his father, and set him before Pharaoh。這裡的動詞「進到」是עָמַד,to stand, remain, endure, take one』s stand。這是非常重要的,雅各見法老,絕不是跪在權力的面前,而是站在權力的面前——因為雅各是上帝的僕人。這就是我們一直強調的,傳道人和教會必須站在君王的面前:面對君王不可迴避,而且必須是站著。其次,雅各給法老祝福,原因至少有二。一方面,這是應驗上帝對亞伯拉罕的話:「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12:2)。這也讓我們明白,約瑟為什麼先讓弟兄而不是雅各見法老——約瑟要先驗證法老是否「為你祝福」。另一方面,在屬靈的權柄上,雅各高於法老,教會高於君王。因此絕不是法老給雅各祝福;而是正相反。從應用的層面上說,是教會給君王加冕,而不是相反。「從來位分大的給位分小的祝福,這是駁不倒的理」(希伯來書7:7)。不僅如此,「10雅各又給法老祝福,就從法老面前出去了」——我們站在君王面前只是為了將福音傳給他,但我們對他是一無所求。這正應了主耶穌的話說:「以後我不再和你們多說話,因為這世界的王將到。他在我裡面是毫無所有」(約翰福音14:30)。

其次,法老給雅各的問題是雅各的年齡:כַּמָּה יְמֵי שְׁנֵי חַיֶּֽיךָ,How old art thou。這可能是對老年人常見的問候語;當然,也可能是法老驚奇雅各的高壽——對埃及人來說,110歲是理想的長壽年齡(50:22)。「9雅各對法老說,我寄居在世的年日是一百三十歲,我平生的年日又少又苦,不及我列祖早在世寄居的年日」。雅各對自己一生的回顧有耽擱特點。第一、人生苦短。מְעַט,littleness, few, a little, fewness。不要一位生命很長,實際上死期轉瞬即至。第二、充滿罪惡。翻作「苦」的這個字是רַע,bad, evil,即善惡之惡(2:9等)。這個概念不僅指雅各以上遭遇無窮傷害、苦難和禍患;也可以之雅各自己也在神面前罪惡纍纍。這位老人此時此刻不僅在向神認罪,而且在身體力行地教導掌權者也當披麻蒙灰認罪悔改。雅各藉著法老的問題,將「生命」上升為他與君王對話的主題:人生是短暫的,而且充滿苦難和罪惡。同時,不是權力,不是貧富,不是貴賤,不是民族主義;而是生命,才應該是法老關切的核心問題。第三、寄居而已。雅各還將人生比喻為一場寄居或旅程;這裡兩次談到了「寄居在世」或「在世寄居」這個概念:מָגוּר,sojourning place, dwelling-place, sojourning。其動詞參見第4節;這個名詞最早出現在創世記17:8,「我要將你現在寄居的地,就是迦南全地,賜給你和你的後裔永遠為業,我也必作他們的神」。這個寄居的概念對世界上最有權力的人來說是一場啟蒙:你一樣不過是過客;你所獲得的一切,都會成為中國之夢,早春殘雪。而動詞גּוּר同樣出現在下埃及的語境中:「那地遭遇饑荒。因饑荒甚大,亞伯蘭就下埃及去,要在那裡暫居」(12:10)。寄居表明你有一個更美的家鄉。有多少君王和財主,真能認識到自己不過是寄居者呢?

最後,我們再一次看見約瑟順服那順服神的「掌權者」(如果掌權者指向基督,實際上掌權者這個名稱是任何君王不配用的):「11約瑟遵著法老的命……」。我在這裡只強調兩個問題。第一是蘭塞:רַעְמְסֵס,Raamses or Rameses,child of the sun;應該是歌珊地中的一座城市;或歌珊地的別名,一度是法老RamesII(拉美西斯二世)的首都,也是以色列人為奴和出埃及的出發點(出埃及記1:11,12:37;民數記33:3-5)。第二是「都是照各家的人口奉養他們」——以色列人在埃及不是炫富也不是哭窮,只是過著有衣有食就當知足的簡單生活。住在教會,在敬拜和傳道中等候回家。

二、荒年中的治理(13-26)

上帝藉著一場大饑荒,通過約瑟,在教導埃及人、以色列人和普天下的人認識生命的真理:「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馬太福音16:26)——約瑟在埃及的荒政,不斷讓埃及人看見:銀子(13-14)、牲畜(15-17)、土地(18-22)、權力(23-26)這些偶像,在生命面前都不是最重要的;而正常人,或經過真理啟蒙的人,應該變賣這一切去換生命。這對唯物論或撒幣大帝尤其具有救贖的意義:「13一個僕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瑪門。14法利賽人是貪愛錢財的,他們聽見這一切話,就嗤笑耶穌。15耶穌對他們說,你們是在人面前自稱為義的。你們的心,神卻知道。因為人所尊貴的是神看為可憎惡的。16律法和先知,到約翰為止。從此神國的福音傳開了,人人努力要進去」(路加福音16:13-16)。另外,約瑟在埃及的荒政,不僅表明教會對世界的祝福,也是「基督教國家」治理的典範,並進一步讓我們看見,大饑荒中災民社會(中國1960-1962)的深刻罪孽與愚蠢。值得強調的是,饑荒實際上是人類社會和人類心理的常態,而非偶然事件或突發事件。因此,在埃及需要「約瑟」。

1、銀子(13-14)

13饑荒甚大,全地都絕了糧,甚至埃及地和迦南地的人因那饑荒的緣故都餓昏了。14約瑟收聚了埃及地和迦南地所有的銀子,就是眾人糴糧的銀子,約瑟就把那銀子帶到法老的宮裡。

神愛世人,並願所有的人都得救,都知道救恩。我們已經看見,上帝怎樣藉著饑荒和三下埃及,將以色列人從錢財偶像中拯救出來。但這個功課埃及人還沒有完成。於是,神的手就臨到埃及人:在大饑荒中 ,讓埃及人在瑪門和生命之間做出抉擇。而如果沒有大饑荒,罪人是很難從魔鬼的第一試探(好作食物、物質是第一性的)中逃出來。於是才有「饑荒甚大,全地都絕了糧,甚至埃及地和迦南地的人因那饑荒的緣故都餓昏了」。這也是對埃及假神的打擊——那些不可一世、裝神弄鬼的偶像,實際上在大饑荒中不堪一擊,不足為憑。沒有戰狼,只有餓鬼。「全地都絕了糧」,וְלֶחֶם אֵין בְּכָל־הָאָרֶץ:And there was no bread in all the land。與大洪水呼應,這可能是全球性的大饑荒。原因是「饑荒甚大」。餓昏了:לָהָה,to languish, faint;to amaze, startle。這個動詞另外出現在箴言26:18,「他就像瘋狂的(לָהָה)人,拋擲火把」。也可以說是餓瘋了。經歷過中國大饑荒的人知道這是什麼意思。這比以掃的狀態更悲催(創世記25:29)。人在這種情況下,不僅會為一碗紅湯出賣長子的名分,更可能人相食。

現在我們來回顧一下,這場大饑荒或全地的糧荒是怎樣發生的。實際上,長期以來,迦南和埃及出現了一場「資本主義的大躍進」,世人普遍重商而荒廢農耕,對錢財的追逐到了瘋狂的境地:人成為商品,男人販奴,女人賣身;同時,窮奢極欲,司法敗壞。這都有據可靠:創世記37:26-36,「 26猶大對眾弟兄說,我們殺我們的兄弟,藏了他的血有什麼益處呢?27我們不如將他賣給以實瑪利人,不可下手害他。因為他是我們的兄弟,我們的骨肉。眾弟兄就聽從了他。28有些米甸的商人從那裡經過,哥哥們就把約瑟從坑裡拉上來,講定二十捨客勒銀子,把約瑟賣給以實瑪利人。他們就把約瑟帶到埃及去了……36米甸人帶約瑟到埃及,把他賣給法老的內臣護衛長波提乏」;創世記38:23,「猶大說,我把這山羊羔送去了,你竟找不著她。任憑她拿去吧,免得我們被羞辱」;創世記39:7,「這事以後,約瑟主人的妻以目送情給約瑟,說,你與我同寢吧」;創世記39:20,「把約瑟下在監裡,就是王的囚犯被囚的地方。於是約瑟在那裡坐監」;創世記40:1-3,「1這事以後,埃及王的酒政和膳長得罪了他們的主埃及王,2法老就惱怒酒政和膳長這二臣,3把他們下在護衛長府內的監裡,就是約瑟被囚的地方」……這場大饑荒是這個商業大躍進必然的結果,也是迦南人、埃及人以及米甸人罪惡贏得的懲罰。

然而道成肉身的基督經歷過這種「餓昏了」的狀況:「他禁食四十晝夜,後來就餓了」(馬太福音4:2)。此時魔鬼一定到來:「那試探人的進前來對他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吩咐這些石頭變成食物」(馬太福音4:3)。但是約瑟是按基督的道理應對危機:讓埃及人用銀子去換取生命。這一幕真是反諷埃及人和迦南人都很有錢,但卻要餓死了。正如主說:「36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37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馬可福音8:36-37)正如當一個國家崛起和有錢了,卻走到山窮水盡和第一糧食進口大國的絕境。另參馬太福音13:45-46,「天國又好像買賣人,尋找好珠子。46遇見一顆重價的珠子,就去變賣他一切所有的,買了這顆珠子」;路加福音16:9,「我又告訴你們,要藉著那不義的錢財,結交朋友。到了錢財無用的時候,他們可以接你們到永存的帳幕裡去」。這就是主對魔鬼的勝利:「耶穌卻回答說,經上記著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馬太福音4:4)。而約瑟自己在基督和瑪門之間作了美好的見證:「約瑟就把那銀子帶到法老的宮裡」;約瑟一無所取。

2、牲畜(15-17)

15埃及地和迦南地的銀子都花盡了,埃及眾人都來見約瑟,說,我們的銀子都用盡了,求你給我們糧食,我們為什麼死在你面前呢?

16約瑟說,若是銀子用盡了,可以把你們的牲畜給我,我就為你們的牲畜給你們糧食。

17於是他們把牲畜趕到約瑟那裡,約瑟就拿糧食換了他們的牛,羊,驢,馬。那一年因換他們一切的牲畜,就用糧食養活他們。

注意「埃及地和迦南地」在這段經文中3次重複(13-15),這不僅表明饑荒是全地性的,以色列人如果不離開迦南進入埃及一定滅亡;這也表明上帝阻斷了以色列人的歸程——迦南地一直在饑荒的咒詛之下,回去必要死亡。可以說上帝不僅用饑荒讓以色列人無家可貴,也用饑荒讓迦南和埃及所有的守財奴變得一分不剩,進入赤貧狀態(路加福音3:7-14)。買糧耗盡了埃及人所有的錢財,於是埃及人全體淪為乞丐:「求你給我們糧食」。同時,埃及人認識到,死亡臨近了:「我們為什麼死在你面前呢?」這種乞討實際上起來祈求愛和憐憫。約瑟沒有白白施捨給埃及人,而是提出交換條件:用牲畜換取糧食。這也說明,實際上埃及人並沒有走到山窮水盡的程度,至少在他們眼裡,這些牲畜所代表的財富仍然是至關重要的(12:16,13:5)。但是,神要拯救我們,會將我們剝奪得一貧如洗;直到將我們認為最重要的財富也奪去了。

值得一提的是,馬(סוּס)在聖經中第一次出現;而且在原文中,馬排列在第一位:馬、羊、牛、驢。馬首先是你埃及人的寵物;而馬如果主要是戰馬,那麼這場大饑荒就熄了人類的刀兵。你就是厲害國,厲害到全球軍力第一,但一場大饑荒就會徹底廢棄你的武功。五毛這種可恥的刀兵也快廢掉了,因為狗糧快斷了。

實際上,在涉及換取生命這種品質上,罪人畜生不如。在大饑荒年代,這是先知的聲音,他指著這些牲畜告訴百姓饑荒是怎樣發生的,而人應該到哪裡重建生命:「2天哪,要聽,地阿,側耳而聽。因為耶和華說,我養育兒女,將他們養大,他們竟悖逆我。3牛認識主人,驢認識主人的槽。以色列卻不認識,我的民卻不留意。4嗐,犯罪的國民,擔著罪孽的百姓,行惡的種類,敗壞的兒女。他們離棄耶和華,藐視以色列的聖者,與他生疏,往後退步。5你們為什麼屢次悖逆,還要受責打嗎?你們已經滿頭疼痛,全心發昏。6從腳掌到頭頂,沒有一處完全的。儘是傷口,青腫,與新打的傷痕。都沒有收口,沒有纏裹,也沒有用膏滋潤。7你們的地土已經荒涼。你們的城邑被火焚燬。你們的田地,在你們眼前為外邦人所侵吞,既被外邦人傾覆,就成為荒涼……19你們若甘心聽從,必吃地上的美物」(以賽亞書1:2-19)。

一切牲畜成了換取生命的獻祭。而約瑟也是守約的和信實的:罪人獻上牲畜,約瑟就向他們發放了糧食。迦南人和埃及人用「一切的牲畜」,置換了養活他們的「糧食」。表面上看罪人是捨棄了牲畜,但實際上卻得到了生命,那上好的福分。「那一年」(בַּשָּׁנָה הַהִֽוא)是歷史上特別重要的一年,那一年他們殺了耶穌,如逾越節的羔羊。

3、土地(18-22)

18那一年過去,第二年他們又來見約瑟,說,我們不瞞我主,我們的銀子都花盡了,牲畜也都歸了我主。我們在我主眼前,除了我們的身體和田地之外,一無所剩。19你何忍見我們人死地荒呢?求你用糧食買我們和我們的地,我們和我們的地就要給法老效力。又求你給我們種子,使我們得以存活,不至死亡,地土也不至荒涼。

20於是,約瑟為法老買了埃及所有的地,埃及人因被饑荒所迫,各都賣了自己的田地。那地就都歸了法老。21至於百姓,約瑟叫他們,從埃及這邊直到埃及那邊,都各歸各城。22惟有祭司的地,約瑟沒有買,因為祭司有從法老所得的常俸。他們吃法老所給的常俸,所以他們不賣自己的地。

銀子和牲畜,這是幼兒園中班的課程。過了一年,埃及人進入幼兒園大班。土地,大地母親,人類在世界上最後的祖國或假神,現在也要為生命而被捨棄。離開地上的國進入天國。不過二年級的課程埃及人還是有很多進步,現在不是約瑟吩咐他們捨棄田地,而是他們主動要賣身和賣地。但賣身就算了,約瑟只要他們賣地。「求你用糧食買我們」,這意味著約瑟有機會讓埃及人作奴隸,但他沒有。這一點與後來埃及人逼迫以色列人作奴隸形成鮮明對比(出埃及記1:8-14),也與習國人利用別人的苦難和短處作人上人迥然不同。上帝使用苦難管教我們,不是讓我們作人的奴僕(哥林多前書7:23),而是讓我們成為自由人。「至於百姓,約瑟叫他們,從埃及這邊直到埃及那邊,都各歸各城」;這裡的信息可以與這節經文平行:「第五十年,你們要當作聖年,在遍地給一切的居民宣告自由。這年必為你們的禧年,各人要歸自己的產業,各歸本家」(利未記25:10)。

如果放在利未記的背景之下,第21節應該是不難理解的:וְאֶת־הָעָם הֶעֱבִיר אֹתֹו לֶעָרִים מִקְצֵה גְבוּל־מִצְרַיִם וְעַד־קָצֵֽהוּ,And as for the people, he removed them to cities from one end of the borders of Egypt even to the other end thereof。但有的學者將第一句解釋為:He made them into slaves,如Wenham;這可能是根據七十士譯本和撒瑪利亞五經的版本(這個問題請注意主日證道視頻)。動詞עָבַר的基本含義是:to pass over or by or through, alienate, bring, carry, do away, take, take away, transgress(8:1,12:6等);它本身並沒有「使……為奴」的意思。而約瑟的政策可能有「移民就食」(移民通財,移民就穀等)的意義,與戶口禁錮災民在死地完全不同。

更為屬靈的進步是,埃及人向約瑟祈求種子,他們不是專門等候救濟的災民,他們願意種地自救(「種子就是神的道」,路加福音8:11)。不過這裡談到了一個特別事件:「22惟有祭司的地,約瑟沒有買,因為祭司有從法老所得的常俸。他們吃法老所給的常俸,所以他們不賣自己的地」。第26節再一次重複了這個事實。祭司:כֹּהֵן,priest, principal officer or chief ruler(14:18,41:45)。這個名詞甚至可以泛指埃及的官吏或富人。這是約瑟的荒政:尊重傳統,為社會穩定維護了中產階級的存在。約瑟在埃及的治理施行的不是全面國有化,不是徹底消滅地主和知識分子。中國大躍進是導致大饑荒的根本原因,因為社會主義的瘋狂改造,使社會失去了在危機中自救和互助的能力。但這裡也表明,埃及仍然是一個異教世界。也許正因為這個緣故,饑荒繼續蔓延。

3、權力(23-26)

23約瑟對百姓說,我今日為法老買了你們和你們的地,看哪,這裡有種子給你們,你們可以種地。24後來打糧食的時候,你們要把五分之一納給法老,四分可以歸你們作地裡的種子,也作你們和你們家口孩童的食物。25他們說,你救了我們的性命。但願我們在我主眼前蒙恩,我們就作法老的僕人。26於是約瑟為埃及地定下常例,直到今日,法老必得五分之一,惟獨祭司的地不歸法老。

這是約瑟荒政第四個方面:讓百姓交出部分權力,順服屬神的權柄,納稅,或者新順服。約瑟沒有讓人民淪為國家農奴;約瑟新政是更徹底的包產到戶的改革:種子發下去,但五分之四的收成仍然歸農戶自己:「四分可以歸你們作地裡的種子,也作你們和你們家口孩童的食物」。這與中國社會主義國家農奴制完全相反:國家幾乎將所有糧食都收走了。可以說約瑟新政,奠定了基督教國家基本的治理模式。今天加拿大特別是魁北克省的稅率幾乎也到達五分之一,在憲政或基督徒政府之下,這個稅收也許是最合理的。而繼續國有化並進一步消滅社會的暴君,一定是千古罪人。埃及農民只需要上繳五分之一,並形成法律和慣例:「26於是約瑟為埃及地定下常例,直到今日,法老必得五分之一」。這才叫法治:律法穩定。為什麼說積惡成習是千古罪人呢,兩個理由:第一、國有化消滅社會和中產階級並將所有人監管為奴,這等於把社會推向危機並根除了人類自治和互助的能力。第二、一個憲法和規則羞辱者和的破壞者,有什麼資格當國際規則的引領者?你只是在敗壞所有人對法治的信心,並將所有人培養成機會主義的流氓或厲害國。

值得一提的是,漢莫拉比時期的糧食稅率,在二分之一和三分之二之間。當然,幾乎對農民達到百分之百徵稅的,只有厲害國。那些認為自己沒有罪,宣稱「我怎麼可能有罪」的壞老人,老黨員,多出生在1949年;而在三年或五年大饑荒中,他們是少年人。身邊4500萬人餓斃,作為老黨員,你無罪嗎?作為旁觀者,你無罪嗎?要多麼喪盡天良的冷血動物和特殊材料的人,經歷過大饑荒或餓殍遍野,如今卻敢在人前和教會中說自己不是是罪人呢?真是魔鬼之子。求神使用大饑荒,責備希律王一代人認罪悔改,披麻蒙灰。

同樣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新人的順服與忠信:「25他們說,你救了我們的性命。但願我們在我主眼前蒙恩,我們就作法老的僕人」。法老是感恩的君王,百姓是感恩的百姓。而這裡的一幕,也讓我們想起羅馬書13章的相關經文:「1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5所以你們必須順服,不但是因為刑罰,也是因為良心。6你們納糧,也為這個緣故。因他們是神的差役,常常特管這事。7凡人所當得的,就給他。當得糧的,給他納糧。當得稅的,給他上稅。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8凡事都不可虧欠人,惟有彼此相愛,要常以為虧欠。因為愛人的就完全了律法」。這才是納糧和順服的真義。不過我要強調的是,埃及人在這個制度框架之內,實際上也向法老或國家讓渡了自己的收入、人權、尊嚴和無限自由。為了真正的榮耀和自由,你必須限制自己的榮耀和自由。實際上,埃及人這個連續的捨棄銀錢、牲畜、土地、權力的功課,最終是預表基督的:祂為我們捨己甚至捨棄生命,為讓我們得永遠的生命。這也是基督徒捨己而得國的功課。

三、以色列人在埃及(27-31)

27以色列人住在埃及的歌珊地。他們在那裡置了產業,並且生育甚多。28雅各住在埃及地十七年,雅各平生的年日是一百四十七歲。

29以色列的死期臨近了,他就叫了他兒子約瑟來,說,我若在你眼前蒙恩,請你把手放在我大腿底下,用慈愛和誠實待我,請你不要將我葬在埃及。30我與我祖我父同睡的時候,你要將我帶出埃及,葬在他們所葬的地方。

約瑟說,我必遵著你的命而行。31雅各說,你要向我起誓。約瑟就向他起了誓,於是以色列在床頭上(或作扶著杖頭)敬拜神。

最後這段經文有轉回以色列人在歌珊地的生存狀況,並將重點放在了「雅各之死」上面——無論以色列怎樣繁榮,無論雅各怎樣長壽,他還是要死的。特別需要強調的是,創世記47章這三部分內容,都關涉了掌權者這個主題。這裡依次有三位掌權者,並可以一一對應三個根本性的神學主題:埃及的掌權者:法老——感恩(1-12);萬民的掌權者:約瑟——生命(13-26);選民的掌權者:雅各——死亡(27-31)。聖靈使用雅各要教導人怎樣面對死亡,這是掌權者真正的屬靈的見證,或者責任。實際上,創世記47-50幾乎用4章的篇幅在記述雅各之死,或者雅各死前的言行,直到約瑟之死。我們也可以這樣看創世記37-50章的三大主題:犯罪(37-40)、饑荒(審判,41-47)、死亡(47-50)。而創世記1-2章在講人類和萬有的出生;創世記結局卻是死亡,這是從樂園到棺材(50:26)的變遷,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2:17)。正是缺乏死亡意識特別是復活的盼望,中國文化最敗壞的方面就是不知生焉知死和不怕死,以及所謂毫無死亡意識的現世哲學知行合一;更有超越死亡的邪教妄想:密宗雙修。將死亡虛無,於是最壞的老人成了最不怕死的偽君子與老流氓,而少年人開始揮霍青春,勞勞碌碌地犯罪。然而死期仍然臨近:當上帝的選民長壽如雅各仍然難逃一死的時候,死亡的真實、殘酷性和專制性,以及一切肉身成道的妄想,都大白天下,

1、人之將死(27-28)

聖經說,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希伯來書9:27)。但誰最恨這鐵一般的真理呢?世上的眾王:「保羅講論公義,節制,和將來的審判,腓力斯甚覺恐懼,說,你暫且去吧,等我得便再叫你來」(使徒行傳24:25)。但雅各不用恐懼,基督徒不用恐懼死亡,也不用恐懼審判。我們不恐懼死亡還因為而我們知道,我們離開的時候是神認為最好的時候。這兩節經文實際上存在深刻的因果關係,甚至可以這樣理解:正因為「27以色列人住在埃及的歌珊地。他們在那裡置了產業,並且生育甚多」;所以,「28雅各住在埃及地十七年,雅各平生的年日是一百四十七歲」。換言之,雅各到了應該離開的時候了:以色列人已經像神所應許的,正在埃及成為大族;而雅各是離開的時候了,也可以放心地離開了。所謂「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傳道書3:2)。這也讓我們每一位基督徒大得安慰:我們離開總是凱旋。當然,只有神知道我們一生的歲月,但既然只有祂知道,我就不用操心了。但無論如何,雅各也算高壽了,他應該是聖經記載的最後一位「長者」。約瑟110歲,摩西120歲,不如雅各。雅各在埃及的17年與約瑟在迦南的17年也是平行的,同樣是17年之後,時候滿足,進入死而復活的境地。回想雅各一生也令人唏噓不已,在巴旦亞蘭亡命為奴,在迦南失喪愛妻愛子,在埃及也算顛沛流離——雅各的一生拷問每一位埃及人和地球人:生命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2、視死如歸(29-30a)

這一天終於到了;「29以色列的死期臨近了」。雅各之死不是天鵝之死,而是基督徒的復活之旅。雅各誠實面對死亡。沒有不怕死的狂妄與自欺欺人的剛硬。這位以色列民族的領袖或掌權者,率先垂范地見證了以色列人的死亡教育,並要向全人類見證復活與永生的盼望。他沒有遺囑給這兒女怎樣經營這個世界的產業,而是引領他們沉思死亡及其死後的世界。一方面,死亡才是人最大的問題;另一方面,唯有神可以解決這個最大的真問題。當一個暴君及其奴才叫囂要統治全世界的時候,他在迴避一個最簡單而最急迫的現實問題:你快死了;無論你怎樣科技地掙扎,你的死期到了。5G救不了你,但「約瑟可以」。「他就叫了他兒子約瑟來,說,我若在你眼前蒙恩,請你把手放在我大腿底下,用慈愛和誠實待我,請你不要將我葬在埃及。30我與我祖我父同睡的時候,你要將我帶出埃及,葬在他們所葬的地方」。雅各為什麼一定要將屍骨返回應許之地?第一、他相信神的應許,就是以色列人最終要出埃及,回到迦南(46:1-4)。這是雅各信心的見證。第二、他更相信麥比拉洞列祖所信靠的神,是復活的主——祂現在要回家了,而且是天家。

特別注意雅各對約瑟所說的這句話:「用慈愛和誠實待我」。חֶסֶד וֶאֱמֶת:love and truth;愛與真理,恩典與真理(約翰福音1:17)。這樣的禱告,本是雅各對神的禱告祈求:「9雅各說,耶和華我祖亞伯拉罕的神,我父親以撒的神阿,你曾對我說,回你本地本族去,我要厚待你。10你向僕人所施的一切慈愛和誠實,我一點也不配得。我先前只拿著我的杖過這約旦河,如今我卻成了兩隊了。11求你救我脫離我哥哥以掃的手。因為我怕他來殺我,連妻子帶兒女一同殺了。」(創世記32:9-11;另參出埃及記34:6;詩篇40:11,57:3,61:7,85:10,86:15,89:14,115:1,138:2;箴言)。雅各是藉著這樣的禱告,求那復活的主帶領他回到天家。約瑟預表基督。這一幕更讓我們想起耶穌和亞利馬太的約瑟的故事:耶穌將身體交給那位約瑟,三天後復活。

但只有屬靈的人才能看透屬靈的事。希伯來書10:8-22讓我們一同看見天開了:「8亞伯拉罕因著信,蒙召的時候,就遵命出去,往將來要得為業的地方去。出去的時候,還不知往哪裡去。9他因著信,就在所應許之地作客,好像在異地居住帳棚,與那同蒙一個應許的以撒,雅各一樣。10因為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經營所建造的。11因著信,連撒拉自己,雖然過了生育的歲數,還能懷孕。因他以為那應許他的是可信的。12所以從一個彷彿已死的人就生出子孫,如同天上的星那樣眾多,海邊的沙那樣無數。13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14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個家鄉。15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16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稱為他們的神,並不以為恥。因為他已經給他們預備了一座城……21雅各因著信,臨死的時候,給約瑟的兩個兒子各自祝福,扶著杖頭敬拜神。22約瑟因著信,臨終的時候,提到以色列族將來要出埃及,並為自己的骸骨留下遺命」。

3、主內平安(30b-31)

現在回答雅各祈禱的約瑟,不是藉之預表的基督,而是雅各之子約瑟:「約瑟說,我必遵著你的命而行」。這個約瑟不敢因為「慈愛和誠實」而妄稱主名。我們可以被神使用,但必須永遠記得我們不過是人,是無用的僕人。在這裡,約瑟只是普普通通的人子,需要為父盡孝。雅各也知道這個約瑟不過是人,因此需要用誓言去堅固他:「31雅各說,你要向我起誓。約瑟就向他起了誓」。茲事體大;而人是軟弱的,離開聖道聖禮是不可能將起初的誓言堅持到底的。「於是以色列在床頭上(或作扶著杖頭)敬拜神」。這才是有信仰的人,面對死期沒有淪為秋後的螞蚱,沒有被嚇死;反而更加敬拜神。וַיִּשְׁתַּחוּ יִשְׂרָאֵל עַל־רֹאשׁ הַמִּטָּֽה:And Israel bowed himself upon the bed』s head。מִטָּה:couch, bed, bier(48:2,49:33;出埃及記8:3等)。這裡應該翻譯為床。雅各太老了,只能在床上敬拜神。然而這是何等感人的一幕呢?這床不是污穢或等死之地,而成了聖殿。

基督徒必在平安敬拜中離開世界。即將去世的以色列,為什麼放下一切單單在床頭上(或作扶著杖頭)敬拜神呢(原文無「神」,這是意譯或指向基督)?第一、為神的信實感謝敬拜神:「3神說,我是神,就是你父親的神。你下埃及去不要害怕,因為我必使你在那裡成為大族。4我要和你同下埃及去,也必定帶你上來。約瑟必給你送終(原文作將手按在你的眼睛上)」(46:3-4)。一切都應驗了。第二、為約瑟的守信感謝敬拜神:「29主阿,如今可以照你的話,釋放僕人安然去世。30因為我的眼睛已經看見你的救恩。31就是你在萬民面前所預備的。32是照亮外邦人的光,又是你民以色列的榮耀」(路加福音2:29-31)。第三、為即將回家感謝敬拜神:「21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22但我在肉身活著,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該挑選什麼。23我正在兩難之間,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腓立比書1:21-23)。阿門。

任不寐,2019年2月24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