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第七課:麥比拉,不一定死與死而復活(50)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創世記50:1-26。感謝讚美神,創世記系列課程到了最後一課。創世記這最後一章尤其重要,因為涉及了人存在的基本真相,或兩大神學主題:人的罪與死亡及其終極解決;而這兩者之間存在因果關係:罪的工價就是死。中國以白眼、染髮(香料)和法老這3張「假文憑」或偽真理面對罪與死亡;實際是魔鬼哲學:說謊與殺人。所謂白眼,或者根本不承認自己是罪人,或者只是像神一樣定罪別人。而染髮成為中國人迴避和抵抗死亡的道路,目的是以法老的方式超越罪和死亡。中國文明無處安放罪惡與死亡,因此罪惡與死亡絕對掌權,並以法老的方式凱旋。這就是邪教狀態。但聖經的終極解決方案是基督事件。這唯一的真理與恩典。

創世記50章可以這樣交叉結構:一、哀哭(1-6);二、同去(7-9);三、哀哭(10-14);四、墓地(12-14);五、哀哭(15-17);六、饒恕(18-21);七、哀哭(22-26)。其中第一部分和第七部分分別論及雅各之死與約瑟之死,清晰呼應的概念是「香料熏屍」,停在埃及——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創世記第50章首尾並貫穿的事實是:以色列人與雅各和約瑟的灑淚而別。第二部分和第六部分分別記述了以色列人與外邦人的同行,共同經歷死亡;以及以色列人內部在死亡事件之下的反應模式——藉著死而復活的神跡,神與人和好,人與人和好。這是神的國度。第三和第五部分呼應著兩場約瑟的哀哭,為死亡,為罪,也為雅各——死亡最醜惡的部分不僅是奪去生命,而且是讓相愛的人永訣(46:4)。哭泣顯示了死亡是人類第一問題以及人的完全無能為力;眼淚在祈求和等候基督。最中間的部分(四)聚焦雅各「停泊」或藏身在迦南的洞穴中,等候復活。一方面,罪的工價就是死;另一方面,唯有穿越死亡的幽谷,我們才可能回家,並且與主團契,與本民團契。「55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裡?死啊,你的毒鉤在哪裡?56死的毒鉤就是罪。罪的權勢就是律法。57感謝神,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58所以我親愛的弟兄們,你們務要堅固不可搖動,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為知道你們的勞苦,在主裡面不是徒然的」(哥林多前書15:51-58)。不僅如此,雅各的遺體從埃及上到迦南,已經預告了將來以色列人的出埃及。

最後注意創世記首尾兩章以及中間一章(25)之間的交叉呼應關係:創世記第一章,人是創造的巔峰;創世記五十章,人落入死亡的深淵。創世記第一章是人之生,七天生生不息;創世記第五十章是人之死;七天淚水連連。創世記第一章神造天地,創世記五十章人做棺材。創世記第一章神說甚好,創世記第五十章人在哭泣。創世記第一章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創世記五十章人的屍體埋葬在約旦河畔。創世記第一章結束在聖安息日,創世記五十章結束在埃及……而創世記第二十五章是亞伯拉罕之死與雅各的誕生。然而,種子或後裔(זֶרַע)第一章出現了6次;而在創世記50章,我們可以理解雅各和約瑟就是兩個種子,一顆埋在迦南,一顆停在埃及。他們在等:主耶穌阿,我願你來。阿門。

一、哀哭(1-6)

1約瑟伏在他父親的面上哀哭,與他親嘴。2約瑟吩咐伺候他的醫生用香料薰他父親,醫生就用香料薰了以色列。3薰屍的常例是四十天。那四十天滿了,埃及人為他哀哭了七十天。

4為他哀哭的日子過了,約瑟對法老家中的人說,我若在你們眼前蒙恩,請你們報告法老說,5我父親要死的時候叫我起誓說,你要將我葬在迦南地,在我為自己所掘的墳墓裡。現在求你讓我上去葬我父親,以後我必回來。6法老說,你可以上去,照著你父親叫你起的誓,將他葬埋。

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創世記50章就是一場葬禮,或兩場葬禮;而屍體、哭泣、墳墓和埋葬這些概念貫穿始終,全部預表基督事件。創世記50章是對死亡事件一場極大的鋪張,並因此提醒全人類死亡才是存在的真問題和第一問。約瑟顯而易見是雅各葬禮的主持者,實際上已經擔當起長子的責任。而約瑟同時是埃及人和希伯來人,因此他代表全人類見證了、經歷了雅各之死或死亡事件。與死亡平行的概念是哀哭:בָּכָה,to weep, bewail, cry, shed tears。這個動詞原來是描述雅各為約瑟哀哭的(37:35);我們已經看見約瑟前面幾場哀哭(42:24,43:30,45:14-15,46:29)。在創世記50章中,בָּכָה出現了3次,基本上與死亡事件相關(1,3,17)。而10-11中的哭用的不同的概念。哭泣再次強化了死亡是真問題而人在死亡面前的絕境。而這是人對死亡的兩大解決方案。第一是醫生:רָפָא,to heal, make healthful(20;17)。醫生是張假文憑。第二、「用香料薰」(חָנַט),這是世人的葬禮儀式或對不朽的幻想(路加福音24:1)。40天和70天,這足以讓雅各之死成為埃及的新聞事件(民數記20:29;申命記34:8)。長壽並非人對死亡的勝利,更顯示了死亡對人的殘忍。幾乎所有的埃及人都在為雅各哀哭,這不僅是因為感激約瑟的功勞,他們也在為自己哀哭——每個人都在死亡中有份。

也可以這樣理解,創世記第一章的「水面上」,在這裡演變為人類的淚水。神的靈如今也運行在這樣的水面上,但唯有同感一靈的人能聽見神在創世記第五十章細微的聲音。「約瑟伏在他父親的面上哀哭,與他親嘴」,這的確是不同尋常的一幕。無以復加的悲痛,愛及其破碎;這是死亡最醜惡的一面——奪去你最愛的人而你完全無能為力。這一幕也有同死同活的預表意義。「吻別」是暫別(創世記27:26-27,31:28,32:1,45:15;路得記1:9,14;使徒行傳20:37;哥林多前書16:20;哥林多後書13:12;帖撒羅尼迦前書5:26;彼得前書5:14等)。另外,與此相關,第5節中的動詞「掘」(כָּרָה)應該用其比喻的意義:to give a banquet or feast;to get by trade, trade, buy(參歷代志下16:14,列王記上15:24等)——雅各已經為死亡預備好了;更可以說,雅各預備好了與本民重逢,而且是重逢在盛筵之上(馬太福音8:11)。

第4節的哀哭是名詞(בְּכִית)。又是操持葬禮的約瑟現在要將雅各運回迦南。「法老家中的人」說明,法老本人並不在葬禮的現場,但他的家人在。約瑟要親自送雅各返回迦南,必須得到法老的同意。這不僅是官場規矩,可能也可以確保路上的安全。約瑟之所以沒有親自當面向法老報告,可能是他不願意離開葬禮現場,或因葬禮中人被認為是不潔淨的。約瑟轉述父親的遺願,他把「教會事物」、「死亡與生命」這些事件,放在了政治事務之上。這是人生最大的事。同時,約瑟談到自己的誓言,他必須誠實地守約。這兩方面的見證都會讓法老及其家人印象深刻。墳墓:קֶבֶר,grave, sepulchre, tomb(13)。「以後我必回來」,וְאָשֽׁוּבָה,and I will come again。日落狐狸眠塚上,夜歸兒女笑燈前。不過這一幕與馬太福音8:21-22之間存在某種張力:「21又有一個門徒對耶穌說,主阿,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親。22耶穌說,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跟從我吧」。在道成肉身之前,人都在死亡的權勢之下;然後耶穌基督來了,人類勝過死亡的希望就不在墓地,而在基督的身上。約瑟返回迦南去埋葬他的父親,實際上就是死人在埋葬死人——第50章結束的地方,約瑟也死了。即將死亡的人為已經死亡的人舉行葬禮,這一幕更深刻地讓我們看見:我們需要等候那位細羅的到來。

二、同去(7-9)

7於是約瑟上去葬他父親。與他一同上去的,有法老的臣僕和法老家中的長老,並埃及國的長老,8還有約瑟的全家和他的弟兄們,並他父親的眷屬。只有他們的婦人孩子,和羊群牛群,都留在歌珊地。9又有車輛馬兵,和他一同上去。那一幫人甚多。

可以將約瑟的告假(5,另參出埃及記1:10)以及埃及人的同去和孩子財產的滯留,理解為法老以及埃及人對以色列人的權力控制或政治恐懼。這是一種巨大的反諷:每一個人罪人都在死權的控制之下,但罪人卻仍然瘋狂地控制著別人。同時,所有法老臣僕和埃及長老參與這場葬禮也是出於對約瑟和雅各的愛戴與尊敬,而這些埃及人也這樣進入死亡與葬禮,這讓我們看見全人類都在死亡的權下。動詞埋葬(קָבַר)在創世記50章出現了7次;而且主要出現在這一章的上半部分(5,6,7,13,14)。也可以說雅各被埋葬了,但約瑟去世還沒有埋葬在迦南,約瑟還在異國他鄉,「停在埃及」。雅各的葬禮的確是一場隆重的葬禮:「與他一同上去的,有(所有!)法老的臣僕(עֶבֶד)和法老家中的長老,並埃及國的長老」。長老:זָקֵן,old,應該指一些「德高望重」的老人,而且掌握一定的權柄;與死更近的老年人。「婦人(?)孩子」留下,主要是為了節省時間和安全(另參出埃及記13:17),但不排除也是為了留作人質。

這裡特別提到「和羊群牛群,都留在歌珊地」,可能更是為了表明,人無論生前擁有怎樣的產業或財富,當你離開的時候都會盡數撇下;甚至「婦人和孩子」都會留在身後。雅各之死也是教導人類:「6然而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7因為我們沒有帶什麼到世上來,也不能帶什麼去。8只要有衣有食,就當知足。9但那些想要發財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網羅,和許多無知有害的私慾裡,叫人沉在敗壞和滅亡中。10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戀錢財,就被引誘離了真道,用許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11但你這屬神的人,要逃避這些事,追求公義,敬虔,信心,愛心,忍耐,溫柔」(提摩太前書6:6-11)。「又有車輛馬兵……」法老對這場葬禮非常重視,權力在死亡面前也無能為力。「那一幫人」,מַֽחֲנֶה:encampment, camp。這是雅各見過的「軍兵」(32:2)。我們又一次看見法老的車輛馬兵,他們起初接雅各下埃及,如今又將雅各送會迦南。這可能意味著,雅各的安葬面臨迦南人的阻撓或其他危險,因此需要法老保駕護航。

三、哀哭(10-14)

10他們到了約但河外,亞達的禾場,就在那裡大大地號啕痛哭。約瑟為他父親哀哭了七天。11迦南的居民見亞達禾場上的哀哭,就說,這是埃及人一場大的哀哭。因此那地方名叫亞伯麥西,是在約但河東。

聖靈不僅使雅各之死成為埃及人的頭版頭條,而且也要使之成為迦南地的突發新聞。於是我們看見,雅各葬禮震動了約旦河兩岸,或整個迦南地。10-11聚焦約旦河畔的哀悼;而12-14聚焦猶大山地的埋葬。至於「亞達的禾場」到底在什麼地方歷來有爭議,但所謂禾場,大致相當於公共廣場。גֹּרֶן הָאָטָד,the threshingfloor of Atad。禾場(גֹּרֶן,threshing-floor)也有象徵意義:人死如莊稼熟了,收歸倉裡(約珥書3:13;馬可福音4:29;約翰福音12:24)。亞達:אָטָד,bramble, thorn, buckthorn;荊棘(士師記9:14-15;詩篇58:0)。動詞有刺透的含義。或許「亞達的禾場」也是向迦南人預示他們未來的滅亡,同時指向了耶穌的荊棘冠冕以及肋骨被扎。就在那裡大大地號啕痛哭:וַיִּסְפְּדוּ־שָׁם מִסְפֵּד גָּדֹול וְכָבֵד מְאֹד,and there they mourned with a great and very sore lamentation。這裡有兩個概念與哀哭有關。第一是動詞סָפַד,to wail, lament, mourn(23:2)。第二是名詞מִסְפֵּד,即前者的名詞形式。約瑟的哀哭用的是另外一個名詞אֵבֶל,mourning(27:41);其動詞אָבַל出現在37:34。11節中名詞אֵבֶל重複出現。這個概念特別強調的是葬禮上的哀哭;它表示哀悼者渴望與其他人類分享他們失喪親人的痛苦與絕望。

特別需要注意的是,創世記第一章與創世記第五十章之間存在著「七天」的呼應關係。當然,七天悼亡也是迦南文化的一個傳統,中國人稱為「頭七」或與此相關(另參撒母耳記上31:13;約伯記2:13)。可以說這是從七天創造到七天哀哭的關係。現在,死亡擄掠生命,與創世記第一章每一天的創造一一告別:光:勝日尋芳泗水濱,無邊光景一時新;水:惟有門前鏡湖水,春風不改舊時波;草: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日月星辰:天街夜色涼如水,臥看牽牛織女星;鳥魚: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人: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安息:可憐懷抱向人盡,欲問平安無使來……可以充分發揮你的想像,或與現場的所有人一起哀哭:由於罪,我們不僅要進入死亡,而且將與神所造的一切美好永訣……另外注意約旦河,這是神的靈運行的水面,這裡後來是耶穌受洗的地方,是聖靈降臨的地方。

死別,這不是以色列一家的悲劇,也是全人類的事。「迦南的居民見亞達禾場上的哀哭……」全人類都聽見了,迦南人居民都聽見了。這一點正如保羅的見證:「18但我說,人沒有聽見嗎?誠然聽見了。他們的聲音傳遍天下,他們的言語傳到地極。19我再說,以色列人不知道嗎?先有摩西說,我要用那不成子民的,惹動你們的憤恨。我要用那無知的民,觸動你們的怒氣。20又有以賽亞放膽說,沒有尋找我的,我叫他們遇見。沒有訪問我的,我向他們顯現。21至於以色列人,他說,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頂嘴的百姓」(羅馬書10:18-21)。וַיַּרְא יֹושֵׁב הָאָרֶץ הַֽכְּנַעֲנִי,And when the inhabitants of the land, the Canaanites, saw;他們不僅聽見了,而且是親眼目睹。但這裡沒有說迦南人也一起哀悼,而僅僅說他們坐(יָשַׁב)在那裡看。不僅如此,迦南人這樣定義這場哀悼儀式:אֵֽבֶל־כָּבֵד זֶה לְמִצְרָיִם,this  a grievous mourning to the Egyptians。名詞אֵבֶל第三次出現。迦南人認為這僅僅是埃及人的葬禮,或面向埃及的葬禮,與他們無關。死亡與我無關,這種愚蠢頗具中國特色或人類特色。可能埃及人佔領了亞伯麥西(אָבֵל מִצְרַיִם,meadow of Egypt),而這個名字也定了迦南人的罪。死亡與中國無關。

四、墓地(12-14)

12雅各的兒子們就遵著他父親所吩咐的辦了,

13把他搬到迦南地,葬在幔利前,麥比拉田間的洞裡。那洞和田是亞伯拉罕向赫人以弗侖買來為業,作墳地的。

14約瑟葬了他父親以後,就和眾弟兄,並一切同他上去葬他父親的人,都回埃及去了。

現在我們到了五十章交叉結構的中心:雅各葬在應許之地的麥比拉洞中。在雅各之死中,我們注意到麥比拉洞是怎樣不斷被強調的(創世記49:30)。實際上麥比拉洞不僅是創世記第50章的中心,也是創世記1-50章的中心:創世記25:8-10,「8亞伯拉罕壽高年邁,氣絕而死,歸到他列祖(原文作本民)那裡。9他兩個兒子以撒,以實瑪利把他埋葬在麥比拉洞裡。這洞在幔利前,赫人瑣轄的兒子以弗侖的田中。10就是亞伯拉罕向赫人買的那塊田。亞伯拉罕和他妻子撒拉都葬在那裡」(另參創世記23:19)。麥比拉洞所在的希伯倫,曾是大衛的都城,後大衛遷都耶路撒冷。換言之,希伯倫的屬靈地位應該轉向耶路撒冷。無論如何,麥比拉洞到底有什麼重要意義呢?

第一,聖經將麥比拉洞聚集的一家人稱呼為活著的人,這徹底翻轉了人類對死人的定義。我們可以從兩個方面為此作見證。第一、創世記連續4次稱先祖返回麥比拉洞是返回「本民那裡」(創世記25:8,35:29,49:29,49:33)。「本民」都是活著的人。עַמָּֽיו:his people。עַם從來指活人,或活人組成的國度與家族(11:6,14:16,17:14,17:16等)。第二,這是主耶穌的教導:「他說,我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馬太福音22:32)。換言之,麥比拉洞就是一條窄門,是通往天國的:「我又告訴你們,從東從西,將有許多人來,在天國裡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馬太福音8:11)。麥比拉洞埋藏著永生的秘密:「25耶穌對他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26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你信這話嗎?27馬大說,主阿,是的,我信你是基督,是神的兒子,就是那要臨到世界的」(約翰福音11:25-27)。關於我的民,還可以參考以西結書37:13,「我的民哪,我開你們的墳墓,使你們從墳墓中出來,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第二,麥比拉洞絕非虛構的地方,而是一個真實的位置,是一個基本的事實:在「迦南地,葬在幔利前,麥比拉田間的洞裡」。你無法繞開麥比拉洞,不能迴避。正如這座城市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墓地,他們徹底粉碎了輪迴或魔鬼的謊言:你們不一定死。讓我們重溫麥比拉的含義:מַכְפֵּלָה,Machpelah ,double or portion;其核心概念כָּפַל的意思是to double, fold double, double over。麥比拉洞呼喊人類給予死亡以雙倍的關切;它讓我們知道,死亡分割著兩個真實的世界;而經過死亡,人類有兩個真實的未來:天國,或者地獄。不僅如此,這塊墓地是唯一的,是唯一通往天國的道路,與全世界所有的墓地不同。換言之,唯有購買此墓地的亞伯拉罕的子孫才能承受屬天的產業(路加福音19:9,加拉太書3:6-9等)。特別重要的是,每一次提到麥比拉洞,都強調她的相對位置:在幔利前,עַל־פְּנֵי מַמְרֵֽא,before Mamre。幔利那裡有一座聖壇:「亞伯蘭就搬了帳棚,來到希伯侖幔利的橡樹那裡居住,在那裡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13:18);「耶和華在幔利橡樹那裡,向亞伯拉罕顯現出來」(18:1a)。

第三,這地是用重價買來的:「那洞和田是亞伯拉罕向赫人以弗侖買來為業,作墳地的」。另參創世記23:16,「亞伯拉罕聽從了以弗侖,照著他在赫人面前所說的話,把買賣通用的銀子平了四百捨客勒給以弗侖」。關於重價,還可以參考新約的相關信息:馬太福音13:46,「遇見一顆重價的珠子,就去變賣他一切所有的,買了這顆珠子」;哥林多前書6:20,「因為你們是重價買來的。所以要在你們的身子上榮耀神」;哥林多前書7:23,「你們是重價買來的。不要作人的奴僕」。總而言之,我們罪得赦免進入永生,是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作了我們的贖價,成為我們的贖罪祭。另外,這場「買賣」還可以平行如下事實:主耶穌被賣的那一夜,三十塊錢,血田……而在聖經中,洞穴常常指天然的、卑微的避難所,為躲避神的憤怒、患難和仇敵(創世記19:37,約書亞記10:16-27;士師記6:2;撒母耳記上13:6,22:1;列王記上18:4,18:13,19:9;詩篇142:1,以賽亞書2:19,希伯來書11:38,啟示錄6:15)。麥比拉洞一方面包含著充分的末世論信息——這世界降卑審判, 這世界的王與被趕出去(約翰福音12:31);這是聖經的世界觀。另一方面,它可以預表那降卑進入人間,作我們避難所的耶穌基督,祂是我們的逃城。

第四,這3節經文還可以進一步交叉結構。首尾呼應的概念是父親、兒子、弟兄等,中間聚焦墓地。父親代表去世的一代老人,而兒子們和眾弟兄是一代還要繼續生活的新一代人。中間是墓穴,分割著實際上也連接著兩代人,甚至上溯到亞伯拉罕。墳墓(קֶבֶר)也連接著以色列人和迦南人或赫人——那裡是萬國萬民古今中外的人類都要去的地方。注意這三節經文怎樣按這個方式,以麥比拉洞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十字架:雅各-眾子;亞伯拉罕-以弗侖。麥比拉洞就像一個巨大的黑洞(מְעָרָה,cave, den, hole,19:30,23:9,11,17,19,20;25:9;49:29-30,32),或者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的起初,是死蔭的幽谷;唯有等候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重見光明和生機。馬太福音27:53,「到耶穌復活以後,他們從墳墓裡出來,進了聖城,向許多人顯現」;約翰福音11:38,「耶穌又心裡悲歎,來到墳墓前。那墳墓是個洞,有一塊石頭擋著……」這也是耶穌哭了的語境。

五、哀哭(15-17)

15約瑟的哥哥們見父親死了,就說,或者約瑟懷恨我們,照著我們從前待他一切的惡足足地報復我們。

16他們就打發人去見約瑟,說,你父親未死以先吩咐說,17你們要對約瑟這樣說,從前你哥哥們惡待你,求你饒恕他們的過犯和罪惡。如今求你饒恕你父親神之僕人的過犯。

他們對約瑟說這話,約瑟就哭了。

死亡會深深影響活著的人,特別是死者身邊的人。或者說,死亡將以死亡恐懼的方式繼續擴張它的國度和權勢。而唯有信仰和愛能勝過這陰間的門。魔鬼要藉著死亡和死亡恐懼讓人類相殺,但神卻要用死亡帶領我們在基督裡彼此相愛或彼此饒恕。首先我們看見雅各之死讓約瑟的哥哥們立即進入死亡恐懼之中(15)。新約聖經說罪的工價就是死,而死亡也催逼罪人回想起自己的罪,及其因面臨審判而擁有的恐懼。注意15-17的核心概念是罪與恐懼,可以平行上半部分的死亡與哀哭。

第15節首先讓我們看見律法之下人的存在狀況:死亡、仇恨、罪惡與報復。見:רָאָה,to see, look at, inspect, perceive, consider;也可以說約瑟的哥哥們開始思想雅各之死的意義。而且他們認為雅各的確是死(מוּת)了,這種完全的黑暗會進一步將人推進黑暗之中。如果罪人不相信復活和最後的審判,他一定會認為約瑟會按自己的恩怨報復他們。中譯「或者」應該是不準確的:לוּא,if, oh that!, if only!。這個連詞更可能指他們認為約瑟一定會,應該會。而且後文「足足地」(וְהָשֵׁב יָשִׁיב)也強調了這種驚恐萬狀。死亡是神對罪的恨,因此罪人藉著死亡看見了人對人的恨:שָׂטַם,to hate, oppose oneself to, bear a grudge, retain animosity against, cherish animosity against(29:41,49:23)。報復也可以隱喻神對罪惡的報復,就是用死亡報復人惡(רַע)。另外翻作「待」的動詞是גָּמַל,to deal fully with, recompense,to wean a child,to ripen, bear ripe (almonds)——它有養成的含義:「私慾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雅各書1:15)。以色列人至少是知罪的。

特別需要強調的是,這裡對「罪」的概念不斷鋪張,以至於可以與死亡並列為創世記最後一章的兩大主題。而這也是聖經的核心教義:罪與死亡,義與復活。

第16-17a可以指向罪人起來尋找拯救的行動。主說:尋找的就尋見,扣門的就給你們開門。他們首先需要一位使者或中保,因為他們知道自己不配被饒恕,不敢站在約瑟的面前。「16他們就打發人去見約瑟」,צָוָה:to command, charge, give orders(2:16等)——如同神的命令,他們必須這樣作。其次,他們將一切訴諸於約瑟對父親的愛和他們自己的降卑,更訴諸於約瑟對神的信仰。換言之,尋求饒恕在這裡有三個理由:父親的代求,我們的認罪,約瑟對神的信。「你父親未死以先吩咐說……」這應該不是謊言。約瑟與雅各和眾弟兄並沒有住在一起,而當雅各與眾子同住的時候,他有可能這樣對約瑟的哥哥們說過這樣的話。現在約瑟的哥哥們再一次承認他們的確作惡(רַע)了,的確有過犯(פֶּשַׁע,transgression, rebellion;31:36)和罪惡(חַטָּאָת,4:7,18:20,31:36)——認罪是祈求饒恕的一個基本前提。死亡叫人知罪。最後,「如今求你饒恕你父親神(אֱלֹהִים)之僕人的過犯(פֶּשַׁע)」。「你父親神之僕人」指的是他們自己;而這裡他們特別將自己和約瑟共同仰望在神的面前——沒有這位信仰的神,僅僅依靠弟兄之情是不夠的。

翻作饒恕的動詞נָשָׂא的基本含義是:to lift, bear up, carry, take(4:13等)。他們實際上是祈求約瑟「擔負」他們的罪孽,而這應該是約瑟哭泣的原因之一:他負擔不起!當一個有限的人負擔只有神才能負擔的別人的傷害和罪孽的時候,約瑟哭泣是可以理解的。וַיֵּבְךְּ יֹוסֵף בְּדַבְּרָם אֵלָֽיו:And Joseph wept when they spake unto him。約瑟是因這些話語而哭泣。哭泣的約瑟沒有屬靈的高調,卻給我們留下了關於耶穌基督的盼望。

六、饒恕(18-21)

18他的哥哥們又來俯伏在他面前,說,我們是你的僕人。

19約瑟對他們說,不要害怕,我豈能代替神呢?20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21現在你們不要害怕,我必養活你們和你們的婦人孩子。

於是約瑟用親愛的話安慰他們。

當然,最後完成饒恕還需要眾弟兄自己親自到場,降卑祈求:「他的哥哥們又來俯伏在他面前,說,我們是你的僕人」(另參47:7-10)。他們是在得知「約瑟哭了」之後才採取請罪的行動。וַיֵּלְכוּ גַּם־אֶחָיו וַֽיִּפְּלוּ לְפָנָיו וַיֹּאמְרוּ הִנֶּנּֽוּ לְךָ לַעֲבָדִֽים,And his brethren also went and fell down before his face; and they said, Behold, we thy servants.

19-21可以交叉結構,首尾呼應的概念就是「不要害怕(יָרֵא)」——犯罪的結果就是被審判的恐懼(3:10)。「我豈能代替神呢?」:כִּי הֲתַחַת אֱלֹהִים אָֽנִי,for I in the place of God?。約瑟這話同時有兩個方面的含義:第一、我不是神因此我沒有權力像神一樣審判你們的罪惡(利未記19:17-18);第二、我不是基督我沒有能力背負或赦免你們的罪惡。總而言之,約瑟棄絕了利用別人的傷害和犯罪起來演神的巨大試探;他要等候神。但是顯而易見,他沒有否認這些人的確是罪人。實際上他同時責備了他們的罪惡:「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這是無可迴避的基本事實。其次,約瑟作為人或神的僕人能做什麼呢?他要向這些人解釋神在歷史或者一切事中的旨意,實際上就是講道,特別是「苦難神學」:

「20從前你們的意思(חָשַׁב,to think, plan, esteem, calculate, invent, make a judgment, imagine, count,15:6等)是要害(רַע)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חָיָה)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一方面,你們是罪人;但另一方面,神在這一切之上,並且有更高的美意。這句話完完全全是預表基督的:馬太福音26:24,「人子必要去世,正如經上指著他所寫的,但賣人子的人有禍了。那人不生在世上倒好」;約翰福音19:11,「耶穌回答說,若不是從上頭賜給你的,你就毫無權柄辦我。所以把我交給你的那人,罪更重了」。

值得強調的是,這也是聖經的苦難神學:神的旨意對當時的犯罪者和受害者都是隱藏的,事後只有在聖靈光照之下,我們才可能明白,並且應當踴躍讚美神。在苦難和受害中仍然思想神的意思是好的,而且與保全更多生命相關,這實實在在需要信仰,需要真理的聖靈帶領。最後,約瑟要盡的責任就是:「我必養活你們和你們的婦人孩子」。這是向眾弟兄提供必要的物質生活。我們自己不要虧欠人。約瑟以善待惡,宣佈自己絕不會報復;但他並沒有說他赦免他們的罪。這在預表那一場真正的饒恕:「當下耶穌說,父阿,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兵丁就拈鬮分他的衣服」(路加福音23:34;另參馬太福音6:12-15)。我們需要注意的是,不可高舉約瑟的饒恕。

而在今後的生活中,眾弟兄還有機會自己面對神,更新並且愛。「於是約瑟用親愛的話安慰他們」:וַיְנַחֵם אֹותָם וַיְדַבֵּר עַל־לִבָּֽם,And he comforted them, and spake kindly unto them。也可以這樣理解,這些蒙恩的罪人需要繼續住在福音之中。翻作「親愛」的名詞是לֵב:inner man, mind, will, heart, understanding,如同「心約」。

七、哀哭(22-26)

22約瑟和他父親的眷屬都住在埃及。約瑟活了一百一十歲。

23約瑟得見以法蓮第三代的子孫。瑪拿西的孫子,瑪吉的兒子也養在約瑟的膝上。24約瑟對他弟兄們說,我要死了,但神必定看顧你們,領你們從這地上去,到他起誓所應許給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之地。25約瑟叫以色列的子孫起誓說,神必定看顧你們。你們要把我的骸骨從這裡搬上去。

26約瑟死了,正一百一十歲。人用香料將他薰了,把他收殮在棺材裡,停在埃及。

創世記最後這段經文也可以交叉結構。首尾呼應的概念顯然是「在埃及」(בְּמִצְרַיִם),以及「約瑟活了一百一十歲」。一方面,約瑟活得時間也很長,這也意味著眾弟兄被約瑟「養活」的時間很長,而他們擁有充分的更新建造的時間。另一方面,以色列人在埃及,而且約瑟在「棺材裡」。這帶領我們返回創世記:「1起初神創造天地。2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3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在起初」現在變成了在死亡裡、在棺材裡、在埃及裡(בָּאָרֹון בְּמִצְרָֽיִם);因此神的百姓需要聖靈的帶領出埃及,返回或進入光明的國度。埃及מִצְרַיִם的字根צוּר的意思是to bind, besiege, confine, cramp(23:22)。因此以色列人在埃及就是人在敵營。而這是我們的盼望:「她將要生一個兒子。你要給他起名叫耶穌。因他要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裡救出來」(馬太福音1:21);「我從埃及召出我的兒子來」(2:15b)——26節中有一個兒子(בֶּן)。值得強調的是,名詞אָרוֹן,也在出埃及記中翻作「約櫃」(出埃及記25:10等);儘管學者們強調這個名詞只出現一次。一方面,罪的工價就是死;另一方面,律法本使人知罪,而律法的總結就是基督。約瑟在棺材裡,與復活節中約瑟的空棺材遙相呼應。

如今約瑟成了雅各,面對祖孫三代的局勢;他要把信仰傳承給第三代人。首先,同樣重要的是,約瑟也像雅各一樣,將第三代人「越代揀選」、「越族揀選」到了第二代:以色列永遠是上帝自由的國度:「23約瑟得見以法蓮第三代的子孫。瑪拿西的孫子,瑪吉(מָכִיר,Machir,sold;查歷代志上7:14-17)的兒子也養在約瑟的膝上」。其次,神的國度是建立在死而復活的真理根基之上的:「24約瑟對他弟兄們說,我要死了,但神必定看顧你們,領你們從這地上去,到他起誓所應許給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之地」。這是創世記的一種總結:神是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神,祂是活人的神,不是死人的神(馬太福音22:32)。最後,我們所信的神,以色列的上帝,就是以馬內利:「25約瑟叫以色列的子孫起誓說,神必定看顧你們。你們要把我的骸骨從這裡搬上去」。注意24-25中兩次重複的概念:「神必定看顧你們」:וֵֽאלֹהִים פָּקֹד יִפְקֹד,and God will surely visit you。翻作看顧的動詞פָּקַד有如下含義to attend to, muster, number, reckon, visit, punish, appoint, look after, care for(21:1,39:4-5,40:4,41:34)。祂與我們同在,並且一定道成肉身在我們中間,並帶領我們復活,上去,進入祂的國。

結語:耶穌哭了

親愛的弟兄姐妹,感謝神,創世記系列課程即將結束了,歷時兩年,方舟如今停泊在埃及,在約瑟的棺木。在這裡,我們面對一個重要的功課:為什麼在埃及,在棺木,在死地,在淚水氾濫的創世記50章。一方面,神在埃及,這一偉大事實或道成肉身的真理,剎那間粉碎了所有肉身成道的異教和出世的邪教;讓我們認識神的真愛——只有基督所啟示的神才會到我們這兒拯救我們這些罪人。另一方面,人在眼淚中;這讓我們看見何為神的大愛:祂是復活的神,是帶領我們出死入生的神。為此,創世記50章的死亡敘事和眼淚氾濫都是極度鋪張的,而死亡是義人之死和親人之死(雅各與約瑟),眼淚強調死亡的極端嚴肅性,是人類的根本問題。創世記50章有約瑟的三場大哭(1,10,17)。約瑟為什麼哭,貫穿始終的答案應該是,為死亡而哭,為人之死而哭。而恰恰是這樣的基本真理,才能將約瑟哭了視為耶穌哭了的預表:「32馬利亞到了耶穌那裡,看見他,就俯伏在他腳前,說,主阿,你若早在這裡,我兄弟必不死。33耶穌看見她哭,並看見與她同來的猶太人也哭,就心裡悲歎,又甚憂愁。34便說,你們把他安放在哪裡?他們回答說,請主來看。35耶穌哭了。36猶太人就說,你看他愛這人是何等懇切。37其中有人說,他既然開了瞎子的眼睛,豈不能叫這人不死嗎?38耶穌又心裡悲歎,來到墳墓前。那墳墓是個洞,有一塊石頭擋著」(約翰福音11:32-38)。約瑟哭了的語境(約瑟所愛的父親雅各之死,弟兄們只是兩次提醒約瑟這個事實:「你父親」)與耶穌哭了的語境(所愛的拉撒路之死)顯示哭泣的共同原因:人的死亡,而且是愛人的死亡。

死亡及其對人的傷害及人的絕望,這是存在的第一事實。聖經如此嚴肅地對待死亡事件,一方面是為了將存在和罪顯示出來;另一方面為拯救,將人歸入基督的死而復活。這是全本聖經的核心真理。但是,魔鬼和世界恰恰要彎曲和遮蓋的就是這個真理。首先對比上帝和魔鬼的話語:神說:「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世記2:17);但「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創世記3:4)。其次,魔鬼用什麼來彎曲、顛倒和翻轉神對罪惡、死亡和復活的極端關切呢?「6於是女人見那棵樹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悅人的眼目,且是可喜愛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來吃了。又給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創世記3:6)。就亞當而言,這是魔鬼的四重試探:食物、榮耀、權力、女人。古往今來,魔鬼總是以這四大偶像取代神,並讓人類因信仰這四大偶像而不看罪與義、死與生;更試探人無視十字架上的基督。魔鬼欺騙人類:不一定死,於是有未知生焉知死、輪迴、無神論、現世主義甚至生命神學。人類自我欺騙:我不怕死。根本原因,以兩會為代表的邪教之國,只追逐食物、榮耀、權力、女人。這是何等可憐的中國:一個老齡化社會,一個死亡更為嚴肅而現實的社會;但死亡卻仍然不是主要問題,中國的核心問題永遠是食物、榮耀、權力和女人。一個失喪和遮蓋死亡現實與絕罰的中國,就是邪教。兩會不會討論死亡問題,他們只關心如何成功犯罪。然而神愛世人,讓我們藉著聖經認識人存在的真相:罪與死亡,義與復活。為此約瑟哭了,耶穌哭了——死與生,罪與義,這才是新聞事件。這是十字架上的上帝對人類的答案與救贖的恩典。如果約瑟屬靈地笑了,耶穌上十字架就毫無意義——約瑟靠道德胸襟解決了罪與義的終極問題。哭顯示死亡的嚴肅性,也顯示人徹底的無力與絕望。我們需要十字架上的拯救。

正因為如此,創世記1-11中的核心主題是亞當裡眾人都死了;而創世記37-50 的核心主題是人類的祭司或神的僕人,為人類向死而哭。四福音書的高潮是十字架現場的死亡,是耶穌的死而復活。而聖經的結束是人類的死亡與重生,是人類眼淚被徹底擦乾。這是先知和使徒的基本道理:「6在這山上萬軍之耶和華,必為萬民用肥甘設擺筵席,用陳酒和滿髓的肥甘,並澄清的陳酒,設擺筵席。7他又必在這山上,除滅遮蓋萬民之物,和遮蔽萬國蒙臉的帕子。8他已經吞滅死亡直到永遠。主耶和華必擦去各人臉上的眼淚,又除掉普天下他百姓的羞辱。因為這是耶和華說的。9到那日人必說,看哪,這是我們的神。我們素來等候他,他必拯救我們,這是耶和華,我們素來等候他,我們必因他的救恩。歡喜快樂」(以賽亞書25:6);「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啟示錄7:17),「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示錄21:4)。而教會的核心使命是什麼呢?就是帶領人類和中國正視死亡,出離死亡。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就是見證(創世記12-36),教會就是基督復活的見證(使徒行傳1:22、2:24、2:31、2:32、3:15、4:2、4:10、4:33、5:30、10:40、10:41、13:30、13:33、13:34、13:37、17:3、17:18、17:31、17:32、23:6、23:8、24:15、24:21、26:8、26:23;另參哥林多前書15:1-58)。因為「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3:16)。弟兄姐妹,復活節快樂;願主快來。阿門。

任不寐,2019年3月17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