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可福音第十四課:古人的遺傳與神的道(7:1-23)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馬可福音7:1-23

1有法利賽人,和幾個文士,從耶路撒冷來,到耶穌那裡聚集。2他們曾看見他的門徒中,有人用俗手,就是沒有洗的手,吃飯。3(原來法利賽人,和猶太人,都拘守古人的遺傳,若不仔細洗手,就不吃飯。4從市上來,若不洗浴,也不吃飯,還有好些別的規矩,他們歷代拘守,就是洗杯,罐,銅器,等物)。5法利賽人和文士問他說,你的門徒為什麼不照古人的遺傳,用俗手吃飯呢?

6耶穌說,以賽亞指著你們假冒為善之人所說的預言,是不錯的,如經上說,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7他們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8你們是離棄神的誡命,拘守人的遺傳。9又說,你們誠然是廢棄神的誡命,要守自己的遺傳。10摩西說,當孝敬父母。又說,咒罵父母的,必治死他。11你們倒說,人若對父母說,我所當奉給你的,已經作了各耳板,(各耳板,就是供獻的意思)12以後你們就不容他再奉養父母。13這就是你們承接遺傳,廢了神的道。你們還作許多這樣的事。

14耶穌又叫眾人來,對他們說,你們都要聽我的話,也要明白。15從外面進去的,不能污穢人,惟有從裡面出來的,乃能污穢人。(有古卷在此有,16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

17耶穌離開眾人,進了屋子,門徒就問他這比喻的意思。18耶穌對他們說,你們也是這樣不明白嗎?豈不曉得凡從外面進入的,不能污穢人。19因為不是入他的心,乃是入他的肚腹,又落到茅廁裡。這是說,各樣的食物,都是潔淨的。20又說,從人裡面出來的,那才能污穢人。21因為從裡面,就是從人心裡,發出惡念,苟合,22偷盜,兇殺,姦淫,貪婪,邪惡,詭詐,淫蕩,嫉妒,譭謗,驕傲,狂妄。23這一切的惡,都是從裡面出來,且能污穢人。

感謝神的話語。馬可福音7:1-23主要平行馬太福音15:1-9,但馬可福音對這些論述最為完全。另外參考馬太福音23章與路加福音11章:耶穌咒詛文士與法利賽人。相對來說,耶穌這篇「講道」對馬可福音格外重要:一方面,這段論述進一步否定了馬可福音只是行動的福音而不是講道的福音這個謠傳;另一方面,主耶穌論論述所謂「潔淨與污穢」一定有特別重要的意義。可將這段經文結構如下:1-5是序幕,解釋這場論戰的起因。6-23是講論本身,可按受眾分成三個方面,同時形成交叉結構:第一、面對文士與法利賽人(6-13);第二、面對眾人,包括文士法利賽人、門徒和所有在場的眾人(14-16);而這裡的教導是交叉結構的中心,是相關真理的終結。第三、面對門徒(17-23)。主耶穌的教導或福音是臨到所有的人,一個也不放過,甚至包括仇敵。

遺憾的是,「基督教」幾乎不知道馬可福音7:1-23的主題是什麼。很多版本標識為「論潔淨」,可能有些文不對題,甚至名不副實。一些加爾文主義和靈恩派的師傅,用這段經文反對崇拜以及聖禮型教會。關於潔淨與不潔淨的經文可以參考舊約聖經的相關信息,重點參考創世記7-8章;利未記11-15,民數記19——指著動物和人特別是會幕,區分潔淨與不潔淨——潔淨與污穢與生命的本質和教會侍奉相關。但是,在這段經文中,法利賽人和文士控告的根據不是律法,而是傳統,是律法的加添。更重要的是,這段經文的主題不在潔淨與污穢,而在人的潔淨之虛妄,人的道理和人的遺傳之虛妄。主耶穌的教導旨在帶領人離開人本主義的泥潭,歸入神的道理和基督的潔淨,轉向神本主義。人污穢的都需要被神潔淨;而用人的潔淨或人道理取代神的潔淨和神的道理,必將棄絕基督的救恩,最終落在上帝的審判之下。這是結論:你們不要信從人的話,你們要信從神的話;你們不要信假神,你們要信基督。而在某種意義上,這個非基督的世界,所有的國與人,都是建立在人的道理之上的。人道還是聖道,這是兩個國度的對立,這是巴別塔與錫安山的對立。

正因為如此,魔鬼總是利用人本主義攪擾基督和祂的教會。因此我們必須不斷依靠主耶穌的教導才能勝過魔鬼對教會和生活的拆毀。為同樣的緣故,保羅也這樣教導普天下的傳道人:「10因為有許多人不服約束,說虛空話,欺哄人。那奉割禮的,更是這樣。11這些人的口總要堵住。他們因貪不義之財,將不該教導的教導人,敗壞人的全家。12有革哩底人中的一個本地先知說,革哩底人常說謊話,乃是惡獸,又饞又懶。13這個見證是真的。所以你要嚴嚴地責備他們,使他們在真道上純全無疵。14不聽猶太人荒渺的言語,和離棄真道之人的誡命。15在潔淨的人,凡物都潔淨。在污穢不信的人,什麼都不潔淨。連心地和天良,也都污穢了。16他們說是認識神行事卻和他相背。本是可憎惡的,是悖逆的,在各樣善事上是可廢棄的」(提多書1:10-16)。阿門。

一、仇敵來犯(1-5)

1有法利賽人,和幾個文士,從耶路撒冷來,到耶穌那裡聚集。

2他們曾看見他的門徒中,有人用俗手,就是沒有洗的手,吃飯。3(原來法利賽人,和猶太人,都拘守古人的遺傳,若不仔細洗手,就不吃飯。4從市上來,若不洗浴,也不吃飯,還有好些別的規矩,他們歷代拘守,就是洗杯,罐,銅器,等物)。

5法利賽人和文士問他說,你的門徒為什麼不照古人的遺傳,用俗手吃飯呢?

馬可福音7:1-5帶領我們進入新一輪屬靈戰爭:耶穌再一次面對文士法利賽人的攻打。在馬可福音中,這已經是文士和法利賽人第6次攻擊耶穌了(2:6,2:18,2:24,3:6,3:22)。當然,這也不是最後一次(8:11,10:2,11:18,11:27,12:13,12:18,12:28,14:43,14:53,15:1)——我們看見,文士和法利賽人從馬可福音第二章到第十五章,一直在場,一直要除滅耶穌。在這個方面,特別是在馬可福音中,「公知」甚至比希律更恨基督。當然,馬太福音藉著希律屠嬰,讓我們看見這對「夫妻」是一體的。我們可以把這段經文交叉結構,1指向控告者的到來;5讓我們看見控告者所依據的傳統。前者是政治權勢;後者是傳統的權勢。而中間2-4敘事了控告者的事實根據。另外值得強調的,馬可福音7:1-23使用的「污穢」與馬可福音1:23及7:25都出使用的「污(鬼)不是一個概念,前者κοινός指向人的罪,後者ἀκάθαρτος指向靈界的鬼魔。換言之,主耶穌在這裡審判的對象單單針對罪人本身及人的傳統或文化。

1、首惡之區(1)

1有法利賽人,和幾個文士,從耶路撒冷來,到耶穌那裡聚集。

這群蒼蠅又來了,你是無法轟走甚至趕盡殺絕的。因為他們來有世界之王的差遣,而他們自己更需要這種差遣。何況他們自己也是四王五王的家裡人,法利賽人和文士都是既得利益者。他們不能允許施洗約翰和耶穌基督帶領的「宗教改革」的信息,更不能接受耶穌是基督。不僅如此,當你「有名」了,你仇敵的嫉妒更如陰間般的殘忍(1:22)。1-5節讓我們看見陰間的門向耶穌敞開,大軍壓境。法利賽人和文士屢敗屢戰。

與第一次從耶路撒冷下來的情況略有不同:上一次是文士自己從耶路撒冷下來;而這一次法利賽人和幾個文士從耶路撒冷下來;好像主控官換人了。Καὶ συνάγονται πρὸς αὐτὸν οἱ Φαρισαῖοι καί τινες τῶν γραμματέων,Then came together unto him the Pharisees, and certain of the scribes。關於文士和法利賽人,大家一定要注意馬太福音5章與馬太福音23章之間的「對立」——馬太福音前後「第五章」的信息幾乎是無法調和的。比如馬太福音5:44說,「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但馬太福音23:33,「你們這些蛇類,毒蛇之種阿,怎能逃脫地獄的刑罰呢」。不僅如此,馬太福音7章耶穌說不許論斷人,但馬太福音23章全部是論斷,甚至比論斷更為嚴厲的咒詛和審判。這是為什麼呢?泛愛主義的雞湯們,你們攻打我,還不如直接去攻打耶穌;你讓耶穌解釋這個矛盾,不要來找我。而且我們早就解釋了這個問題。一方面,登山寶訓是在講律法的精義,講律法使人知罪,講所有人不能行那樣的律法因此耶穌必須為罪人上十字架。另一方面,聖經中的愛的教導,首先限於教會內部。這個邏輯同樣體現在加拉太書的「前後矛盾」之中。這裡特別強調,他們「從耶路撒冷來」;而且是第二次從耶路撒冷來(3:22)。當時統治猶大和耶路撒冷的是彼拉多。因此可以這樣說,馬可福音第6章主耶穌和祂的先鋒約翰面對的是加利利分封的王希律;而馬可福音第7章,耶穌重點面對的是來自彼拉多轄區的精英。

從耶路撒冷而來,顯示他們是代表政治宗教和文化權力的。上個主日最後一個信息沒有展開,需要在這裡再強調一下:太2:1-3,可6:14-29,路1:5,2:1-2,3:1-3,約12-16(12:31,14:30,16:11)。四福音書中這些「世界的王」不僅被拉來陪襯或見證基督事件的歷史真實性;更為說明福音歷史是兩個國度不共戴天的戰爭。而魔鬼既然被稱為世界的王;天國的王有先鋒,世界的王也有差役。於是法利賽人和文士來了。

2、以食為天(2-4)

2他們曾看見他的門徒中,有人用俗手,就是沒有洗的手,吃飯。

3原來法利賽人,和猶太人,都拘守古人的遺傳,若不仔細洗手,就不吃飯。

4從市上來,若不洗浴,也不吃飯,

還有好些別的規矩,他們歷代拘守,就是洗杯,罐,銅器,等物。

首先需要指出一個翻譯上的難題,第3節在「洗手」之前,還有一個名詞πυγμή,the fist, clenched hand;up to the elbow。很多譯本將之意譯翻作「經常地,仔細地」。無論如何,這個字的出現提醒我們,主耶穌反對的不是吃飯前的洗手或衛生習慣,而是反對按法利賽人和文士的標準所要求的那種具有宗教繁文縟節的洗手儀式。

耶穌的仇敵再一次藉著控告門徒來控告耶穌。控告什麼呢?還是吃飯那點兒破事兒(2:18-28)。ἐσθίοντας ἄρτους,eat bread。他們是以飲食或食文化來判斷罪與義、潔淨與污穢的。俗:κοινός,common i.e. ordinary, belonging to generality,by the Jews, unhallowed, profane, Levitically unclean。沒有洗過的(ἄνιπτος);就是不潔淨的。而法利賽人和文士就是要針對這一點提出控告:μέμφομαι,to blame, find fault。中文沒有將之翻出來。這個動詞的意思是指責、指摘、找錯(羅馬書9:19,希伯來書8:8)。他們說的可能是事實。不過耶穌某些門徒為什麼沒有按傳統的儀式不洗手就吃飯呢?除了忙碌,還有可能是有些門徒是從底層社會來的;而法利賽人從骨子裡就蔑視這些低端人口。當然更重要的是,他們不想再繼續遵循那個傳統。控告者為什麼總是從食物入手控告耶穌呢?這不僅僅是因為實在沒得可罵了。食物或總是魔鬼的第一試探(創世記3:1;馬太福音4:3)。控告者總是將他真實的信仰顯示出來。有時候,你用什麼控告人,就證明你所控告的事物正是你自己的上帝。「因為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哪裡」(馬太福音6:21)。而這一事實也顯示,法利賽人和文士的控告就是魔鬼的控告。

當然他們這樣控告也是因為自義,因為他們自認在這方面作的比耶穌的門徒好。而他們所依據的甚至不是律法的傳統,僅僅是「拘守古人的遺傳」。κρατοῦντες τὴν παράδοσιν τῶν πρεσβυτέρων,holding the tradition of the elders。翻作「拘守」的動詞κρατέω有如下含義:to have power, be powerful,to get possession of,to hold——把傳統當成權柄、產業甚至真理。而猶太人類似的「律法」規條繁冗複雜,浩如煙海。根源在於他們要靠遵守律法解釋和傳統稱義。翻作「遺傳」的名詞παράδοσις有如下含義:giving up, giving over;a giving over which is done by word of mouth or in writing, i.e. tradition by instruction, narrative, precept, etc。這個名詞在馬可福音第七章中出現了5次。它可以有正負兩方面的含義,另參哥林多前書11:2,加拉太書1:4,歌羅西書2:8,帖撒羅尼迦後書2:15,3:6。古人:πρεσβύτερος,elder, of age,;古代的人,同時代的「長老」。換言之,這既是祖宗的傳統,也是時代主流的觀念,甚至是官方的意識形態(馬可福音8:31,11:27,14:43,14:53,15:1)。「從市上來」,καὶ ἀπό ἀγορᾶς,And when from the market,這個信息也很重要。ἀγορά不僅僅是市場或街市,更指所有人群聚集的地方:any assembly, especially of the people,the place of assembly,market place, street。因此這句話強調的是他們要與別人分開,這是豬文化的典型特徵:我比你聖潔(以賽亞書65:5;路加福音18:11);因此從人山人海的市場上歸來,必須洗手以示「我比你聖潔」。

猶太人不僅有洗手吃飯的規矩(Mishnah, Gemara, Talmud;Midrash),而且更以清洗各種餐具為榮耀和聖潔。「杯(ποτήριον),罐(ξέστης),銅器(χαλκίον)」顯示他們是有錢人,是假貴族。原文還加上一項κλίνη(a couch to recline on at meals,4:21,7:30)。但這些猶太人忘記了,他們剛剛用一個盤子裝上了施洗約翰的頭。而主耶穌最後忍無可忍地這樣咒詛他們:「23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將薄荷,茴香,芹菜,獻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義,憐憫,信實,反倒不行了。這更重的是你們當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24你們這瞎眼領路的,蠓蟲你們就濾出來,駱駝你們倒吞下去。25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洗淨杯盤的外面,裡面卻盛滿了勒索和放蕩。26你這瞎眼的法利賽人,先洗淨杯盤的裡面,好叫外面也乾淨了。27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裡面卻裝滿了死人的骨頭,和一切的污穢。28你們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顯出公義來,裡面卻裝滿了假善和不法的事」(馬太福音23:23-26)。注意,主耶穌在這裡強調,天國的第一證據就是公義,而這正是先知和使徒共同見證的真理:「因為神的國,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羅馬書14:17);「保羅講論公義,節制,和將來的審判,腓力斯甚覺恐懼」(使徒行傳24:25a);「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迦書6:8);「你們若知道他是公義的,就知道凡行公義之人都是他所生的」(約翰一書2:29)。

餐具還是公義,你來選擇。不僅如此,餐具常常是為了給人看的,是為了向人炫耀,悅人的眼目。這是假貴族的四大文化或四大信仰:第一、以食為天、食物崇拜、唯物主義等等。第二、古人崇拜,祖先崇拜、傳統主義等等。第三、自我崇拜、不知羞恥、惟我主義等等。第四、人的榮耀,人際關係,人本主義等等。

3、傳統崇拜(5)

5法利賽人和文士問他說,你的門徒為什麼不照古人的遺傳,用俗手吃飯呢?

法利賽人和文士現在要以事實為根據,以傳統為準繩,起來控告耶穌的門徒。這是何等令人作嘔的一幕,這就是令人作嘔的基督教:大事裝死,小事裝X。希律淫亂希羅底他們一言不發,希律殺害約翰他們一言不發,羅馬當局暴凌猶太人他們一言不發;施洗約翰責備的那些罪惡他們一言不發:「12又有稅吏來要受洗,問他說,夫子,我們當作什麼呢?13約翰說,除了例定的數目,不要多取。14又有兵丁問他說,我們當作什麼呢?約翰說,不要以強暴待人,也不要訛詐人,自己有錢糧就當知足」(路加福音3:12-14)……但是,耶穌個別門徒吃飯不按傳統洗手,他們小題大做,無中生有,無事生非,而且生生不息,蠓蟲駱駝,要置人於死地。他們怎麼有臉舉輕若重地義薄雲天呢?不僅因為無聊,更因為邪惡,因為他們出於魔鬼,而魔鬼起初就是殺人的,就是說謊的。他們完全不看門徒四處傳道救人,醫病趕鬼,只是抓住吃飯不規矩這一件小事,無限上綱,深文周納,吃人自義。就像他們實在沒得罵了,就連一個表情,一句口誤也會被罪狀。這都是一個父親生出來的毒蛇的種類。實際上面對控告者你防不勝防,「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得前書5:8);「主又說,西門,西門,撒但想要得著你們,好篩你們,像篩麥子一樣」(路加福音22:31)。面對控告者,一方面當然需要「務要謹守,儆醒」;但另一方面,在傳講真理的時候可以不設防,放膽傳道。

二、教導仇敵(6-13)

6耶穌說,以賽亞指著你們假冒為善之人所說的預言,是不錯的,如經上說,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7他們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8你們是離棄神的誡命,拘守人的遺傳。

9又說,你們誠然是廢棄神的誡命,要守自己的遺傳。10摩西說,當孝敬父母。又說,咒罵父母的,必治死他。11你們倒說,人若對父母說,我所當奉給你的,已經作了各耳板,(各耳板,就是供獻的意思)12以後你們就不容他再奉養父母。13這就是你們承接遺傳,廢了神的道。你們還作許多這樣的事。

耶穌沒有迴避這些毒蛇的種類,沒有清高到「何必搭理」的程度。耶穌的回應主要可能不是為了吩咐這些敗類悔改(他們不可能悔改了),更可能是為了教導所有聽見的人,而其中有很多人容易被法利賽人和文士那四大信仰攪擾起來,或者很多人不過也是其中的一員。不僅如此,耶穌回答的理由還可以參考箴言26:4-5,「4不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話回答他,恐怕你與他一樣。5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話回答他,免得他自以為有智慧」。馬可福音7:6-13與7:17-23這兩場教導,都還可以進一步一分為二,以「又說」(9,20)分界。這也可以視為6-23交叉結構中的前後呼應。而6-13的兩場講論,都是應用聖經,前者應用先知以賽亞,後者應用摩西。一方面,主耶穌總是引用聖經打擊魔鬼及其差役(另參馬太福音4:1-12)。另一方面,這裡對法利賽人和文士的審判已經非常嚴厲。而主耶穌這裡對仇敵的審判直指他們的罪責或本質:他們以人的道理(人的遺傳,人的吩咐,自己的遺傳)壓倒神的真理(道理,神的誡命),把人高舉在神之上,並自以為神——注意8,9,13在兩段論述中的結構性作用。

1、人與神(6-8)

6耶穌說,以賽亞指著你們假冒為善之人所說的預言,是不錯的,如經上說,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

7他們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8你們是離棄神的誡命,拘守人的遺傳。

主耶穌這裡引用的經文是以賽亞書29:13(注意個別字詞的變動),不過我們可以延伸閱讀以賽亞書29:11-16,「11所有的默示你們看如封住的書卷。人將這書卷交給識字的,說,請念吧。他說,我不能念,因為是封住了。12又將這書卷交給不識字的人,說,請念吧。他說,我不識字。13主說,因為這百姓親近我,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他們敬畏我,不過是領受人的吩咐。14所以我在這百姓中要行奇妙的事,就是奇妙又奇妙的事。他們智慧人的智慧,必然消滅,聰明人的聰明,必然隱藏。15禍哉,那些向耶和華深藏謀略的,又在暗中行事,說,誰看見我們呢?誰知道我們呢?16你們把事顛倒了,豈可看窯匠如泥嗎?被製作的物,豈可論製作物的說,他沒有製作我。或是被創造的物論造物的說,他沒有聰明」。日光下面無新事。不錯的:καλῶς,beautifully, finely, excellently, well。這是一句很有感情的話:以賽亞針對你們說的話簡直說得太好了!在馬可福音中,主耶穌第一次用「假冒為善」這個概念來審判法利賽人和文士:ὑποκριτής,one who answers, an interpreter,an actor, stage player,a dissembler, pretender, hypocrite;表演,演給人看。當我說基督教淪為一場表演的時候,實際上用的就是這個意思。這些人的根本問題是對神心口不一。而敢於對神心口不一的確是奇葩,因為神是知道人心的。

值得一提的是,ὑποκριτής可能與拿撒勒西北6公里處的Sepphoris(צִפּוֹרִי,Σέπφωρις)有關。有傳統認為那裡是馬利亞的故鄉,而那裡曾是加利利的「省會」;其中有一間可以容納3000人的劇院。表演和演員是耶穌以及加利利人熟悉的角色。

表演的極致是人演神。他們將「人的吩咐」當作神的「道理」,並像神一樣用之教導人。這是外邦人的共同問題或罪惡。一方面,「他們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διδάσκοντες διδασκαλίας ἐντάλματα ἀνθρώπων,teaching doctrines the commandments of men。他們教導人命令的教義。在這一點上,我也提醒路德宗,不要把你的教義凌駕於聖經之上;其他宗更為狂妄,已經不配被提醒了。另一方面,「你們是離棄神的誡命,拘守人的遺傳」:ἀφέντες γὰρ τὴν ἐντολὴν τοῦ θεοῦ κρατεῖτε τὴν παράδοσιν τῶν ἀνθρώπων,For laying aside the commandment of God, ye hold the tradition of men。兩句話共同的概念是ἐντολή(吩咐,誡命)與ἄνθρωπος(人)。這兩者側重點不同。前者強調人取代神;後者強調對神的棄絕(ἀφίημι),而人指向人的道理歸結為人的遺傳,指向人的傳統,甚至是死人的道理。但這是神對這種人的棄絕:「所以拜我也是枉然」。μάτην δὲ σέβονταί με,Howbeit in vain do they worship me。這裡的我,可能包含著基督與神等同的暗示。無論如何,這種假信徒、假教會,不可能得救,他們與神的國是無份的。

2、為了錢(9-13)

9又說,你們誠然是廢棄神的誡命,要守自己的遺傳。

10摩西說,當孝敬父母。又說,咒罵父母的,必治死他。11你們倒說,人若對父母說,我所當奉給你的,已經作了各耳板,(各耳板,就是供獻的意思)12以後你們就不容他再奉養父母。

13這就是你們承接遺傳,廢了神的道。你們還作許多這樣的事。

首先我們注意第9節,καλῶς在這裡重複出現(誠然)。另外主用「廢棄」(ἀθετέω,to do away with, to set aside, disregard,to thwart the efficacy of anything, nullify, make void, frustrate,to reject, to refuse, to slight)一詞取代了上文略顯溫和的「離棄」(ἀφίημι,to send away)一詞。這表明審判的力度在加強。也許兩段講論之間還給法利賽人和文士留下悔改的時間,但他們沒有,就如耶和華神起初找亞當只是問那人你在哪裡;但亞當繼續躲藏和抵賴甚至歸咎於人的時候,審判就臨到了。而這兩個概念的變遷,也濃縮了西方世俗化的歷史:開始是把基督放到一邊,多元包容;後來乾脆立法廢除了「國教」。

法利賽人和文士為什麼這樣對神心口不一呢?一言以蔽之,為了利益,為了錢財。食餌,這是一切家畜淪亡的原因。各耳板,κορβᾶν,a gift offered (or to be offered) to God;the sacred treasury。קָרְבָּן,offering, oblation(利未記1:2等)

主耶穌在這裡也算一針見血。在第10節中引用的經文應該是出埃及記20:12,申命記5:16,;出埃及記21:17,利未記20:9。一方面,正如施洗約翰引用摩西律法責備希律一樣,耶穌引用摩西律法責備從耶路撒冷來的高人。另一方面,主耶穌對法利賽人和文士的責備超越了潔淨與污穢那個話題,將之指向他們一貫假冒為善的宗教實踐。而11-12所講論的內容,顯然是神早就看在眼裡的,這讓法利賽人和文士無法推諉:那些詭詐與噁心的事的確是他們幹的,而他們實際上想幹什麼,神一目瞭然。一方面,他們以奉獻的名義推掉了孝敬父母的責任而違背律法;另一方面,他們的奉獻根本不應該也不足以成為取消贍養責任的理由。或者說,他們也沒有把主要的錢財獻給聖殿;但卻以此為借口,停止了奉養父母。不僅如此,如果法利賽人和文士是奉獻的受益者,他們這樣教導人顯然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另外我們還可以這樣應用:有人同樣以「關起門來只敬拜神」為借口,推卸社會責任和家庭責任。不僅如此,這裡的「你們」和「他」的關係,顯示法利賽人和文士是在利用人的貪心在討好人。這一點誠然如迴避政治罪惡的假師傅與假教會。他們在迎合人的貪心,並為之提供聖經上的理由。如果說上文中,法利賽人和文士是離棄了聖經,那麼這裡他們彎曲聖經,濫用聖經。這一點可以參考使徒行傳5:1-11,

「1有一個人,名叫亞拿尼亞,同他的妻子撒非喇,賣了田產。2把價銀私自留下幾分,他的妻子也知道,其餘的幾分,拿來放在使徒腳前。3彼得說,亞拿尼亞為什麼撒但充滿了你的心,叫你欺哄聖靈,把田地的價銀私自留下幾分呢?4田地還沒有賣,不是你自己的嗎?既賣了,價銀不是你作主嗎?你怎麼心裡起這意念呢?你不是欺哄人,是欺哄神了。5亞拿尼亞聽見這話,就仆倒斷了氣。聽見的人都甚懼怕。6有些少年人起來,把他包裹抬出去埋葬了。7約過了三小時,他的妻子進來,還不知道這事。8彼得對她說,你告訴我,你們賣田地的價銀,就是這些嗎?她說,就是這些。9彼得說,你們為什麼同心試探主的靈呢?埋葬你丈夫之人的腳,已到門口,他們也要把你抬出去。10婦人立刻仆倒在彼得腳前,斷了氣。那些少年人進來,見她已經死了,就抬出去,埋在她丈夫旁邊。11全教會,和聽見這事的人,都甚懼怕」。

第13節我們強調三個問題,第一是遺傳與「神的道」(τὸν λόγον τοῦ θεοῦ)之間的對立。第二是動詞「廢」(ἀκυρόω,to render void, deprive of force and authority),這意味著神的道在這個世界已經徹底一無所有,變成虛空(加拉太書3:17)。第三、「你們還作(παραδίδωμι,to commit,to permit allow)許多這樣的事」——法利賽人和文士這類事情太多了,而且他們一向如此;他們不僅自己這樣幹,而且勾引別人也這樣幹。「他們雖知道神判定,行這樣事的人是當死的,然而他們不但自己去行,還喜歡別人去行」(羅馬書1:32)。然而就是這樣一群教會流氓,現在起來要控告耶穌和祂的門徒。

另外注意猶太教墮落的軌跡:離棄(8)、廢棄(9)、廢了(13)。這是世俗化的簡史。

三、教導眾人(14-16)

14耶穌又叫眾人來,對他們說,你們都要聽我的話,也要明白。

15從外面進去的,不能污穢人,惟有從裡面出來的,乃能污穢人。

(有古卷在此有,16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

這3節經文可以清楚地交叉結構。首尾呼應的信息是「以色列啊你要聽」(14,16;另參申命記6:3-4)。這樣的呼喊也顯示主耶穌在這裡講論的是非常重要的真理,就是中間第15節所闡述的真理。而在7:6-23的整篇講道中,第15節可為中心的中心,是所有講論的總結:人自己在神面前是污穢的,而出於人的遺傳不過是污穢中的「精華」。

在徹底擊潰法利賽人和文士的道理之後,現在耶穌轉向眾人。Καὶ προσκαλεσάμενος πάντα τὸν ὄχλον,And when he had called all the people。即耶穌將所有的眾人都呼召到自己身邊來聽道。動詞προσκαλέω有很多神學含義:God is said to call to himself the Gentiles, aliens as they are from him, by inviting them, through the preaching of the gospel unto fellowship with himself in the Messiah』s kingdom;Christ and the Holy Sprit are said to call to themselves those preachers of the gospel to whom they have decided to intrust a service having reference to the extension of the gospel。換言之,耶穌的呼召與眾不同,使用福音在呼召,是為福音的目的。這裡與上文「神的誡命」(9)、「神的道」(13)平行的概念是「聽我的話」:Ἀκούετέ μου,Hearken unto me。這話是針對每一個人(πάντες)說的。而且吩咐他們每一個人都要「明白」:συνίημι,to set or bring togethe,to put (as it were) the perception with the thing perceived——思考、討論,查明。

「15從外面進去的,不能污穢人,惟有從裡面出來的,乃能污穢人」。這裡首先對比的是「外面」和「裡面」,或「從(人)外面進去的」(ἔξωθεν τοῦ ἀνθρώπου)與「從(人)裡面出來的」(τὰ ἐκπορευόμενά ἀπ᾽ αὐτοῦ)。從人外邊進去的包括神的道,從人裡面出來的可以指上文人的遺傳,人的道理,人的污穢等等。然後論及「污穢」這個概念:κοινόω,to make common,to make (Levitically) unclean, render unhallowed, defile, profane;to declare or count unclean。這個動詞在馬可福音7:1-23中連續出現了5次,另參使徒行傳10:15等。這裡的「人」(ἄνθρωπος),首先包括安每個人,每個自己,包括我們;但另一方面,指向沒有聖靈的人,沒有信主的人。人是這樣的人:「你們要防備人。因為他們要把你們交給公會,也要在會堂裡鞭打你們」(馬太福音10:17);「你們知道過兩天是逾越節,人子將要被交給人,釘在十字架上」(馬太福音26:2);「於是彼拉多釋放巴拉巴給他們,把耶穌鞭打了,交給人釘十字架」(馬太福音27:26);「耶穌被交給人,是為我們的過犯,復活是為叫我們稱義。(或作耶穌是為我們的過犯交付了是為我們稱義復活了)」(羅馬書4:25)。從人裡面出來的,不僅污穢這個人自己,也污穢別人。人是人的污穢,甚至可以說人是人的地獄。

再次重申,馬可福音7:1-23的主題可能不在潔淨與污穢,而在人的遺傳(裡面出來的)與神的道。與其說論潔淨,不如說是論不潔淨(污穢),論人的不潔淨以及人自我潔淨的完全虛妄。而如此論述的目的,是為把人帶向基督的潔淨或救贖。

四、教導門徒(17-23)

17耶穌離開眾人,進了屋子,門徒就問他這比喻的意思。18耶穌對他們說,你們也是這樣不明白嗎?豈不曉得凡從外面進入的,不能污穢人。19因為不是入他的心,乃是入他的肚腹,又落到茅廁裡。這是說,各樣的食物,都是潔淨的。

20又說,從人裡面出來的,那才能污穢人。21因為從裡面,就是從人心裡,發出惡念,苟合,22偷盜,兇殺,姦淫,貪婪,邪惡,詭詐,淫蕩,嫉妒,譭謗,驕傲,狂妄。23這一切的惡,都是從裡面出來,且能污穢人。

第三場講論是教導門徒,一方面顯示對法利賽人和文士的棄絕;另一方面表明,這些真理對建造門徒和教會是至關重要的。首先注意馬可福音7:17-18a與馬可福音4:11-13之間的平行關係:「11耶穌對他們說,神國的奧秘,只叫你們知道,若是對外人講,凡事就用比喻。12叫他們看是看見,卻不曉得。聽是聽見,卻不明白。恐怕他們回轉過來,就得赦免。13又對他們說,你們不明白這比喻嗎?這樣怎能明白一切的比喻呢」。其次,注意第6節的「心」與第19、20節中「心」的平行;這三個心都指向人心,或人的裡面。而主來是為了賜給我們新心,也算一種特別的「收拾人心」。另外,馬可福音7:17-23可以大致分成兩部分,其中17-19主要論述何為潔淨,但目的應該是教導門徒不要把注意力放在食物或食文化上去,不要把人的遺傳看得過於當看的;即應該遠離律法主義或傳統主義。而20-23重點論述何為污穢,直指人心,「反對全人類」。也可以這樣說,17-19,讓門徒認識到什麼是蠓蟲;而20-23是應該注意的駱駝。

1、潔淨(17-19)

17耶穌離開眾人,進了屋子,門徒就問他這比喻的意思。18耶穌對他們說,你們也是這樣不明白嗎?

豈不曉得凡從外面進入的,不能污穢人。19因為不是入他的心,乃是入他的肚腹,又落到茅廁裡。這是說,各樣的食物,都是潔淨的。

這是一場問答,我們看見門徒的追問仍然是得到教導的一個基本要求。這是門徒與法利賽人和文士的區別:「6不要把聖物給狗,也不要把你們的珍珠丟在豬前,恐怕它踐踏了珍珠,轉過來咬你們。7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8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9你們中間,誰有兒子求餅,反給他石頭呢?10求魚,反給他蛇呢?11你們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你們在天上的父,豈不更把好東西給求他的人嗎」(馬太福音7:6-11)。我們已經談過,在馬可福音中,門徒的不明白和愚頑是被常常凸顯的事實。ἀσύνετος:unintelligent, without understanding, stupid(羅馬書1:21,31;10:19)。另參馬可福音6:52,「這是因為他們不明白那分餅的事,心裡還是愚頑」;馬可福音8:17,「耶穌看出來,就說,你們為什麼因為沒有餅就議論呢?你們還不省悟,還不明白嗎?你們的心還是愚頑嗎」;馬可福音16:14,「後來,十一個門徒坐席的時候,耶穌向他們顯現,責備他們不信,心裡剛硬。因為他們不信那些在他復活以後看見他的人」……在一些時候,使徒還不如信主的「平信徒」。這在告訴我們,基督徒和教會更需要被傳福音,更需要教導,而且是「持續的宗教改革」。

主在這裡首先論述為什麼「凡從外面進入的,不能污穢人」(18b)。這是第一個分論題。然後19節解釋這個論題:「19因為不是入他的心,乃是入他的肚腹,又落到茅廁裡。這是說,各樣的食物,都是潔淨的」。這個教導當然是神學的,而不是醫學的。因為對醫學而言,不衛生的飲食當然會得病。但這裡的污穢(κοινόω)指的是靈魂上的不潔淨,是對聖所而言的不聖潔。更重要的是,這裡強調污穢的對象不是肚腹(κοιλία)而是心(καρδία),這是肉身與靈魂的區分。這一點可以參考馬太福音10:28,「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上帝看中的是我們靈魂的健康和聖潔,而不是身體上的動物性強壯。也就是在這個意義上,進化論對人的定義是關於高等畜生的定義,與聖經上說的人無關,因為他們沒有「心」,或「這百姓油蒙了心」(馬太福音13:15,使徒行傳28:27)。這裡還特別提到廁所(ἀφεδρών),也在加強這個邏輯:飲食或好作食物這個問題上,不需要賦予神學上的含義,而只是一種簡單的生理現象和動物性的需求。

各樣的食物都是潔淨的:καθαρίζον πάντα τὰ βρώματα,purging all meats。名詞βρῶμα指that which is eaten, food。這更顯出律法主義者和傳統主義者的愚蠢。「因為神的國,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羅馬書14:17)。諸位可以延展閱讀整個羅馬書第14章,保羅在那裡充分論述食物的潔淨問題。因此當主說「各樣的食物都是潔淨的」,也讓我們有足夠的理由反對在「吃血」那個問題上的過度律法主義。如果與宗教儀式無關,以不吃血而自義的人,是沒有聖經根據的。另參提摩太前書4:1-8,「1聖靈明說,在後來的時候,必有人離棄真道,聽從那引誘人的(邪)靈,和鬼魔的道理。2這是因為說謊之人的假冒。這等人的良心,如同被熱鐵烙慣了一般。3他們禁止嫁娶,又禁戒食物,(或作又叫人戒葷)就是神所造叫那信而明白真道的人,感謝著領受的。4凡神所造的物,都是好的。若感謝著領受,就沒有一樣可棄的。5都因神的道和人的祈求,成為聖潔了。6你若將這些事提醒弟兄們,便是基督耶穌的好執事,在真道的話語,和你向來所服從的善道上,得了教育。7只是要棄絕那世俗的言語,和老婦荒渺的話,在敬虔上操練自己。8操練身體,益處還少。惟獨敬虔,凡事都有益處。因有今生和來生的應許」。

2、污穢(20-23)

20又說,從人裡面出來的,那才能污穢人。

21因為從裡面,就是從人心裡,發出惡念,苟合,22偷盜,兇殺,姦淫,貪婪,邪惡,詭詐,淫蕩,嫉妒,譭謗,驕傲,狂妄。

23這一切的惡,都是從裡面出來,且能污穢人。

第二個方面的論題是「從人裡面出來的,那才能污穢人」。這段經文同樣清晰為交叉結構。其中20與23首尾呼應,而23節進一步將人裡面出來的污穢定義為一切的惡:πονηρός,full of labours, annoyances, hardships,bad, of a bad nature or condition(馬太福音5:11等)。而中間21-22,主耶穌列舉了從人裡面,或人心裡面出來的13種污穢或罪惡。而是一場上帝對人類心臟進行的臨床手術,心臟解刨;不僅為展示人心或人是什麼,即人心或人在神面前是什麼;更為了做一次心臟手術,為人換一顆新心:撒母耳記上10:9,「掃羅轉身離別撒母耳,神就賜他一個新心。當日這一切兆頭都應驗了」;以西結書18:31,「你們要將所犯的一切罪過盡行拋棄,自作一個新心和新靈。以色列家阿,你們何必死亡呢」;以西結書36:26,「我也要賜給你們一個新心,將新靈放在你們裡面,又從你們的肉體中除掉石心,賜給你們肉心」。關於人心敗壞,還可以參考如下經文:創世記8:21,「耶和華聞那馨香之氣,就心裡說,我不再因人的緣故咒詛地(人從小時心裡懷著惡念),也不再按著我才行的,滅各種的活物了」;耶利米書17:9,「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以弗所書4:19,「良心既然喪盡,就放縱私慾,貪行種種的污穢」;以弗所書4:22,「就要脫去你們從前行為上的舊人。這舊人是因私慾的迷惑,漸漸變壞的」;雅各書1:14-15,「14但各人被試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慾牽引誘惑的。15私慾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

在交叉結構中的,這裡黑暗的人心,平行6-13中法利賽人和文士的心。這是基督對人自潔或自神的徹底否定,也是對所有心性之學、知行合一、心學理學佛學文學哲學的揚棄。同時,更是對建立了人心人性基礎之上的傳統或意識形態的否定。一方面人心太髒。另一方面,這麼髒的人心所出來的人的遺傳或各種被人心傳揚和持守的人的道理,更髒更虛妄。耶穌來要審判和顛覆所有人的傳統與人心;每一個地方,每一個民族,每一個人;沒一個世代。但是這不僅僅是一個否定性的工作,更為了帶領人認識空虛混沌淵面黑暗之後,看見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在光中得見大光。人性黑暗,但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我們可以簡單地解釋一下「從裡面,就是從人心裡」發出的13種邪惡,大致而言,一半概念用的是複數,另一半用的是單數。不過我們這裡是按原文對這13種現象重新排列和解釋(另參哥林多前書6:9-11)。基本上可以這樣說,前三條與倒數三條可以指向第一法版,即人與神的關係(開始離棄神與偶像淫亂,後來攻擊神並自以為神);而中間七條指向人際關係。在這個意義上,認識全然敗壞的人,談什麼「正能力」不過自欺欺人。

第一、惡念。οἱ διαλογισμοὶ οἱ κακοὶ,evil thoughts。各種邪惡的思想。名詞διαλογισμός有兩個基本含義:the thinking of a man deliberating with himself; deliberating, questioning about what is true。第二、苟合(姦淫):μοιχεῖαι,adulteries(出埃及記20:14)。第三、姦淫(淫亂):πορνεῖαι,fornications。一般來說,adulteries與fornications的區別是,前者更多指向已婚男女,而後者指向未婚男女的濫交(哥林多前書6:15-16)。兩者都是律法禁止的(哥林多前書6:9-10)。這兩個概念可以指向屬靈的淫亂與苟合;因此與十誡第一法版相關。第四、兇殺:φόνοι,murders。第五、偷盜:κλοπαί,Thefts。第六、貪婪:πλεονεξίαι,covetousness。似乎從這個概念開始,使用單數。第七、邪惡:πονηρίαι,wickedness(馬太福音22:18等)。也可以指從根子裡就在沒有良善,不壞好意。第八、詭詐:δόλος,deceit;craft,guile。不僅欺騙,而且以欺騙為智慧,為喜樂。第九、淫蕩(放縱):ἀσέλγεια,ἀσέλγεια,lasciviousness。第十、嫉妒?ὀφθαλμὸς πονηρός,an evil eye。第十一、譭謗:βλασφημία,blasphemy。第十二、驕傲:ὑπερηφανία,pride。第十三、狂妄?ἀφροσύνη,foolishness, folly, senselessness,愚蠢,沒有理智;愚妄(哥林多後書11:1等)。

應用或思考題

也許相關的釋經傳統真的又錯了。馬可福音7:1-23不是論潔淨,不是論食物,而是論人,論神與人,論假神即人;最後論基督是萬人的救主。當然我們不是說潔淨與污穢這個主題不重要;因為神是聖潔的,神的百姓也要聖潔;因為人非聖潔不得進神的國(利未記11:44-45,19:2;民數記16:5;約書亞記24:19;羅馬書12:1;彼得前書1:16,2:9等)。但是,在稱義的聖潔方面說,人是不能自我潔淨的,藉著食物的潔淨仍然只是妄想。因此,根本不潔淨而且有極力追求潔淨的人,唯有仰望從外面,就是從天上而來的潔淨,就是基督寶血的潔淨。但是魔鬼千方百計慫恿人類靠自己潔淨如神,從而根本不再需要基督的救贖。它是打算讓人成神的同時,讓基督徒然死了。起初蛇怎樣試探夏娃,如今法利賽人和文士就怎樣試探基督的「夏娃」——使徒代表的教會。這篇耶穌基督的講道是末後亞當的講道,涉及到神本主義與人本主義,基督福音與人的遺傳,神的道理與人的道理,以及基督和罪人之間關係等核心問題。同時,神的兒子顯現出來,要除滅魔鬼的作為。實際上,馬可福音7:1-23可以與以下三段經文平行,諸位可將之互相解釋:

創世記3:1-7

1耶和華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對女人說,神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2女人對蛇說,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可以吃,3惟有園當中那棵樹上的果子,神曾說,你們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4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5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6於是女人見那棵樹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悅人的眼目,且是可喜愛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來吃了。又給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7他們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體,便拿無花果樹的葉子,為自己編作裙子。

羅馬書3:10-26

10就如經上所記,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11沒有明白的,沒有尋求神的。12都是偏離正路,一同變為無用。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13他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他們用舌頭弄詭詐。嘴唇裡有虺蛇的毒氣。14滿口是咒罵苦毒。15殺人流血他們的腳飛跑。16所經過的路,便行殘害暴虐的事。17平安的路,他們未曾知道。18他們眼中不怕神。19我們曉得律法上的話,都是對律法以下之人說的,好塞住各人的口,叫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審判之下。20所以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稱義。因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21但如今神的義在律法以外已經顯明出來,有律法和先知為證。22就是神的義,因信耶穌基督,加給一切相信的人,並沒有分別。23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24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25神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著耶穌的血,藉著人的信,要顯明神的義。因為他用忍耐的心,寬容人先時所犯的罪。26好在今時顯明他的義,使人知道他自己為義,也稱信耶穌的人為義。

以西結書36:24-29

24我必從各國收取你們,從列邦聚集你們,引導你們歸回本地。25我必用清水灑在你們身上,你們就潔淨了。我要潔淨你們,使你們脫離一切的污穢,棄掉一切的偶像。26我也要賜給你們一個新心,將新靈放在你們裡面,又從你們的肉體中除掉石心,賜給你們肉心。27我必將我的靈放在你們裡面,使你們順從我的律例,謹守遵行我的典章。28你們必住在我所賜給你們列祖之地。你們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你們的神。29我必救你們脫離一切的污穢,也必命五穀豐登,不使你們遭遇饑荒。阿門。

任不寐,2019年6月30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