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特稿:點評葉光明的道場:無基督,我是神

看這樣的視頻實實在在是一種毫無益處的折磨,奈何。

一篇50分鐘所謂講道,竟然沒有一句話是講論耶穌基督的!

 

1「聖靈的洗」這個概念本身是需要重新明確的;如果把「水和聖靈」切斷就失去了真理的根基。領受聖靈的洗之後一定有方言的印證,這話是謊言。聖經的整全信息是:有的有,有的沒有。靈恩派的問題是蠓蟲駱駝的問題——方言只是聖靈眾多恩賜的一種,但他們只是在這一種恩賜上建立基本教義,並將之置於聚會的中心。因此,人(我是誰)進一步取代基督(祂是誰)成為聚會中心。

2基督徒只能在超自然的領域活出豐盛的生命,這個結論完全沒有聖經根據,而且與道成肉身的真理對立。使徒行傳28章每一章都記錄了超自然的事件——這是謊言,他不讀使徒行傳15章、17章、18章、24章、25章嗎?將使徒行傳的神跡奇事等同於超自然事件,這是一種人的發明和彎曲,準確地是那裡無論自然或超自然的事件都是神跡。更重要的是,這些神跡奇事本身不是目的,目的是證實基督和祂的道。按這樣的邏輯你可以建立無數「教義」:使徒行傳28章每一張都記述了「人說」,那是否意味著教會是建立在「人說」的基礎之上呢?使徒行傳28章每一章都記載了地名,這是否意味著聖經實際上是一本地理學專著?這就是包括靈恩派在內所有異端的邏輯變態。

3只有使徒行傳這卷書記錄了上帝心中想要的教會——完全是謊言。包括馬太福音16:18以及所有的使徒書信和啟示錄都在講論和建造上帝心中想要的教會。

4聖靈超自然的恩賜是個謊言,哥林多前書12:8-10中聖靈的恩賜不可以一概定義為超自然的恩賜。

5強調「9個屬靈的恩賜」,卻完全不顧保羅講這一切信息的結論:31你們要切切地求那更大的恩賜,我現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們——其中有一條,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13:6)。而且所謂9種恩賜的定義也是無中生有,保羅只是鬆散地在打比方,並非說聖靈共有9種恩賜。這與倪柝聲的靈魂體教義一樣的是人的邏輯妄想。

6哥林多前書12:10中的方言毫無聖經根據地被定義為「另一種語言與神交談」。但這裡的方言原文是方+言組成的合成詞:γένη γλωσσῶν,直譯是divers kinds of tongues(KJV)——各種語言(不是另一種語言!)。其中γλῶσσα在新約出現50次,基本指舌頭;而使徒行傳2章出現4次。

7哥林多前書14:2那說方言的,原不是對人說,乃是對神說。因為沒有人聽出來。然而他在心靈裡,卻是講說各樣的奧秘——這是靈恩派特別重視的經文之一,但我們要考察這句話是什麼意思:ὁ γὰρ λαλῶν γλώσσῃ οὐκ ἀνθρώποις λαλεῖ ἀλλὰ τῶ θεῷ οὐδεὶς γὰρ ἀκούει πνεύματι δὲ λαλεῖ μυστήρια。首先,原文中沒有「原」也沒有「方」;其次,這個句子直譯:因為(γὰρ)那說某一種語言的(人),不是對眾人說,但是對神說;因為(γὰρ)沒有人在靈裡聽見,他只是在講一些無人知道的事;或,因為(γὰρ)那說某一種語言的(人),不是對眾人說,但是對神說;因為(γὰρ)沒有人聽懂,他只是在靈講將一些無人知道的事。這句話找不到靈恩派方言教義的根據。更有可能,保羅這裡在講某一個具體的人,這個「他」的情況可能記載在哥林多教會的來信中;而我們無法知道詳情。同樣重要的是,14:3-4才是保羅的結論或論述的重點:「3但作先知講道的,是對人說,要造就,安慰,勸勉人4說方言的,是造就自己。作先知講道的,乃是造就教會」。但靈恩派實際上把這最重要的結論迴避了。聖經就這樣被肢解的,各取所需。

8方言是向上帝講話的靈裡的特權——完全沒有聖經根據。主禱文不是嗎?

9更反諷的是,那個「威爾士話」的例子恰恰說明,聖經中的方言就是地方話或某人的「母語」,或一般意義的方言。西班牙語、俄羅斯語的例子更是如此——這毫無「奧秘」而言,更非任何意義的「超自然現象」。他講的這些例子與靈恩派炒作的「舌語」毫無關係。這個視頻裡充滿和眾多自相矛盾的東西。

10他的操練,將上帝藉著聖靈與我們溝通,或帶領我們進入一切的真理;篡改為異教的「人靠方言親自與上帝溝通」。這不過是佛教「開天眼」的另一種方式。而聖經也明說,沒有人看見神,只有父懷裡的獨生子把祂表明出來。他的操練實際上是否認了基督,更不承認耶穌是成了肉身來的——讓肉身可以看見也明白基督及其話語。因此葉的靈清清楚楚是邪靈(約翰一書4:1-6)。保羅說得好:耶穌基督釘十字架已經活畫在你們面前,誰有又欺騙了你們呢?上帝給我們的呼召和指引我們人生的方向,已經清清楚楚概括在聖經中;不可能用「方言」另外賜下大使命(馬太福音28:18-20),以至於這些「方言」可以彙編成另一本聖經。而實際上,這套胡言亂語又在否認他自己前面對方言的解釋——地方話。

11他完全彎曲聖經清楚的啟示,硬說哥林多前書12:31中最大的恩賜不是14章中的愛。然後這位巴耶穌基本上直截了當地翻轉了聖經:最大的恩賜就是方言等。但這是14章的相關結論:「19但在教會中,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20弟兄們,在心志上不要作小孩子。然而在惡事上要作嬰孩。在心志上總要作大人」。更重要的是,哥林多前書14:21-22算是比較清楚地控訴我們方言就是方+言:「21律法上記著,主說,我要用外邦人的舌頭,和外邦人的嘴唇,向這百姓說話。雖然如此,他們還是不聽從我。22這樣看來,說方言,不是為信的人作證據,乃是為不信的人。作先知講道,不是為不信的人作證據,乃是為信的人」——方言就是「外邦人的舌頭,和外邦人的嘴唇」;但基督徒能懂的他們的話語,是聖靈的一種恩賜。

12聖經從未說過「操練翻方言」,更找不到這樣的道理:「聖經鼓勵我們翻方言」——哥林多前書14:5與「聖經鼓勵我們翻方言」根本不是一個概念,而是「被迫的反應」(12-13也是如此)。然後他赤裸裸肢解這句話「5我願意你們都說方言。更願意你們作先知講道」——他將所有人目光集中在前半句上:「我願意你們都說方言」。這是典型的魔鬼式釋經。只是肢解到一半又被聖經打斷,然後開始混淆說預言和說方言的不同。這段經文沒有任何這樣的意思:聖靈鼓勵我們求說方言和翻方言。他在這裡只是在講他的「邏輯」。他不能將那說方言的應該求翻出來,等同於所有人都要求說方言和翻方言。

13葉莫名其妙地將約翰一書5:14-15宣講為求(翻)方言的兩個原則之一;另一個所謂求翻方言的原則被指向馬可福音11:24,這裡他只說一句「耶穌說」,然而所有講論與耶穌毫無關係。而這些所謂的原則,按同樣的邏輯,為什麼沒有雅各書4:3,「你們求也得不著,是因為你們妄求,要浪費在你們的宴樂中」。

14最後所謂操練完全是人本主義的鬧劇,沒有任何聖經根據,與氣功之類的匯演沒有任何區別,也出於同一個靈。因為這些講論與講道毫無關係,與基督毫無關係。

15哥林多前書14:31-3節。首先,我們已經說過,26節中的聚會不是指「主日崇拜」。其次,這裡的說預言(προφητεύω)不等於「主日證道」,一句話也可以是預言。其實這位靈恩派的牧師是自相矛盾的,既然「聚會」(συνέρχομαι,不是主日聚會)的時候人人都能說預言,你站在台上有什麼必要呢?而這裡並非強調每個人都能說預言,而是強調如果都有預言,一個一個地說,強調的是秩序。這一點可以參考羅馬書12:6按我們所得的恩賜,各有不同。或說預言,就當照著信心的程度說預言7或作執事,就當專一執事。或作教導的,就當專一教導。

16打斷「去印度」的預言又重新定義為「知識的言語」,不過就是笑料。而那個女人的「預言」完全違背了「婦女閉口」的教導,如果這算的是一場崇拜的話。而且「我是主我是神」的「預言」令人毛骨悚然,為他們害怕——聖經沒有任何一位先知受感說預言,敢說:「我是主我是神」;若如此,他們現在說的就是一本新的聖經了。而先知書中的「我是神」都是以「耶和華說」為前提的,而不是先知自己說「我是神」。現場這個狀況更像薩滿教的祈靈或靈異附體。辨別的原則可以根據約翰一書4:1-6。實際上這裡展示的「預言」往好了說就是「禱告會」上的禱告,或者純粹就是講員催逼之下的自言自語。

17「今天的預言並不完整」。這位「神人」高於聖靈,不僅知道沒有完全的預言的本來面目,而且敢於定義這些預言是不完整的。換言之,他定義「耶和華的默示」。更悖逆的是,他幾乎不認為說預言是聖靈的恩賜甚至祈求而來,而是操練和學習而來。舊約中的任何一位先知說預言,與操練和學習沒有任何關係。而先知所有的預言都是指向耶穌基督的。

18聖經中是沒有「師母」的,而這位「師母」進一步將「我是神」之妄稱主名的大罪彰顯無遺。她真正想解決的問題就是人們的「懷疑和恐懼」。東方總是閃電。這種聚會不是讚美神,祈禱神,傾聽神;而是「我是神」。

19祈禱領受聖靈的澆灌,規定姿勢是舉手,甩掉,無我——聖靈的降臨取決與人的「行為藝術」。

20聖經放在那裡,但他鼓勵聽眾坐在那裡思想預言。「第一眼就看到你(耶穌看見拿但業了)……是位弟兄,哦,是位姐妹,哈哈哈……我哪看得出來啊……別讓你的恩賜生銹了(聖靈的恩賜是可以生銹的)。我想起這節經文:主必嗤笑他們,祂讓詭詐的人中了自己的詭計。

任不寐,2019年3月30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