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可福音第十三課:約翰之死(6:14-29,6:53-56)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馬可福音6:14-29,6:53-56

14耶穌的名聲傳揚出來。希律王聽見了,就說,施洗的約翰從死裡復活了,所以這些異能由他裡面發出來。15但別人說,是以利亞。又有人說,是先知,正像先知中的一位。16希律聽見,卻說,是我所斬的約翰,他復活了。17先是希律為他兄弟腓力的妻子希羅底的緣故,差人去拿住約翰,鎖在監裡,因為希律已經娶了那婦人。18約翰曾對希律說,你娶你兄弟的妻子是不合理的。19於是希羅底懷恨他,想要殺他。只是不能。20因為希律知道約翰是義人,是聖人,所以敬畏他,保護他。聽他講論,就多照著行。並且樂意聽他。(多照著行有古卷作游移不定)

21有一天,恰巧是希律的生日,希律擺設筵席,請了大臣和千夫長,並加利利作首領的。22希羅底的女兒進來跳舞,使希律和同席的人都歡喜。王就對女子說,你隨意向我求什麼,我必給你。23又對她起誓說,隨你向我求什麼,就是我國的一半,我也必給你。24她就出去,對她母親說,我可以求什麼呢?她母親說,施洗約翰的頭。25她就急忙進去見王,求他說,我願王立時把施洗約翰的頭,放在盤子裡給我。26王就甚憂愁。但因他所起的誓,又因同席的人,就不肯推辭。27隨即差一個護衛兵,吩咐拿約翰的頭來。護衛兵就去在監裡斬了約翰,28把頭放在盤子裡,拿來給女子,女子就給她母親。29約翰的門徒聽見了,就來把他的屍首領去,葬在墳墓裡。

……

53既渡過去,來到革尼撒勒地方,就靠了岸。54一下船,眾人認得是耶穌。55就跑遍那一帶地方,聽見他在何處,便將有病的人,用褥子抬到那裡。56凡耶穌所到的地方,或村中,或城裡,或鄉間,他們都將病人放在街市上,求耶穌只容他們摸他的衣裳穗子。凡摸著的人,就都好了。

感謝神的話語。今天我們要面對施洗約翰殉道這個長期被忽視或被曲解的話題,繼續彌補基督教對施洗約翰的虧欠;並指著施洗約翰的殉道,繼續呼喊基督教真正的改革。施洗約翰及約翰之死是舉足輕重的神學話題,而且在馬可福音中尤其重要。我們可以從結構分析中認識到約翰之死的重要意義。

首先,在全部聖經中,約翰之死是先知之死的總結。特別是,在先知以利亞與施洗約翰之間,存在著充分的平行關係。以利亞事工的中心在三個方面。第一是就是站在君王面前責備君王,特別是攻擊淫亂君王的假先知與婦人耶洗別(列王記上17-19)。第二就是站在亞哈與耶洗別面前,為拿伯伸冤(列王記上21:1-29)。第三、站在亞哈謝王面前,咒詛亞哈謝王及其差役。第四、以利亞被神接到天上,預表基督復活升天與復臨審判(列王記下1:2)。值得一提的是,列王記上20章與以利亞平行了三位先知(先知-神人-先知的門徒或先知);而列王記上22章平行了先知米該雅——所有先知都是站在君王面前見證基督的使者。當然,我們還可以將列王記上17-列王記下2視為一個單元,這個「以利亞-亞哈父子及耶洗別或君王」的主題,構成了列王記上下的核心內容,而整個列王記因此可以交叉結構:王國的興起(列王記上1-16)與王國的覆沒(列王記下3-25)前後呼應,中間是先知站在君王面前。此外,列王記上17-列王記下2還可以進一步交叉結構:列王記上17-19與列王記下1-2首尾呼應,分別是亞哈與亞哈謝面前的先知;而列王記上20與列王記上22前後呼應,分別是亞哈面前的其他先知。這樣一來,列王記上21章就成了列王記核心中的核心:為了保衛拿伯的葡萄園,先知以利亞站在亞哈與耶洗別面前。如果將葡萄園指向樂園或神的國,我們可以看見亞當與伊甸園的關係,基督和教會的關係,以及傳道人與神的國的關係。這也是施洗約翰與神的國的關係,他為捍衛和見證神的國,站在希律和希羅底面前,為此殉道歸國。另外,希律是以掃的後裔,約翰是雅各的後裔,這種平行關係也讓我們看見,約翰責備希律,與希律殺害約翰,深刻見證著基督與魔鬼之間屬靈戰爭,貫穿歷史的始終。

其次,在新約聖經中,約翰之死與耶穌之死的平行關係。約翰是耶穌的先鋒,在殉道方面尤其如此。如果雞湯教和撒但一會的人否認約翰之死就是預表耶穌之死,他們不僅無法解釋聖經為什麼要這樣一場純粹的「政治事件」,而且更無法解釋James W. Voelz所例舉的這些事實:在約翰之死與耶穌之死之間存在這充分而詳實的平行信息:1時候到了(6:21,14:41);2被捕(6:17;14:46,15:1);3傳道或責備「掌權者」(6:18,14:61-62);4無辜受難(6:20,15:14);5審判者的政治游移(6:20;15:4,9-14);6罪人的恨惡(6:19;15:3-4,10);7「掌權者」因政治考量決定殺人謊稱政治殺害(6:26-27,15:15);8門徒的埋葬(6:29,15:42-47)。我再加上一條:約翰和耶穌都是猶太人+外邦人共同殺害的。在這裡我同意John MacArthur牧師:約翰之死的本質是The Murder of the Greatest Prophet;而這是約翰與耶穌的一種關係:You receive them both, or you reject them both。

再次,馬可福音第六章的內部結構:希律的筵席(14-29)平行基督的筵席(30-52),兩者都指向耶穌之死。前者是世界的王和罪人吃人的筵席,是魔鬼的筵席;後者預表聖餐,見證基督是天上降下的糧。不僅如此,恰恰是藉著吃人的筵席,上帝將祂的兒子及其救恩賜給這個世界,叫一切信祂的人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另外,施洗約翰的事在馬可福音則需要複查以前的信息:馬可福音1:1-9,14;2:18-22;同時向後參考馬可福音8:28,11:27-33。可以這樣說,施洗約翰不斷出現在馬可福音中,提醒我們約翰與耶穌是不可分割的。我們強調過這個事實:有先鋒的君王才是真正的君王。兩個人的見證才是有效的見證:約翰和耶穌都見證這世界是魔鬼掌權的世界,是釘死基督的世界;而基督是復活的基督,是拯救和審判世界的基督。

最後,馬可福音6:14-29可以分成兩大部分。第一部分是14-20,敘述約翰之死的背景或希律希羅底恨他的理由。第二部分即21-29,記述了約翰被殺的過程。這個平行結構顯示施洗約翰因為是責備君王的先知而被世界之主殺害。馬可福音6:30-52的內容,我在以色列基本講過了,大家可以參考相關視頻。因此今天我們把馬可福音6:14-29與53-56放在一起完成。最後我們簡單解釋一下53-56,但也可以將之與約翰之死連接在一起——殉道者的血是教會成長的種子。一方面,約翰之死根本沒有阻斷耶穌的事工;另一方面,約翰之死也沒有阻斷神的百姓繼續回歸。世界的王當然希望借暴政、殺人與恐怖主義消滅一切反對的聲音,特別是阻擋神的國;但這一切都是枉然:「4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嗤笑他們。5那時他要在怒中責備他們,在烈怒中驚嚇他們,6說,我已經立我的君在錫安我的聖山上了。」(詩篇2:1-12)。阿門。

引言:約翰是誰

馬可福音記載暴君的醜聞和殺害約翰的暴行,顯然是犯忌的。在這一點上,彼得是重生的彼得,馬可是重生的馬可。雞湯教和撒但一會的人會說:不該講約翰之死,應該將一切交給神,應該愛希律……日光下面無新事,這個世界是繼續殺害基督的世界,也是繼續斬首約翰並將先知頭顱獻在希律筵席之上的世界。可悲的是,現在斬首施洗約翰的是所謂的基督教,一方面,他們幾乎完全無視馬可福音對施洗約翰特別是約翰之死的關切;另一方面,他們千方百計地譭謗站在希律面前的約翰不是先知,責備希律不是神的旨意,不是出於聖靈的感動。這是雞湯教和撒旦一會對約翰的第二次斬首與殺害。部分人出於愚蠢和某種非政治的傳統;而多數人出於精明和蛇的詭詐。特別是華人教會,由於希律的千古暴政於今為烈,迴避和彎曲約翰,不僅可以諂媚希律黨,而且可以討好充滿政治恐懼又貪婪成性的人民,以至於三方面可以合夥裝假地建立官方教會和各種雞湯教,藉著斬首約翰和出賣基督建立大教會,保衛罪惡,謀取名利。於是這個廉價和表演成性的基督教橫貫東西。我們至少可以從兩個角度徹底棄絕這種基督教對施洗約翰的斬首,讓施洗約翰重新成為基督的見證。

1、先知與基督

聖經本身不斷強磁施洗約翰是神的先知,是從神而來的;不僅從小就被聖靈充滿;而且一生要為基督作見證。而聖經用如此重要的篇幅記載約翰之死,那麼約翰責備希律如果與基督無關是完全不可理解的。總而言之,一方面,施洗約翰是見證耶穌是基督的先鋒;另一方面,即在殉道方面,施洗約翰也是耶穌和教會的先鋒——約翰怎樣被希律希羅底殺害,耶穌和使徒也將怎樣被各種希律殺害。這些經文言之鑿鑿:

第一、「15他在主面前將要為大,淡酒濃酒都不喝,從母腹裡就被聖靈充滿了。16他要使許多以色列人回轉,歸於主他們的神。17他必有以利亞的心志能力,行在主的前面,叫為父的心轉向兒女,叫悖逆的人轉從義人的智慧。又為主預備合用的百姓」(路加福音1:15-17);「67他父親撒迦利亞,被聖靈充滿了,就預言說,68主以色列的神,是應當稱頌的。因他眷顧他的百姓,為他們施行救贖……75就可以終身在他面前,坦然無懼地用聖潔公義事奉他。76孩子阿,你要稱為至高者的先知。因為你要行在主的前面,預備他的道路。77叫他的百姓因罪得赦,就知道救恩。78因我們神憐憫的心腸,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79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裡的人。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路加福音1:67-79)——注意「他必有以利亞的心志能力,行在主的前面」,這就是站在希律面前的約翰。如果撒旦一會的人否認希律希羅底面前的施洗約翰,就必須否認亞哈耶洗別面前的以利亞,也必然否認希律彼拉多面前的耶穌基督。

第二、「7他們走的時候,耶穌就對眾人講論約翰說,你們從前出到曠野,是要看什麼呢?要看風吹動的蘆葦嗎?8你們出去,到底是要看什麼,要看穿細軟衣服的人嗎?那穿細軟衣服的人,是在王宮裡。9你們出去,究竟是為什麼,是要看先知嗎?我告訴你們,是的,他比先知大多了。10經上記著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預備道路。所說的就是這個人。11我實在告訴你們,凡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興起來大過施洗約翰的。然而天國裡最小的,比他還大。12從施洗約翰的時候到如今,天國是努力進入的,努力的人就得著了。13因為眾先知和律法說預言,到約翰為止。14你們若肯領受,這人就是那應當來的以利亞。15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16我可用什麼比這世代呢?好像孩童坐在街市上,招呼同伴,說,17我們向你們吹笛,你們不跳舞。我們向你們舉哀,你們不捶胸。18約翰來了,也不吃,也不喝,人就說他是被鬼附著的。19人子來了,也吃,也喝,人又說他是貪食好酒的人,是稅吏和罪人的朋友。但智慧之子,總以智慧為是。(有古卷作但智慧在行為上就顯為是)」(馬太福音11:7-19)——注意主耶穌說的「我們」,而且祂自己說施洗約翰是最大的先知,而所有先知都是指向基督的。雞湯教和撒但一會的人否認希律面前的約翰出於聖靈的感動,那麼他們就必須回答,約翰如果不出於聖靈,就只能出於魔鬼的靈:「人就說他是被鬼附著的」。

第三、「5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6有一個人,是從神那裡差來的,名叫約翰。7這人來,為要作見證,就是為光作見證,叫眾人因他可以信。8他不是那光,乃是要為光作見證。9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10他在世界,世界也是藉著他造的,世界卻不認識他。11他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12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13這等人不是從血氣生的,不是從情慾生的,也不是從人意生的,乃是從神生的」(約翰福音1:5-13)——一方面,約翰是從神而來的,站在希律面前的約翰是從神而來的;另一方面,約翰與希律的關係,不是光的見證者與黑暗的關係嗎,而那些因約翰的信息而轉向基督的人,不是聖靈的工作嗎?

第四、「29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建造先知的墳,修飾義人的墓,說,30若是我們在我們祖宗的時候,必不和他們同流先知的血。31這就是你們自己證明,是殺害先知者的子孫了。32你們去充滿你們祖宗的惡貫吧。33你們這些蛇類,毒蛇之種阿,怎能逃脫地獄的刑罰呢?34所以我差遣先知和智慧人並文士,到你們這裡來。有的你們要殺害,要釘十字架。有的你們要在會堂裡鞭打,從這城追逼到那城。35叫世上所流義人的血,都歸到你們身上。從義人亞伯的血起,直到你們在殿和壇中間所殺的巴拉加的兒子撒迦利亞的血為止。36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一切的罪,都要歸到這世代了。37耶路撒冷阿,耶路撒冷阿,你常殺害先知,又用石頭打死那奉差遣到你這裡來的人。我多次願意聚集你的兒女,好像母雞把小雞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們不願意。38看哪,你們的家成為荒場,留給你們。39我告訴你們,從今以後,你們不得再見我,直等到你們說,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馬太福音23:29-39)——一方面,希律面前的約翰就是神差來的;另一方面,約翰之死是經典的先知之死,是耶穌之死的預表。

不僅如此,今天的證道經文本身也說明,站在希律面前的約翰出於神:他用神的律法責備希律的犯罪,而唯有愛耶和華的人恨惡罪惡。如果雞湯教聚焦夫妻關係,他們就必須回答:教導夫妻關係聖潔的出於聖靈,為什麼教導希律和亞基帕兩性應該聖潔的約翰,就只是出於約翰個人而非聖靈,何況利未記不是聖靈默示的嗎?

2、約翰與教會

雞湯教和撒旦一會的人,踐踏約翰的目的是要建造一個順服希律的假教會。為此,他們總是以泛愛主義的調子攻擊秉承約翰見證傳統的教會,但他們所有的屬靈高調每一句都出自相矛盾的謊言。「撒但一會的聲明」就是生動的反面教材。第一、撒但裝光明天使:泛愛者為什麼不泛愛他們攻擊的「某些教會領袖」呢?第二、這些假冒為善的,按其邏輯,聲明正將其「反政治理念」凌駕於「愛」之上。第三、這些魔鬼的兒子高調只有神是審判者,既然如此,你們秀此聲明豈不多此一舉,自己打臉嗎?第四、你們這些眾善的仇敵,從來無視殺人流血和政治粗暴的結構性存在,單單在港人抗暴時才起來且偏愛希律如己,而且只是責備港人的粗暴卻從來不責備北方的豺狼,你們不是希律黨嗎?

不僅如此,聖經中有一段啟示更充分讓我們看見,從古至今知道末了,神的教會要像以利亞和施洗約翰一樣,站在世界之主面前為基督作見證。啟示錄11:3-12,「3我要使我那兩個見證人,穿著毛衣,傳道一千二百六十天。4他們就是那兩棵橄欖樹,兩個燈台,立在世界之主面前的。5若有人想要害他們,就有火從他們口中出來,燒滅仇敵。凡想要害他們的,都必這樣被殺。6這二人有權柄,在他們傳道的日子叫天閉塞不下雨,又有權柄叫水變為血。並且能隨時隨意用各樣的災殃攻擊世界。7他們作完見證的時候,那從無底坑裡上來的獸,必與他們交戰,並且得勝,把他們殺了。8他們的屍首就倒在大城裡的街上。這城按著靈意叫所多瑪,又叫埃及,就是他們的主釘十字架之處。9從各民各族各方各國中,有人觀看他們的屍首三天半,又不許把屍首放在墳墓裡。10住在地上的人,就為他們歡喜快樂,互相饋送禮物。因這兩位先知曾叫住在地上的人受痛苦。11過了這三天半,有生氣從神那裡進入他們裡面,他們就站起來。看見他們的人甚是害怕。12兩位先知聽見有大聲音從天上來,對他們說,上到這裡來。他們就駕著雲上了天。他們的仇敵也看見了」。注意這兩關見證人與以利亞約翰一樣的毛衣,一樣的一千二百六十天(路加福音4:25;雅各書5:17)。另外,啟示錄七間教會各有缺點,但仍是教會——就是站在世界之主面前的教會:以弗所「不能容忍惡人」;士每拿有人「下在監裡」;別迦摩有人「被殺」;推雅推喇有權柄「制伏列國」抵抗耶洗別;撒狄仍有人「穿白衣與我同行」;非拉鐵非在試煉中「沒有棄絕我的名」;老底嘉仍需悔改信道「得勝」。但「但我們關起門來只崇拜神」,竟然成了他們教會的基要秀態;如果「我們關起門來只崇拜神」,啟示錄七封書信是不可理解的。福音大會只是一種戲劇表演或嘉年華,是演講和文藝的匯演,甚至是ὑποκριτής,ὑποκρίνομαι;但聖經說的戲景是什麼意思呢:希伯來書10:33,「一面被譭謗,遭患難,成了戲景,叫眾人觀看。一面陪伴那些受這樣苦難的人」;哥林多前書4:9,「我想神把我們使徒明明列在末後,好像定死罪的囚犯。因為我們成了一台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

聖經中記載先知甚至使徒責備君王的例子可謂見證如雲——如果雞湯教和撒但會的人一定要將之與聖靈的意思區別,他們就真的攤上事兒了,而且攤上大事兒了:亞伯拉罕等先祖責備法老、所多瑪王和亞比米勒,摩西亞倫站在法老面前,撒母耳責備掃羅,拿單責備大衛,以利亞責備亞哈與耶洗別……你都可以說這些責備與基督的福音無關嗎?不僅如此,耶穌基督的使徒沒有繼續責備希律和彼拉多嗎:「希律和本丟彼拉多,外邦人和以色列民,果然在這城裡聚集,要攻打你所膏的聖僕(子)耶穌」(使徒行傳4:27)。這是教會對希律罪惡公開的責備,也是對所有君王和百姓的呼告。

希律王與基督,世界的主與萬王之王,淫婦希羅底與新婦教會,這個對立是歷史性的,也是現實性的,更有末世論的要求。「12不但如此,凡立志在基督耶穌裡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13只是作惡的,和迷惑人的,必越久越惡,他欺哄人也被人欺哄。14但你所學習的,所確信的,要存在心裡。因為你知道是跟誰學的。15並且知道你是從小明白聖經。這聖經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穌有得救的智慧。16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或作凡神所默示的聖經),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17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馬可福音6:14-29是聖經,這聖經是為給耶穌基督作見證的,因為主說:「你們查考聖經。(或作應當查考聖經)因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給我作見證的就是這經」(約翰福音5:39)。阿門。

一、約翰赴死(14-29)

馬可福音的約翰之死記載的最為詳盡(馬太福音14:3-12,路加福音3:19-20)。希律王殺害了耶穌基督的先鋒施洗約翰,這一舉世矚目的新聞事件或人間悲劇、政治暴行,至少有兩大方面的神學意義。第一、教會論問題。充分而直接地啟示了神的兒子及其先知或僕人,與世界之主魔鬼及其差役之間的對立。換言之,這涉及教會站在掌權者面前責備他們的罪惡,並呼喊神的百姓離開法老與埃及的基本福音真理和末世審判的信息。第二、神義論問題。即義者被惡者殺害的時候,上帝何在。或者說,怎樣藉著解釋上帝對祂的僕人或兒女生命的保守。首先,神僕人的生死在神的手中。其次,神在僕人完成世上的使命之後將他們帶走(提摩太后書4:7-8;腓立比書1:23-25)。再次,為了榮耀主(約翰福音21:10)。再其次,為了見證復活(馬太福音10:39)。最後,為末世審判——先知之死是神審判希律們及一切殺害義人之人的證據(啟示錄6:9-17,另參11:3-19等)。當然,這一切的神學邏輯,根基是主耶穌的復活;既然主已經復活了,任何指著義者之死控告上帝的愚昧人都不值一駁。

1、責備君王(14-20)

14耶穌的名聲傳揚出來。希律王聽見了,就說,施洗的約翰從死裡復活了,所以這些異能由他裡面發出來。15但別人說,是以利亞。又有人說,是先知,正像先知中的一位。16希律聽見,卻說,是我所斬的約翰,他復活了。

17先是希律為他兄弟腓力的妻子希羅底的緣故,差人去拿住約翰,鎖在監裡,因為希律已經娶了那婦人。18約翰曾對希律說,你娶你兄弟的妻子是不合理的。19於是希羅底懷恨他,想要殺他。只是不能。20因為希律知道約翰是義人,是聖人,所以敬畏他,保護他。聽他講論,就多照著行。並且樂意聽他。(多照著行有古卷作游移不定)

馬可福音6:14-20還可以進一步分成兩部分,實際上是在講約翰被殺的兩個背景。1-16是在講約翰與耶穌是一體的,而世界的王恨神;這是典型的「聽道成仇」。當希律王把耶穌視為復活的約翰的時候,我們就該知道,他怎樣殺害約翰,就會怎樣殺害耶穌。事實也是如此。同時,約翰被視為先知,而這世界仍然是殺害先知的罪惡世界。17-20這進一步讓我們看見,萬王之王的僕人,要奉萬主之主的名或律法,責備世界的王;並因次遭害。這兩部分信息也可以平行這樣的真理:基督來了,道成肉身,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14-16);但這是一個罪惡滔天的世界,魔鬼掌權的世界,要殺害神兒子的世界(17-20)。值得一提的是,希律王這個「王」(βασιλεύς)應該是刻意或在神學上的強調,為對比耶穌是萬王之王這個馬可福音的基本主題(1:1,10:47-48,15:26)。另外,需要注意這個事實:「後來他們打發幾個法利賽人和幾個希律黨的人,到耶穌那裡,要就著他的話陷害他」(馬可福音12:13)——希律黨人從開始就是耶穌的仇敵;唯有理解前文的希律黨,才能理解這裡突然出現的希律王。

1)約翰、耶穌與先知(14-16)

14耶穌的名聲傳揚出來。希律王聽見了,就說,施洗的約翰從死裡復活了,所以這些異能由他裡面發出來。

15但別人說,是以利亞。又有人說,是先知,正像先知中的一位。

16希律聽見,卻說,是我所斬的約翰,他復活了。

馬可福音6:14-16是一個典型的交叉結構。首尾呼應的信息強調「希律聽見」,並且希律執意認為耶穌就是復活的約翰。這不僅顯示了世界之王對耶穌事件極為嚴重的關切(馬太福音2:3),以及殺人者的基督不安與終身恐懼;也表明希律絕不願意承認耶穌是神的兒子,而且希律最終也必將像殺害約翰一樣殺害耶穌。中間插進來的是諸多猶太人的觀點,但我們可以將之視為上帝藉著這些人的口提醒和警告希律:約翰是一位先知,希律是殺害先知的兇手,正如妄圖殺害以利亞的亞哈與耶洗別。

注意馬可福音6:12-14:「12門徒就出去,傳道叫人悔改。13又趕出許多的鬼,用油抹了許多病人,治好他們。14耶穌的名聲傳揚出來。希律王聽見了,就說,施洗的約翰從死裡復活了,所以這些異能由他裡面發出來」。一方面,教會進入世界傳道叫人悔改一定驚動並遭遇世界的王;另一方面,世界的王之所以被驚動了,恰恰是因為他首先被責備,而且他就是許多鬼的司令,就是病人中的病人。Καὶ ἤκουσεν ὁ βασιλεὺς Ἡρῴδης φανερὸν γὰρ ἐγένετο τὸ ὄνομα αὐτοῦ,And king Herod heard for his name was spread abroad。當耶穌的名聲傳到希律那裡的時候,耶穌就危險了。這當然也是耶穌禁止人在時候未到之前到處傳揚那些神跡的原因之一。對世界的王來說,名聲和名望是一種政治能力,因為他們關切的不是耶穌是誰,而是耶穌怎樣影響了百姓。為此當務之急就是要千方百計否認耶穌是彌賽亞,因為天無二日,國無二主。希律王說話的對象應該是他的臣子和或百姓,貌似一種商議和密謀。奇怪的是,希律相信復活。ἐκ νεκρῶν ἠγέρθη,was risen from the dead。沒有任何人,包括暴君是真正的完全的無神論者。實際上他們一切的維穩瘋狂,都在證明自己是殺人的兇手,而這世界有神,有審判。然後我們看見,希律之所以被驚動起來,一個這樣的原因是耶穌所行的神跡奇事或「異能」(δύναμις);而這種異能足以動員人民起來形成香港態勢,載舟覆舟。這是政治家的聰明之處:你完全否認耶穌的異能是不可能的,因此退而求其次,希律將這種異能歸給已經被他殺害的約翰。這也在暗示:無論如何,希律的能力在約翰-耶穌之上。就像彼拉多吹噓的:「你豈不知我有權柄釋放你,也有權柄把你釘十字架嗎」(約翰福音19:10)。除了世界的王,幾乎沒有人這樣看耶穌。相反,除他以外幾乎所有人(ἄλλος)都認為耶穌是先知,或以利亞。

值得一提的是,竟然如此眾多的人認為耶穌是以利亞,那麼一定是因為耶穌像以利亞一樣是是站在君王面前的先知(瑪拉基書4:5-6);否則,這些結論是不可理解的。希律仍然堅持己見。他將耶穌與先知區別,可以將自己從先知律法的咒詛中摘出來:「4你們當記念我僕人摩西的律法,就是我在何烈山,為以色列眾人所吩咐他的律例典章。5看哪,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亞到你們那裡去。6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咒詛遍地」(瑪拉基書4:4-6)。

2)希律與弟媳希羅底(17-20)

17先是希律為他兄弟腓力的妻子希羅底的緣故,差人去拿住約翰,鎖在監裡,因為希律已經娶了那婦人。18約翰曾對希律說,你娶你兄弟的妻子是不合理的。

19於是希羅底懷恨他,想要殺他。只是不能。20因為希律知道約翰是義人,是聖人,所以敬畏他,保護他。聽他講論,就多照著行。並且樂意聽他。(多照著行有古卷作游移不定)

這4節經文也可以分成兩部分,17-18讓我們看見施洗約翰對希律的責備是被捕入獄的原因;19-20則讓我們看見這第一家庭對約翰的不同態度。學者們認為這位腓力不是分封王腓力(路加福音3:1),而是移民羅馬的腓力。而希律安提帕與希羅底的婚姻不是簡單的個人隱私或宮廷醜聞——希律與原配離婚最終導致了一場血腥的戰爭,這可能是施洗約翰起來責備他的原因之一。【安提帕娶了拿巴提王亞哩達四世(Aretas IV)的女兒為妻,但後來為了迎娶同父異母的兄弟希律腓力(Herod Philip;大希律和馬利安尼二世的兒子,不是那位「分封王腓力」;參 太14:3;可6:17)的妻子希羅底(Herodias)為妻,而跟這前妻離異……亞哩達四世自然對安提帕加諸他女兒身上侮辱而懷恨在心。因此在約主後36年,他就抓住機會向安提帕宣戰。安提帕的軍隊當時大受挫敗。約瑟夫說,很多人民認為這次戰敗是神加給安提帕的報應,因為他殺了施洗約翰。】另參retas IV Philopatris (Arabic: حارثة الرابع‎ Ḥāritat in Nabataean Aramaic) was the King of the Nabataeans(尼拜約?創世記25:13) from roughly 9 BCE to 40 CE. His daughter was married to, and divorced from, Herod Antipas. Herod then married his brother』s wife, Herodias. It was opposition to this marriage that led to the beheading of John the Baptist.After he received news of the divorce, Aretas invaded the territory of Herod Antipas and defeated his army. Aretas ruled Damascus at the time of the conversion of the Apostle Paul.

首先我們必須明白,施洗約翰到底為什麼責備希律呢?是單純因為政治正義,還是為了捍衛摩西律法或神的律法,而神的律法本身就包含這政治正義的要求?約翰是上帝律法的守護者,並要藉著神的律法將世人帶向基督。約翰責備希律所依據的律法首先在利未記18:16-18,「16不可露你弟兄妻子的下體,這本是你弟兄的下體。17不可露了婦人的下體,又露她女兒的下體,也不可娶她孫女或是外孫女,露她們的下體,她們是骨肉之親,這本是大惡。18你妻還在的時候,不可另娶她的姐妹作對頭,露她的下體」;利未記20:20-21,「20人若與伯叔之妻同房,就羞辱了他的伯叔,二人要擔當自己的罪,必無子女而死。21人若娶弟兄之妻,這本是污穢的事,羞辱了他的弟兄,二人必無子女」。換言之,希律王犯有大罪,而這罪首先歸在他身上,而不是希羅底身上。我們多次介紹過希律家族的情況,此不贅言。但這裡讓我們看見這是一個亂倫的家族,第一家庭就是徹底敗壞的家庭。不僅如此,除了施洗約翰,幾乎猶太人都對此漠不關心。這是一個巨大的反諷:一方面他們孜孜以求用摩西律法釘耶穌的罪;另一方面,他們對希律公然違背摩西律法完全視而不見。這是不是今天教會的基本現狀呢?他們無視希律的罪惡,但任何人責備希律,他們就會起來用律法責備任何約翰。

雞湯教的人都娶了希羅底,每一間撒但一會都掩映著一位淫婦。而希律更像亞當,妻子在他心目中的份量遠遠超越上帝及其話語。這裡明確告訴我們,「希律為他兄弟腓力的妻子希羅底的緣故,差人去拿住約翰,鎖在監裡,因為希律已經娶了那婦人」:Αὐτὸς γὰρ ὁ Ἡρῴδης ἀποστείλας ἐκράτησεν τὸν Ἰωάννην καὶ ἔδησεν αὐτὸν ἐν τῇ φυλακῇ διὰ Ἡρῳδιάδα τὴν γυναῖκα Φιλίππου τοῦ ἀδελφοῦ αὐτοῦ ὅτι αὐτὴν ἐγάμησεν,For Herod himself had sent forth and laid hold upon John, and bound him in prison for Herodias』 sake, his brother Philip』s wife: for he had married her。這裡特別強調是希律自己主動抓人的,沒有誰逼他。而馬可福音明確讓我們看見,希羅底根本不是什麼第一夫人,而只是第二夫人——本是別人的老婆。而希律與希羅底的婚姻,完全平行了創世記6:2,「神的兒子們看見人的女子美貌,就隨意挑選,娶來為妻」。而希律希羅底政權的強暴,讓我們更清楚地知道,何為「世界在神面前敗壞,地上滿了強暴」(創世記6:11)。而在這個意義上,約翰不就是大洪水前傳義道的挪亞嗎?今天這個世界滿了與別人妻子苟合的淫亂,「他們像餵飽的馬到處亂跑,各向他鄰舍的妻發嘶聲」(耶利米書5:8)。這個世界更充滿了愛女人不愛上帝的假男人。希律這樣做是為了示好希羅底。Ἡρῳδιάς,Herodias, heroic。可以理解為「女希律」。她實際上是大希律的孫女,換言之,兩個弟兄娶了他們的侄女,這可能同時觸犯了這條律法:「你們都不可露骨肉之親的下體,親近他們。我是耶和華」(利未記18:6)。

因為責備君王,約翰入獄,而且被監禁很長時間了:「約翰下監以後,耶穌來到加利利,宣傳神的福音」(1:14)。而整個以色列經年累月地忍耐著先知的受難。「教會」人山人海地追趕耶穌要神跡奇事,卻無視先知的苦難和希律的罪惡,更不願意真正悔改,作基督救恩的見證。唯有約翰起來公然責備了這位「掌權者」:ἔλεγεν γὰρ ὁ Ἰωάννης τῷ Ἡρῴδῃ ὅτι Οὐκ ἔξεστίν σοι ἔχειν τὴν γυναῖκα τοῦ ἀδελφοῦ σου,For John had said unto Herod, It is not lawful for thee to have thy brother』s wife。首先,約翰的說或責備是持續不斷的:ἔλεγεν,Imperfect。堅決不放過希律,而不是偶爾為之。約翰對先知的責任的堅持不懈,最終導致了世界之主惱羞成怒。其次,「是不合理的」(Οὐκ ἔξεστίν)應該翻作不合法,就是違背上帝律法的:ἔξεστι,it is lawful。希羅底可以看作是新約的淫婦耶洗別或惡婦亞他利雅。「19於是希羅底懷恨他,想要殺他。只是不能」:ἡ δὲ Ἡρῳδιὰς ἐνεῖχεν αὐτῷ καὶ ἤθελεν αὐτὸν ἀποκτεῖναι καὶ οὐκ ἠδύνατο,Therefore Herodias had a quarrel against him, and would have killed him; but she could not。動詞ἐνέχω的用法另參路加福音11:53,加拉太書5:1。這個動詞也再一次顯出,人犯罪實實在在是出於她自己,而不是神所預定的。希羅底本來也是後悔改的機會的,神賜約翰或教會給這位淫婦,但她自己執迷不悟,而且為罪殺人。這是巴比倫大淫婦的基本狀況。現在她想殺約翰而不能,主要是政治的限制;當然首先是希律的限制——希律愛權力超過愛希羅底。這也是希羅底們的「愛情悲劇」,她們總是第二夫人。

希律保護約翰不是出於信仰,更是出於政治或政治恐懼(φοβέω);殺害義人(δίκαιος)和聖人(ἅγιος)是要導致民變的。因此才保護(συντηρέω)他。這一點馬太福音14:5說得清清楚楚:「希律就想要殺他,只是怕百姓。因為他們以約翰為先知」。雞湯教或撒旦教趁機將所有希律打扮成教會的保護者,是不可接受。世界的主有時候之所以不敢肆無忌憚地逼迫教會,是因為擔心政治動盪。希律與彼拉多是情同此心。「聽他講論,就多照著行。並且樂意聽他」:καὶ ἀκούσας αὐτοῦ πολλὰ ἐποίει καὶ ἡδέως αὐτοῦ ἤκουεν,and when he heard him, he did many things, and heard him gladly。中文的翻譯好像有些問題。我理解這話的意思是:希律因為聽過了約翰做過的很多事(所以怕他),或者按約翰說的做過很多事;而且希律一直樂意聽約翰的「講道」或一直「游移不定」——一直到自己被約翰責備。這種情況也很普遍,無論是世界的王還是教會裡的假弟兄,當講道不觸犯他們利益和罪的時候,他們好可以忍耐甚至歡喜,密密麻麻記著很多「聽道感動」。但一旦被針對了,這些趙家人立即翻臉成仇。希律曾長期是施洗約翰的聽道者或「學生」,也可以解釋為什麼施洗約翰用摩西律法責備他。

2、鬼的筵席(21-29)

21有一天,恰巧是希律的生日,希律擺設筵席,請了大臣和千夫長,並加利利作首領的。

22希羅底的女兒進來跳舞,使希律和同席的人都歡喜。王就對女子說,你隨意向我求什麼,我必給你。23又對她起誓說,隨你向我求什麼,就是我國的一半,我也必給你。24她就出去,對她母親說,我可以求什麼呢?她母親說,施洗約翰的頭。25她就急忙進去見王,求他說,我願王立時把施洗約翰的頭,放在盤子裡給我。26王就甚憂愁。但因他所起的誓,又因同席的人,就不肯推辭。27隨即差一個護衛兵,吩咐拿約翰的頭來。護衛兵就去在監裡斬了約翰,28把頭放在盤子裡,拿來給女子,女子就給她母親。

29約翰的門徒聽見了,就來把他的屍首領去,葬在墳墓裡。

這段經文可以交叉結構,21與29首尾呼應,筵席成為墳墓。而中間22-28是詳細記述了惡婦設計殺害先知的過程。這裡另外一個人物是希羅底的女兒;【在《聖經》中這個人物並沒有名字,是來源於猶太曆史學家約瑟夫斯的著作。現代考古學已經證明莎樂美是一個確實存在過的歷史人物,她是羅馬皇帝尼祿安插的小亞美尼亞國王阿里斯托布盧斯的妻子,正與約瑟夫斯的記載一致。阿里斯托布盧斯發行的金幣的背面有他妻子的頭像,上面標注的名字為希臘文ΣΆΛΩΜΉ,讀作「莎樂美」】可以將希羅底與她的女兒,平行耶利米與亞他利雅母女。而這些女魔鬼的本質與結局,可以參考啟示錄2:20-24,「20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容讓那自稱是先知的婦人耶洗別教導我的僕人,引誘他們行姦淫,吃祭偶像之物。「21我曾給她悔改的機會,她卻不肯悔改她的淫行。22看哪,我要叫她病臥在床,那些與她行淫的人,若不悔改所行的,我也要叫他們同受大患難。23我又要殺死她的黨類(黨類原文作兒女),叫眾教會知道,我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腸的。並要照你們的行為報應你們各人。24至於你們推雅推喇其餘的人,就是一切不從那教訓,不曉得他們素常所說撒但深奧之理的人。我告訴你們,我不將別的擔子放在你們身上」。

1)筵席(21)

21有一天,恰巧是希律的生日,希律擺設筵席,請了大臣和千夫長,並加利利作首領的。

魔鬼起初就是殺人和說謊的,它只是需要一個機會,一個可以把謊言說的更完美的殺人機會或G20峰會。這個機會就是希律的筵席。約翰之死是世界之王在筵席上的殺戮,而希律的生日成了先知的死日——希律剛剛出生的時候不是「一位可愛的小天使」嗎?關於希律筵席可參考哥林多前書10:21,「你們不能喝主的杯,又喝鬼的杯。不能吃主的筵席,又吃鬼的筵席」。有學者認為希律的宮殿在提比哩亞。這是非常可能的:注意提比哩亞與革尼撒勒的相對位置;然後思考這樣的記載:「29約翰的門徒聽見了,就來把他的屍首領去,葬在墳墓裡。30使徒聚集到耶穌那裡,將一切所作的事,所傳的道,全告訴他。31他就說,你們來同我暗暗地到曠野地方去歇一歇。這是因為來往的人多,他們連吃飯也沒有工夫。32他們就坐船,暗暗地往曠野地方去」(馬可福音6:29-31);另參馬太福音14:12-13,「12約翰的門徒來,把屍首領去,埋葬了。就去告訴耶穌。13耶穌聽見了,就上船從那裡獨自退到野地裡去。眾人聽見,就從各城裡步行跟隨他」。很有可能,約翰被殺之後耶穌從提比哩亞一帶坐船到了迦百農和革尼撒勒。

殺人這天是希律的生日,實際上更是希律的死日。εὔκαιρος的意思是:seasonable, timely, opportune,好機會,是希羅底盼望已久的良機。δεῖπνον,supper, especially a formal meal usually held at the evening。這是正式的晚餐。中央領導和駐京使節都參加了,或者20國的領袖到齊。那日天高雲淡,塑料花如加利利海。參加會議的包括猶太人的領袖和羅馬人的軍管(千夫長)。τοῖς μεγιστᾶσιν αὐτοῦ καὶ τοῖς χιλιάρχοις καὶ τοῖς πρώτοις τῆς Γαλιλαίας,to his lords, high captains, and chief estates of Galilee。μεγιστάν的意思是貴族;臣宰;他們和世上的君王一起將被審判(啟示錄6:15,18:23)。χιλίαρχος可以指羅馬千夫長,也可以泛指軍隊將領或領袖。πρῶτος可以直接翻作頭面人物。這些人愛宴樂或權錢更超過愛上帝。當然,因此他們都在殺害約翰的罪惡中有份。在所有的政治精英中,沒有一個人起來阻止希律的暴行。他們會援用雞湯教的理由為自己的良心辯護嗎:都是罪人,凡事有神的美意,都交給神……不僅如此,利用宴樂的機會殺害先知,也可以這樣應用:當先知打碎了吃喝玩耍的宗教現狀,她們為歲月靜好的原因,會起來殺人。法老的生日和伯沙撒的筵席,都是殺人的日子,也是他們自己被發傾覆的日子(創世記40:2;但以理書5:1-31)。

每一個生日都在提醒每一個罪人,你生在這世界上的意義是什麼。如果不信基督,每一個生日不過是走向死日的點擊量。

2)殺人(22-28)

22希羅底的女兒進來跳舞,使希律和同席的人都歡喜。王就對女子說,你隨意向我求什麼,我必給你。23又對她起誓說,隨你向我求什麼,就是我國的一半,我也必給你。

24她就出去,對她母親說,我可以求什麼呢?她母親說,施洗約翰的頭。25她就急忙進去見王,求他說,我願王立時把施洗約翰的頭,放在盤子裡給我。

26王就甚憂愁。但因他所起的誓,又因同席的人,就不肯推辭。27隨即差一個護衛兵,吩咐拿約翰的頭來。護衛兵就去在監裡斬了約翰,28把頭放在盤子裡,拿來給女子,女子就給她母親。

這一幕顯然是希羅底安排好的,也算運籌帷幄,這是孫子們的兵法,中國人稱之為美人計。希律王也算將計就計,只是中了希羅底母女和自己的詭計。女兒(θυγάτηρ)這個形象讓我們回想那個患血漏的女人和睚魯的女兒;這是根本有病的「年輕女孩兒」,彷彿大觀園裡的金釵,或中南海中的文工團員,中央台的女主播與當家花旦。峰會上充滿了好色之徒,或者一定為花旦付出代價的蠢貨(箴言6-7)。從希律到貴賓,都豬顏大悅。這裡燈紅酒綠、金碧輝煌、笑語聲喧、聲色犬馬的場面,實際上與監獄中的約翰以及曠野中的耶穌形成強烈的對比。酒不醉人人自醉,希律開始向美女大獻慇勤,同時要在所有賓客面前顯擺:竟無一人是男兒,數最有權者還看今朝:「王就對女子說,你隨意向我求什麼,我必給你。23又對她起誓說,隨你向我求什麼,就是我國的一半,我也必給你」。他也是醉了,也是嚇著寶寶了。國的一半都可以隨意送人,只有一個原因,現在已經沒有人能妄議中央,加利利祖國已經定於一尊。撒幣大帝愛女人不愛江山,更不愛上帝(另參以斯貼記5:6;列王記上13:8,路加福音19:8)。但這也是吹。

學者們注意到了以斯貼與「莎樂美」之間諸多的平行過程對比關係(以斯帖記2:8-9等);也可以說是新婦與新婦之間的對立,前者救人,後者殺人。男人酒話不可全信。希羅底母女好像知道這一點,於是打鐵還需今天就打 。「24她就出去」,即立刻開始按計劃行動。這是一個「乖女兒」,完全聽命與母親。但我們從這裡還是可以看見順服神不順服人的的真理,或對掌權者及父母尊重的限度。聖經從來沒有教導人和百姓無條件順服君王和父母的罪惡。「她母親說,施洗約翰的頭」。畫面可以用齜牙咧嘴和咬牙切齒給耶洗別同志一個特寫。這是典型的無神論親子教育——老一代壞人言傳身教代教育下一代人繼續之魔鬼之子。要「頭」(κεφαλή)也顯示她們恨真理;更可能是毒蛇種類的先下手為強:「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創世記3:15)。另參以弗所書5:23,「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他又是教會全體的救主」。女兒對母親言聽計從;而且青出於藍。莎樂美同學是在為父報仇嗎?一方面她「急忙進去……立時」(α εὐθὲως μετὰ σπουδῆς);另一方面增加了美學的要求:「放在盤子裡給我」——這是將真理作成了一盤菜來消費,如同起初吃智慧樹上的果子。這似乎也在強調,世界的筵席乃是吃人的筵席,特別是殺害先知的盛會。而且端在盤子裡,也為獻給宴會上的每一個吃貨,特別是分享給宴會後面的「女魔頭」希羅底。放在盤子裡也顯示了一種廣泛參與的共同犯罪(劊子手、王和臣宰、僕人、希羅底的女兒、希羅底)。請特別注意,希羅底母親強調的不是頭,而且不是約翰的頭,而是「施洗約翰的頭」(Τὴν κεφαλὴν Ἰωάννου τοῦ βαπτίστου,另參馬太福音11:11-12,14:8)!這個「施洗約翰」的「聖職」最終是與耶穌基督聯繫在一起的,約翰不僅是猶太人的洗禮者,更是耶穌基督的施洗者,而且是耶穌的先鋒,基督的見證者。魔鬼最終是因為這種屬靈的關係極其憎恨約翰。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理解,為什麼馬可福音要記載貌似與耶穌無關的事件。

現在希律王的大話成了自己的網羅,同時也顯示,他看人怎麼說超過看神怎麼說。「26王就甚憂愁。但因他所起的誓,又因同席的人,就不肯推辭」。在某種意義上,希律也算是被動殺人;但他絕非是一個悔改著的人。現在,他的假神是政治以及自己的顏面。περίλυπος:very sad, exceedingly sorrowful,overcome with sorrow so much as to cause one』s death。這裡說希律極度悲傷甚至傷心得要死,但到底是為約翰,還是為權力呢?或者,這僅僅是一種惺惺作態。因為接下裡「27隨即差一個護衛兵(σπεκουλάτωρ,a spy, scout),吩咐拿約翰的頭來。護衛兵就去在監裡斬了(ἀποκεφαλίζω)約翰」。一方面,希律立即採取行動(εὐθέως),這與極度憂傷很不相稱;另一方面,他完全沒有和希羅底的女兒談判,而是百分百滿足了她的要求:「28把頭放在盤子裡,拿來給女子(κοράσιον,5:41-42),女子就給她母親」。整個殺人或殺害先知的過程如此順利和成功,令人窒息。

3)墳墓(29)

29約翰的門徒聽見了,就來把他的屍首領去,葬在墳墓裡。

這不是一場秘密殺戮,而是光天化日之下無法無天的暴行。這是屠殺。因此消息很快就傳出去了:「約翰的門徒聽見了」。如此殘酷而瘋狂的政治恐怖並沒癱瘓有信仰的人:ἦλθον καὶ ἦραν τὸ πτῶμα αὐτοῦ καὶ ἔθηκαν αὐτὸ ἐν τῷ μνημείῳ。they came and took up his corpse, and laid it in a tomb。監獄、筵席轉向了墳墓。而這座墳墓等候這空墳墓的顛覆。這座墳墓也與格拉森的墓群遙遙呼應。同時,這墳墓見證著希律國的罪惡:「47你們有禍了。因為你們修造先知的墳墓,那先知正是你們的祖宗所殺的。48可見你們祖宗所作的事,你們又證明又喜歡。因為他們殺了先知,你們修造先知的墳墓。49所以神用智慧曾說,用智慧或作的智者我要差遣先知和使徒,到他們那裡去。有的他們要殺害,有的他們要逼迫。50使創世以來,所流眾先知血的罪,都要問在這世代的人身上」(路加福音11:47-50)。約翰的門徒埋葬他們的老師約翰,與耶穌的門徒埋葬耶穌是完全平行的;所以在這個意義上我們仍然可以說,施洗約翰是耶穌基督的先鋒(馬可福音15:42-46)。

可能有人問:為什麼耶穌沒有繼續責備希律王們的罪惡,包括殺害約翰的罪惡?因為神的僕人已經責備過希律了;而希律呀殺害義人的方式報復神的使者。從此這畜生已經不配再被責備了,神已經任憑或棄絕他了。何況希律家族還將繼續逼迫教會,殺害使徒(使徒行傳12:1-4)。而且同一位希律還要戲弄並參與殺害耶穌(路加福音23:11 -12)。

我們這樣說有其他聖經根據嗎?實際上主耶穌自己已經不再把希律當人,也即不再將這位希律視為福音的對象了。這個希律只是鬼魔,只是狗,或狐狸:「31正當那時,有幾個法利賽人來對耶穌說,離開這裡去吧。因為希律想要殺你。32耶穌說,你們去告訴那個狐狸說,今天明天我趕鬼治病,第三天我的事就成全了。33雖然這樣,今天明天後天我必須前行。因為先知在耶路撒冷之外喪命是不能的(路加福音13:31-34)。狐狸是什麼呢?就是踐踏和拆毀教會與神的家的敗類:「要給我們擒拿狐狸,就是毀壞葡萄園的小狐狸。因為我們的葡萄正在開花」(雅歌2:15);「錫安山荒涼,野狗(或作狐狸)行在其上」(耶利米哀歌5:18)。這野狗或狐狸與神國是無份的(啟示錄22:15)。另參路加福音23:9-12,希律「9於是問他許多的話。耶穌卻一言不答。10祭司長和文士,都站著極力地告他。11希律和他的兵丁就藐視耶穌,戲弄他,給他穿上華麗衣服,把他送回彼拉多那裡去。12從前希律和彼拉多彼此有仇。在那一天就成了朋友」」。耶穌不再搭理希律王,但他仍會站在希律的面前,為呼喊希律權勢之下的百姓歸向真正的王。

二、耶穌救生(53-56)

53既渡過去,來到革尼撒勒地方,就靠了岸。

54一下船,眾人認得是耶穌。55就跑遍那一帶地方,聽見他在何處,便將有病的人,用褥子抬到那裡。56凡耶穌所到的地方,或村中,或城裡,或鄉間,他們都將病人放在街市上,求耶穌只容他們摸他的衣裳穗子。凡摸著的人,就都好了。

在馬可福音第六章,世界之王希律的筵席(14-29),與天國君王耶穌的筵席(30-52)形成了顯明的對比。而兩王決戰在53-56——耶穌制伏污鬼,醫治世界、罪和魔鬼捆綁的罪人。約翰的一生就這樣結束了(另參馬可福音2:18-20),他甚至沒有機會結婚,在人間也沒有留下任何產業。也許他一生的產業就是「駱駝毛的衣服」、一條「皮帶」;以及「蝗蟲野蜜」。很有可能,主耶穌差遣門徒出去,應該是按約翰的標準在吩咐他們(6:8-9)。但約翰的一生更激發我們不斷思想生命與上帝的意義;以及這個殺害和埋葬約翰的世界;特別是,耶穌怎樣面對約翰之死。約翰之死會讓你悲從中來,從此看破紅塵嗎?你是否認為這個世界是一個根本有病的世界,而且到處都是根本有病的假教會;而希律王,不過是病的最重的人,甚至是這個世界的病因之一。你是否會認為,這世界已經沒救了,而我們只能「關起門來讚美主」,一行等候雞犬升天的日子?但是,我們突然看見了在約翰之死之後繼續當著希律的面餵飽五千人的耶穌,並看見繼續醫治千家萬戶疾病的基督!我覺得我自己的出世病今天藉著這段經文也大得醫治。我們不再絕望,更不要秀這絕望,免得被撒但一會所擄掠。一個不再「治病」並喪失醫治信心的基督教不再是基督教,只是戲子和幫兇。耶穌到處治病是什麼意思?無論這世界多麼有病多麼黑暗,還是有醫治的希望的。祂來了,祂仍在工作。這世界就是革尼撒勒,我們的主是革尼撒勒的神。祂是我的主,祂是我的神。

1、革尼撒勒(53-54)

53既渡過去,來到革尼撒勒地方,就靠了岸。54一下船,眾人認得是耶穌。

我們重點認識一下革尼撒勒:Γεννησαρέτ,כִּנְּרוֹת;Gennesaret,a harp。有人將革尼撒勒等同於格拉森,但革尼撒勒應位於加利利海西北。革尼撒勒也可以指向耶穌一直傳道的整個加利利海地區(馬可福音1-6)。如路加福音5:1,「耶穌站在革尼撒勒湖邊,眾人擁擠他,要聽神的道」。因此,「一下船,眾人認得是耶穌」,也就順理成章了。革尼撒勒在舊約應是基尼烈(民數記34:11,約書亞記19:35等)。基尼烈位於加利利湖的西岸,迦百農西南約 3.5 公里;大略的位置是北起自迦百農,西到馬加丹,長約 7 公里,寬約 3 公里,湖邊之高程約在海平面之下約 200 公尺,逐漸升高至海平面的高度……這裡有迦百農通往提比利亞的大道 ,農業繁榮,商業興盛。而從提比哩亞望去,加利利海北岸所有的城市和村莊,就是耶穌傳道的中心地帶,如同戲景和舞台,如同山上之城。

馬太福音14:12-13有這樣的記載:「12約翰的門徒來,把屍首領去,埋葬了。就去告訴耶穌。13耶穌聽見了,就上船從那裡獨自退到野地裡去。眾人聽見,就從各城裡步行跟隨他」。一方面,約翰之死是約翰門徒大量跟隨基督的開端(約翰福音3:30)。另一方面,耶穌知道希律要殺他,但祂更知道自己的時間還沒有到。革尼撒勒在拿弗他利境內。這一點可以參考以賽亞書9:1,「但那受過痛苦的,必不再見幽暗。從前神使西布倫地,和拿弗他利地被藐視。末後卻使這沿海的路,約旦河外,外邦人的加利利地,得著榮耀」。而「一下船,眾人(εὐθέως)認得(ἐπιγινώσκω)是耶穌(αὐτός)」,可以平行這樣的經文:「76孩子阿,你要稱為至高者的先知。因為你要行在主的前面,預備他的道路。77叫他的百姓因罪得赦,就知道救恩。78因我們神憐憫的心腸,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79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裡的人。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路加福音1:76-79)。而這兩段經文,進一步將約翰與耶穌的命運連接在一起。另外,「靠岸」(προσορμίζω,to bring a ship to moorings)顯示這是新一場海邊戰爭。

值得強調的是,革尼撒勒在希律的治下,因此耶穌沒有回逃避殺人的暴君,而這位暴君正計劃殺害耶穌。耶穌也沒有逃避到偏遠山林,而是在中心地帶繼續傳道救人。要在這個背景之下理解耶穌的勇敢:「15但別人說,是以利亞。又有人說,是先知,正像先知中的一位。16希律聽見,卻說,是我所斬的約翰,他復活了」。死亡及其恐懼,在耶穌身上根本沒有權柄,約翰之死對耶穌而言彷彿沒有發生一樣。而如今耶穌返回基尼烈胡或加利利海,也為重新建造那裡的門徒,並擴大在那裡的福音事工。傳道或傳福音,有時候更需要重新再來。當然也不可能無休止地重複,這可能是主耶穌受難之前第三次到加利利海;最後兩次加利利之行可以參見馬可福音7:31,9:30。

2、該吃藥了(55-56)

55就跑遍那一帶地方,聽見他在何處,便將有病的人,用褥子抬到那裡。

56凡耶穌所到的地方,或村中,或城裡,或鄉間,他們都將病人放在街市上,

求耶穌只容他們摸他的衣裳穗子。凡摸著的人,就都好了。

馬太福音14:34-36也記載了這些神跡,可以平行閱讀:「34他們過了海,來到革尼撒勒地方。35那裡的人,一認出是耶穌,就打發人到周圍地方去,把所有的病人,帶到他那裡。36只求耶穌准他們摸他的衣裳穗子,摸著的人,就都好了」。馬可福音55-56a記述了兩場相向而行的運動:一方面是耶穌進入革尼撒勒,而眾人帶病人來求醫治;另一方面是耶穌進入各個地方,眾人帶病人來求醫治。

動詞「跑遍」(περιτρέχω,to run around, run around about)顯示了革尼撒勒人與拿撒勒人的不同,這裡相對更接納先知。動詞「有病」 κακῶς有如下含義:miserable, to be ill,improperly, wrongly,to speak ill of, revile, one——這個動詞更多指向的是屬靈的有病,而非身體上的疾病;當然可以一語雙關(馬可福音1:32,34;2:17)。其字根κακός基本含義就是bad,壞,敗壞,有罪。又見褥子(κράβαττος,2:4,9,11,12)——這裡可以指向這種狀況:他們站不起來,而且自己不可能醫治自己,除非有外在力量的幫助和拯救。哪裡有病人呢,或病人在哪裡呢?遍佈「或村中(κώμη,villages),或城裡(πόλις,cities),或鄉間(ἀγρός,land,country;野地,馬太福音6:28等)」——沒有什麼城鄉差別,到處都是根本有病的人。當然,耶穌進入(εἰσπορεύομαι)諸世界這一幕也進一步讓我們認識道成肉身,進入世界的真理:「人子來為要拯救失喪的人」(馬太福音18:11); 「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這話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提摩太前書1:15)。那些出世或迴避政治世界的「教會」,只能是出於邪靈:「1親愛的弟兄阿,一切的靈,你們不可都信。總要試驗那些靈是出於神的不是。因為世上有許多假先知已經出來了。2凡靈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就是出於神的。從此你們可以認出神的靈來。3凡靈不認耶穌,就不是出於神。這是那敵基督者的靈。你們從前聽見他要來。現在已經在世上了」。

耶穌進入革尼撒勒不僅啟示了道成肉神的真理,也啟示了因信稱義的真理。因為醫治的基本方式是:「求耶穌只容他們摸他的衣裳穗子。凡摸著的人,就都好了」。可以將馬可福音6:56b與馬可福音16:16平行,「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動詞「摸」在這裡出現兩次:ἅπτομαι,to fasten one』s self to, adhere to, cling to;這是馬可福音經典的臨床手段(馬可福音1:41;3:10;5:27,28,30,31;7:33;8:22;10:13)。「摸」也可以指向信靠基督。關於「衣裳穗子」,我們講過其中的神學含義:「37耶和華曉諭摩西說,38你吩咐以色列人,叫他們世世代代在衣服邊上作穗子,又在底邊的穗子上釘一根藍細帶子。39你們佩帶這穗子,好叫你們看見就記念遵行耶和華一切的命令,不隨從自己的心意,眼目行邪淫,像你們素常一樣。40使你們記念遵行我一切的命令,成為聖潔,歸與你們的神。41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曾把你們從埃及地領出來,要作你們的神。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民數記15:37-41;另參馬太福音9:20,路加福音8:44)。而最後這個動詞σῴζω不僅僅是指「好了」,而是指得救:o save, keep safe and sound, to rescue from danger or destruction,to save in the technical biblical sense:to deliver from the penalties of the Messianic judgment;to save from the evils which obstruct the reception of th e Messianic deliverance。在這方面,布爾特曼比靈恩派更忠於聖經。

我們在這兩節經文中還應該重點思想醫治的神跡。耶穌到處治病至少顯示了三大事實。第一、耶穌是神,因為舊約聖經不斷說:「我耶和華是醫治你的」(出埃及記19:26,列王記下20:5,耶利米書33:6,何西阿書5:13等)。第二、這世界是根本有病的世界,是需要上帝醫治的世界。第三、病就是罪,醫病就是赦罪(詩篇103:3;以賽亞書6:10,53:5;耶利米書3:22;雅各書5:16等)。感謝主他醫治了我們。

應用:清晨的翅膀

很難在「名牧」中找到以列王記上21章和馬可福音6章為核心信息的證道講章與視頻。有人皓首窮經雅比斯的禱告而且貪婪眾人趨之若鶩。我不反對認真查經,如此查考任何經文;但是,「廉價的基督教」好像商量好了,一起孫子兵法地繞行拿伯的葡萄園,以及希律殺人的筵席。更卑鄙的是,實在繞不開,他們只對葡萄園作「屬靈的解釋」,並將施洗約翰打入屬靈真理的另冊。實際上我也一直很詫異:「中國基督徒」怎麼能那麼聰明地,而且合夥裝假地,將反政治的極端利己與戰兢,以及互相下三濫,裝點成屬靈的;同時,幾乎每一間所謂「禱告的殿」都在公然違背馬太福音6:1-8,使基督教淪為一種最幼稚可笑的表演。教會就是西方世俗化的罪魁禍首,而在東方只有異教。但是異教也很有功,他們要讓我們查考實際上我們一直在查考的一下兩段經文。他們查考這些經文是為了再一次殺死約翰;而我們查考這些經文,是讓我們看見政治批評中的約翰,是向上飛昇的以利亞——基督教的政治批評超越政治批評,而是在見證天國的降臨。

第一、傳道悔改而非政治殺身或為殺王越貨,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彼可取而代之矣。路加福音9:51-36,「51耶穌被接上升的日子將到,他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52便打發使者在他前頭走。他們到了撒瑪利亞的一個村莊,要為他預備。53那裡的人不接待他,因他面向耶路撒冷去。54他的門徒,雅各,約翰,看見了,就說,主阿,你要我們吩咐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像以利亞所作的嗎(有古卷無像以利亞所作的數字)?55耶穌轉身責備兩個門徒說,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56人子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靈魂),是要救人的性命。說著就往別的村莊去了」。我們傳講約翰責備希律所見證的基督真理,但我們讓你火燒希律王清蒸希羅底了嗎?因此,你們這些淫者見淫、靠著彎曲乖僻而一味追求與希律行淫的希羅底們,可以閉嘴了。何況撒瑪利亞人是希律王麼?你們這這將蠓蟲變成駱駝,又將駱駝變成蠓蟲的把戲,恰恰如主所言:「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但「24耶穌卻不將自己交託他們,因為他知道萬人。25也用不著誰見證人怎樣。因他知道人心裡所存的」(約翰福音2:24-25)。我靠主也知道你們在想什麼。

第二、傳道、聽道雙方同時自己悔改,攻克己身同時傳悔改赦罪的道。路加福音13:1-5,「1正當那時,有人將彼拉多使加利利人的血攙雜在他們祭物中的事,告訴耶穌。2耶穌說,你們以為這些加利利人比眾加利利人更有罪,所以受這害嗎?3我告訴你們,不是的。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4從前西羅亞樓倒塌了,壓死十八個人,你們以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嗎?5我告訴你們,不是的。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注意,耶穌仍然定了彼拉多與眾加利利人的罪,同時祂因愛吩咐「你們」也要悔改。另外注意路加福音13:31-35與路加福音13:1-5之間的平行:「31正當那時,有幾個法利賽人來對耶穌說,離開這裡去吧。因為希律想要殺你。32耶穌說,你們去告訴那個狐狸說,今天明天我趕鬼治病,第三天我的事就成全了。33雖然這樣,今天明天後天我必須前行。因為先知在耶路撒冷之外喪命是不能的。34耶路撒冷阿,耶路撒冷阿,你常殺害先知,又用石頭打死那奉差遣到你這裡來的人。我多次願意聚集你的兒女,好像母雞把小雞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們不願意。35看哪,你們的家成為荒場留給你們。我告訴你們,從今以後你們不得再見我,直等到你們說,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主耶穌放過彼拉多和他的朋友希律王了嗎?

教會返回山上之城,作世上的光和鹽;或政治批評需要持守兩條底線。這兩條底線確證基督教不是以政治權力為目標的政治運動;而是以耶穌基督救恩與復活為中心的信仰見證;同時可以逃離自由最終回歸專制而魔鬼永遠得勝的網羅。這是教會政治批評的兩個翅膀,使我們不至於在政治批評墜落埃及;反而獲得真正屬天的自由。這才是主的真理:「33彼拉多又進了衙門,叫耶穌來,對他說,你是猶太人的王嗎?34耶穌回答說,這話是你自己說的,還是別人論我對你說的呢?35彼拉多說,我豈是猶太人呢?你本國的人和祭司長,把你交給我。你作了什麼事呢?36耶穌回答說,我的國不屬這世界。我的國若屬這世界,我的臣僕必要爭戰,使我不至於被交給猶太人。只是我的國不屬這世界。37彼拉多就對他說,這樣,你是王嗎?耶穌回答說,你說我是王。我為此而生,也為此來到世間,特為給真理作見證。凡屬真理的人,就聽我的話」(約翰福音18:33-37)。一方面,「我的國不屬這世界」,因此我們不用世界的辦法也不為世界的目標見證天國;但另一方面,耶穌「為此來到世間」——進入世界,站在世界之主的面前!親愛的弟兄姐妹,願「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翰福音8:32)。阿門。

任不寐,2019年6月23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