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各書導言,在百般的試煉中大喜樂(1:1-4)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門。今天的證道經文是雅各書1:1-4,「1作神和主耶穌基督僕人的雅各,請散住十二個支派之人的安。2我的弟兄們,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3因為知道你們的信心經過試驗就生忍耐。4但忍耐也當成功,使你們成全完備,毫無缺欠」。感謝神的話語。在我們討論雅各書的主題、傳統、經文和結構之前,首先給大家三本參考書: Martin Dibeliu(1883–1947)的James: A Commentary on the Epistle of James(這本書對雅各書的研究仍然有支配性的影響),以及Douglas J. Moo,Craig L. Blomberg的相關著述——後面兩本著作可以代表近年來雅各書研究的最新進展。有德語閱讀能力的學員可以Gerhard Maier的der brief des Jakobus(2004);當然,參考書僅供參考。我們要靠主自己到達現場。

一、主題

雅各書幾乎20次呼喊弟兄們,如呼叫那人或亞當:那人,你在哪裡?!親愛的弟兄啊,上帝為什麼要賜給我們雅各書?雅各書到底要告訴我們什麼?神為什麼差遣這位「馬利亞」來呼喊正在哀慟哭泣的你我?首先讓我們祈禱我們的神,願祂怎樣帶領我們創世記和馬可福音的學習,更加倍保守和祝福我們雅各書的天路歷程。在CSMP第二學年中將雅各書重定為我們的秋季課程,主要不是死蔭改革宗和靈恩派以及生命神學反覆祭起這卷書攻打我們,正如他們起初怎樣圍剿路德;而是因為這卷書旨在安慰神的百姓,抬舉教會到高處或飛到曠野,以基督裡的大喜樂,勝過來自世界之主的大逼迫和大試探(1:2)。換言之,雅各書是對政治逼迫和錢財試探以及情慾、權欲捆綁作出的屬靈反應和教會自衛行動。我們這個世代更是雅各的世代。其次,馬可福音聚焦基督事件,雅各書則聚焦祂的教會——我們需要進一步夯實新郎新婦完婚的整全真理。最後,雅各書可能是最早完成的新約書卷(雖然被接納為正典的時間較晚),基本內容確實有啟蒙和扎根建造的意義。隨著CSMP以及教會的事工進展,一些初信者亟需這樣的「初等教育」。

天主教用雅各書支持塗油禮和行為成義,而新教生命神學偽造行為,用之攻擊聖禮型教會。這一切無恥行徑建立於無知——他們不知道雅各書在講什麼。長期以來,對雅各書有三種誤讀。第一、雅各書沒有神學沒有結構因此也沒有主題。這是完全瞎眼的假神學。雅各書的主題就寫在雅各書的開篇處,就在雅各書1:1-4中。簡而言之,即上帝藉著祂的僕人,教導教會在大逼迫和大試煉之中,信靠主的真理和復臨,在教會中忍耐得勝。第二、半瞎的神學傳統不斷宣稱,雅各書的主題是行為,或信心與行為。這是一種人本主義的神學,他們無視天上的智慧,實際上將人的行為放在了啟示的中心和教會生活的中心,並將雅各書中的行為彎曲為異教的修行之行。但蛇言總是不會全錯,免得失去迷惑人的能力。但事實是,一方面,雅各書論行為僅僅是雅各書內容非常有限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僅就行為而言,雅各書的行為根本不是生命神學偽造的行為;而是根基與雅各的教導而有的忍耐、公義、憐憫、謙卑和愛;而這一切是站在世界之主面前的見證。一直鼓吹活出來的假師傅或生命神學,沒有人像雅各書中的行道那樣行,他們只是在演。一方面,他們不會順服雅各書中教會的真理(不要多人作師傅);另一方面,他們從來迴避雅各書面對「掌權者」(會堂與財主)逼迫以及糞土錢財的教導。雅各書關於錢財和貧富的教導,不僅在針對魔鬼第一試探對教會和生命的普遍敗壞;而且進一步帶領基督教離開結猶太教——後者認為財富是上帝的第一祝福。實際上雞湯教是貪愛世界更貪愛錢財的邪教徒,他們只是在強吻基督去侍奉他們的肚腹和偶像。雅各書正是藉著糞土錢財、教會中管理舌頭和彼此相愛勝過魔鬼的三大試探。而得勝的方法,就是主耶穌在曠野試探中得勝的方法,就是基督第一次進入世界的方面。這就是教會的十字架道路。同時,雅各書將這一切屬天的智慧,建立在基督復臨的基礎之上,這實際上拆毀了雞湯教所有愛世界的謊言。雅各書聚焦的更是耶穌的兩次降臨。第三、雅各書與新約其他書卷的關係。大多學者認為雅各書與其他書信之間缺乏內在和文字上的連接。我們將證明,這種主流觀點是一種假神學;雅各書是雙刃劍中不可或缺的一刃。

因此,我們認為雅各書的神學主題就是教會的十字架,是主耶穌關於「背起自己十字架來跟從我」預言的充分應驗和進一步教導。而且雅各書的十字架神學充滿更多末世論色彩。而基督兩次降臨的真理,實際上與所有新約書卷的基本結構都是平行的。雅各書表面上指提及兩次耶穌的名字(1:1,2:1)。但耶穌基督或主無處不在(3:9,4:10,4:15;5:4,7,8,10,11,15)——「主」可以同時指向父神和子神或三位一體的神。同時,雅各書有著更為強烈的時代感或現實針對性:魔鬼不是藉著法老和亞比米勒施展它的三大手段,而是藉著大祭司、猶太人和羅馬人以及悶聲發大財逼迫和敗壞教會。希律是雅各的真問題,而習律是你我的真問題。不要自欺欺人,神是輕慢不得的;而基督從始至終是一樣的,你面對的是人民幣不是捨客勒。雅各書是對現實的政治逼迫和魔鬼試探作出的屬靈反應。雅各書沒有婚姻家庭的教導。雅各書寫於主後62年(雅各殉道時間)之前(主後40年代?),或在司提反和約翰的哥哥雅各殉道前後,接近約翰的弟兄雅各被殺之日。同時,這個世代充滿了發財的機會。主後40年就是2019年,求主同在,阿門。

二、路德

我一直在克服自己一個致命的缺陷或驕傲:我可以忍耐任何的軟弱,但完全無法容忍愚蠢和連續的無知,以及私慾支配之下的偽善。過去兩年來我們遭遇來自路德宗主持的控告,其本質就寫在雅各書1:15,「私慾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換言之,這是真實的老酒館的故事:假貴族或毒蛇黨,利用路德宗的私慾,和教會內部的叛徒加略人,從背後插了我們一刀。但就在祭司長文士和猶大計劃分贓和彈冠相慶的那一夜,主就到了。我們求主記念那位叫馬可的弟兄,他再一次為那裸奔的少年人挽回了榮譽。而這場被主平靜的風和海,不過是雅各書1:2中「諸般試煉」以及全篇所論金錢試探的一部分。如今我們在雅各書中突然大大歡喜,因為更知道若沒有這樣的試煉,就不可能有我們今天這樣的講道台和教會改革的旌旗:坦然無懼正本清源,堅決徹底酣暢淋漓。但這一切都不是出於我們,也不出於他們,而是出於神。感謝神藉著雅各書讓一切大白於天下,又照亮我們的內心;求主也感動那些不能分辨左手和右手的愚昧人。但是,親愛的弟兄姐妹,我們雖然遭遇這樣的患難,甚至更有生命神學的趁機作亂與強吻,但是路德神仍是最好的神學。而且我們有雅各書這樣的「喜樂」,更可以滿懷喜樂地為路德神學辯護。

雅各書給我們的挑戰不僅是經文的,更是神學的,同時也因為我們屬於路德教會。「我們才路德宗」和「人就才路德宗」,不會改變這個事實,儘管這個事實不是最重要的。首先我們必須承認,路德神學的的確確虧欠了一份對雅各書應有的尊重。雅各書當然是聖經——路德本人從未否認這一點——而且聖靈使用之強有力地平衡了使徒書信的整全真理。加爾文主義者當然不會忘記一直利用雅各書攻擊路德宗,比如D. A. Carson作序的Douglas J. Moo的雅各書,封面和開篇處都高調寫著:The reformer Martin Luther called it an 「epistle of straw」and relegated it to a secondary status with the NT。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本一直被捧為雅各書最好釋經著作的著作,至少這裡竟然完全不給「引文」的出處。而丹佛神學院的Craig L. Blomberg領銜撰寫的雅各書註釋,在同樣的位置這樣指控:Martin Luther wondered if it belonged in the canon because he thought it preached so little of Christ。不過Craig L. Blomberg在注視著畢竟強調說:But he never rejected it and included many positive things in his writings about James alongside his concerns。我們基本上可以說,加爾文主義在馬丁路德與雅各書的關係問題上,一直在巧妙地撒謊,或故意教導舌頭弄詭詐,而以此成功至少愚弄了華人教會。實際上幾乎所有研究和講論雅各書的「磚家」,幾乎無一例外地先拍一頓路德的板磚;而路德教會對此一直退避三舍。這是護教無能內鬥有術的「路德宗」。路德教會不可能貢獻出任何一本像樣的雅各書著述;更沒有能力之處,加爾文主義的雅各書神學,從加爾文本人開始,一直在以行為主義的誤讀誤導教會。

這是路德本人對雅各書的相關評論,諸位可以自己研究品味路德的立場,以及加爾文主義者怎樣的春秋筆法:

Though this Epistle of St. James was rejected by the ancients, I praise it and hold it a good book, because it sets up no doctrine of men and lays great stressupon God』s law. But to state my own opinion about it . . . I consider that it is not the writing of any apostle. My reasons are as follows. First: Flatly against St. Paul and all the rest of Scripture, it ascribes righteousness to works…Second, its purpose is to teach Christians, and in all this long teaching it does not once mention the Passion, the Resurrection, or the Spirit of Christ…James does nothing more than drive to the law and its works; and he mixes the two up in such disorderly fashion that it seems to me he must have been some good, pious man, who took some sayings of the apostles』 disciples and threw them thus on paper; or perhaps they were written down by someone else from his preaching…In a word, he wants to guard against those who relied on faith without works, and is unequal to the task …and would accomplish by insisting on the Law what the apostles accomplish by inciting men to love. Therefore, I cannot put him among the chief books, though I would not thereby prevent anyone from putting him where he pleases and estimating him as he pleases; for there are many good sayings in him.( Luther』s Works, vol. 35, Word and Sacrament I (Philadelphia: Fortress, 1960, pp. 362.)

In a word, St. John』s Gospel and his first epistle, St. Paul』s epistles, especially Romans, Galatians, and Ephesians, and St. Peter』s first epistle are the books that show you Christ and teach you all that it is necessary and salvatory for you to know, even if you were never to see or hear any other book or doctrine. St. James』 epistle is really an epistle of straw, compared to the others, for it has nothing of the nature of the gospel about it.( Luther』s Works, vol. 35, Word and Sacrament I (Philadelphia: Fortress, 1960, pp. 395–97)。另一種譯法:In a word St. John』s Gospel and his first epistle, St. Paul』s epistles, especially Romans, Galatians, and Ephesians, and St. Peter』s first epistle are the books that show you Christ and teach you all that is necessary and salvatory for you to know, even if you were never to see or hear any other book or doctrine. Therefore St. James』s epistle is really a right strawy epistle(eyn rechte stroern Epistel), compared to these others, for it has nothing of the nature of the gospel about it.1

一方面,羅馬方面不遺餘力地使用雅各書作為首要武器攻擊路德及其改革;另一方面,加爾文主義者藉著「妖魔化」這個「稻草」(eyn rechte stroern Epistel),從另一個方面「超越」路德宗。那些認為路德使用這個概念典出哥林多前書3:12也證據不足。無論如何,以下幾點結論是非常清楚的:第一、中古時期很多聖經學者包括路德同時代的學者(如伊拉斯謨)是不承認雅各書的,起初教父時代至少很多人輕視或懷疑雅各書(以至於雅各書遲遲不能正典)。但加爾文主義者故意將這個現象全部歸到路德名下。事實上,天主教的確存在對雅各書的濫用,如以5:14為根基建立了膏油禮(the doctrine of unction,the sacrament of extreme unction)。這是路德的作法:He included James in all of the editions of his German New Testamen。第二、實際上恰恰是路德反對上述傳統,從始至終堅持認為雅各書是屬於聖經正典的。儘管路德強調雅各書的作者不是使徒,他說的是事實:雅各不是十二使徒之一。第三、他只是在個人偏好,特別是在於羅馬對手辯論的語境之下,在與其他新約書卷比較的前提之下,認為雅各書沒有充分講論基督、福音和因信稱義的基本教義。A pivotal moment in this process was the Leipzig Debate of 1519 during which his opponent, John Eck, cited James 2:17 against Luther』s position. Luther replied with the Erasmian critique of James』s authorship… Thus Luther was forced by Eck to distinguish various levels of authority within the Bible itself(Timothy George)

值得一提的,路德宗有人的確試圖澄清全部事實:The Lutheran Study Bible ESV (2009) published by CPH, has helpful introductory notes on 「Luther on James」. It noted that in 1522 Luther did make some harsh statements about the Epistle of James. These statements became 「notorious」 among scholars who at times took it out of context. The statements derived from Luther』s frustrations with his opponents who used James 2 to attack him. However it is to be noted that Luther』s view of the Book changes. Also when Luther described James as 「straw」 he is referring to its mundane, moral topics and not to its truthfulness. Straw is actually considered useful in Luther』s days. Despite his strong opinion and suggestion that the Lord』s brother James may not have written the Book, Luther retained it as a NT Epistle. He even cited it as authoritative teaching from God (Large Catechism). Luther became more comfortable with the Book of James in his mature years。事實上越是接近晚年,路德以雅各書為「證道經文」的講論越是增加。

但是不可否認,路德的看見當然有局限。主要問題有三個。第一、他很難將聖靈才是聖經真正的作者這個教義,貫穿始終。第二、他忘記了66卷書是互相補充的一個整體。因為如果按路德的邏輯,事實上雅歌和傳道書以及腓利門書約翰二三書、猶大書都可以如是觀。易言之,路德將聖經書卷之間互相補充的關係,極端化為一個屬靈等級序列。這是路德神學中最不可接受的糟粕,而且遍及所有新教神學。比如有人說四福音書才是最重要的,使徒書信次之等等。第三、路德甚至伊拉斯謨以及後代新教學者,包括今天的「人家才路德宗」,對雅各書有著人云亦云的誤讀:聚焦行為和實踐。我們將不斷證明,雅各書中的基督論同樣是深刻而充分的。新教強調雅各書中信心和行為之間的張力,但實際上那並不是雅各書的全部重點,而雅各書中的「行為」到底是什麼行為,被更多基督徒完全想當然地誤解了——雅各書中的行為,不是異教徒說的「道德行為」。但一直到大衛鮑森唐崇榮這代人,雅各書仍然被視為一本基督徒倫理道德的教材。這不是新鮮事,茨溫利說:James here has taught nothing other than sincere sympathy for and visitation of the sick。從茨溫利出發,加爾文在1550年用法語出版了雅各書註釋。這是加爾文總結的雅各書的幾個基本主題:on endurance, on calling upon God, on the practice of religion, on restraining our speech, on peacemaking, on holding back greedy instincts, on disregard for this present life。這就是加爾文主義,沒有基督,沒有教會,沒有末世論。無論加爾文主義者是否承認,從茨溫利到加爾文,奠定了社會福音的近代根基。同樣不容否認的是,加爾文越是試圖調和路德和茨溫利,越是傾向於善工在稱義中的位置。當然,加爾文主義者根本缺乏這種辨認能力。

路德是在仇敵圍剿中說了一些極端的話,這本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們為主的緣故,要立即超越路德及路德教會在雅各書上的局限——實際上路德宗和改革宗、靈恩派等等雞湯教在「行為」上沒有什麼歧義:他們理解的行為就道德主義的行為;儘管每一宗派中的正經人,或渴望正經的人,都強調信心和行為是密不可分的。只有那些完全缺少最基本的神學教養和學術常識的人,才會割裂信心和行為並讓兩者左右互搏,而且還反覆糾纏我們與之沆瀣一氣。實際上雅各書中的信心與行為的關係根本就不是問題,依靠常識和誠實就能解決而且一目瞭然:信心需要行為的見證,行為是出於信心的行為。樹根與枝條,你切開了辯論有什麼意義呢?「在信心和行為的關係上我又有發現了」,你又發病了。你不過是加爾文主義分子沒有見過世面的「井蛙小樣」而已。惟願無知的婦人和更無知的男人不要再走用這些因為無知而人為製造的假問題來煩擾我們。這是我們的結論和我們的焦點:雅各書中的行為首先並且主要是教會行為。換言之,雅各書聚焦教會論——所有的行為教導都是為了建立教會。而那時候教會剛剛誕生於猶太會堂的母腹中,同時面臨殘酷的、滅絕式的政治逼迫,以及瑪門崇拜對教會的撕裂。歸根結底,政治恐懼是因為貪財。

二、釋經

雖然我們將雅各書1:1-4視為一個整體並將之視為雅各書的標題,我們今天仍然只是學習雅各書1:1,目的是藉此介紹雅各書的作者、受眾和主題。易言之,我們將分兩個主日完成雅各書1:1-4的學習。「作神和主耶穌基督僕人的雅各,請散住十二個支派之人的安」。άκωβος θεοῦ καὶ κυρίου Ἰησοῦ Χριστοῦ δοῦλος ταῖς δώδεκα φυλαῖς ταῖς ἐν τῇ διασπορᾷ χαίρειν;James, a servant of God and of the Lord Jesus Christ, to the twelve tribes which are scattered abroad, greeting。我們可以將這一節經文分成三大部分。第一、寫信人,使徒書信中總是雙重作者:神藉著祂的僕人給教會寫信。而且聖靈會根據每個僕人的具體狀況使用他們去服事最適合他們服事的人群。因此,第二、收信人。雅各書是雅各寫給猶太人的,或猶太教中剛剛歸正並且正在遭遇逼迫因而流散中的基督徒。一方面,雅各書是猶太人的福音啟蒙書信;另一方面,雅各曾經和這些猶太人站在一起抵擋過基督。第三、這封信的目的或主題是:問安,或安慰散居(因逼迫正在流散中)的弟兄們。寫到這裡,我真想咒詛那些無權無視或刻意迴避「政治逼迫」和貪財本質的任何假師傅和初入教者,他們的的確確是耶洗別的眾先知。

1、雅各

雅各,Ἰάκωβος,Ἰακώβ,יַעֲקֹב,heel holder or supplanter。我們在創世記課程中認識了那位雅各。不過兩位雅各在給十二支派的「祝福」方面,有個有趣的平行關係。這個名字曾有這些中譯:詹姆士,雅各,雅各布等等。首先讓我們繼續強調雅各書中反覆論及貧富和錢財問題的重要意義和邏輯關係:在神的試煉、鬼的試探和政治逼迫中,真正拆毀教會的力量不僅僅是死亡恐懼,而是貪愛錢財。是貪財徹底將耶和華的軍隊和基督的精兵捆綁為蛆蟲,或毒蛇的種類,或起初的亞當與夏娃。與此同時,教會一切風波歸根結底,是因為有人因為貪財,害怕在與世界之主的衝突中失去發財的機會,或者因為錢髒,而在這場衝突中被世界之主報復和咬死。他們不會攻打習律,他們會攻打牧師。有趣的是,這種衝突就是創世記中雅各和以掃的衝突:雅各是完全人,但以掃為一碗紅湯出賣了長子的名分。現在,雅各書是對所有可能進入以掃悲劇中人的連續呼喊。雅各書直指人心。

第一、男人雅各

弟兄阿,你是男人。男人就是有基督信仰並真正超越瑪門崇拜或好作食物的人。淡出雅各不是從起初就是這樣的男人,是基督用復活重生了他。傳統觀點認為,這位雅各就是主的兄弟雅各。其他的觀點不足為訓,此不贅言。使徒書信書信署名可能有兩個目的:承擔責任;防止假冒。從承擔責任這個角度看,雅各或神的僕人在大逼迫中首先自己要站在前面。從馬可福音結束的地方,我們已經認識到大丈夫和男人的誕生,雅各是這群男人中的一位。當雅各把自己的名字寫在書信第一行字中的時候,他在見證復活,同時也開始了殉道之旅。但是,與此同時,雅各不是世俗的英雄,而是謙卑的僕人。所以他又稱自己不過就是一個奴隸。當然這不是慘慘兮兮唧唧復唧唧的奴僕,而是神的僕人:他沒有沒有用這些頭銜:基督的兄弟雅各,或義者雅各、公義者雅各。他只是這樣說:Ἰάκωβος θεοῦ καὶ κυρίου Ἰησοῦ Χριστοῦ δοῦλος;這句話也可以這樣翻譯:神的雅各,並且主耶穌基督的僕人(或奴僕)。首先,雅各是屬於神的,不是屬於自己的或什麼人的,這不僅意味著雅各書出於神,也意味著,雅各的教導不會屈從任何人的意思或意志。同時,男人之所以是男人,人之所以有別於其他受造物,就是自己認信自己出於神也將歸於神,所謂「有神論」。從此我不再屬於任何人,更不屬於任何偶像,如錢財。我不侍奉那貨。其次,雅各將神與基督並列,等於宣告耶穌是神。僅就這一點,猶太人就會用同樣的理由殺害他。最後,這位曾經參與猶太人逼迫耶穌的罪人,如今降卑稱自己為耶穌基督的僕人。對基督的認信顯示了雅各男人的另一個品質:認罪悔改中。這是重生的見證,再一次讓我們看見救恩的常識:上帝重用那些有重生經歷的罪魁,並只是大大使用他們。而奴隸 這個概念,一方面表明雅各不再有人的那種自由了,我們向基督承擔了難以推卻的責任。另一方面,這個概念是自由的概念——我只作基督的僕人,若非為真理的緣故,不再做任何人的奴僕。請保羅來同作見證吧:「你們是重價買來的。不要作人的奴僕」(哥林多前書7:23);「我現在是要得人的心呢?還是要得神的心呢?我豈是討人的喜歡嗎?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加拉太書1:10)。

2、主的弟兄

雅各一詞在新約出現42次,可能有4個人名叫雅各。但這位雅各是以下經文中的雅各:

馬太福音13:55這不是木匠的兒子嗎?他母親不是叫馬利亞嗎?他弟兄們不是叫雅各,約西,(有古卷作約瑟),西門,猶大嗎?

馬可福音6:3這不是那木匠嗎?不是馬利亞的兒子,雅各,約西,猶大,西門的長兄嗎?他妹妹們不也是在我們這裡嗎?他們就厭棄他。(厭棄他原文作因他跌倒)4耶穌對他們說,大凡先知,除了本地親屬本家之外,沒有不被人尊敬的。

馬可福音3: 21耶穌的親屬聽見,就出來要拉住他,因為他們說他癲狂了。32有許多人在耶穌周圍坐著。他們就告訴他說,看哪,你母親,和你弟兄,在外邊找你。33耶穌回答說,誰是我的母親,誰是我的弟兄。34就四面觀看那周圍坐著的人,說,看哪,我的母親,我的弟兄。35凡遵行神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親了。

馬可福音15:40還有些婦女,遠遠地觀看。內中有抹大拉的馬利亞,又有小雅各和約西的母親馬利亞,並有撒羅米。

約翰福音7:1這事以後,耶穌在加利利遊行,不願在猶太遊行。因為猶太人想要殺他。2當時猶太人的住棚節近了。3耶穌的弟兄就對他說,你離開這裡上猶太去吧,叫你的門徒也看見你所行的事。4人要顯揚名聲,沒有在暗處行事的。你如果行這些事,就當將自己顯明給世人看。5因為連他的弟兄說這話,是因為不信他。6耶穌就對他們說,我的時候還沒有到。你們的時候常是方便的。7世人不能恨你們,卻是恨我。因為我指證他們所作的事是惡的。8你們上去過節吧。我現在不上去過這節。因為我的時候還沒有滿。9耶穌說了這話,仍舊住在加利利。10但他弟兄上去以後,他也上去過節,不是明去,似乎是暗去的。

使徒行傳1:14這些人,同著幾個婦人,和耶穌的母親馬利亞,並耶穌的弟兄,都同心合意地恆切禱告。

使徒行傳12:17彼得擺手,不要他們作聲,就告訴他們主怎樣領他出監。又說,你們把這事告訴雅各,和眾弟兄。於是出去往別處去了。

使徒行傳15:13他們住了聲,雅各就說,諸位弟兄,請聽我的話。

使徒行傳21:18第二天,保羅同我們去見雅各。長老們也都在那裡。

加拉太書1:19至於別的使徒,除了主的兄弟雅各,我都沒有看見。

加拉太書2:9又知道所賜給我的恩典,那稱為教會柱石的雅各,磯法,約翰,就向我和巴拿巴用右手行相交之禮,叫我們往外邦人那裡去,他們往受割禮的人那裡去。10只是願意我們記念窮人。這也是我本來熱心去行的。11後來磯法到了安提阿,因他有可責之處,我就當面抵擋他。12從雅各那裡來的人,未到以先,他和外邦人一同吃飯。及至他們來到,他因怕奉割禮的人,就退去與外邦人隔開了。

哥林多前書9:5難道我們沒有權柄娶信主的姊妹為妻、帶著一同往來,彷彿其餘的使徒、和主的弟兄、並磯法一樣麼?

為妻、帶著一同往來,彷彿其餘的使徒、和主的弟兄、並磯法一樣麼?」哥林多前書15:7以後顯給雅各看。再顯給眾使徒看。

猶大書1:1耶穌基督的僕人,雅各的弟兄猶大,寫信給那被召,在父神裡蒙愛,為耶穌基督保守的人。

3、義者雅各

這是教會傳統上對雅各的稱呼:公義者雅各(Saint James the Just)。一般認為雅各殉道於主後62年(一說69年)。另外的頭銜包括義者雅各或正直的雅各(James the Righteous)、來自耶路撒冷的雅各(James of Jerusalem)、主的兄弟雅各 (Iάκωβος ο Αδελφόθεος,James Adelphotheos,James, the Brother of the Lord)。他被普遍認為是耶路撒冷教會的第一任主教。在耶路撒冷教會遭遇逼迫的歲月裡,他站在那裡,成為所有流散者的安慰和家園。他配被成為教會的柱石。初代教會和歷史學家對雅各的殉道有著基本的共識(有些細節的記載有所不同;(均參Lyons, George. Antiquities of the Jews – Book XX, Chapter 9. Retrieved 6 December 2016):

Clement of Alexandria relates that 「James was thrown from the pinnacle of the temple, and was beaten to death with a club。

Hegesippus cites that 「the Scribes and Pharisees placed James upon the pinnacle of the temple, and threw down the just man, and they began to stone him, for he was not killed by the fall. And one of them, who was a fuller, took the club with which he beat out clothes and struck the just man on the head」。

約瑟夫見證如下:」the brother of Jesus, who was called Christ, whose name was James」 met his death after the death of the procurator Porcius Festus but before Lucceius Albinus had assumed office (Antiquities 20,9) – which has been dated to 62.The High Priest Hanan ben Hanan (Anani Ananus in Latin) took advantage of this lack of imperial oversight to assemble a Sanhedrin (although the correct translation of the Greek synhedrion kriton is 「a council of judges」), who condemned James 「on the charge of breaking the law」, then had him executed by stoning. Josephus reports that Hanan』s act was widely viewed as little more than judicial murder and offended a number of 「those who were considered the most fair-minded people in the City, and strict in their observance of the Law」, who went so far as to arrange a meeting with Albinus as he entered the province in order to petition him successfully about the matter. In response, King Agrippa II replaced Ananus with Jesus son of Damneus.

The Church Father Origen與Eusebius引用尚未證實的約瑟夫等人的記述稱:雅各之死是羅馬人圍攻耶路撒冷的原因之一。另外值得一提的是,2002年10月21日,美國《聖經考古評論》(Biblical Archaeology Review)的主編赫捨·山克斯(Hershel Shanks)召開記者會,宣佈發現在耶路撒冷出土的一具石棺上,用亞拉姆文刻著「雅各,約瑟之子,耶穌之弟」。這個可能即是公義者雅各的石棺,引起考古界的重視。以色列文物局認為這個石棺上的刻文曾遭到變造,可能是偽造的。我不想相信猶太人。

最後只得強調的是,雅各書如果是最早成書的書信,那麼,根本不存在他在針對保羅的問題——那時候保羅可能還在逼迫教會。而雅各既然是公義的,不會搞那一套皮裡陽秋和春秋筆法。最多我們只能這樣說:不是雅各平衡保羅,而是相反。這是可以理解的,當基督徒不斷偏執行為的時候,會導致吃人自義和修行演神的異教情態,這時候需要返回根基。

2、猶太人

在這樣的世代,教會何等需要從神而來的教導和安慰。那時候保羅還是逼迫教會的法利賽人;誰來安慰神的百姓呢?一位雅各被殺(使徒行傳12:2),感謝神興起這位雅各,成為教會歷史上第一位安慰之子。這是神的百姓:ταῖς δώδεκα φυλαῖς ταῖς ἐν τῇ διασπορᾷ,to the twelve tribes which are scattered abroad。這裡的12支派應該是字面的,而非比喻的;「流散」亦然。當然在應用上可以指向基督徒,特別是因逼迫而「散居」的基督徒。雅各書有內證顯示,收信人的的確確是猶太基督徒:他們仍在猶太會堂聚會(2:1-2);他們持守唯一神信仰(2:19,4:11-12);他們有強烈的律法情懷,因此雅各書將之變成福音的預工(1:25,2:8-12,4:11-12)。等等。

流散:διασπορά,a scattering, dispersion of Israelites dispersed among foreign nations;of the Christians scattered abroad among the Gentiles。動詞διασπείρω用法參見約翰福音7:35,「猶太人就彼此對問說,這人要往哪裡去,叫我們找不著呢?難道他要往散住希利尼中的猶太人那裡去教訓希利尼人嗎」;彼得前書1:1,「耶穌基督的使徒彼得,寫信給那分散在本都,加拉太,加帕多家,亞西亞,庇推尼寄居的」。世界之主恐懼和憎恨教會的聚集,因此散居也是它們實施政治逼迫的目的之一。這裡的猶太人是歸信基督的猶太人。主說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但傳道是從猶太會堂開始的傳道,先是猶太人,後外邦人。雅各書遵循這個福音的歷史邏輯。事實上初代信徒基本上都是猶太人。只是那時候,教會剛剛誕生就進入了十字架道路。這場流散主要應該不是指第二聖殿前後的那些大流散,而是指教會剛剛遭遇逼迫而開始的大流散——雅各和其他使徒的殉道,不過是這場大逼迫的一部分而已。最多我們可以這樣說:這裡流散出去的猶太人同時包括所有的猶太流散者,但主要是這一時期因信基督而被流散的猶太人。雅各拒絕使用猶太人這個名詞而是用十二支派代表,可能也是對猶太教的一種棄絕,對創世紀雅各一族的回歸。但十二支派這個概念似乎表明,所有支派都有人信基督,這引起了猶太教陰間般的嫉妒。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雅各書4次直接引用舊約,40次間接引用舊約(另外也多次引用耶穌的登山寶訓),這一事實進一步表明,收信人是猶太人。不僅如此,雅各書的安慰,是教會萌芽時期的安慰;而教會在萌芽狀態中,魔鬼就開始同時使用逼迫和金錢兩種手段拆毀教會了;當然,還有情慾和權欲以及自以為是的假智慧、人的智慧。猶太基督徒在猶太傳統中(對錢財和智慧的偏執),代表我們首當其衝。但使徒書信主要是寫給教會或基督徒的,不會把聖物和珍珠扔給豬狗。這封信不是寫給彼拉多的,也不寫給任何根本不信基督的東方人。

而關於這場流散的歷史背景,可以參考如下經文:使徒行傳8:1-5,「1從這日起,耶路撒冷的教會,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門徒都分散在猶太和撒瑪利亞各處。2有虔誠的人,把司提反埋葬了,為他捶胸大哭。3掃羅卻殘害教會,進各人的家,拉著男女下在監裡。4那些分散的人,往各處去傳道。5腓利下撒瑪利亞城去,宣講基督」;使徒行傳11:19,「那些因司提反的事遭患難四散的門徒,直走到腓尼基,和居比路,並安提阿。他們不向別人講道,只向猶太人講」。舊約中雅各祝福12支派(創世記49:1-33),那時候12支派流散在埃及;如今亦然。讓我們再重複一遍:如今基督教,正在這個世界和中國,因為逼迫和貪財的緣故而進一步流散,我們實在需要雅各書。

3、問安

雅各書的目標不在行為,而在安慰;不在炫耀你怎樣行出來,不在你們雞湯教的行為藝術。而在生死和試探面前,教會怎樣靠主站立,繼續勇敢地見證耶穌是基督。今天我們可以這樣對「主流相聲界」說:你們講活出來,我們更講;你們講生命,我們更講;你們講愛,我們更講;但我們講聖經啟示的活出來、生命與愛。猶太教和基督教的主流或生命神學,他們的行開始整體上偏離,轉向肉身成道、貪愛世界和喪盡天良,因此從公義轉向修行,並因修行而無憐憫,卻驕傲如鬼。雞湯教和撒旦教不會起來安慰政治逼迫下的人,不予與他們同哭同樂,事實上他們和世界之主站在一起,誰在這個邪惡淫亂的世代宣稱耶穌才是王,誰責備罪惡纍纍的財主(糾纏貪官和紅富二代),他們就會打擊誰和棄絕誰。他們送去的不是問安,而是毒藥。他們要把新婦變成慰安婦。但雅各書開宗明義:神興起祂的僕人去安慰那些因信基督正在受難的百姓。這是神的公義憐憫和大愛。

雅各書的主題就是這句問安。χαίρω,to rejoice, be glad;to rejoice exceedingly;to be well, thrive;in salutations, hail!at the beginning of letters: to give one greeting, salute。這個動詞的基本含義就是快樂,甚至是大大地歡喜快樂(另參馬太福音2:10,5:12,18:13,26:49,27:29,28:8)!事實上,第二節解釋了這問安,更旗幟鮮明地舉起了雅各書的旌旗:「我的弟兄們,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χαρά,Πᾶσαν χαρὰν)」。這不僅僅是在世界之主面前的示威和更徹底的抗議,這是一種真實的屬天勝利和基督徒的自由。這種歡喜快樂不僅僅是因為在我們終於在基督裡有份,與祂一同受難受死必然一同復活;更因為當基督復臨的時候,我們可以得著榮耀的冠冕。而這樣前所未有的翻轉,瞬間將世界悲劇更新為天國喜劇和教會的幸福,同時繼續創造一代全新的人類,得勝的人類,他們就是榮耀的教會,基督的新婦。而這其中的道理,就是在苦難中喜樂的偉大真理,絕非雅各書所獨有。實際上這基督教獨有的十字架神學貫穿聖經始終:重讀馬太福音5:1-20,其中主耶穌這樣說:「10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11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譭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12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13你們是世上的鹽。鹽若失了味,怎能叫他再鹹呢?以後無用,不過丟在外面,被人踐踏了。14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15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16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在監獄中的使徒保羅同樣安慰教會:「你們要靠主常常喜樂。我再說,你們要喜樂」(腓立比書4:4)。即將為主殉道的彼得也這樣向教會問安:「5你們這因信蒙神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著所預備,到末世要顯現的救恩。6因此,你們是大有喜樂,但如今,在百般的試煉中暫時憂愁。7叫你們的信心既被試驗,就比那被火試驗,仍然能壞的金子,更顯寶貴。可以在耶穌基督顯現的時候,得著稱讚,榮耀,尊貴。8你們雖然沒有見過他,卻是愛他。如今雖不得看見,卻因信他就有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大喜樂。9並且得著你們信心的果效,就是靈魂的救恩」(彼得前書1:5-9)。

由於教會在逼迫中,寫信問安是雅各等使徒侍奉主的基本事工。另參使徒行傳15:23,「於是寫信交付他們,內中說,使徒和作長老的弟兄們,問安提阿,敘利亞,基利家外邦眾弟兄的安」。信就是安慰,更是勸勉和從天上來的命令:雅各書50章,至少50次imperatives或50次命令勸勉。祂愛教會。因雅各書,人所譏誚的,我們當為之歡喜快樂。我不以福音為恥。如果我們講對了,該羞恥的是他們。我們要大大喜樂。然而迴避或離開大逼迫、大患難、大試煉這個基本歷史事實和政治事實,無視大喜樂這個屬天真理和末世信仰,雞湯教講的雅各書與雅各書有什麼關係呢?可惜了,我親愛的路德學長。雅各書不是稻草,雅各書同樣是金子,而且萬古千秋。悔改吧,雞湯教的假先知假師傅們,雅各書不是屬靈表演藝術家的口紅,雅各書是殉道者的血,是教會成長的種子。

結構

108節經文,2309個字——這是一些彼此無關的零件和碎片嗎?雅各書沒有結構,這幾乎是包括路德本人在內所有「專家」的共識。當然最近50年的情況略有改觀(如H. Frankemolle,Peter Davids等)。我們認為聖經任何一卷書都有著極為精緻而美麗的結構,而這個結構,連同經文和段落本身,一起傳遞著重要的神學信息。當然我們不會過分強調結構的首要性和某種結構分析的唯一性,但我們堅決反對關於聖經任何書卷是「雜集」的任何結論。一般而言,我們研究經文的結構,總是強調兩個事實:在整卷聖經或舊約、新約、或這卷書中的位置;第二、這段經文和本書的內部結構。我把基本要點記在下面,會在講道台上進一步解釋和說明。

1、新約結構——言與行

新約聖經大約可以一分為三:四福音書聚焦基督事件;使徒行傳和使徒書信聚焦教會的誕生與建造。使徒行傳當然強調使徒的「行」,但言行信並重。而使徒書信可以進一步一分為二:第一、保羅書信(13)與希伯來書:偏於「信」的真理——14封書信。第二、其他書信:雅各書、彼得書信(2)、約翰書信(3)、猶大書、啟示錄(7):行(大致也可以說是14封書信)。信先於行,信與行並行。行是教會之行。

2、內部結構

1:1-4,面對試煉

1:5-18:智慧(5-8)貧富(9-11)私慾(12-18)

1:19—2:26:信道與行道

3:1-12:舌頭的罪惡

3:13-4:10:以智慧贏得屬靈戰爭

4:11-16:論斷與自誇

4:17:知道與行道

5:1-18:貧富(1-6)忍耐(7-11)禱告(12-20)

5:19-20,面對罪人

第一、與雅各書的釋經傳統不同,我們將1:1-4合併在一起,作為雅各書全書的導言和主題。就是上帝藉著祂的僕人,教導祂的教會依靠真理在試煉中得勝。而試煉也可以是神在祂的主權之下允許魔鬼在我們身上施展它試探的功夫。與之呼應的是5:19-20,冊縱向的關係轉向橫向的關係,就是教會內部在救恩上的互相建造。前者勝過蒙召,後者勝過罪。

第二、1:5-18與5:1-18前後呼應的是,教會要勝過過陰間的門,勝過三重試探(創世記3:6,馬太福音4:1-12;約翰一書2:16):財富、慾望和智慧。其中第五章的忍耐可以對應私慾(堅固你們的心,5:8),禱告對應智慧(從神那裡求智慧,參考1:5)。另外注意1:9與5:13的「喜樂」的首尾呼應。「專家」廣泛注意了雅各書中律法與行為這些概念,但幾乎都忽視了「私慾」更是雅各書要處理的核心問題之一;內心或私慾也以交叉結構的方式出現在雅各書中(1:14-15;4:1,8;5:5,8)。

第三,1:19-2:26,以交叉結構的方式論證聽道、信道和行道(中間部分仍然針對貧富的試探,2:1-13)。而4:17一句話回應或總結了這長篇論述。

第四,從行為轉向言論,3:1-12與4:11-16前後呼應。舌頭或話語的罪惡無非論斷和自誇。但值得強調的是,這裡論及管理舌頭,目的是維護教會的秩序與和平。這是至關重要的。「不要多人作師傅」,統領全文。這一句話,覆沒了「聚會所」和「弟兄會」。

第五、中間3:13-4:10,強調唯有依靠主和祂的智慧,才能得勝有餘;並且勝過淫亂——淫亂就是與世俗為友,這是雅各書對對聖經中淫亂最為神學的清楚啟示:「你們這些淫亂的人哪,(淫亂的人原文作淫婦)豈不知與世俗為友,就是與神為敵嗎?所以凡想要與世俗為友的,就是與神為敵了」(雅各書4:4)。關於雅各書中的智慧,也是以交叉結構的方式呈現出來的:第一章、第三章、第五章:求神賜智慧(1:5),上頭來的智慧(3:17),直到主來(5:7,8,9)。雅各書中的智慧可以平行基督和祂的福音;而雅各書中間部分講論的淫亂,相當於十誡中的那些首要的誡命:你不可以有別的神。換言之,惟獨基督,棄絕假基督。另外,中間部分這些教導,核心目的仍然是為了建造教會,特別是魔鬼藉著紛爭對教會的拆毀。

雅各書還可以有更簡單的結構方式:

第一章:試煉與聖道   試煉  錢財(10-11)

第二章、律法與行為   重生  錢財(2-7,15-16)

第三章、聖職與聖會   教會  權力(1-12)、智慧(13)、情慾(14-16)、智慧(17)

第四章、律法與心靈   重生  錢財(2-4,13)

第五章、忍耐與審判   審判  錢財(1-6)

第一章可以說聚焦耶穌第一次來來,而第五章聚焦耶穌第二次來或末世審判。不過審判或末世論的信息貫穿雅各書的始終。大致而言。末世論信息也是以交叉結構呈現的:1:10-12;2:5,12-13;3:1;4:10;5:1-6,8-9,12,20)。靈魂不死這個概念也是前後呼應的(2:13,26;5:9,12,20)。路德那一代改教家確實忽略了一個重要事實:雅各書第五章幾乎是充分的末世論或基督復臨以及靈魂不死信息(4-5,7-8,12,20)。其中第一個大的單元提到舊約的兩個人物:亞伯拉罕與喇合(2:23-25);第三個大的單元提到舊約的兩個人物:約伯和以利亞(5:11,17)。這些人物都有末世論的意義,而且都有站在世界之主面前的見證(約伯的見證參見約伯記29章)。

另外一種虛構方式,可以按雅各書中「弟兄們」這樣的呼喊來劃分。這有一些難處,但可以嘗試:

1:2我的弟兄們,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

1:16我親愛的弟兄們,不要看錯了。

1:19我親愛的弟兄們,這是你們所知道的。但你們各人要快快地聽,慢慢地說,慢慢地動怒。

2:1我的弟兄們,你們信奉我們榮耀的主耶穌基督,便不可按著外貌待人。

2:5我親愛的弟兄們請聽,神豈不是揀選了世上的貧窮人,叫他們在信上富足,並承受他所應許給那些愛他之人的國嗎?

2:14我的弟兄們,若有人說,自己有信心,卻沒有行為,有什麼益處呢?這信心能救他嗎?

3:1我的弟兄們,不要多人作師傅,因為曉得我們要受更重的判斷。

3:10頌讚和咒詛從一個口裡出來,我的弟兄們,這是不應當的。

3:12我的弟兄們,無花果樹能生橄欖嗎?葡萄樹能結無花果嗎?鹹水裡也不能發出甜水來。

4:11弟兄們,你們不可彼此批評。人若批評弟兄,論斷弟兄,就是批評律法,論斷律法。你若論斷律法,就不是遵行律法,乃是判斷人的。

5:7弟兄們哪,你們要忍耐直到主來。看哪,農夫忍耐等候地裡寶貴的出產,直到得了秋雨春雨。

5:9弟兄們,你們不要彼此埋怨,免得受審判。看哪,審判的主站在門前了。

5:10弟兄們,你們要把那先前奉主名說話的眾先知,當作能受苦能忍耐的榜樣。

5:12我的弟兄們,最要緊的是不可起誓。不可指著天起誓,也不可指著地起誓,無論何誓都不可起。你們說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免得你們落在審判之下。

5:19我的弟兄們,你們中間若有失迷真道的,有人使他回轉。

親愛的弟兄,雅各書呼喊弟兄的聲音你聽見了嗎?19次弟兄(ἀδελφός),情深義重,父愛如山。在這個竟無一人是男兒的邪惡淫亂的世代,雅各書是對男人的尋找,是對弟兄的呼喊。我的弟兄,你到底在哪裡?首先,讓我們認識何為真弟兄:「凡遵行神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親了」(馬可福音3:35)。其次,求主帶領我們分辨和遠離假弟兄。一方面,假弟兄是一定要有的:「又屢次行遠路,遭江河的危險,盜賊的危險,同族的危險,外邦人的危險,城裡的危險,曠野的危險,海中的危險,假弟兄的危險」(哥林多後書11:26)。另一方面,一刻的功夫也不要容讓順服假弟兄:「4因為有偷著引進來的假弟兄,私下窺探我們在基督耶穌裡的自由,要叫我們作奴僕。5我們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沒有容讓順服他們,為要叫福音的真理仍存在你們中間」(加拉太書2:4)。再次,我們的弟兄一定被魔鬼控告,因此亟需援助:「10我聽見在天上有大聲音說,我神的救恩,能力,國度,並他基督的權柄,現在都來到了。因為那在我們神面前晝夜控告我們弟兄的,已經被摔下去了。11弟兄勝過它,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啟示錄12:10-11)。最後,求主將我們建造成這樣彼此相愛、共同作戰的弟兄:

「8那時,亞瑪力人來在利非訂,和以色列人爭戰。9摩西對約書亞說,你為我們選出人來,出去和亞瑪力人爭戰。明天我手裡要拿著神的杖,站在山頂上。10於是約書亞照著摩西對他所說的話行,和亞瑪力人爭戰。摩西,亞倫,與戶珥都上了山頂。11摩西何時舉手,以色列人就得勝,何時垂手,亞瑪力人就得勝。12但摩西的手發沉,他們就搬石頭來,放在他以下,他就坐在上面。亞倫與戶珥扶著他的手,一個在這邊,一個在那邊,他的手就穩住,直到日落的時候。13約書亞用刀殺了亞瑪力王和他的百姓。14耶和華對摩西說,我要將亞瑪力的名號從天下全然塗抹了,你要將這話寫在書上作紀念,又念給約書亞聽。15摩西築了一座壇,起名叫耶和華尼西(就是耶和華是我旌旗的意思),16又說,耶和華已經起了誓,必世世代代和亞瑪力人爭戰」(出埃及記17:8-16)。

我的臉上有一些弟兄的吻,餘溫已經轉為冰涼。他們寫著:你永遠是我哥,永遠是我的牧師。但這不是文學,這是生活;這首先是基督的生活,然後是基督徒的生活:「連我知己的朋友,我所倚靠吃過我飯的,也用腳踢我」(詩篇41:9)。我的弟兄啊,你為何背後插刀落井下石見獵心喜趁機取義?你為何沉默是狗袖手旁觀只因貪愛世界就大謊彌天?你為何丟棄起初的信心和愛心?但神的恩典是夠用的,這是教會,這是我們這小群:「1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2這好比那貴重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3又好比黑門的甘露,降在錫安山。因為在那裡有耶和華所命定的福,就是永遠的生命」(詩篇133:1-3)。我以前不明白為什麼是亞倫,現在我明白了。雅各書會讓我們明白得更多。親愛的主,求你藉著雅各書的學習,讓我們找到更多的弟兄,一起作你的見證,一起出死入生,一起展翅上騰;一起成為這樣的山上之城:「你們務要常存弟兄相愛的心」(希伯來書13:1)。阿門。

任不寐,2019年9月22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